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 >> 哈尔滨 阿城区(阿城市) >> 栾翠柳

栾翠柳
杜永堂、栾翠柳夫妇照片
女, 40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延寿县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15-09-18
案例分类: 孕妇/幼童/未成年  农村人  非法拘留/绑架  强行搜家/抄家/抄资料点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杜永堂(杜永唐) 栾翠柳
交叉列在: 黑龙江 > 哈尔滨 延寿县
交叉列在: 黑龙江 > 哈尔滨 道里区(道理区;第二看守所,道理七处监狱,又叫鸭子圈)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19-10-17:善良农民夫妇被劫持三百多天 国保胁迫法庭构陷 黑龙江省延寿县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杜永堂、栾翠柳夫妇遭尚志市国保警察从家中绑架、构陷,五月三十日被非法庭审,夫妻二人有理有据的为自己做了无罪辩护。 七月二十五日,阿城区法院就杜永堂案第二次所谓的“补充证据”开庭,律师指出:补充的新证据和案件完全没有关联性,不能证明当事人构成犯罪。第二次开庭约十分钟即结束。 现在,栾翠柳和杜永堂夫妇已经被绑架劫持330

2019-10-17: 善良农民夫妇被劫持三百多天 国保胁迫法庭构陷
黑龙江省延寿县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杜永堂、栾翠柳夫妇遭尚志市国保警察从家中绑架、构陷,五月三十日被非法庭审,夫妻二人有理有据的为自己做了无罪辩护。

七月二十五日,阿城区法院就杜永堂案第二次所谓的“补充证据”开庭,律师指出:补充的新证据和案件完全没有关联性,不能证明当事人构成犯罪。第二次开庭约十分钟即结束。

现在,栾翠柳和杜永堂夫妇已经被绑架劫持330多天了,家中老幼急需他们这家庭的主要劳动力回家照顾。

这两次开庭都没有证据将他们夫妻判刑,国保警察又不甘心无罪释放好人回家,现在阿城法院是骑虎难下:放人,惧怕垂帘听政的尚志国保;不放人,对于无罪的好人超期羁压违法……面对国际社会对人权迫害者的声讨,谁也不愿意背负这历史的债务,谁也不愿为这历史的债务买单。

法律明文规定:一个案件公安的侦查阶段一旦过去,到了检察院阶段,公安就再也不能补充证据(除非检察院退回公安补充侦查,但也仅限两次退侦);案件到了法院阶段,检察院就再也不能补充证据。谁再补充证据都是违法取证。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九日上午十点左右,黑龙江省延寿县善良农妇栾翠柳在家中被尚志国保李志国、高剑平等人跨地区绑架,下午她的丈夫杜永堂也被蹲坑绑架,家中留下幼小的孩子。夫妻被绑架后,栾翠柳的父母不得不来到他们家帮助他们带孩子。

在这近一年的时间里,家中的三位老人(杜永堂的父亲和栾翠柳的父母)整日以泪洗面,望眼欲穿盼望他们夫妻回家团圆。他们唯一的孩子今年升初中因为在延寿县没有商品房(房产)被驱逐出县级学校,去农村学校读书,这件事给幼小的孩子带来了极大的伤害,本来成绩优异的他(语文、数学、外语分别是95分、96分、97分的成绩)被赶去农村读书,如果没有这场迫害,以杜永堂和栾翠柳夫妇的勤劳和勤检持家,他们也早就能在县里买房了。可是由于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旷日持久,使得他们的家早就被掏空……

这次又被尚志国保李志国、高剑平、王辉和延寿县城北派出所所长王强等人野蛮绑架,使得他们这个已经伤痕累累的家雪上加霜,被再次洗劫一空:家中卖大米的两万多元现金、孩子从小积攒起来的七千多元压岁钱、栾翠柳衣服兜里的五千多元生活费、钱包里的银行卡,还有金项链等贵重物品被掳走……

近日,栾翠柳的律师再次会见了她,她拜托律师转告家属:她的钱包里不止是金项链,还有金戒指和金耳环(三金)还有古钱币,这些古钱币现在都是很值钱的东西,这三件金首饰都是他们结婚时杜永堂为她买的,具有纪念意义,不知现在还有没有了?家属说:钱包里哪还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啊?家里象遭遇了强盗一样,钱包里什么都没有了,就剩下一些票据了……

当说到他们夫妻捎信让去国保索取这些被抄走的贵重物品时,家属说:我们那还敢去啊?最近他们(尚志国保高剑平等人)还来我家找东西,妄图拼凑证据给他们夫妻判刑,还逼问都谁来过我们家,现在谁也不敢来帮助我们了,我们这一家老小可怎么生活啊?难怪现在的民谣中都在传唱:过去的土匪在深山,现在的土匪在公安。

中共的各级国保才是真正推行迫害法轮功的幕后操手,他们凌驾于法律之上,操控指使各级公检法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黑龙江省这片土地是被迫害的重灾区,因为这里的人们世代善良,真、善、忍的理念早已根植人心,明慧网对法轮功20年的迫害报道中,黑龙江省被迫害者(骚扰、绑架、关押、判刑、迫害致死)居多,在2018~2019年更是达到了疯狂的程度。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九日,在黑龙江省国保副处长杨波的亲自指挥部署下,一天之内全省多地:包括大庆、哈尔滨、宾县、延寿等地区统一时间绑架一百多善良的法轮功信仰人士,杜永堂和栾翠柳这对善良的夫妇就是这天在自己家中被绑架的。

尚志国保李志国、高剑平等人胁迫公检法人员,于二零一九年五月三十日跨地区在阿城法院对杜永堂和栾翠柳夫妻非法庭审,在法庭上对他们夫妻的非法指控和拼凑的所谓证据被辩护律师一个个的戳穿,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阿城法院是无法判刑的。

即使在中共自己规定的冠冕堂皇的法律范围内,他们夫妻二人都是无罪的。这时,尚志国保高剑平等人便从幕后跳到了前台,带领手下的帮凶们直接去了栾翠柳的家中再次违法抄家,在没有找到任何可以将他们夫妻判刑的有力证据后,逼问家属(法轮功人员)都谁来过你家,妄图通过“人证”再将夫妻二人判刑送进监狱。然而,他们这一做法已经违法。

稍有一点法律常识的人都知道,案件一旦到了检察院阶段,公安就不得插手再去补充“证据”了,当案件到了法院阶段时,检察院就不得插手该案件再去补充“证据”了,然而尚志国保的权利超越于公检法三家,在杜永堂和栾翠柳夫妇的案件已经开庭后,竟然再次去当事人的家中抄家,威逼利诱家属……妄图补充证据,非要把这对善良的小夫妻判刑送进监狱才心安。

阿城法院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五日的第二次所谓的“补充证据开庭”又被及时赶到的杜永堂的辩护人依法揭穿。所谓“新证据”是未经栾翠柳签名的笔录,和杜永堂曾经被行政处罚的档案,律师指出:补充的新证据和案件完全没有关联性,不能证明当事人构成犯罪。开庭约十分钟即结束。

信仰自由、言论自由是天赋人权,也是中国宪法赋予公民的合法权利。公检法作为国家的司法机关,是用来惩恶扬善,打击真正的犯罪者的,而不是当权者随心所欲迫害好人的工具。“文革”已过去数十年,在今天的中国大陆,假“法律”之名,制造冤假错案,践踏信仰自由与基本人权、迫害好人的悲剧还在上演着,生活在这样的社会不可悲吗?为什么还要推波助澜呢?!

中共江泽民集团发动和维持的这场群体灭绝性的迫害,给上亿法轮功修炼者和他们的家人带来巨大的苦难。同时,这场对无辜好人的迫害也使中国的法制越发黑暗,也使中国社会的道德越发沦丧。所有的中国人都是这场迫害的受害者,希望有关部门、有关人员选择善良,公正执法,抵制邪恶的指使,给子孙后代开创一个公平、正义的生活环境。

法轮功所奉行的真善忍,这普世的价值,被越来越多的善良人士所关注,更被国际社会众多国家所认可。在法轮功被迫害20年后的今天,美国政府官员表示,如果有迫害人权和法轮功的中国人权罪犯一旦踏上美国的国土将立即被遣返,美国将拒绝这些人权恶棍及其他们的子女和近亲属等以旅游、探亲、包括绿卡的持有者踏上这片自由的国土。

但愿阿城法院有关办案人员,能够秉公办案,不要开历史的倒车,在道义和良知面前,做出经得起历史检验的判决,释放好人栾翠柳和杜永堂回家,这样做即对得起自己的良知、也无愧于后世子孙!当历史走过这一页时,您的子孙会因为您此时作出明智之举而感到骄傲:我们的父辈当年没有推波助流迫害法轮功,您的子孙也不会因为您此时的错误决定而被西方国家拒绝签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0/17/善良农民夫妇被劫持三百多天-国保胁迫法庭构陷-394676.html

2019-08-03:哈尔滨市阿城区法院再次非法庭审杜永堂夫妻 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五日早上,法轮功学员杜永堂的辩护律师赶到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阿城区看守所会见当事人,律师刚递交会见手续,同时法院的提票也交进来了,原来阿城区法院今早(七月二十五号)就杜永堂案第二次所谓的“补充证据”开庭。 之前,阿城区法院通知过杜永堂和栾翠柳的二位辩护律师,声称检察院补充了“新证据”,要再开一次庭。二位律师知道检察院补充所谓“新证据”只是

2019-08-03: 哈尔滨市阿城区法院再次非法庭审杜永堂夫妻
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五日早上,法轮功学员杜永堂的辩护律师赶到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阿城区看守所会见当事人,律师刚递交会见手续,同时法院的提票也交进来了,原来阿城区法院今早(七月二十五号)就杜永堂案第二次所谓的“补充证据”开庭。

之前,阿城区法院通知过杜永堂和栾翠柳的二位辩护律师,声称检察院补充了“新证据”,要再开一次庭。二位律师知道检察院补充所谓“新证据”只是为了掩盖法院的非法延期审理找个借口而已,根本补充不了证明当事人所谓犯罪的“证据”,就提出提交书面意见,律师不到庭,法院同意了,所以这次第二次开庭,法院没通知律师。

眼看杜永堂被阿城法院提走,律师赶紧打车赶往阿城法院,刚好杜永堂和妻子栾翠柳也被提到法院,杜永堂的律师便参加了庭审。

这次庭审的法官还是何静波,公诉人还是辛宇。公诉人提交的所谓“新证据”是未经栾翠柳签名的笔录,和杜永堂曾经被行政处罚的档案,律师指出:补充的新证据和案件完全没有关联性,不能证明当事人构成犯罪。

律师的突然出现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第二次开庭约十分钟即结束。第二次开庭过程印证了之前的判断:是因为本案审理期限快到期了,检察院建议延期审理补充证据是为了配合法院延长审理期限披上“不违法”的外衣。

法律明文规定:一个案件公安的侦查阶段一旦过去,到了检察院阶段,公安就再也不能补充证据(除非检察院退回公安补充侦查,但也仅限两次退侦);案件到了法院阶段,检察院就再也不能补充证据。谁再补充证据都是违法取证。现在构陷杜永堂、栾翠柳夫妇的案件已经一审开完庭了,律师都已经全面展开辩护,把检察院所提供的所有“证据”驳斥的荡然无存,现在究竟是哪个部门在公然违法补充证据呢?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九日,哈尔滨市各区县、大庆市有一百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当日上午十点左右,栾翠柳在家中被尚志国保李志国、高剑平等人绑架,下午她的丈夫杜永堂也被蹲坑绑架,家中留下幼小的孩子。杜永堂、栾翠柳被尚志检察院非法批捕,并构陷到阿城区检察院,检察院公诉到阿城区法院。

二零一九年五月三十日,阿城区法院对杜永堂、栾翠柳夫妇跨地区非法庭审。在法庭上,他们夫妻二人有理有据的为自己做了无罪辩护,令在场的法官、法警、公诉人、辩护人、家属和旁听人员都听明白了:依照中国的现行法律,抓捕杜永堂、栾翠柳夫妻是没有任何证据的,夫妇俩的信仰和行为完全是合法的,根本都是无罪的。

自从他们夫妻被绑架后,栾翠柳的父母不得不来到他们家帮助他们带孩子。据了解,现在尚志国保李志国、高剑平等人(当初绑架杜永堂夫妇的人)正在上蹿下跳,在案件结束后的今天还不遗余力的去杜永堂的家中,非法询问杜永堂的岳父母都谁来过你家?你们都和谁来往?二位老人被恐吓的胆颤心惊,不敢和任何人来往。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8/3/哈尔滨市阿城区法院再次非法庭审杜永堂夫妻-390962.html

2019-07-22:黑龙江延寿县国保加害善良夫妇 黑龙江省延寿县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杜永堂、栾翠柳夫妇遭绑架、构陷,五月三十日被非法庭审,夫妇俩自辩无罪。近日,自称国保的人再非法提审栾翠柳,并到杜永堂家骚扰,企图再搜罗迫害证据。 杜永堂幼小的孩子与老实家人无端遭此蓄意迫害,生活陷入痛苦。孩子非常想念爸爸妈妈,还不知下学期去哪里读书……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九日,哈尔滨市各区县、大庆市有一百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当日上午

2019-07-22: 黑龙江延寿县国保加害善良夫妇
黑龙江省延寿县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杜永堂、栾翠柳夫妇遭绑架、构陷,五月三十日被非法庭审,夫妇俩自辩无罪。近日,自称国保的人再非法提审栾翠柳,并到杜永堂家骚扰,企图再搜罗迫害证据。

杜永堂幼小的孩子与老实家人无端遭此蓄意迫害,生活陷入痛苦。孩子非常想念爸爸妈妈,还不知下学期去哪里读书……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九日,哈尔滨市各区县、大庆市有一百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当日上午十点左右,栾翠柳在家中被尚志国保李志国、高剑平等人绑架,下午她的丈夫杜永堂也被蹲坑绑架,家中留下幼小的孩子。自从他们夫妻被绑架后,栾翠柳的父母不得不来到他们家帮助他们带孩子。

栾翠柳正直善良,很坚韧,此次被绑架后,她因为坚持自己无罪,不背监规,被打骂过。尽管铁窗囚禁,但栾翠柳不配合任何签字,国保非法提审了她六、七次,劝导、引诱她认罪,都被她拒绝了。栾翠柳表示,她虽然被非法抓捕,但不可耻,她说自己无任何罪错,要求放人,“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

此后,杜永堂、栾翠柳被尚志检察院非法批捕,并被构陷到阿城区检察院,检察院公诉到阿城区法院。二零一九年五月三十日,阿城区法院对杜永堂、栾翠柳夫妇跨地区非法庭审。在法庭上,他们夫妻二人有理有据的为自己做了无罪辩护,令在场的法官、法警、公诉人、辩护人、家属和旁听人员都听明白了:依照中国的现行法律,抓捕杜永堂栾翠柳夫妻是没有任何证据的,夫妇俩的信仰和行为完全是合法的,根本都是无罪的。

他们的两位辩护律师当庭依法要求无罪释放两位当事人,法官何静波只得宣布庭审结束,择日宣判。

国保再骚扰 家人生活艰辛

杜永堂的孩子今年刚好小学毕业,面临升初中的问题。现今的中国大陆几乎一个模式,家里有初中学生必须得在县城有房产,如果没有房产,就不允许孩子在县城读书。杜永堂的孩子已经在延寿县读完了小学,但是这么多年对法轮功的迫害,使得杜永堂栾翠柳夫妇只能靠打零工维持生计,虽然勤劳,但还没能在延寿县买得起一处房产,依然居无定所。

现在杜永堂的孩子面临初中无处就学的问题,家中的三位老人(杜永堂的父亲和岳父母)商量着去看守所会见一下栾翠柳,问问她该怎么办?孩子总不能小学毕业就失学吧,结果哈尔滨市看守所却不允许家属会见。

另外,在五月三十日开庭后不久,一个自称是阿城国保的人来看守所非法提审栾翠柳,想诱骗栾翠柳一些所谓的犯罪证据,被栾翠柳识破并拒绝。

栾翠柳非常惦记孩子和老人们,而尚志国保李志国高剑平等人不遗余力,又去了延寿县栾翠柳的家中,追问帮助他们带孩子的栾翠柳的父母,追问都谁来过他家?还伺机寻找能使杜永堂和栾翠柳被判刑的证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7/22/黑龙江延寿县国保加害善良夫妇-390368.html

2019-06-08:黑龙江杜永堂夫妇法庭上自辩无罪 曝光警察抢钱 黑龙江延寿县法轮功学员杜永堂、栾翠柳夫妇,于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九日被绑架后一直被非法关押。二零一九年五月三十日,夫妇俩被非法庭审。 一、庭审过程 五月三十日这天上午,在黑龙江省阿城区法院,跨地区非法庭审延寿县善良百姓杜永堂、栾翠柳夫妇。家属驱车二百公里赶到阿城法院时还不到八点,在阿城法院门口一直等到九点才和两位辩护人一起进入阿城法院审判庭,本来定的

2019-06-08: 黑龙江杜永堂夫妇法庭上自辩无罪 曝光警察抢钱
黑龙江延寿县法轮功学员杜永堂、栾翠柳夫妇,于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九日被绑架后一直被非法关押。二零一九年五月三十日,夫妇俩被非法庭审。

一、庭审过程

五月三十日这天上午,在黑龙江省阿城区法院,跨地区非法庭审延寿县善良百姓杜永堂、栾翠柳夫妇。家属驱车二百公里赶到阿城法院时还不到八点,在阿城法院门口一直等到九点才和两位辩护人一起进入阿城法院审判庭,本来定的九点开庭不知何故等到十点法官何静波才宣布正式开庭。公诉人辛宇宣读完起诉书后,两位辩护人依法辩护。两位当事人杜永堂、栾翠柳的实事求是的朴实自辩,令在场的所有人都听明白了他们夫妻真的没有违法犯罪,他们的确是被冤枉的。

栾翠柳、杜永堂夫妇最初是被怀疑在尚志张贴传单而遭抓捕,在审查起诉阶段因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该项事实无法成立,在提起公诉的时候,检方只能是从家中抄走的书籍和真相币上做文章了。

在法庭辩论阶段,栾翠柳讲:“真、善、忍是五千年的神传文化,我不杀人、不放火、不嫖、不娼,我危害谁了……希望各位法官能站在善良的一边做出良知的选择,宣判我无罪,释放我回家照顾老人和孩子”。杜永堂说,法轮功属于信仰,信仰不构成犯罪,所以他是无罪的。

两位辩护律师都要求公诉人说明二位当事人杜永堂和栾翠柳究竟破坏了哪部法律的实施,公诉人说:破坏了刑法300条和最高法、最高检司法解释的实施。对此,辩护律师反驳道:刑法300条是本案指控的法律依据,公诉人要明确说明指控当事人犯罪侵犯的客体即法律实施被破坏的具体情况,杜永堂的辩护律师说:“本案现在正在开庭审理恰恰是刑法300条的具体实施,也充分说明两位当事人没有破坏法律的实施,是完全无罪的。”

在场的所有人都听明白了:杜永堂家仅仅因为几张有字的零钱,公诉方以牵强的理由说他们预备传播“犯罪”?

这次开庭,亲属和杜永堂夫妇见面令许多事情得以曝光:尚志国保当初绑架抄家时强行拿走的钱现在至少还有三千元没有返还;杜永堂、栾翠柳的结婚信物金项链和银行卡等贵重物品更没有随案移交,不知尚志国保扣押这些物品居心何在?纸是包不住火的,事情总有真相大白的一天。栾翠柳嘱咐父亲一定去尚志国保那里找回这条带有纪念意义的金项链。

二、事件回放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九日这天,黑龙江省国保处副处长杨波统一部署、亲自指挥在全省范围内绑架了一百多名法轮功学员。延寿县善良的农民杜永堂、栾翠柳夫妇就是在这一天不幸被绑架的。

尚志市国保李志国、高剑平、王辉等人跨地区来到延寿,和延寿县城北派出所所长王强等人一同具体实施绑架。

十一月九号这天如往常一样,吃过早饭后,杜永堂出去卖大米,妻子翠柳一人在家时,被早已等候多时(在门口蹲坑确认栾翠柳一人在家时)的尚志国保和延寿城北派出所野蛮绑架后塞到蹲坑的车里,其他人开始疯狂掠夺式的抄家,把杜家家里卖大米周转资金的两万多元钱、孩子的七千多压岁钱、栾翠柳衣服兜里的五千多生活费用零花钱、银行卡、存折、还有夫妻俩结婚的定情信物金项链等财物全部劫走。然后,他们在门口车里继续蹲坑。杜永堂中午回家吃饭时,他们再次一拥而上把他绑架后带回尚志连夜审讯,并且实施酷刑迫害杜永堂,企图强迫他承认莫须有的罪名。杜永堂吃了很多的苦头后没有被屈打成招,栾翠柳被多次威逼利诱后也没有被屈服。

真心希望当初抄家的尚志国保李志国、高剑平、王辉等人能够主动奉还这条项链和剩余的杜永堂的栾翠柳个人财物。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6/8/黑龙江杜永堂夫妇法庭上自辩无罪-曝光警察抢钱-388431.html

2019-04-23:春耕已到 黑龙江朴实农民夫妻仍被非法关押 律师近期去看守所会见时,黑龙江延寿县朴实憨厚的农民杜永堂表示:阿城检察院有人来提审过他,他表示自己无罪,根本就不知因为什么绑架他。他很担心家里的三位老人和孩子,现在已经到了春耕的季节,家里的四十多亩地他不回家没人耕种,他很希望能尽快回家。 杜永堂还告诉律师,他卖大米的账本在三轮车的后座上有个包里,如果家人拿着去收卖大米的欠款,还能暂时缓解燃眉之急,不然

2019-04-23: 春耕已到 黑龙江朴实农民夫妻仍被非法关押
律师近期去看守所会见时,黑龙江延寿县朴实憨厚的农民杜永堂表示:阿城检察院有人来提审过他,他表示自己无罪,根本就不知因为什么绑架他。他很担心家里的三位老人和孩子,现在已经到了春耕的季节,家里的四十多亩地他不回家没人耕种,他很希望能尽快回家。

杜永堂还告诉律师,他卖大米的账本在三轮车的后座上有个包里,如果家人拿着去收卖大米的欠款,还能暂时缓解燃眉之急,不然家里三老一小无法生存……

杜永堂的妻子栾翠柳也通过律师转达她对家人的关心:告诉她的孩子不要玩手机,耽误学习;告诉她的姐姐不要玩手机,手机里边诈骗太多;告诉老人保重身体,等她回来。更感谢亲友们在她最困难时期的帮助,她没有犯罪!更不应该在这里被迫害。

黑龙江省尚志市国保李志国、高剑平等人,在2018年11月9日上午9点,跨地区在延寿县,从家中绑架了善良的杜永堂、栾翠柳夫妇,家中三位老人、杜永堂的父亲和栾翠柳的父母,还有上小学的孩子无人照顾。

大年过去了,他们夫妇没有回来,正月十五元宵佳节大团圆他们也没有回来。三位老人(杜永堂的母亲已经去世)带着一个未成年的孙子,看着街上互相拜年的亲友们,想起被非法关押的孝顺儿女,不禁老泪纵横。

杜永堂先被非法关押在尚志看守所,后来被转押到阿城看守所;栾翠柳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市看守所(鸭子圈)。一向身体健康的杜永堂在两个月没有换洗衣服,和没有最基本的生活用品(包括卫生用纸)的情况下,再加上看守所环境恶劣,身上长满了疥疮,奇痒无比,律师会见时,看见他的手上都是疥疮。

当律师问他为什么被抓捕时,他回答:我也不知为什么抓我,我平时除了干农活就是卖大米,卖大米务农,我十一月九号那天干活回来还没等进家,就被蹲坑的警察绑架,到现在我什么都不知道啊。律师询问尚志市检察院,为什么抓捕杜永堂?检察院有关负责人告诉律师:因为怀疑他散发法轮功宣传品。

尚志国保绑架他们夫妻后,将非法构陷他们的案子送到阿城检察院,阿城检察院因为证据不足、事实不清,将案件退回尚志公安局。尚志国保警察不顾事实真相,在没有补充到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又再一次将构陷案件送到阿城检察院。

2019年4月13日,阿城检察院把构陷杜永堂、栾翠柳的案件移送到阿城法院。阿城检察院构陷他们夫妇的案子,由辛宇负责。

现在杜永堂和栾翠柳已经被非法关押快半年了,在这半年中家里的老人和孩子经历了惊恐、无助、和失去亲人的悲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4/23/春耕已到-黑龙江朴实农民夫妻仍被非法关押-385439.html

2019-04-14:哈尔滨87名法轮功学员2018年11月9日遭绑架 …… 二、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遭司法迫害现况 ◎杜永堂、栾翠柳夫妇被构陷到检察院。 延寿县法轮功学员杜永堂、栾翠柳夫妇的案子已经到了哈尔滨市阿城区检察院。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4/14/哈尔滨87名法轮功学员2018年11月9日遭绑架-385134.html

2019-04-14: 哈尔滨87名法轮功学员2018年11月9日遭绑架
……
二、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遭司法迫害现况

◎杜永堂、栾翠柳夫妇被构陷到检察院。
延寿县法轮功学员杜永堂、栾翠柳夫妇的案子已经到了哈尔滨市阿城区检察院。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4/14/哈尔滨87名法轮功学员2018年11月9日遭绑架-385134.html

2019-02-19:大年人难圆 黑龙江省延寿县杜永堂、栾翠柳夫妇被非法关押一百天 中国人有回家过年的习俗,在外的游子无论离家多远也要回家陪父母过团圆年的。然而,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九日,黑龙江省延寿县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杜永堂和栾翠柳夫妇,在自己家中无端被尚志市国保李志国等人绑架,被非法关押至今已经整整一百天了。 在这一百天中,双方父母望眼欲穿盼望他们回家过年,大年过去了他们夫妇没有回来,正月十五元宵佳节大团圆他们也没

2019-02-19: 大年人难圆
黑龙江省延寿县杜永堂、栾翠柳夫妇被非法关押一百天

中国人有回家过年的习俗,在外的游子无论离家多远也要回家陪父母过团圆年的。然而,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九日,黑龙江省延寿县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杜永堂和栾翠柳夫妇,在自己家中无端被尚志市国保李志国等人绑架,被非法关押至今已经整整一百天了。

在这一百天中,双方父母望眼欲穿盼望他们回家过年,大年过去了他们夫妇没有回来,正月十五元宵佳节大团圆他们也没有回来。三位老人(杜永堂的母亲已经去世)带着一个未成年的孙子,看着街上互相拜年的亲友们,听着商场的高音喇叭,想起被非法关押至今的孝顺儿女,不禁老泪纵横:“老人不图儿女为家做多大贡献啊,一辈子不容易就图团团圆圆……”

杜永堂、栾翠柳这对小夫妻,平时里他们在家时上孝下悌,邻里和睦……然而就是这样的好人,在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九日被尚志市国保李志国、高剑平等人绑架。杜永堂被非法关押在尚志看守所,栾翠柳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市看守所(鸭子圈)。

在求告无门的情况下,老人为他们夫妻二人聘请了律师。

二零一九年一月九日上午八点,杜永堂的辩护律师来到尚志市看守所,在要求会见的过程中,看守所的所长以办案单位不允许会见为由,多次阻挠律师合法会见杜永堂,律师只好去检察院等相关部门控告后,在费了很多周折后,于一月九日下午,终于会见到了整整关押两个月的杜永堂,得知家属在杜永堂被关押初期给他存的五百元钱他根本就没收到,家属给他送的衣服也不被允许。

一向身体健康的杜永堂在两个月没有换洗衣服,和没有最基本的生活用品(包括卫生用纸)的情况下,再加上看守所环境恶劣,他的身上长满了疥疮,这种疥疮奇痒无比,染此病毒者痛苦无比……律师会见时,看见他的手上都是疥疮……他委托律师告诉家属尽快来给他存些衣服和买些狼毒软膏(专门管疥疮用的)。

当律师问他为什么被抓捕时,他回答:我也不知为什么抓我,我平时除了干农活就是卖大米,卖大米务农,我十一月九号那天干活回来还没等进家,就被蹲坑的警察绑架,到现在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看着朴实憨厚的杜永堂被无端关押迫害,他的律师会见后到看守所的存款处给杜永堂存了一千元钱,可是不巧的是看守所已经下班,律师委托看守所所长等明天上班时把这一千元给杜永堂存上。

随后,律师急忙询问了尚志市检察院,为什么抓捕杜永堂?联系检察院不要起诉杜永堂。检察院有关负责人告诉律师:因为怀疑他散发法轮功宣传品。

多么荒唐可笑的理由,只因为“怀疑”就可以随便抓人?这是一个执法者说的话吗?律师走后第三天家属就去送衣服,这次总算衣服收下了,但是狼毒软膏说什么也不允许。

又过了几天的时间,杜永堂就被转押到阿城看守所,家属再去询问办案人时?高剑平告诉家属:杜永堂被转到阿城看守所了,律师给存的那一千元也转到阿城看守所了。

家属根本无法知晓到底杜永堂被关押到哪里去了,更是担心栾翠柳的处境……

二零一九年的一月二十八日传统的小年这天,栾翠柳的辩护律师风尘仆仆来到哈尔滨市看守所,会见到了栾翠柳,得知构陷他们夫妇的案子已经到了哈尔滨市阿城区检察院,并给律师看了换押证,她委托律师告诉她的孩子:一定听姥姥姥爷的话,好好学习,要三位老人一定保重身体……

律师会见完毕后急忙赶到阿城检察院阅卷,案件承办人接待了律师,并且告诉律师:他们夫妻的案子属于同案,在一月五号就到检察院了。可是尚志检察院的人一月九号还告诉律师,杜永堂的案子还没到尚志检察院,这个案子必须得经过我们尚志检察院才能送达阿城检察院,尚志检察院的撒谎能力在这里可见一斑……

栾翠柳的辩护律师由于她对家中老幼的牵挂,在了解了她家中的情况后,在新年后的正月初十(二月十四号)再次来到哈尔滨市,首先去阿城检察院,得知栾翠柳夫妻的案件因为证据不足被退回尚志公安了。律师打车赶到看守所会见了栾翠柳!告诉她:案子因为证据不足被退回公安了,家里孩子很听话,这次考试三科分别得96、97、98分。并且安慰她老人们都很好……

听到这里,栾翠柳哭了,自己被无端关在这里,上不能孝敬老人,下不能照顾孩子……而且就在今天上午尚志国保办案人再次来提审他,逼迫她承认散发过法轮功传单。尚志国保警察怎么就不能实事求是、非得要构陷好人吗?

律师告诉她:好人一定有好报,真的假不了!你们夫妻为人处世都能为他人着想,面前有一些村民(经常买你家大米的人),想买大米却找不到人,就念叨着:这卖大米的小伙子怎么不来了呢,我们家都没米了,就等他来了,他的大米不掺假、不加香料,都是延寿本地上等的优质水稻加工而成的。当人们得知他的遭遇时,都为他们小夫妻鸣不平,这世道好人被抓,坏人横行,共产党算是完了……

今天是传统的元宵佳节,元宵之夜大团圆,而栾翠柳和杜永堂的家里是月圆人难圆,只有三位老人和一个幼小的孩子,现在马上面临开学,他们的孩子连学费都没有凑齐。

现在杜永堂和栾翠柳已经被非法抓捕并关押整整一百天了,在这一百天中家里的老人和孩子经历了惊恐、无助、和失去亲人的悲伤。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今天,有多少这样骨肉分离的悲剧在一幕幕的上演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2/19/大年人难圆(图)-382946.html

2018-12-16:黑龙江延寿县栾翠柳被非法关押月余 黑龙江省延寿县法轮功学员栾翠柳十一月九日上午被绑架,下午她的丈夫杜永堂也被蹲坑绑架,家中留下幼小的孩子。十二月十一日,栾翠柳的律师冲破阻力,见到了被非法关押一个月余的栾翠柳。 律师表示,栾翠柳正直善良,很坚韧,此次被绑架后,她因为坚持自己无罪,不背监规,被打骂过,她因为无私,所以无畏! 十一月九日,黑龙江省一百八十多位法轮功修炼者被绑架、非法刑拘,栾翠柳夫妇

2018-12-16: 黑龙江延寿县栾翠柳被非法关押月余
黑龙江省延寿县法轮功学员栾翠柳十一月九日上午被绑架,下午她的丈夫杜永堂也被蹲坑绑架,家中留下幼小的孩子。十二月十一日,栾翠柳的律师冲破阻力,见到了被非法关押一个月余的栾翠柳

律师表示,栾翠柳正直善良,很坚韧,此次被绑架后,她因为坚持自己无罪,不背监规,被打骂过,她因为无私,所以无畏!

十一月九日,黑龙江省一百八十多位法轮功修炼者被绑架、非法刑拘,栾翠柳夫妇只是其中一对。尽管铁窗囚禁,但栾翠柳不配合任何签字,国保非法提审了她六、七次,劝导引诱她认罪,都被她拒绝了。

栾翠柳表示,她虽然被非法抓捕,但不可耻,她希望亲友不要再给她送钱和衣服,她说自己无任何罪错,要求放人,“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

律师坚持法律原则 突破阻力

栾翠柳的父母见女儿被非法关押一个多月没有回家,便为她聘请了律师。

十二月十一日早晨七点多,马律师带着栾翠柳家属签的委托书和律师证,以及有关证件,去哈尔滨市看守所会见栾翠柳。因为去哈尔滨看守所会见的律师比较多,需要排队等待。等到八点多时,看守所的值班工作人员突然对马律师说不让会见,理由是(这类案子)必须经办案单位同意方可会见。

这个规定根本上是违法的故意刁难,马律师只好找到他们的领导,领导帮助联系办案单位后,仍告知必须得经过办案单位备案才行,也就是说律师必须得去尚志,找国保批准后,看守所方可安排会见,栾翠柳的律师说这没有依据,并找驻检反映。

律师到驻检办公室后说明情况,工作人员在给律师作笔录时,驻检主任和刚才的那位领导一起来说明:这是“专案”,希望栾翠柳的辩护律师能够去找办案单位,即尚志国保。如果你执意要找我们,那只能走程序。律师表示:不能配合违法,我们应该共同努力维护国家法律的统一才行啊!我可以来这里十趟,也不会去找办案单位(配合违法)的。

然后,工作人员问为什么天津律师(注:马律师来自天津)来这里办案?律师答复:是因为当地律师受司法局的干预啊!(注:有很多黑龙江的律师明知道法轮功学员不违法,迫于司法局的压力,也不敢接法轮功被构陷的案子)。

经过这一番程序,马律师做完笔录出来后,一上午的时间已经过去,这个时间各单位都已经下班,只得先去吃饭,等下午再继续找相关部门要求会见,但坚决不走违法程序。

二十分钟后,马律师接到看守所电话通知,说下午可以会见了,并欣慰地说:“法治胜利了!”

下午,在众律师们等候会见的时候,上午看到马律师被拒绝会见的一位当地律师说:“不是不让你见吗?”栾翠柳的律师说:“是不让见,但是得想办法啊!我们依法办案,正确的就是需要坚持!”

等到下午一点四十分后,马律师冲破重重阻力,终于见到非法关押了一个月之久的栾翠柳

会见一个半小时后,栾翠柳与律师告别时,她嘱咐律师:请转告亲友们,暂时帮忙照顾好她年幼的孩子!她一定会尽快回家的。

国保抢劫三万现金 一家老小艰难度日

栾翠柳,现年四十岁,儿子尚小。

北方的冬天寒风刺骨,滴水成冰。尚志国保李志国和高剑平等人在十一月九日绑架栾翠柳夫妇,当天非法抄家时,把家里仅有的三万元现金劫走,无任何经济来源的栾翠柳的父母,带着栾翠柳夫妇的幼子艰难度日。

年迈的父母望穿泪眼,急盼女儿、女婿回家,幼小的孩子哭闹着要爸爸妈妈回家过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2/16/黑龙江延寿县栾翠柳被非法关押月余-378513.html

2018-12-05:黑龙江延寿县三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看守所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九日,尚志市国保李志国、高剑平带领十几人闯入延寿县法轮功学员栾翠柳和杜永堂夫妇的家,先后绑架了夫妻二人。随后,他们又到法轮功学员何福军家,将他绑架。现在,这三名法轮功学员都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九日上午十点左右,尚志市国保李志国、高剑平带十几人穿便装开三辆私家车闯入延寿县栾翠柳和杜永堂夫妇的家里。当时丈夫杜永堂不在家,这

2018-12-05: 黑龙江延寿县三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看守所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九日,尚志市国保李志国、高剑平带领十几人闯入延寿县法轮功学员栾翠柳和杜永堂夫妇的家,先后绑架了夫妻二人。随后,他们又到法轮功学员何福军家,将他绑架。现在,这三名法轮功学员都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九日上午十点左右,尚志市国保李志国、高剑平带十几人穿便装开三辆私家车闯入延寿县栾翠柳和杜永堂夫妇的家里。当时丈夫杜永堂不在家,这伙人首先强行把栾翠柳野蛮地绑架到他们的私家车里,然后抄家,被抄走的私人物品有一台电脑、四部手机、三百元真相币五元、十元、二十元不等(都是卖大米找零钱换回来的)、法轮功书籍一套,因为家人当时都不在场,具体都拿走了多少物品不详,一共装走六塑料袋,扣押清单至今没有让栾翠柳见到。

栾翠柳和杜永堂夫妇是做大米生意的,家中周转资金大概有三万元也被这伙人抢走,此时正好亲属来访,和他们说明这是买大米的钱,为什么随便拿人钱财?李志国等人却说:谁能证明这钱是他们家的?这理由也太牵强了吧!和几个月前绑架延寿六十岁老人罗彩森时抢走家中五万八千元如出一辙,在人家劫走巨额现金却说出这样无理的话!

李志国、高剑平等人实施绑架、抄家后还不甘心离去,就在栾翠柳的家门口的车里蹲坑守候,等到杜永堂回家时,就在门口将杜永堂按倒、绑架了。然后,他们又到延寿县法轮功学员何福军家,将他绑架,并把何福军的车开走。

现今,栾翠柳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市(鸭子圈)看守所,在十一月二十三日家属聘请的律师会见时得知,栾翠柳自从被绑架关押后,被尚志国保非法提审过五~六次,逼迫她承认莫虚有的罪名,她都没有签字。她还被看守所的狱警“劝”写所谓“三书”,又被看守所的在押人员打骂。现在栾翠柳的丈夫杜永堂和何福军被非法关押在尚志看守所,家中只剩下年迈的父母还有上小学的孩子,现在北方的十二月寒风刺骨,滴水成冰,大米生意只得停滞,两位老人整日以泪洗面,盼望着女儿女婿早日回家。

现在全国到处都是“打黑除恶”的标语,公安警察应该去抓坏人才对啊!为什么专门绑架这些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然而全国各地曾经迫害法轮功的公安局长和国保队长都在频频遭恶报,包括周永康、徐才厚等人,并且恶报殃及家人,可能你会说我们这也是为了工作,那你仔细想想这和那些买凶杀人者有什么区别呢?前车之鉴啊,多行不义必自毙,破坏佛法遭天谴!善劝尚志国保三思而行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2/5/黑龙江延寿县三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看守所-378059.html

2018-11-12:黑龙江省延寿县法轮功学员栾翠柳被绑架 11月9日上午十点左右,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延寿县警察闯入法轮功学员栾翠柳家将她绑架,下午,警察又绑架了栾翠柳的丈夫杜永堂。警察在家中非法搜查,不知道都搜走什么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1/10/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76939.ht

2018-11-12: 黑龙江省延寿县法轮功学员栾翠柳被绑架
11月9日上午十点左右,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延寿县警察闯入法轮功学员栾翠柳家将她绑架,下午,警察又绑架了栾翠柳的丈夫杜永堂。警察在家中非法搜查,不知道都搜走什么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1/10/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76939.ht

2018-11-11:哈尔滨市至少40名法轮功学员遭非法抓捕 据报道,十一月九日,黑龙江省大庆市已知十七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同一天,哈尔滨市和周边县大约四十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一位法轮功学员走脱,六位法轮功学员已回家,一位被骚扰。 目前仍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是: 宾县:白丽艳、宋久香、王德、二安夫妻; 阿城区: 吴桂芝、孙晓慧、侯俊艳、唐秀丽、李雪芹; 延寿县:栾翠柳、杜永堂、何福军; 香坊区:吴秀兰;

2018-11-11: 哈尔滨市至少40名法轮功学员遭非法抓捕
据报道,十一月九日,黑龙江省大庆市已知十七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同一天,哈尔滨市和周边县大约四十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一位法轮功学员走脱,六位法轮功学员已回家,一位被骚扰。

目前仍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是:
宾县:白丽艳、宋久香、王德、二安夫妻;
阿城区: 吴桂芝、孙晓慧、侯俊艳、唐秀丽、李雪芹;
延寿县:栾翠柳、杜永堂、何福军;
香坊区:吴秀兰;
双城区:陈贤缘、张华山、张玉芝、刘建芳、徐艳;
动力区:谭长军;
道外区:林国峰;
松北区:刘国良等四位法轮功学员;
南岗区:那丽梅、任如杰、李晓林、杨姓学员、曹桂清、赵姓学员
哈尔滨市(未知区):杨田、红姐、未知名学员
……
延寿县已知三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十一月九日,哈尔滨延寿县迫害三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分别是栾翠柳(女,四十岁)、杜永堂(男,四十岁)夫妇二人、何福军(男,五十多岁)。 栾翠柳是上午被绑架,栾翠柳的丈夫杜永堂和何福军,是下午两点钟被绑架的,据说被非法送去哈尔滨,详细情况有待进一步核实。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1/11/哈尔滨市至少40名法轮功学员遭非法抓捕-376988.html

2015-09-16: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延寿县法轮功学员栾翠柳被非法抄家 9月11日上午9:40左右,法轮功学员栾翠柳在家中,正要和法轮功学员学法,突然闯进4名公安人员,其中一名是本县国保大队队长赵晓东,其他3人不知姓名,法轮功学员和他们周旋了很久,最后警察还是强迫抢走大法书5本,MP3一个,电子书一个。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16/二零一五年九月十六日大陆

2015-09-16: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延寿县法轮功学员栾翠柳被非法抄家
9月11日上午9:40左右,法轮功学员栾翠柳在家中,正要和法轮功学员学法,突然闯进4名公安人员,其中一名是本县国保大队队长赵晓东,其他3人不知姓名,法轮功学员和他们周旋了很久,最后警察还是强迫抢走大法书5本,MP3一个,电子书一个。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16/二零一五年九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15822.html#15915233822-1

哈尔滨 阿城区(阿城市)联系资料(区号: 451)

2020-02-04: 阿城区法院
副院长 邵春明 13945688884
副院长 张小文 15945128166
副院长 张静涛 13603613888
副院长 李丹 13351707766
政治处主任 李春耀 13895837555
执行局局长 张国旗 13836048888
审管办主任 郭彦东 13019700908
孙艳英 刑庭法官 13604848169
刑庭庭长 王伟臣 13136761541

阿城区检察院
检察长 仲昭祥 13069887633
副检察长 李洪君 13796170777
副检察长 李建军 13796783666
专职委员 马慧 13054276622
专职委员 王崇峰 13936071087
综合业务部
主任 邵明辉 13039988187

阿城区政府
林雪楠 副区长兼区公安局局长 13503650100

2019-10-17: 黑龙江省国保总队国保处副处长 杨波:15945183001
尚志国保 李志国13804615555
高剑平18045055166
案件承办法官何静波 电话0451—51090096
公诉人辛宇 电话 0451—51087029

2019-08-03: 黑龙江省国保总队国保处副处长 杨波:15945183001
尚志国保 李志国13804615555
高剑平18045055166
案件承办法官何静波 电话0451—51090096
公诉人辛宇 电话 0451—51087029

2019-06-08: 黑龙江省国保总队国保处副处长 杨波:15945183001
尚志国保 李志国13804615555
高剑平18045055166
案件承办法官何静波 电话0451—51090096
公诉人辛宇 电话 0451—51087029

2018-12-01:参与迫害的主要责任人是阿城区国保大队的副队长杨自横和会宁派出所的警察。

哈尔滨市阿城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 杨自横 15945125260
会宁派出所:
范日宏 所长15945125079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