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 >> 衡水 安平县 >> 王小恋(王玉峦)

女, 55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河北衡水市安平县
有关恶人: 恶警孙义合
迫害情况: 非法判了七年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11-07-01
案例分类: 残疾人  正念闯出  非法拘留/绑架  监狱  掠夺财物/经济迫害  强行搜家/抄家/抄资料点  超期关押/随意加刑期  受迫害程度:高
家庭成员: 儿女: 王培
夫妻/父母: 王小恋(王玉峦)
交叉列在: 河北 > 衡水市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12-03-18:河北衡水市安平县法轮功学员王玉峦于三月十五回到家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3/16/二零一二年三月十六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254286.html

2012-03-18:河北衡水市安平县法轮功学员王玉峦于三月十五回到家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3/16/二零一二年三月十六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254286.html

2012-03-11:被诬判七年 善良残疾人仍被非法关押 (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在任何一个社会里,残疾人作为一个弱势群体,一直受到人们的同情、关心、照顾与帮助。然而,中共邪党打着“残疾人保障法”的幌子,却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大法学员肆无忌惮地疯狂打压,或抄家,或勒索、或枉判,罪恶累累,天理不容。 河北衡水市安平县身患严重残疾的王玉峦女士,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后,对生活充满了新的希望。却因此被中共邪党绑架

2012-03-11: 被诬判七年 善良残疾人仍被非法关押
(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在任何一个社会里,残疾人作为一个弱势群体,一直受到人们的同情、关心、照顾与帮助。然而,中共邪党打着“残疾人保障法”的幌子,却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大法学员肆无忌惮地疯狂打压,或抄家,或勒索、或枉判,罪恶累累,天理不容。

河北衡水市安平县身患严重残疾的王玉峦女士,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后,对生活充满了新的希望。却因此被中共邪党绑架、非法判刑七年,从2010年10月15日至今非法关押近一年零五个月了。

身患严重残疾的善良人

王玉峦(又名王小峦),五十五岁,是一位身有严重残疾生活难以自理的农村妇女。她胳膊僵直,不能弯曲,每次吃饭时,都是把饭倒在平盘上,然后用嘴舔着吃,馒头得掰的一小块一小块的,牙齿由于常年服用药品没有一颗能嚼食物了;每次洗脸,都是用毛巾沾水湿后,放在平稳地方,然后以脸左右蹭擦;每次梳头,都把梳子绑在长木条上,才能够到头发;穿衣需要家人把上衣先套在她僵直的胳膊上,然后再往头部拽下去,在寒冷的冬天穿衣服更艰难,提裤子时,得用长木条往上顶裤腰;上卫生间很费力气。她结婚后还患有类风湿关节炎、精神分裂症、全身关节变形疼痛,眼睛红肿等多种疾病。她身体不好,心情也不好。她脾气暴躁,稍有不顺心的事就乱摔东西,整天搞得家庭鸡犬不宁。

王玉峦从开始修炼法轮功后,按“真、善、忍”标准做一个人。修炼不到两个月,她身上的多种疾病就有了神奇般的明显好转,真正体验到了大法的威力。而且她心胸开阔了,脾气变好了,每天总是乐呵呵的善待他人,人变得诚实、善良、宽容、平和。家庭也发生了巨大变化。为了维持生计,她们家开了一个百货店,经营一些小生意。

作为身患残疾的王玉峦来说,是法轮大法给她带来了要好好活下去的信心,她对自己的生活充满了新的希望。

中共行恶 敲诈勒索

2010年10月15日下午3点多,安平县公安局恶警孙义合、王丹,伙同衡水市国保大队杨树山,王新亮等一行人闯入王玉峦家中非法抄家。恶人们乱翻一气,抢走打印机和电脑,共抢走现金近万元,就连一件上衣兜里的五百多元零钱也被偷走了。直到现在公安局不给被抢走的物品出示清单。王玉峦的女儿王培上前阻拦,杨树山恶狠狠的把王培按倒在地,并抡拳往脸上打,边打边吼。恶人们绑架了王玉峦及女儿王培。

王玉峦和女儿王培当时被劫持到安平县公安局,随后恶警便开始了非法审问。安平县公安局副局长崔庆雷公然声称:给我一万元就让你们早些回家。

11月8日,孙义合一次次给王培的舅父打电话要钱,张口就要一万九。王培的舅父说:“你们已经拿走不少钱,还要这么多,她们哪有那么多钱?到哪去凑齐一万九,少点不行吗?”孙义合无耻地说道:“谁说她们没钱?光我看见的就有好几万。”王培的舅父说:“那是她们百货店进货的钱,都给了你今后拿什么进货?”孙义合根本不听,再次在电话里叫嚣:“最晚今天晚上把钱拿来,过了十二点你也得把钱送到,只要错过今天,别再指望放人。”王玉峦家人在无奈和情急之下,当天把钱给孙义合送到。怎想到没有人性的孙义合拿到一万九千元钱后只放了女儿王培,不放王玉峦。后来王玉峦被劫持到安平县看守所非法关押。

秘密开庭,非法枉判

法轮功学员王玉峦被恶人绑架后不久就被非法批捕,2011年6月15日,安平县邪党法院在没有通知家属的情况下对王玉峦进行秘密开庭审判。2011年10月3日,在衡水市610操控下,邪党法院非法判处王玉峦七年重刑。

早在邪党法院非法开庭半年以前,家属就多次找检察院的公诉人和法院的法官询问情况,得到的答复都是让家属在家等信,有事通知你们家属。据安平邪党法院有关人士说:开庭前法官就商量不通知家属秘密开庭。这就是中共邪党标榜的“法制”吗?

家属请来的北京律师去法院询问情况,查看案卷,法官却说法轮功学员的“案件”是“特殊案子”,得保密。并威胁家属,轰走律师。法院不允许任何人介入,却强行指定当地律师做了有罪辩护。

安平县邪党法院对王玉峦秘密非法开庭期间,家人没有得到任何法律文书和书面通知,更没有接到应履行的请律师辩护的法律程序的书面或口头通知,致使家属无法旁听。

2011年10月9日上午,王玉峦的女儿去法院找法官韩金鹏要母亲的判决书。韩金鹏称,家属没有在现场旁听不能给家属判决书。下午,王玉峦的女儿又去法院找法官朱慧卿要判决书,朱慧卿竟大发雷霆,威胁要抓王玉峦的女儿。

2011年10月10日下午,王玉峦家属去法院找法官朱慧卿要判决书,朱却躲着不见,想拖延王玉峦上诉期限。家属和北京正义律师去找法官韩金鹏,他却说判决书不能给家属,律师义正辞严的说法律明确规定判决书给近亲属,韩金鹏自知理亏,却再次以不认识王玉峦的丈夫为由不给判决书。其目的是妄图拖过10月10日这最后的上诉期限。最后在北京正义律师强烈要求下,朱慧卿到了下午四点多钟才见王玉峦家属与律师,不得已接下上诉书。

中共邪党法院在没有通知王玉峦家属的情况下对她的非法秘密审判,却公然成为不给其家属判决书的借口,并丧心病狂地威胁王玉峦的家人,故意拖延当事人的上诉期限,不准正义律师介入此案,这充分暴露了中共邪党及恶人根本不讲法律的流氓嘴脸。

持续关押,令人担忧

法轮功学员王玉峦被邪党法院非法判刑以后,于2011年12月22日从安平县看守所被转押至衡水市看守所。没过多久就被转送河北省女子监狱,却被监狱方拒绝接收。原因是:该监狱狱医在给王玉峦进行体检时,发现本来身患严重残疾王玉峦的腿、膝盖部位已严重水肿,胳膊上还有硬块,医生们说有瘫痪的可能。

随后王玉峦又被拉回衡水市看守所。2012年1月31日下午王玉峦家属在衡水市看守所第一次见到了被非法关押的王玉峦,看到她身体很消瘦,心里非常难过,担心她遭遇什么不测。

衡水市看守所自从王玉峦被监狱拒收后,多次联系安平县法院要求改判监外执行,安平县法院一直未作变更。

安平县法院法官朱慧卿以诊断结果没拿到,拒不提释放残疾法轮功学员王玉峦回家。家属打电话询问朱慧卿,得到的答复是,在衡水哈励逊医院做的检查,得找医院指定的专家做诊断结果,体检就花了一千七,不行给你家属那专家姓名和电话,自己去找私人关系,然后朱就挂断了电话。

王玉峦两胳膊僵直,饭吃不到口,只能把饭放在平盘上用嘴舔,上衣自己需要亲人先套在僵直的胳膊上,然后再拽下来,解大手后自己根本处理不了,她和女儿刚被绑架在安平看守所时是女儿照顾她上厕所的。就是这样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的残疾人,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还要什么医院诊断证明!这无疑是没有人性的强词夺理。

执法犯法,罪责难逃

通过王玉峦被邪党法院非法判刑并长期持续关押这个案例,我们更加看清了中共邪党从来不讲法律、用党性泯灭人性和一贯漠视生命的邪恶本质。

近年来,一些明白了真相的正义律师公开指出,中共打压法轮功没有任何法律依据。中共镇压法轮功是以权代法、以党代法的违法行为。据《宪法》、《刑法》、《刑事诉讼法》等多部法律,公检法人员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已构成违法违宪的犯罪行为。就本案而言,对照现行中共法律具有明确罪名界定的至少有以下几种。这些罪名是:

(一)未经邀请,未经许可,强行闯入法轮功学员王玉峦的家,犯了非法侵入公民住宅罪;
(二)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王玉峦家搜查,未出示《搜查证》,犯了非法搜查罪;
(三)抢走王玉峦家中的打印机和电脑,并抢走现金近万元,犯了抢劫罪;
(四)把法轮功学员王玉峦及女儿强行从家中绑架劫持,关押在安平县公安局、看守所、犯了绑架罪;
(五)恶警孙义合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对法轮功学员王玉峦及其家人使用威胁或要挟的方法,强行索要金钱一万九千元,犯了敲诈勒索罪;
(六)恶警们把法轮功学员王玉峦囚禁在看守所,非法枉判,长期关押,限制其人身自由,这是违法监禁,犯了非法拘禁罪。

还有其它罪名,不一一列举。善恶有报是天理。当不远的将来法律健全社会出现的时候,这些对法轮功学员行恶的坏人罪责难逃,必将受到法律和正义的严惩。

从2010年10月15日至今,身患严重残疾的法轮功学员王玉峦已被中共邪党非法关押近一年零五个月了。善良的人们都知道,在这样长的时间里,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的残疾人是怎样的度日如年,其家人更是整天以泪洗面,也牵动着社会上无数善良人的心,王玉峦的亲朋好友们急切的盼望她早日回家。请国内外正义之士伸出救援之手,帮助营救王玉峦,尽快使她与家人团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3/11/被诬判七年-善良残疾人仍被非法关押-254105.html

2012-02-18:河北残疾人王玉峦仍被非法关押 河北省安平县法院法官朱慧卿以诊断结果没拿到,拒不提释放安平县残疾法轮功学员王玉峦回家,家属打电话询问朱慧卿,答复说在衡水哈利逊医院做的检查,得找医院指定的专家做诊断结果,体检就花了一千七,不行给你家属那专家姓名和电话,自己去找私人关系,然后朱就挂断了电话。王玉峦身体严重残疾,生活不能自理,请正义之士帮助营救王玉峦回家。 朱慧卿手机:13932878506

2012-02-18: 河北残疾人王玉峦仍被非法关押

河北省安平县法院法官朱慧卿以诊断结果没拿到,拒不提释放安平县残疾法轮功学员王玉峦回家,家属打电话询问朱慧卿,答复说在衡水哈利逊医院做的检查,得找医院指定的专家做诊断结果,体检就花了一千七,不行给你家属那专家姓名和电话,自己去找私人关系,然后朱就挂断了电话。王玉峦身体严重残疾,生活不能自理,请正义之士帮助营救王玉峦回家。

朱慧卿手机:13932878506;衡水看守所电话:13383388799;03182812338。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2/17/二零一二年二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53204.html

2012-01-14:河北安平县严重残疾的王玉峦被非法判刑七年 目前,河北安平县严重残疾的法轮功学员王玉峦被非法关押在衡水市看守所。衡水市中级人民法院违背法律与良知,将王玉峦非法判刑七年,并维持原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13/二零一二年一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51766.html

2012-01-14: 河北安平县严重残疾的王玉峦被非法判刑七年

目前,河北安平县严重残疾的法轮功学员王玉峦被非法关押在衡水市看守所。衡水市中级人民法院违背法律与良知,将王玉峦非法判刑七年,并维持原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13/二零一二年一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51766.html

2011-12-29:河北安平县法轮功学员王玉峦、王芳被转至衡水市看守所 河北安平县法轮功学员王玉峦、王芳已于12月22日从安平县看守所被转至衡水市看守所。 请衡水市安平县法轮功学员继续发正念解体邪恶迫害,和围绕此事对世人讲清真相,迫害不停,正念不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29/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51184.html

2011-12-29: 河北安平县法轮功学员王玉峦、王芳被转至衡水市看守所

河北安平县法轮功学员王玉峦、王芳已于12月22日从安平县看守所被转至衡水市看守所。

请衡水市安平县法轮功学员继续发正念解体邪恶迫害,和围绕此事对世人讲清真相,迫害不停,正念不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29/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51184.html

2011-12-14:残疾妇女被冤判七年 家人谴责法官枉法 河北省安平县有严重残疾的妇女王玉峦坚持修炼法轮功,于一年前的十月十五日在家中被安平县国保警察绑架,二零一一年六月被安平县法院朱慧卿等法官非法判刑七年。王玉峦家人决定控告朱慧卿。 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五日,河北安平县法院对王玉峦秘密非法开庭。家人没有得到任何法律文书和书面通知,更没有接到应履行的请律师辩护的法律程序的书面或口头通知,致使家属无法旁听,家属请

2011-12-14: 残疾妇女被冤判七年 家人谴责法官枉法
河北省安平县有严重残疾的妇女王玉峦坚持修炼法轮功,于一年前的十月十五日在家中被安平县国保警察绑架,二零一一年六月被安平县法院朱慧卿等法官非法判刑七年。王玉峦家人决定控告朱慧卿。

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五日,河北安平县法院对王玉峦秘密非法开庭。家人没有得到任何法律文书和书面通知,更没有接到应履行的请律师辩护的法律程序的书面或口头通知,致使家属无法旁听,家属请来的北京律师做无罪辩护,法院不允许介入,却强行指定律师做有罪辩护;并于二零一一年十月三日非法判王玉峦七年徒刑。

王玉峦家属十月十日下午去法院找法官朱慧卿要判决书,朱却躲着不见,想拖延王玉峦上诉期限。直到上诉期限的最后一天,朱慧卿虽然答应在当天下午给,然而又一直拖延到下午四点多才见家属与律师,最后在律师强烈要求下,朱慧卿才接下上诉书。十月九日下午,王玉峦的女儿又去法院找朱慧卿要判决书,朱慧卿竟大发雷霆,威胁要抓王玉峦的女儿。

王玉峦,五十五岁,身有严重残疾,胳膊僵直,不能弯曲,生活难以自理,每次吃饭时,都是把饭倒在平盘上,然后用嘴舔着吃,馒头得掰的一小块一小块的,牙齿由于常年服用药品没有一颗能嚼食物了;每次洗脸,都是用毛巾沾水湿后,放在平稳地方,然后以脸左右蹭擦;每次梳头,都把梳子绑在长木条上,才能够到头发;穿衣需要家人把上衣先套在她僵直的胳膊上,然后再往头部拽下去;冬天穿衣服更艰难,提裤子时,得用长木条往上顶裤腰;上卫生间很费力气。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的残疾人,就因信仰“真善忍”,竟被中共“六一零”恶人绑架、关押、判刑。

日前,王玉峦的家人已决定走法律途径,控告安平县法院法官朱慧卿执法犯法。以下是王玉峦的家人的控告书内容简述:

我们的亲人王玉峦于去年十月在家里被警察带走,今年六月十五日安平法院对她进行所谓开庭,但作为他们的家属、至亲的人,根本没有接到法院通知,不知道开庭的事,没有一人被允许旁听。

我们的亲人自去年被带走后,一直不允许与家属见面,严重超前羁押至今,作为一个残疾人如何能在没有家人的帮助下生活。今年六月十五日,一审秘密开庭,安平县法院及审判长朱慧卿违背基本‘程序正义’,坚决不给家属口头或书面开庭通知,家属为王玉峦聘请来北京正义律师,认为安平县检察院对王玉峦的所谓指控,适用法律错误,事实不清,没有证据,当事人的行为根本没有构成社会危害,根本就不应该被侦查和起诉,要求无罪释放。但安平县法院主审法官朱慧卿执法犯法,拒不采纳。

法庭调查明显显示本案适用法律错误,事实明显不清,完全缺乏证据,起诉的罪名不能成立,当事人的行为根本没有构成任何社会危害,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安平县法院还是将我们的亲人强行判了七年。根据《刑法》第399条,主审法官,安平县法院朱慧卿等已构成徇私枉法罪。

我们强烈要求中级法院秉公执法,依法改判无罪,立即放我们的亲人!我们要求检察院立案调查,追究安平县法院朱慧卿不通知家属,枉法诬判,公安抢劫私有财产,的法律责任!

我们的亲人正直、朴实、本分,在物欲横流的社会中,不唯利是图,反而坚守做人的良知。她们都是可敬的人,应该得到好的结果。如王玉峦亲人做生意时,不小心连接百元假币,当场销毁不再流通坑害百姓,进货有时给了双份额,如数退还。她们温文尔雅,或热情开朗。

当局关押判刑的不是罪犯,而是真诚、勇敢、善良并被公众认可的好公民!有关机构和责任人必须承担非法限制公民人身自由的法律责任。

就像一位律师对法官说的,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父母、妻子、儿女,当我们的亲人仅仅因为信仰问题就遭受残酷迫害、非法剥夺人身自由、甚至死于非命,我们自己将如何面对?

十年来,无数的法轮功信仰者被劳教,被判刑付出了惨重代价,国家也消耗了大量的司法和行政资源,这种状况应该尽早结束。正告负责此案的法官和检察官,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抓捕、关押、劳教、和判刑,都没有任何的法律依据,遭到国际社会的强烈谴责。这么一件涉及上亿人信仰权利的大事,靠强权打压和政治欺骗还能维持多久呢?

越来越多的正义律师为法轮功做无罪辩护,越来越多的家属亲友为修炼法轮功 的亲人讨公道,作为法官一定要依据法律办案,守住良知底线,保持历史清白,不能甘当中共的工具、任人摆布,判决书上法官的签名会留下永远的犯罪证据和耻辱。就王玉峦、王芳等法轮功学员的个案而然,不能一错再错,犯下更大的罪恶,现在弥补还来得及,强烈要求河北省衡水市中级法院立即无罪释放王玉峦、王芳两名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14/残疾妇女被冤判七年-家人谴责法官枉法-250566.html

2011-10-15:河北安平县残疾妇女被非法判刑七年 河北省安平县有严重残疾的妇女王玉峦坚持修炼法轮功,于一年前的十月十五日在家中被安平县国保警察绑架,二零一一年六月被非法判刑七年,目前正在上诉。身有残疾的王玉峦平日生活难以自理,王玉峦的家属一直强烈要求无罪释放王玉峦回家。 王玉峦身有严重残疾 王玉峦,五十五岁,身有严重残疾,胳膊僵直,不能弯曲,生活难以自理,每次吃饭时,都是把饭倒在平盘上,然后用嘴舔着吃

2011-10-15: 河北安平县残疾妇女被非法判刑七年
河北省安平县有严重残疾的妇女王玉峦坚持修炼法轮功,于一年前的十月十五日在家中被安平县国保警察绑架,二零一一年六月被非法判刑七年,目前正在上诉。身有残疾的王玉峦平日生活难以自理,王玉峦的家属一直强烈要求无罪释放王玉峦回家。
王玉峦身有严重残疾

王玉峦,五十五岁,身有严重残疾,胳膊僵直,不能弯曲,生活难以自理,每次吃饭时,都是把饭倒在平盘上,然后用嘴舔着吃,馒头得掰的一小块一小块的,牙齿由于常年服用药品没有一颗能嚼食物了;每次洗脸,都是用毛巾沾水湿后,放在平稳地方,然后以脸左右蹭擦;每次梳头,都把梳子绑在长木条上,才能够到头发;穿衣需要家人把上衣先套在她僵直的胳膊上,然后再往头部拽下去;冬天穿衣服更艰难,提裤子时,得用长木条往上顶裤腰;上卫生间很费力气。

难以想象王玉峦是怎样度过这三百多个日日夜夜的。

一年前母女同遭绑架

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五日下午二、三点左右,安平县公安局恶警孙义合、王丹(女,二十多岁),伙同衡水恶警杨树山、王新良等一行人,突然闯入王玉峦家,进屋就翻,抢走打印机和电脑,接着翻出近万元现金抢走。王玉峦的女儿王培上前阻拦,杨树山恶狠狠的把王培按到地上,并抡拳往脸上打,边打边吼。

恶警把王培按在地上暴打后继续到处翻,又翻出三万多元现金要拿走,王玉峦和家人制止他们说:“这是我们的百货店准备进货的钱,你们都拿走了让我们喝西北风吗?”孙义合假装正经的说:“我们到你家来可不是为了钱,我们只是例行公事。”这伙绑匪把王玉峦母女绑走后,家人发现就连一件上衣里的五百多元零钱也被抢走了。

恶警疯狂勒索

之后,这伙恶人把王培和王玉峦拉到了安平县公安局,开始非法审问。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副局长崔庆雷称给他一万元就让她们早些回家。

十一月八日,孙义合一次次给王培的舅父打电话要钱,张口就要一万九。王培的舅父说:“你们已经拿走不少钱,还要这么多,她们哪有那么多钱?到哪去凑齐一万九,少点不行吗?”孙义合无耻的说道:“谁说她们没钱?光我看见的就有好几万。” 王培的舅父说:“那是她们百货店进货的钱,都给了你今后拿什么进货?”孙义合根本不听,再次在电话里叫嚣:“最晚今天晚上把钱拿来,过了十二点你也得把钱送到,只要错过今天,别再指望放人。”

王玉峦家人在无奈和情急之下,当天把钱给孙义合送到。怎想到没有人性的孙义合拿到一万九千元钱后只放了王培,不放王玉峦

恶法官百般拖延上诉时间

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五日,安平县法院对王玉峦秘密非法开庭。家人没有得到任何法律文书和书面通知,更没有接到应履行的请律师辩护的法律程序的书面或口头通知,致使家属无法旁听,家属请来的北京律师做无罪辩护,法院不允许介入,却强行指定律师做有罪辩护。

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五日,安平县法院对王玉峦非法秘密庭审,家人没有得到任何法律文书和书面通知。家人为王玉峦聘请北京正义律师去法院询问情况,法院法官不允许北京律师介入,不允许察看任何案卷,说法轮功学员的“案件”是“特殊案子”,得保密,并威胁家属,轰律师。法院不允许介入,却强行指定律师做有罪辩护。

二零一一年十月三日,法院非法判王玉峦七年徒刑,并只让王玉峦在判决书上签字,然后拿走判决书,并故意不告诉王玉峦怎么上诉的事。

王玉峦家属十月十日下午去法院找法官朱慧卿要判决书,朱却躲着不见,想拖延王玉峦上诉期限。

家属和律师再找法官韩金鹏,韩竟说判决书不能给家属,律师义正辞严地指出:法律明确规定判决书给近亲属。韩金鹏自知理亏,又改口说不认识王玉峦的丈夫,拒不给家属判决书。

直到上诉期限的最后一天,朱慧卿虽然答应在当天下午给,然而又一直拖延到下午四点多才见家属与律师,最后在律师强烈要求下,朱慧卿才接下上诉书。

十月九日上午,王玉峦的女儿上午去法院找韩金鹏要母亲的判决书,韩金鹏称,家属没有在现场旁听不能给家属判决书,可一审时法院根本就没有通知家属,是秘密开庭。下午,王玉峦的女儿又去法院找朱慧卿要判决书,朱慧卿竟大发雷霆,威胁要抓王玉峦的女儿。

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的残疾人,就因信仰“真善忍”,竟被中共“六一零”恶人非法关押迫害,至今已近一年时间。就连看守所的犯人们都看不下去,大骂邪党及其帮凶们:“共产党真不是东西,把这样的残疾人弄来干吗?一个瘫痪的人能做的了什么坏事?这帮子土匪,早晚得到报应!”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0/15/河北安平县残疾妇女被非法判刑七年-247902.html

2011-10-11:河北安平县邪党法官故意拖延王玉峦家属上诉时间 河北衡水市安平县法轮功学员王玉峦于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五日被衡水市安平县公安局国保警察绑架,随后被非法批捕,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五日在没有通知家属、没有任何音信的情况下被秘密开庭。二零一一年十月三日,衡水市六一零操控安平县邪党法院非法判王玉峦七年徒刑。王玉峦与家属已准备上诉到衡水中院。 十月十日下午,王玉峦家属去法院找朱慧卿要判决书,朱却躲著不见

2011-10-11: 河北安平县邪党法官故意拖延王玉峦家属上诉时间

河北衡水市安平县法轮功学员王玉峦于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五日被衡水市安平县公安局国保警察绑架,随后被非法批捕,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五日在没有通知家属、没有任何音信的情况下被秘密开庭。二零一一年十月三日,衡水市六一零操控安平县邪党法院非法判王玉峦七年徒刑。王玉峦与家属已准备上诉到衡水中院。

十月十日下午,王玉峦家属去法院找朱慧卿要判决书,朱却躲著不见,想拖延王玉峦上诉期限,家属和北京正义律师去找法官韩金鹏,他却说判决书不能给家属,律师义正辞严说法律明确规定判决书给近亲属,韩金鹏理亏后再次以不认识王玉峦的丈夫为由不给,今天是上诉期最后一天,昨天电话朱慧卿答应今天下午给,他却耍花招,拖延到下午四点多才见家属与北京正义律师,最后在北京律师强烈要求下朱慧卿才接下上诉书。法院下给王玉峦判决书时,只让王玉峦签了字,然后就又拿走了,故意不告诉王玉峦怎么上诉的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0/11/二零一一年十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47755.html

2011-10-10:河北省安平县法轮功学员王玉峦的情况 十月九日上午河北省安平县法轮功学员王玉峦女儿上午去法院找韩金鹏要母亲的判决书,韩金鹏搪塞家属没有现场旁听为藉口判决书不能给家属,可一审时根本就没有通知家属,秘密开庭的,下午王玉峦女儿又去法院找朱慧卿要母亲的判决书,她大发雷霆,抓起电话威胁王玉峦女儿要抓她。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0/10/二零一一

2011-10-10: 河北省安平县法轮功学员王玉峦的情况

十月九日上午河北省安平县法轮功学员王玉峦女儿上午去法院找韩金鹏要母亲的判决书,韩金鹏搪塞家属没有现场旁听为藉口判决书不能给家属,可一审时根本就没有通知家属,秘密开庭的,下午王玉峦女儿又去法院找朱慧卿要母亲的判决书,她大发雷霆,抓起电话威胁王玉峦女儿要抓她。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0/10/二零一一年十月十日大陆综合消息-247689.html

2011-10-09:河北安平县残疾法轮功学员王玉峦被非法判刑 十月八日上午,王玉峦家属去安平县法院找刑事庭长朱慧卿要判决书,朱慧卿搪塞说不能给家属判决书,发判决书是韩金鹏法官管的。九月二十八日家属亲自去找朱慧卿询问判决书下来了没有,他不当面给家属,却让看守所10月3日给家属打了个电话说判了七年,就算打发家属了。 残疾王玉峦已被非法关押近一年时间,当时恶警孙义合抢走一万元现金及贵重物品至今没有归还和出示物

2011-10-09: 河北安平县残疾法轮功学员王玉峦被非法判刑

十月八日上午,王玉峦家属去安平县法院找刑事庭长朱慧卿要判决书,朱慧卿搪塞说不能给家属判决书,发判决书是韩金鹏法官管的。九月二十八日家属亲自去找朱慧卿询问判决书下来了没有,他不当面给家属,却让看守所10月3日给家属打了个电话说判了七年,就算打发家属了。

残疾王玉峦已被非法关押近一年时间,当时恶警孙义合抢走一万元现金及贵重物品至今没有归还和出示物品清单,还勒索王玉峦女儿一万九千元。家属为营救王玉峦回家四处奔波,承受着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悲惨遭遇,却找不到一个为法轮功学员说理的地方。一个原本幸福和睦三口之家就这样被活活拆散了。希望国际社会有良知和正义感人士帮助制止这场对法轮功学员的无辜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0/9/二零一一年十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47668.html

2011-10-04:河北衡水市残疾法轮功学员王玉峦被非法判刑七年 二零一一年十月三日,河北省衡水市六一零操控安平县邪党法院非法将残疾法轮功学员王玉峦非法判刑七年。王玉峦与家属已准备上诉到衡水中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0/4/二零一一年十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47493.html

2011-10-04: 河北衡水市残疾法轮功学员王玉峦被非法判刑七年

二零一一年十月三日,河北省衡水市六一零操控安平县邪党法院非法将残疾法轮功学员王玉峦非法判刑七年。王玉峦与家属已准备上诉到衡水中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0/4/二零一一年十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47493.html

2011-09-24:河北省平安县法轮功学员王玉峦被迫害的情况 王玉峦家属聘请的正义律师9月21日来到安平县看守所要求会见王玉峦,看守所值班人员不允许,电话请示安平法院,法院法官说让律师去法院,结果去法院也没见到主审法官,家属和律师又来到看守所要求见王玉峦,经过交涉律师见到了王玉峦王玉峦非法庭审已三个多月,案件被退回检察院三次,北京正义律师说这些行为已严重违反法律规定。家属强烈要求无条件释放王玉峦回家。 htt

2011-09-24: 河北省平安县法轮功学员王玉峦被迫害的情况
王玉峦家属聘请的正义律师9月21日来到安平县看守所要求会见王玉峦,看守所值班人员不允许,电话请示安平法院,法院法官说让律师去法院,结果去法院也没见到主审法官,家属和律师又来到看守所要求见王玉峦,经过交涉律师见到了王玉峦王玉峦非法庭审已三个多月,案件被退回检察院三次,北京正义律师说这些行为已严重违反法律规定。家属强烈要求无条件释放王玉峦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9/24/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47085.html

2011-09-15:河北省身体残疾的法轮功学员王小恋被非法关押11个月 河北省衡水市安平县身体残疾的法轮功学员王小恋被非法关押11个月,遭安平法院非法庭审3个月,家属至今没有打听到任何结果。亲属强烈要求无条件释放王小恋回家。退还所有非法抢劫财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9/15/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246768.html

2011-09-15: 河北省身体残疾的法轮功学员王小恋被非法关押11个月

河北省衡水市安平县身体残疾的法轮功学员王小恋被非法关押11个月,遭安平法院非法庭审3个月,家属至今没有打听到任何结果。亲属强烈要求无条件释放王小恋回家。退还所有非法抢劫财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9/15/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246768.html

2011-08-07:河北安平县法轮功学员王小恋遭非法庭审后至今无信息 河北省衡水市安平县残疾的法轮功学员王小恋被中共法院所谓开庭已近两个月的时间,至今家人没有收到任何判决书等法律文书,去法院询问也不给任何答覆。非法庭审时,家人没有得到任何法律文书和书面通知,更没有接到应履行的请律师辩护的法律程序的书面或口头通知;致使在法庭上王小恋被指定安平律师做有罪辩护,没有家属旁听,家属请来北京律师,法院不允许介入。 h

2011-08-07: 河北安平县法轮功学员王小恋遭非法庭审后至今无信息

河北省衡水市安平县残疾的法轮功学员王小恋被中共法院所谓开庭已近两个月的时间,至今家人没有收到任何判决书等法律文书,去法院询问也不给任何答覆。非法庭审时,家人没有得到任何法律文书和书面通知,更没有接到应履行的请律师辩护的法律程序的书面或口头通知;致使在法庭上王小恋被指定安平律师做有罪辩护,没有家属旁听,家属请来北京律师,法院不允许介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7/二零一一年八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45021.html

2011-07-19:身有残疾的王小恋被劫持已九月 在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五日下午,身有残疾的法轮功学员王小恋和女儿王培被劫持到安平县公安局拘留所非法关押。目前,王培遭勒索后已回家。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五日,安平县法院秘密庭审王小恋,并不准家人请律师。一个月过去了,如今仍无任何消息。家人不知道王小恋那残疾瘦弱的身体怎么样了? 一、母女遭绑架 在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五日下午二点多,王培在家给王小恋洗头发(因王小恋

2011-07-19: 身有残疾的王小恋被劫持已九月

在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五日下午,身有残疾的法轮功学员王小恋和女儿王培被劫持到安平县公安局拘留所非法关押。目前,王培遭勒索后已回家。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五日,安平县法院秘密庭审王小恋,并不准家人请律师。一个月过去了,如今仍无任何消息。家人不知道王小恋那残疾瘦弱的身体怎么样了?

一、母女遭绑架

在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五日下午二点多,王培在家给王小恋洗头发(因王小恋身体严重残疾,生活不能自理),突然站在东屋门口三男一女,因北屋子放着现金,王培把钱收起来放好,尾随跟着王培進来了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将王培要关上的门推开,拿着照像机开始对着王培和房间里拍照。这个男的在动王培家东西时,王培上前去阻拦,他还将王培暴力殴打,叫王培抱头蹲在地上不要动。王培说这是在我家,你有甚么权利限制我的人身自由?这时,屋子里站了大约七、八个男人,在王培家抢劫。连书包里五张百元人民币也偷走了。

自始至终,这伙人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偷抢走了王培家近万元人民币,和笔记本电脑一台、打印机两台、塑封机一台、复印纸五、六箱、3g上网卡、优盘等。至今没有出示任何物品清单,没有归还任何东西。

之后,他们给王培戴上了手铐,把王培和王小恋逼上了他们的两辆车,去了当地派出所,让王培戴着手铐下车去派出所的房间,走了一圈。王培认为她没有犯罪,也没有违法,却被污辱了尊严,给她的精神带来伤害。

二、在安平县公安局遭非法审问

之后,这伙恶人把王培和王小恋拉到了安平县公安局,开始非法审问。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副局长崔庆雷威胁说让她们给他一万元,就让她们早些回家。

这时,王小恋的眼睛因下午染完发没洗净、擦干,染发剂流進了她的眼睛,把眼烧得又红又难受,她还很饥饿,这时已傍晚六点了,公安局还在逼迫审问王小恋

之后,恶警又拉着她们去爱民医院做“体检”。因王培拒绝做体检,衡水国保大队的王新亮开始对王培猛打脸部,致使王培疼痛了好多天,不能吃硬东西,还使劲拽铐在王培手腕上的手铐,手腕被弄破,流血了。

晚上,恶警又把王培和王小恋赶上车,朝着东边的方向走。这期间,她们要求停车,花自己的钱买晚饭吃,安平国保队长孙义合都不理睬,一直开到邻县饶阳看守所。

安平国保队长孙义合很凶恶,只因为王小恋喊做“好人无罪,法轮大法好”。王小恋把变形的手和脚让孙义合看,让他看王小恋自己确实受益于法轮大法,不然早让疾病夺走生命了。可他一点同情心都没有,还讽刺、污辱王培。

饶阳县看守所不收王小恋母女,恶警就又把王小恋母女拉回来安平拘留所,到所里就半夜十二点了,王小恋非常饥饿,要了两个凉馒头,王培帮她放在嘴里,吃下去了。

王小恋母女只因修炼了法轮大法有了健康的身体,高尚的道德,没有伤害任何国家部门和个人,竟遭到了如此的虐待。

三、王培遭勒索

三天之后,王培才和家人通了次电话。在拘留所非法关押五天左右,恶警把王培和王小恋关進了看守所。国保大队的王丹(女)强制给王小恋母女和照相,王丹还向看守所的女管教炫耀如何抄了王培家的钱财,买了多么高档的相机,女管教说你们要天天有这样的好事就好了,跟过年似的(指去大法弟子家抢劫私有财产),天天有个大丰收。

十一月九号,国保孙义合给王培家人打电话,叫给他一万九,否则过了今晚,就别指望放人,今晚十二点你也得把钱送来。结果,他让王培十一月十六日去他办公室,因距离四十多里地,王培晚到了十六分钟,因孙义合也没来办公室上班,只有女的王丹在他办公室,王培就回家了。

孙义合第二天打电话威胁王培家人说,王培不回答问题,罚金不但没收,还要重交,说把王培收监就收监。他的蛮横无理的德行,把王培年迈身患心脏病的老舅气坏了。孙义合还把抢劫王培家的新打印机用在他办公室,打印非法审问王培的材料。

十一月九号晚上七点多,王培被家人接回家。

四、王小恋被非法关押八个多月后被秘密庭审

王小恋被非法批捕,关押到现在九个多月了。恶警剥夺家属探视权,通信权,一進看守所时,恶警还逼王培把身上带的一千多元存在了看守所,逼她给王小恋买看守所的高价物品,不让家属送任何生活用品和营养品(只让送衣服被褥)。家人不知道王小恋那残疾瘦弱的身体到现在怎么样了,她的处境很艰难,她的吃饭、穿衣、洗漱谁来照顾啊?

被非法关押八个月后,在六月十五日,严重残疾的王小恋被安平县法院非法秘密庭审,到现在又一个月的时间过去了,家属询问不给任何答覆。法院给王小恋指定律师,家人为王小恋聘请北京正义律师去法院询问情况,法院法官不允许北京律师介入,不允许察看任何案卷,说法轮功学员的“案件”是“特殊案子”,得保密,并威胁家属:公安局国保大队正找你,要绑架你呢,赶紧走,然后把为王小恋请的北京律师和家属往外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19/身有残疾的王小恋被劫持已九月-244117.html

2011-07-16:河北衡水市安平县法轮功学员王小恋被非法迫害的更多情况 安平县邪恶法院非法关押八个月严重残疾的法轮功学员王小恋6月15日被非法秘密庭审已一个月的时间,不给任何答覆,法院非法给王小恋指定律师,家人为王小恋聘请北京正义律师去法院询问情况,法院法官不允许北京律师介入,说法轮功案件是特殊案子,得保密,并威胁家属公安局国保大队正找你要绑架你呢,然后把为王小恋请的北京律师和家属往外哄。 在非法开庭

2011-07-16: 河北衡水市安平县法轮功学员王小恋被非法迫害的更多情况

安平县邪恶法院非法关押八个月严重残疾的法轮功学员王小恋6月15日被非法秘密庭审已一个月的时间,不给任何答覆,法院非法给王小恋指定律师,家人为王小恋聘请北京正义律师去法院询问情况,法院法官不允许北京律师介入,说法轮功案件是特殊案子,得保密,并威胁家属公安局国保大队正找你要绑架你呢,然后把为王小恋请的北京律师和家属往外哄。

在非法开庭以前半年时间,家属就多次找检察院的公诉人和法院的法官询问情况,得到的答覆都是让家属在家等信,有事通知你们家属,可据安平有关人士说头开庭法官商量不通知家属秘密开庭,这就是中国法制下的人民法院的法官吗,说话出尔反尔,违背做人的基本道德良知,家属强烈要求无条件释放王小恋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16/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2)-244022.html

2011-07-09:河北省衡水市残疾法轮功学员王小恋被非法开庭 河北省衡水市安平县邪党法院,在2011年6月15日对被非法关押长达8个多月的有残疾的法轮功学员王小恋(女),在没有通知家属的情况下,非法开庭,邪党法院为王小恋指定律师。家人已为王小恋聘请律师。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9/二零一一年七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43649.html

2011-07-09: 河北省衡水市残疾法轮功学员王小恋被非法开庭
河北省衡水市安平县邪党法院,在2011年6月15日对被非法关押长达8个多月的有残疾的法轮功学员王小恋(女),在没有通知家属的情况下,非法开庭,邪党法院为王小恋指定律师。家人已为王小恋聘请律师。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9/二零一一年七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43649.html

2011-06-28:河北安平县法轮功学员王小恋被非法开庭,没有通知家属,无任何音信,家属强烈要求无条件释放法轮功学员王小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6/28/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一)-243126.html

2011-06-28: 河北安平县法轮功学员王小恋被非法开庭,没有通知家属,无任何音信,家属强烈要求无条件释放法轮功学员王小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6/28/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一)-243126.html

2011-07-15:河北衡水市安平县法轮功学员王小恋,于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五日被衡水市安平县公安局国保警察绑架,随后被非法批捕,2011年6月15日在没有通知家属、没有任何音信的情况下被秘密开庭。以下是王小恋的亲属写给衡水市安平县公检法司人员的信。 衡水市安平县公检法司: 我们是衡水市安平县法轮功学员王小恋的亲属,去年10月15日下午王小恋被衡水市安平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绑架,并抄家。随后检察院批准的“逮捕

2011-07-15:河北衡水市安平县法轮功学员王小恋,于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五日被衡水市安平县公安局国保警察绑架,随后被非法批捕,2011年6月15日在没有通知家属、没有任何音信的情况下被秘密开庭。以下是王小恋的亲属写给衡水市安平县公检法司人员的信。

衡水市安平县公检法司:

我们是衡水市安平县法轮功学员王小恋的亲属,去年10月15日下午王小恋被衡水市安平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绑架,并抄家。随后检察院批准的“逮捕书”。

这是王小恋第二次被抄家。

第一次是2008年奥运会前的7月四日。当时一群警察闯入家中乱翻一气,亲戚家的小外孙和小外孙女当时惊吓的脸色苍白,肢体残疾的老人也惊吓的在颤抖,他们怕弄出人命来,才抄走东西退去。

第二次是2010年10月15日下午3点多,安平县公安局孙义合、王丹,伙同衡水警察杨树山,王新亮等一行人闯入家中乱翻一气,包里装有五百元钱也偷了,共抢走现金近万元及物品,直到现在公安局不给被抢走的物品出示清单,同时绑架了王小恋及女儿王培,王培被孙义合勒索一万九千元放回家,安平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衡水国保大队不但在王小恋家非法入室抢劫,她的女儿上前阻拦还遭到暴力殴打,还把一个近六十岁的身体严重残疾的妇女非法关押在安平看守所至今八个多月。

这次王小恋被绑架使这个家庭陷入了妻离子散、天各一方的悲惨境地。女儿失踪,数月没回家。百货店的生意,做饭,洗衣,仅靠一个近六十岁的男人来维持。而悲剧发生的原因就是因为王小恋修炼了法轮功、坚持信仰“真、善、忍”。

作为普通公民,为了维护自身合法权利,为了我的亲人不再无辜遭受迫害,请你们抽出几分钟时间,静下心来看看这封信,了解王小恋被绑架、非法批捕、非法审判一事的真相。

自结婚后,小恋就患了类风湿关节炎、精神分裂症、全身关节变形疼痛,眼睛红肿等多种疾病。身体不好心情也不好,她脾气暴躁稍有不顺心就乱摔东西,整天搞得家庭鸡犬不宁。王小恋开始修炼法轮功后,按“真、善、忍”要求做人,不到两月她身上的疾病神奇般好转,真正体验到了大法的神奇和无病一身轻的喜悦。而且心胸开阔了,脾气变好了,每天总是乐呵呵的善待他人,人变得诚实、善良、宽容、平和。家庭也发生了巨大变化。

正当一家人沉浸在修炼大法后无病一身轻的喜悦里时,10月15日下午王小恋被衡水市安平公安局警察绑架,她丈夫在承受巨大压力的同时,警察还屡次骚扰,迫害他们家人,致使女儿失踪一个月。家人见到穿警服的人吓得连门都不敢出,心灵受到很大伤害。

王小恋是法轮功学员,就不能见到家人,自从她被抓到现在一次没让家人跟她见过面。11月批下“逮捕书”。那么安平县人民检察院这一说法是否有法律依据呢?从以下几点谈谈我们的看法(此处关于法律的论述从略)。

众所周知,1999年7月法轮功遭迫害,这样的迫害不但伤害了法轮功修炼者,也伤害了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各级公检法和军队人员。根据《公务员法》,所有参与迫害的人将来都得自己承担责任。《公务员法》第九章第五十四条规定:“公务员执行明显违法的决定或者命令的,应当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

从法律上、道义上都证明:信仰真、善、忍无罪!做好人无罪!讲真相无罪!

法轮功被迫害之前,官方公布的法轮功修炼者人数是七千万。人数如此庞大的修炼团体中的人,难道都是愚昧无知的?经历十一年多残酷迫害之后的今天,依然有数千万人坚持信仰,难道这些人都是傻子?我们和所有修炼法轮功的人一样,亲眼见证了法轮功神奇的祛病健身效果,而且得到了道德的提升,明白了生命的真谛。

我相信:迫害正法正道的必将会以失败告终。古今中外著名的预言家都曾预言了正法开传、参与迫害者悲惨的下场以及人类即将面临的大淘汰。近几年的天象变化也在警示世人。我和所有的善良人一样,以慈悲之心期盼着有良知的有缘人能认清中共的本质、逃过劫难、拥有未来,当然也包括那些曾经伤害过我们的人。

古人云:“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历史是最公正的审判官,凡是冤案迟早会得以昭雪,还清白于人间。

我们常识都知道,一个案件成立,是一个人损害了另一个人的人身、财产等,有一个被损害者;而几十万个法轮功案件,没有损害了谁的财产,没有被损害者。

敬请有关部门及领导依法履行“依法治国”的准则,而不是“依人治国”随心所欲,切实保障公民的合法权利,以还给受害人一个基本的公平与正义,切实保障宪法、民主、法治的光辉普照与每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之上。

“文革”就是一面镜子:文革后期,中共为了平民愤,对迫害好人的“三种人”進行内部清查。北京市公安局长刘传新早早畏罪自杀,有810个公安、司法人员、军管人员,被拉到云南等地秘密枪决,家人得到的通知是“因公殉职”,很多文革中的风云人物都成了阶下囚。

我诚心希望你们遵从良知,真正依法办案,立即无条件释放王小恋,切莫助恶为虐,毁了自己的未来。

王小恋家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15/243931.html

2011-03-17:河北省安平县王玉峦已被非法关押五个月 (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导)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五日,河北省安平县公安局国保队长孙义合等人闯入法轮功学员王玉峦的家,绑架了王玉峦和她的女儿王培。王培被孙义合勒索一万九千元钱后,回到家。至今,王玉峦被非法关押在安平看守所已有五个月了。家属多次去要人,无结果。 王玉峦(女,五十五岁)修炼法轮功前,曾经手脚严重变形,吃饭穿衣都需要家人照顾,还全身疼痛,睁开眼睛很困

2011-03-17: 河北省安平县王玉峦已被非法关押五个月
(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导)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五日,河北省安平县公安局国保队长孙义合等人闯入法轮功学员王玉峦的家,绑架了王玉峦和她的女儿王培。王培被孙义合勒索一万九千元钱后,回到家。至今,王玉峦被非法关押在安平看守所已有五个月了。家属多次去要人,无结果。

王玉峦(女,五十五岁)修炼法轮功前,曾经手脚严重变形,吃饭穿衣都需要家人照顾,还全身疼痛,睁开眼睛很困难,视力很差。她多方求医,病也没治好。后来,学了法轮功后,全身疼痛消失,眼睛也好了,能读书、看报,身体也受益了。她觉得这种功法很好,也告诉别人只要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做事首先为别人着想,就能达到祛病健身的目的。

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五日下午三点多,孙义合、王丹(女,二十多岁),伙同衡水恶警杨树山、王新良等人闯入王玉峦家,在抢劫财物时,王培上前阻拦,这伙人将王培暴力殴打,最后,绑架了王玉峦和女儿王培。他们绑架她们母女就是因为她们修炼法轮功。之后,王培被孙义合高额勒索一万九千元后放回家。

家人多次去安平县公安局和安平看守所要求释放王玉峦,一直未果。五十多岁的残疾妇女王玉峦已经被非法关押了五个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17/河北省安平县王玉峦已被非法关押五个月-237691.html

2010-12-20:河北安平县孙义合等恶警入室抢劫、绑架勒索 (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导)河北安平县公安局国保队长孙义合等人,于10月15日闯入安平县南王庄村法轮功学员王玉峦家,抢走家中财物、抢走现金四万元,将身体严重残疾的王玉峦与二十多岁的女儿王培绑架到看守所。之后,孙义合又向其家人勒索近两万元。 至今,五十五岁严重残疾的王玉峦仍被非法关押。 2010 年10月15日下午3点多,安平公安局的孙义合、王丹

2010-12-20: 河北安平县孙义合等恶警入室抢劫、绑架勒索
(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导)河北安平县公安局国保队长孙义合等人,于10月15日闯入安平县南王庄村法轮功学员王玉峦家,抢走家中财物、抢走现金四万元,将身体严重残疾的王玉峦与二十多岁的女儿王培绑架到看守所。之后,孙义合又向其家人勒索近两万元。

至今,五十五岁严重残疾的王玉峦仍被非法关押。

2010 年10月15日下午3点多,安平公安局的孙义合、王丹(女,20多岁),伙同衡水恶警杨树山、王新良等一行人,突然闯入王玉峦家,進屋就翻,抢走打印机和电脑,接着翻出近万元现金抢走。王培上前阻拦,杨树山恶狠狠的把王培按到地上,并抡拳往脸上打,边打边吼:“再敢动就这样狠揍你!”

他们把王培按在地上暴打后继续到处翻,又翻出三万多元现金要拿走,王玉峦和家人严肃制止他们说:“这是我们的百货店准备進货的钱,你们都拿走了让我们喝西北风吗?”孙义合假装正经的说:“我们到你家来可不是为了钱,我们只是例行公事。”

这伙绑匪把王玉峦母女绑走后,家人发现就连一件上衣里的五百多元零钱也被抢走了。

11 月8日,孙义合张狂的一次次给王培的舅父打电话要钱,张口就要一万九。王培的舅父说:“你们已经拿走不少钱,还要这么多,她们哪有那么多钱?到哪去凑齐一万九,少点不行吗?”孙义合无耻的说道:“谁说她们没钱?光我看见的就有好几万。” 王培的舅父说:“那是她们百货店進货的钱,都给了你今后拿甚么進货?”孙义合根本不听,再次在电话里叫啸:“最晚今天晚上把钱拿来,过了十二点你也得把钱送到,只要错过今天,别再指望放人。”

王玉峦家人在无奈和情急之下,当天把钱给孙义合送到。怎想到没有人性的孙义合拿到一万九元钱后只把王培放回,王玉峦不放。

孙义合一伙把王玉峦母女绑架到看守所后,就连看守所的犯人们都看不下去,大骂邪党极其帮凶们:“共产党真不是东西,把这样的残疾人弄来干嘛?一个瘫痪的人能做的了甚么坏事?她就是想做坏事也做不了啊!?这帮子土匪,良心都让狗吃了,早晚得到报应!”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20/河北恶警孙义合入室抢劫数万元、并绑架勒索-233901.html

2010-12-11:河北安平县王玉峦面临進一步迫害 河北省安平县被公安局国保大队长孙义和绑架的身体残疾、生活不能自理的法轮功学员王玉峦已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两个月了,恶徒孙义和把法轮功学员王玉峦的材料交给了检察院,欲对王玉峦判刑,家人被勒索一万九千元后女儿王培被放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11/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33486.h

2010-12-11: 河北安平县王玉峦面临進一步迫害
河北省安平县被公安局国保大队长孙义和绑架的身体残疾、生活不能自理的法轮功学员王玉峦已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两个月了,恶徒孙义和把法轮功学员王玉峦的材料交给了检察院,欲对王玉峦判刑,家人被勒索一万九千元后女儿王培被放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11/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33486.html

2010-10-23:河北安平县王玉峦和女儿王培被绑架情况补充 参与绑架的安平县国保大队孙义合,其妻是安平中学物理组教师,名叫商文雅。孙的岳父叫商大占,安平县南王庄乡角北村人。同时参与绑架的衡水国保恶警除杨树山外,还有王新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23/231370.html

2010-10-23: 河北安平县王玉峦和女儿王培被绑架情况补充
参与绑架的安平县国保大队孙义合,其妻是安平中学物理组教师,名叫商文雅。孙的岳父叫商大占,安平县南王庄乡角北村人。同时参与绑架的衡水国保恶警除杨树山外,还有王新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23/231370.html

衡水 安平县联系资料(区号: 318)

2018-05-31:
安平县黄城乡派出所所长 刘 冲 手机 18531803363
安平县公安局长 董华清 手机 15610896555
安平县检察院副院长 王彦彬 手机 13833836831
安平县检察院公诉科科长 郭艳品 手机 15612838777
安平县法院审判长 程博纯 手机 18632889928
安平县法院审判员 吕西莲 手机 18632889562


2017-12-06: 安平县  主审法官吕西莲:宅电03187591275 手机18632889562

2017-10-25: 安平县检察院主管起诉科副院长 王彦彬 电话:0318-7536645
手机:13833836831

2017-07-19: 城关镇派出所:
所长朱少勇15188972999 15175315951
副所长:赵振良13331200366张建坡13231200800

2017-07-08: 子文乡:乡长张旭13315866888 邪党书记曲少建18832836888
南郝村:村长葛永奇18730862888邪党村书记李庆宗15132845386

2017-06-25:
安平公安局局长董华清电话:15610896555
政委李正行电话:18632880069

2017-05-10: 安平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孙义合
孙义合 电话:13831808999

孙义合家庭住址:安平县凯旋城10号楼2 单元401,老家在子文村。

2017-02-18:迫害河北省安平县郭小品、李玲霄责任人信息补充:
安平县法院:王英18632889991、18903189878吕西莲18632889562
安平县公安局长董华清15610896555

2014-05-03: 直接参与迫害者:
朱会卿,手机:18931818506 13932878506
审判员:韩颖春,手机:18632889979 电话:03187591025
书记员:吕西莲

2014-03-30: 朱会卿,河北省安平县法官 手机:18931818506 13932878506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318)

2011-10-09:
法官朱慧卿手机18931818506,13932878506  恶警孙义合13831808999
法官韩金鹏手机18931815888,       公诉人贾东升手机13903189076
看守所电话03187023566,张所长电话03187525755

参与此案的法官
朱慧卿 手机18931818506,13932878506
韩金鹏 手机18931815888,03187591025
公诉人 贾东升 13903189076
恶警 孙义合 13831808999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12-01-14:
以下是相关电话:

河北省衡水市政协法制委员会主任杨冬良手机:13903180002;
衡水市人大政法工委副主任李荣奇手机13903286226;
衡水市人大政法工委办公室主任赵振才手机:13833886171;
衡水市政协法制委员会副主任贾明手机:13383388350
桃城区人民检察院驻看守所检查室电话03182161227;
衡水市公安局纪委电话03182346170
衡水市公安局警务督查处电话03182346025;
衡水市中级法院刑庭庭长王国江电话:03182188158;2228618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