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 >> 昆明市 >> 杨小明

女, 40
个人情况: 昆明医学院后勤服务发展中心物业管理科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昆明市
迫害情况: 强制流产、离婚、非法劳教两年。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09-17
案例分类: 洗脑班  劳教  奴工  非法拘留/绑架  毒打/体罚  掠夺财物/经济迫害  家人/朋友被迫害  家庭关系被影响/破裂  迫害哺乳/月经期/孕妇  受迫害程度:酷刑
交叉列在: 云南 > 昆明 官渡区 云南省女子劳教所(大板桥女子劳教所,引晟学校)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11-09-19:昆明法轮功学员杨小明两次被非法劳教 云南昆明法轮功学员杨小明女士多次遭中共迫害,她曾被劫持到云南省女子劳教所迫害,还曾被劫持到昆明市强制戒毒劳教所折磨。以下是她的自述: 我叫杨小明,女,今年41岁,原是昆明医学院后勤服务发展中心物业管理科职工。我自幼体弱多病,因双眼疾病无法就学,小学毕业就休学在家待业,于1984年参加工作至今。 1995 年底我有幸与法轮大法结缘,通过学法炼功,读

2011-09-19: 昆明法轮功学员杨小明两次被非法劳教
云南昆明法轮功学员杨小明女士多次遭中共迫害,她曾被劫持到云南省女子劳教所迫害,还曾被劫持到昆明市强制戒毒劳教所折磨。以下是她的自述:

我叫杨小明,女,今年41岁,原是昆明医学院后勤服务发展中心物业管理科职工。我自幼体弱多病,因双眼疾病无法就学,小学毕业就休学在家待业,于1984年参加工作至今。

1995 年底我有幸与法轮大法结缘,通过学法炼功,读《转法轮》和法轮大法其他一些书籍后,我人生当中许多百思不得其解的迷团一个个解开了。从此人变得精神振作,心态平和,身体也健康了。六、七年从未上过一次医院看过一次病,也没有花过一分钱医药费。1998年我与丈夫结婚,生活一直幸福美满。

1999 年7月20日中共邪党迫害大法弟子后,我一直坚持向学院领导有关部门讲真相,告诉他们:“法轮大法是教人重德向善的高德大法!电视上都是欺骗造谣的谎言。”因此学院专门成立了一个迫害我的“专案小组”,逼迫我骂师骂法,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迫害小组成员之一的是部门领导秦德勇。我不配合,他们就将黑手伸向我的父亲和丈夫,以停发退休工资和下岗相要挟。更卑鄙的是,他们竟逼迫我七十岁的父亲跪在地上求我放弃信仰。

由于我坚持不放弃修炼法轮功,在我得知自己怀孕不到半个月,秦德勇竟找到我丈夫单位的领导,向我丈夫施压,如果我不做人流,就要开除他的党籍,并让他下岗。在他们的威逼下,2000年1月7日,丈夫无奈,只好忍痛把我拉到医院做了人工流产手术。

2000 年2月24日,我与几个朋友到昆明市下马村一个熟人家做客,被冲入家中的恶警绑架到马村派出所,非法审讯后还不准我回家,并通知学院保卫科的人把我带到学院总务科办公室非法关押了一夜。第二天学院领导又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我对他们说:“我信仰真善忍没错,我上熟人家做客,是我的人身自由,又没有违法,你们为什么这样对待我?”到了下午五点多钟,他们以“扰乱社会公共秩序”为由将我送到看守所拘留十五天。

在看守所里,每天从早到晚拣辣子,拣不完不准睡觉。每天还要交六元钱的伙食费,十五天共交了九十元钱。期满那天又将我非法转到海埂警察培训基地关押了六天,每天让我家里拿一百元生活费,共交了六百元,前后非法关押了我二十一天。这一切对于很少经历过挫折的丈夫实在是无法承受,于是他提出和我离婚。为了不再牵连他受苦,我就同意和他协议离婚。就这样,我原本幸福的家庭被迫害得“夫离子散”。

我与丈夫离婚没多长时间的一天,秦德勇让手下的人把我叫到总务科办公室,秦德勇就趁机溜到我家里,在无任何搜查证件的情况下抄了我的家,并拿走了我的大法资料。当时只有父亲一人在家,父亲无法忍受这种侮辱,一气之下跑到总务处把我叫出来,二话没说,对我拳打脚踢,把怨气全发泄在我身上。

2001年秋末冬初,为了使民众不再受谎言所欺骗,我和许许多多法轮功学员一样,印制、散发真相资料。于2001年12月29日被昆明市五华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的恶警抓捕,抄家后送五华看守所关押了三十天,然后就送到云南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

在劳教所里,恶警对我进行强制洗脑、强制转化,我被恶警的伪善所蒙骗,听信了他们的谣言,附和了邪恶的要求。于2003年被所外执行半年,回到学院后,我被安排到绿化组工作,六个月,每个月只发给我六十六块一毛四的工资。我在劳教所一年半期间,学院后勤服务发展中心让我父亲每年交九千零十二元钱,说是保我在劳教所期间的工龄,并要求两次交齐,后来只返还了五千多元钱给我。

2005年2月1日上午九点我正在上班,在花园里浇花水,昆明市医学院党委办公室主任(兼610主任)陈玲及两名便衣警察(其中一名姓刘)拿出一份劳动教养通知书给我看,叫我签字。通知书上诬陷我“扰乱社会秩序”,非法对我劳教三年,我当场拒绝。两个便衣警察不由分说就上来打我,花园里的人都目睹了这一恶行,然后将我拖到一辆车上,直接绑架到昆明市强制戒毒劳教所。

我在昆明市强制戒毒劳教所三大队被非法关押的三年里,遭受了多种酷刑,电棍击打、野蛮灌食、性虐待、打嘴巴、暴打、不给睡觉、罚站、罚蹲,暴打使我的眼睛被打残,脚背打伤,连续多天被罚站,每天站十七、十八个小时。

酷刑:毒打吊铐
酷刑图:毒打吊铐

2005 年4月中旬的一天晚上,三大队副队长刘先敏、吴静和警察周枣兰唆使犯人:罗媛惠、张静、王艳红、刘乔丽、赵昆利5人暴打我,先打嘴巴,然后把我踢倒在地,将我的头用力向水泥地上砸,我的后脑被砸起鸡蛋大的一个血肿,还对我拳打脚踢,把我打的浑身是伤,之后我两眼刺痛,睁不开眼,从那以后,我的左眼就什么也看不见了,右眼看东西也模糊不清,后经过医院专家鉴定为一级残疾。

2006年5月41一日下午,犯人施燕、魏红毒打我,左脚被打的皮开肉绽,流了很多血还缝了针,我的衣服裤子也被打的破烂不堪。

我曾三次绝食抗议戒毒劳教所警察及犯人对我的暴行,遭到野蛮灌浓盐水。集训组长张静多次将我的双手绑在身后用脚踢我的阴部,出现血肿,使我五、六个月停了月经。警察张红梅用电棍打我的两个手掌,使我的双手肿了一个多月不能动。

2005年12月底,我被非法劳教期间,昆明医学院人事科、保卫科人员到劳教所给我送来了一份学校开除我工职的文件,叫我签字,我拒绝了。

2009年3月我从劳教所回家后,没有了工作,生活全靠近八十岁的工人老父亲微薄的收入维持,还要给我治残治伤,生活很困难。一年以后,父亲强烈要求所在社区给安排工作,社区给安排在昆明医学院花园里打扫公共卫生。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9/19/昆明法轮功学员杨小明两次被非法劳教-246912.html

2010-04-19:昆明西山区“六一零”、警察迫害法轮功学员案例 (明慧通讯员云南报道)云南省昆明市西山区“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类似盖世太保的组织)、昆明市公安局西山分局国保大队,自1999年 “720”以来跟随江氏集团积极充当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打手,绑架、骚扰了数百名法轮功学员,将数十名法轮功学员非法送劳教和判刑。 现将昆明市西山区“六一零”、警察近年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披露于下。 今

2010-04-19: 昆明西山区“六一零”、警察迫害法轮功学员案例
(明慧通讯员云南报道)云南省昆明市西山区“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类似盖世太保的组织)、昆明市公安局西山分局国保大队,自1999年 “720”以来跟随江氏集团积极充当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打手,绑架、骚扰了数百名法轮功学员,将数十名法轮功学员非法送劳教和判刑。

现将昆明市西山区“六一零”、警察近年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披露于下。

今年以来昆明市西山区“六一零”、公安国保大队继续为江氏集团承担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替死鬼,绑架了多名法轮功学员,其中郭玲娜现仍被关押在看守所; 4月12日上午11点左右,西山区国保大队恶警又非法从家中绑架了杨龚秀、吴其芬、王树兰、圆圆(音)(曲靖法轮功学员)4位法轮功学员,并抄家抢劫。从吴奇芬家抢走《转法轮》一本、电脑及显示器、音响等全套设备及桌面MP3播放器一个、MP4一个、MP3及数千人民币等。参与抢劫的恶警不敢告诉姓名,只亮了一下搜查证,不等家属看清就急忙收起,当其女儿说要上网让大家来评评理时,一便衣恶警马上威胁到:走着瞧!

杨苏红被折磨得皮包骨头,奄奄一息后放回家,于2005年端午节的下午含冤去世

1. 法轮功学员杨苏红,女,24岁,是一个身高仅有1.2米、体重23公斤的肢体残疾人,家住昆明市西山区马街办事处积善社区。杨苏红从小命运坎坷,8岁开始就病魔缠身,先后患上 “结核性腹膜炎”、“白血病”等症,父母带着她四处寻医问药,走遍了昆明的大医院,1998年更是雪上加霜,被昆明肿瘤医院确诊为“骨癌晚期”,并说她最多只能再活几个月了。

在生命的最后关头,杨苏红于1998年2月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她按照“真、善、忍”的要求修炼自己,身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渐渐的她身上的各种病症消失了,她丢掉了10多年的药罐子,摆脱了病魔,重获生活乐趣与生命真义。曾为她诊断过的医生再见到杨苏红时,惊叹道:“想不到你还活着!”

1999年7月20日后,杨苏红坚持信仰、坚持真理,多次遭到西山区“610”、国安大队邪恶之徒的非法抄家、审讯、关押等等骚扰。2004年11月30日,杨苏红被昆明市西山区国保大队恶警欺骗绑架至大板桥云南省女子劳教所。在劳教所半年的时间内,杨苏红被迫参加与正常人一样的超强的体力劳动,不允许她学法、炼功,她被折磨得皮包骨头,奄奄一息,于2005年5月被送回家,仅一个多月的时间,杨苏红即于端午节的下午含冤去世。(参与迫害杨苏红致死的责任单位:西山区“610”、国保大队、春苑派出所、梁源派出所、云南省大板桥女子劳教所)

2.杨小明,女,35岁,是昆明医学院后勤服务发展中心物业管理科职工,于2001年12月29日被昆明市五华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的恶警非法抓捕,抄家后送五华看守所关押了三十天,然后被非法送云南省女子劳教所劳教两年。

2000 年1月7日由于杨小明坚持不放弃修炼法轮功,怀孕不到6个月,在西山区和昆明医学院610办公室以开除党籍、下岗向其丈夫施压,胁迫杨小明做了人工流产手术。(参与迫害单位及责任人:昆明市五华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昆明医学院610办公室:黄群忠、昆明医学院总务科:秦德勇)

3.罗泰友,男,云南省门窗工程公司退休职工。1999年7.20对法轮功迫害开始后,罗泰友因不放弃修炼,曾经被昆明关上公安分局以“扰乱社会秩序”为由,绑架到关上看守所关押。因罗泰友绝食五天后,公安怕出事,才将他放回家。2000年6月25日,罗泰友在昆明市西山森林公园讲真相时被公安非法绑架到马村派出所关了一天,26日放回家,27日被官渡公安分局将他送到了昆明市第一看守所关押了一个月零三天。回到家一个月零一天后,马村派出所又将他非法送云南省第二劳教所劳教三年。2009年2月12日下午,罗泰友在昆明市西山区螺蛳湾批发市场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当晚被西山区国保大队非法抄家,罗泰友的老伴被来抄家的警察吓的神志不清,现在屎尿都要人伺候。之后罗泰友被非法秘密判刑五年,现被非法关押在云南省第一监狱。(参与迫害单位及责任人:昆明市西山公安国保大队、官渡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马村派出所、云南省门窗工程公司人保组古海珍)

4.郭玲娜,女,48岁,家住昆明市东寺街102号附96号,系云南国资水泥昆明有限公司职工(2007 年11月28日被非法解除劳动合同)。2007年8月3日下午3点多钟,郭玲娜被昆明市刘家营派出所警察绑架,关押在西山区看守所; 8月13日被昆明市公安局西山区分局送往云南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整个过程中,家属未收到任何拘留和劳教通知书。郭玲娜所在单位保卫科人员协助派出所恶警参与了对她的迫害。2008年4月1日又被劳教所非法延期5天(云南省女子劳教所[2008]计延字第3-001号延期决定书),于2009年8月 7日释放。由于郭玲娜丈夫所在单位以工作要挟,导致二人离婚,破坏了一个原本美满的家庭。

2009年12月13日,回家仅四个月的郭玲娜在向世人讲真相时,又再次被昆明市西山区恶警绑架,现仍被关押在昆明市西山区看守所。在被非法关押期间郭玲娜以绝食抗议,身体极度衰弱。为郭玲娜作无罪辩护的律师遭到云南省司法厅的恐吓威胁,也不准家人探视,郭玲娜遭绑架后,还在读书的女儿和两位80多岁的父母无人照顾。

5.凌莉,女,36 岁,家住昆明市西山区后新街52号;王勇,女,42岁,昆明市息山区粤修中学教师;张秀英、女、74岁、昆明市纺织厂退休职工;董桂芬、女、51岁。该四名法轮功学员于2009年4月21日被昆明市公安局西山分局警察先后绑架。凌莉被非法判刑5年,张秀英、王勇、董桂芬被分别非法判刑5年。

6.李祖英,女,68岁,昆明市政府退休职工。先后四次被绑架,2005年两次发真相资料时被便衣绑架;2007年11月20日在昆明市西山区马街发真相资料再次被绑架,并被非法拘留30天;2009年2月13日下午3点,李祖英在昆明市西山区马街发真相资料时,被西山区国保大队便衣温永翔再次绑架。

李祖英的弟弟李x,2009年3月31日,在昆明市马街发放神韵光碟被马街派出所绑架。

7.张亮,男,1953年出生,昆明钢铁总公司龙山矿区病退职工,先后两次被非法劳教。2005年9月28日,在昆明市西山区马街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被非法劳教两年零一个月。在劳教所里遭受残酷迫害,大冬天张亮炼功,被包夹犯人从头到脚浇冷水;胸口被警察踩踏,导致胸骨突出、脚趾骨折、颈椎被打伤。2009年1月1日下午4点多,在昆明市西山区马街建材市场发真相资料,被西山区国保大队一名姓邱的便衣绑架到西山区马街派出所,并被用手铐反手吊铐在铁门上。直到第二天中午11点,在家属找到姓邱的警察强烈要求下才打开手铐,当时张亮的双手及手腕已肿得很严重。张亮又被非法劳教两年。

8.陈小衡,2009年4月21日,被昆明市公安局西山分局警察绑架。

以上仅仅是近年西山区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的案例。在此我们要奉告昆明市西山区“610”、公安分局那些还在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不法人员:现在该是悬崖勒马的时候了,法轮功是什么?法轮功学员是什么样的人?你们应该很清楚:江泽民被西班牙法院起诉;阿根廷法院对江等数名高官发出逮捕令;美国国会605号决议要求中国政府停止迫害法轮功,敦促奥巴马会见法轮功学员。善恶有报的天理在衡量着众生,停止迫害,无条件释放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弥补过失才是你们唯一的选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4/19/221800.html

2010-02-20:昆明市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劳教、拘留案例 三、法轮功学员杨小明 杨小明,40岁(1969年出生),女,昆明医学院后勤发展中心(后被单位无理开除工职) 2001年12月29日被昆明市五华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警察非法抓捕并抄家,关押在昆明市五华区看守所30天,然后被送到云南省第二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自2001年12月29日至2003年12月28日; 2005年2月被昆明市政府劳

2010-02-20: 昆明市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劳教、拘留案例
三、法轮功学员杨小明

杨小明,40岁(1969年出生),女,昆明医学院后勤发展中心(后被单位无理开除工职)

2001年12月29日被昆明市五华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警察非法抓捕并抄家,关押在昆明市五华区看守所30天,然后被送到云南省第二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自2001年12月29日至2003年12月28日;

2005年2月被昆明市政府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非法劳教三年,自2005年2月1日至2008年1月31日,非法关押在昆明市强制戒毒劳教所,后被昆明市强制戒毒劳教所非法延期一个月,到2008年3月1日才回家。

在昆明市强制戒毒劳教所被警察(三大队副大队长刘先敏,中队长:吴静,周枣兰,集训组长:罗暧惠,张静、王红艳)及包夹折磨毒打,2005年4月,被以上几名警察及其他包夹往水泥地上砸,后脑被砸出鸡蛋大的一块血肿,两只眼睛刺痛无法睁开,后来就看不见了,即使这样,还被连续罚站、罚蹲一个星期,每天17个小时,同时阴部被打血肿,脚被打跛,眼被打瞎,回家后经权威鉴定,中国残疾人联合会昆西残字第5880号鉴定为无视力残疾人。

昆明市强制戒毒所使用变质的泔水油强迫劳教学员加工食品“麻辣条”,同时使用工业盐腌制白牛干菌,强迫劳教学员每天奴役劳工17、18个小时,经常不准学员睡觉,白天不许上厕所,超负荷的劳动量根本无法完成,因此不准吃饱饭、不准睡觉、不准洗澡洗衣服、不准家人接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2/20/218517.html

2005-05-19:(除了马玲之外)大法学员张文航、杨小明也被关押在昆明市强制戒毒所的第三队。

2005-05-19: (除了马玲之外)大法学员张文航、杨小明也被关押在昆明市强制戒毒所的第三队。

2005-04-23:大法学员杨小明被打三次,一日早晨在劳教所食堂,杨小明将碗给劳教所干警说:“你们说我不劳动,我就不吃饭了,我被打了三次,我身上现在还有伤。”干警马上伙同其他劳教学员将杨小明拉回宿舍,从那天起,再不准任何人去看。之后杨小明情况如何,无人知晓。

2005-04-23: 大法学员杨小明被打三次,一日早晨在劳教所食堂,杨小明将碗给劳教所干警说:“你们说我不劳动,我就不吃饭了,我被打了三次,我身上现在还有伤。”干警马上伙同其他劳教学员将杨小明拉回宿舍,从那天起,再不准任何人去看。之后杨小明情况如何,无人知晓。

2005-04-13:据悉,目前有三位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在昆明市强制戒毒劳教所,昆明医学院后勤服务发展中心物业管理科职工杨小明杨小明是其父伙同单位抓的。云南大学图书馆副研究馆员马玲,还有一位叫张文航(请知情人士提供相关情况)。劳教所规定所有新進入的劳教学员都要進行三个月的封闭管理,也就是不许家人探望,完全与外界隔绝。劳教所里的劳动强度非常大,从早到晚的干活,连最起码的休息时间也没有。 对这三位法轮功学员,戒毒

2005-04-13: 据悉,目前有三位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在昆明市强制戒毒劳教所,昆明医学院后勤服务发展中心物业管理科职工杨小明杨小明是其父伙同单位抓的。云南大学图书馆副研究馆员马玲,还有一位叫张文航(请知情人士提供相关情况)。劳教所规定所有新進入的劳教学员都要進行三个月的封闭管理,也就是不许家人探望,完全与外界隔绝。劳教所里的劳动强度非常大,从早到晚的干活,连最起码的休息时间也没有。

对这三位法轮功学员,戒毒劳教所还实行所谓的‘特殊管理’(就是更严重的迫害),每人由两位吸毒犯二十四小时跟着,一有情况马上汇报。

在今年的年三十下午,昆明市市长到戒毒所视察时,劳教所为了不让大法弟子揭露劳教所的黑幕,将三名法轮功学员隔离,并严格看管,逼迫她们背戒毒所的各项规定。马玲的眼镜不慎摔坏后,刘浩(某科长)欺骗马玲的家人,说带她去配了一副,事实上只是随便找了一副给她带着。

2004-09-17:昆明医学院恶人强制杨小明流产、离婚 我是昆明七〇五所下属部门五〇工厂职工肖军的妻子杨小明。我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也称法轮功,他博大精深的法理使我身心受益,也使世界六十多个国家的法轮功修炼者受益,这其中包括从国家高级领导干部、高级知识分子、专业技术人员一直到像我一样的普通百姓。 1997年我与肖军相识,1998年10月我俩喜结良缘。我和他从恋爱到结婚没有红过一次脸,也没有吵过架,夫

2004-09-17: 昆明医学院恶人强制杨小明流产、离婚
我是昆明七〇五所下属部门五〇工厂职工肖军的妻子杨小明。我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也称法轮功,他博大精深的法理使我身心受益,也使世界六十多个国家的法轮功修炼者受益,这其中包括从国家高级领导干部、高级知识分子、专业技术人员一直到像我一样的普通百姓。

1997年我与肖军相识,1998年10月我俩喜结良缘。我和他从恋爱到结婚没有红过一次脸,也没有吵过架,夫妻间互敬互爱,人格上相互尊重。不幸的是,1999年7.20我和他结婚还不到一年,一场由谎言构筑的对法轮功和修炼者的迫害铺天盖地而来。五年多以来,我和肖军以及我们双方的亲人一直深受其害,详情请看我写的申诉。

2004年9月12日星期天下午四点多钟,我到肖军家帮洗衣服,洗完后我准备做饭时,五点多钟,婆婆回来了,她一進门就开始骂我,随后就动手打我,丈夫肖军一直在阻拦着婆婆,让我赶快走,结果婆婆从三楼追到一楼,又追到自行车保管站,把我的手臂都抓伤了。

事情的起因是半个月前,我的同事拿来了一份计划生育表让我填写,当时我说如果那些邪恶的坏人不迫害我,逼着我做人流,我的孩子已经有四岁了(我在2000年1月被昆明医学院恶人强制流产)。到了9月7日这天,学院610办公室的黄群忠把我叫去谈话,当时在场的还有昆医后勤服务发展中心党支部书记李林海和保卫科的黄卫明。谈完话后,黄群忠说如果你还要坚持修炼法轮功,我还要让你和你丈夫离婚。我和丈夫肖军仅仅复婚一个多月,我和他历经几年的魔难,好不容易又重新走到一起。(至于我们为什么离婚,请见我的“申诉书”。)

昆明医学院这伙专门对我進行迫害的邪恶之徒,他们从表面上看没有打我,但是却利用我最亲的人对我干坏事,他们对我的亲人们采取精神压迫,制造精神恐怖,使我的亲人成天处于恐慌之中,用一把把无形的刀子刺向我的亲人,然后再通过亲人刺向我,这些邪恶之徒达到他们对我迫害的目的后,转过来他们还要叫我这个被害者给他们认错,天理难容!我想虽然我和我的亲人们承受了很大的痛苦,但也只是一时的,而我们的未来一定会很美好。我奉劝那些还在作恶,违背自己良心的人,想想你们的亲人和自己的未来,善恶有报是天理。
--------------------------------------------------------------------------
附:给最高人民检察院的申诉一份

申 诉
最高人民检察院:

我叫杨小明,女,35岁,是昆明医学院后勤服务发展中心物业管理科职工(前称是昆明医学院总务处)。我自幼体弱多病,因双眼疾病无法就学,小学毕业就休学在家待业,于1984年参加工作至今。

1995年底我有幸与法轮大法结缘,通过学法炼功,读《转法轮》和法轮大法其他一些书籍后,我人生当中许多百思不得其解的谜团一个个解开了。从此人变得精神振作,心态平和,身体也健康了。六、七年从未上过一次医院看过一次病,也没有花过一分钱医药费。

1999年7.20江泽民以一个小人的妒忌之心,完全基于个人私欲,根本不顾人民群众的真实感受,将亿万法轮功修炼者推向政府的对立面,对信仰“真善忍”的大法修炼者進行惨无人道的血腥镇压。

7.20以后,我一直坚持向学院领导有关部门讲真象,告诉他们:“法轮大法是教人重德向善的高德大法!电视上都是欺骗造谣的谎言。”因此学院专门成立了一个迫害我的“专案小组”,逼迫我骂我的师父骂大法,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我不配合,他们就将黑手伸向我的父亲和丈夫,以停发退休工资和下岗相要挟。更卑鄙的是,他们竟逼迫我七十岁的父亲跪在地上求我放弃信仰。我看到父亲那样做心里很难受,也给父亲跪下了。我对在场的学院总务处领导及迫害小组成员之一的秦德勇说:“你们不能像这样!我的师父是教我们做好人,这没有错!”

由于我坚持不放弃修炼法轮功,在我得知自己怀孕不到半个月,秦德勇竟找到我丈夫单位的领导,向我丈夫施压,如果我不做人流,就要开除他的党籍,并让他下岗。在他们的威逼下,2000年1月7日,丈夫无奈,只好忍痛把我拉到医院做了人工流产手术。

2000年2月24日,我与几个朋友到下马村一个熟人家做客,被冲進家中的恶警绑架到马村派出所,非法审讯后还不准我回家,并通知学院保卫科的人把我带到学院总务科办公室关押了一夜。第二天学院领导又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只要我说不炼就放我回家。我对他们说:“我信仰“真善忍”没错,我上熟人家做客,是我的人身自由,又没有违法,你们为什么这样对待我?”到了下午五点多钟,他们以扰乱社会公共秩序为由将我送到关上看守所拘留十五天。在看守所里,每天从早到晚拣辣子,拣不完不准睡觉。每天还要交六元钱的伙食费,十五天共交了九十元钱。期满那天又将我非法转到海埂警察培训基地关押了六天,每天让我家里拿一百元生活费,共交了六百元,前后关押了我二十一天。这一切对于很少经历过挫折的丈夫实在是无法承受,于是他提出和我离婚。为了不再牵连他受苦,我就同意和他协议离婚。就这样,我原本幸福的家庭被迫害得“夫离子丧”、家破人亡。

我与丈夫离婚没多长时间的一天,秦德勇让手下的人把我叫到总务科办公室,秦德勇就趁机溜到我家里,在无任何搜查证件的情况下抄了我的家,并拿走了我的大法资料。当时只有我父亲一人在家,父亲无法忍受这种侮辱,一气之下跑到总务处把我叫出来,二话没说,对我拳打脚踢,把怨气全发泄在我身上。这时被路过学院的两位老师看见,才把父亲拉开。

2001年秋末冬初,为了使民众不再受谎言所欺骗,我和许许多多法轮功学员一样,冒着被抓、被关押、被迫害致死的危险,印制、散发真象资料。

于2001年12月29日被昆明市五华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的恶警非法抓捕,抄家后送五华看守所关押了三十天,然后我被就送到云南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

在劳教所里,恶警对我進行强制洗脑、强制转化,我被恶警的伪善所蒙骗,听信了他们的谣言,附和了邪恶的要求。于2003年被所外执行半年,回到学院后,我被安排到绿化组工作,六个月,每个月只发给我六十六块一毛四的工资。我在劳教所一年半期间,学院后勤服务发展中心让我父亲每年交九千零十二元钱,说是保我在劳教所期间的工龄。我认为学院领导在我受迫害时乘人之危,让父亲每天起早贪黑,靠每月发牛奶的三四百元钱来交这所谓的保我工龄的九千零十二元钱,并要求两次交齐(后只返还了五千多元钱给我)。

基于上述事实,我请求:

1、“专案小组”对我進行迫害是违法的,逼迫我父亲向我下跪是对我父亲的人格侮辱,逼迫我流产造成我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我要求依法追究秦德勇等有关人员的法律责任,同时,还要向我和我父亲赔礼道歉,并赔偿我们的精神和经济损失。

2、马村派出所的恶警对我绑架、审讯是非法的,并以莫须有的罪名将我拘留十五天,期满又将我转到海埂警察培训基地关押六天也是非法的,我要求依法追究有关人员的法律责任,并退还我所交的伙食费和生活费六百九十元。

3、秦德勇私闯民宅,我要求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并将拿走的大法资料全部归还。

4、昆明市五华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对我的抓捕和劳教是非法的,我要求依法追究五华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和云南省女子劳教所的法律责任。昆明医学院后勤服务发展中心在我非法劳教期间巧立名目,索取的九千零十二元的所谓工龄费,我要求全部退还。

5、在劳教所里,恶警对我進行强制洗脑、强制转化,我被恶警的伪善所蒙骗,听信了他们的谣言,附和了邪恶的要求。在此,我严正声明:我所说、所写的一切全部作废。从今以后,紧跟师尊,坚修大法到底。

6、此申诉同时抄报:云南省人民检察院、云南省人民政府、五华区人民检察院、官渡区人民检察院、马村派出所、关上看守所、海埂警察培训基地、五华公安分局国保大队、五华看守所、云南省女子劳教所、昆明医学院。

申诉人:杨小明
2004年9月7日

昆明市联系资料(区号: 871)

2019-11-28: 五华区法院
郁云 院长 13888177609
陈春琳 副院长 13888981028
杨文昆 副院长 15368219399
陈春琳 副院长 87164167906
杨文昆 副院长 87164176891
任春波 院领导 13908711036
刑庭
惠金福 庭长 13577100108
何燕 13708428086
刑二庭
惠金福 庭长 87164124991
钱红梅 副庭长 87164155849
立案庭
李维佳 副庭长 13888001992
毛希明 审判管理办公室主任 13888285019
张帅克 执行局 法官 13888301761
马正功 执行局长 13987153667

省政法委 8714144224 8714143476
昆明市政法委 8713165194
五华区政法委 8713634974
诉讼服务中心 87168261133
五华区检察院
检察长 王松柏
公诉二科科长 邓瑜 87164173480

云南省高级法院
腾鹏楚 副院长 87164095900
云南省检察院
沉曙昆 副检察长 87164993005
昆明市中级法院
刑一庭 87164096201
刑二庭 87164096724
审判监督庭 87164096288
立案庭 87164096144
执行局 87164096518

五华区司法局 87163631437 87163628140 87163626084
王瑜 局长
马俊 副局长
李娅妮 副局长
昆明市委副秘书长 孙杰 18908891633
昆明市委副秘书长 杜文 13888577849

昆明市政府副秘书长、办公厅主任 甘红 13759196867

2019-11-20: 云南省昆明市法轮功学员林海英、李瑞华开庭消息的补充
钱红梅办公室电话:0871-68261210
五华区司法局电话:0871-63631437、63628140、63626084

2019-08-08: 西山区前卫派出所:0871-64576365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871)

昆明区号:0871
昆明市强制戒毒所总机:3815445
昆明市强制戒毒所三中队:3856415 副队长:刘先敏
昆明市强制戒毒所护卫队队长:耿时光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强制戒毒所 邮编:650224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