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 >> 齐齐哈尔 拜泉县 >> 李顺英

李顺英
李顺英在齐齐哈尔派出所遭非人摧残,目前李顺英生活不能自理,双臂不能抬起,全身疼痛不能碰。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拜泉县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11-29
案例分类: 孕妇/幼童/未成年  典型案例  工人  正念闯出  灌食/灌物  劳教  奴工  非法拘留/绑架  监狱  毒打/体罚  曾被迫害致残  剥夺睡眠  受迫害程度:酷刑
家庭成员: 兄弟姐妹/伯父母: 李二英(李爱英) 李顺英
交叉列在: 黑龙江 > 齐齐哈尔 双合劳教所(女子劳教所,双河劳教所)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17-07-12:齐齐哈尔市李顺英为妹妹李二英奔波 不幸出车祸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李二英因不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不”转化”,被黑龙江女子监狱警察纵容犯人毒打致髋骨骨折,至今380多天,一直被灌食折磨,生命垂危。李二英的姐姐李顺英在一年多的时间,一直为李二英维权奔走于黑龙江省各司法部门。 2017年7月5日,李顺英去黑龙江女子监狱,失联。7日,家属才接到交警电话说李顺英发生了车祸,被肇事司机送

2017-07-12: 齐齐哈尔市李顺英为妹妹李二英奔波 不幸出车祸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李二英因不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不”转化”,被黑龙江女子监狱警察纵容犯人毒打致髋骨骨折,至今380多天,一直被灌食折磨,生命垂危。李二英的姐姐李顺英在一年多的时间,一直为李二英维权奔走于黑龙江省各司法部门。

2017年7月5日,李顺英去黑龙江女子监狱,失联。7日,家属才接到交警电话说李顺英发生了车祸,被肇事司机送黑龙江省医院做了脑部开颅手术。现在脑外科重症监护室观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7/12/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50989.html#17711222955-1

2017-07-09:齐齐哈尔市李顺英在黑龙江女子监狱生命垂危 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李二英,在黑龙江女子监狱被残酷迫害,至今生命垂危。 李二英的姐姐李顺英在近一年的时间,一直为李二英保外奔走于司法部门。2017年7月5日,李顺英去黑龙江女子监狱,失联。7日,家属才接到交警电话,说李顺英发生了车祸,被肇事司机送黑龙江省医院,做了脑部开颅手术。现在脑外科重症监护室观察。 http://www.minghui

2017-07-09: 齐齐哈尔市李顺英在黑龙江女子监狱生命垂危

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李二英,在黑龙江女子监狱被残酷迫害,至今生命垂危。

李二英的姐姐李顺英在近一年的时间,一直为李二英保外奔走于司法部门。2017年7月5日,李顺英去黑龙江女子监狱,失联。7日,家属才接到交警电话,说李顺英发生了车祸,被肇事司机送黑龙江省医院,做了脑部开颅手术。现在脑外科重症监护室观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7/9/二零一七年七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50834.html

2017-07-08:齐齐哈尔市李顺英于7月5日失联 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李二英,在黑龙江女子监狱被残酷迫害,至今生命垂危。李二英的姐姐李顺英在近一年的时间,一直为李二英保外就医奔走于司法部门。2017年7月5日,李顺英去黑龙江女子监狱,至今未归。希望有知情的同修提供相关信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7/8/二零一七年七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50776

2017-07-08: 齐齐哈尔市李顺英于7月5日失联

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李二英,在黑龙江女子监狱被残酷迫害,至今生命垂危。李二英的姐姐李顺英在近一年的时间,一直为李二英保外就医奔走于司法部门。2017年7月5日,李顺英去黑龙江女子监狱,至今未归。希望有知情的同修提供相关信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7/8/二零一七年七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50776.html

2011-12-25:齐齐哈尔刘利屡遭迫害 见证郝智美遭酷刑致死 ......二零零五年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五年六月六日,我被劫持到双合劳教所,双河邪所长肖某某教导员王某某指使各队队长迫害法轮功学员强迫放弃信仰,写所谓转化。女队队长张志杰看我们新来的不服邪恶气急败坏地说,你们要知道你们是来转化的,转也得转不转也得转,派专人监管,强逼写转化书,不写让坐铁椅子,不让吃饭,不让睡觉。劳教所一年四季都是烂白菜,过节

2011-12-25: 齐齐哈尔刘利屡遭迫害 见证郝智美遭酷刑致死

......二零零五年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五年六月六日,我被劫持到双合劳教所,双河邪所长肖某某教导员王某某指使各队队长迫害法轮功学员强迫放弃信仰,写所谓转化。女队队长张志杰看我们新来的不服邪恶气急败坏地说,你们要知道你们是来转化的,转也得转不转也得转,派专人监管,强逼写转化书,不写让坐铁椅子,不让吃饭,不让睡觉。劳教所一年四季都是烂白菜,过节时吃发绿腥瘦的死鸭肉,恶警是专用小食堂,伙食好,“上面”一来检查就把肉摆在台面上,走了就撤掉。

二零零五年六月七日,家弟去双合劳教所探望我,存了五十元钱,包夹队长赵丽娟接过钱说给存,结果钱放进自己的腰包。

劳教所奴役法轮功学员,挑牙签、挑筷子、做手工花、糊葫芦。坚定法轮功学员李顺英绝食反迫害,逼迫被灌食,不让睡觉,不让接触任何被所谓转化了的法轮功学员,不让家人接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25/齐齐哈尔刘利屡遭迫害-见证郝智美遭酷刑致死-251008.html

2010-07-02:李顺英遭齐齐哈尔安顺路派出所绑架、勒索钱财 六月二十六日下午三时,李顺英在菜市场向百姓澄清法轮功遭迫害事实,被不明真相恶人诬告而被绑架到安顺路派出所,当晚被劫持到齐市第一看守所。因其身体被新立街恶徒摧残尚未康复,翌日家人被安顺路警察勒索二千元后才将其送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7/2/226301.html

2010-07-02: 李顺英遭齐齐哈尔安顺路派出所绑架、勒索钱财

六月二十六日下午三时,李顺英在菜市场向百姓澄清法轮功遭迫害事实,被不明真相恶人诬告而被绑架到安顺路派出所,当晚被劫持到齐市第一看守所。因其身体被新立街恶徒摧残尚未康复,翌日家人被安顺路警察勒索二千元后才将其送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7/2/226301.html

2010-07-02:齐齐哈尔法轮功学员李顺英于6月26日被安顺路派出所绑架,27日被送回家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7/2/226355.html

2010-07-02:齐齐哈尔法轮功学员李顺英于6月26日被安顺路派出所绑架,27日被送回家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7/2/226355.html

2010-06-28: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李顺英被恶人非法劫持 黑龙江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李顺英,在6 月26日下午3点在菜市场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恶人非法劫持,绑架到安顺路派出所。 在610王航(音)指示下,李顺英被当晚送第一看守所。因之前其被新立街派出所迫害身体没有恢复,全身复肿,内脏痛,胳膊一直无法抬起。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6/28/226

2010-06-28: 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李顺英被恶人非法劫持

黑龙江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李顺英,在6 月26日下午3点在菜市场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恶人非法劫持,绑架到安顺路派出所。

在610王航(音)指示下,李顺英被当晚送第一看守所。因之前其被新立街派出所迫害身体没有恢复,全身复肿,内脏痛,胳膊一直无法抬起。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6/28/226080.html#1062805939-1

2010-06-09:李顺英在齐齐哈尔派出所遭非人摧残(图)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李顺英女士于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一日被新立街派出所警察绑架,之后被酷刑逼供。她先是被反绑双脚离地吊到铁栏杆上,造成双肩脱臼,之后又被恶警毒打折磨。五月十二日她的家人被勒索三千元之后,她才被释放。目前李顺英生活不能自理,双臂不能抬起,全身疼痛不能碰。 派出所头目韩某毒打李顺英时叫嚣:“你炼功不是炼好了身体了吗?这回打废你!”

2010-06-09: 李顺英在齐齐哈尔派出所遭非人摧残(图)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李顺英女士于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一日被新立街派出所警察绑架,之后被酷刑逼供。她先是被反绑双脚离地吊到铁栏杆上,造成双肩脱臼,之后又被恶警毒打折磨。五月十二日她的家人被勒索三千元之后,她才被释放。目前李顺英生活不能自理,双臂不能抬起,全身疼痛不能碰。

派出所头目韩某毒打李顺英时叫嚣:“你炼功不是炼好了身体了吗?这回打废你!”

以下是李顺英自述惨遭酷刑逼供的经历。

我是黑龙江省齐齐哈尔法轮功学员李顺英。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一日,齐齐哈尔市新立街派出所警察到造纸厂居民区,欲绑架因向世人讲述法轮功遭迫害事实的以扫楼为生的一名法轮功学员。他们未找到这名学员,却在他的工作场地见到正在工作的我,便谎称要我到派出所核实一下情况,可是一到车上他们就将我双手铐上,强行拉到新立街派出所。

他们将我拽到二楼,问我同伙是谁?家住哪里?本人姓名?我说我正在工作哪来的同伙?接着一波一波的人来所谓的提审,一个干部模样的五十多岁的人欲向我提问,我说“你们这是违法行为。”他气急败坏地说:“给她铐上。”下午四、五点钟,他们拿来一堆粗绳子吼着:“给她吊起来!”他们几个人一哄而上,将我反绑双脚离地吊到二楼缓台的铁栏杆上,霎那间我的双肩脱环儿,心脏一揪、腰部剧痛,痛得我生不如死,瞬间小便失禁。

晚上八点多,派出所的韩主任问我:你家在哪儿住?对警察说:“咱多去几个人,把枪带着。”他们把我弄到车上,让我带他们去我家抄家。我被他们打的晕头转向找不到家,回到派出所时,韩主任恶狠狠地说:“她骗我们,给她整透了。”

晚上十点多,他们弄来一个两米多长的木方子和一大堆粗绳子,将我弄倒趴在地上,在我头上戴上摩托车头盔(比一般头盔大而沉),我立时只觉得头沉一片漆黑。随后上来一伙人将我手腕用布包住后反铐,双脚也铐上,用两米长的木方子将我双手双脚串上抬起,我大头朝下,身体悬空,被他们悠来荡去,我立刻瘫软无力,头发已被汗水湿透。然后他们将我放到沙发上,将双手拉开呈一字形,分别铐在栏杆上,沉重的头盔压的我头耷拉着,头昏脑胀、双臂剧痛,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直到第二天凌晨他们才将铐子打开,当时双臂已经不会动了。

晚上八点左右,韩主任拿着一个一尺半长的扁木棒,说:“这是我打人最得手的木棒。”边说边在我身体上下左右不停的乱打;把我的鞋子脱下来,打我的手和脚,还说:“这东西可不长眼睛。”说着就用木棒戳我的胸部、脸、鼻子和嘴,我的嘴唇被戳破,牙龈出血。随后他拽住我的头发往后仰,威胁道:“说不说?”我说:“你想让我说什么?你这是在犯罪!”并向其说明法轮功真相,劝说其停止迫害。他说:“你别跟我说这些,我不信这一套,你炼功不是炼好了身体了吗?这回打废你!”我被打的全身青紫红肿,双脚如馒头,他打累了才罢手。他把我双手一字拉开,分别铐在栏杆上,且让一小警察看着不许我闭眼。我被连续折磨一天半了,身体又痛又饿头晕眼花睁不开眼睛,小警察不断的往我脸上喷水,不断的踢我;韩主任不时的来拽我,不让闭眼。

四月二十二日下午三、四点钟,他们把我劫持到齐齐哈尔看守所。看守所警察问我:“怎么了?哪有病?”我指着韩主任说:“是他给打的,心脏病犯了,心痛头晕。”看守所人员见状拒收,要求得有我的病例。韩主任用车拉着我到车辆厂医院,用钱收买大夫开了假病历,又拉我回到看守所,韩主任与看守所所长勾结强行把我留下,韩将我扔在那里撒腿便走,狱医喊也喊不住。期间,新立街派出所警察不知在哪里打探到我家的住址,我的家被非法查抄。他们见没有任何所谓的证据,便弄一小纸条,说纸条上有对中共的什么言论;还将家人找去,提供我何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每天何时炼功的本属合法的修炼情况作为所谓的证据,欲进一步的陷害我。

我被打得遍体鳞伤,在看守所躺了二十天,生活不能自理,头晕恶心、心脏、小腹、腰部疼痛不止,双臂不能抬起,吃不下饭,呕吐。看守所怕担责任,找新立街派出所给我看病。五月十二日早上八点,新立街派出所韩所长(与韩主任不是一个人)、一小个子戴眼镜的姓孙的警察和一女警将我弄到车上,非但不带我去治疗,竟将我非法劳教一年送往哈尔滨戒毒所,经检查身体,戒毒所拒收。

五月十二日下午四点,他们将我又拉回齐齐哈尔。返回途中心脏剧痛,呕吐不止,晚上八点左右把我拉回到新立街派出所,拖到二楼扔到沙发上。派出所所长孙岩(音)打电话向家人勒索钱财,对家人说:“准备一万元大多,越多越好就放人。”家人说没有,孙说:“那就五千,最少不能低于三千元。”夜里十点多,家人借了三千元钱,才将我接回家。

如今我生活不能自理,双臂不能抬起,全身疼痛不能碰。即使这样,他们还要挟家人说:“等她身体恢复还得服刑。”

《宪法》明文规定:公民信仰自由、言论自由。只因那位学员向世人澄清法轮功遭迫害真相,新立街派出所警察便欲将其抓捕,这是公然践踏《宪法》的犯罪行为;他们毫无道理将我绑架、强迫我助纣为虐;在我不出卖良知绝食抗议反迫害的正义行为下,新立街派出所的“人民公安”,竟卑鄙的利诱我的家人提供我本属合法的修炼情况,这是警察公然践踏宪法的法盲加流氓的无耻行径。

后记:

大法救了我的命

我不到四十岁就患上了严重的心脏病、风湿病、十二指肠溃疡病、脑神经痛,生活不能自理。我跑遍了市里各大医院,吃遍了药也无济于事。我时常在心里呐喊:谁能救救我啊!就在我对人生失去信心的时候,我有幸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健康,亲人为之高兴。可是多年的迫害使我和家人又一次陷入巨大的痛苦之中。

双合劳教所酷刑折磨强行转化

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日,我被齐齐哈尔市文化路派出所绑架并非法劳教一年。在齐齐哈尔市双合劳教所,我经历了各种各样的酷刑折磨。我坐过铁椅子,两只胳膊伸进椅背的两个圈圈里,双手被铐得紧紧的,手腕都卡出血来。三十多个小时的折磨使我心脏病、胃病、头痛病复发,几天都不能进食。可恶警又对我进行野蛮灌食,鼻子、嗓子被插得直流血。

二零零四年二月十六日,齐市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实行酷刑转化,声称三天之内全部拿下,那种惨烈的情景使我刻骨铭心:二月十七日早九点左右,由王玉峰(劳教所政委)为首带着一帮恶警气势汹汹地闯进来,不由分说大打出手,当时一老年法轮功学员时淑芳说:“不许打人,有话好说”。王玉峰上去就给她一拳,还吼道:“说什么说,要说上四楼说去”。我顺手扳住王玉峰后背说:“别打人,我们是做好人的”。话音刚落,王玉峰就掉过头来狠狠的打我耳光,不知打了多少下,只听门外有个男恶警:把她拉出去。我立刻就被王玉峰和另一个男恶警架着胳膊从二楼拖到四楼(四楼是酷刑场)。到了四楼后,恶警用黑布把我的眼睛蒙住,吊在铁椅子上进行折磨。到了十点左右又换人了,把我的两只手吊起来狠狠的勒,大约半个多小时才把我放下来,我晕倒在地上。

大夫给我做心电图,由于身体抽搐的很厉害,他们说是我没吃饭的缘故,紧接着给我强行灌食,两次插管都将食道插破,吐了一地血。大夫为了掩盖实情,拿纸把血盖住,又把蒙我眼睛的黑布拽了一下,不让我看。就这样我缓了一会儿。又问我写不写(放弃信仰的保证书等),我不写,把我铐在铁椅子上,我开始大口吐血,大约在早上三点左右,他们才把我放下来转到另一房间里让我坐在铁椅子上。到早上六点多又换人了,是一个二十多岁的男恶警,他恶狠狠地说:写不写?我说不写,就把我两臂后背朝上悬挂,大头朝下,脚跟离地。还不断威胁我:“你要不写到半夜把你扒光扔到外面冻个半死,缓过来再冻,不信就等到晚上看”。

就在这恐怖高压威逼的情况下我违心地做了不该做的事。之后我头痛得象裂开一样,眼睛痛流下的眼泪是粉色的,到下午两点左右我回到二楼,我从镜子里看到我的眼睛通红,嘴巴也歪了,这才知道是王玉峰打的。我躺了一个月,也是超期关押一个月。二零零四年三月二十日获释。我被迫害后,头经常麻木疼痛、健忘,出门找不到家。

被再次非法劳教 张志捷灭绝人性逼写五书

二零零六年四月四日,我下班回家发现居委会主任和四五个警察正在抄家,抢走我的书、丈夫做生意的两万元现金、和孩子的电脑。他们把我抬到车上拉到新江路派出所。到晚六点多钟他们让我丈夫走,还说:她现在不交待,到半夜什么都说了。当时我对丈夫说:“如果我死了,就是他们害死的,你妻子没有罪,我是什么人你最清楚,一定为我伸冤”。他们把我拖到很脏的小黑屋里弄到铁椅子上,开始逼问我书是哪来的?有个恶警说:“郝智美你知道吧,她就是我们弄死的”。他们给我戴上头盔,有抻胳膊有抻腿的,然后往我后脑打了一棒子,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他们把我抬到市看守所,于五月十日再一次把我劫持到劳教所。

劳教所对我强行转化,七、八天不让睡觉,在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强迫我干活。正如那个队长张志捷叫嚣的:“我们不打你,也不骂你,共产党有的是办法治你”。就这样我被折磨得处于昏迷状态,有一次我在昏迷中,张志捷指使别人把着我的手写了所谓的五书。我决不承认这卑鄙的行径,她们就严管我并给我加期。一次所里迫使我们穿囚服,我拒穿,她们就给我上刑,有一次我被罚坐了十天铁椅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6/9/225045.html

2010-05-19:齐齐哈尔法轮功学员李顺英已回到家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5/19/223969.html#1051823956-4

2010-05-19:齐齐哈尔法轮功学员李顺英已回到家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5/19/223969.html#1051823956-4

2010-05-19:李顺英绝食生命垂危 齐市警方拒不放人(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5/19/223962.html

2010-05-19: 李顺英绝食生命垂危 齐市警方拒不放人(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5/19/223962.html

2010-04-26:齐齐哈尔法轮功学员李顺英正在绝食抗议迫害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法轮功学员李顺英于4月20 日在工作场地被绑架新立街派出所,让她说出另一位预谋要绑架同修的情况,李顺英不配合,恶警便将李顺英送到市看守所拘留15天。李顺英现绝食抗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4/26/222283.html

2010-04-26:齐齐哈尔法轮功学员李顺英正在绝食抗议迫害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法轮功学员李顺英于4月20 日在工作场地被绑架新立街派出所,让她说出另一位预谋要绑架同修的情况,李顺英不配合,恶警便将李顺英送到市看守所拘留15天。李顺英现绝食抗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4/26/222283.html

2007-07-09:见证齐齐哈尔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我是二零零四年年末被当地公安机关投入齐齐哈尔劳教所(原名双合劳教所)继续迫害的。到劳教所的第一天就开始遭到邪恶的迫害,(王梅班队长)只让我睡两个小时的觉,第二天也是睡两个小时。 第三天,大队长张志捷就把我弄到铁椅子上,坐铁椅子期间每天只给一个馒头,分两次吃,不给粥、不给汤、喝凉水,只许洗脸,不许刷牙,不许换衬衣,坐铁椅子的姿式逐渐升级,疼痛也越来

2007-07-09: 见证齐齐哈尔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我是二零零四年年末被当地公安机关投入齐齐哈尔劳教所(原名双合劳教所)继续迫害的。到劳教所的第一天就开始遭到邪恶的迫害,(王梅班队长)只让我睡两个小时的觉,第二天也是睡两个小时。

第三天,大队长张志捷就把我弄到铁椅子上,坐铁椅子期间每天只给一个馒头,分两次吃,不给粥、不给汤、喝凉水,只许洗脸,不许刷牙,不许换衬衣,坐铁椅子的姿式逐渐升级,疼痛也越来越加剧。杨凤华(干警)把我的手脖子铐出了血,我抗议,她不但不松反而更紧。我要求队长符成娟把我的胳膊不要别着锁,反而她把我的胳膊别的疼痛难忍,还说这是标准姿式,到晚上我的胳膊就抬不起来了。

队长刘淑荣把我锁在椅子后面反锁,使我坐也不行,蹲也不行,跪也不行。我坚持过了一天一夜,使我双下肢肌肉拉伤,腿、脚脖子都肿了,手脖子、上肢在铁椅子上别的都肿了。张志捷与刘淑荣逼迫我转化就可以下铁椅子,我不肯,她俩又研究迫害怎样升级,结果又把我胳膊从铁椅子的后面伸过去,当时我的手脖就铐出血了,让我在铁椅子里坐也不行,站也不行,后背磨出血。

晚上刘淑荣又不让我穿羽绒服,那天是二零零五年一月四日,东北的天气很冷,冻的我全身发抖。第六天我吃不进馒头,就是吐,我要求下椅子,她们把我坐椅子姿式又在升级,最后我妥协了。写完所谓的“四书”,我心情非常沉闷,每天都在想写声明,后来我终于鼓足了勇气写了声明。因我不转化到期不让我回家,给我加一个半月期。

不转化的大法弟子都被强制干最脏最累的活。在农药厂装农药,呛的我呼吸困难、腹胀,劳教所给的任务很难完成,上厕所的时间都不给。一次齐大伟要求上厕所,张志捷不让,反而还骂了一顿。犹大(王丽君、郭景军)负责生产质量检查,她们更是狠毒,随便给加任务,特别对坚定的大法弟子检查的更严。玉米厂的活更累,我们累的手都肿了。在劳教所无论干什么活,手都得不停的干,只要一停,就挨骂。

我在劳教所见到坚定的大法弟子王永芳,在劳教所超时超体力劳动迫害下,已经卧床,每天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咳嗽,劳教所让她家出几千元钱才能放人,她家没有能力支付,劳教所拒绝放人。徐宏梅(坚定的大法弟子)被劳教所的酷刑迫害的下肢行动困难,双脚麻木,自理困难。朱丽华(坚定的大法弟子)被迫害成精神病,意识不清、昏睡三天,符成娟就说她装病不干活,就把她放到铁椅子上。张志捷怕朱丽华死了,这才送齐市医院。刘丽霞(坚定的大法弟子)三次被打,三次坐铁椅子。第一次因徐宏梅走路困难,她扶了徐宏梅一下,被符成娟叫到干警办公室关上门,打两个耳光、踢两脚。第二次翻到经文,被王梅打两个耳光,第三次因帮高艳平(刑事犯)干活,被犹大张希文告密,被张志捷打两个耳光。

二零零五年九月九日罗干去劳教所,把坚定的大法弟子上访人员关到北楼四楼走廊里。上访的付雨兰(六十多岁)患高血压,王梅将她连推带打从南二楼到四楼。王蕴芹(上访人士)因在劳教所坐铁椅子,回家后告劳教所,劳教所不承认,叫朱丙兰(犹大)给打假证言,结果朱丙兰提前释放。劳教所为了转化王纯雨五天五夜不让睡觉。结果阴谋没有得逞。转化李顺英八天八夜不让睡觉锁暖气管子上,张志捷拽李顺英的手摁手印。邹明华(上访人士)因手被公安人员致残,不能干活,被张丽打两个耳光后患上了高血压。

二零零六年春天,国家要求不准给劳教人员时超体力劳动,晚间车间不许点灯,就叫没完成任务的劳教人员在走廊干活,有的干到后半夜两点钟,还有干一夜的(朱丽华、李顺英),张志捷说快点干,别象给日本人干活似的,干完就休息,不长任务,开始我们不相信,她讲了几次,等我们一下完了,还是给我们长了任务,直到让我们累的喘不过气来。手慢的常常要干到后半夜。

劳教所食堂的伙食明细表写着每人每月一百二十六元的伙食费,结果给我们的油是在市场上买的都是最不好的。买的猪肉有时都是绿的,提炼的油,每天三顿馒头,早晨玉米面粥,中午晚上(秋天、春天)大头菜汤,春天冻大头菜都变了质,吃的都拉肚子,又换吃长芽子的土豆。夏天什么菜便宜吃什么菜。能花一百二十六元吗?每当节假日食堂的伙食明细表写的都是好的,结果吃的都不是,其实都是为了迎接检查。

在劳教所过两年多的时间,我真正体验到邪党劳教所所谓的“春风化雨”,比电影上的日本人迫害中国人还狠,中共恶党才是这个世界上真正的邪教。天灭中共在即,老百姓的好日子就要来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9/158505.html

2006-09-17: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纪实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一直邪恶的参与迫害大法弟子,近两年来我被送进这个魔窟遭受迫害。凡是刚送双合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都分屋隔离迫害。怕人看见,恶警用报纸把门玻璃挡上,指使邪悟者轮流逼迫法轮功学员“转化”,写诬蔑大法的“五书”。不“转化”的就一直不让睡觉。有的学员困得揉揉眼睛都挨打、挨骂。学员被逼迫写“五书”后,恶警们怕“转化”不彻底,再邪恶的所

2006-09-17: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纪实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一直邪恶的参与迫害大法弟子,近两年来我被送进这个魔窟遭受迫害。凡是刚送双合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都分屋隔离迫害。怕人看见,恶警用报纸把门玻璃挡上,指使邪悟者轮流逼迫法轮功学员“转化”,写诬蔑大法的“五书”。不“转化”的就一直不让睡觉。有的学员困得揉揉眼睛都挨打、挨骂。学员被逼迫写“五书”后,恶警们怕“转化”不彻底,再邪恶的所谓加固,逼迫看诬蔑法轮功的录像等东西,定期写邪悟思想汇报,直到此人骂师父、骂大法,他们认为“转化”彻底,就让到车间劳动,挡玻璃的报纸才拿下来。不写“五书”的大法弟子,被逼迫写在劳教所里不炼功和参加劳动的保证书。恶警恶人才算罢休。大法弟子李顺英就被迫害十天十夜不让睡觉,恶人强行按她的手写保证书。不“转化”的大法弟子家人去不让接见。“转化”的学员家人接见时,恶警邪恶的拿着上面写有骂师父、骂大法的纸让家人念,家人不念的就追着逼念。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17/138027.html

2006-03-22:齐齐哈尔市双合劳教所的暴力洗脑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双合劳教所为掩盖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行,把劳教所改称齐市建区盲新学校、又叫黑龙江省转化基地。金字招牌后面干着极卑鄙邪恶见不得人的勾当,男女学员关一个大院,酷刑折磨坚定的大法弟子,强制转化。 2003年双合劳教所搞强行转化,一百天攻坚战,妄想百分之百转化大法弟子。为此唆使恶人、邪悟的人对坚定的大法弟子施以酷刑。许诺谁做过来一个学员,给谁减刑三个

2006-03-22: 齐齐哈尔市双合劳教所的暴力洗脑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双合劳教所为掩盖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行,把劳教所改称齐市建区盲新学校、又叫黑龙江省转化基地。金字招牌后面干着极卑鄙邪恶见不得人的勾当,男女学员关一个大院,酷刑折磨坚定的大法弟子,强制转化。

2003年双合劳教所搞强行转化,一百天攻坚战,妄想百分之百转化大法弟子。为此唆使恶人、邪悟的人对坚定的大法弟子施以酷刑。许诺谁做过来一个学员,给谁减刑三个月。在此诱惑下恶人更加疯狂了,坚定的大法弟子没被屈服。邪恶许恶人的诺言也没有兑现。

2004 又搞强行转化,手段更加残忍。大庆大法弟子王国芳因不转化被活活打死。齐市大法弟子李顺英被强制坐铁椅子七天七夜,全身浮肿不会走路。齐市冯屯大法弟子杨平安体胖,就用一种非常残忍的刑罚,强制靠墙长时间蹲着,直至晕倒。包夹王秀英来例假不垫卫生巾,血淌在地上,强制大法弟子用手擦。恶警经常指使刑事犯打骂大法弟子,刑事犯所用的日用品全由大法弟子供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22/123469.html

2004-11-29:齐齐哈尔劳教所恶警叫嚣:“打死就火化,算自杀!”大法弟子王艳兴被打得呼吸只有出气、不進气,张丽群胳膊被打得紫黑,腰直不起来,至今还不能行走,徐红梅不能站立走,高淑英站不起来躺在地上,姜玉竹被折磨的无人样了,大庆的王国芳被活活打死了,而被做假证说成是“自杀”。上面官员一来检查,恶警就把坚定的大法弟子锁起来,找几个事先安排好的会说假话的邪恶之徒,说对大法弟子没打过、没骂过、没用过刑、吃得好、照顾的好

2004-11-29: 齐齐哈尔劳教所恶警叫嚣:“打死就火化,算自杀!”大法弟子王艳兴被打得呼吸只有出气、不進气,张丽群胳膊被打得紫黑,腰直不起来,至今还不能行走,徐红梅不能站立走,高淑英站不起来躺在地上,姜玉竹被折磨的无人样了,大庆的王国芳被活活打死了,而被做假证说成是“自杀”。上面官员一来检查,恶警就把坚定的大法弟子锁起来,找几个事先安排好的会说假话的邪恶之徒,说对大法弟子没打过、没骂过、没用过刑、吃得好、照顾的好,恶警报上100%转化。在一次大会上恶警在念他们酷刑迫害的功绩,大法弟子李顺英说了一句“我没转化”,当时就被告知加期3个月。恶警们一次又一次的给我们加期、加刑,以此来动摇我们对大法坚定的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1/29/90281.html

齐齐哈尔 拜泉县联系资料(区号: 452)

2021-04-03:拜泉县政法委:
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应昊阳:7668010 13339427559
常务副书记:张学民:7668555 13836262777
副书记 :周方 7668558 13069638618
副书记 徐晶 7668558 13514674777
公安局
第二派出所
所长:岳继伟 15084515888
教导员 赵国良 15845799968
副所长陈纯军 15663222789
副所长刘屹 13709698838
副所长齐峰 18345261777
刘殿平 15174595678
邹立威 15774627456
何旭 17382828255
赵成志 13895960668
隋健慧 18746826678
房广政 15146244676
肖百军 18686962885
孙小伟 15645232567
王利剑 15314688168
王健 18245257963
潘一舜 13351424626
邱楠 15663200022
王建成 1519776666
徐明 18246253456
冯文成 15645282989
市场监督管理局
刘海波:局长 7326420 15344621111
刘敬伟:副局长 7323996 18714378988



2013-09-05: 参与迫害责任人:
拜泉县自强乡派出所田某某、赵玉田
拜泉县自强乡干部周振军
邪党的村书记梁喜臣、村干部李祝华

2012-11-04: 拜泉县邮政编码:164700
邮信地址:齐齐哈尔市拜泉县拜泉镇朝阳街85号拜泉县公安局
相关单位及责任人电话号码:
拜泉县公安局:
办公室:(0452)73238310452-7223011
局长:鲁广伟 手机:138462222
副局长:谭洪彦  手机:13803632381
拜泉县公安局“六一零办公室”:
办公室 :0452-7323831转3610或3611
“六一零”主任:朱庆利 手机:13504825400
“六一零”人员:黄中付 手机:13504825856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双合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13/105996.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