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 >> 吉林省第二监狱(吉林监狱, 冯家屯监狱,俗称吉林二监,男) >> 辛延俊(辛元俊,新元俊)

辛延俊(辛元俊,新元俊)
吉林省军转干部辛延俊被非法判刑7年,在吉林监狱被毒打,历经5年的病痛折磨后,于2010年5月27日含冤离世。
男, 46
个人情况: 原延吉市空军部队战勤部参谋长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吉林延吉市
个人近况: 2010年5月27日 迫害致死 (2010-09-14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4-05-06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3380(常有变动,请以明慧为准)
案例分类: 高官职(含大企业老板,经理)  (前)军警  洗脑  拘留/绑架  监狱  毒打/体罚  掠夺钱财/经济迫害  家人/朋友被迫害  曾被迫害得精神失常  曾被迫害致残  注射/吞食有害物  事业/学业被影响  被迫流离失所  死人床  受迫害程度:酷刑
交叉列在: 吉林 > 延边 延吉市(朝阳川)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13-08-04:吉林监狱——真正的“人间地狱”(二) ....... 3. 辛延俊曾被吉林监狱折磨的双腿残废,肾器官衰竭,为推卸责任将其转入别的监狱,后被打着氧气拉回家。回家后尿血尿石头,瘫痪在床,不久在痛苦中离世。 辛延俊曾是一名空军连级军官,因修炼法轮大法二零零二年春天被非法关押进吉林监狱后遭受到“灭绝人性”的摧残,死时年仅四十六岁。 辛延俊修炼法轮功前,身患头痛、高血压、心脏病等多种病症。为

2013-08-04:吉林监狱——真正的“人间地狱”(二)
.......
3. 辛延俊曾被吉林监狱折磨的双腿残废,肾器官衰竭,为推卸责任将其转入别的监狱,后被打着氧气拉回家。回家后尿血尿石头,瘫痪在床,不久在痛苦中离世。

辛延俊曾是一名空军连级军官,因修炼法轮大法二零零二年春天被非法关押进吉林监狱后遭受到“灭绝人性”的摧残,死时年仅四十六岁。

辛延俊修炼法轮功前,身患头痛、高血压、心脏病等多种病症。为了治病,大医院去了不少却没见好转。一九九六年,他开始修炼法轮功,不久,身上的多种疾病不治而愈。

一九九九年七月邪恶镇压法轮功以来,辛延俊多次被迫害,遭受各种酷刑折磨。二零零二被非法判刑七年,送入吉林监狱迫害。在狱中遭受了更加灭绝人性的摧残。他曾在寒冷的冬天被恶人扒光衣服绑在窗台上冻,冻昏了后再泼冷水折磨;还曾因看了几眼小纸条而被罚强行坐板两个月,家人接见时他都是被犯人架出来的。恶警为逼迫辛延俊放弃修炼,恶毒的将他的四肢绑起来,然后吊在两张上下铺床的中间,命四个膀大腰圆的犯人,用两根粗棍交叉为“十字形”别他的双腿,再使劲踩压,当他疼昏后用凉水激醒再迫害。最后辛延俊被折磨得双腿残废,不能行走,肾器官衰竭,左边身体全部被打坏,左胳膊被打折,牙齿也被打掉了一颗。

残酷的迫害使辛延俊的病情越来越恶化,为推脱责任,吉林监狱就把他转送到长春铁北监狱继续关押。辛延俊到那里后病情更加严重,昏迷不醒,生命垂危。监狱给家属两万元作为逃脱责任的补偿费,家属把辛延俊打着氧气拉回家。回家后辛延俊尿血尿石头,瘫痪在床不能自理,四肢中只有右手会动,全身疼痛难忍。

由于在吉林监狱时被注射了破坏大脑神经的药物,因此他神智不清。历经了五年的伤痛折磨后,辛延俊于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七日晚九点四十分,含冤离世,年仅四十六岁。死时全身都布满褥疮,体重从一百六十斤下降到八十斤。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8/4/吉林监狱——真正的“人间地狱”(二)-277646.html

2013-07-07:中共酷刑:抻刑(中) ...... 吉林监狱的抻刑还不止于使用特制的刑床。例如,曾是延吉市空军部队正连级军官,因修炼法轮功被迫转业到延吉市自来水公司的辛延俊,曾被吊在两张上下铺床的中间。恶警还命四个膀大腰圆的犯人,用两根粗棍交叉为“十字形”别他的双腿,再使劲踩压,当他疼昏后用凉水激醒再迫害。最后辛延俊被折磨得双腿残废,不能行走,肾器官衰竭,左边身体全部打坏,左胳膊被打折。 ..... ht

2013-07-07:中共酷刑:抻刑(中)
......
吉林监狱的抻刑还不止于使用特制的刑床。例如,曾是延吉市空军部队正连级军官,因修炼法轮功被迫转业到延吉市自来水公司的辛延俊,曾被吊在两张上下铺床的中间。恶警还命四个膀大腰圆的犯人,用两根粗棍交叉为“十字形”别他的双腿,再使劲踩压,当他疼昏后用凉水激醒再迫害。最后辛延俊被折磨得双腿残废,不能行走,肾器官衰竭,左边身体全部打坏,左胳膊被打折。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7/中共酷刑-抻刑(中)-276307.html

2011-09-02:修大法获新生 连级军官遭中共迫害离世(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9/2/246148.html

2011-09-02:修大法获新生 连级军官遭中共迫害离世(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9/2/246148.html

2010-09-14:遭冤狱折磨瘫痪 军转干部辛延俊含冤离世 吉林省军转干部辛延俊坚持修炼法轮功,四次被中共警察绑架,于2002年被非法判刑7年,在吉林监狱被毒打折磨,在2005年生命垂危之际才被监狱释放。历经5年的病痛折磨后,辛延俊于2010年5月27日含冤离世。 辛延俊,男,46岁,身高1.70米,延吉市军转干部,生前是一位乐于助人、积极乐观的周围人公认的好人。 辛延俊19岁-35岁曾在黑龙江省

2010-09-14: 遭冤狱折磨瘫痪 军转干部辛延俊含冤离世

吉林省军转干部辛延俊坚持修炼法轮功,四次被中共警察绑架,于2002年被非法判刑7年,在吉林监狱被毒打折磨,在2005年生命垂危之际才被监狱释放。历经5年的病痛折磨后,辛延俊于2010年5月27日含冤离世。

辛延俊,男,46岁,身高1.70米,延吉市军转干部,生前是一位乐于助人、积极乐观的周围人公认的好人。

辛延俊19岁-35岁曾在黑龙江省牡丹江海浪机场任副连级军官,为牡丹江海浪机场招待所所长,后转至吉林省延吉市部队升任正连级军官。修法轮功前,家庭和事业上的烦恼曾导致他各种疾病缠身,比如头痛、高血压及心脏病等。一般的好医院都去治疗过但没有任何好转。他于1996年修炼法轮功,一段时间后身体痊愈。

1999年7月20日迫害发生后,辛延俊在与法轮功学员聚会过程中被中共绑架到延吉监狱,半月左右在家人被勒索钱财后才被放出。之后其所在部队开除了包括他在内的40多名修炼法轮大法的干部。辛延俊拿到了4万元的转业费后被转到地方延吉市自来水公司任职。此后不久,辛延俊再次被绑架至延吉监狱并勒索钱财。此时他的家庭已被迫害得贫困交加,他的儿子上学时连1元钱的公交车钱都舍不得花而是走路去,把省下来的钱留着吃饭。他的妻子在医院做护士收入甚微,一家人生活艰难,勉强维持。2002年春天辛延俊第三次被绑架至延吉监狱有幸走脱后流离失所四处流浪。同年秋天天气转凉时他回家取衣物并在延吉车站第四次被绑架。这次他被直接送进吉林监狱并被非法判刑7年,那里是吉林省最恶毒的监狱,他在那里遭受到严重迫害。

辛延俊在入狱前身体健康。被非法关押后他曾在冬天被扒光衣服站在窗台上冻昏了后泼冷水折磨。还曾因看了几眼小纸条而被强行坐板两个月,家人接见时是被两个犯人架出来的。警察问他还修不修炼,他一直说修。失去理智的警察恶毒的将他吊在两张上下铺床的中间将四肢都绑起来,命四个膀大腰圆的恶人,用两根粗棍十字形别他的双腿,使劲踩压,致使他双腿从此残疾,不能行走。当他疼昏后又用凉水激醒。就这样反复折磨致使他小便失禁上厕所都很费劲,左边身体全部打坏,左胳膊骨折,牙齿被打掉一颗。

在监狱被非法关押的三年半中辛延俊生活完全靠其他犯人帮助,不能自理,整天被人随意打骂,像球一样被踢来踢去。有一次警察给家里打电话让去人送钱,说是去吉林省市医院检查病情。家人带了几千块钱去了,陪同辛延俊坐监狱的车去医院,他当时戴着手铐和脚镣。检查完事后警察却不告诉家属检查结果,又将辛延俊拉回监狱而不了了之。还有一次监狱给家属打电话说放他出狱,家里人很高兴都认为可以很快接到他,给他买了一身新衣服,拿着到监狱之后才发现根本不是电话中说的那样,实际就是跟家属要钱。

此后,辛延俊病情恶化,因为他是干部,吉林监狱怕他死在他们监狱而推卸责任,就把他送到长春市铁北监狱。到那里后辛延俊病情更加严重,昏迷不醒,生命垂危。监狱狱医一再推卸责任。2005年春天监狱将他送到医院。监狱给家属打电话,家人去了之后监狱要给家属2万元并把重病的辛延俊推给家属而逃脱责任。家里人不同意,管监狱要了5万元钱后,才把当时没穿任何衣物的辛延俊用被子盖好后打着氧气拉回来。回来后家人把他送进医院抢救终于苏醒。

由于妻子要上班和照顾读中学的儿子,后来他一直由近80高龄的老母亲在老家照顾,身体状况极度不好,尿血尿石头,瘫痪在床,不能自理,生活很是艰难。由于在吉林监狱被注射破坏大脑的药物,所以他回家后也神智不清,一会认识人一会儿不认识人,四肢中只有右手会动。躺在床上需要一会儿翻一次身不然则疼痛难忍。

历经5年非人的伤痛折磨后,辛延俊于2010年5月27日晚9:40含冤离世。死时他从颈部一直到脚下都有一寸见方的褥疮,体重从正常时的160斤下降到80斤,任何人看了都会难过的无法接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14/229641.html

2005-02-20:延吉大法弟子辛延俊被迫害的事实真象 这里向大家揭露延吉市延南派出所(现建工派出所)、延吉市610、延边州公安局、延边州610、延吉市依兰镇“洗脑班”、吉林监狱、吉林市看守所等单位,特别是延吉市国保大队对大法弟子辛延俊的残酷迫害的事实真象。 辛延俊原为延吉市空军部队战勤部参谋,1999年7.20后,因修炼大法被迫复员。分配到地方后他又因坚持修炼大法被强迫停止工作在家待岗。2001年8月

2005-02-20: 延吉大法弟子辛延俊被迫害的事实真象

这里向大家揭露延吉市延南派出所(现建工派出所)、延吉市610、延边州公安局、延边州610、延吉市依兰镇“洗脑班”、吉林监狱、吉林市看守所等单位,特别是延吉市国保大队对大法弟子辛延俊的残酷迫害的事实真象。

辛延俊原为延吉市空军部队战勤部参谋,1999年7.20后,因修炼大法被迫复员。分配到地方后他又因坚持修炼大法被强迫停止工作在家待岗。2001年8月,辛延俊进京证实大法被绑架,遣送到吉林省延吉市延南派出所(现建工派出所)。到派出所当晚,延南派出所的所长指使3、4个恶警对辛延俊进行了一天一夜的残酷毒打和酷刑折磨,辛延俊被打得全身都是伤,整个脸肿胀得几乎失去原形,流了不少血。这些年轻的恶警打累了,半夜全睡过去了,辛延俊就趁机正念走脱后流离失所。建工派出所和国保大队的恶警知道辛延俊逃离派出所,气急败坏地叫嚣着一定要抓到他,扬言抓到后要打断他的两条腿,看他还跑不跑。派出所增添很多巡警到处寻找辛延俊的下落。

2001年10月,辛延俊在延吉市时代广场悬挂真象横幅时被延吉市国保大队便衣绑架。延吉市国保大队的恶警怕辛延俊再次逃跑,就特别“关注”,给他扣上脚镣。辛延俊在国保大队遭受了一天一夜惨无人道的刑讯逼供。第二天延边州610头目吴景林把辛延俊直接送到延吉市依兰镇“洗脑班”转化。吴景林指使几个恶警在“洗脑班”的后山上找两棵结实的大树,在两棵树上拴上绳子,把辛延俊在两树中间以“大”字形悬吊起来,再把两只手和两条腿用绳子使劲拴住,把整个人在空中悬起来,根本动弹不了,全身的重量全集中到拴在绳子上的两只手腕上,再用铁炉钩拼命的毒打他。吴景林从骨子里充满流氓本性,在旁边不断地侮辱、取笑着辛延俊,强逼辛延俊与大法决裂。但辛延俊很坚定,没有妥协。在野蛮的残酷毒打和迫害中,没过多长时间辛延俊当场就昏死过去。辛延俊的全身被铁炉钩打得红肿起来,流了不少血。

辛延俊在洗脑班遭残酷迫害几天后,人都变相了。当他又被吴景林直接送到延吉市看守所时,看守所里的大法弟子们竟没有一个能认出他来。以后延吉市国保大队经常到看守所提审辛延俊审,每次提审实际就是一顿毒打。一次一个大法弟子亲眼目睹延吉市国保大队的黄××,把辛延俊关进铁笼子里后用皮鞋狠命地踢辛延俊的小腿的骨骼(据同修说,这个酷刑很疼,厉害时有时能昏死过去),疼得辛延俊撕心裂肺。

辛延俊在延吉市看守所里受到百般折磨后,被重判7年转到吉林监狱。2004年9月,有消息传来说辛延俊在吉林监狱被迫害得身体很糟,每天起不了床,血压升高,视线模糊,记忆不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2/20/95810.html

2005-02-01:延吉市被判刑的部分大法弟子有:孙希5年,上诉加2年,共7年;原延吉市空军部队战勤部参谋长辛延俊7年;原延吉市白山大厦职员金德俊9年;原延吉市粮食储备库保卫科长郝迎强8年;杨明芳4年;宋永华(已迫害致死)10年;张培齐 ;原延吉市自来水公司职员郭培俊7年;原延地市河南医院大夫朴洪权12年;林世雄13年;李虎哲3年;朴英子3年半;董绍华(秘密判刑,不知几年);金莲玉4年;李秀莲9年;宋风琴4年半;还

2005-02-01: 延吉市被判刑的部分大法弟子有:孙希5年,上诉加2年,共7年;原延吉市空军部队战勤部参谋长辛延俊7年;原延吉市白山大厦职员金德俊9年;原延吉市粮食储备库保卫科长郝迎强8年;杨明芳4年;宋永华(已迫害致死)10年;张培齐 ;原延吉市自来水公司职员郭培俊7年;原延地市河南医院大夫朴洪权12年;林世雄13年;李虎哲3年;朴英子3年半;董绍华(秘密判刑,不知几年);金莲玉4年;李秀莲9年;宋风琴4年半;还有赵艳玲、赵新梅;韩风敏、李今子、李桂英、刘淑云等等。

2004-05-06:吉林监狱封锁与外界的联系,不叫大法弟子与家人见面,害怕被迫害的消息走漏。知情人讲:每一个大法弟子刚去时都被狱警指使最坏的犯人毒打,有的被打得昏死3天,郭培俊腰被打坏,辛元俊常期在医院受迫害。被关押在此的大法弟子都很坚定,但看不到师父的新经文。

2004-05-06: 吉林监狱封锁与外界的联系,不叫大法弟子与家人见面,害怕被迫害的消息走漏。知情人讲:每一个大法弟子刚去时都被狱警指使最坏的犯人毒打,有的被打得昏死3天,郭培俊腰被打坏,辛元俊常期在医院受迫害。被关押在此的大法弟子都很坚定,但看不到师父的新经文。

2004-05-05:吉林监狱封锁与外界的联系,不叫大法弟子与家人见面,害怕被迫害的消息走漏。知情人讲:每一个大法弟子刚去时都被狱警指使最坏的犯人毒打,有的被打得昏死3天,郭培俊腰被打坏,辛元俊常期在医院受迫害。被关押在此的大法弟子都很坚定,但看不到师父的新经文。

2004-05-05: 吉林监狱封锁与外界的联系,不叫大法弟子与家人见面,害怕被迫害的消息走漏。知情人讲:每一个大法弟子刚去时都被狱警指使最坏的犯人毒打,有的被打得昏死3天,郭培俊腰被打坏,辛元俊常期在医院受迫害。被关押在此的大法弟子都很坚定,但看不到师父的新经文。

2004-01-09:2002年7月,吉林监狱全监上下如临大敌,监狱政委刘长江多次组织教育科、狱政科、刑罚执行科及各监区的监区长召开会议,研究对策,决定对入监的法轮功学员不分到入监队,而是直接分散到各监区,由各监区的“小严管队”管理。各监区的“小严管队”按监狱法规定是不允许存在的,是不合法的,它主要由各监区的牢头狱霸控制着,其实质就是专门为狱警、牢头狱霸勒索他人财物而设置的专项工具,是监狱警察勾结乖张暴戾、具黑社会性

2004-01-09: 2002年7月,吉林监狱全监上下如临大敌,监狱政委刘长江多次组织教育科、狱政科、刑罚执行科及各监区的监区长召开会议,研究对策,决定对入监的法轮功学员不分到入监队,而是直接分散到各监区,由各监区的“小严管队”管理。各监区的“小严管队”按监狱法规定是不允许存在的,是不合法的,它主要由各监区的牢头狱霸控制着,其实质就是专门为狱警、牢头狱霸勒索他人财物而设置的专项工具,是监狱警察勾结乖张暴戾、具黑社会性质的“大哥”们殴打、体罚、勒索无辜者的场所。狱警支使“严管队”的犯人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野蛮的“管理”。法轮功学员进入“小严管”后就坐“老虎凳”,双腿伸直与上身形成90度角,不允许有丝毫晃动,否则就遭到暴力毒打。从早上5:30一直坐到晚上7:30,除了吃饭外,上厕所也是有时间严格限制的。这样几天下来,臀部上就会磨出血泡,连路都不能走。

犯人在狱警指使下每隔十五分钟就对法轮功学员施暴一次,逼迫说不炼。在六大队,六、七个犯人把学员按住毒打,法轮功学员新元俊被打掉牙,被犯人抓男性生殖器折磨。多人被打住院。

2003-08-20:吉林省吉林监狱对因修炼法轮功而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进行非人的摧残已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其手段、场面令人惨不忍睹。 2002年7月,吉林监狱陆续收押了一批法轮功学员。在收押之前,全监上下如临大敌,政委刘长江多次组织教育科、狱政科、刑罚执行科及各监区主抓改造的监区长召开会议,研究对策,决定入监的法轮功人员不分到入监队,而是直接分散到各监区,由各监区的“小严管队”管理。各监区的“小严管队”按监狱法规

2003-08-20: 吉林省吉林监狱对因修炼法轮功而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进行非人的摧残已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其手段、场面令人惨不忍睹。
2002年7月,吉林监狱陆续收押了一批法轮功学员。在收押之前,全监上下如临大敌,政委刘长江多次组织教育科、狱政科、刑罚执行科及各监区主抓改造的监区长召开会议,研究对策,决定入监的法轮功人员不分到入监队,而是直接分散到各监区,由各监区的“小严管队”管理。各监区的“小严管队”按监狱法规定是不允许存在的,它是不合法的,它主要由各监区的牢头狱霸控制着,其实质就是专门为狱警、牢头狱霸勒索他人财物而设置的专项工具,是监狱警察勾结乖张暴戾具黑社会性质的“大哥”们殴打、体罚、勒索无辜者的场所。来到这里法轮功人员的命运便可想而知了。狱警支使“严管队”的犯人对法轮功人员进行野蛮的管理。法轮功人员进入“小严管”后就坐在木板铺上,双腿伸直与上身形成90度角,不允许有丝毫的晃动,否则就遭到看管人员的暴力毒打。从早上五点三十分钟一直坐到晚上七点二十分,除了吃饭外,上厕所也是有时间严格限制的。这样几天下来,屁股上就会磨出血泡,连路都不能走,紧接着就是逼迫法轮功人员写“四书”。所谓的“四书”就是:认罪书、悔过书、保证书、决心书。认罪书就是承认自己的行为是犯罪,承认法轮功是X教;悔过书就是在承认自己犯罪的前提下进行忏悔;保证书就是保证今后再也不练法轮功了;决心书就是决心彻底与法轮功决裂。为了得到“四书”而获得奖励,全监十二个监区的“小严管队”的看管人员使出了浑身的解数,大肆对法轮功人员进行残害。

仅以六监区为例来介绍一下,六监区监区长魏向辉明确指示看管人员说:“对法轮功人员决不能手软。”六监区的牢头狱霸李明、赵广存、刘干、陈志强象野兽一样扑向法轮功人员,法轮功人员腾伟强、辛延俊、吕然、王志强、梁振兴、杨光无不受到非人的折磨、毒打。看管人员用手用力地捏被害者的睾丸,用手指往被害人的胁条骨缝里插,用胶皮管灌上水往被害人的身上猛抽,用脚后根猛刨法轮功人员的后背、腰部……辛延俊捕前在空军某部服役,身体素质是相当不错的,一番折腾之后,已是骨瘦如柴,弱不禁风,其他人的状况更是可想而的了。

2002-12-29:吉林省延吉市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和酷刑折磨的案例 2001年至2002年以来,吉林省延吉市多位大法弟子被秘密非法重判。 2001年9月份大法弟子李秀莲被非法判9年、孙希判5年,因不服上诉又加2年。2002年7月份在没有通知家属的情况下,当局秘密非法重判一位姓金的大法弟子9年、郝云强8年、郭培俊7年、辛元俊7年,并剥夺政治权利3年,李秀莲被送长春黑嘴子监狱,其余几人送吉林监狱迫害至今,没

2002-12-29: 吉林省延吉市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和酷刑折磨的案例

2001年至2002年以来,吉林省延吉市多位大法弟子被秘密非法重判。

2001年9月份大法弟子李秀莲被非法判9年、孙希判5年,因不服上诉又加2年。2002年7月份在没有通知家属的情况下,当局秘密非法重判一位姓金的大法弟子9年、郝云强8年、郭培俊7年、辛元俊7年,并剥夺政治权利3年,李秀莲被送长春黑嘴子监狱,其余几人送吉林监狱迫害至今,没有任何消息,也不许家属接见。

其中郭培俊和郝云强于2001年9月2日做真相时被抓,同时被抓的还有朴洪权,听同修讲郭培俊3人9月2日被抓后,被关押在吉林省龙井市看守所内,9月2日当晚看守所内的恶警一宿没睡,酷刑折磨郭培俊等3人。

当晚看守所内惨叫声不绝,郭培俊身上穿的衣服都被血水渗透,无法再穿。在被关押龙井看守所的一个多月中,因家属不让见,无法送衣服,郭培俊每晚都是裹着塑料布御寒。大法弟子朴洪权是一位年轻医生,他在看守所里也遭到龙井市和延吉市恶警的残暴迫害,惨不忍睹。朴洪权现情况不明,同样一起被抓的郝云强也同郭、朴2人一样被酷刑折磨。

大法弟子辛元俊2001年秋,挂横幅时被抓,被抓前因修炼大法被迫从部队复员,分到地方后又因修炼大法被停止工作在家待岗。被抓后辛元俊被恶警用酷刑折磨,在延吉市看守所关押时被折磨得连熟悉的人都认不出来他。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2/29/41859.html

吉林省第二监狱(吉林监狱, 冯家屯监狱,俗称吉林二监,男)联系资料(区号: 432)

2019-01-21:建议给被非法关在监狱的同修寄新年贺卡
吉林监狱(吉林省第二监狱):
地址:吉林市船营区军民路100号,邮编132012
通信:吉林省吉林市315信箱,邮编132012
(原来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都集中在15监区,2018年春夏之际改为9监区。之前一直非法关押着40左右个法轮功学员。)

2012-07-16: 吉林监狱地址:吉林市军民路100号
邮编132012通信地址:吉林市315信箱
一、吉林市电话区号:0432
吉林监狱监狱长:李士进;64881551转3001往下(转到3007都是吉林监狱主要负责人)
吉林监狱改造监狱长耿明才 是对法轮功学员转化与改造的主要负责人
,八监区就是此人去年调来一手建立64881551转3007
68012396(办),监狱长谭富华 68012395(办)
二、吉林监狱监现任各大队队长与改造队长:
一监区到十监区办公电话:68012301-68012310 十一监区(老残区)68012312
66083119 66083111(改造队长孙志刚、队长刘德荣)
一监区队长:张彦辉; 二监区队长:崔凤彪;改造队长 王建孔
三监区队长:郭东彪;改造队长 陈洪博 五监区队长:孙立新;改造队长 代俊
六监区队长:张彦辉 七监区队长:赵荆;改造队长 张建华
八监区(教育大队,洗脑班)队长:王元春(改造队长) 66686667(宅)
15568470102 教育大队已知狱警名字:徐勇,栗富贵,寇文彬,王军杰, 庞红军
九监区队长:朱宏; 十监区队长林小东、 改造队长张猛;
十一监区队长:刘德荣 改造队长 孙志刚66083119 (办) 66083111(办)
狱政科电话;0432----68012397 科长 王志清
驻监检察院电话:0432----6468155
吉林监狱总机0432—64881551

下面是新增加的电话号:
吉林市传真:0432---64881559赵信超办公电话64881551转3008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7-02-01: 莫为“蝇头小利”出卖良知,殃及家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2/1/148075.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