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2012-11-20: 吉林省农安县村民撕大法粘贴 遭恶报

吉林省农安县烧锅镇某村民张某,二零零一年,因不明真相,撕毁大法粘贴(上写有“谁撕谁揭谁遭报”的警告),一边撕,一边说:“我就不怕遭报,我就不怕遭报。”说了好几遍,一共撕毁了五张。

不长时间,张某去太平池水库偷鱼,被看鱼的人当场打死。后来法医来监定时,把其内脏器官摘除,拿走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1/20/不明真相的恶警、书记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恶报-265653.html

2012-04-22:吉林省长春市农安县邪党官员迫害法轮功遭恶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4/22/迫害法轮功修炼人-恶报如影随形-255977.html

2012-03-18: 吉林农安县公安局副局长赵喜超遭恶报暴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3/18/吉林农安县公安局副局长赵喜超遭恶报暴死-254347.html

2007-11-10: 恶意涂抹大法真相标语 恶报身亡
吉林省农安县合隆镇街道治保主任杨金忠,带领两名不听真相的村民老白头、王风有(50多岁),破坏大法,涂抹大法标语。2007年春,老白头在家急病死去。10月11日,王风有煤烟中毒死去。得到了报应。

2007-05-09: 吉林农安县青山乡派出所恶警钱存祥车祸毙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9/154303.html

迫害大法的农安县王景军突然暴死车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22/131079.html

2005-05-07: 吉林省农安县鲍家镇孟湖村,有个叫孟宪堂的村干部,60多岁,自1999年7月20日以来充当江氏的打手。他十分嚣张的抄上访大法弟子的家,经常毁坏大法真像资料,监视大法弟子的行踪,在2005年4月份,给自家地压滚子时,腿被碰折,生活不能自理。明白真像的老百姓都说;他迫害大法弟子,这可真是现世现报了。

2004-06-26:农安县新阳乡同盟村五社鞠长祥在农安县水利局上班,包养鱼池。2003年冬他在鞠长奎家请客餐桌上当众诽谤大法和大法师父,语言下流,污言秽语,不堪入耳。不久遭恶报,2004年春节前他儿子脸长大疙瘩发炎吃了不少药也不好,2004年3月28日早上骑摩托车上班和另一摩托车相撞,赔对方600元,可怜他至今还不醒悟。

新阳乡同盟村四社李双子和他姐夫丁二在2000年冬季去新阳赶集回来路上看见家南山道西路上挂着一大法条幅,李双子和丁二把条幅拽下来夹到自行车货架上拿着玩。2002年秋季,李双子父亲拉苞米时掉到车辕子里,把大腿骨骨头崴出来了,到几个医院去治,花了上千元,还是一瘸一拐,至今疼痛难忍,用药顶着。再说丁二,2004年4月17日早上,突然家起大火,三间半大瓦房烧光,约两万元家产全化成灰烬,十分悲惨。

2004-03-23: 农安县高家店镇于家围子村丁世明,涂抹破坏大法真相标语,家里的四间大瓦房都被烧光了,老百姓都说:“这是遭报应了!”从此丁世明再也不干迫害大法的事了。有一天,村长应和所谓上级的指示去涂抹真相标语,老百姓都说:“丁世明干这事都遭报了,你不怕吗?人家炼法轮功的那些人都是好人!”

2004-01-20: 吉林省农安县农安镇榛柴村支书石国斌遭报: 石国斌,农安镇榛柴村党支部书记,自1999年7.20以来,一直对本大法弟子疯狂迫害,多次举报、绑架大法弟子進拘留所、洗脑班。每当节假日或所谓敏感日子,石国斌经常骚扰大法弟子的正常生活。善恶有报是天理,石国斌的妻子于农历七月二十突发脑出血死亡,石的母亲现患痴呆症,石本人心脏病也经常发作。

2002-04-26: 吉林农安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遭恶报
农安县交通局陈国学,自99年以来主抓迫害法轮功,下属单位法轮功学员只要炼就开除职位,学员去找他,他说不炼就让上班。2002年2月10日陈国学死于肝癌等疾病。

农安县客运公司左宝林(公司经理司机),陪同经理等到大法学员家说大法坏话,于去年冬天出公差发生车祸,车上8、9个司机,只有他被撞死,死相目不忍睹,半个脑袋都没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4/26/29101.html

2002-04-04: 涂抹真相标语者被恶警毒打

吉林省农安县开安镇顾小桥子屯谭家屯村治保主任张化波,在上司压力下,拎着涂料在某屯涂抹大法弟子写下的真相标语时,被邻乡派出所警察误认为是写标语的,张某被警察毒打一顿,扣上手铐,枪逼在脑门上。反对大法,涂抹大法标语,给他带来恶报,几天过后张还在心跳过速,一连打了几个吊瓶也不见好转。世人啊,猛醒吧!珍惜大法就是珍惜自己的生命!善恶有报是天理!
我们村现世现报的几个例子

我村原村主任领一村民到公路上把功友们在电线杆上写的真相用红漆盖了,没过多久,他骑摩托车外出,撞在了树上,把脚小趾骨撞得骨折,遭到了应得的报应。

春节前,我村支部书记召开党员及村委委员会议,传达了该镇的邪恶安排:谁抓了一个撒真相材料或贴真相材料的奖现金5000元,举报一个2000元。功友们把这事告诉我后,(我一家四口都修炼),我们全家人齐发正念铲除迫害大法的一切邪恶。不几天后,这位XX党村支部书记腰疼得起不来了,至今不能干活,村民们都说人家有的是种大棚干活多,累得腰腿疼,可他全家子就种了不到500平方米的大棚,平时有点活儿还雇工,怎么说腰疼得这么厉害呢?常人不知道原因所在,我们炼功人是明白的。这是他迫害大法得到的报应,是大觉者们对他的慈悲点化。“如其不悟,真正的灾祸就将开始。”(《大法坚不可摧》)。


2003-11-23: 绑架的还有蔡玉英,被新阳街道委主任王春玲举报的,现恶人已经遭报,脸肿、牙痛、浑身起红包。她说:蔡玉英不回来,我不会好的。

2001-10-21: 违法乱纪的吉林省农安县柴岗镇派出所所长杨贵春遭恶报
在2000 年春季,农安县柴岗镇派出所所长杨贵春,积极参与迫害大法弟子,诽谤李洪志师父,逼迫大法弟子骂师父,否则就不让大法弟子回家,全集中在派出所办班。并且把大法弟子家里仅有的电器彩电强行搬到派出所。后来镇政府已答应将彩电归还学员,但杨贵春一直不给。现在他已遭了恶报,由于违法乱纪,已被免职在家。

2001-10-09: 马宝林(原吉林省农安县杨树林乡党委书记)。该人自99年7.20以来,非常邪恶,多次迫害大法弟子,罪行纍纍。大法弟子進京上访,被公安非法拘捕。拘留到期后本应释放,可是当地乡政府却没让大法弟子回家,直接把9名大法弟子接到党校,在马宝林的带领下,迫害大法弟子14天。对大法弟子進行毒打、折磨,行为极其邪恶。14天后放人时,每人必须得交1000元钱,否则不放人。以此来榨取大法弟子钱财。在马宝林的授意下,数名暴徒殴打大法弟子,其中打人最狠的就是原乡副书记曹海占,现已遭报,下岗失业。

马宝林因经济问题被查,查出该人贪污公款达100多万元,现已畏罪潜逃。一个小小的公社书记就达到如此程度,令人吃惊。简直就是吸血鬼,吸的都是百姓的血汗钱。而且马宝林还有男女关系的问题。由此可见,破坏大法的都是人格低下,道德沦丧的邪恶之徒。

2001-10-09: 卜洪文,原吉林省农安县杨树林乡杨洼子村村支书。大法弟子王洪岩在发真相材料时,被卜洪文发现并举报,王洪岩被拘留。结果第二天卜洪文就遭现世现报,被撤职。

2001-08: 吉林省农安县铁西村村书记赵玉贵,2001年春节前领派出所恶警,他想抓谁就抓谁,到学员家把学员抓去办洗脑班,并骂大法。现得恶疾,手术花了20多万元尚未恢复。

2001-08: 吉林省农安县政保科科长,刘尚宽,男,50多岁,是当地迫害大法弟子的首犯。从99年7.20以来大法弟子近150多人次先后被他非法送劳教,非法罚款约70多万元,导致其家人遭报。其女婿跟两个朋友开车去玩,遭车祸,软肋撞断两根,盆骨及多处粉碎性骨折。清醒后告诉家人车行到农安三中附近不知道撞到何物,被反弹回来撞到电线杆上。除他本人重伤外,其它人都是轻伤。

2001-08: 吉林省农安县原德彪派出所副所长,范维石,在99年7.20后,他就紧跟被大赦国际称为“人权恶棍” 的江泽民,带领恶警白天黑夜的非法抓捕大法弟子往公安局拘留所送。大法弟子家中无人时,他们就翻家,并且跳墙入室,满口污言秽语,可耻的是他原来竟是一人民教师。今年他家接连遭报。他女儿得急性阑尾手术刚好,他父亲就得病去世,并且他爱人突然肚子里边长出一个九斤多重的大瘤子,而后他又被所里撤职,降为普警,在警察考试中不及格,现为待岗。

2001-08: 吉林省农安县原黄龙街办事处王秀云学过法轮功,自“人权恶棍” 江泽民迫害、诽谤法轮功后她就不炼了。2000年12月份长春市来农安搞洗脑班,领导让她去参加并表扬她谈的“好”,认识“深刻”。事后第二天参加竞争上岗考试,据她本人自己讲在考场上大脑一片空白,一个题也不会答,两眼瞪着,看着题也不会。最后没考上,下岗了。看来背叛信仰、反对宇宙根本法理的人,在迫害者面前谈得再“好”,认识得再“深刻”,也无法给自己带来好运,反而要遭报,要为自己的行为承担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