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 >> 唐山 丰南区 河北冀东监狱(南铺盐场劳改队) >> 孙玉强

男, 70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河北沧县望海寺村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13-01-20
案例分类: 灌食/灌物  拘留/绑架  监狱  被举报/造谣污蔑/构陷/编假材料关押  受迫害程度:高
交叉列在: 河北 > 沧州 沧县

又有1281位民众签名声援营救法轮功学员孙玉强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15-12-28:炼功治愈肺结核狱警佩服 孙玉强结束三年冤狱 河北沧州望海寺乡法轮功学员孙玉强12月23日结束三年冤狱从冀东监狱回家。他在狱中曾感染肺结核,人瘦成一把骨头,大概有六、七十斤的样子,狱警说你活不了几天了。他坚持炼功,不接受狱医的治疗,身体奇迹般地好起来。从狱警到犯人都佩服法轮功,再也不说什么了。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2/28/二零一五

2015-12-28: 炼功治愈肺结核狱警佩服 孙玉强结束三年冤狱

河北沧州望海寺乡法轮功学员孙玉强12月23日结束三年冤狱从冀东监狱回家。他在狱中曾感染肺结核,人瘦成一把骨头,大概有六、七十斤的样子,狱警说你活不了几天了。他坚持炼功,不接受狱医的治疗,身体奇迹般地好起来。从狱警到犯人都佩服法轮功,再也不说什么了。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2/28/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21210.html#151227231729-1

2014-04-27:维持枉判 河北沧州市中级法院迫害善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4/27/维持枉判-河北沧州市中级法院迫害善良-290582.html

2014-04-27: 维持枉判 河北沧州市中级法院迫害善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4/27/维持枉判-河北沧州市中级法院迫害善良-290582.html

2014-01-29:河北沧县政法委、司法局阻挠七旬老人回家 “每逢佳节倍思亲”,快过年了,七十多岁的孙玉强陷冤狱有家不能归,带病之身,如今被关押在极其寒冷的唐山冀东监狱盐场,老人受的是什么罪可想而知。这一切让孙玉强唯一的女儿寝食难安。 长期精神和肉体上的双重迫害,已造成孙玉强老人小脑萎缩。冀东监狱两次到沧县办保外就医,沧县司法局搪塞、推诿不办。 孙玉强老人的律师及看过孙玉强申诉、控告材料的冀东监狱有关

2014-01-29: 河北沧县政法委、司法局阻挠七旬老人回家
“每逢佳节倍思亲”,快过年了,七十多岁的孙玉强陷冤狱有家不能归,带病之身,如今被关押在极其寒冷的唐山冀东监狱盐场,老人受的是什么罪可想而知。这一切让孙玉强唯一的女儿寝食难安。

长期精神和肉体上的双重迫害,已造成孙玉强老人小脑萎缩。冀东监狱两次到沧县办保外就医,沧县司法局搪塞、推诿不办。

孙玉强老人的律师及看过孙玉强申诉、控告材料的冀东监狱有关人员都表示,沧县法院、沧州中院确实违犯法律程序,其对孙玉强的判决是无效的。

孙玉强老人,沧县风化店乡望海寺村人,炼法轮功后丢掉了“药罐子”,脾气也好了。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在大白头集上,被沧县国保大队白建华等人绑架。二零一三年五月七日,河北沧县法院在中共市县政法委、六一零的操控下,既不通知家属,也不让当事人请律师,甚至对法院内部的人都保密,而且动用市县大批警力,如临大敌,仅用了二十分钟的时间就偷偷摸摸的开庭枉判孙玉强老人三年刑期。

孙玉强的家人请律师上诉,沧州市中院法官李莉再次玩弄手腕,在反复刁难律师过程中,再次剥夺孙玉强请律师辩护的权利,违法做出二审维持原判的判决。二零一三年六月十七日,七十岁的孙玉强被劫持到唐山冀东监狱继续迫害。

为抗议迫害,孙玉强老人曾长时间绝食。沧州看守所、冀东监狱都对这位古稀老人进行野蛮灌食,把老人身体折磨的非常糟糕,导致腹部肿胀,人消瘦衰弱;又由于长期插着胃管,使他咽喉发炎;而长期的迫害,已造成孙玉强老人小脑萎缩。冀东监狱狱警不愿再继续关押,主动来沧州为孙玉强办保外就医;而作为为沧县百姓做主的地方官员--县司法局、政法委、六一零的人却一再搪塞、推诿,以各种说辞拖着不办。

孙玉强的遭遇引发了沧州市、县百姓的强烈不满,古道热肠、行侠仗义的沧州百姓两千余人签名按手印声援营救孙玉强老人。


两次签名按手印营救孙玉强的原稿照片

在此奉劝沧县司法局、政法委、六一零及所有涉案人员:善恶必报。双手沾满法轮功弟子鲜血、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的薄熙来、王立军落马了(这只是他们恶报的开始),政法系统官员出现自杀潮。随后中央“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兼公安部副部长李东生的被双规,他不是普通的贪污腐败罪名,而是严重的违法违纪!迫害法轮功,在国际上被认为酷刑罪、群体灭绝罪和反人类罪,和二战时纳粹战犯同罪。沧县政法委、司法局相关人员,你们难道不想一想自己的退路吗?你们被利用来充当这场迫害的打手,但你们将终身负责,罪责难逃!赶紧抓住机会将功补过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29/河北沧县政法委、司法局阻挠七旬老人回家-286570.html

2013-12-09:孙玉强老人狱中命危 河北沧县司法局拒办保外就医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9/孙玉强老人狱中命危-河北沧县司法局拒办保外就医-283740.html

2013-12-09:孙玉强老人狱中命危 河北沧县司法局拒办保外就医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9/孙玉强老人狱中命危-河北沧县司法局拒办保外就医-283740.html

2013-07-13:河北沧州法轮功学员孙玉强狱中一直绝食反迫害 河北沧州七旬法轮功学员孙玉强,被非法关押在唐山冀东监狱四支队已一个多月,一直绝食反迫害,监狱坐如针毡,让孙的女儿去劝他吃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13/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76599.html

2013-07-13: 河北沧州法轮功学员孙玉强狱中一直绝食反迫害

河北沧州七旬法轮功学员孙玉强,被非法关押在唐山冀东监狱四支队已一个多月,一直绝食反迫害,监狱坐如针毡,让孙的女儿去劝他吃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13/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76599.html

2013-07-07:再次剥夺孙玉强辩护权 沧州中院非法维持原判 河北沧县法院五月七日偷偷开庭,在剥夺法轮功学员孙玉强请律师辩护的权利下,对他非法判刑三年。孙玉强的家人请律师上诉,沧州市中院法官李莉再次玩弄手腕,在反复刁难律师过程中,再次剥夺孙玉强请律师辩护的权利,违法做出二审维持原判的判决。 河北沧县七十岁的孙玉强老人,因为送人一本关于法轮功真相的小册子,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四日被警察绑架,二零一三年五月被非

2013-07-07:再次剥夺孙玉强辩护权 沧州中院非法维持原判
河北沧县法院五月七日偷偷开庭,在剥夺法轮功学员孙玉强请律师辩护的权利下,对他非法判刑三年。孙玉强的家人请律师上诉,沧州市中院法官李莉再次玩弄手腕,在反复刁难律师过程中,再次剥夺孙玉强请律师辩护的权利,违法做出二审维持原判的判决。

河北沧县七十岁的孙玉强老人,因为送人一本关于法轮功真相的小册子,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四日被警察绑架,二零一三年五月被非法判刑三年,六月十七日被劫持到唐山监狱迫害。孙玉强的律师整个过程中,沧县公检法机构可以说是毫无顾忌地知法违法。

因一本真相小册子 沧县国保警察抓人

孙玉强,男,七十岁,河北沧县望海寺村村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在风化店乡大白头村的集市上送给村民杨西明(外号杨聋子)一本带有法轮功内容小册子,被杨西明、杨洪珍恶告给警察。沧县公安局国保队副队长白建华等人把他绑架到沧县公安局国保队,后被非法关押在沧州市看守所。三十日孙玉强被非法批捕。

沧县公检法偷判刑 剥夺孙玉强辩护权

自从孙玉强被非法关押以后,他女儿不断地奔走于沧县公检法部门之间,不断地向这些部门询问案件到了什么阶段,是不是可以聘请律师辩护,但是这些执法部门却一再推诿,没有一个人告诉实情。

老人被非法关押了四个多月后,沧县法院不通知家人,不让当事人请律师,不公告开庭时间、地点、内容,于五月七日偷偷摸摸对孙玉强非法开庭,仅用了二十分钟走过场。

而就在开庭的前一天,即二零一二年五月六日,孙玉强的女儿还去沧县法院询问时,仍被告知“案件不在法院”。五月九日再次到沧县法院询问案件进展时,仍无人告知。但无意中听到该案已于五月七日开庭,五月八日当天已下达判决,非法判孙玉强三年徒刑。

对于沧县公检法机构沆瀣一气,蓄意剥夺孙玉强的辩护权,孙玉强的女儿再次咨询律师,律师明确表示:该判决违反了《刑诉法》第182条第三款“公开审判的案件,应当在开庭三日以前先期公布案由,被告人姓名,开庭时间和地点”之规定,因其程序违法,故该判决应当撤销。

反复刁难律师 沧州中院再次剥夺孙玉强的辩护权

孙玉强被沧县法院非法枉判后,孙玉强的女儿为父亲聘请了律师提出上诉,律师三次去沧县法院都不让进门,找刑二庭庭长刘金凤,也以各种借口推脱不见,最后只得由门卫室人员转交。

五月二十七日,孙玉强的辩护律师去沧州市中院与主办此案的刑二庭法官李莉联系阅卷,李莉要求律师提交当地派出所出具本人不炼法轮功的证明及律师协会出具本人道德品质良好,无违法违纪行为的证明,方可阅卷。对于这种非法要求,辩护律师为了当事人的利益起见,于五月三十日携带两份证明及相关辩护手续再次来沧州与李莉联系。次日,李莉电话告知:经研究,律协的证明还不行,尚需补充本人不炼法轮功以及注明该案案号并同意本人办理该案等情况,提交原件后等候开庭通知。

律师认为沧州市中院对律师提出的种种非法要求,超越了法律的规定,实属刁难律师,违法阻碍律师依法履行职务。但律师仍予忍耐,再与律协沟通,并于六月三日向沧州市中院院长章文忠及市人大、市政法委投寄反映情况的信函。

六月十三日,律师再来沧州与中院及看守所联系,方知二审维持原判的判决已于七、八天前就下达了。

沧州市中院再次剥夺了孙玉强的上诉辩护权和辩护律师依法履行为被告人辩护的诉讼权利,公然违反诉讼程序匆忙下达了终审判决,枉法裁判,是明目张胆地侵犯公民的合法权益。

对法轮功迫害十四年来,邪党的法院都是以所谓的“破坏法律实施”罪非法枉判法轮功学员。孙玉强被县、市两级公检法诬判的事实证明,真正破坏法律实施的恰恰是中共的这些所谓的执法机构。

通过孙玉强的被迫害,沧县的民众们亲眼见证了中共邪党各级公检法人员流氓行径。继今年三月份沧州当地两千多名民众联名声援营救孙玉强后,目前又有1281位民众签名声援营救孙玉强,呼吁严惩害人凶手,立即释放孙玉强。还法律公正,还法轮大法和大法弟子清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7/再次剥夺孙玉强辩护权-沧州中院非法维持原判-276351.html

2013-06-30:河北沧县法院偷偷开庭 古稀老人含冤入狱 河北沧县七十岁高龄的法轮功学员孙玉强,二零一三年五月被中共非法判刑三年后,二零一三年六月十七日被劫持到唐山监狱继续迫害。 孙玉强老人在沧县看守所绝食反迫害十多天,沧县看守所恶警不仅仅给老人上背铐,还竟然对这位古稀老人进行野蛮灌食,导致老人身体状况非常糟糕,但冀东监狱仍违规收监。 沧县法院偷摸判刑 二零一三年五月七日早八点,河北省沧县法院如

2013-06-30:河北沧县法院偷偷开庭 古稀老人含冤入狱
河北沧县七十岁高龄的法轮功学员孙玉强,二零一三年五月被中共非法判刑三年后,二零一三年六月十七日被劫持到唐山监狱继续迫害。

孙玉强老人在沧县看守所绝食反迫害十多天,沧县看守所恶警不仅仅给老人上背铐,还竟然对这位古稀老人进行野蛮灌食,导致老人身体状况非常糟糕,但冀东监狱仍违规收监。

沧县法院偷摸判刑

二零一三年五月七日早八点,河北省沧县法院如临大敌。在沧州市、沧县政法委及六一零的操控下,出动市县大批警力戒备,不通知家属,甚至对法院内部的人都保密的情况下,沧县法院仅用了二十分钟的时间,就偷偷摸摸地完成了对古稀老人孙玉强的违法庭审。次日,沧县法院以审委会的名义,非法宣判孙玉强三年有期徒刑。

孙玉强老人面对无端的迫害,有冤无处诉,只得绝食抗议。看守所对老人野蛮灌食,导致老人身体一度非常虚弱。

家人请律师上诉 法院几度阻挠

孙玉强女儿得知父亲被沧县法院非法枉判后,为父亲请了律师提出上诉。五月十三日上午,孙玉强的辩护律师准备去沧县法院刑二庭阅卷,门卫不让进,律师让门卫给刑二庭打电话找庭长,里边的工作人员说庭长下乡了,律师说:只要是刑二庭的人就行,里边说我不管这个案子。既没人接待也不让律师进去,律师没办法只好回到住所等待。

五月十四日上午,律师再次去沧县法院,向刑二庭递交孙玉强的上诉状,门卫不让进,给刑二庭打电话后,来了两个工作人员到门卫室,他们违法地询问律师并做了笔录,他们让律师签字,律师拒绝了他们的无理要求。律师把上诉状递交给了工作人员,他们收下了,律师才返回住处。

五月二十七日,孙玉强的律师到沧州中院刑二庭阅卷,主办法官李莉向律师要证明律师清白、无违法行为的证明信,因律师没有证明信,所以律师又被李莉挡了回去。

五月三十日律师拿着证明信到中院见李莉,李莉又说:“庭长说了,你得开司法局让你接这个案子的证明信才行。”又把律师给挡回去了。沧州中院在用各种“歪词”来刁难律师,有意阻挠律师为法轮功学员依法辩护。

法院是执法部门,《律师法》及其它任何一部法律都没有规定:律师得持有不修炼法轮功证明才能为当事人辩护。真是天大的笑话,可见中国的法律已经完全沦为维护共产邪党统治迫害老百姓的工具。根本没有公平、公正,维护公民的合法权益功能可言了。

民众联名声援营救孙玉强的义举

七十岁的法轮功学员孙玉强,去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在大白头集上讲真相,被沧县国保大队白建华等人绑架,他们不仅剥夺孙玉强的人身自由,信仰自由,连他女儿探视父亲的最基本权利都被剥夺了。孙玉强的女儿为了见父亲一面先后十余次去公安局、看守所、检察院,打了很多电话,他们互相推脱,横加阻拦,就是不让见。对于女儿给父亲送被褥、衣服这样合理合法的、甚至是人之常情的请求都百般刁难,予以拒绝。去年那么寒冷的严冬,不知老人是怎么熬过来的。

更令人发指的是沧县公安局为了构陷孙玉强,仅仅三天,沧县国保队长庞亮、副队长白建华已把进一步迫害孙玉强的所谓“材料”送到沧县检察院,三十日非法批捕。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孙玉强年轻时以给盖新房的人家编笆为生。他脾气暴躁,天不怕地不怕,四邻八村的谁都怕他,没人敢惹。四十多岁落下一身病,成了天天跟药铺打交道的“药罐子”,这使他脾气更坏,动不动就暴跳如雷。后来,有朋友介绍他接触法轮功。法轮功以宇宙特性“真善忍”为准则,教人说真话、办真事、做真人,存善念、奉善行,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他修炼后脾气越来越小,对人越来越好。心态一变,整个人的身体也跟着变。炼了不长时间,全身的病就都好了。过去一干活腰酸腿疼的要命,现在都快七十的人了,干活象小伙子一样。街坊邻居有什么活,他主动去帮忙,干完活儿还不吃人家的饭。上地干活看到哪块路不好走了,他就默默把路垫平。

孙玉强的遭遇引来无数人的关注、同情。法轮功学员不畏生死、非法关押讲真相的义举赢得了沧州父老的理解和尊敬。沧县公检法肆意迫害善良民众的恶行,引发了沧州众多百姓的强烈不满,遂有民众自愿按红手印联名声援营救孙玉强的义举。在孙玉强遭受迫害之际,先后已有二千余人人签名(下图)声援营救被绑架、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孙玉强,呼吁严惩害人凶手,立即释放孙玉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6/30/河北沧县法院偷偷开庭-古稀老人含冤入狱-276049.html

2013-06-12:法院违法诬判 河北古稀老人绝食反迫害 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受人尊重的七十岁农村老人,被非法关押已近半年,他的一切基本人权都被剥夺了,甚至家人的探视、送衣物的权利都被剥夺了;并且遭当地公检法在市、县政法委、610的胁迫下绑架、构陷、枉判。 老人对无端迫害、对中共公检法司的恶行实在是忍无可忍,豁出老命绝食反迫害,以讨公道,又被看守所灌食迫害,现在人很瘦,身体很虚弱。 中共公检法人员肆

2013-06-12: 法院违法诬判 河北古稀老人绝食反迫害
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受人尊重的七十岁农村老人,被非法关押已近半年,他的一切基本人权都被剥夺了,甚至家人的探视、送衣物的权利都被剥夺了;并且遭当地公检法在市、县政法委、610的胁迫下绑架、构陷、枉判。

老人对无端迫害、对中共公检法司的恶行实在是忍无可忍,豁出老命绝食反迫害,以讨公道,又被看守所灌食迫害,现在人很瘦,身体很虚弱。

中共公检法人员肆意迫害善良民众的恶行,引发了沧县众多百姓的强烈不满,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份,即有四百三十二位民众联名呼吁释放孙玉强。在孙玉强被持续非法关押期间,更多的民众庄严地签名按下手印,以更为强烈的声音呼吁地方当局必须释放孙玉强,截止到非法开庭之日,累计有二千五百多名民众签名按下手印联名声援营救孙玉强,呼吁严惩害人凶手,立即释放孙玉强

现在沧州的父老乡亲们、家人及法轮功学员都在关注孙玉强老人的身体状况。家人表示:老人要是有个好歹,将向各级部门控告涉案人员,直至为老人讨回公道。

孙玉强老人,现年70岁,沧县望海寺村人。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在风化店乡大白头村的集市上讲法轮功真相救人,被不明真相的村民杨西明(外号杨聋子)、杨洪珍构陷。沧县公安局国保队副队长白建华等人不分青红皂白就把他绑架到沧县公安局国保队,后被非法关押在沧州市看守所。至二十七日他女儿去公安局要人时,沧县国保队长庞亮、副队长白建华已把孙玉强的非法所谓材料送到沧县检察院,三十日孙玉强被非法批捕。

孙玉强的女儿先后十多次到县公安局国保队、检察院、看守所去要求见父亲一面,都被无理拒绝,连给父亲送衣服、被褥的权利也被剥夺。

老人被非法关押了四个多月后,在沧州市、县政法委、六一零的胁迫下,法院不通知家人,不让当事人请律师,不公告开庭时间、地点、内容,而且调集了很多市县政法委、六一零人员参与及大批警察、法警高度警戒,如临大敌的于五月七日偷偷摸摸的所谓“开庭审理”了一位七十岁的老人,仅用了二十分钟的时间走过场,非法判刑三年。

孙玉强被沧县法院非法枉判后,其女儿为父亲请了律师提出上诉,律师三次去沧县法院都不让进门,找刑二庭庭长刘金凤,也以各种借口推脱不见,最后只得在门卫室把上诉状交给工作人员,还被工作人员询问并作了笔录。不知道沧县法院的法官们为什么那么怕见律师?俗话讲:“不做亏心事,不怕半夜鬼叫门。”是不是在孙玉强这件事上太亏心了,才不敢见律师!不知道堂堂的沧县公检法部门为何那么惧怕一位七十岁老人?开庭审案那么怕老百姓知道?那么兴师动众?

五月二十七日,孙玉强的律师到沧州中院刑二庭阅卷,主办法官李莉向律师要证明律师清白、无违法行为的证明信,因律师没有证明信,所以律师又被李莉挡了回去。

五月三十日律师拿着证明信到中院见李莉,李莉又说:“庭长说了,你得开司法局让你接这个案子的证明信才行。”又把律师给挡回去了。明眼人都知道,沧州中院在用各种“歪词”来刁难律师,阻挠律师依法辩护,企图把上诉期拖延过去从而达到迫害孙玉强的目的。法律、法官本应该维护公平、公正,维护正义。而通过孙玉强被枉法冤判的事件,让我们老百姓看到的是:中国的法律是把中共邪党对善良民众的迫害美化成合法的工具,本应主持公正的法官是邪党作恶的帮凶。

孙玉强老人,年轻时以给新房编笆为生。他脾气暴躁,天不怕地不怕,四邻八村的谁都知道他,没人敢惹。四十多岁就落下一身病,成了天天跟药铺打交道的“药罐子”。这使他脾气更坏,动不动就暴跳如雷。后来,有朋友介绍他接触法轮功。这个功法以宇宙特性“真善忍”为准则,教人说真话、办真事、做真人,存善念、奉善行,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他修炼后脾气越来越好,对人越来越好。心态一变,整个人的身体也跟着变。炼了法轮功不长时间,全身的病就都好了。过去一干活腰酸腿疼的要命,现在干活赛过小伙子。而且处处为别人着想,给别人帮忙干活不吃饭,哪块路不好走了,他就默默把路垫平。大家都说,他跟修炼前比象换了个人似的。

佛法是慈悲的,法轮功学员是以救人为本的,世人是可贵的。在无端承受着迫害的同时,法轮功学员无怨无恨,不记不报,依然以最大的善意告诉追随中共邪党各部门参与迫害的人不要作恶,你追随的共产邪党到底是什么,最终将给你带来什么?

种什么因,得什么果。在此也劝告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切莫贪图一时之利,铸万世难悔之错。摆脱对中共邪党的恐惧,它的灭亡仅在旦夕之间,退出中共邪党,善待法轮功学员,为自己做出一个不悔的选择。

更希望沧州的父老乡亲们了解真相,看清邪党的邪恶本质与流氓本性,看清“天灭中共”的天意,看清邪党已走向灭亡的必然趋势。唾弃邪党,声援、支持大法与法轮功学员,与正义、善良站在一边,为自己和家人选择平安与美好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6/12/法院违法诬判-河北古稀老人绝食反迫害-275252.html

2013-05-30:河北沧县法院偷判七旬老人 阻挠律师上诉 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七十岁农村老人孙玉强,被沧县警察非法关押了四个多月后,在沧州市、县政法委、六一零的胁迫下,法院不通知家人,不让当事人请律师,不公告开庭时间、地点、内容,而且调集了很多市县政法委、六一零人员参与及大批警察、法警戒备,于五月七日偷偷摸摸的所谓“开庭审理”,仅用了二十分钟的时间走过场,非法判刑三年。 就这样一个不敢见人的、偷偷摸摸的所

2013-05-30:河北沧县法院偷判七旬老人 阻挠律师上诉
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七十岁农村老人孙玉强,被沧县警察非法关押了四个多月后,在沧州市、县政法委、六一零的胁迫下,法院不通知家人,不让当事人请律师,不公告开庭时间、地点、内容,而且调集了很多市县政法委、六一零人员参与及大批警察、法警戒备,于五月七日偷偷摸摸的所谓“开庭审理”,仅用了二十分钟的时间走过场,非法判刑三年。

就这样一个不敢见人的、偷偷摸摸的所谓开庭过程,却在判决书上堂而皇之的写着“公开开庭”。没有当事人家属旁听,没有一个平民百姓旁听,对于参与开庭的政法委、六一零及公检法司系统以外人员来说都是保密的,怎么到判决书上就变成了“公开开庭”呢?到底是向谁公开的呢?共产党的“执法人员”再次显示其瞪着眼睛说瞎话、自欺欺人的流氓本性。

沧县法院刑二庭的两个法官去市看守所给孙玉强送判决书,孙玉强向他们提出上诉,他们表示回去替孙玉强写上诉状。直到五月十四日孙玉强的辩护律师见到刑二庭的工作人员,问他们代孙玉强写上诉状了吗?他们说没有。可见法院的人是在糊弄孙玉强,目的是把上诉期拖延过去。

五月十三日上午,孙玉强的辩护律师准备去沧县法院刑二庭阅卷,门卫不让进,律师让门卫给刑二庭打电话找庭长,里边的工作人员说庭长下乡了,律师说:只要是刑二庭的人就行,里边说我不管这个案子。既没人接待也不让律师进去,律师没办法只好回到住所等待。

五月十三日下午,律师又去沧县法院找刑二庭,门卫还是不让进去,给刑二庭打电话找庭长,工作人员说:庭长下乡没回来。找其他人都说不管这个案子,律师被晾在大门口。

五月十四日上午,律师再次去沧县法院,向刑二庭递交孙玉强的上诉状,门卫不让进,给刑二庭打电话后,来了两个工作人员到门卫室,他们违法的询问律师并做了笔录,他们让律师签字,律师拒绝了他们的无理要求。律师把上诉状递交给了工作人员,他们收下了,律师才返回住处。

沧县法院为什么不敢让律师进去?是因为他们自知理亏,自知执法犯法。他们知道面对律师的质问,他们会被问的张口结舌、无言以对。所以就来个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是闭门不见,让律师干没招。

五月二十七日,孙玉强的律师到沧州中院刑二庭阅卷,主办法官李莉向律师要不修炼法轮功的证明信,因律师没有证明信,所以律师又被李莉挡了回去。法院是执法部门,《律师法》及其它任何一部法律都没有规定:律师得持有不修炼法轮功证明才能为当事人辩护。真是天大的笑话,可见中国的法律已经完全沦为维护共产党统治,镇压老百姓的工具。根本没有公平、公正,维护公民的合法权益可言了。

法轮功学员孙玉强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告诉乡亲们真相,目的是让乡亲们在灾难面前保平安。不违犯任何法律,没给国家、政府、百姓造成任何危害,相反,对促进社会安定与精神文明都有积极作用,根本构不成任何犯罪。这一点公检法人员基本都明白。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份,沧县公安局刚刚非法拘捕法轮功学员孙玉强,即有四百三十二位民众联名呼吁释放孙玉强。在孙玉强被持续非法关押期间,更多的民众庄严地按下手印,以更为强烈的声音呼吁地方当局必须释放孙玉强,截止到开庭之日,累计有二千五百多名民众按下手印。

中共作为一个披上现代政党伪装的“流氓帮派加邪教”的黑帮集团,为了迫害法轮功,费尽心思,不仅利用着根本践踏法律的黑帮绑架形式的洗脑班、精神病院迫害;利用违法违宪的劳教制度迫害;而且同时利用公检法践踏法律实施拘捕、起诉、判刑来迫害。这次对孙玉强的迫害完全是市县中共六一零(为掩人耳目现改名为防范办)胁迫县公检法干的。当然沧县国保庞亮、白建华有推卸不了的责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5/30/河北沧县法院偷判七旬老人-阻挠律师上诉-274671.html

2013-05-10:河北沧县法院枉判好人 二千民众再按手印营救 五月七日早八点前,河北沧县法院在中共市县政法委、六一零的操控下,既不通知家属,也不让当事人请律师,甚至对法院内部的人都保密,而且动用市县大批警力,如临大敌,仅用了二十分钟的时间就偷偷摸摸的开庭枉判孙玉强老人,走个过场。就连法院有良知的工作人员都说:都是六一零指使干的,以法院的名义判刑显得合法。这就是“中国特色”,这也是偷偷摸摸开庭的原因。 五月八

2013-05-10:河北沧县法院枉判好人 二千民众再按手印营救
五月七日早八点前,河北沧县法院在中共市县政法委、六一零的操控下,既不通知家属,也不让当事人请律师,甚至对法院内部的人都保密,而且动用市县大批警力,如临大敌,仅用了二十分钟的时间就偷偷摸摸的开庭枉判孙玉强老人,走个过场。就连法院有良知的工作人员都说:都是六一零指使干的,以法院的名义判刑显得合法。这就是“中国特色”,这也是偷偷摸摸开庭的原因。

五月八日,孙玉强的女儿去法院询问案子情况,法院的工作人员都推说不知道。找刑二庭庭长,都说庭长不在。孙玉强女儿得知这一消息之后,整个一上午奔走于检察院与法院之间,想得到父亲的确切消息,检察院、法院门卫给里边打电话,里边就说人不在,她用自己的电话打他们不接,想用门卫的电话打,看门的说:该问的也给你们问了,他们不让进,我也没办法,你用这个电话打不是砸我的饭碗吗,我就这一千多块钱。

沧县望海寺村七十岁的法轮功学员孙玉强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在大白头集上,被沧县国保大队白建华等人绑架,至今已被非法关押在市看守所四个多月。不仅孙玉强的人身自由权利被剥夺,连他女儿探视父亲的最基本人权都被剥夺了。对于他女儿给父亲送被褥、衣服这样合理合法的、人之常情的请求,都遭到百般刁难,无理拒绝。他女儿为了见父亲一面先后去了七趟公安局、看守所,检察院,打了很多电话,他们互相推脱,横加阻拦,就是不让见。

望海寺及沧县的父老乡亲们实在看不下沧县警察的恶行了,于是有四百三十二人自愿签名按手印联名声援营救孙玉强。此事在国际媒体曝光后,立即引起了国际社会及国际人权组织的关注。沧县邪党人员及警察不但不放人,还罔顾民意,让风化店乡乡政府人员和派出所警察去望海寺村恐吓、骚扰村民。国保队白建华给孙玉强的女儿打电话吓唬说:“你别折腾了,你再折腾对老头没好处。”

四月十五日孙玉强的女儿又去沧县国保队要人,庞亮一边应付说:等你们做好了再来要人,一边暗中打电话:指使白建华开车去县公安局大门外监视、盯梢法轮功学员。等到孙玉强的女儿从国保队出来后,法轮功学员离去时,白建华直接开车跟踪法轮功学员,行为鬼祟。

五月三日孙玉强的女儿再次去县公安局国保队,庞亮不在,找到白建华,他推说不管这个事。找到沧县法院立案庭询问,立案庭的人说:案卷已转到刑二庭。沧县公检法互相勾结意欲继续迫害孙玉强

沧州市县邪党及公检法部门人员随意剥夺公民最基本人权,破坏法律,执法犯法,并耍尽卑劣花招,尽干见不得人的勾当,一意孤行推行迫害的恶行再次引起沧县父老乡亲们的义愤,于是又有二千零一十四人自愿签名按红手印联名声援营救孙玉强,并纷纷谴责邪党打着法律的幌子破坏法律,祸害百姓。

一位七十岁左右的老人在赶集时听到孙玉强被迫害的消息,二话不说就签名并按下红手印。签名后老人说,他有一个亲戚是修炼法轮大法的,送他一个法轮功真相护身符,并告诉他常念“法轮大法好”得福报。“我可是亲身受益的。”老人说,“别说在集上签,就是让我上派出所签我也敢去,让我去当面对质我也不怕。我跟谁都敢说法轮大法好!”

一位四十多岁的男子,一听大法弟子被迫害,他说自己平时是个很低调的人,不愿意掺和事儿,“但给大法弟子签名,我签!” 一名十多岁的中学生在了解了沧县法轮功学员孙玉强被迫害的事件后说:“声援法轮功学员是好事啊,我得签。”

一天,一位大法弟子走进一户人家讲真相、征签,女主人痛痛快快地就签上了。而男主人觉得自己有一些知名度,担心签了名被别人认出来,有些犹豫不决。这时女主人就对自己的丈夫说:“你怕什么呢?也许就差咱俩这手印呢,咱签名按上手印,没准人就能救出来。”最后男主人也签名按上手印。

乌云终究遮不住太阳,邪恶永远战胜不了正义,历史上一切迫害正信的从来都没有成功过,历史上基督教、佛教的被迫害,也许就是警示今天世人的。以史为镜,支持正义,谴责迫害,你就会拥有平安与未来。迫害不会长久,所有对人类犯下罪恶的生命必将得到应有的结局,天理也终究会展现给人公正和慈悲!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5/10/河北沧县法院枉判好人-二千民众再按手印营救-273311.html

2013-05-02:河北沧县公检法串通一气 欲枉法判孙玉强 河北省沧县望海寺村七十岁的法轮功学员孙玉强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在大白头集上,被沧县国保大队白建华等人绑架,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四个多月,据说,恶警图谋迫害孙玉强而编造的案卷近日已被转到沧县法院,法院欲枉法判刑加害孙玉强。 这四个多月,不仅孙玉强老人的人身自由的权利被剥夺,信仰自由的权利被剥夺,连他女儿探视父亲的最基本人权都被剥夺了。孙玉强的女儿为

2013-05-02: 河北沧县公检法串通一气 欲枉法判孙玉强
河北省沧县望海寺村七十岁的法轮功学员孙玉强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在大白头集上,被沧县国保大队白建华等人绑架,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四个多月,据说,恶警图谋迫害孙玉强而编造的案卷近日已被转到沧县法院,法院欲枉法判刑加害孙玉强

这四个多月,不仅孙玉强老人的人身自由的权利被剥夺,信仰自由的权利被剥夺,连他女儿探视父亲的最基本人权都被剥夺了。孙玉强的女儿为了见父亲一面先后去了五趟公安局、看守所,检察院,打了很多电话,他们互相推脱,横加阻拦,就是不让见;对于他女儿给父亲送被褥、衣服这样合理合法的、甚至是人之常情的请求都百般刁难,予以拒绝,去年那么寒冷的严冬,不知老人是怎么熬过来的。

望海寺及周围村庄的父老乡亲们实在看不下这种对咱平民百姓的无理迫害了,于是有四百多人自愿签名按手印联名声援营救孙玉强。一位六十来岁的老人听说孙玉强被迫害的事后,毫不犹豫的签下名字,说:“炼大法的都是好人。这个签名没问题,支持!”老人说,他有一个当大夫的亲戚,他是通过这位亲戚知道法轮大法好。这位亲戚因为炼法轮功被单位开除了,“那么好的一个人!”老人感慨。

此事在新唐人电视台、大纪元报纸及明慧网等国际媒体曝光后,立即引起了国际社会及国际人权组织的关注。沧县警察罔顾民意,不但不放人,还让风化店乡派出所警察和乡政府人员去望海寺村恐吓、骚扰村民。国保队教导员白建华给孙玉强的女儿打电话吓唬说:“你别折腾了,你再折腾对老头没好处。”

四月十二日,孙玉强的女儿去沧县国保队要人,队长庞亮、教导员白建华一改过去那种高嗓门说话的态度,庞亮表示:一、孙玉强没干什么坏事,二、年纪大了,七十岁的老人了,三、就爷俩个,孤苦伶仃的。因此有放人的意向,但托词说:等看不到法轮功材料了再说。

四月十五日孙玉强的女儿又去沧县国保队要人,庞亮一边应付说:等你们做好了再来要人,一边暗中打电话:指使白建华开车去县公安局大门外监视、盯梢法轮功学员。等到孙玉强的女儿从国保队出来后,法轮功学员离去时,白建华直接开车跟踪法轮功学员,行为鬼祟。

四月二十四日,孙玉强的女儿再次去沧县国保队要人,庞亮推脱说自己主不了事,让去找其它部门。据说,恶警图谋迫害孙玉强编造的案卷近日已被转到沧县法院,法院欲枉法判刑加害老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5/2/河北沧县公检法串通一气-欲枉法判孙玉强-272748.html

2013-04-19:善良民众主动征签营救孙玉强老人 近日,继四百三十二名民众签名之后,更多民众站出来签名声援营救被中共当局绑架、关押的河北沧县法轮功学员孙玉强,更有世人主动帮助大法弟子做征签。 孙玉强老人,现年七十岁,河北沧县望海寺村人。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在风化店乡大白头村的集市上讲法轮功真相,被不明真相的村民构陷。沧县公安局国保队副队长白建华等人把他绑架到沧县公安局国保队,后非法关押在沧州市看守所。

2013-04-19:善良民众主动征签营救孙玉强老人
近日,继四百三十二名民众签名之后,更多民众站出来签名声援营救被中共当局绑架、关押的河北沧县法轮功学员孙玉强,更有世人主动帮助大法弟子做征签。

孙玉强老人,现年七十岁,河北沧县望海寺村人。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在风化店乡大白头村的集市上讲法轮功真相,被不明真相的村民构陷。沧县公安局国保队副队长白建华等人把他绑架到沧县公安局国保队,后非法关押在沧州市看守所。孙玉强已经被非法批捕。

一位积德行善、受人爱戴的七十岁老人,无故被警察绑架,而且一关就是三个多月,这期间公安用各种借口非法剝夺了家人的探视权利,甚至在严冬中连被褥、衣服都不让送。并且沧县公检法互相勾结欲非法开庭枉判孙玉强。沧县公检法人员的恶行,引发了沧县众多百姓的强烈不满,有民众自愿按红手印联名声援营救孙玉强

下面是征签过程中的几个故事:

小老板帮着做征签

几天前,一位大法弟子在讲相、征签过程中碰到一个小老板。当大法弟子向他讲明真相并希望他为营救孙玉强签名时,小老板二话不说就答应:“行,我签。”签完后,大法弟子问他店里的伙计能不能声援一下,他说:“行,我去找他们签名。”

两个小伙计刚签名按完手印,一辆货车在他的门口停下来。大法弟子正向货车上的人两个人讲真相,小老板主动凑上前说:“人家大哥(大法弟子)挺好啦,听这个大哥的准没错!”随后,小老板把刚才大法弟子对他讲真相的内容又向货车上的两个人复述了一遍。货车的两人也畅快的签名按了手印。

刚签完,小老板又对大法弟子说:“我隔壁还有一个开饭店的,我让他也签了。”听了小老板的讲述,饭店老板也签名按了手印。

“大家都签,支持好人”

一天,一大法弟子正在讲真相时,看到马路边上有四、五个人在那站着。大法弟子向他们说起签名支持孙玉强的事。其中有一个人说:“这是救人,干好事啊,我们签。”

附近的人看这边人多,就凑过来问是干什么的,一个签名按了手印的人向他们叙述了事件的来龙去脉。这时人群中有一个人说:“共产党尽吃私贪污,也快完蛋了,大家都签,支持好人。”

这时一位开着高级小轿车的人走过来,问是什么事。大法弟子开始有些犹豫,但最后还是向他讲了真相。没想到这个人很痛快就答应签名按手印,并问还有什么需要他做的,并高兴地收下真相资料。

参加葬礼的七十多人按手印

一位大法弟子前不久参加一个人的葬礼。因为人太多,大法弟子在僻静处找了一个参加葬礼的人给他讲真相。世人明白真相后,为营救孙玉强签名按了手印。这位大法弟子想,更多的人也应该听到真相啊,然后他就到人多的地方征签。结果聚了一大群人,大家争先恐后的签名按手印。

正在大家签名的时候,一个刚听明白真相的世人指着不远处的另一群人过来对大法弟子说:“他们我都给你说好了,都签,你只要拿着纸笔过去让他签上就行了。”最后大法弟子数了数,一个葬礼,共有七十多人签名按了手印。

“也许就差咱俩了”

一天,一位大法弟子走进一户人家讲真相、征签,女主人痛痛快快的就签上了。而男主人觉得自己有一些知名度,担心签了名被别人认出来,有些犹豫不决。这时女主人就对自己的丈夫说:“你怕什么呢?也许就差咱俩这手印呢,咱签名按上手印,没准人就能救出来。”最后男主人也签名按上手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4/19/善良民众主动征签营救孙玉强老人-272233.html

2013-04-18:河北沧县孙玉强老人被劫持逾三月 河北省沧县望海寺村七十岁的法轮功学员孙玉强去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在大白头集上讲真相,被沧县国保大队白建华等人绑架,至今已被非法关押在市看守所三个多月。 不仅孙玉强的人身自由被剥夺,信仰自由被剥夺,连他女儿探视父亲的最基本权利都被剥夺了。他女儿为了见父亲一面先后去了五趟公安局、看守所、检察院,打了很多电话,他们互相推脱,横加阻拦,就是不让见。对于女儿给父亲送被褥、

2013-04-18:河北沧县孙玉强老人被劫持逾三月
河北省沧县望海寺村七十岁的法轮功学员孙玉强去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在大白头集上讲真相,被沧县国保大队白建华等人绑架,至今已被非法关押在市看守所三个多月。

不仅孙玉强的人身自由被剥夺,信仰自由被剥夺,连他女儿探视父亲的最基本权利都被剥夺了。他女儿为了见父亲一面先后去了五趟公安局、看守所、检察院,打了很多电话,他们互相推脱,横加阻拦,就是不让见。对于女儿给父亲送被褥、衣服这样合理合法的、甚至是人之常情的请求都百般刁难,予以拒绝。去年那么寒冷的严冬,不知老人是怎么熬过来的。而且沧县公检法互相勾结还要枉判孙玉强

望海寺及周围村庄的父老乡亲们实在看不下这种对咱平民百姓的无理迫害了,于是有四百多人自愿签名按手印联名声援营救孙玉强。此事在明慧网等媒体曝光后,立即引起了国际社会及国际人权组织的关注。沧县警察罔顾民意,不但不放人,还让风化店乡派出所警察和乡政府人员去望海寺村恐吓、骚扰村民。

四月十二日孙玉强的女儿再次去沧县国保队要人,队长庞亮、教导员白建华一改过去那种高嗓门说话的态度,庞亮表示:一、孙玉强没干什么坏事,二、年纪大了,七十岁的老人了,三、就爷俩个,孤苦伶仃的。因此有放人的意向,但托词说:等看不到法轮功材料了再放。

四月十五日孙玉强的女儿又去沧县国保队要人,庞亮一边应付说:等你们做好了再来要人,一边暗中打电话:指使白建华开车去县公安局大门外监视、盯梢法轮功学员。等到孙玉强的女儿从国保队出来后,法轮功学员离去时,白建华直接开车跟踪法轮功学员。

很显然,庞亮找了三个理由表示放人,那是耍的花招、是诱饵,企图是以此来麻痹法轮功学员制造更大的迫害。

奉劝沧县公检法参与迫害的人员:在这历史的关键时刻,每一个人都必须得选择自己的未来:了解法轮功真相,记住法轮大法好,同时认清共产党的邪恶本性,退出它的党、团、队组织,你才能平安度过劫难进入未来,否则就陪着邪党一起淘汰。孙玉强及所有大法弟子之所以坚持不懈的、理性平和的讲真相,就是为给世人提供一个了解真相、看清邪党,从而为自己和家人选择平安与未来的机会。所以大法弟子的讲真相是完全为了别人好,是无私的,是在救人,是大善之举。在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周永康走向灭亡、迫害难以为继之时,愿沧县公检法司人员理智清醒,识时务,顺天意,选择善待大法、保护好人,从而得到上天的护佑,拥有平安与美好的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4/18/河北沧县孙玉强老人被劫持逾三月-272212.html

2013-03-24:村民签名营救老人 河北沧县政府人员挨户恐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24/村民签名营救老人-河北沧县政府人员挨户恐吓-271294.html

2013-03-24:村民签名营救老人 河北沧县政府人员挨户恐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24/村民签名营救老人-河北沧县政府人员挨户恐吓-271294.html

2013-03-15:公检法迫害好人 432乡亲按手印营救 河北沧县望海寺村现年七十岁的孙玉强老人,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四日被沧县国保警察绑架,到现在已经被非法关押两个多月了。这期间公安用各种借口非法剝夺了家人的探视权利,并且沧县公检法互相勾结欲非法开庭枉判孙玉强。沧县公检法肆意迫害善良民众的恶行,引发了沧县百姓的强烈不满,目前已有四百三十二人签名声援营救孙玉强老人。 暴脾气“药罐子” 变成没

2013-03-15:公检法迫害好人 432乡亲按手印营救
河北沧县望海寺村现年七十岁的孙玉强老人,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四日被沧县国保警察绑架,到现在已经被非法关押两个多月了。这期间公安用各种借口非法剝夺了家人的探视权利,并且沧县公检法互相勾结欲非法开庭枉判孙玉强。沧县公检法肆意迫害善良民众的恶行,引发了沧县百姓的强烈不满,目前已有四百三十二人签名声援营救孙玉强老人。
暴脾气“药罐子” 变成没脾气的健壮汉

孙玉强老人,年轻时以给新房编笆为生。他脾气暴躁,天不怕地不怕,四邻八村的谁都怕他,没人敢惹。四十多岁就落下一身病,成了天天跟药铺打交道的“药罐子”。这使他脾气更坏,动不动就暴跳如雷。后来,有朋友介绍他接触法轮功,这个功法以宇宙特性“真善忍”为准则,教人说真话、办真事、做真人,存善念、奉善行,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他修炼后脾气越来越小,对人越来越好。心态一变,整个人的身体也跟着变。

炼了法轮功不长时间,孙玉强全身的病就都好了。过去一干活腰酸腿疼的要命,现在都七十的人了,干活象小伙子一样。街坊邻居有什么活,他主动去帮忙,干完活还不吃人家的饭;上地干活看到哪块路不好走了,他就默默把路垫平。大家都说,他跟修炼前比象换了个人似的。

讲真相遭绑架、女儿要人探视被刁难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孙玉强在风化店乡大白头村的集市上讲法轮功真相救人,被不明真相的村民杨西明(外号杨聋子)、杨洪珍恶告,沧县公安局国保队副队长白建华等人不分青红皂白就把他绑架到沧县公安局国保队,后非法关押在沧州市看守所。

仅仅三天,二十七日孙玉强女儿去公安局要人时,沧县国保队长庞亮、副队长白建华已把进一步迫害孙玉强的所谓“材料”送到沧县检察院,三十日非法批捕。

一月八号,孙玉强女儿再次去要人,并要求见父亲,县国保队给开了信,可是市看守所的政委推到检察院,检察院的人说两节期间禁止会见,还是以各种借口剝夺了公民的探视权利。一月十四号,孙玉强女儿又去公安局要人,庞亮、白建华竟以他们只是“干活的”为由搪塞推诿。

一月三十一日,孙玉强的女儿再次去公安局要人,随白建华及警察李永圣去市看守所,到看守所后白建华一会说不让见,一会又用手机拍了张孙玉强的照片让他女儿看,反正千方百计不让见人。折腾一会,白建华和李永圣开车就走了。这时家人给看守所所长安宁打电话说明情况,安宁说:有公安局的人就可以见。孙玉强的女儿再次给庞亮打电话,庞亮又推到下周一(二月四日),周一又推到周二,周二再去找,又推到过完年再说。家属问庞亮:孙玉强犯了哪条法?庞亮说:个人回家看书去。这么大冷的天儿,看守所竟然不让家人送被褥、衣服,更不让他的女儿见父亲一面。他们只是勒索钱。

过完年、过了十五后,孙玉强的女儿再次给庞亮打电话:要求见父亲。庞亮以在外地的说辞来推诿,后来再打电话就不接了。

众乡亲抱不平,自愿按手印营救好人

孙玉强,一位积德行善、受人爱戴的七十岁孤寡老人,无故被沧县国保警察绑架,而且一关就是两个多月,这期间公安用各种借口非法剝夺了家人的探视权利,甚至在这严冬中连被褥、衣服都不让送,不知老人是怎么过的这个寒冬;并且沧县公检法互相勾结欲非法开庭枉判孙玉强

沧县公检法肆意迫害善良民众的恶行,引发了沧县众多百姓的强烈不满,遂有民众自愿按红手印联名声援营救孙玉强的义举。目前已有四百三十二人签名声援营救被绑架、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孙玉强,呼吁严惩害人凶手,立即释放孙玉强

孙玉强被迫害的过程就可以证明:真正破坏法律实施的恰恰是共产党制下的所谓“执法者”,他们打着法律的招牌执法犯法,乱法乱国,迫害善良民众,沦为中共的帮凶和工具。

善恶有报是天理,多行不义必自毙。在这历史转折的关键时刻、在迫害难以为继之时,愿沧县公检法司人员理智清醒识时务,静心想一想自己的所作所为,别给中共充当拔橛子的替罪羊。愿善良的世人都能明真相、得福报,选择善待大法、保护好人,从而得到上天的护佑,拥有美好的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15/公检法迫害好人-432乡亲按手印营救-270981.html

2013-01-19:河北沧县望海寺村法轮功学员孙玉强被绑架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河北沧县望海寺村的法轮功学员孙玉强在大白头集上讲真相救人,被人构陷,遂被沧县公安局国保队副队长白建华绑架并劫持到县公安局,后被非法关押到沧州市看守所。 十二月二十七日,孙玉强的女儿到沧县公安局要父亲,国保警察说已报到沧县检察院。她找到县检察院立案科,立案科人员说:证据不足,退回去补充证据了。后来打听到十二月三十日孙玉强已被

2013-01-19: 河北沧县望海寺村法轮功学员孙玉强被绑架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河北沧县望海寺村的法轮功学员孙玉强在大白头集上讲真相救人,被人构陷,遂被沧县公安局国保队副队长白建华绑架并劫持到县公安局,后被非法关押到沧州市看守所。

十二月二十七日,孙玉强的女儿到沧县公安局要父亲,国保警察说已报到沧县检察院。她找到县检察院立案科,立案科人员说:证据不足,退回去补充证据了。后来打听到十二月三十日孙玉强已被非法批捕。孙玉强被绑架仅三天,构陷他的所谓“材料”就送到沧县检察院,仅一周的时间就被非法批捕。

一月八日,孙玉强的女儿再次去要人,并要求见父亲,县国保队给开了信,可是市看守所的政委推到检察院,检察院的人说两节期间禁止会见,还是以各种借口剝夺了公民的探视权利。

一月十四日,其女儿又去要人,沧县国保队长庞亮、副队长白建华等人称有人报案他们就抓人,并称孙玉强有“前科”(以前被迫害)为由而报批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9/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67862.html

2006-11-14:石家庄劳教所二大队恶警迫害大法弟子 ......六十多岁的大法弟子孙玉强被打掉牙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14/142435.html

2006-11-14: 石家庄劳教所二大队恶警迫害大法弟子
......六十多岁的大法弟子孙玉强被打掉牙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14/142435.html

唐山 丰南区 河北冀东监狱(南铺盐场劳改队)联系资料(区号: 315)

2019-09-01: 陈开:河北冀东监狱二支队教育科副科长,专门迫害法轮功,通讯地址:河北唐山丰南区2002信箱,13分箱,二支队。邮编:0633057
赵震 综治办主任 河北三河燕郊开发区 0316-335009013603161856
国保大队长:石连东 0316-3115636、13832669588
副大队长(主抓法轮功)贾治学3226297、3212291、13931603291

2019-01-17: 地址:河北省唐山市丰南区(或南堡开发区)2002信箱一支队 邮编:063305

2019-01-17: 河北省冀东监狱第一监狱几名警察警号:1309227(管接见的警察)、1309262(监区的一个区长)、1309266(监区的一个区长)、1309811(女警察管登记)。
三监区党支部:温占和、郑建立
政办党支部:王志刚

2018-12-26: 唐山市中院主审法官李继林 15081912755
助理法官崔建明 13931566208

遵化市法院院长 (0315)6612640
遵化市法院办公室 (0315)6612623
审判长苗瑞生

遵化市检察院具体办案人员:
公诉部长(副检察长)郭成亮 手机 13813587767
办事员 王清珍 手机 15512012237

遵化拘留所:
电话0315-6629667
所长王爱青13832982148
教导员张绍武13832986912、13582584868、13785575117

遵化市公安局国保大队 0315-6614261转36336
大队长 缪爱东 13832982639
教导员 吴静海 13832988663
副大队长 李宏亮 13832988664

中院主审法官李继林 15081912755
助理法官崔建明 13931566208
地北头派出所电话:0315-6046110
所 长 王志勇 手机:13832988667

冀东第五监狱部份警察:
机关:
教育科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负责人王森虎 宅电8317463 手机13832977706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