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 >> 佳木斯 永红区 >> 侯志强(候志强,侯自强)

侯志强(候志强,侯自强)
侯志强邮递诉状
男, 54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佳木斯市永红区3委6组
拘留时间: 2002年5月
有关恶人: 恶警杨春明、扬兵.犯人王洪伟、于海洋、张户海、李某、门红宾
迫害情况: 非法劳教三年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04-07
案例分类: 起诉案例  灌食/灌物  洗脑  劳教  拘留/绑架  毒打/体罚  掠夺财物/经济迫害  剥夺睡眠  家庭关系被影响/破裂  冷冻  碼坐小凳/老虎凳/铁椅子/背铐/拷地環  上绳/吊铐/上大挂  受迫害程度:酷刑
家庭成员: 儿女: 侯志强(候志强,侯自强)
儿媳: 门晓华(门小华)
夫妻/父母: 侯振安
交叉列在: 黑龙江 > 佳木斯市劳教所(佳市西格木劳教所,男,女)

酷刑演示:敲击罩在头上的铁桶.侯志强多次被佳木斯刑警队提外审,其中使用的酷刑之一就是用水桶扣在头上,几个人拿着木棒往桶上敲打,用刺耳的声音及震动来折磨他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17-07-10:一家人遭迫害 父亲、妻子含冤离世--佳木斯市法轮功学员侯志强控告元凶江泽民 黑龙江佳木斯法轮功学员侯志强和妻子门晓华、父亲侯振安因坚持“真善忍”信仰,在中共发动的迫害中,多次遭绑架、骚扰,侯志强夫妇并遭非法劳教,严重的迫害使他的妻子门晓华、父亲侯振安过早离世。 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八日,当时五十二岁的侯志强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元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要求追究其刑事罪责。 http

2017-07-10: 一家人遭迫害 父亲、妻子含冤离世--佳木斯市法轮功学员侯志强控告元凶江泽民
黑龙江佳木斯法轮功学员侯志强和妻子门晓华、父亲侯振安因坚持“真善忍”信仰,在中共发动的迫害中,多次遭绑架、骚扰,侯志强夫妇并遭非法劳教,严重的迫害使他的妻子门晓华、父亲侯振安过早离世。

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八日,当时五十二岁的侯志强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元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要求追究其刑事罪责。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7/10/一家人遭迫害-父亲、妻子含冤离世-350779.html

2015-07-03:饱受摧残 两名家人含冤离世 侯志强携子控告江泽民 佳木斯法轮功学员侯志强原本有一个幸福温馨的家庭,然而江泽民发动了对法轮功修炼者灭绝性的迫害,导致他家破人亡。 侯志强两次被非法劳教共计四年零六个月,遭受多种酷刑折磨:五马分尸铐地环、毒打、坐铁椅子、野蛮灌食、关小号、码坐等。 妻子门晓华遭受的迫害有:被非法劳教、被劫持到精神病院遭受药物迫害,门晓华于二零零三年夏季含冤离世。 父亲

2015-07-03:饱受摧残 两名家人含冤离世 侯志强携子控告江泽民
佳木斯法轮功学员侯志强原本有一个幸福温馨的家庭,然而江泽民发动了对法轮功修炼者灭绝性的迫害,导致他家破人亡。

侯志强两次被非法劳教共计四年零六个月,遭受多种酷刑折磨:五马分尸铐地环、毒打、坐铁椅子、野蛮灌食、关小号、码坐等。

妻子门晓华遭受的迫害有:被非法劳教、被劫持到精神病院遭受药物迫害,门晓华于二零零三年夏季含冤离世。

父亲侯振安多次被骚扰、绑架,加之儿子和儿媳一次次被迫害,于二零零六年九月三十日离世。

侯志强的儿子侯杰,一九九九年才十一岁,他在迫害的环境中生存,身心受到难以想象的伤害。

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八日,佳木斯法轮功学员侯志强与儿子侯杰向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办公室、国务院办公厅提交了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的诉状。六月二十九日晚,八份诉状全部收到签收回执。
以下是侯志强自述遭迫害详情

我叫侯志强,男,一九六三年出生,黑龙江省佳木斯市人。我原本在社会上混,不骂人不会说话,十九岁那年曾跟社会的小混混抢劫,被劳教一年。

我曾患有腰间盘突出、心脏病、高血压、十二指肠溃疡等病,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康复。我遵循法轮大法的法理,做一个好人,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一改往日恶习。亲朋好友都惊讶于我脱胎换骨的变化。我的妹妹说:“哥呀,你原来是骂不绝口呀!法轮大法这么好呀,将我哥改变了,只有大法才能改变你呀!”

妻子门晓华曾患有糖尿病尿毒症,每年花费五、六万元,她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奇迹般康复,性格也变得温和了。

一九九九年,江泽民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我和家人坚守良知,坚守信仰,遭受多次骚扰、绑架、非法关押。父亲和妻子含冤离世,原本温馨幸福的家庭破碎了!

妻子门晓华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零年十月份,我和妻子门晓华进京上访,在北京的住处被劫持,被永红公安分局警察石姓警察接回,强制送往看守所,非法关押两个多月,期间吃窝窝头,菜汤里面都是土。在此期间,我和王勇奇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被佳木斯看守所警察五马分尸铐地环一个多星期,二十四个小时,分分秒秒都在煎熬,那种痛苦的滋味无法用语言描述。永红公安分局政保科教导员郭维山迫害我们,我被非法劳教一年,妻子门晓华被非法劳教两年,当时因体检不合格,她被放回家。

在佳木斯劳教所,我被关进一个屋里,我被强迫二十四个小时码坐带楞的小凳,双手被背铐在暖气管子上,不让我睡觉,杨姓警察和刁姓警察指使犯人王洪伟、于海洋折磨我,用裤腰带勒我双腿、用布带封口,于海洋还用脚连踹我前胸,最后把我折磨成严重心脏病,生命垂危,送佳木斯市中心医院紧急抢救。

二零零一年,我非法劳教期满,而妻子门晓华又被非法劳教。我去劳教所看她,没想到这一次见面竟成了我们的诀别。

据了解,门晓华在佳木斯劳教所遭受毒打、电棍电、坐铁椅子等酷刑折磨。二零零一年夏,何强亲自用电棍电击门晓华,致使其头皮、脖子多处焦糊。二零零一年六月初,门晓华、王林被恶警用胶带封住口带至关在南楼摧残一周余,恶警用电棍将门晓华打致晕厥,小便失禁。

在劳教所期间,狱警还将门晓华和汤原县法轮功学员乔玉香送佳木斯市精神病院迫害,乔玉香四肢被抻开绑在床上,注射无名药物,每天从早八点到下午三点、四点共点九天。医生告诉乔玉香:你别看没给门晓华点滴药,是因为按不住她,她用的药一点没少,都拌饭里吃进去了。

门晓华于二零零三年夏季含冤离世。

第二次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九日晚,我和法轮功学员金秀凤、张祥去依兰县演武基乡百兴村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村民举报。我们被非法关押在依兰县第一看守所后三人一起绝食十七天,我心脏病发作,被强迫注射药物,生命垂危。依兰县“六一零”警察勒索了我们共六百元钱,才放我们回家。看守所对我们非法搜身时还搜去现金五百多元钱和手表,派出所还抢走了我们的手机。

二零零二年四月份的一天中午,佳市市公安局警察打电话冒充法轮功学员将我骗到桥南市场门口十字路口处,从一辆黑色高级轿车里,窜出三名警察,将我绑架,劫持到市公安局。在市公安局,上来一帮恶警,把我衣服反套脑袋上,便开始拳打脚踢,有好一阵子。然后将我兜里一百多元现金,随身带的一本大法书、一部手机,被抢走。随即我被劫持前进公安分局,铐在铁椅子上,二天二宿,不许眨眼睛。恶警把我的脑袋套上大钢盔,用电棍猛劲的砸。恶警又在我的胸前挂上大铜锣,几名恶警轮番猛劲敲铜锣、猛劲砸钢盔,我的头被震的昏天黑地的,象要爆炸似的,两眼冒金花,两耳肿胀,什么也听不见。
我被劫持到看守所,在看守所非法关押六个月,期间提外审,我被刑讯逼供,对我用刑的警察有三、四个,其中以恶警王化民为首,坐镇指挥。王化民用拳头猛击我的脸,当时脸、眼睛全被打肿。然后三、四个警察(有一个年纪比较大,两个年轻的)把我拖到铁床上,两手分开用铐子吊到上铺,两腿叉开,双脚尖碰到一点地面,后边一个恶警揣着腰,头套钢盔,胸挂大铜锣,还是一个劲的猛砸钢盔、敲铜锣,大约有半个小时左右,然后又把我拖到铁椅子上。我绝食抗议,又被看守所姓张的恶警钉在地板上六天六宿。

二零零二年四月,我被第二次非法劳教,劳教期三年,这离我第一次离开劳教所才七个月。

在劳教所,我和牛进平炼功,被恶警杨某某、管理科长徐恒基、警戒科长王铁军,还有劳教所侯所长共同合谋关入小号迫害半个月。

二零零三年皇历新年初,劳教所实行所谓的全面“转化”、戴名签、干奴工活(挑小豆),我拒绝,狱警把我单独关入小北屋,逼坐小凳,背二十三条监规,又把我双手背铐床上,不许睡觉,犯人张广海、李某把我铐在暖气管上毒打,我被打得鼻孔出血,我高喊“打人了……”张广海用拖布蘸尿水塞我的嘴。第二天晚上,还是不许我睡觉。我喊“法轮大法好”,被姓葛的恶警和两名犯人一同袭击。三人齐上、拳打脚踹,把我打到床底下去,浑身打的疼痛难忍、象散了架似的。

三天后,听说要来人检查,劳教所的警察来了,让我把脸上血迹擦干净,我不擦,恶警大队长刘宏光、刁玉坤指使四名普通犯人把我强制抬入二楼办公室,四个人拽胳膊按腿按脑袋,用毛巾硬擦我脸上干巴的血迹,我的脸被擦得火辣辣的疼。

二零零四年初六,大队长刘宏光派犯人门红宾百般刁难,折腾我,我绝食,给我灌浓盐水,不让我出去上厕所,屋里没有尿桶,并把铁椅子搬来威胁我。恶警扬春明专门不给我水喝,把我喝水用的壶踹坏,并扬言:“劳教所打死个人太容易了,看你侯志强是市里人,花六十元买个骨灰盒,往前边土堆一埋了之。”冬天杨春明强迫我坐老虎凳,睡光板床,打开窗户,屋内寒冷透骨,不给我被褥,我冻得瑟瑟发抖。我为抗议迫害非法关押多次绝食,我被多次灌浓盐水。我的身体被劳教所迫害的奄奄一息了,上不了厕所,他们逼我爬着上厕所,羞辱加伤害一并压向我,妄图想让我在巨难下“转化”。

二零零四年夏天,姓葛的恶警又让我背二十三号监规,我不背,又把我铐在铁椅子上三天三宿,不许睡觉。

一次一名普通犯人将一名法轮功学员的下颌,用打火机烫了三个疤痕,我站出来为法轮功学员说句公道话,被恶警郭刚又铐在床上一个星期。

二零零五年三月份,我的身体一次次的被劳教所迫害得非常虚弱,因为无数次被灌食,胃已经严重损伤,吃什么吐什么,身体虚弱的动也动不了,生活不能自理。我被带到医院去看病,医生提出让我要住院,当时就被劳教所的大夫宋艳拒绝,陪去的恶警杨春龙、刁玉坤说:“没事,死不了人。”。

二零零五年四月二十四日我走出劳教所,才得知妻子门晓华已于二零零三年含冤离世。

父亲侯振多次被骚扰,绑架

我父亲侯振安,一九三六年出生,一九九四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曾患有脑出血、心脏病等多种疾病,炼功后,身体疾病不翼而飞,受益后,他的老伴、大儿子、大儿媳、大孙子也都相继炼功,受益良多。

一九九九年七月,父亲去北京上访,在哈尔滨市劫持回佳木斯市。在佳木斯永红分局,很多法轮功学员被国保大队长石秀文审问。晚上各单位分别把这些法轮功学员各自领回去,每人被勒索交一百元现金。二十二日下午四点多钟,强迫剩下的法轮功学员看诽谤法轮功的电视,父亲侯振安被勒索三千一百元后放回。

一九九九年七月末的一天,父亲听见有人敲门,开门出去,只见录像机对准了他,佳木斯电视台记者对他说:“听说你们炼法轮功的人有病不吃药。” 父亲回答:“我们炼功人没有病,吃什么药,谁要想吃药没人管。”这时记者突然把录像机关闭了。然后他们又去“采访”一个刘大夫。该刘大夫造谣说:“我们厂侯工(指侯振安)的老伴得尿毒症,人们劝她吃药她不吃,最后死了。”后来电视台播放了“采访”侯振安的录像,当时录像片中没有一句我父亲的声音,都是电视台造假者的谎言。

二零零零年底,父亲又一次去北京上访,被绑架,佳市铁路公安处警察勒索了一百元钱,林管局将父亲接回厂。年底,林管局接到上级通知、命令大肆抓捕法轮功学员。皇历新年前两天,林管局公安局五、六个警察开两辆警车闯到我家,将我父亲绑架到公安局,检察在地上摆着师父的法像,对我父亲说:“你踩一脚, 就可以回家过年。” 父亲说:“你们真阴险,这是我师父,我不能踩。”后来厂长亲自跟着把父亲侯振安送进鹤立看守所。

二零零三年六月份的一天,长安派出所所长带领两名警察去父亲家非法抄家,并把我父亲绑架到长安派出所,非法审问,铐在笼子里。佳木斯市公安局恶警陈万友后来也到场。当时警察还绑架了十名法轮功学员,把他们劫持到看守所。父亲由于高血压,看守所拒收,才被放回家。

二零零四年夏天,父亲和一法轮功学员去发真相材料,被莲江口镇派出所警察绑架。恶警陈万友等将侯振安劫持到看守所,狱医检查血压高,心脏加速,侯振安被放回家,另一法轮功学员被劫持进看守所迫害。

我和妻子被长期绑架、非法关押,我父亲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加之父亲自己多次被绑架、骚扰,身体、精神备受摧残,于二零零六年九月三十日含冤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7/3/饱受摧残-两名家人含冤离世-侯志强携子控告江泽民-311828.html

2006-10-13:一家人遭长期迫害,佳木斯法轮功学员侯振安含冤离世 黑龙江省佳木斯市老年法轮功学员侯振安一家几人炼功,多次遭到不法人员去他家骚扰,大儿子侯志强、大儿媳门晓华多次被非法关押,被迫害的非常严重,门晓华被迫害致死,老人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于二零零六年九月三十日离世。 侯振安,男,七十一岁,一九九四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炼功后,身心受益,多种疾病不翼而飞,达到无病一身轻的状态。后来他又让老伴也炼法轮功

2006-10-13: 一家人遭长期迫害,佳木斯法轮功学员侯振安含冤离世
黑龙江省佳木斯市老年法轮功学员侯振安一家几人炼功,多次遭到不法人员去他家骚扰,大儿子侯志强、大儿媳门晓华多次被非法关押,被迫害的非常严重,门晓华被迫害致死,老人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于二零零六年九月三十日离世。

侯振安,男,七十一岁,一九九四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炼功后,身心受益,多种疾病不翼而飞,达到无病一身轻的状态。后来他又让老伴也炼法轮功,受益后,大儿子、大儿媳、大孙子也都相继炼功,受益良多。

1999 年7月19日,侯振安去北京证实法,在哈尔滨市,佳木斯市公安局把他与很多去北京证实法的大法弟子劫持回佳木斯。在永红分局,国保大队长石秀文给这些人 “开会”,目地是登记谁是头,谁干什么的,一个一个审问。晚上各单位分别把这些大法弟子各自领回去,每人被勒索交100元现金,说是从哈尔滨回佳木斯路费。22日下午四点多钟,强迫剩下的大法弟子看诽谤法轮功的电视,侯振安被勒索3100元后放回。

1999年7月末的一天,侯振安听见有人敲门,开门出去,只见录像机对准了他,电视台记者对他说:“我们是佳木斯电视台的,听说你们全家炼法轮功。”我说:“对”,又问:“听说你们炼法轮功的人有病不吃药。”侯振安回答:“我们炼功人没有病,吃什么药,谁要想吃药,吃毒药都没人管。”这时记者突然把摄像机关闭了。然后它们又去“采访”一个刘大夫。刘大夫说:“我们厂侯工(指侯振安)的老伴得尿毒症,人们劝她吃药她不吃,最后死了”,其实刘大夫所说是谎言,无中生有的造假。结果电视台播放了采访侯振安的录像,题目是法轮功受害者。当时录像片中没有侯振安一句声音,只是电视台造假者的谎言。

2000年底,侯振安又一次去北京说明真相,在火车上佳木斯铁路公安处的恶人让每位旅客都骂李老师,他们骂一句,让其他人学骂一句,不骂,就带走。侯振安不骂,他们把侯振安和另一大法学员抓住,他们监视着他们。佳市铁路公安处警察分别要了侯振安和那位大法学员100元钱,然后拿这钱它们去吃饭。

回到佳木斯火车站,侯振安拿出“真善忍”横幅与那位大法学员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然后警察将他与那位大法学员非法押送铁路公安处。这天下午,林管局将侯振安接回厂。

年底,林管局接到上级通知、命令大肆抓捕大法弟子,农历新年前两天,林管局公安局带领五、六个警察,两辆警车,开到侯振安家门口,两名警察闯进屋,要带走侯振安。侯振安不配合,后来公安局长出面要与侯振安谈话,告诉他保证他回家过年。侯振安一进办公室看见地面上摆着师父的法像,他们对侯振安说:“你踩一脚,就可以回家过年。” 侯振安说:“你们真阴险,这是我师父,我不能踩。”后来厂长亲自跟着把侯振安送进鹤立看守所。

在看守所吃的小窝窝头,不准上厕所。三十晚上来一帮警察问侯振安说:“你说李洪志是好人还是坏人。”侯振安回答:“是好人,他是我师父。”初三,它们把侯振安放回家,临走时局长说:“我们四次来鹤立提审你们,汽车费,油钱你自己拿。”侯振安没有配合。

2003 年6月份的一天,侯振安出门泼水,长安派出所所长带领两名警察去他家抄家,收走大法书,真相材料,并把侯振安绑架到长安派出所非法审问,佳木斯市公安局恶徒陈万友后来也到场。当时它们把被迫害病危的儿媳门晓华也抓到长安派出所,恶警们手提狼牙棒,问侯振安材料哪来的,谁给的,侯振安说在院里捡的。它们把侯振安扣在笼子里,不一会,就抓进有十个大法弟子,对他们进行非法审讯。然后把他们拉到传染病医院检查后又送进看守所。侯振安由于高血压拒收,又拉中医院检查,血压仍高,侯振安要求回家,后来侯振安被送回家。

大儿媳门晓华被骗劳教,身心多次遭摧残迫害,在被迫害危重期间,陈万友带警察多次上门骚扰,他们拿出一些大法弟子的照片让门晓华认,门晓华说不认识。门晓华于二零零三年夏季含冤而去。

2004年夏天,侯振安与功友去发真相材料,被莲江口镇派出所绑架。送看守所,这时恶警陈万友也在场,侯振安给它们讲真相,他们还继续问侯振安材料的来源。由于狱医检查血压高,心脏加速,侯振安被放回家,另一大法学员被送进看守所迫害。

大儿子侯志强,多次遭到当地六一零、公安警察的绑架、刑讯逼供、骚扰、暴力伤身,强制劳教等方式的迫害,两次被非法劳教,被非法关押四年零六个月,在劳教所里受尽了恶警一次次的酷刑迫害。二零零五年三月份,身体虚弱的动也动不了,才送到医院去看病。医生提出要住院时,陪去的恶警杨春龙、刁玉坤说“没事,死不了人”。

在邪党不法人员们的长期骚扰、抓捕、恐吓等等迫害下,侯振安老人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于二零零六年九月三十日含冤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0/13/140076.html

2006-09-07:妻子含冤离世,侯志强惨遭酷刑摧残 侯志强,男,现年四十四岁,黑龙江省佳木斯市人,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迫害开始后,多次遭到当地六一〇、公安警察的绑架、刑讯逼供、骚扰、暴力伤身,强制劳教等方式的迫害,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一个完整的家庭被迫害的四分五裂的,妻子门晓华被骗劳教,身心多次遭摧残迫害,于二零零三年夏季含冤而去。侯志强两次被劳教,失去自由时间四年零六个月,一次次的无

2006-09-07: 妻子含冤离世,侯志强惨遭酷刑摧残
侯志强,男,现年四十四岁,黑龙江省佳木斯市人,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迫害开始后,多次遭到当地六一〇、公安警察的绑架、刑讯逼供、骚扰、暴力伤身,强制劳教等方式的迫害,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一个完整的家庭被迫害的四分五裂的,妻子门晓华被骗劳教,身心多次遭摧残迫害,于二零零三年夏季含冤而去。侯志强两次被劳教,失去自由时间四年零六个月,一次次的无辜被迫害,就是因为侯志强坚信“真善忍”做好人、说真话。

二零零零年十月份,侯志强進京上访遭劫持,被永红公安分局警察接回,强制送往看守所,非法关押两个多月。在此期间,侯志强、王勇奇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被看守所警察五马分尸铐地环,然后又被强制教养一年。

在劳教所被非法关押期间,因为侯志强和牛進平炼功,被劳教所恶警杨某某、管理科长徐恒基、警戒科长王铁军,还有劳教所侯所长共同合谋,把侯志强和牛進平关入小号迫害半个月,不许睡觉,屋内大小便,身心遭受极大的伤害。

二零零二年四月份的一天中午,侯志强手机被一名警察冒充同修挂通,将侯志强骗到桥南市场门口十字路口处,从一辆黑色高级轿车里,窜出三名警察,和侯志强通话后,将侯志强绑架,劫持到市公安局。

在市公安局,上来一帮恶警,把侯志强衣服反套脑袋上,便开始拳打脚踢,约好一阵子。然后将侯志强兜里一百多元现金翻走,随身带的一本大法书、一部手机,也被恶警心安理得的留下。然后将侯志强送到前進公安分局,铐在铁椅子上,二天二宿,不许眨眼睛。恶警把侯志强的脑袋套上大钢盔,用电棍猛劲的砸。恶警又在侯志强的胸前又挂上大铜锣,几名恶警轮番猛劲敲铜锣、猛劲砸钢盔,侯志强的头被震的昏天黑地的,像要爆炸似的,两眼冒金花,两耳肿胀,甚么也听不见。

侯志强用刑的警察有三、四个,其中以恶警王化民为首,坐镇指挥。王化民还用拳头猛击侯志强的脸,当时脸、眼睛全被打肿。然后三、四个警察(有一个年纪比较大,两个年轻的)把侯志强拖到铁床上,两手分开用铐子吊到上铺,两腿叉开,双脚不着地,后边一个恶警揣着腰,头套钢盔,胸挂大铜锣,还是一个劲的猛砸钢盔、敲铜锣,大约有半个小时左右,然后又把侯志强拖到铁椅子上。

侯志强被折磨的骨肉像分离了似的,痛不欲生,那种痛苦,无法形容。恶警想置侯志强于死地,却还要侯志强慢慢的一分一秒的在痛苦中剜心掏肝的煎熬,尝尽共产邪党驯养的警察整人的恶劣手段,何其残忍、毒辣。把侯志强折腾够了,又把侯志强关進看守所。此次在看守所非法关押六个月,期间提外审,又对侯志强進行欺骗、恐吓、威胁、疑诈、栽赃、陷害等一系列邪恶迫害。侯志强绝食抗议,又被看守所恶警(姓张)钉在地板上,六天六宿,然后被强制教养三年。

在劳教所里,侯志强又受尽了劳教所恶警的一次次酷刑迫害。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份,侯志强背经文被恶警张某某关入小号、坐小凳、两手背铐暖气管子上,强制坐在一块瓷砖内、不许动弹。又指使普通犯人于海洋和另一犯人,用腰带把侯志强两腿勒在一起。侯志强挣开腰带,又被普通犯人于海洋一脚踹在心脏部位,侯志强当时被踹的昏死过去,人不行了,随后将侯志强送入医院進行抢救。

出院后又对侯志强实行“禁闭”,把侯志强一人关入小北屋,不许与任何人接触。大冬天开窗户,屋内寒冷,把侯志强的脚、手及身体都冻伤了。并把小豆背到侯志强屋内,逼其挑豆。还逼侯志强戴名签,侯志强不戴,被普通犯人王某某一拳打到鼻子上,侯志强满脸是血,并喊“打人了”。

迫害持续三天警察不过问。三天后,听说要来人检查,劳教所的警察来了,让侯志强把脸上血迹擦干净,侯志强不擦,恶警大队长刘洪光、刁玉坤指使四名普通犯人把侯志强强制抬入二楼办公室,四个人拽胳膊按腿按脑袋,用毛巾硬擦侯志强脸上干巴的血迹,侯志强的脸被擦得火辣辣的疼。

二零零三年农历新年初,劳教所实行所谓的全面转化,把侯志强单独调入小北屋,逼其坐小凳,背二十三条布令,又把侯志强双手背铐床上,不许睡觉,让两个普犯看管,一闭上眼睛就拨拉脑袋,一次次的暴打侯志强、骂侯志强侯志强喊“法轮大法好”,普犯就把抹布塞到尿桶里,然后拿棍子挑着抹布塞到侯志强嘴里。到第二天晚上,还是不许侯志强睡觉。侯志强就喊“法轮大法好”,被姓葛的恶警和两名普犯一同袭击。三人齐上、拳打脚踹,把侯志强打到床底下去,浑身打的疼痛难忍、像散了架似的。

二零零四年初,开始对侯志强强制“转化”,将侯志强隔离,长期断水,指使普教找茬、刁难。恶警杨春明冬天打开窗户,屋内寒冷透骨,不许侯志强盖被,冻的侯志强浑身发抖,不能自理,走不了路。恶警暗中教唆普犯设陷刁难迫害,侯志强的身体被劳教所迫害的奄奄一息了,上不了厕所,他们逼侯志强爬着上厕所,羞辱加伤害一并压向侯志强,想让侯志强在巨难下“转化”。

二零零四年夏天,姓葛的恶警又让侯志强背二十三号布令,侯志强不背,又把侯志强铐在铁椅子上三天三宿,不许睡觉。

二零零四年夏天,一名普通犯人将一名大法弟子的下颌,用打火机烫了三个疤痕,侯志强站出来为同修说句公道话,被恶警郭刚又铐在床上一个星期。

二零零五年三月份,侯志强的身体一次次的被劳教所迫害的不行了,因为无数次被灌食,胃已经严重损伤,吃甚么吐甚么,身体虚弱的动也动不了,人不能自理,人要不行了,才送到医院去看病。医生提出这个患者要住院,当时就被劳教所的大夫宋艳拒绝,说侯志强需要回劳教所里研究,陪去的恶警杨春龙、刁玉坤说“没事,死不了人”。

在劳教所被送去医院看过病的法轮功学员都知道,凡是法轮功学员,无论有多么严重的病态,送到医院出来,恶警都谎称你没病,人要死了,也是硬说你没病,根本不拿法轮功学员的生命当回事,视如儿戏。就这样又把侯志强拉回劳教所里,一个所谓的研究一直拖到侯志强解教。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7/137295.html

2004-09-18:佳木斯大法弟子侯志强在2002年5月被恶警冒充同修骗出来绑架到看守所。多次被佳木斯刑警队提外审,其中使用的酷刑之一就是用水桶扣在头上,几个人拿着木棒往桶上敲打,用刺耳的声音及震动来折磨他。被这种刑具多次折磨后,侯志强在睡觉时经常出现全身抽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9/18/84378.html

2004-09-18: 佳木斯大法弟子侯志强在2002年5月被恶警冒充同修骗出来绑架到看守所。多次被佳木斯刑警队提外审,其中使用的酷刑之一就是用水桶扣在头上,几个人拿着木棒往桶上敲打,用刺耳的声音及震动来折磨他。被这种刑具多次折磨后,侯志强在睡觉时经常出现全身抽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9/18/84378.html

2004-04-30:佳木斯永红区法轮功学员侯志强,于2000年─2001年曾在佳木斯劳教所被非法关押一年。2002年5月左右,又被佳市某分局恶警从住处用手机骗出,并绑架到看守所。期间恶警采用各种手段進行刑讯逼供,戴头盔,用硬物猛击等等,把他打得昏死过去,但恶警什么目地也没达到,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把侯志强送入佳市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進劳教所后,劳教所不顾侯志强的身体状况把他关進“同居室”隔离迫害,强行坐

2004-04-30: 佳木斯永红区法轮功学员侯志强,于2000年─2001年曾在佳木斯劳教所被非法关押一年。2002年5月左右,又被佳市某分局恶警从住处用手机骗出,并绑架到看守所。期间恶警采用各种手段進行刑讯逼供,戴头盔,用硬物猛击等等,把他打得昏死过去,但恶警什么目地也没达到,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把侯志强送入佳市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進劳教所后,劳教所不顾侯志强的身体状况把他关進“同居室”隔离迫害,强行坐带楞的小凳,用手铐铐住,并指使犯人王洪伟、于海洋等邪恶之徒折磨他,用带子勒、用布带封口,于海洋还用脚连踹侯志强前胸,最后把他折磨成严重心脏病,生命垂危,并于当晚送佳市中心医院紧急抢救,从此侯志强身体日见衰弱。

但佳市劳教所对侯志强迫害并没有停止。在2003年初把侯志强隔离在一楼南靠办公室旁的一间房里進行迫害,一天夜里犯人张户海、李某把他铐在暖气管上毒打,侯志强高喊“打人了……”,张户海用拖布蘸尿水塞侯的嘴,侯志强虽受尽折磨始终坚定自己的信仰。

2004年初六,大队派犯人门红宾专门干扰迫害侯志强,百般刁难,并把铁椅子搬来威胁侯志强。恶警扬春明专门不给他水喝,把他喝水用的壶踹坏,并扬言:“劳教所打死个人太容易了,看你侯志强是市里人,花60圆买个骨灰盒,往前边土堆一埋了之。”此恶警敢出此狂言,是因与扬兵共同打死法轮功学员张长明却至今逍遥法外之故。可见佳市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之残酷。

侯志强为抗议迫害非法关押多次绝食,被劳教所多次灌食折磨。关于侯志强被迫害事实有待進一步核查。

2004-04-07:2004年春节恶警杨春明让大法弟子侯志强坐老虎凳,睡光板床,不给侯被褥,并唆使刑事犯门红杉对侯進行迫害、恐吓,说如果不按他的要求做,就把侯塞進老虎凳。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3/16/70094.html

2004-04-07: 2004年春节恶警杨春明让大法弟子侯志强坐老虎凳,睡光板床,不给侯被褥,并唆使刑事犯门红杉对侯進行迫害、恐吓,说如果不按他的要求做,就把侯塞進老虎凳。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3/16/70094.html

2002-01-22: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大法弟子受迫害事实(续) 候志强 男 40 佳木斯市永红区3委6组 99年7月22日進京证实大法被抓,在驻京办事处被颜主任勒索人民币300元,送回后拘留15天。 2000年10月22日進京护法,被抓在驻京办事处被颜主任勒索人民币200多元,被送回后非法拘留6个月后劳教一年。在劳教期间,抗议非法关押,被管教人员强行灌玉米面加浓盐水,在那里身心受到严重的伤害,期满时释放。

2002-01-22: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大法弟子受迫害事实(续)

候志强 男 40 佳木斯市永红区3委6组 99年7月22日進京证实大法被抓,在驻京办事处被颜主任勒索人民币300元,送回后拘留15天。

2000年10月22日進京护法,被抓在驻京办事处被颜主任勒索人民币200多元,被送回后非法拘留6个月后劳教一年。在劳教期间,抗议非法关押,被管教人员强行灌玉米面加浓盐水,在那里身心受到严重的伤害,期满时释放。

2001年12月9日因发放大法资料在依兰县被演武基乡派出所甘国臣非法抓捕,关押在依兰县第二看守所。用生命护法、抗议非法关押,绝食17天在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被依兰县"610"办公室勒索家属200元后,放人。進所时随身带的手表被管教王印收去,在回来时向他要,他说找不到了。这就是一个国家执法人员的所作所为。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22/23618.html

2001-12-31:佳木斯市大法弟子侯自强(刚从劳教所堂堂正正回来不久)、金风、张祥在依兰县讲真相救度世人时被当地恶警绑架,绝食绝水17天,家属同去要人,此时三位大法弟子已生命垂危,可恶警仍然不忘记勒索钱财,让家属交钱后方可放人,三位家属拒不配合邪恶,恶警怕担责任,三位大法弟子被无条件释放。

2001-12-31: 佳木斯市大法弟子侯自强(刚从劳教所堂堂正正回来不久)、金风、张祥在依兰县讲真相救度世人时被当地恶警绑架,绝食绝水17天,家属同去要人,此时三位大法弟子已生命垂危,可恶警仍然不忘记勒索钱财,让家属交钱后方可放人,三位家属拒不配合邪恶,恶警怕担责任,三位大法弟子被无条件释放。

佳木斯 永红区联系资料(区号: 454)

2017-10-15:
民康派出所:0431--88677811

2009-02-23:
佳木斯市公安局相关人员和部门电话(区号:0454)

市局领导班子成员
姓名 办电 宅电 手机
蒋志芳 8298333 8628188 13846193333
李澍卿 8298003
8224863 8223311 13803653311
崔德双 8298005
8222778 8609002 13604542333

颜华 8298006
8666166 8667560 13903687166
尚志军 8298096
8665977 8609777 13903686666
刘岳森 8298007
8608166 8222588 13504542588
王玉明 8298008
8698866 8699066 13904546066
刘亚洲 8298105
8248666 8681666 13359638888
尤学智 8298010
8223180 13039635183
李慧坤 8298199
8699558 8668088 13945488886
党委秘书
刘东方 8221866
8298009 13069769333
看守所
李德全
张占国 8519876 8433330 13359646788
霍有库 8517766 13089681266
孙健 8519765 13845489666
于吉文 8519668 8657888 13946454555
拘留所
王富辉 8519555 8227966 13803660178
陶静 8519977 13212992777

东风公安分局
胡国华 8347666 8247698 13504546768
史文奎 8398708 8220558 13845479333
张雪峰 8387816 8241666 13846187000
孙铁力 8376333 8150678 13945476666
栾晓磊 8394688 8990100 13304545678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