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 >> 孝感 应城市 >> 杨艳红(杨应红)(未婚夫詹炜)

杨艳红(杨应红)(未婚夫詹炜)
湖北应城市詹炜被迫害致死 未婚妻杨艳红被谋杀
女, 30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家住湖北省应城市水产公司职工宿舍院
个人近况: 2004年11月12日 迫害致死 (null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4-09-08
案例分类: 典型案例  洗脑班  劳教  奴工  非法拘留/绑架  毒打/体罚  掠夺财物/经济迫害  剥夺睡眠  被迫害但因其它原因去世(如车祸等)  被举报/造谣污蔑/构陷/编假材料关押  受迫害程度:酷刑
家庭成员: 恋人: 杨艳红(杨应红)(未婚夫詹炜) 詹炜
交叉列在: 湖北 > 荆门 沙洋劳教所(沙洋农场,七里湖劳教所,沙阳劳教所,男,女)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20-11-05:湖北应城市詹炜被迫害致死 未婚妻被谋杀 ——百个遭中共残害的家庭(91) 湖北省孝感市应城市法轮功学员詹炜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功和说真话的权利,1999年7月20日以后,被绑架拘留四次,非法劳教一次,被骚扰多次,2002年1月23日被迫害致死,年仅32岁。 当时的应城公安局长周尚志在一次吃喝行乐时对他的手下说:“你们对法轮功只管抓,只管往死里打,出了问题我担着。”当时的城中派出所警察李京波曾得意洋

2020-11-05: 湖北应城市詹炜被迫害致死 未婚妻被谋杀
——百个遭中共残害的家庭(91)
湖北省孝感市应城市法轮功学员詹炜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功和说真话的权利,1999年7月20日以后,被绑架拘留四次,非法劳教一次,被骚扰多次,2002年1月23日被迫害致死,年仅32岁。

当时的应城公安局长周尚志在一次吃喝行乐时对他的手下说:“你们对法轮功只管抓,只管往死里打,出了问题我担着。”当时的城中派出所警察李京波曾得意洋洋地说:“詹炜就是我们整死的。”

詹炜未婚杨艳红,也屡遭中共邪党迫害:被绑架拘留5次,被非法劳教2年, 2004年11月12日晚“被车祸死亡“。但交警没有通知家属认领死者,擅自将死者草草火化。

杨艳红父母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横祸,痛不欲生,且疑惑不解,要求见肇事司机。但交管站当时没有交出肇事司机。杨艳红父母后去现场查看,并询问当地老百姓,但当地老百姓都吞吞吐吐不愿说。后经多方查问当地老百姓,其中有人说:“是公安局交代过,不让我们说。” 据出事地点的百姓讲,杨艳红出车祸时并没有死。

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的迫害,导致詹炜杨艳红的婚事两次都未办成。第一次是1999年10月,因詹炜被非法劳教未办成,第二次是2000年10月,因杨艳红被非法拘留七个多月未办成,詹炜说:“等人们都知道了大法和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的真相时,我们再结婚吧。”
……
四、未婚杨艳红多次被非法关押

詹炜未婚杨艳红,1972年3月25日出生,应城市郎君镇人,中专文化程度,家住应城市水产公司职工宿舍院,1996年喜得大法,按照“真、善、忍“修心向善,身心受益。1999年7月20日以后,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功和讲真相的权利,屡遭中共邪党迫害。

1999年11月18日,杨艳红踏上去北京的列车,到北京信访办去反映自己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受益的情况,被应城市公安局恶警和郎君派出所彭××劫持到应城第一看守所非法拘留七个多月(218天)。非法关押期间,检察院下了逮捕通知书,应城法院非法对她开庭秘密审判,听众席上只有一个看门的老头,因证据不足判刑未成。

在看守所,恶警为了阻止法轮功学员炼功,用装洗洁精的塑料瓶往她们身上洒水,大冬天衣服被淋得透湿;给杨艳红和其他法轮功学员戴上死刑犯才用的15斤重的脚镣21天,她们戴着脚镣艰难的换衣、洗澡、炼功。郎君派出所勒索3000元的所谓“罚款”,看守所勒索2600元的所谓“生活费”,2000年6月27日才释放杨艳红回家。

2000年11月6日,应城市610和公安局的恶人逼杨艳红说出其他法轮功学员的情况,她说不知道,又被绑架、非法拘留207天,2001年7月13日被释放。

回家第五天(7月17日),杨艳红到郎君派出所要求退回非法罚金三千元,被郎君派出所绑架拘留17天。两次非法拘留看守所共勒索“生活费”3800元。

2001年12月14日,杨艳红在外讲真相救人时,被不明真相的人恶告,被恶警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46天。看守所勒索“生活费”400元。她在看守所多次听到未婚詹炜大声喊“法轮大法好”。詹炜每喊一次,恶警就把他拖到空闲监室毒打。她听到恶警打詹炜的声音很响。詹炜被关在看守所的最后七天时间里,差不多天天喊、天天被毒打,直至2002年1月23日被迫害致死。2002年1月29日杨艳红被释放时才知道詹炜的死讯。

五、杨艳红在沙洋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2002年3月8日,杨艳红又一次在外讲真相救人时,被湖北省云梦县一个不明真相的人恶告,郎君派出所指导员裴丹平等恶警将她劫持到沙洋劳教所九大队非法劳教两年。劳教所勒索“被子款”300元。

在劳教所这个人间地狱里,杨艳红经常被恶警、包夹(被劳教所里的恶警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普通犯人)和“帮教”(被劳教所里的恶警用来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洗脑的邪悟了的人)毒打、谩骂、奴役劳动、逼着背55条监规、逼着喊口号、逼着军训、唱歌功邪党的歌、看谎言碟片,上谎言洗脑课、罚站、罚蹲、不准睡觉、逼写认识、逼写“三书”等等。

一段时间,杨艳红被逼着骂法轮功和唱邪党的红歌,她坚决不从,被劳教所恶警严管迫害。几个包夹轮班折磨她:打骂,长时间罚蹲、罚站、不准睡觉。每天只让睡三个小时,有时一连几天几夜不准睡觉,最长的一次是六天半。当时杨艳红被折磨得头痛难忍,神志不清,好象一松神就要魂飞魄散,不自制的说胡话,昏倒在地时,包夹就用梳子齿刺她的眼皮,两个人用胳膊夹着她,另一人在后面推着她跑。

一次,一个恶警和一个包夹为了逼杨艳红骂法轮功,用脏毛巾缠住她的嘴,穿着皮鞋使劲踢她的胳膊、腿、臀部,用脚踩她的手,使劲打她的耳光,揪着她的头发在地上拖她。她痛得几次晕死过去。

有时杨艳红被折磨得挺不住倒在地上,包夹就把她拉起来强迫她继续罚站。有天晚上一、两点钟,杨艳红已经站不住了,包夹(吸毒犯)李某说写个决裂书马上就可以睡觉,她不写。李某就和另一包夹罚她蹲军姿,大约半个小时后,杨艳红蹲不住了,李某就将她两手反到背后,用脚狠踢杨艳红的腿逼她下跪,杨艳红忍不住发出惨叫声并倒在地上,吸毒犯李某拉不动她,就恼羞成怒羞辱她,将她衣服拉破,逼杨艳红将上衣脱掉,口里骂着不堪入耳的下流话。包夹说:“我们把你打死了就说你是自杀,谁也不会知道。”清晨恶警刘兵来上班,帮教将这一情况反映给她,刘兵不但没有指责李某,反而叫帮教要灵活配合包夹人员。

劳教所为了逼杨艳红转化,让她干比别人更多的活。比如给很小的灯泡穿灯丝,一般人每天在车间穿4.5斤~5斤,而杨艳红每天被逼穿6斤~7斤,她每天都累得腰酸背痛。一次她做出的产品有点小问题,九队队长郭××借故从她家人送来的零用钱账户中扣款60多元。

在谈话室,恶警为了逼杨艳红转化,多次对她进行毒打。劳教所转化了的人每天干活也在12小时以上,赶货时长达21小时,累得晕倒的事时有发生。

2003年12月12日,杨艳红从劳教所回家。

六、杨艳红“被车祸”死亡

2004年5月13日,为了生活,杨艳红在应城市城南中学光明街54号租一门店,开办电话吧。开业那天,光明居委会的人逼她交防汛费五十元,看到桌上有本大法书,举报她,将她非法拘留15天。光明居委会竟然威逼房东,居委会干部周建明亲自为难房东,要他将门面收回。

2004年11月12日下午四点五十分,杨艳红骑自行车从家里出发到姑妈家去,那天天下着大雨,刮着六级以上的风,她一去就没有再回来。

在11月15日至11月29日的十几天时间里,家人到市公安局、交警办公室、城中派出所去找人,交警和派出所都让家人找公安局,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聂么山起初让家人找城中派出所,后来家人多次找他,他说他不知道杨艳红的情况,最近没有发生交通事故。

11月29日晚九点,家人突然听说十几天前,汉宜公路三结路段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死了一名妇女。家人当晚到交警队去问,家人从交警出示的车祸时较模糊的照片及出车祸的人当时身上所带的东西,判断死者正是杨艳红。一名姓周的交警讲29日下午尸体才火化。

在随后的问题解决过程中,公安局和交警一直不让家人见肇事司机,不告诉家人肇事情节和案发后交警对杨艳红的处理经过。家人一直说不要钱,要见肇事司机了解实情。办案交警王涛讲,这起交通事故是公安局局长周尚志亲自抓的,很重视。办案另一交警杨立雄说要先签字再见司机,后又说见司机办不到,怕受局长批评。

12月29日,省国安一人连续用手机打了四次电话给她家人,要求与她家人在某处见面,再加两万元把问题解决。家人没去。随后,应城公安局及交警办公室多次派人催家属去拿赔偿金,并说赔偿金给16万元,尽快了结此案。杨艳红父母坚决不要赔偿金,并强烈要求:“我女儿绝不是车祸死亡。我们要知道事实真相,还女儿一个公道。”

2005年1月10日,公安局局长周尚志亲自找到杨艳红的叔叔和弟弟等人,用尽各种手段逼杨艳红的亲人在调解书上签了字。随后市委书记何霞江、公安局局长周尚志都调走了。

据出事地点的百姓讲,杨艳红出车祸时没有死。12月4日家人在出事地点看到有相距十米的两处血印,大血印直径70公分,小血印直径20公分。12月7日家人再去时,发现血印被擦掉。家人再去问知情人,知情人说:公安局的人去吓唬过他们,不准他们对任何人说当时的情况。据一交警讲,杨艳红被拖回去后,送到人民医院五楼手术室不知干了什么。

家属对此案提出疑点如下:

一、任何车祸事件,交警必须先通知家属认领死者,并由家属安排后事。对于杨艳红一案,在家属不到场的情况下,公安局和交警擅自将死者草草火化,背后必有隐情。公安局为什么要急于火化尸体?为什么不让家属处理尸体?29日下午尸体火化完后,家人得到的消息是不是公安局的背后导演?

二、重大交通事故首先要有现场勘测记录和现场录像;处理交通事故时,应了解并记录事故案发原因,责任人应由公安机关收押,由法院处理,特别是人命案,更需要法医鉴定。但在本案中,交管所隐瞒肇事情节和肇事责任人;公安局对知情的老百姓封口,不让知情人提供任何线索。公安局为什么要掩盖事实真相?公安局对杨艳红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三、在29日前,交警办公室的人为什么不敢实说最近有重大车祸,公安局的聂么山为什么撒谎说最近没有车祸?他们暗地里对杨艳红耍了什么阴谋?

四、在众多交通事故中,一般赔偿金很难拿到,而且家属一方要经过长时间无数次的向有关部门交涉,才能落实,而赔偿金通常也只有几万元。而在本案中,公安局多次催家属去拿赔偿金,并说给十六万元尽快了结此案。公安局是不是活体摘取了杨艳红的器官牟取暴利了?

五、杨艳红从沙洋劳教所回来后,给市委书记何霞江、公安局长周尚志、政法委、610写过劝善信,揭露了他们对詹炜杨艳红所犯罪行,杨艳红的死是不是与此事有关?杨艳红是不是“被车祸”死亡?

经明慧网报道的湖北省迫害法轮功案例至少4185例,直接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人数至少4666人,其中被迫害致死至少187人。根据明慧网曝光的孝感市各辖区迫害事实及不完全统计,截至2019年底,湖北省孝感市法轮功学员至少976人次遭绑架,被迫害致死27人;被非法判刑44人;被劫持劳教129人;被强行投入精神病院4人;一人被迫害致精神失常;被绑架到洗脑班残害165人次;被骚扰3万人次;被非法抄家3050人次;遭非法开除公职18人;5人失踪;30人次遭迫害致流离失所。还有遭迫害致残的多人,但都出黑窝回家后坚持炼功、学大法,使身体得以神奇康复。被敲诈勒索现金共计546万余元,抢走的存折、现金、电器等大量私人财产不计其数。还有的被单位无理开除公职、克扣工资、生意倒闭等等,造成的经济损失无法计数。

据明慧网资料不完全统计,二十年来,参与迫害法轮佛法而遭到天惩的愈两万人,湖北省遭到恶报的人数为1273人,其中死亡人数近456人,公安与司法系统恶报人数为390人(含祸及家人数),死亡近156人。应城市公安局城中派出所所长杨建桥,男,42岁,调任为市公安局副局长后不到十天,2004年6月20日在去钓鱼中途,背着鱼竿接听手机电话时,鱼竿碰到电线上,当场触电死亡。2019年11月5日,应城市国保大队队长聂么山在喉癌的折磨中丧命,时年60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1/5/湖北应城市詹炜被迫害致死-未婚妻被谋杀-414310.html

2014-08-21:湖北应城市詹炜生前遭受的迫害 …… 杨艳红被迫害的经历 杨艳红詹炜未婚妻。1972年3月25日出生。中专文化程度。家住湖北省应城市水产公司职工宿舍院。1996年喜得大法。1999年7月20日以后,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功和讲真相的权利,屡遭中共邪党迫害:被非法绑架拘留5次,被非法劳教1次2年,被非法关押时间长达1046天,被勒索10100元。应城交警称她于2004年11月12日晚八点四十分在应城

2014-08-21: 湖北应城市詹炜生前遭受的迫害
……
杨艳红被迫害的经历

杨艳红詹炜未婚妻。1972年3月25日出生。中专文化程度。家住湖北省应城市水产公司职工宿舍院。1996年喜得大法。1999年7月20日以后,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功和讲真相的权利,屡遭中共邪党迫害:被非法绑架拘留5次,被非法劳教1次2年,被非法关押时间长达1046天,被勒索10100元。应城交警称她于2004年11月12日晚八点四十分在应城市汉宜公路三结路段车祸身亡。

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导致她和詹炜的婚事两次都未办成。第一次是1999年10月,因詹炜被非法劳教一年未办成,第二次是2000年10月,因杨艳红被非法拘留七个多月未办成。詹炜说:“等人们都知道了大法和大法弟子受迫害的真相时,我们再结婚吧。”

1999年11月18日,杨艳红踏上去北京的列车,到北京信访办去反映自己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受益的情况,被应城市公安局恶警和郎君派出所彭××劫持到应城第一看守所非法拘留七个多月(218天)。非法关押期间,检察院下了逮捕通知书,应城法院非法对她开庭秘密审判,听众席上只有一个看门的老头,因证据不足判刑未成。在看守所,恶警为了阻止法轮功学员炼功,用装洗洁精的塑料瓶往她们身上洒水,大冬天衣服被淋得透湿;给她和其他法轮功学员戴上死刑犯才用的15斤重的脚镣21天,她们戴着脚镣艰难的换衣、洗澡、炼功。郎君派出所勒索3000元的所谓“罚款”,看守所勒索2600元的所谓“生活费”。2000年6月27日才被释放回家。

2000年11月6日,应城市610和公安局的恶人逼她说出其他法轮功学员的情况,她说不知道,又被绑架并非法拘留207天,2001年7月13日被释放。回家第五天(7月17日),她到郎君派出所要求退回非法罚金三千元,被郎君派出所绑架拘留17天。两次非法拘留看守所共勒索“生活费”3800元。

2001年12月14日,杨艳红在外讲真相救人时,被不明真相的人恶告,被恶警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46天。看守所勒索“生活费”400元。她在看守所多次听到未婚詹炜大声喊“法轮大法好”。詹炜每喊一次,恶警就把他拖到空闲监室毒打。她听到恶警打詹炜的声音很响。詹炜被关在看守所的最后七天时间里,差不多天天喊口号天天被毒打,直至2002年1月23日被迫害致死。2002年1月29日杨艳红被释放时才知道詹炜的死讯。

2002年3月8日,杨艳红又一次在外讲真相救人时,被湖北省云梦县一个不明真相的人恶告,郎君派出所指导员裴丹平等恶警将她劫持到沙洋劳教所九大队非法劳教两年。劳教所勒索“被子款”300元。

在劳教所这个人间地狱里,她经常被恶警、包夹(被劳教所里的恶警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普通犯人)和“帮教”(被劳教所里的恶警用来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洗脑的邪悟了的人)毒打、谩骂、奴役劳动、逼着背55条监规、逼着喊口号、逼着军训、唱歌功邪党的歌、看谎言碟片,上谎言洗脑课、罚站、罚蹲、不准睡觉、逼写认识、逼写“三书”等等。

一段时间,杨艳红被逼着骂法轮功和唱邪党的红歌,她坚决不从,被劳教所恶警严管迫害。几个包夹轮班折磨她:打骂,长时间罚蹲、罚站、不准睡觉。每天只让睡三个小时,有时一连几天几夜不准睡觉,最长的一次是六天半。当她被折磨的头痛难忍,神志不清,好象一松神就要魂飞魄散,不自制的说胡话,昏倒在地时,包夹就用梳子齿刺她的眼皮,两个人用胳膊夹着她,另一人在后面推着她跑。一次,一个恶警和一个包夹为了逼她骂法轮功,用脏毛巾缠住她的嘴,穿着皮鞋使劲踢她的胳膊、腿、臀部,用脚踩她的手,使劲打她的耳光,揪着她的头发在地上拖她。她痛的几次晕死过去。有时她被折磨的挺不住倒在地上,包夹就把她拉起来强迫她继续罚站。有天晚上一、两点钟,杨艳红已经站不住了,包夹(吸毒犯)李某说写个决裂书马上就可以睡觉。她不写。李某就和另一包夹罚她蹲军姿,大约半个小时后,杨艳红蹲不住了,李某就将她两手反到背后,用脚狠踢杨艳红的腿逼她下跪,她忍不住发出惨叫声并倒在地上,吸毒犯李某拉不动她,就恼羞成怒羞辱她,将她衣服拉破,逼杨艳红将上衣脱掉,口里骂着不堪入耳的下流话。包夹说:“我们把你打死了就说你是自杀,谁也不会知道。”清晨恶警刘兵来上班,帮教将这一情况反映给她,刘兵不但没有指责李某,反而叫帮教要灵活配合包夹人员。

劳教所为了逼她转化,让她干比别人更多的活。比如给很小的灯泡穿灯丝,一般人每天在车间穿4.5斤——5斤,而杨艳红每天被逼穿6斤——7斤,她每天都累得她腰酸背痛。一次她做出的产品有点小问题,九队队长郭××借故从她家人送来的零用钱帐户中扣款60多元。在谈话室,恶警为了逼她转化,多次对她进行毒打。劳教所转化了的人每天干活也在12小时以上,赶货时长达21小时,累得晕倒的事时有发生。2003年12月12日,她被释放回家。

2004年5月13日,为了生活,她在应城市城南中学光明街54号租一门店,开办电话吧。开业那天光明居委会的人逼她交防汛费五十元,看到桌上有本大法书,报警将她非法拘留15天,大法书被抢走。光明居委会竟然威逼房东,居委会干部周建明亲自为难房东,要他将门面收回。

2004年11月12日下午四点五十分,她骑自行车从家里出发到姑妈家去玩,那天天下着大雨,刮着六级以上的风,她一去就没有再回来。

在11月15日至11月29日的十几天时间里,家人到市公安局、交警办公室、城中派出所去找人,交警和派出所都让家人找公安局,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聂么山起初让家人找城中派出所,后来家人多次找他,他说他不知道杨艳红的情况,最近没有发生交通事故。11月29日晚九点,家人突然听说十几天前,汉宜公路三结路段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死了一名妇女。家人当晚到交警队去问,家人从交警出示的车祸时较模糊的照片及出车祸的人当时身上所带的东西,判断死者正是杨艳红。一名姓周的交警讲二十九日下午尸体才火化。

在随后的问题解决过程中,公安局和交警一直不让家人见肇事司机,不告诉家人肇事情节和案发后交警对杨艳红的处理经过。家人一直说不要钱,要见肇事司机了解实情。办案交警王涛讲,这起交通事故是公安局局长周尚志亲自抓的,很重视。办案另一交警杨立雄说要先签字再见司机,后又说见司机办不到,怕受局长批评。12月29日省国安一人连续用手机打了四次电话给她家人,要求与她家人在某处见面,再加两万元把问题解决。家人没去。随后,应城公安局及交警办公室多次派人催家属去拿赔偿金,并说赔偿金给十六万元,尽快了结此案。家人态度坚决:要知道事情真相,不要赔偿金。

2005年1月10日,公安局局长周尚志亲自找到杨艳红的叔叔和弟弟等人,用尽各种手段逼杨艳红的亲人在调解书上签了字。随后市委书记何霞江、公安局局长周尚志都调走了。

据出事地点的百姓讲,杨艳红出车祸时没有死。12月4日家人在出事地点看到有相距十米的两处血印,大血印直径70公分,小血印直径20公分。12月7日家人再去时,发现血印被擦掉。家人再去问知情人,知情人说:公安局的人去吓唬过他们,不准他们对任何人说当时的情况。据一交警讲,杨艳红被拖回去后,送到人民医院五楼手术室不知干了什么。
家属对此案提出疑点如下:

一、任何车祸事件,交警必须先通知家属认领死者,并由家属安排后事。对于杨艳红一案,在家属不到场的情况下,公安局和交警擅自将死者草草火花,背后必有隐情。公安局为什么要急于火化尸体?为什么不让家属处理尸体?二十九日下午尸体火化完后,家人得到的消息是不是公安局的背后导演?

二、重大交通事故首先要有现场勘测记录和现场录像;处理交通事故时,应了解并记录事故案发原因,责任人应由公安机关收押,由法院处理,特别是人命案,更需要法医鉴定。但在本案中,交管所隐瞒肇事情节和肇事责任人;公安局对知情的老百姓封口,不让知情人提供任何线索。公安局为什么要掩盖事实真相?公安局对杨艳红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三、在二十九日前,交警办公室的人为什么不敢实说最近有重大车祸,公安局的聂么山为什么撒谎说最近没有车祸?他们暗地里对杨艳红耍了什么阴谋?

四、在众多交通事故中,一般赔偿金很难拿到,而且家属一方要经过长时间无数次的向有关部门交涉,才能落实,而赔偿金通常也只有几万元。而在本案中,公安局多次催家属去拿赔偿金,并说给十六万元尽快了结此案。公安局是不是活体摘取了杨艳红的器官牟取暴利了?

五、杨艳红从沙洋劳教所回来后,给市委书记何霞江、公安局长周尚志、政法委、610写过劝善信,揭露了他们对詹炜杨艳红所犯罪行,杨艳红的死是不是与此事有关?杨艳红是不是“被车祸”死亡?

希望知情人向家属或国际追查迫害法轮功组织提供有关杨艳红死因的信息,希望国际社会相关组织立案侦查,让真相大白于天下,还死者公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8/21/湖北应城市詹炜生前遭受的迫害-296269.html

2010-05-23:楚天血泪(五) —— 揭开湖北省女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幕 ……. (三) 湖北省沙洋劳教所非法关押部份劳教学员名单(154人) …… 杨艳红,应城,2003年5月10日——5月25日被重新洗脑,她的未婚詹炜2003年元月被邪恶迫害致死, .......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5/23/223980.html

2010-05-23: 楚天血泪(五)
—— 揭开湖北省女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幕
…….
(三) 湖北省沙洋劳教所非法关押部份劳教学员名单(154人)
……
杨艳红,应城,2003年5月10日——5月25日被重新洗脑,她的未婚詹炜2003年元月被邪恶迫害致死,
.......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5/23/223980.html

2005-03-24:杨应红,女,三十多岁,湖北应城郎君大法弟子。1998年开始修炼大法。杨应红在向世人讲真象时,将应城大法弟子詹伟被迫害致死的真象及杨应红本人在沙洋七里湖劳教所被迫害的真实情况揭露出来,应城公安局恼羞成怒,再次将其非法关押。杨应红正念闯出后,继续揭露邪恶迫害的真象。 2004年11月初,杨应红突然失踪。两天后,其父母到当地公安局要人,公安局政保科负责人说:“不知道。你们到车辆交管站去问。”杨应红

2005-03-24: 杨应红,女,三十多岁,湖北应城郎君大法弟子。1998年开始修炼大法。杨应红在向世人讲真象时,将应城大法弟子詹伟被迫害致死的真象及杨应红本人在沙洋七里湖劳教所被迫害的真实情况揭露出来,应城公安局恼羞成怒,再次将其非法关押。杨应红正念闯出后,继续揭露邪恶迫害的真象。

2004年11月初,杨应红突然失踪。两天后,其父母到当地公安局要人,公安局政保科负责人说:“不知道。你们到车辆交管站去问。”杨应红父母到交管站去问,交管站负责人说:“你姑娘车祸死亡,已经火化。”

杨应红父母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横祸,痛不欲生,且疑惑不解,要求立即见肇事司机。但交管站当时没有交出肇事司机。

杨应红父母后去现场查看,并询问当地老百姓,但当地老百姓都吞吞吐吐不愿说。后经多方查问当地老百姓,其中有人说:“是公安局交代过,不让我们说。”

不久,应城公安局及车管站多次派人催家属去拿赔偿金,并说赔偿金给十六万元,尽快了结此案。杨应红父母坚决不要赔偿金,并强烈要求:“我女儿决不是车祸死亡。我们要知道事实真象,还女儿一个公道。”

对于杨应红突然失踪并在失踪后两天突然离奇车祸死亡,家属对此案提出疑点如下:

任何车祸事件,车管所必须先通知家属认领死者,并由家属安排后事。对于杨应红一案,在家属不到场的情况下,车管所擅自将死者草草火花,其中必有隐情。

重大交通事故首先要有现场勘测记录和现场录像;处理交通事故时,应了解并记录事故案发原因,责任人应由公安机关收押,由法院处理,特别是人命案,更需要法医监定。但在本案中,交管所隐瞒肇事情节和肇事责任人;而公安局更是封住人口,不让当地老百姓提供任何线索,其背后的真实原因是甚么?有甚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在众多交通事故中,一般赔偿金很难拿到,而且家属一方要经过长时间无数次的向有关部门交涉,才能落实,而赔偿金通常也只有几万元。而在本案中,公安局多次催家属去拿赔偿金,并说给十六万元尽快了结此案,公安局到底害怕甚么真象暴露?

基于上述疑点,事实真象有待后查。

我们呼吁国际社会和国际人权组织调查此案,将真实情况公布于众。同时希望当地大法弟子和正义善良的知情者能够提供详细案发经过或证据,以利将凶手绳之以法。

2004-09-08:应城的大法弟子杨艳红2003年5月10日──5月25日被重新洗脑,她的未婚詹炜2003年元月被邪恶迫害致死,让她清醒转化是错的。狱警蔡正英告诉帮教,杨艳红仇视社会,要从这方面突破。半个月的强制洗脑,每天都到晚上一、二点钟才睡,白天站着或蹲着,有几次她实在挺不住了,睡在地上,被吸毒者拉起来强迫站立。有时做手工活,穿灯丝,灯泡就是像小手电筒中的灯泡那样大。一般人每天在车间穿4.5斤──5斤,而杨艳红

2004-09-08:应城的大法弟子杨艳红2003年5月10日──5月25日被重新洗脑,她的未婚詹炜2003年元月被邪恶迫害致死,让她清醒转化是错的。狱警蔡正英告诉帮教,杨艳红仇视社会,要从这方面突破。半个月的强制洗脑,每天都到晚上一、二点钟才睡,白天站着或蹲着,有几次她实在挺不住了,睡在地上,被吸毒者拉起来强迫站立。有时做手工活,穿灯丝,灯泡就是像小手电筒中的灯泡那样大。一般人每天在车间穿4.5斤──5斤,而杨艳红每天必须穿6斤──7斤,每天累得她腰酸背痛。杨艳红曾偷偷告诉我,谈话室是最坏的地方,为了让她转化,她挨过很多打。有天晚上一、两点钟,杨艳红非常疲劳,已经站不住了,吸毒者李某说,你写个决裂书马上睡觉,杨不写,李和另一吸毒犯叫她蹲着,大约半个小时后,杨忍受不住了,不愿蹲,这时李某将杨艳红两手反到背上,用脚踢杨艳红下跪,杨忍不住叫起来乾脆睡在地上,吸毒犯李某拉不动,恼羞成怒羞辱杨艳红,将杨艳红衣服拉破,逼杨艳红将上衣脱掉,口里骂着不堪入耳的下流话。清晨刘兵来上班,帮教将这一情况反映,刘兵不但没有指责李某,反而叫帮教要灵活配合包夹人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9/8/83648.html

孝感 应城市联系资料(区号: 712)

2020-11-15: 湖北应城市城北派出所所长徐玮  机:13507293986

2020-10-26: 城南派出所副所长周兵:13995863932

2020-05-25: 参与骚扰汪刚强人员的电话:
复兴村主任田某某:13792218042
复兴村书记杨先刚:13797128997
滕湾社区人员:15971292627

2019-08-04: 迫害汪刚强的主要责任人:
应城市公安局副局长张志平13807293700
应城市国保大队大队长陈恩宏13707293939
应城市国保大队何健设13297535760s

参与非法庭审的责任人
杨耀龙(刑庭庭长,主审法官):0712-5251017、13177259953、13307297953
毛翠娥(刑庭副庭长):13871879839
胡伟0712--5260058、5267503、13307298916、13871866916
叶先丰0712--526750813733521117、18007296562
刘培建0712--526751018071195887(公诉人)

2019-08-05: 应城市政法委:
书记阮炎坤
副书记孙国启13907293527
副书记胡劲松13707293552
政法委人员陈朝阳13387678000(原610人员)

应城市综治办:
新址:应城市光明街8号(大门前牌子写“应城市综治信访维稳中心”),邮编432400
综治办(610)主任李绍明
610副主任胡西军15327063720

参与社区的有:
光明社区:
电话:0712-3254111、0712-3222691
负责人周祥生

碾屋社区:
电话0712-3222665
书记陈新祥
副书记陈志伟

古城社区;
电话0712-3249740、0712-3222115
负责人熊华平

工农路社区:
电话0712-3222473
书记柴文广


2018-12-06: 湖北省孝感市中级法院:
地址:湖北省孝感市交通大道270号,邮编432100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