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 >> 潍坊 潍城区 >> 陈子秀

陈子秀
山东潍坊市58岁的老人陈子秀被城关街办事处逼赤脚在雪地里爬,折磨两天致死
女, 58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山东潍坊市潍城区北关徐家小庄大法弟子
个人近况: 2000年2月21日 迫害致死 (2000-02-29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4-01-09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11(常有变动,请以明慧为准)
案例分类: 拘留/绑架  毒打/体罚  受迫害程度:酷刑
家庭成员: 儿女: 张学玲
夫妻/父母: 李恒男(妻张玉芳) 张玉芳(夫李恒男)
恋人: 孔茜
亲戚: 陈子秀 李建刚(陈子秀外甥)

内衬裤上的血渍与洩出污物痕渍。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15-12-07:在中国 有一群老人被冷冻、殴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2/7/在中国-有一群老人被冷冻、殴打-320122.html

2015-12-07: 在中国 有一群老人被冷冻、殴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2/7/在中国-有一群老人被冷冻、殴打-320122.html

2009-07-20:十年迫害 潍坊一百六十一名大法学员被迫害致死 据明慧网报道,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十年中,山东省潍坊地区至少已有一百六十一名大法学员被迫害致死(其中,得到证实的九十五人,需要继续确认的六十六人),还有数量未知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者因不知道姓名或详情未在明慧报道,报道的这些只是中共迫害黑幕的冰山一角。 以下是根据明慧报道而整理的潍坊地区大法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情况的概述: 一、已得到证实的九十五

2009-07-20: 十年迫害 潍坊一百六十一名大法学员被迫害致死
据明慧网报道,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十年中,山东省潍坊地区至少已有一百六十一名大法学员被迫害致死(其中,得到证实的九十五人,需要继续确认的六十六人),还有数量未知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者因不知道姓名或详情未在明慧报道,报道的这些只是中共迫害黑幕的冰山一角。
以下是根据明慧报道而整理的潍坊地区大法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情况的概述:
一、已得到证实的九十五人

1、陈子秀,女,五十九岁,山东潍坊市潍城区北关徐家小庄大法弟子。二零零零年二月十七日下午,陈子秀因去北京证实大法,在潍坊火车站被劫持并强行拘禁在潍城城关街道办事处强制洗脑,二月二十一日上午九时,陈子秀被城关街道办事处的流氓恶徒活活打死。

《华尔街日报》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日以《直到她生命的最后一天,陈女士说,修炼法轮功是一种权利》为题,头版长篇报导了山东潍坊大法学员陈子秀被中共地方折磨致死的遭遇,引起国际广泛关注,记者伊安约翰逊因此报道而获得该年度新闻普利策奖。

陈子秀被活活打死曝光后,中共潍坊恶徒对其女儿张学玲进行非法劳教,对其相关人员进行绑架、关押、劳教等迫害。陈子秀是被潍坊恶人活活打死的第一个法轮功学员。至今,陈子秀的亲人仍遭残酷的迫害。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7/20/204884.html

2004-07-19:向最高法院控诉江泽民的罪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7/19/79764.html

2004-07-19: 向最高法院控诉江泽民的罪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7/19/79764.html

2004-01-09:2000年2月16日,走在街上被当地法轮功专管负责人抓走,并带至北关派出所看管,次日下午,带至临时成立的"法轮功转化看管中心"城关街办事处,政府官员用塑胶棍棒,电棒打她的腿、脚、后背下方,并用赶牛用的刺棒打她的头和颈部。和她同一狱室的人说,整夜都能听到从行刑室里传来陈凄厉的叫声。那些人不停地吼叫着要她放弃法轮功,每一次,陈子秀都拒绝了。在陈子秀去世的前一天,逮捕她的人又一次要求她放弃她对法轮大法

2004-01-09: 2000年2月16日,走在街上被当地法轮功专管负责人抓走,并带至北关派出所看管,次日下午,带至临时成立的"法轮功转化看管中心"城关街办事处,政府官员用塑胶棍棒,电棒打她的腿、脚、后背下方,并用赶牛用的刺棒打她的头和颈部。和她同一狱室的人说,整夜都能听到从行刑室里传来陈凄厉的叫声。那些人不停地吼叫着要她放弃法轮功,每一次,陈子秀都拒绝了。在陈子秀去世的前一天,逮捕她的人又一次要求她放弃她对法轮大法的信仰。在又一轮警棍打击后几乎失去了清醒意识的情况下,这个58岁的老人还是坚定地摇了摇头。20日早,奄奄一息的陈子秀被逼赤脚在雪地里爬,两天的折磨已使她的腿严重淤伤,黑发上粘着脓和血,陈呕吐并因脱而昏倒,她再也没有恢复知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5/24/75353.html

2002-03-09:大法弟子陈子秀被害后的有关照片资料(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3/9/26288.html

2002-03-09: 大法弟子陈子秀被害后的有关照片资料(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3/9/26288.html

2001-03-22:其中一位抗议者是陈子秀女士,(法轮功观察中国2000年第3期) 她是2000年2月在北京被捕后被送回潍坊的。她被一位想要向她家索取2,000元(约美金241元)罚金的警察毒打。她家人交不起钱,第二天陈女士再次遭到毒打并于2000年2月21日伤重去世。警察称她死于心脏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3/22/9260.html

2001-03-22: 其中一位抗议者是陈子秀女士,(法轮功观察中国2000年第3期) 她是2000年2月在北京被捕后被送回潍坊的。她被一位想要向她家索取2,000元(约美金241元)罚金的警察毒打。她家人交不起钱,第二天陈女士再次遭到毒打并于2000年2月21日伤重去世。警察称她死于心脏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3/22/9260.html

2000-12-27:陈子秀、李惠熙、王佩声、刘增强、马艳芳、王武科、张志友、玄成喜、王左英、李守凯、杨桂真、王益新、孟庆锡在刽子手们挥舞着的魔棒和威逼中被打死、被逼死,以自己的生命证实了大法,令世人震撼、深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2/27/6033.html

2000-12-27: 陈子秀、李惠熙、王佩声、刘增强、马艳芳、王武科、张志友、玄成喜、王左英、李守凯、杨桂真、王益新、孟庆锡在刽子手们挥舞着的魔棒和威逼中被打死、被逼死,以自己的生命证实了大法,令世人震撼、深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2/27/6033.html

2000-10-20:自1999年7月20日至今,仅潍城区就有六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至死。他们是:周春梅和孙小柏母女、陈子秀、王佩声、张志友、玄成喜。请记下潍坊政府的罪恶吧,善恶有报的宇宙法理将让世人看到罪恶的报应。 善良的人们请关注他们的生命 现在法轮大法弟子正在遭受着更惨酷的迫害,各地已层层传达了邪恶者進一步迫害的通知:对那些到京说明迫害真相的大法弟子延长刑事拘留时间,剥夺工作、劳教等,对全社会搜寻大法资料,

2000-10-20: 自1999年7月20日至今,仅潍城区就有六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至死。他们是:周春梅和孙小柏母女、陈子秀、王佩声、张志友、玄成喜。请记下潍坊政府的罪恶吧,善恶有报的宇宙法理将让世人看到罪恶的报应。
善良的人们请关注他们的生命

现在法轮大法弟子正在遭受着更惨酷的迫害,各地已层层传达了邪恶者進一步迫害的通知:对那些到京说明迫害真相的大法弟子延长刑事拘留时间,剥夺工作、劳教等,对全社会搜寻大法资料,对持有者進行拘留、罚款、强行拉财产等。邪恶者操纵舆论工具造谣生事,掩盖屠杀大法弟子的真相,编造迫害、杀人有理的谎言。在潍坊市城区将要把“十一”到京向世人说明真相的大法弟子,在刑事拘留及治安拘留后,不能回家,继续关押到潍城区为迫害大法弟子而设的七个“转化点”。这七个“转化点”长期素以残暴、毫无人性的迫害着称,近日又有张志友、玄成喜这两名大法弟子被它们活活打死。它们以基层关押为名,实际关押于镇政府或派出所。

这七处迫害地是:
望留镇镇政府电话:8139001 党委:8139002 派出所:8239113
于河镇镇政府电话:8169396 党委:8169555 派出所:8169585
杏埠镇镇政府电话:8329700 党委:8179998 派出所:8179817
军埠口镇镇政府电话:8329250 党委:8129051 派出所:8329322 关押地:军埠口村村委电话:8128335
符山镇镇政府电话:8119878 党委:8119802 派出所:8119600
大柳树镇镇政府电话:8159818 党委:8159808 派出所:8159601
城关街办电话:8322804 党委:8328223 关押地:潍城区撞钟园1号

请善良的人们关注大法弟子和家人的处境,并予以帮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0/20/834.html

2000-09-22:呼吁国际社会帮助张学玲女士在海外通过法律程序为陈子秀女士伸冤 2000年2月21日,山东潍坊年过半百的法轮功修炼者陈子秀女士因为不肯放弃信仰,被江泽民在当地的帮凶们活活毒打致死。为揭露这一残暴行径,伊安.约翰逊先生2000年4月20日在华尔街日报发表了题为“陈女士直到最后的日子仍说,修炼法轮功是一项权利”的采访报道;然而陈子秀之女张学玲为了揭露迫害、给母亲伸冤,却被当地迫害其母致死的暴徒们

2000-09-22: 呼吁国际社会帮助张学玲女士在海外通过法律程序为陈子秀女士伸冤

2000年2月21日,山东潍坊年过半百的法轮功修炼者陈子秀女士因为不肯放弃信仰,被江泽民在当地的帮凶们活活毒打致死。为揭露这一残暴行径,伊安.约翰逊先生2000年4月20日在华尔街日报发表了题为“陈女士直到最后的日子仍说,修炼法轮功是一项权利”的采访报道;然而陈子秀之女张学玲为了揭露迫害、给母亲伸冤,却被当地迫害其母致死的暴徒们冠以莫须有的罪名处以拘留处罚,现在张女士为了躲避迫害,竟不得不背井离乡,流落在外。

请看当时潍坊民间传来的有关报道:

陈子秀被所在街办人员活活打死之后,其女张学玲曾为母亲伸冤而向善良的世人呼吁,而当地政府、公安部门为掩盖犯罪行为封锁消息、隐藏事实,对陈子秀的家属進行恐吓并限制人身自由,将张学玲为母亲讨公道的行为视为“涉嫌通敌”、“损坏国家形象”等,并处以拘留。事实以下:

4月3日下午17时30分,张学玲被公安部门传唤,理由是“涉嫌通敌”。传唤期间,市公安局李局长曾向张学玲讲,她的行为在客观上已形成了对国家形象的损坏,诽谤一个人都要负法律责任,何况损坏了国家的形象。传唤时间长达48小时。

4月5日傍晚,张学玲回家后,又被当地街办和派出所24小时严密监控,连去澡堂洗澡、买馒头都有人紧随其后。

4月11日,张学玲又被传唤,内容与4月3日相同,这次她被锁在一间不足4平米的三面墙、一面是铁门的小房子里,同一名男性青年锁在一起,长达15个小时。这次传唤时间为24小时。

4月17日上午10点,张学玲被公安从家中强行带走。公安担心她在当地风筝会期间接触媒体,暴露真相,遂以扰乱治安条例为名,处以15天拘留。

在江泽民和其爪牙肆无忌惮地非法镇压法轮功之际,我们再次发表张学玲女士投递无门的上诉信,希望国际社会的正义善良人士伸出援助之手,帮助张学玲女士在海外通过法律程序为陈子秀女士伸冤,讨还公道,惩罚凶手。

致礼!

明慧编辑部
2000年9月22日

以下附件一为张学玲女士题为“我愿意相信政府,但政府又能让我相信什么”的上诉信。因篇幅的缘故,此处将该信分为两部分登载:
我愿意相信政府,但政府又能让我相信什么 (一)
我愿意相信政府,但政府又能让我相信什么 (二) >

附件二为: 华尔街日报:陈女士直到最后的日子仍说,修炼法轮功是一项权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9/22/1626.html

2000-09-03:陈子秀,女,59,山东潍坊。2000年2月16日,走在街上被当地法轮功专管负责人抓走,并带至北关派出所看管,次日下午,带至临时成立的“法轮功转化看管中心”城关街办事处,政府官员用塑胶棍棒,电棒打她的腿、脚、后背下方,并用赶牛用的刺棒打她的头和颈部,想以此逼迫她放弃修炼。20日早,奄奄一息的陈子秀被逼赤脚在雪地里爬,两天的折磨已使她的腿严重淤伤,黑发上粘着脓和血,陈呕吐并因虚脱而昏倒,她再也没有恢

2000-09-03: 陈子秀,女,59,山东潍坊。2000年2月16日,走在街上被当地法轮功专管负责人抓走,并带至北关派出所看管,次日下午,带至临时成立的“法轮功转化看管中心”城关街办事处,政府官员用塑胶棍棒,电棒打她的腿、脚、后背下方,并用赶牛用的刺棒打她的头和颈部,想以此逼迫她放弃修炼。20日早,奄奄一息的陈子秀被逼赤脚在雪地里爬,两天的折磨已使她的腿严重淤伤,黑发上粘着脓和血,陈呕吐并因虚脱而昏倒,她再也没有恢复知觉。她的尸体布满了紫黑色印迹,耳朵肿大青紫,牙齿断裂,留有血块。死者的衣服、褥子、内衣裤上到处是血迹……陈子秀的死经《华尔街时报》资深记者作了采访和详细报导,在该报4月20日头版刊登。读者无不动容,难以置信在21世纪的今天,在一个文明古国竟会发生这样的惨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9/3/2563.html

2000-08-23:我愿意相信政府,但政府又能让我相信什么(一) —— 在镇压中被残害致死的陈子秀之女写给中央领导的一封上诉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8/23/2868.html 我愿意相信政府,但政府又能让我相信什么 (二) —— 陈子秀之女写给中央领导的一封上诉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

2000-08-23: 我愿意相信政府,但政府又能让我相信什么(一)
—— 在镇压中被残害致死的陈子秀之女写给中央领导的一封上诉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8/23/2868.html

我愿意相信政府,但政府又能让我相信什么 (二)
—— 陈子秀之女写给中央领导的一封上诉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8/23/2869.html

2000-08-18:弘法资料简编:潍坊学员陈子秀之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8/18/3032.html

2000-08-18: 弘法资料简编:潍坊学员陈子秀之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8/18/3032.html

2000-08-09:因为什么,你们举起了手中的棍棒? 如此凶残,到底为了什么? —— 惨死的法轮功修炼者陈子秀的女儿致打人凶手的公开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8/9/2055.html

2000-08-09: 因为什么,你们举起了手中的棍棒? 如此凶残,到底为了什么?
—— 惨死的法轮功修炼者陈子秀的女儿致打人凶手的公开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8/9/2055.html

2000-08-02:陈子秀,女,59,山东潍坊市潍城区北关徐家小庄。2000年2月16日,走在街上被当地法轮功专管负责人抓走,并带至北关派出所看管,次日下午,带至临时成立的"法轮功转化看管中心"城关街办事处,政府官员用塑胶棍棒,电棒打她的腿、脚、后背下方,并用赶牛用的刺棒打她的头和颈部。和她同一狱室的人说,整夜都能听到从行刑室里传来陈凄厉的叫声。那些人不停地吼叫着要她放弃法轮功,每一次,陈子秀都拒绝了。在陈子秀去世

2000-08-02: 陈子秀,女,59,山东潍坊市潍城区北关徐家小庄。2000年2月16日,走在街上被当地法轮功专管负责人抓走,并带至北关派出所看管,次日下午,带至临时成立的"法轮功转化看管中心"城关街办事处,政府官员用塑胶棍棒,电棒打她的腿、脚、后背下方,并用赶牛用的刺棒打她的头和颈部。和她同一狱室的人说,整夜都能听到从行刑室里传来陈凄厉的叫声。那些人不停地吼叫着要她放弃法轮功,每一次,陈子秀都拒绝了。在陈子秀去世的前一天,逮捕她的人又一次要求她放弃她对法轮大法的信仰。在又一轮警棍打击后几乎失去了清醒意识的情况下,这个58岁的老人还是坚定地摇了摇头。20日早,奄奄一息的陈子秀被逼赤脚在雪地里爬,两天的折磨已使她的腿严重淤伤,黑发上粘着脓和血,陈呕吐并因虚脱而昏倒,她再也没有恢复知觉。

二十二日,陈的女儿张学玲在停尸房看到了她母亲惨不忍睹的遗体,她已被穿好了寿衣,并已做了美容,打开衣服,除去前上半身到处是大块的紫黑色印迹,只要能看到的部位,到处是伤,耳朵肿大青紫,牙齿裂开断裂,虽已美容整理过,依然保留着血迹,小腿瘀黑,背上有六英寸长的鞭痕。解开寿衣看到:腹部肿胀,臀股及以下部位大面积瘀斑呈黑色,两腿肿胀。陈的衣服、褥子、内衣裤上面到处是血迹,沾满粪便,衣服几乎全部被剪破。据斑块位置及颜色可确定是生前受伤所致的瘀斑,衣物上沾污的粪便证明死者生前意识丧失,大小便失禁,腹部膨胀可为气腹、血腹及腹腔积液所致,牙齿明显为外伤后脱落,凡此种种,均可证明为外伤致死。当地政府官员丧心病狂叫嚣着“只要放出去的就是写了保证书不再炼的,只要是没写保证书的,就是正常死亡,死着出去的。谁愿意上吊就给谁根绳子,即便出了事,我们这些人判刑,也是今天進去,明天出来。”害死陈后,他们声称陈突发心脏病为正常死亡。嚣张气焰不减,对法轮功学员继续虐待、经济敲榨、滥施酷刑甚至肉体消灭。当地政府向张学玲勒索2000元的看管费用,还要棉被和伙食费1000元。陈子秀坚定不移修炼法轮功直至被害的事迹在<<华尔街日报>>头版登出后,中国

政府曾以“破坏公共安全”为名拘留陈女张学玲,并且其间派出所不准其夫探望。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8/2/3478.html

2000-06-07:草菅人命 天理难容 —— 看“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统计表”有感 陈子秀, 女, 59, 山东潍坊,

2000-06-07: 草菅人命 天理难容
—— 看“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统计表”有感
陈子秀, 女, 59, 山东潍坊,

2000-03-04:徐家小庄陈子秀(女,60岁)已在二月二十一日被打死,据说死前她哭喊了一夜,其声音之凄惨不堪入耳。而街办的人却说她装假。城关街办在打死人的情况下,杀气不减,在对其他人用刑的时候,陈玉娟被迫从三楼跳下,当场失去知觉并造成骨折。英霞用力一头撞在墙上,当场昏迷,她想以死来唤起施暴者的觉醒。 城关街办这种执法犯法行为受到被害人亲朋好友和一切主持正义的人们的谴责与抗议。人们说:一个杀人犯也不能这样对

2000-03-04: 徐家小庄陈子秀(女,60岁)已在二月二十一日被打死,据说死前她哭喊了一夜,其声音之凄惨不堪入耳。而街办的人却说她装假。城关街办在打死人的情况下,杀气不减,在对其他人用刑的时候,陈玉娟被迫从三楼跳下,当场失去知觉并造成骨折。英霞用力一头撞在墙上,当场昏迷,她想以死来唤起施暴者的觉醒。

城关街办这种执法犯法行为受到被害人亲朋好友和一切主持正义的人们的谴责与抗议。人们说:一个杀人犯也不能这样对待,炼炼功就被打得死去活来,甚至被打死,这真是无法无天了!在亲属们表示要状告街办非法拘禁致死人命,要求弄清真相、惩办凶手的态度下,为转移视线,才把剩下来的人分到其它地方关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3/4/4140.html

2000-03-04:母亲错在哪里?罪在哪里?到底是谁害死了她? 我无意为“法轮功”说些甚么,做些甚么。关于两高的有关解释,我也不清楚,我只想谈我的母亲。 母亲的为人是令人称道的,谈不上扰乱或破坏社会治安,更谈不上是甚么犯罪嫌疑人。她只是一个法轮功炼习者,一个再普通不过的炼习者,在最低一级的辅导站上,她连一个辅导员也不是。她曾到过北京(究竟为甚么,别人只能猜测)。这一生中唯一的一次進京是在任何人不知道的情况

2000-03-04: 母亲错在哪里?罪在哪里?到底是谁害死了她?
我无意为“法轮功”说些甚么,做些甚么。关于两高的有关解释,我也不清楚,我只想谈我的母亲。

母亲的为人是令人称道的,谈不上扰乱或破坏社会治安,更谈不上是甚么犯罪嫌疑人。她只是一个法轮功炼习者,一个再普通不过的炼习者,在最低一级的辅导站上,她连一个辅导员也不是。她曾到过北京(究竟为甚么,别人只能猜测)。这一生中唯一的一次進京是在任何人不知道的情况下,现在也无人能够准确知道她進京的目的。

据她回来后对我们的讲诉中,我们知道她是在公园(中山或景山)被“抓获”的,她在公园中闲逛,被“便衣”询问是否是法轮功炼习者,答曰:“是。”就被送往潍坊公安部门驻京办事处,身上带的600多元和身份证被搜去。我是在交付了1500元后才被允许到北京去将母亲接回。我是在气愤和极度牵挂中到北京的。母亲小学文化,在生活了近60年的潍坊当地也极容易迷失方向,我曾多次应允她带她去北京旅遊,我未能满足她的这点要求,将令我遗憾终生。气愤中,我一句话也没跟她讲。她在“潍坊之家”旅馆中,态度坦然,几次为瞌睡中的我盖严衣服。第二天,我们一起去吃饭,在路上,母亲如饥似渴地环望着四周北京的风景,问我道:“这是天坛吗?”我说:“不是。”这是我们母女北京之行的唯一句话。母亲做梦都想遊玩的地方,到了却无法遊玩。村书记于乐正跟我们讲:“她是不是想来玩玩。”北京的早饭很好吃,她吃了很多,记得吃剩一个鸡蛋,被她揣進了兜里,节俭是她一生的习惯。

我没有同她一起回来,直到第三、四天上,我才自己打听到她被关押的地方,几天的时间,没有一个部门给我一个关于母亲去向的消息。15天后,村委通知我带375元的拘留所费用领人。回来的当天,母亲又被村委看管,一天三顿饭由我们送至村委,24小时有人看管。

1月4日,母亲自己回到了自己的家。我只知道要配合政府部门说服母亲,做好母亲的“教育转化”工作。我只知道政府部门的任何宣传和做法都绝对是正确的,都不容置疑的相信着。母亲受到的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2月16日,母亲是行走在路上被“抓获”的。从这一天到她生命终止的那一刻,我不知道她做错了甚么?是否触犯了甚么?我不知道判定是否是法轮功炼习者的依据是甚么?我不知道一个60岁的老太会威胁到甚么?

就在接到迟来的噩耗时,我猛然警醒,我们已了解到,母亲曾遭受过的非人的、毫无人权保障的、毫无法律和政策依据的,绝对权力导致下的毒打致死事件,是绝对的政府犯罪行为,我们在等待着符合事实的、公正的、毫无权力和政治背景的执法部门的公正执法!

此篇是陈子秀之女(非法轮功学员)写的信,续在《只因母亲是炼功人……》后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3/4/4139.html

2000-03-03:3月2日消息:近日第一批联名上书人大请愿的法轮功学员相继遭到逮捕。(据北京的消息人士说,警察是按照法轮功学员随请愿书递交的详细名单挨家挨户地抓。) 这儿还有一位没上访但被人耽心会上访而被打死了的陈子秀女士。陈子秀老太太的直系亲属、非法轮功学员张学玲女士的来信说:“只因母亲是法轮功练习者,政府在剥夺她合法人身自由的三天之中,将她活活折磨迫害致死” 。... 被迫害致死的陈子秀女士的直系亲

2000-03-03: 3月2日消息:近日第一批联名上书人大请愿的法轮功学员相继遭到逮捕。(据北京的消息人士说,警察是按照法轮功学员随请愿书递交的详细名单挨家挨户地抓。)
这儿还有一位没上访但被人耽心会上访而被打死了的陈子秀女士。陈子秀老太太的直系亲属、非法轮功学员张学玲女士的来信说:“只因母亲是法轮功练习者,政府在剥夺她合法人身自由的三天之中,将她活活折磨迫害致死” 。...

被迫害致死的陈子秀女士的直系亲属、非法轮功学员张学玲女士的来信节选:
“只因母亲是法轮功练习者,政府在剥夺她合法人身自由的三天之中,将她活活折磨迫害致死”

我的母亲,陈子秀,59岁。山东省潍坊市北关街办徐家小庄村民,法轮功练习者。2000年2月16日(阴历正月十二),母亲行走在福寿街上,被北关街办"法轮功专管负责人"李书记撞见,("两会期间",各级政府对法轮功继续练习者的行动非常关注),并带至北关派出所询问且搜身,后晚上转至李村村委看管,晚上8时许,母亲出走。2月17日下午,李书记又在通往火车站的路上遇到她,随即联合派出所将其带至潍城区政府临时成立的"法轮功转化看管中心"城关街办点,并由我们村委支付了2000元的看管费用。

2月18日早7时,我们家街接到自称是分局的电话,要我们准备好棉被和伙食费1000元。……19日,我还在是否给付款的犹豫中又接到一位女同志的电话:"你好,你等着。",这时传来母亲的声音,微弱的、发生了变化的、非常痛苦的声音:"他要多少钱,你就快给他多少钱,给我拿床褥子来"。我感到不妙(我已了解到,潍城区共成立了6、7个这样的看管中心,无一处不用非常残忍的、令人发指的酷刑折磨法轮功继续练习者,進行强行转化。)。……2月21日早上,我把对这件事的费解和感想电话告知了市人大,人大的同志说管不了这事。

2月21日晚上,7时左右,村书记于乐正在未说明原因的情况下,用车把我和哥哥拉到了金海宾馆二楼206房间,当时由派出所公安人员、街办领导、区领导近30人在场,我们被告之,我的母亲于今天早上9时突发心脏病已正常死亡。

我的二舅陈子和也来到这里,我们三个人不允许往外打电话,不允许回家,不被告之尸体现在哪里,不允许看尸体,不允许离开这个宾馆,……晚上12时37分,在我近乎发疯的强烈要求下,我们三人离开了宾馆,允许第二天去看尸体。2月22日早8时左右,在我们去市立医院时,公安人员已把市立医院戒严,约30名公安保卫着停尸房,一切需服从上级安排。10时许,我们在急救医生王全利的陪同下,打开停尸房门,院子的西南角堆着母亲的衣物。我们全家约40口人亲眼见到了惨不忍睹的母亲的遗体,她已被穿好了寿衣,并已做了美容,当我们打开衣服,除去前上半身到处是大块的紫黑色印迹,只要能看到的部位,到处是伤,耳朵呈紫黑色,牙齿已断,虽已美容整理过,依然保留着血迹,院子里她自己的衣服、褥子、内衣裤上面到处是粪便,衣服几乎全部被剪破。医生说:“来的时候,人就死死的了。”回来后,我因怀疑是公安部门的人打死了我的母亲,就向区检察院报了案,但未见任何动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3/3/4155.html

2000-02-29:潍坊学员关于陈子秀被迫害致死一案的来信(附陈子秀家属来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2/29/1907.htm

2000-02-29: 潍坊学员关于陈子秀被迫害致死一案的来信(附陈子秀家属来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2/29/1907.htm

潍坊 潍城区联系资料(区号: 536)

2018-05-14:望留派出所:0536-8138110

2017-04-30:
潍坊市潍城区于河派出所:5368167110
所长:孟令兴18663663536
教导员周鸿超18663663578
副所长:曹建军
副所长:卢森才18663663665

潍坊市潍城区公安分局:13857179499
局长 夏光:5368189966536878396613605361506
国保大队:53681899395368189926
大队长 张安斌
副队长 张 毅:18663663180

潍城区政府:53681886565368188123
纪律检查委员会:5368188067

潍城区610办:5368188610
主任 花光勇:13606365196
成员 范建国:139636099615368316165
潍城区政法委办:53683226155368322888
潍坊市潍城区委:5368322632
区司法局:5368188528




2017-04-11: 4月4日绑架山东潍坊老年女学员责任单位信息:
潍坊市潍城区望留派出所:
所长李学新15853619969

2016-01-20: 潍坊潍城分局国保大队
李鲁春 大队长 18663663179 0536-8189926
姜新颖 秘书室主任 18663663177 18605364080
武雪峰 中队长 18663663306 13356788617
赵春国 中队长  0536-8189927
郭梅 民警 18663663577 13884700746
于志海 副大队长 18663663288 5368189975
李宗强  18663663373 0536-8189927

2016-01-13: 潍坊潍城分局北关派出所
谭德田 所长 18663663672 13505360099
孙占霞 副所长 18663663588 13905369912
钟大宇 教导员 18663663678 13953657967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陈子秀的亲人仍在遭受迫害
九年来,陈子秀的家人及亲属人一直遭受邪党的迫害。陈子秀的女儿张学玲在未经审判的情况下被非法劳教三年;陈子秀的妹妹与妹夫在这几年里经历了多次被非法抄家与绑架、劳教等迫害后,于2008年奥运前夕再一次被绑架,关押至今;陈子秀的外甥李建刚在经受了三年残酷的劳教苦难后,又一次被抓捕,现被关押在潍坊看守所已长达三个月之久,李建刚的未婚妻孔茜被捆绑在木制十字架上承受7天7夜的酷刑,现已经生命垂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0/17/187871.html

打死陈子秀的凶手高新功恶行累累遗祸家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7/26/80285.html

法轮功修炼者向爱尔兰媒体谈在中国所受的酷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5/10/10871.html

转载:陈子秀被毒打致死见证人的遭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0/27/654.html

高新功,潍坊市潍城区城关街道办政法委书记,打死陈子秀的凶手,其独子在其办好公务员后,暴死于桥下,死因不明。这些人罪大恶极,连家人都跟其受罪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0/3/1368.html

读《华尔街日报》关于张学玲女士为母亲申冤的报道所想到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0/7/1211.html

2000-04-01: 【山东潍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4/1/1289.html

旁观者清--潍坊惨案山东省委难辞其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3/9/3740.html
... 更多

媒体报导

2001-05-12: 华尔街日报:法轮功学员的女儿未经审判被送劳教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5/12/10927.html

华尔街日报:一个中国城市如何为掌控法轮大法而诉诸邪恶暴力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2/28/6081.html

华尔街日报:一个女儿在中国寻找正义的崎岖艰难之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0/5/1245.html

布雷顿匹兹福特邮报:一个讲诉英雄、牺牲和悲痛的故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7/28/4067.html

华盛顿时报】中国的集中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5/25/3612.html

波士顿环球报:中国一切都反常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5/23/3623.html

华尔街日报:北京否认将法轮功信仰者折磨致死
伊恩.约翰逊(Ian Johnson)撰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5/13/8319.html

华尔街日报:中国在联合国否认自己在法轮功学员死亡事件中的过错
Ian Johnson 报导,华尔街日报(5月8日,A25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5/10/3796.html

咨询者(费城报):镇压法轮功使人们遭殃、使中美关系恶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5/4/3880.html

旁观者清:求仁──写在“四.二五”周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5/3/3890.html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