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 >> 江北区(铁山坪洗脑班,大石坝地区,长安公司,望江正源车桥有限公司,望江车桥厂) >> 罗春吉

男, 73
个人情况: 重庆通用集团公司退休中干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重庆江北区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10-04-18
案例分类: 非法拘留/绑架  家人/朋友被迫害  被迫流离失所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罗向旭(罗向学) 向中瑶(向中谣)
祖辈亲人: 张元珍 唐国蓉 罗春吉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17-11-17:重庆罗向旭和父亲罗春吉被劫持迫害 11月15日上午,罗向旭姐姐又去综治办要人,综治办一名工作人员推说主任不在,没给家人任何答复。家人非常担心,对那位工作人员说:自己父亲已经八十岁的老人了,凭什么弄去非法关押,连法律都规定70岁以上的老人免于拘留,综治办有什么法律资格关押他?如果他有个什么不测,你们综治办能否担的起这个责任吗?那位工作人员还在强调:“谁叫他们这么顽固,写个保证就可以回家了。”

2017-11-17: 重庆罗向旭和父亲罗春吉被劫持迫害

11月15日上午,罗向旭姐姐又去综治办要人,综治办一名工作人员推说主任不在,没给家人任何答复。家人非常担心,对那位工作人员说:自己父亲已经八十岁的老人了,凭什么弄去非法关押,连法律都规定70岁以上的老人免于拘留,综治办有什么法律资格关押他?如果他有个什么不测,你们综治办能否担的起这个责任吗?那位工作人员还在强调:“谁叫他们这么顽固,写个保证就可以回家了。”

罗向旭姐姐回家后,接到罗向旭父亲打来的电话(用的不是他自己的手机,说明他自己的手机和随身物品是不许他使用的,说明他是没有人身自由的),说:“我今天就可以回家,但是我等一两天,要等着弟弟(罗向旭)一起回来。”

现在罗向旭的家人接到电话后更担心。为什么不马上放罗向旭。是当时非法抓捕他时受伤了?还是在那里面受了酷刑折磨?难道就因为他不转化,不写保证,就无限期关押?是什么样的威胁导致罗向旭风烛残年的老父亲,不顾自己老弱的,牙已掉完,只能喝流质的身体,放弃自己可以颐养天年的自由,自愿甘为人质?是什么样的背景让综治办在这么强调依法办案的今天,有这么大的底气,敢于知法犯法,强行绑架人,拘禁人,剥夺公民的人身自由和思想自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1/17/二零一七年十一月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56811.html

2017-11-15:重庆罗向旭和老父被洗脑班劫持 十一月七日中午一点多,重庆市江北区法轮功学员罗向旭家里来了几个人,进屋说检查安全,然后就走了。罗向旭过了一会儿后出门,在楼下被绑架。据目击者称,罗向旭抵制,七八个便衣对他又打又踢,把他硬塞入车中时,还故意踢打他的伤腿,对他的高声痛呼根本不理睬。 当天下午五点多,罗向旭七十九岁的父亲罗春吉在楼下也被非法抓捕。七八个警察晚上打着给罗向旭转送换洗衣服的名义想进屋,

2017-11-15: 重庆罗向旭和老父被洗脑班劫持
十一月七日中午一点多,重庆市江北区法轮功学员罗向旭家里来了几个人,进屋说检查安全,然后就走了。罗向旭过了一会儿后出门,在楼下被绑架。据目击者称,罗向旭抵制,七八个便衣对他又打又踢,把他硬塞入车中时,还故意踢打他的伤腿,对他的高声痛呼根本不理睬。

当天下午五点多,罗向旭七十九岁的父亲罗春吉在楼下也被非法抓捕。七八个警察晚上打着给罗向旭转送换洗衣服的名义想进屋,当时罗向旭的母亲和二姐及五岁的小儿子在家。罗向旭二姐隔着门问那些人弟弟在哪里。那些警察说他们也不知道,但可以转送换洗衣服,说罗向旭两三天就可以回家。罗向旭的二姐担心他们要抓母亲,没开门。

罗向旭七十九岁的母亲,近一两年来不时头昏目眩,目睹她儿子被七八个不明身份的便衣拳打脚踢抓走后,深受打击,几天起不了床。

十一月九日下午,罗向旭岳父到石马河派出所询问罗向旭被绑架事件,说:“众目睽睽之下,被七八个穿便服的人绑架走,当天下午,我到派出所问,你们说相关人员没回来。现在三天了,人没有下落,怎么回事呢?”派出所办事人员在电脑上查后,说人不是我们抓的,我们没抓人,是街道综治办干的。

罗向旭岳父到综治办后,综治办推说是街道司法所管,司法所又推说是综治办管。后来罗向旭的岳父对综治办的说,到底是怎么回事,综治办才说他听错了,是该他们管,把他们父子俩关在洗脑班,在“学习”,关在一起的。

十一月十三日,罗向旭妻子向中瑶去江北区石马河街道综治办,向综治办索要抓捕罗向旭和罗春吉的法律文书,是行政拘留还是刑事拘留?该出示给家属的抓捕他们的相关法律通知和文书。先一个综治办办事人员说不是拘留,是所谓“学习”。

向中瑶问:“什么‘学习’?”问为什么当时不给家属告知?为什么不给本人告知?为什么不穿警服?为什么在罗向旭不断高喊“土匪抓人了”?为什么把他塞进的车不是警车?向中瑶向那位工作人员诉说《宪法》三十七条——公民的人身自由受法律保护的具体内容,等等。但那位工作人员一直在发微信。

下午二点工作时间到后,那位工作人员说综治办副主任周珣醒了,叫向中瑶到另一个办公室。向中瑶对周珣说,你们在星期四下午说,罗向旭和罗春吉被你们弄去“学习班”了,是吗?他说你要干什么?向中瑶说我来要你们关押他们父子的法律文书。特别是罗春吉,已满七十九岁,法律规定对七十岁以上的老人都免于拘留。

周珣非常嚣张地说,没有法律通知文书,你要告就去司法局告;然后威胁说,向中瑶,你不要给我说这些,走,走派出所去。周珣这时给一直在旁边的工作人员说:“你去叫某某某,把向中瑶押到派出所去”。向中瑶说我本来就要去,但不是被你押去,然后离开街道综治办办公室。

向中瑶把她在综治办的遭遇告诉了很多路人,他们都非常愤慨:就这么强行的被失踪,连个最起码的法律程序都没有!还谈什么依法治国!连本着维护法律公正公平公开的精神去索要法律告知文书的家人都想要一起绑架,公然违法!

自从罗向旭和他的父亲被绑架后,罗向旭的母亲和两个孩子(大的十二岁,小的五岁),老老小小三人都需要向中瑶照顾。向中瑶本人又要上班又要照顾家人,身心疲惫。

罗向旭遭迫害致走路明显残疾

罗向旭,现年四十六岁,原系重庆通用集团公司总装车间钳工。自从炼了法轮功,年年被评为公司的先进,也当过市里的先进工作者。一九九九年十月却因修炼法轮功,被厂方强行单方解除劳动合同。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三日凌晨两点钟,罗向旭在家被江北区公安分局石门派出所绑架,以莫须有的罪名非法判四年徒刑。在法庭上,法警完全不顾法律,当着许多旁听者的面对罗向旭进行毒打,过后几名法警又把罗向旭押到办公室,进行毒打。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八日,罗向旭被送往永川监狱迫害,遭受各种酷刑迫害,出狱时下肢已残废,行步艰难。

二零零六年元月四日晚八点多钟,江北区公安分局石门派出所十余警察闯入家中,强行抄家,遭到抵制,公安大打出手,致使罗向旭滑下五楼,摔成重伤,被公安送往重庆市骑士医院医治,左大腿骨折,脚掌趾骨折,肩胛骨伤,脱臼,住院月余。

二零零七年初,在江北区国保违法闯入罗向旭和妻子的租住房,把他妻子非法收监时,罗向旭从四楼阳台跌下,双腿重伤。两年后,去拆大腿钢板时,被诊断为右腿股骨头坏死,后来为了生计,他忍痛工作,但下班后,只能躺着床上,在床上翻身和起床或在走路时,经常痛的呻吟:好痛啊,好痛!因为股骨头坏死,他的右腿比左腿短了至少五厘米,走路明显残疾。

罗向旭的妻子向中瑶,系原重庆市江北城一百二十四中学化学教师,也曾经遭受残忍折磨二零零三年五月十二日在广西北海市被非法判刑七年,受尽残酷的迫害导致“拘禁性精神障碍”,两下肢(废用性)肌肉萎缩,完全失去生活能力,二零零三年由广西监狱局送回重庆家就医。二零零七年元月四日晚,被江北区公安分局强行抄家并再次绑架送往重庆永川监狱。当时向中瑶身边还有刚断奶的孩子。

二零一七年年初,罗向旭去办护照,在办护照处,当工作人员输入他的名字后,立即到后台,给国保打电话,说有网上追逃人员。后来罗向旭想起二零零七年初江北区国保叫房东敲开门后,把妻子向中瑶非法抓走收监。他自己被逼从四楼逃生。跌下楼后,因伤势严重,取保候审,后来一直就处于流离失所状态。当时罗向旭要回身份证未果,就离开办证大厅。

这半年来,罗向旭的大姐曾被户籍进屋询问是否有海外亲戚和是否出国旅游。他的岳母和岳父家曾被警察进屋查户口。他的父亲被石门派出所叫去归还罗向旭的身份证时被询查,在罗向旭的父亲到石门派出所去给快五岁的罗向旭的儿子罗双龙办户口时,派出所在所有手续齐全情况下,不给办理,说叫罗向旭和向中瑶本人去派出所。这些都是罗向旭及其家人在今年遭受的不公正待遇。

这些只是二十多年来罗向旭一家遭受迫害的冰山一角。关于罗家遭受的迫害,请见明慧网报道《重庆江北区石门派出所对罗春吉一家的迫害》、《四川永川监狱恶警教唆犯人对我进行毒打和凌辱》和《向中瑶被劫持回重庆女子监狱 身体十分虚弱》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1/15/重庆罗向旭和老父被洗脑班劫持-356724.html

2011-08-07:重庆江北老年法轮功学员张元珍被绑架 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八日重庆市江北区石马河老年女法轮功学员张元珍被绑架至铁山坪洗脑班迫害。 张元珍一家均修炼法轮大法。今年四二五张元珍的儿子罗向旭在回家时,两名便衣企图绑架,罗向旭大声呼叫,在家中的罗向旭的父母听到呼救声下楼奋力保护儿子,罗向旭得以走脱。事后,恶警在五、六月间右两次到张元珍家中骚扰。七月张元珍与丈夫罗春吉被迫离家出走。七月十八日张元珍与

2011-08-07: 重庆江北老年法轮功学员张元珍被绑架

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八日重庆市江北区石马河老年女法轮功学员张元珍被绑架至铁山坪洗脑班迫害。

张元珍一家均修炼法轮大法。今年四二五张元珍的儿子罗向旭在回家时,两名便衣企图绑架,罗向旭大声呼叫,在家中的罗向旭的父母听到呼救声下楼奋力保护儿子,罗向旭得以走脱。事后,恶警在五、六月间右两次到张元珍家中骚扰。七月张元珍与丈夫罗春吉被迫离家出走。七月十八日张元珍与罗春吉回家拿换洗衣服时,六名恶警闯入家中,把张元珍按倒在地,罗春吉被按在另一房间里。张元珍被四名恶警强行从五楼家中拖走,先被关押在铁山坪洗脑班迫害。罗春吉被迫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归。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7/二零一一年八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45021.html

2010-04-05:重庆江北区石门派出所对罗春吉一家的迫害 (明慧通讯员重庆报道)重庆市江北区法轮功学员罗春吉一家,十年来遭受中共人员种种迫害。现年73岁的罗春吉与妻子多次遭受非法关押,儿子媳妇双双被迫害致残。下面主要讲述当地派出所--江北区公安分局石门派出所对罗春吉一家的迫害。 罗春吉,系重庆通用集团公司退休中干。因长期多病,于 1992年底提前申请病退。95年修炼法轮功后,身患多种疾病不治而愈。1999

2010-04-05: 重庆江北区石门派出所对罗春吉一家的迫害
(明慧通讯员重庆报道)重庆市江北区法轮功学员罗春吉一家,十年来遭受中共人员种种迫害。现年73岁的罗春吉与妻子多次遭受非法关押,儿子媳妇双双被迫害致残。下面主要讲述当地派出所--江北区公安分局石门派出所对罗春吉一家的迫害。

罗春吉,系重庆通用集团公司退休中干。因长期多病,于 1992年底提前申请病退。95年修炼法轮功后,身患多种疾病不治而愈。1999年7月20日后,为了得到一个修炼环境,2000年1月去北京上访,被信访办非法扣押,遣送回重庆,由江北区石门派出所劫持至江北区看守所非法扣押30天。

2000年6月13日,石门派出所骗老人到派出所后非法扣押,当天上午10点钟,由四川南充市顺庆公安分局绑架到南充顺庆公安分局关押于顺庆看守所,非法拘留15日。2000年底到2001年初,重庆通用集团公司厂保卫科与石门派出所联合办洗脑班非法限止人身自由,而被迫流离失所,于2003年才返回家中。罗春吉流离失所期间,厂保卫科及派出所还派专人去他老家骚扰其亲戚。

罗春吉妻子张元珍,现年73岁,系重庆通用集团公司退休工人。1999年11月因去北京向中央政府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被北京天安门派出所非法关押后送回重庆,被重庆石门派出所非法关押,后转至江北区看守所非法关押一月。2000年底被通用厂保卫科、石门派出所关进洗脑班迫害,前后两次长达月余。

罗春吉儿子罗向旭,现年39岁,家住重庆市江北区通用新村185-9号,原系重庆通用集团公司总装车间钳工。自从炼了法轮功,年年被评为公司的先进,也当过市里的先进工作者。1999年却因修炼法轮功,被厂方强行单方解除劳动合同(99年10月15日),1999年11月因去北京上访,被信访办构陷绑架非法关押,后非法遣送重庆,由石门派出所拘押至重庆江北区看守所非法关押长达一月。2000年6月12日,被石门派出所骗去非法关押,然后当天上午被四川南充市公安顺庆分局强行绑架去南充,非法关押半月之久。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三日凌晨两点钟,罗向旭在家被江北区公安分局石门派出所绑架。江北区法院在同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对罗向旭非法开庭,二零零一年一月十八日又秘密开庭,最后于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日对罗向旭进行所谓的“公开宣判”,以莫须有的罪名非法判四年徒刑。在法庭上,法警完全不顾法律,当着许多旁听者的面对罗向旭进行毒打,过后几名法警又把罗向旭押到办公室,进行毒打。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八日,罗向旭被送往永川监狱集训队迫害。在永川监狱期间,遭受各种酷刑迫害,出狱时下肢已残废,行步艰难。

2006年元月4日晚8点多钟,江北区公安分局石门派出所十余警察闯入家中,强行抄家,遭到抵制,公安大打出手,致使罗向旭滑下五楼,摔成重伤,被公安送往重庆市骑士医院医治,左大腿骨折,脚掌趾骨折,肩胛骨伤,脱臼,住院月余出院,目前下肢行走困难。

儿媳妇,大法弟子向中瑶,现年36岁,系原重庆市江北城124中学化学教师,1999年因上访被江北区公安分局非法抓捕。12月16日被非法劳教(原址位于重庆市江北区大湾的重庆女子劳教所,现已搬迁至重庆市江北区沙堡),在重庆女子劳教所曾被恶警关进了三中队四楼,隔绝和舍房以外的任何接触,长达三个月之久,其中近一个月被吊铐,有五天和两天是连续不分昼夜的吊铐、不准睡觉;其余时间为白天吊铐,晚上十二点到早晨六点左右铐在床上。

2001年6月闯出劳教所,后来再次被江北区公安分局非法抓捕,被迫流离失所。2002年1月在广西北海市被当地公安非法抓捕,被非法关押在广西合浦县看守所一年多,受尽折磨,2003年5月12日被北海市法院非法判刑七年,在拘押期间受尽了最残酷的迫害导致“拘禁性精神障碍”,两下肢(废用性)肌肉萎缩,完全失去生活能力,2003年由广西监狱局送回重庆家就医。2007年元月4日晚,被江北区公安分局强行抄家并再次非法绑架,次日非法送往重庆永川监狱。当时向中瑶身边还有刚断奶的孩子。
邮编:400021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4/5/220993.html

江北区(铁山坪洗脑班,大石坝地区,长安公司,望江正源车桥有限公司,望江车桥厂)联系资料(区号: 23)

2019-09-18: 重庆市渝中区公安分局:
电话:023-63940030
国保支队某警警号101798.其余几人穿便衣。

江北区大兴村派出所:023-67852406
江北区观音桥派出所:
电话:023-67857218、67850030
警察何昊19823313887,警号302107,当天配合国保出警并用执法仪全程录音录像。
重庆市江北区塔坪居委会:
书记韦晓君13308310061出面配合抄家、拍照
副书记曾金

渝中区石油路派出所
地址 重庆市渝中区大坪正街金石巷3号附5号,邮编400042
电话:02363941521
重庆市渝中区分局电话:02363849902
所长 黄勇 手机 13883056869
警察 经办人 代力

渝中区公安分局警风警纪投诉电话 02363756570

渝中区检察院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中兴路230号 邮编 400010 电话 02363905040
检察长 夏阳 检察长 夏阳
重庆市渝中区检察院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中兴路230号检法大厦 邮政编码:400010
电话:023-63905101 63905999
检察长 夏阳 手机1390830592602363905168 宅02367863558
副检察长 陆晓平 02363905114
副检察长 熊文新 02363905112
副检察长 汤茜茜 02361848250
政治部主任 钟鹏飞 02363905117
纪检组长 谢侃 02363905116
职侦局局长 顾龙 02363905999
专职检委会委员 邓冲 02363905120
专职检委会委员 郑庆伟 02363905129
专职检委会委员 魏小良 02363905121

侦查监督科(批捕科)
副科长 卞朝勇 02361848251
副科长 陈洁 02361848271

公诉科 科长 潘峰 02363905072
副科长 苏祖川 02363905070
副科长 林志强 02363905070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