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 >> 哈尔滨市(哈市) >> 孙风华(孙凤华)

个人情况: 宾县宁远镇镇政府食堂承包人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17-07-19
案例分类: 孕妇/幼童/未成年  起诉案例  灌食/灌物  劳教  拘留/绑架  监狱  毒打/体罚  掠夺钱财/经济迫害  抄家/抄资料点  家人/朋友被迫害  注射/吞食有害物  剥夺睡眠  通缉/张贴诬陷通告  被迫流离失所  被举报/造谣污蔑/构陷/编假材料关押  约束衣/长时间被捆缚  受迫害程度:酷刑
交叉列在: 黑龙江 > 哈尔滨 道里区 万家劳教所(女,男)
交叉列在: 黑龙江 > 哈尔滨 宾县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17-07-18:遭六次绑架 哈尔滨孙风华控告首恶江泽民 二零一五年六月十日,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法轮功学员孙风华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邮寄《刑事控告书》,控告首恶江泽民集团对她的迫害,在过去十几年中,孙风华被六次绑架和非法关押,遭受各种酷刑迫害。 孙风华在控告书中写道:江泽民在职期间利用手中的权力,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发动了对法轮功群体的残酷迫害,其破坏的理由仅仅因为我们信仰真善忍,做好人。 我

2017-07-18: 遭六次绑架 哈尔滨孙风华控告首恶江泽民

二零一五年六月十日,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法轮功学员孙风华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邮寄《刑事控告书》,控告首恶江泽民集团对她的迫害,在过去十几年中,孙风华被六次绑架和非法关押,遭受各种酷刑迫害。

孙风华在控告书中写道:江泽民在职期间利用手中的权力,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发动了对法轮功群体的残酷迫害,其破坏的理由仅仅因为我们信仰真善忍,做好人。

我是一九九六年九月开始学炼法轮功的,之前我一身病,有脑神经痛、胸膜炎、心脏病、关节炎、胃炎等各种疾病,在我学炼法轮功不超一年的时间里,这些疾病全好了。不但我好了,我丈夫肠梗阻、胃切除三分之二,两次大手术留下的后遗症,也奇迹般痊愈了。在修炼前我和丈夫经常为一些琐事打架,到了要协议离婚的程度。修炼后,家庭和睦了,婆媳之间和睦了,邻里之间也相处很好,夫妻感情也好了,生活的很幸福。在十九年的修炼中,我们全家四口人没吃过药、没打过针,节省了医药费。

我第一次遭迫害是在二零零零年十月初去北京,刚到哈站被宁远镇镇长王维军、赵喜文送宾县看守所,被强行体罚码坐、开飞机、坐老虎椅,三天三夜不让上厕所,背监规,我丈夫为了让我早日回家,请看守所人员吃饭,后来还是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起回家的。

第二次迫害是因为我对身边人讲迫害法轮功真相,派出所王老十、刘忠成、王庆等四人来我家,强行绑架、抄家,在婆婆掩护下,我才走脱,这样我开始流离失所。他们怕我再上北京,把我骗回来。我回来后把我送入看守所关押了一个星期,罚款五百元。

第三次迫害:二零零二年二月份我第二次上北京,到北京后一大早到天安门广场打横幅,喊法轮大法好,在金水桥下被警察绑架,警察把我往车上拉,我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我师父清白,修炼无罪。警察打我耳光,连踢带打把我推上车,送前门派出所。其中有一个十八岁的小女孩,警察两次来不怀好意的拽她走,我们八、九人把她围在中间,警察没有得逞,把我和小女孩送到了昌平派出所。在我掩护下小女孩从厕所逃脱,这时警察出动所有警力,想再次抓捕小女孩,但没得逞。因我当时呕吐,被送往医院检查,结果证明我怀孕了,这才把我放回家。

宁远镇长王维军在驻京办事处发现我照片,他回来后派包保人二十四小时看守我,并想再次绑架我。在我去北京前并不知道自己怀孕了,在得知我怀孕后,接下来他们强迫我打胎。他们把我送到县医院去做B超,在检查时,六一零书记马玉宝紧跟着进来,问大夫,是真的吗?孩子是活的吗?大夫说一切正常,接着,他给书记孙玉打电话,你看怎么办吧,一切属实。书记逼我必须做流产,把我家户口迁出外地,因我上北京,又炼法轮功,他们说你要二胎按三胎指标最高限罚款六万元。这样把我家逼散了,我离家出走,孩子出生后,还是罚款五千元。这期间我的精神压力很大,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第四次迫害是二零零四年,一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三年,我送他写的劝善信给镇党委书记乔广林,乔广林通知六一零书记马玉宝、宁远派出所五人,宾县六一零人员一起把我绑架,我被非法劳教两年,把我押送宾县看守所,第五天把我押送万家劳教所,当时我心率过速,万家劳教所拒收。他们把我押送到哈尔滨市公安医院,这次被绑架一共迫害四十八天。我绝食,他们强行下胃管、灌食、打不明药物,屡灌屡吐,他们还把吐出的东西又灌进去,插入的胃管几天不拔,使我痛不欲生、疼痛难忍。他们把我绑在床上,吐出的东西泡了我全身,屋里供暖,不到三天时间,屋里臭气熏天,他们无人过问,后来他们调来宾县公安局所有女警察,轮流看押我,把我迫害的胃出血,原来一百八十斤的我,被迫害到体重只有一百斤,几次昏死过去。父母因此担心受怕,母亲因此得了头痛病,眼睛几乎哭瞎了。

丈夫在镇土地办工作,还给镇长开车,并承包政府食堂,后因我修炼法轮功,被停止承包食堂,一年十万元的经济收入被截断。

第五次是我贴迫害法轮功真相资料,被哈尔滨市铁路派出所蹲坑便衣警察绑架,把我头发拽下一大撮,两个警察把我摔倒在地,一个警察踩我的头部,另一个踩腿和肚子,把我强行抬上车,他们打我,把我放在车的脚踏空处,他们的脚全踏着我身上,我喊法轮大法好,信仰无罪,警察把我抬上铁路派出所二楼,踹了我两脚,把我反铐在椅子上十一小时,家人还给了五百元。

第六次迫害是二零一二年我在街上发神韵光盘,被一个退伍兵构陷,被靖宇派出所王所长和一个女警察绑架,我被拖着,强行推入车内,在拖的过程中,我的四肢与地摩擦,两个胳膊肘和腿膝盖磨裂,有的地方露出骨头,至今手臂仍有痕迹。但我自己从看守所走脱。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四日早上八点多在同修家,被道外分局国保大队赵振海、张义东、靖宇派出所刘恩明、鲍风军等来到同修家我们被一起绑架了。我带的八百元现金被抄走,把我送入哈尔滨市鸭子圈看守所。我在地砖上躺了一夜,我绝食,第五天我被强行灌食,插胃管。每次灌食我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我师父清白,修炼无罪,于副所长指使犯人把抹布塞入我嘴里,四、五个犯人把我手倒背在身后的脖子上,踩在我的两腿上。最难熬的是夜间不让睡觉,不让盖被子,他们看强行灌食不行就把我绑在窗户的铁栏杆上打针,每天打针八、九瓶,向我丈夫索要医药费,我丈夫没有给。打针就减少了,每次打完针我都剧烈疼痛,药液碰到哪儿哪儿就疼痛难忍,不知他们给打的什么药。

十二月五日,我被送到211医院检查身体,用担架抬着我。他们都戴上口罩,他们的恶行怕被曝光,做完各种检查后,大夫说这人随时有生命危险,于是我被送公安医院,大夫看到是昏迷的人,拒收入院。到十二月十日晚上五点多,量血压血压为零,刘所长通知赵振海,赵振海通知我丈夫和家人来接人,医药费要了三千元,我回家后又勒索了五千元,总共八千八百元。当时说如果一年内无事五千元返回,到现在也没返回,这次我被迫害二十六天。

我搬家后他们联系不到我,我被非法通缉,我办下来的身份证被赵振海他们扣压,让我去宾县公安局补办照片,我丈夫看不对,让我走了,这时,后院进来四个警察把我丈夫扣押两个多小时。

信仰法轮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赋予的一项基本权利,而这些国家权力机关及非法组织之所以敢公然违法、犯罪,迫害法轮功学员,都是由于江泽民发布的上述灭绝人性的非法政策造成的,被告人江泽民应该对这一切负责。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7/18/遭六次绑架-哈尔滨孙风华控告首恶江泽民-351272.html

2016-04-16: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法轮功学员孙凤华被绑架 2016年4月12日下午三、四点钟,哈尔滨市道外区法轮功学员孙凤华去黎华派出所附近的邮政储蓄银行用身份证办理汇款,汇完款后拿到单据就离开了。在使用身份证过程中被警方发现(身份证上有信息)。黎华派出所用欺诈手段让银行工作人员打电话说单据填错了,让孙凤华到银行更正,结果一到就被梨花派出所警察王守斌、吕洪滨绑架到派出所,在当着家人的面把孙凤华戴上背铐送到哈

2016-04-16: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法轮功学员孙凤华被绑架

2016年4月12日下午三、四点钟,哈尔滨市道外区法轮功学员孙凤华去黎华派出所附近的邮政储蓄银行用身份证办理汇款,汇完款后拿到单据就离开了。在使用身份证过程中被警方发现(身份证上有信息)。黎华派出所用欺诈手段让银行工作人员打电话说单据填错了,让孙凤华到银行更正,结果一到就被梨花派出所警察王守斌、吕洪滨绑架到派出所,在当着家人的面把孙凤华戴上背铐送到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家属正在進行紧急营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4/16/二零一六年四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26718.html

2004-11-05:这四位老师以书信形式多次向镇领导、校领导及老师们讲真象,要求恢复工作。明白真象的人都非常同情这几位老师的遭遇,也被他(她)们的真情所感动。在讲真象两个多月的日子里,他(她)们每天都去“上班”,这一善举却让镇党委书记乔广林不高兴。乔想对这四位老师下手,却找不到迫害的借口。碰巧,大法弟子孙凤华于2004年10月17日向其递交另一位大法弟子受迫害的书信及三张“护身符”,这三张护身符成了乔广林迫害大法弟

2004-11-05: 这四位老师以书信形式多次向镇领导、校领导及老师们讲真象,要求恢复工作。明白真象的人都非常同情这几位老师的遭遇,也被他(她)们的真情所感动。在讲真象两个多月的日子里,他(她)们每天都去“上班”,这一善举却让镇党委书记乔广林不高兴。乔想对这四位老师下手,却找不到迫害的借口。碰巧,大法弟子孙凤华于2004年10月17日向其递交另一位大法弟子受迫害的书信及三张“护身符”,这三张护身符成了乔广林迫害大法弟子的借口。

乔××先拿孙凤华开刀,于2004年10月19日伙同宾县610办公室欺骗孙凤华并将其强行绑架至宾县第二看守所,孙凤华绝食抗议,却于绑架的第二天送到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强行劳动教养三年,同时强行封闭孙凤华所经营的政府食堂。大法弟子孙凤华,99年10月去北京为大法上访,回来后关押在宾县第一看守所四十天左右,释放时被610罚款四千元,无票据。孙凤华有两个小孩,小的才三、四岁,每天喊着找妈妈……

2004-10-21:黑龙江省宾县宁远镇大法弟子、镇政府食堂承包人之一孙凤华2004年10月17日早晨,把一大法弟子写的劝善信及三张祝福卡送交了镇党委书记乔广林,乔当时拒绝接受,孙凤华再次交给他,乔气急败坏的找到当地派出所人员绑架孙凤华未得逞。又叫来宾县的610人员骗孙凤华到办公室来谈一谈,便把孙凤华绑架到宾县看守所。 此期间,派出所及县610恶人到写劝善信的大法弟子家,预進行绑架未遂。

2004-10-21: 黑龙江省宾县宁远镇大法弟子、镇政府食堂承包人之一孙凤华2004年10月17日早晨,把一大法弟子写的劝善信及三张祝福卡送交了镇党委书记乔广林,乔当时拒绝接受,孙凤华再次交给他,乔气急败坏的找到当地派出所人员绑架孙凤华未得逞。又叫来宾县的610人员骗孙凤华到办公室来谈一谈,便把孙凤华绑架到宾县看守所。

此期间,派出所及县610恶人到写劝善信的大法弟子家,预進行绑架未遂。

哈尔滨市(哈市)联系资料(区号: 451)

2019-04-27:哈尔滨铁路运输法院:
哈尔滨市南岗区红军街100号,邮编150001
办案人:副院长权伍珉86432018
院长崔林生86431018
副院长:桑利平、权伍珉86432018
邪党委书记吴艳玲
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孙树忠
刑庭庭长黄振伟 86433658
副庭长韩冰 86433018
法官86433408
秦利民
姜丽(孙秀敏办案法官)
赵丽(孙秀敏办案法官)
秦广龙
立案庭:86433418
隋江、王江、陈早强、沈轶欧

哈尔滨铁路运输检察院:
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颐园街33号,邮编150001
办案人:范长松86432328
检察长孙成毅 86431118
副检察长徐洪光86432118
何长春 86437278
检察官:86432328
张华军
范长松(正在做法轮功案件)
王祎迪(孙秀敏办案人)
王新光
王江

2019-04-14: 黑龙江省公安厅:
厅长毕宝文
厅长吴刚17303605003、18004516737
黑龙江省治安总队队长 王明夫 13349416666
省公安厅机关国保总队
国保总队政委 郑晓光15545488811 15545488811
原国保总队队长曲卫建13384600133
现国保总队队长薛之谦(音)
国保总队国保处副处长杨波 15945183001 15945183001

哈尔滨市公安局局长 刘亚洲
电话:0451-87661719
哈尔滨市国保支队:
国保支队队长关云鹏15945197656
政委姜铭87661935、13946158000
秘书科科长原伟杰87661748、13314611116
副主任科员宋闯84692972、13313659191

哈尔滨市610支队:
政委李树鑫87660723、13304507007
副主任科员杨建华87661320、13945047877

哈尔滨市鉴定被查抄电子设备的机构
电话:0451-87661043、87661041、0451-87661042、87661060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