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 >> 贵阳市 >> 关富春

女, 65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贵州省盘县火铺
迫害情况: 非法判刑三年半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10-02-09
案例分类: 劳教  拘留/绑架  监狱  毒打/体罚  受迫害程度:酷刑
交叉列在: 贵州 > 贵阳 清镇市 中八劳教所(男所,贵州省女子劳教所,女所;中八/中坝农场)
交叉列在: 贵州 > 六盘水 盘县(水盘县?)

案例描述   全页显示

2013-05-16:贵州省贵阳市2012年4月13日被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情况 被迫害法轮功学员七人:陈明赛、郑维超、关富春、陈蓉、李开翠、李志林、姚家齐。 2012年月日2月17日(一审): 审判长: 胡翔 代理审判员: 刘静 代理审判员:余方竹 书记员: 任广平 二审: 审判长: 吴含勇 审判员: 林波 代理审判员:郭勇 书记员: 李炳兰 http://www.minghui.o

2013-05-16: 贵州省贵阳市2012年4月13日被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情况

被迫害法轮功学员七人:陈明赛、郑维超、关富春、陈蓉、李开翠、李志林、姚家齐。

2012年月日2月17日(一审):
审判长: 胡翔
代理审判员: 刘静
代理审判员:余方竹
书记员: 任广平
二审:
审判长: 吴含勇
审判员: 林波
代理审判员:郭勇
书记员: 李炳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5/16/二零一三年五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274143.html

2013-02-26:贵州盘县七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七日,贵州盘县七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这些学员当中年龄最大的七十五岁,年龄最小的四十二岁,今年七十一岁的郑维超与女儿一同被非法判三年劳改。 这是郑维超老人第二次被非法判刑,给她身心遭受巨大伤害,七十多岁的人了,仅仅为了能够有个好身体,向世人讲述真相,拥有几本介绍法轮功真相的资料,又要遭受这迫害,给家人也带来精神上的巨大伤害。郑维超

2013-02-26: 贵州盘县七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七日,贵州盘县七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这些学员当中年龄最大的七十五岁,年龄最小的四十二岁,今年七十一岁的郑维超与女儿一同被非法判三年劳改。

这是郑维超老人第二次被非法判刑,给她身心遭受巨大伤害,七十多岁的人了,仅仅为了能够有个好身体,向世人讲述真相,拥有几本介绍法轮功真相的资料,又要遭受这迫害,给家人也带来精神上的巨大伤害。郑维超未修炼法轮功的丈夫,当时也被非法抓到盘县公安局,下半夜两三点钟才放回家。郑维超老伴腿脚不灵便,一日三餐,洗衣服打扫卫生,都是郑维超做,现在她老伴不仅在心灵上遭受亲人被迫害的痛苦,在生活的方方面面都要自己做,心里很凄苦,这是中共体制下的罪恶。

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二日晚上六点~十一点钟,盘县公安局、六一零办公室(专门迫害法轮功的组织)、国保大队、各城镇派出所、出动上百名警察在盘县城、红果镇、干沟桥、火铺矿等地在没有任何搜查证件的情况下,撬锁砸门,绑架九名法轮功学员,在盘县公安局审讯了三天三夜。把人带走也不通知家属。当天晚上有一名法轮功学员放回家,另有一名拘留一个月放回家。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七日,这七名大法学员中,陈明赛、李开翠、李志林、姚家其、关富春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姚家其取保候审,郑维超、陈蓉(母女)被非法判三年劳改。

郑维超是建安处退休女职工,今年七十一岁。修炼前曾经体弱多病,四十多岁的时候,被病魔折磨的班都上不了,从家到工作单位短短的路程,要歇好几次;有一次昏死过去自己不知道,被小女儿陈蓉(当时几岁)哭喊着叫醒过来;中药、西药吃了无数,医院也治不好。在修炼法轮大法后,郑维超无病一身轻,心里甭说有多高兴了,笑容总是挂在脸上,孩子们工作也挺顺利,一家人其乐融融。本来郑维超就是个热心人,身体好了更愿意帮助人,亲朋好友都很敬重她。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郑维超因讲真相贴不干胶,被非法判刑三年,

陈蓉今年四十二岁,从小体弱多病,有一种病折磨她很痛苦,每次发起病来,躺在地上吐白沫,不省人事,到处求医问药都治不好,修炼大法后这种怪病不翼而飞,从小对神佛有信仰之心的她感受到大法的威力,知道了做人的意义,找到了自己人生的归宿,从此走上了修炼的路,因此坚定修炼法轮大法。

关富春今年六十五岁,无职业,无土地,靠仅有的不到三百元钱低保维持生活,身体不好,又没钱看病,有病也只能硬撑着,有甚么大病更是拿不出钱,只能听天由命,生活没有希望。自从修炼了法轮大法,十几年了身体健健康康的,自己开荒种地,种些蔬菜供自己吃,几次遇到危难都化险为夷。

陈明赛是山脚树矿外科主治医生(男),五十多岁,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轮功,他坚持讲真相,被人举报,被非法判刑,在狱中遭受非人的折磨。作为医生,也有治不好自己病的时候,修炼大法后,无病一身轻,五十多岁了,见到他的人都说,像三十多岁,很年轻,亲身体会到大法的神奇超常,这次与外地同修联系被恶人跟踪,在家中搜出法轮功资料,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劳改。

李志林、姚家其、李开翠她们三个人一开始抱着祛病健身的目的走入法轮大法中,法轮大法的法理和祛病健身的显著疗效,她们身心受益,她们相信无论在甚么样的环境下做好人没有错,信仰真、善、忍没错,修法轮大法是她们一生中最正确的选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2/26/贵州盘县七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270408.html

2010-02-08:亲经贵州中八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种种迫害 下面是一位两次在贵州省中八女子劳教所遭受种种野蛮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叙述她的亲身经历。 2002年9月19日我散发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资料,被中共恶人陷害,遭到中共邪党非法劳教三年(2002年9月至2005年9月)。2007年7月27日又被邪党非法劳教一年(2007年7月至2008年7月)。 在贵州省中八劳教所邪恶的黑窝里,我饱受着顾新英、焦

2010-02-08: 亲经贵州中八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种种迫害

下面是一位两次在贵州省中八女子劳教所遭受种种野蛮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叙述她的亲身经历。

2002年9月19日我散发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资料,被中共恶人陷害,遭到中共邪党非法劳教三年(2002年9月至2005年9月)。2007年7月27日又被邪党非法劳教一年(2007年7月至2008年7月)。

在贵州省中八劳教所邪恶的黑窝里,我饱受着顾新英、焦霞、袁芳、冷玄等恶警为首的邪恶迫害,其手段不尽其极,完全剥夺着法轮功学员的说话权利和生存自由权。劳教所恶警对我身体、精神、物质生活、亲情等進行全方位的百般折磨、摧残,从中共邪党各机构至社会上道德败坏、没有良知的那些个犯人中,能利用的都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恶警从杀人放火、打砸抢、坑蒙拐骗、嫖娼卖淫、吸毒贩毒的犯人中挑选的流氓当帮凶、打手,他们中如有被发现对法轮功学员稍有点善心、同情心的就立即被换掉,并以加期处罚;另选恶毒的、残忍的来邪恶的迫害法轮功学员。邪恶警察们以减期、奖分来使帮凶打手们谋划流氓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强迫法轮功学员们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

下面是我如何遭受邪恶流氓们迫害的事实。特别是第二次我在贵州省中八劳教所里遭受到的邪恶疯狂的迫害。

我被绑架進入黑窝后,他们立即把我送進一个不见天日、不见人影的屋子里。一开始,他们就对我施以肉体上的侮辱,扒光我的衣服裤子,全身裸露着强迫我做难堪的动作(所谓安检),而后令我站在一小块磁砖上一动不动,每天24小时不分昼夜的长时间站立,不许休息和睡觉,邪恶流氓为了方便监视我是否合眼偷眠,就把我的头发剪得怪模怪样。那些包夹、监视我的邪恶打手一个比一个凶残,其中有一个遵义人的吸毒犯叫朱玄均(音),四十多岁。此人十分的歹毒、恶劣,她见我困,眼皮下垂,就气急败坏的挥拳猛打我,甚至脱鞋,或用生产物件一头向我砸来,并叫嚣着:“你欺负我,我要你生不如死,杀你都没得错……”骂个不停。

那些邪恶打手、包夹们每轮一次班都是两个三个的,他们轮换着每分每秒都在盯着我,注视着我不许我动,他们每个都记录着监视我的情况,嘴唇动一下都记录着。而后恶警查看这些记录情况,如果觉得他们手段不够恶毒,就常召集打手、包夹们开会商讨变换手段的加大对我的迫害。

劳教所邪恶们有一种叫“站僵尸”的迫害手段。恶警焦霞向打手们交代,令我“站僵尸”:双脚齐齐并拢,两手平起伸直抬齐和肩平行,不许有一点倾斜,要手直、腰直、腿直。时间长了,手、腰、腿痛也不许动,不许弯曲,眼睛也不许眨一下。开始他们不怎么注视我,时间稍长了就注意的盯着我看,只要我动一下就对我拳脚相加,极力的拍打我手的小臂、大臂,并吼叫:“你要知道你是因为甚么進来的,老实点,我们甚么办法都有,杀人、放火我们都干,对你这样根本不算甚么,够仁慈、宽大的了,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打断你的手。”在那黑窝邪恶的氛围里,根本没有人性、正义、善良可言。双手疼痛难忍抬不动还得抬,腰背胀痛还得站,直到站得头也昏耳也鸣,脚、手浮肿很大,脚板一层层皮脱离后坏死,一块块的脱落下来,显露出里层的肌肉红红的、辣乎乎的,就这样也不让我休息一会,只是到吃饭的时候才允许蹲下来几分钟,还是不准坐下来休息一下脚。

当我把折磨的脚肿的穿不進鞋,手肿的十指不能并拢,脚、手都不灵活,紧邦邦的程度后,恶徒们又施一种手段進一步的迫害我,强制我蹲所谓的“军姿”。我蹲不了一会儿,脚撕裂的疼痛而倒地,邪恶们一齐上来踢我、踩我,接着用更恶毒的手段,令我两脚分开落地成“一”字形,我更是做不了,邪恶流氓雷建英等两个包夹就强行拉开我的腿,他们用脚各自按住我的一只脚。无论我怎么疼痛都不准我出声,如果叫出声来,就把地布塞入我的嘴里,我承受着剧痛,一身汗水湿漉漉的,觉得在生与死的夹缝中。

中共邪党劳教所就是这样折磨我、摧残我,口干得起泡也不给水喝,生理排泄还得打报告申请,得到批准后才能上厕所。这中间的等待也被邪恶利用来加大摧残我的程度,使我饱受痛苦和折磨。有时几天得不到上厕所,好不容易上次厕所,常常没到两分钟就被连喊带骂的逼着回来。要说洗澡、洗衣服,想都别想。(特别是女性,身体产生的分泌物结成硬壳,造成阴部和腿两侧红肿、糜烂,疼痛难忍,内裤都无法提上。)但时间长了,包夹们怕我臭着她们,给我申请洗一次澡的时间都很短,简直不是洗澡,只是淋一下水,洗澡和洗衣服一共15分钟,甚么都没洗干净,手脚慢一点,拖延2分钟,就甚么脏话都骂起来。就这样全方位的邪恶迫害着。那个黑窝里,恶人每分每秒都在做恶,偶尔表面需要做点伪善都是为达目的,都渗透着邪恶的气息,都离不开让人痛苦的煎熬着。

除此,恶警顾新英、袁芳、焦霞、冷玄等三天两头的轮流来 “审讯”和轰炸我,他们为了强迫我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不断的对我進行威胁、恐吓,袁方说要把我送到“北大荒”(后来听说是一处被“流配”的地方)自生自灭,或重判我十年、八年,或呆在劳教所黑窝里永远没有归期,还要开除我儿子的工作。而且威胁我:何时何地都不许我把我在黑窝里所受到的种种非人的迫害情况说出去,否则他们就把我抓回去继续迫害。(袁方:男,在贵州省中八劳教所中充当对大法弟子進行精神迫害的打手,宣讲邪恶杜撰的对法轮功迫害的谎言)
邪恶劳教所就是这样从精神上、物质、身体、生活、亲情等对法轮功学员進行残酷的摧残,从上层至下层层层的加以迫害。有的法轮功学员受到的迫害更严重。

大法弟子陈再先,天柱县城关镇人,2006年6月第二次被非法劳教两年。冬天冰天雪地,邪恶之徒强迫她穿一件汗衫,一条短内裤站在风口上让寒风吹,一次有其他法轮功学员(所谓转化的)说服包夹发发善心,给陈再先加一件衣服,避免身体冻坏。然而另一个包夹不允许,要得到上面的批准才行,令陈再先把衣服脱下,陈不从,恶徒就把她手打伤、打脱节,还不准谁知道,也不允许谁关心她、帮助她,现迫害得她手落下了残疾,生活受到严重影响。

大法弟子关富春,盘县火铺(音)人,坚持“真善忍”,不向恶人妥协,被恶人强迫在烈日下暴晒,长时间不准上厕所,只得屎尿都拉在裤子里,也不允许她洗,后来由其他(所谓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帮助洗。

我在中八劳教所中所受到的非人折磨、迫害不计其数,这里列举的只是冰山一角,今天将这些罪恶揭露出来,让世人知道,让邪恶曝光,制止邪恶。在这里正告还在行恶的世人:如不赶快悬崖勒马,停止对信仰“真善忍”的大法弟子的血腥迫害,终将成为历史永远的罪人,将受到天上、人间的正义审判!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2/8/217757.html

贵阳市联系资料(区号: 851)

2018-09-06: 朝阳派出所:
地址:贵阳市南明区遵义路80号
电话:0851-85752496、0851-85777095
所长宋星13985570202
教导员刘建刚13985133358
副所长尹双红13885063551
副所长曾辉13985447555

其他警察:
文远东18798856879
徐文平0851-85752496
杨顶兴18585086188
杨道林13908504150
陆国琴13985462427
彭容章13765143417
龚继章18984866257
王安锡15085985335
龙清秀13678516921
陈大敏13981062518
司开雄17785153742
曾庆虎13765021910
陈晋川13885148199
周广存13618585222
周旭光13984312610
严永祥13595060411
赵小峰15599162999
冉孟军13985417207
李瑞斌13885162022
金颖熏17708515855
乔晋13765088367
杨琳0851-85752496
江山13037806090
何18275276552
李刚13985408180
王川18798078178
李欣18786722125

2018-06-23: 1.贵州省贵阳市南明区人民法院,邮政编码:550000
地址:贵阳市双龙航空港经济区机场路9号(太升国际A3区)临时过渡办公
电话: 0851-86785685、0851-86864501、0851-86749221 监督电话:0851-86750279
书记、院长:刘杰
副院长:李亚林
政工科长:孙黎霞
审判长: 邹平萍、 谭晖
审判员: 涂竹君、付雯、黄小春、颜静、孙颖
书记员: 高融融 、李劭、李玫
法官:周叶、贾超、鲁迪18008512726、罗世燕 18008512587 、任玉娇。
诉讼服务站具体分布如下:
沙南社区诉讼服务站:地址:沙冲中路47号绿苑小区沙南社区服务中心内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