四川 >> 遂宁市 >> 谭晓容(谭小容)

女, 53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四川遂宁市船山区金桂社区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05-01-18
案例分类: 洗脑班  劳教  非法拘留/绑架  监狱  毒打/体罚  被游街/开批斗会  家人/朋友被迫害  剥夺睡眠  监视居住/长期监控/骚扰/恐吓  电击/电刑  受迫害程度:酷刑
交叉列在: 四川 > 内江 资中市楠木寺女教所(楠木寺劳教所,四川女教所,重庆女子劳教所)
交叉列在: 四川 > 成都 龙泉驿区 成都女子监狱(四川省女子监狱,川西监狱,龙泉驿监狱,川西女子监狱)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19-09-26:四川省遂宁市船山区金桂村和保升乡几名法轮功学员被骚扰 九月十四日,金桂社区邪党人员苏家林、段文文,对法轮功学员谭晓容、刘小莉、唐刚英、袁碧秀进行骚扰。到刘小莉家给照相、到处观望。在路上,偷拍谭晓容的像片,在袁碧秀家,偷拍袁碧秀的像片,给唐刚英打电话骚扰。保升乡法轮功学员龚述良,九月十四日,被物流巷派出所不知名的警察打电话骚扰,警察手机:13568722726 http://www.minghui

2019-09-26: 四川省遂宁市船山区金桂村和保升乡几名法轮功学员被骚扰
九月十四日,金桂社区邪党人员苏家林、段文文,对法轮功学员谭晓容、刘小莉、唐刚英、袁碧秀进行骚扰。到刘小莉家给照相、到处观望。在路上,偷拍谭晓容的像片,在袁碧秀家,偷拍袁碧秀的像片,给唐刚英打电话骚扰。保升乡法轮功学员龚述良,九月十四日,被物流巷派出所不知名的警察打电话骚扰,警察手机:13568722726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9/26/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93835.html

2019-07-11:信仰真善忍 遂宁市谭晓容累遭中共酷刑折磨 “他们用绳子将我五花大绑押到收教所,把我外衣拉开,脚尖沾地,双手反吊铐在三楼走廊的窗框上,我被他们整整铐吊了四天四夜,不准合眼,只要一合眼,就被抓着我的头往窗框上撞,甚至拳脚相加,劈头盖脸。他们采用车轮战术,刑讯逼供,将我迫害得体无完肤,打晕死过去两次,头发扯掉许多,两只手肿得无知觉……” 这是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二十九日,被迫害流离失所中的谭晓容女士再次

2019-07-11: 信仰真善忍 遂宁市谭晓容累遭中共酷刑折磨
“他们用绳子将我五花大绑押到收教所,把我外衣拉开,脚尖沾地,双手反吊铐在三楼走廊的窗框上,我被他们整整铐吊了四天四夜,不准合眼,只要一合眼,就被抓着我的头往窗框上撞,甚至拳脚相加,劈头盖脸。他们采用车轮战术,刑讯逼供,将我迫害得体无完肤,打晕死过去两次,头发扯掉许多,两只手肿得无知觉……”

这是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二十九日,被迫害流离失所中的谭晓容女士再次遭一群恶警绑架后的酷刑简述,短短的文字,却无法形容谭晓容女士几天每分每秒的承受与生死线上的挣扎。

谭晓容,女,今年五十三岁,家住四川省遂宁市船山区金桂社区。一九九七年二月,她开始修炼法轮功,按照师父教导的真、善、忍标准做好人,身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在修炼前,她是一个生性泼辣、不讲道理的人,由于性格暴躁,导致多种疾病缠身:头痛病、咽喉炎、胃粘膜发炎、美尼尔综合症、口腔溃烂、妇科病、肩周炎、长期药罐不离,到处求医,也没有治好她的病。在修炼法轮功不到一个星期,所有的疾病不治而愈,修炼二十多年来从没吃过一粒药,脾气变好了,身体健康,家庭和睦,无病一生轻,干活有使不完的劲,有生以来从未有过的幸福和充实,整个身心沐浴在大法的佛光中。

可是好景不长。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前任中共党魁江泽民擅自发动对善良的法轮功修炼群体的疯狂迫害,电台、电视台、报纸、所有媒体污蔑、诽谤大法师父和法轮功,不准善良的民众修炼法轮功。当地公安、派出所、社区干部闯入她家,叫她表态不准修炼法轮功,并把书交出来,谭晓容不配合他们无理的要求,坚持自己的信仰。

从那以后,谭晓容家无安宁日。当地公安、派出所、村镇干部,对她骚扰不断,经常是深更半夜,或凌晨四五点来敲门,不开门就大喊大叫,搅的左邻右舍都不安宁,谭晓容和家人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和摧残。每天都提心吊胆,每时每刻都在恐怖惊吓中煎熬。十几年中,她被中共非法关押洗脑班、劳教所、监狱、看守所等酷刑折磨。

下面是谭晓容女士自述她的遭遇。

龙坪公社内洗脑班无人性迫害

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三日,我和几个法轮功学员到保升乡赶集,被绑架到南强派出所,非法关了三天。在满地粪便和布满灰尘的冰冷水泥板上,度过了三个不眠之夜。

二零零零年三月四日下午五点多,也就是邪党“两会”,我和丈夫在田间干完活回家,在半路上,被南强派出所、村社干部挡住,骗我说到镇上去开会,我不配合他们,几个人强行把我塞进一辆行恶者的出租车里,我被绑架到龙坪公社内的洗脑班。

洗脑班绑架了二十多个法轮功学员,强行叫写“保证”,放回一些,剩下不配合的十六名法轮功学员,十女、六男,年岁大的七十多岁、最小的三十几岁。我们被非法关押在这里,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潮湿冰冷的水泥地上,扔了稀稀拉拉几根稻草,这就是我们睡觉的铺,十六个人每顿喝不到一斤大米的米水,舀到后面的学员没了,只有用自来水充饥,每天还强行收取十元生活费。而那些迫害我们的邪党官员每天在这里大吃大喝,挥霍无度。

我们被非法关在洗脑班第二天,政法委书记康家亮给我们“训话”说,把你们抓到这里来,是(迫害元凶)江泽民下的命令,不准你们炼法轮功,你们来到这里就要守规矩,不准炼功,要把你们转化了,说不服压服、压不服打服、打不服饿服,直到服了为止。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打了你们还要你们给钱,羊毛出在羊身上,干竹子都要揪出水来。上面有政策打残不打死,打死算自杀,万一打死了拖出去埋了就是。反正也找不着我们,我们吃了(迫害元凶)江泽民的饭、拿(迫害元凶)江泽民的钱,(迫害元凶)江泽民叫我们干什么我们就干什么,要告就到北京,去告(迫害元凶)江泽民(注:康家亮已遭恶报,被判刑,还在刑期中)。所长申长兴骂着说:你去偷个鸡、你偷个鸭,哪个舅子管你们呀,你一个个的偏要炼这个法轮功。

三月七日上午,绰号叫贺麻子的贺玉平把我们十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关在屋里打,我因保护另一法轮功学员,被拖在大雨中拳打脚踢,光着脚,又从一楼拖打到三楼。六个男法轮功学员被光着脚在大雨中淋站了近三个小时,雨水顺着头流下来,湿透了棉衣,冻得直哆嗦,他们中最小的都五十多岁了,有三个是七十多岁的老人。

三月九日,又是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南强派出所一帮不法之徒,请来两个社会地痞,其中值班有贺麻子、周春红、彭明华,他们在下午就开始喝酒,一个个喝得面红耳赤,晚饭后,这群暴徒把两位女法轮功学员杨思珍和张秀容拖到大雨中,象踢皮球一样,你踢过去,他踢过来,打了一个多小时。他们还不罢休,贺麻子又冲到屋里一脚踢在我小腹上,对着我的嘴唇猛击一拳,我的门牙被打松、嘴唇被打裂了。

最后,把两个法轮功学员拖到三楼上,惨无人道的毒打了三个多小时,两位女法轮功学员全身没有一处好的,真是惨不忍睹,血肉模糊……其邪恶程度令人发指,他们在洗脑班对手无寸铁的、对修炼“真善忍”的大法弟子毫无人性毒打、迫害。这次,洗脑班非法关押我二十三天,才回家。勒索罚款一千二百元、生活费二百三十元。

为法轮功说公道话 遭绑架关押

二零零零年四月的一天上午,我外出没在家,南强派出所又来抄家,找到丈夫上班的地方把他骗回家,把我家翻了个底朝天,抢走《转法轮》一本和炼功录音机。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八下午四点过,南强派出所伙同村社干部闯入家中,再一次将我绑架到龙坪公社洗脑班,被非法关押五天,其中绝食三天,被勒索生活费五十元。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日,我与几个法轮功学员结伴到北京上访。十二月三十一日在河北燕郊,被白庙派出所不法人员绑架到三河公安局,我们被扒光衣服,搜得身无分文,恶人拉了三车来自不同地区的大法弟子,把我们扔到天津的一个荒郊野外。

我们走了一夜,又来到北京,在北京中山公园被一大群便衣警察围住,叫我们骂我们的师父,我们不理睬他们,又把我们劫持到地铁西单派出所,在西单派出所关押了十个小时,就叫当地驻北京办事处米家富、刘兰接去。

二零零一年一月七日,被接回当地派出所,武装部长陈辉对我们又打又骂。第二天被送到吴家湾拘留所非法关押两个月。

“游街示众”侮辱 遭非法劳教

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三日,所有公、检、法、司、火警、武警、交警、防暴警察、派出所全部出动,全市五年级以上的学生全部停课参加,关押在看守所的四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武警五花大绑双手反捆在背后,每人脖子上挂着一个六十公分大的牌子,上面写着“法轮功顽固份子”某某某,押上二十几辆装载车,每名学员身后有两名荷枪实弹的警察,各抓一只胳膊,各一只手按着我们的头。前后二十几辆警车开路押后,比死刑犯赴刑场的气氛还要恐怖,把我们拉去游街示众。

在中途随处可见打着诽谤法轮功横幅的学生在街上游行,上午十点,我们被押往球场,上万人的球场上坐满了学生,各行各业的代表,球场周围楼房上挂着诽谤法轮功的长条幅。我们一个个分别押上邪恶审判台,遭非法审判,我被非法劳教一年,就连两位七十多岁白发苍苍的老太太也被押上了邪恶的宣判台。

二零零一年三月九日,我们八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送到四川省资中楠木寺劳教所。在那个邪恶的劳教所,人格尊严被践踏,我们直接被送到严管队,被脱得一丝不挂搜身,一尺多长的头发在后脑勺上边被一剪子剪断,丑陋的发型成了警察犯人侮辱的笑柄。每天两手举起、两脚并拢站爬壁墙十几个小时,早晨五点站起一直到晚上劳教人员下班洗漱后,才准休息。每天都在邪恶的高压、恐惧中艰难度日。

持续骚扰 家无宁日

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六日晚上十一点过,南强派出所强行闯入家中,把我从床上拖起来,在屋里乱翻,什么也没捞着,走了。

二零零二年十月三十一日下午(也就是中共“十六大”期间),村社干部到我家,拿着复印好了的“几不准”所谓“保证”要我签名,威胁、恐吓我,不签字,晚上就要抓人,由于被迫害怕了,违心的签了字。

第二天凌晨五点过,市公安局、南强派出所、村社干部十几人闯入家中,又一次把我绑架到龙坪洗脑班。这次又被关押了十三天,他们逼迫我丈夫用“建房证”作抵押,要是我跑北京去了,就没收我家房子。

二零零四年四月十七日下午六点多,我一个人在家,遂宁市国保、公安、南强派出所,五辆警车停在我家门口,二十几个警察伙同村社干部,共三十几人,站在院坝里大呼小叫要我开门,我不开门,一个名叫吕小平的警察就开始踢门,他们威胁我说:再不开门就要砸门。我说,你们再敢砸门,我就马上打电话报警,告你们是土匪强盗入室抢劫。他们一听又来软的,妄图诱骗我开门。

我把二楼门锁上,跑到三楼把门反锁,看热闹的村民越来越多,院坝里、马路上、堤坎上站着围观的人群。许多有正义感的村民指责,骂警察是江泽民养的狗,吃着皇粮不干正事,专整好人。我坐在窗台上给围观的村民讲真相,揭露这些警察追随江氏流氓集团对我这些年的迫害,就这样,一个多小时过去了,一个警察拿着手机请示他们的上级,一会儿,又开来三辆警车十几个警察,就这样八辆警车整整围困了我五个多小时,晚上十一点多才散去。留了大约七八个人在我家周围监视。零点左右,我翻过院墙,被迫离开了家,被迫流离失所。

流离失所中遭绑架、诬判四年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二十九日下午,国安大队的不法人员将我出租房的门撬开,在里面蹲坑。丈夫下班给我送生活费来,当我回到出租房准备开门时,从对面邻居屋里,冲出几个不法之徒,将我按住,丈夫也被早已蹲在屋里的两个不法之徒踢跪在地上,一个叫牟鹏的恶警打电话邀功说抓到我了。

不一会儿,国保大队又来了十几个警察,拿着手铐将我反铐住。他们当着我丈夫的面围着我,手电、警棍、拳头,雨点般在我头上身上乱打,有一个女恶警揪着我头发扇我耳光,从六楼一直拖打下去,在场的二十几个警察没有一个没动手的,我被这女恶警打的鼻口流血,脸被打肿,头上全是大包小包,鲜血渗透了衣服。

我被绑架到育才路派出所,恶警们用拇指粗的绳子将我拦腰捆绑在一长条椅上,两手分别捆在两端,捆成一个大字型,将我全身搜了个遍,逼我照像,我不配合,一个警察伸手拽着我的头发,强迫给我照像,我的包被抢走,包里有一百多元钱、一串钥匙。

大约十点左右,他们用绳子将我五花大绑押到收教所,把我外衣拉开、脚尖沾地、双手反吊铐在三楼走廊的窗框上,我被他们整整铐吊了四天四夜,不准合眼,只要一合眼,就被抓着头往窗框上撞,甚至拳脚相加,劈头盖脸。他们采用车轮战术,刑讯逼供,将我迫害得体无完肤,打晕死过去两次,头发扯掉许多,两只手肿得无知觉,每分每秒都在生死线上挣扎。

参与迫害我的国保打手有:许军、郑向雄、牟鹏、袁光林、周开志、杨玉平、周建彬、龙修刚、谭国庆,等等。还有许多不知名的。

未修炼的丈夫也被绑架到吴家湾拘留所非法关押了一夜,国保头目许军怕丈夫回去告诉法轮功学员我被绑架的消息,第二天,丈夫被送到灵泉寺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七天,还抢劫丈夫给我的生活费一千一百元。

十二月一日我被非法关进看守所,在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一年半,被看守所恶警李智拖着我的头发毒打近半个小时,右大腿被踢成猪肝色,淤青一个多月才消失。我遭两次灌食,中指粗的管子从鼻孔插到胃里,差点被灌窒息。两次被坐“龙椅”(酷刑),一次坐了六天六夜,一次坐四天四夜。严寒酷暑都是洗冷水澡。

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三日,我被在看守所非法开庭,第二天中午十一点半,在看守所非法宣判,在零口供,在他们伪造的证据下,我被诬判四年徒刑。

二零零六年四月十七日,我被送到四川省成都女子监狱,我一路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狱警指使六个刑事犯用擦厕所的烂毛巾堵我的嘴,将我强行抬到十六监区六楼,由于身体不合格,被退回。

在车上,我被几个警察一直骂到看守所,一下车,就被熊姓警察扇了几耳光,拳打脚踢一顿暴打后,被围铐在早已准备好的“龙椅”上,四天四夜。

五月八日,我再次被送到成都女子监狱六监区六楼,我被严管了四十三天,不准出监室门、不准和任何人说话、不准随便上厕所、不准购买日常用品、不准穿自己的衣服、半个月洗一次澡,昼夜被不断的洗脑、强迫转化、强迫写所谓的“三书”。强迫奴役劳动,从早上八点干到晚上十一二点才收工,每天都在高度紧张中度过,记忆力减退,连数都数不清,回家一年多,才恢复过来。

在这些年的邪恶迫害中,早已是家徒四壁,一贫如洗了,中共邪党官员贪赃枉法,前任村书记唐坤禄滥用职权,把生产队卖地我所应得一万二千元全部扣留,儿子只上了初一,十三岁就辍学。这场迫害在他幼小心灵上,烙上了难以愈合的创伤,毁了我儿子的前途。

参与迫害我的村社干部有:余世忠(已遭恶报死亡)、唐坤禄、石云端、王力富、于世海、杨运清、薛国秀。

参与迫害我的政府官员、派出所的有:康家亮、任华勇、申长兴、陈辉、彭明华、李翔、周春红、李旭、席敏(席敏遭报已死)、奉光国、余顺才、杨永才、吕小平、翟昌彪、黄治先、贺玉平(贺麻子)、蒋燕、谢凤兰。

这十几年的迫害给我和我的家人无论在精神上、肉体上、还是经济上,都造成永远都无法弥补和挽回的损失,这在中国大陆还只是冰山一角。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7/11/信仰真善忍-遂宁市谭晓容累遭中共酷刑折磨-389766.html

2017-10-23:四川遂宁市金桂村社区几名法轮功学员遭骚扰 9月28日上午社区队长陈发忠伙同物流港派出所人员,到法轮功学员唐刚英、袁碧秀,刘晓莉家進行骚扰、谭晓容电话骚扰。 法轮功学员袁碧秀女:50多岁,9月28日上午社区队长陈发忠伙同物流港派出所人员到袁碧秀家,又照像又录像,到处翻找,找到一小摞护身符和点书签,袁说这护身符上面都写的福,你们拿回家去好好看看,每个人都需要福。他问这面是甚么,袁说是法轮大法好!真

2017-10-23: 四川遂宁市金桂村社区几名法轮功学员遭骚扰
9月28日上午社区队长陈发忠伙同物流港派出所人员,到法轮功学员唐刚英、袁碧秀,刘晓莉家進行骚扰、谭晓容电话骚扰。

法轮功学员袁碧秀女:50多岁,9月28日上午社区队长陈发忠伙同物流港派出所人员到袁碧秀家,又照像又录像,到处翻找,找到一小摞护身符和点书签,袁说这护身符上面都写的福,你们拿回家去好好看看,每个人都需要福。他问这面是甚么,袁说是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问:你还炼不炼,袁没正面回答,我都几十岁的人了,好与坏我知道,他们就走了。

法轮功学员刘晓莉女:49岁,9月28日上午社区队长陈发忠伙同物流港派出所人员,到刘晓莉家進行骚扰,一开门看见是派出所两个小青年警察和队长,她说小兄弟请你把胸前戴的是甚么取下来,(微型摄象头)不取下来,我不会给你谈,他也不理她,刘晓莉一手就把摄象头抓了下来,他说:我要把你抓到派出所去,她说凭甚么,他说你炼法轮功,我炼法轮功、真善忍没有错,我没炼功前体弱多病,九死一生,炼功后无病一身轻,队长是有目共睹的。你们私闯民宅,我要举报你们,队长说:他们就是执法的,举报谁,刘晓莉说:你们在执法犯法。有个小警察亮了一下证件,我们是物流港派出所的。派出所人员问她还炼不炼,她理直气壮的说:炼不炼与你们没有关系,他们就走了。

法轮功学员谭晓容:女51岁,两次电话骚扰,9月28日上午谭晓容不在家,电话放在家里是她儿媳妇接到的,问:你妈在家吗?我妈不在家。你们家是几栋、几单元、几号,问完我们要来找你妈。谭晓容回家,她儿媳妇就把刚才的事告诉她妈。谭晓容一查电话号码是队长陈发忠打的,她马上打通电话找到陈发忠,问你有甚么事,他说:你们几个出了名的,派出所要来看一下,你在家没有,她说我在家没在家,都不准到我家来。再说出了名也是为了做一个好人被冤枉迫害出名的,他说你怕了吗?我不是怕你们,我不会配合你们,对方就挂了电话。10月19日她正在上班,物流港派出所刘姓警察又打电话找她问,你还在干那事吗?(还炼功吗),小伙子现在甚么时候了你还不明白真相,谭晓容就给他讲了部份真相。对方不听,他说你炼法轮功我就要管你。我下十八层地狱我都要管的。处于尊重我还是叫你一声兄弟,我们修炼没有敌对,生命是很珍贵的,不要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给他讲法轮功真相他也不听,他说你不要给我讲这些,你知道我是年轻人,大学毕业刚参加工作,你想我听不叫听得進你这些。谭晓容说:你是大学生,你就是博士、硕士、你就是坐在习近平那个位置上,还是要分清善恶、是非、好坏,干好你职权范围的本职工作。对方说好了,你炼法轮大法、真善忍好!我也管不了你,你也说服不了我,小兄弟希望你选择善良,愿你有个美好的未来。他就把电话挂了。

刘姓警察13568722726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0/23/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55810.html#17102302411-1

2005-11-14:遂宁市邪恶之徒企图给多名大法学员判刑 遂宁市大法弟子谭小容、郭定敏、张志军、全学金、胡世才、肖云强、何祖兵、文具平、乌阳等十来名大法同修自2004年遭绑架至今,遂宁“610”恶人企图以莫须有的罪名判他们重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14/114539.html

2005-11-14: 遂宁市邪恶之徒企图给多名大法学员判刑
遂宁市大法弟子谭小容、郭定敏、张志军、全学金、胡世才、肖云强、何祖兵、文具平、乌阳等十来名大法同修自2004年遭绑架至今,遂宁“610”恶人企图以莫须有的罪名判他们重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14/114539.html

2005-04-18:四川遂宁大法弟子谭晓容,在邪恶的迫害下于4月3日晚上开始绝食抗议,她说只要邪恶关她一天,她就不会开口进食。

2005-04-18: 四川遂宁大法弟子谭晓容,在邪恶的迫害下于4月3日晚上开始绝食抗议,她说只要邪恶关她一天,她就不会开口进食。

2005-03-07:四川遂宁市2003年到2005年部份被迫害的大法学员 四川省遂宁市大法学员谭小容、张志军、胡世才、肖云强、全学军等已被不法人员签捕。张志军绝食达半月之久,遭到强制灌食,他天天喊“法轮大法好!”,遭到灵泉寺看守所的武警拖到后山上毒打。林书珍被恶警姜琼罚跪、打两次耳光、脚踢;谭小容被吊铐三天四夜、没合一次眼、被抓捕时被恶人打得鲜血直流;郭定敏被吊铐三天四夜。 文举平,成都人,被非法关押在收教所;邬

2005-03-07: 四川遂宁市2003年到2005年部份被迫害的大法学员
四川省遂宁市大法学员谭小容、张志军、胡世才、肖云强、全学军等已被不法人员签捕。张志军绝食达半月之久,遭到强制灌食,他天天喊“法轮大法好!”,遭到灵泉寺看守所的武警拖到后山上毒打。林书珍被恶警姜琼罚跪、打两次耳光、脚踢;谭小容被吊铐三天四夜、没合一次眼、被抓捕时被恶人打得鲜血直流;郭定敏被吊铐三天四夜。

文举平,成都人,被非法关押在收教所;邬阳,成都人,被非法关押在城北戒毒所;何祖兵、郭润生两位同修,情况不详;全会,蓬溪人,被非法关押在城北戒毒所。

2004年11月29日早,大法学员王国其(男,67岁)、周志华(女,60岁)也被绑架,当天中午郭定敏(女,40岁)、张志军、邬阳、何祖兵、郭润生等5人在另一处也被绑架;文举平在北坝被绑架;谭小容,女,38岁,在北门所被绑架;横山的胡世才、肖云强因去资料点也被绑架。

周志华、王国其夫妻(重庆),被非法判刑三年监外;
张召静,被非法劳教2年;
吕燕飞,被非法劳教3年;
杨兵,被非法判刑9年;
胡开国,被非法判5年;
李光进(重庆),被非法判7年;
罗兴全,被非法判7年;
刘红军、刘云兄弟俩,被非法各判3年半;
王国华、向昌银,被非法各判4年;
王素英,被非法判监外3年;
王继芳,被非法第二次劳教2年;
林书珍,被非法判3年劳教(留城北收教所);
吴琼华(大英县),被非法劳教2年,其丈夫花了六万人才出来;
郭定敏(城北戒毒所);
张珍华,达县,被非法判刑5年;
王红梅、唐德良夫妻(重庆人),被非法各判六年半。

大法学员梁群英、肖凤琼、张玉芬在2005年元月6日在遂宁市中胜街讲真象,被镇江寺街道办事处不法人员陈志全、彭彪、肖朋、刘波四绑架后,被遂宁市船山区镇江派出所刘欢非法关押。张玉芬被遂宁市安居区横山派出所非法关押。后来,其家人被敲诈了五千元现金才放人。梁群英、肖凤琼仍然在被非法关押中。

2005-02-11:遂宁2004年11月资料点被破坏的更多情况 2004年11月,遂宁一资料点被迫坏,表面原因是同修在北河街租了一处房,由于用电很高,引起了当地收水电费姓邵的(男、40岁左右)注意,就给上报了,引起了国安的监视和跟踪。 刚进资料点不久的名叫全学金的学员(男,32岁),此人一直不重视学法,被邪恶跟踪,于2004年11月28日被绑架,绑架后把他所知道的全盘说出。 29日早,大法学员王国其(男,67岁

2005-02-11: 遂宁2004年11月资料点被破坏的更多情况
2004年11月,遂宁一资料点被迫坏,表面原因是同修在北河街租了一处房,由于用电很高,引起了当地收水电费姓邵的(男、40岁左右)注意,就给上报了,引起了国安的监视和跟踪。

刚进资料点不久的名叫全学金的学员(男,32岁),此人一直不重视学法,被邪恶跟踪,于2004年11月28日被绑架,绑架后把他所知道的全盘说出。

29日早,大法学员王国其(男,67岁)、周志华(女,60岁)也被绑架,当天中午郭定敏(女,40岁)、张志军、邬阳、何祖兵、郭润生等5人在另一处也被绑架;文举平在北坝被绑架;谭小容,女,38岁,在北门所被绑架、凡全学金知道的蓬溪功友林素珍和全的哥哥都被绑架,大英的吴群华;横山的胡世才、肖云强因去资料点也被绑架。

2005-01-15:遂宁大法弟子郭定敏、全学金、王国其、周志华、谭晓容、林书珍等六位大法弟子于2004年11月27-30日分别遭遂宁市公安局、国安支队及610的监视、跟踪和绑架。郭贵付(谭晓容的爱人,未修炼)在所租住的房中被绑架,并没收了2100元现金和一部手机,在遂宁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七天。有三处资料点遭破坏,直接损失上万元。 遂宁市大法弟子胡也才、肖荣强、大安地区杨祖祥等三位大法弟子遭到国安恶警绑架。另外,蓬

2005-01-15: 遂宁大法弟子郭定敏、全学金、王国其、周志华、谭晓容、林书珍等六位大法弟子于2004年11月27-30日分别遭遂宁市公安局、国安支队及610的监视、跟踪和绑架。郭贵付(谭晓容的爱人,未修炼)在所租住的房中被绑架,并没收了2100元现金和一部手机,在遂宁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七天。有三处资料点遭破坏,直接损失上万元。

遂宁市大法弟子胡也才、肖荣强、大安地区杨祖祥等三位大法弟子遭到国安恶警绑架。另外,蓬溪县常乐镇有三位不知名大法弟子遭到遂宁国安绑架。

被绑架的大法弟子被关押在遂宁市灵泉寺看守所。林书珍被关押在遂宁城北行政收容所。

2005-01-07:四川遂宁市数名大法弟子遭绑架 11月30日,四川遂宁市资料点大法弟子周阿姨、王国琴、全学金、郭定敛、谭晓容、林书珍,横山镇三大队大法弟子肖云强、胡世才遭恶人绑架。

2005-01-07: 四川遂宁市数名大法弟子遭绑架
11月30日,四川遂宁市资料点大法弟子周阿姨、王国琴、全学金、郭定敛、谭晓容、林书珍,横山镇三大队大法弟子肖云强、胡世才遭恶人绑架。

遂宁市联系资料(区号: 825)

2019-07-08: 乐山监狱:
住检办公室:0833-2349040
纪检办公室:0833-2116064

2019-06-17:绑架四川省遂宁市七旬王群责任单位信息

蓬南镇派出所
电话:8255480005
所长:补卫东、杨志山

蓬溪县公安局:
电话:8255395570、8255395541
局长郭晖 8255435301、13909063922
政委刘茂森13882513133
国安大队长殴亚杰8255395547

蓬溪县看守所:
电话:8255433589
所长何建强

遂宁市公安局收容教育所(拘留所):
电话:8252397773、13982572873
王仙桂13982541339

四川省遂宁市永兴看守所:
电话:8252812170
所长杜一富8252812173、13982508787
政委李健全8252812177、13882591988
副所长杨德8252812319、13778708899

2019-04-13:相关信息:
凯旋路派出所:
地址:遂宁市遂州南路113号,邮编629000
电话:082502225254、1806136
警察石伟岩13550787168
警察张江13518369794
警察王军13882551110
警察李劲18282569000
警察杨智勇13882598036
警察唐江海13982530768
警察王水生(王瑞生)13982553421

2019-03-31:
富源路派出所:
地址:遂宁市兴文路301--303号
电话:0825—2623728 2620099 2623392
所长:陈贵春
副所长:杨林
教导员:张杰
警 察:彭宇
警 察:陈帅
警 察:杨林
警 察:陈志宇
警 察:陈涛
警 察:汪飞
警 察:陈思颖
警 察:陈康
警 察:罗丹
警 察:王磊
警 察:何伟
警 察:巩涛
辅 警:廖强、何鹏

富源路街道办开善寺中段社区人员信息:
社区书记:段福平 159 8258 4416
社区主任:刘志富 139 8259 1968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