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2015-10-14: 方丈诽谤法轮功,双目失明遭报应

湖北黄冈市黄梅五祖寺方丈见忍,俗名汪长元,祖籍贵州省贵阳市,出生于湖北天门市,任黄冈市政协常委,黄梅县政协常委,湖北省佛教协会副会长。此人曾和中共邪党党魁江××见面,与中共邪党沆瀣一气,一直拥护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多次召集寺院僧众开大会造谣诽谤法轮功。二零一零年三月,见忍在参加中共邪党的“两会”后,两只眼睛什么也看不见了,只能在别人的搀扶下走路。

一个出家人,按理说也是个修炼人,怎么参与到政治之中去了?这种人名利心这么重,能是个修炼人吗?出家人本应是胸怀磊落,常怀善心的,身体极少生病,可他满心愤懑,仇视法轮佛法,最终落得双目失明的下场,真是可悲、可怜、可叹!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0/14/%E9%82%AA%E6%81%B6%E4%BC%9A%E8%AE%AE%E7%BB%93%E6%9D%9F-%E6%81%B6%E6%8A%A5%E6%8E%A5%E8%B8%B5%E8%80%8C%E8%87%B3%EF%BC%88%E4%B8%8B%EF%BC%89-317486.html

2013-12-01: 以下是黄梅县参与迫害者遭恶报的案例,这是神佛对迫害者的警示:

▼刘涛,黄梅县电力局书记;桂国乔,黄梅县电力局局长;两人积极迫害该局职工、法轮功学员占南征,将他劫持到看守所、出资将他关入洗脑班迫害,迫使其下岗,扣发退休金。两人不听真相,扬言不怕报应。二零零八年二月,刘涛、桂国乔开车去武昌为其前任送礼,途中遭车祸,桂国乔脑壳当场撞掉,刘涛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两人都才四十岁左右。

▼陈云岳,黄梅县国保副大队长,一九九九年九月安排其妻开车拦截法轮功学员赴京上访,致其妻后来得重病开刀三次,一直卧床不起。

▼桂昌新,分路中学校长,二零零零年将本校当教师的法轮功学员杨盛松陷害到看守所非法关押。结果桂昌新很快就遭到报应,晚上出去嫖娼,半夜回校翻越围墙摔成重伤,后在极度痛苦中惨死。

▼胡子西,小池新河村民兵连长,主动撕法轮功学员粘贴的大法资料,积极配合镇派出所绑架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二年死于车祸。

▼黄成杰,五十岁,小池镇派出所副所长,外号黄黑皮,参与历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行动,后患肺癌,在极度痛苦中死去。

▼张少明,四十余岁,小池派出所警察,凡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都少不了他,后以喝酒过量形式而死。

▼陈明,小池镇派出所所长,积极带头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后被双规。

▼胡美玲,女,四十余岁,小池镇派出所指导员,几乎凌辱过所有小池镇法轮功女学员,后被降为普警。

▼张克昌,五十岁,蔡山镇居民,积极参与监视、诬陷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三年,其妻、儿俱死,自己也被车撞成重伤。

▼殷小峰,蔡山镇恶警,曾将法轮功学员王水姣打得血肉模糊。殷小峰曾遭雷击,还不醒悟,后被开除警籍。

古往今来,迫害正信的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奉劝还在作恶的中共打手们赶快醒悟,抓住剩下不多的时间,弥补自己的过错,不要演成生命的悲剧。

2013-07-02: 湖北省黄梅县不法人员遭恶报实例
自江氏流氓集团掀起对全国法轮功迫害以来,湖北省黄梅县可算是个重灾区。时至今日,还有五位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除历年被关的二位大法弟子未放外,今年又绑架了三位大法弟子。

恶党邪灵对正信的迫害,也是对人类正、邪、好、坏、善、恶的一次检验。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是正理。迫害十四年来,无数事实,将证实著这个理。

在黄梅县不法人员跟随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整个过程中,无论是开始几年大张旗鼓的迫害,还是后来转入隐蔽的迫害,而有人出于谋取一己之私利,有人出于妒嫉,有的乘势陷害摧残大法弟子,视其程度轻重,报应随之而来。

二零零零年,分路中学校长桂昌新诬陷本校当教师的大法弟子杨盛松,将他送县看守所关押。与此同时,桂昌新住党校,晚上出去嫖娼,半夜回校翻越围墙摔成重伤,后在极度痛苦中惨死。

黄梅县电力局书记刘涛,局长桂国乔,均四十岁左右,在迫害本局法轮大法弟子算是竭尽全力,除送职工占南征進看守所,还出资六千元送占南征進省洗脑班,为逼占南征放弃信仰,迫使其下岗,后又扣发一年退休金,为了要南征的儿子配合逼他父亲不炼功,南征的儿子迟到一分钟,扣三百元,还停发一个月工资。大法弟子向刘涛和桂国乔讲真相不听,并扬言不怕报应。二零零八年二月,刘涛和桂国乔驱车赴武昌为其前任送礼,途中撞车致死。桂国乔脑壳撞掉了,刘涛虽获全尸,也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蔡山镇张克昌,男,五十岁,食品职工,监视、诬陷法轮大法弟子最积极。二零零三年,妻、儿俱死,自己被车撞成重伤。

城关余再玉,女,六十岁。女儿、女婿都在邪党政府机关任职。大法弟子向她讲真相,让她劝阻女儿、女婿不要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她不但不听,还向公安诬告,致大法弟子家遭查抄。作恶的余再玉从自家的楼梯上滚下来,重伤瘫痪,现在扶双拐行走。

杉木乡桂畈村桂建堤,男,五十馀岁。哥哥是村干部,村派他哥刷大法弟子书写的真相标语,他抢著去做。大法弟子劝他不要造业,并把他用以刷标语的石灰桶夺下,他就是不听,刷的刷,撕的撕,不到三个月,桂建堤与一个中年妇女骑的电瓶车相撞,当时昏迷不醒,送医院不到一个月就死了。

蔡山聂福俊村原支书聂胜华,五十岁,二零零一至二零零三年,组织“批斗”法轮功学员最积极,不到半年,服毒自杀。

小池新河村民兵连长胡子西,主动撕大法弟子粘贴的大法资料,积极配合镇派出所恶警抓捕大法弟子,二零一二年死于车祸。

至于直接迫害大法弟子的公安警察遭到报应,那就比比皆是,不胜枚举。

黄成杰(外号黄黑皮)男,年仅五十,小池镇派出所副所长,每次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后患肺癌,在极度痛苦中死去。

张少明,男,四十馀岁,小池派出所警察,凡迫害大法弟子的事都少不了他,后喝酒过量而死。陈云岳,县国保副大队长,妻张丽华开出租车,为了图表现兼私利,一九九九年九月安排其妻开车拦截大法弟子赴京上访,致其妻后来得重病开刀三次,一直卧床不起。

小池派出所长陈明,是小池迫害大法弟子领头人,后被双规。

小池派出所指导员胡美玲,女,四十馀岁,几乎小池的女大法弟子都受过她的凌辱,被降为普警。

原蔡山恶警殷小峰,男,是最凶狠的打手,曾将大法弟子王水姣打得血肉模糊,衣服粘在身上脱不下来,殷小峰曾遭雷击,还不醒悟,后被开除警籍。

古往今来,迫害正信的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奉劝还在作恶的县国保黄伟和小池派出所的尤之友,迫害大法弟子一直打先锋,别人不愿干的他干,今年被抓的大法弟子都与这两人有关,希望这些人赶快醒悟,抓住剩下不多的时间,弥补自己的过错,不要演成生命的悲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2/湖北省黄梅县不法人员遭恶报实例-276124.html

2011-12-11: 湖北黄冈市黄梅县小池镇派出所恶警张少明遭恶报暴病身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11/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遭恶报实例-250424.html

2008-01-30: 湖北省黄梅县小池镇派出所恶警黄春节(外号黄黑皮)追随江氏流氓集团疯狂迫害大法弟子,妄想捞取政治资本,升官发财。在2007年下半年,遭恶报得肺癌死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30/171361.html

2007-07-15:湖北省黄梅县龙感湖恶报事例
湖北省黄梅县龙感湖恶报事例
易华南:男,龙感湖人,50多岁。2007年4月份诽谤大法、侮辱师父,随后得了脑溢血,几天之后就死了。

吕初红(厂长):男,他曾停发大法弟子的工资和奖金以及福利费,不准别人修炼法轮功,监控大法弟子,非法抄大法弟子的家。于2001年7月突然死亡,死时49岁。

陈国民:男,龙感湖某车间主任,他攻击大法,说了一些难听的话,讽刺、打击法轮功人员。过了几天,陈国民就得到了恶报死亡。死时53岁。

梅 新:男,龙感湖某校校长,后当会计,撕毁真相资料,谩骂大法弟子。2004年突然死亡,死时66岁。

毛像球:男,龙感湖某分场党委副书记,已离职。他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对大法弟子大打出手,把大法弟子骗出去劳教。半年后,2005年11月,毛像球遭恶报死亡,死时56岁。

烧大法真相资料 家中遭火灾

黑龙江省方正林业局有一位姓黄的退休老工人,家中经常收到大法弟子送的真相资料,他却经常说一些对大法不敬的话,还说:“用小报这玩意点火最好,给我多送点,越多越好。”今年四月份,他家中突发火灾,把房盖都烧坏了,失火原因至今也没查出来。而明真相的人都知道这是烧大法真相资料遭了恶报。

在此奉劝那些受谎言迷惑仇视大法的人,赶快悬崖勒马明真相,善待大法,为自己选择美好未来。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15/1588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