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3-02-09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上海 >> 嘉定区 >> 侯亚刚(侯亚江), 男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上海普陀区
个人近况: 2020年1月24日 迫害致死 (2009-06-15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9-06-15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4899
家庭成员: 儿女/侄儿女/外甥/甥女: 厉莉(莉莉)
夫妻/父母: 李文娟 厉玉钦
女婿: 侯亚刚(侯亚江)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2-11-17: 遭迫害二十多年家破人亡 上海李文娟老人离世
上海市法轮功学员李文娟老人,二十多年来经受了中共数不清的迫害,她曾多次被关洗脑班,被非法判刑,被迫害致残,直至家破人亡。老人于二零二一年十二月十日在迫害中离世,时年七十一岁。

人生转折 幸遇大法

李文娟曾是上海原仪表局所属一零一厂的工会副主席。她年轻时就有严重的腰腿病、风湿病等,经常疼痛发作,一年足有半年卧床不起,年复一年。而且家里还有多病的丈夫和女儿,一家人苦不堪言。为解决病痛,她自学过西医、中医,也试着练过许多气功,但都不见效果。

一九九七年四月的一天,李文娟偶然得到法轮大法的书籍。看完一遍,发现这就是她一直要找的。从此,她按《转法轮》中所要求的真、善、忍做人处事,工作兢兢业业、认真负责;遇到别人发生困难,她都尽力相助。神奇的是,李文娟学炼法轮功之后,几乎就在几天之内百病全消。

一九九七年四月,女儿厉莉也和母亲李文娟一起开始修炼法轮功。学法炼功后,困扰厉莉多年的各种疾病,如严重的腰腿病、神经衰弱等,几乎就在几天之内全消。在日常生活和为人处事中,厉莉按照真、善、忍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宽容,善待他人。

李文娟母女修炼后的神奇变化,也使李文娟的丈夫厉玉钦走入法轮功修炼。厉玉钦自幼体弱多病,曾被切除半边的肺,肩不负重。退休前在厂里一直被照顾,工作是最轻的。

李文娟未来的女婿侯亚刚也是从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他的身体明显强健起来。更重要的是,他明白了做好人,做一个真正修炼人的道理,他按照真、善、忍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工作兢兢业业,遇到矛盾向内找,主动帮助他人。

一家人被绑架,李文娟遭诬判四年半

自中共一九九九年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运动后,李文娟因为坚持信仰,在二零零一年到二零零二年间被多次关进上海青浦洗脑班迫害。李文娟每次都善意、坦诚地向洗脑班人员说明法轮功的真实情况,最后都堂堂正正的回家。

二零零九年六月五日,李文娟去一位法轮功学员家拜访,被守候在附近的上海市国安警察及“610”人员绑架到当地派出所。丈夫厉玉钦当晚去找李文娟,竟然也被非法抓捕。警察拿了李文娟家的钥匙,非法开门闯入家中进行抢劫,抢走了打印机、MP3、手机、书籍、资料等大量私人物品。

第二天早晨,大约有十几个警察便衣绑架了侯亚刚后,又闯到他家,强行撬开家门锁,抢走电脑、手机、打印机、书籍等私人物品,还要绑架厉莉。当时因担心母亲导致流产的厉莉,刚经历大出血,身体非常虚弱,正躺在床上。厉莉坚决抵制绑架,但警察不管,强行将她从床上拉起来。

厉玉钦第二天下午被放回,但受惊吓胃出血;侯亚刚被劫持到上海普陀区看守所非法刑拘一个月;李文娟被绑架至上海闸北看守所;厉莉无力自理,又对母亲、丈夫的安危担忧,还不断的遭“610”人员骚扰。

为抗议迫害,李文娟以年过六旬的瘦弱之躯绝食反迫害,一周后被送往上海市南汇监狱总院灌食。出院后,又被转押至普陀区看守所。二零零九年十一月,李文娟被普陀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六个月,于二零一零年被劫持到上海松江女子监狱迫害。

李文娟被松江女监迫害致残

上海松江女监一监区为了转化李文娟,对她进行残酷的精神及肉体残酷迫害。如强迫李文娟罚站并不许睡觉,第一次连续站立四天四夜;隔几天再连续罚站六天六夜;第三次连续罚站八天八夜。站立的姿式是人脸要紧贴床上挂着的发臭脏布,双腿笔直,如有弯曲,包夹犯就上前踢打。在寒冬,恶徒们剥下李文娟的棉衣、绒衣,并打开窗冻她。看到李文娟发困时,往头上脸上不时的泼冷水和脏水。内衣还没有焐干就又湿透。由于长时间不让睡觉,李文娟的血压明显上升。狱警亲自给李文娟强行灌药,灌得李文娟满地打滚。

李文娟还被从早到晚逼坐小板凳,臀部只能坐在小凳子面的前三分之一。每天坐和站立时间长达二十个小时,臀部都坐烂了,流脓血。犯人陈文还用竹尺狠打李文娟的手背,直打的红肿出瘀血。睡觉时,犯人打手张文华经常把李文娟的被子拉下或拉到地下,并且还用力拧李文娟的身体致痛。

犯人半夜里还强逼李文娟去打扫厕所,借机进行殴打,如打耳光、踢腿,不让休息和睡觉。更狠的是,狱警姚迪还指示犯人陈文,逼李文娟天天做高强度魔鬼训练“跳高抬腿”,一直不停,跳慢或跳不高的话就被踢打。

一次在监区大会上,李文娟高呼:“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迫害有罪!”狱警一拥而上,把她按在地上,拖出会场,将她铐在床头铁杆上,吊铐了三天三夜。

李文娟的体重从一百二十多斤减到七十多斤,同监室的犯人并没有停止对她的迫害。期间,李文娟被黑监狱严管六个月,不给放风、不给正常喝水(甚至是自来水也不给饮用)、不给家属接见等等。六个月才允许洗澡,由于生活物品、拖鞋被扔掉,李文娟只能一走一滑的进浴室,滑倒过多次。

后来在一次洗澡中,李文娟滑倒,造成股骨颈头粉碎性骨折。送到上海南汇监狱医院后,上海瑞金医院等大医院的骨科专家会诊都断言:股骨颈头粉碎性骨折且移位,有坏死可能,又是六十多岁的老人,痊愈不可能,后半辈子可能瘫痪,要坐轮椅了。

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七日,家人在上海南汇监狱医院终于见到了李文娟。她瘫在病榻上,不能移动,整个人已经骨瘦如柴,头发枯白,身体非常虚弱。自从老伴蒙冤入狱,厉玉钦老先生时常抑郁落泪,彻夜难眠。如今看到妻子衰弱的瘫在床上,更是心如刀绞。原来幸福、健康的家庭却惨遭中共如此迫害。

李文娟坚信大法,始终以平和的心态对监狱的各个部门、各级狱警讲述法轮大法的美好。周围的人们都说:你说法轮大法好,现在骨科专家说你后半辈子要瘫痪……而你师父真的让你站起来了,你能走给我们看,我们就相信!

二零一一年六月十六日,李文娟骨折后,天天躺病床上,没接受任何治疗处理;到八月八日晚上,骨折部位突然发热发烫,非常舒服的感觉充满全身。第二天清早,李文娟自然坐起,神奇般地下床了,在病房里慢慢走动起来。身边的病人、护工和医生等惊讶不已!主治医生拿着骨折前后两张片子对照,惊奇地说:“(骨折部位)接的连缝也没有了!”

医生医嘱她要马上进行康复训练。监狱医院院长却下令不让李文娟下床,要护工看守。由于长期不让下床,致使她肌肉萎缩,导致她双膝盖弯曲,不能伸直,腰也不能伸直,行走困难,严重地影响到李文娟的日常生活。

厉玉钦在迫害中离世

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九日,李文娟、女儿厉莉和女婿侯亚刚以自己被迫害的事实,向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投递《刑事控告状》,起诉迫害法轮功的恶首江泽民。

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九日早上十点多,上海市嘉定区国保警察闯到李文娟家,声称要传唤她的女儿、女婿。厉玉钦、李文娟夫妇没有配合警察的要求,拒绝开门。警察和带来的协警在撬门不行的情况下,采取了断水、断电的不法勾当,安排联防队的人一直在门外看守着。

厉玉钦之前就摔了一跤,身体虚弱,当天被惊吓后,下午又出现昏倒症状。家人几次告诉门外警察厉玉钦的身体情况,要求恢复供水供电,却被拒绝。甚至当120救护中心来抢救厉玉钦时,救护医生实施抢救,急需照明和急救设备的用电,要求立即恢复供电,都遭嘉定区国保警察残忍拒绝。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号凌晨,厉玉钦不幸含冤离世,终年六十八岁。蹲坑的联防队直到一月二十日上午才离开李文娟家。

为了讨回公道,厉玉钦的家人向上海市嘉定区检察院递交控告信,要求:一、追究嘉定区公安分局和办案人员故意杀人的刑事责任;企图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的刑事责任;滥用职权的刑事责任;迫害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的刑事责任。二、要求被控告人承担受害人及家属相关的精神、物质损害和经济赔偿责任。但嘉定区检察院申诉科的人员声称有关部门认为法轮功学员不算公民,不能享有公民的权益。他还对厉玉钦的家人说:你们听答复的权利也没有。

女婿离奇死亡 李文娟老人在迫害中离世

李文娟的女儿厉莉、女婿也因为坚持真善忍信仰,多次遭中共人员各种迫害:非法抄家、绑架、关押。

女儿厉莉在工作中多次被剥夺晋升机会、出国机会;她的女儿不被允许就近上公办幼儿园,理由仅仅是因为小孩的父母是法轮功学员。

女婿侯亚刚二零零二年二月因不放弃信仰被非法劳教两年。在上海第三劳教所,狱警虐待、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暴力强迫“转化”,侯亚刚遭狱警数根电棍电击,并被关禁闭。

二零二零年过年前一天,侯亚刚驾车外出去同修家。结果当天厉莉突然接到警方打来的电话,称侯亚刚驾车路上突发疾病,已送医院抢救。可是等家人到医院,侯亚刚已经离世。这才分别几个小时,一个鲜活的人就永远的离开了亲人。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至今是个谜。

仅五十岁的侯亚刚离奇死亡,让家人悲痛难当。李文娟老人也于二零二一年十二月十日在迫害中离世。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2/11/17/遭迫害二十多年家破人亡-上海李文娟老人离世-452024.html

2017-04-22: 一家四口遭迫害 上海侯亚刚、厉莉夫妇控告江泽民
上海法轮功学员厉莉和丈夫侯亚刚以及父亲厉玉钦、母亲李文娟共同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健康、家庭和睦。可是,江氏一伙发动迫害法轮功十八年来,一家人被迫害,侯亚刚被非法劳教两年,李文娟被非法判刑四年半。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九日,上海嘉定区国保断电断水围困厉玉钦家,致使厉玉钦老人含冤离世。

侯亚刚今年四十五岁,从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他的身体明显强健起来;更重要的是,他明白了做好人,做一个真正修炼人的道理,他按照真、善、忍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工作兢兢业业,遇到矛盾向内找,主动帮助他人,要求自己做好人的同时,也劝人向善。

厉莉今年四十二岁,于一九九七年四月,和母亲李文娟一起开始修炼法轮功。学法炼功后,困扰她多年的各种疾病,如严重的腰腿病、神经衰弱等,几乎就在几天之内,全消。在日常生活和为人处事中,厉莉按照真、善、忍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宽容,善待他人。看到多病缠身的她,学法炼功才几天就真的无病一身轻,她的亲戚、邻居和同学们也真的是人传人,心传心,都和她一起开始了学炼法轮功。

然而,中共江泽民一伙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家人多次被绑架、非法劳教、判刑,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九日,厉莉和丈夫侯亚刚以自己被迫害的事实,向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投递《刑事控告状》,起诉迫害法轮功的恶首江泽民。

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九日早上十点多,上海市嘉定区国保警察到父亲厉玉钦家,声称要传唤他的女儿、女婿,并非法抄家。为了防止不明真相的警察绑架行恶,厉玉钦、李文娟夫妇没有配合警察的要求,拒绝开门。因此,警察和带来的协警在撬门不行的情况下,采取了断水、断电的不法勾当,安排联防队的人一直在门外看守着。

厉玉钦之前就摔了一跤,身体虚弱,当天惊吓后,下午又出现昏倒症状,家人几次告诉门外警察厉玉钦的身体情况,要求恢复供水供电,却被拒绝。甚至当120救护中心来抢救厉玉钦时,救护医生实施抢救,急需照明和急救设备的用电,要求立即恢复供电,都遭嘉定区国保残忍拒绝。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号凌晨,厉玉钦不幸含冤离世,终年六十八岁。联防队直到一月二十日上午才离开。

下面是厉莉在《刑事控告书》讲述了一家人遭受迫害的事实: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我为了公民的信仰自由,为了给法轮功讨个公道,为了还师父清白,为了有一个合法的修炼环境,我到市政府信访办上访。在上访表格上出于对政府信任,作为修炼人基本修养要讲真话,我填了上访目的和姓名地址,出示了身份证,当天晚上就有甘泉路派出所来警车,警察敲门骚扰,拉去派出所谈话至第二天上午,而无任何理由是非法拘禁。

一九九九年八月,由于编辑打印了“法轮大法在上海”被非法抄家。四个警察突然闯入,带走所有使用的电脑存储盘后,把我带至上海普陀区甘泉派出所,过程中,没有出示任何法律证件,审讯室笔录过程从当天晚上一直审讯到第二天早晨,除承认该文件是自己打印外,其它完全不配合,结果只能放我回家。

事后普陀区610多次在工作中骚扰,尝试联系我的工作单位领导,因涉外机构,他们语言不通,悻悻而回。接着,他们又通过上海团委来找我,可笑的是我从未加入团委,他们的计划又告破产。最后他们联系到外服公司,通过外服公司领导威胁如果不妥协,不写放弃修炼就开除工作。我准备了一封修炼心得,写了自己修炼前身体的状态,和修炼后的美好。

二零零一年,母亲李文娟因坚持信仰三次被绑架,一次次的抄家,以欺骗及暴力绑架进入所谓的洗脑班,并因强制洗脑,母亲绝食抗议,让我们担心母亲的生命危险,给家庭带来了莫大的精神压力和痛苦。

二零零一年因工作表现出色,项目合作中的一个上海有名的大型中外合资企业,厂领导亲自慎重提出要我出任他的下任助理,薪资待遇优厚,但该厂是国家重要企业,就提出厂里唯一的条件是要我出具放弃信仰的保证即可录用。就仅仅因为我的个人信仰,被剥夺了工作晋升的机会。

二零零二年二月六日元宵节,我未婚夫,侯亚刚先生,在自己公司办公地被当地警察绑架,并非法抄走了许多办公设备。由此公司所有事宜被搁置,员工工作无法继续,公司被迫解散,损失惨重。过程无出示任何证件,因无任何法律依据,未婚夫只是拒不放弃信仰被非法劳教两年。

二零零三年,值SARS流行期,劳教所开始以此借口封闭不许探视,而后知道,劳教所在此期间暴力折磨虐待,强迫转化,并打死法轮功学员陆幸国,许多大法弟子被打伤打残。我未婚夫也被数根电棍电击并关禁闭,我们担心他的生命安危,家属长期遭受巨大精神折磨。

我的工作中需要办理出国护照,从二零零四年至今,多次到上海市出入境管理处办理,最后被通知“不予签发护照”,理由居然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法第十三条第六项“属于刑事案件被告人或者犯罪嫌疑人的”。浦东出入境管理处明确告知,是上海市“610部门”做出的最后决定,有相关问题直接和这个部门联系。就因为个人信仰被诬告陷害为刑事案件被告人或者犯罪嫌疑人,无故剥夺办理护照的基本公民权利,并严重侵犯我人身合法权利,无辜者的名誉受到损害,给我的正常生活和工作带来严重的伤害。

二零零九年六月,当时医院检查我已怀有身孕两个月,有先兆流产迹象,母亲一直在我家照顾我,可是由于所谓敏感日,这段时间一直有人有警车监视跟踪,我一直为母亲安危担忧。六月五日,我母亲去一学员家拜访,却被守候附近的上海市国安警察及“610”人员一起绑架到当地派出所,我父亲当晚去找母亲,也被非法抓捕,第二天下午,才被派出所放回。被抓当天晚上,在无人的情况下,警察拿了我母亲家的钥匙非法闯入进行抄家,抄走打印机、MP3、手机、书籍、资料等大量私人物品;

第二天早晨,又到我家,我因心焦母亲,已流产,大出血一度昏厥,身体非常虚弱,一直躺床上。大约有十几个警察便衣绑架我丈夫后,强行撬开家门锁,要绑架我,我坚决抵制,他们还强行从床上拉我起来,破坏性抄家,抢走电脑、手机,打印机,书籍,MP3,工作资料许多物品。然后,抛下已破坏的所有门锁,扬长而去。我丈夫被绑架到普陀区看守所,刑事拘留一个月,我母亲被绑架至闸北看守所,父亲受惊吓胃出血,我无力自理和照顾他人,又对母亲丈夫安危担忧,“610”人员在此期间还不时的骚扰。导致我们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人间惨剧。

我母亲被劫持到上海市女子监狱后,遭到严重迫害,如长期没有睡觉,没有洗澡,没有正常吃饭、喝水、上厕所,长期没有正常接见等,以及在对上海监狱内狱警并指使犯人强制暴力转化有信仰的法轮功学员的违法犯罪事项频频曝光的情况下,子女一直担忧年迈母亲的安危,多次向上海市监狱管理局,检察院等相关机关举报。

二零一一年六月十六日,母亲洗澡时滑倒(包夹犯因把母亲的生活用品包括拖鞋等都扔掉,已多次滑倒),造成股骨颈头粉碎性骨折。监狱医院专家医生告知说可能要瘫痪,家属要求保外就医,被监狱方否决。一个半月后,我母亲在自己信仰的作用下,骨折已完全接好(拍片后),但医生医嘱要马上康复训练,院长却下令不让我母亲下床,要护工看守,由于长期不让下床,致使肌肉萎缩,至今我母亲的双膝盖不能伸直、明显弯曲,腰也不能伸直,行走困难,严重影响到我母亲的日常生活。

二零一四年七月,在嘉定区江桥镇综合治理办公室等机关的直接干预下,我的女儿不被允许就近上公办幼儿园学习,理由仅仅是因为小孩的父母是有信仰的法轮功学员,他们就无视法律规定阻挠适龄儿童正常接受教育。后来我们大量走访各界教育单位和有关部门,才在九月九日以后允许办理正常入园手续。给我个人和家人,特别对孩子造成了精神伤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22/一家四口遭迫害-上海侯亚刚、厉莉夫妇控告江泽民-345410.html

2016-01-21: 上海法轮功学员李文娟一家遭迫害近况
2016年1月19日上午十点半,上海法轮功学员李文娟家门外聚集了大批警察,李文娟的女儿厉莉女婿侯亚刚(均为修炼人)因6月诉江之事遭传唤及抄家,侯亚刚原定20日的寒假班授课工作因此暂停,不知何日能够恢复。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21/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22492.html

2016-01-20: 上海市嘉定区江桥镇法轮功学员李文娟一家被当地警察围困在家
2016年1月19日早上十点多,住在上海市嘉定区江桥镇嘉怡路的法轮功学员李文娟、及女婿侯亚刚,女儿莉莉(可能是谐音)被上海市嘉定区国保、江桥镇多名警察上门调查骚扰,说是为了申诉的事。

为了防止不明真相的警察绑架行恶,他们没有配合警察的要求,因此警察和带来的协警们采取了断水断电的不法勾当,妄图绑架达到迫害的目的。

目前李文娟一家被禁锢在房内,国保带着警察目前在撬门。她丈夫摔了一跤身体不好,幼小的外孙女儿也正陪着大人忍受着无吃无喝的困境。目前事情还在进行中。迫切需要得到外面的救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20/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22445.html#16119233124-3

2010-05-23: 上海中共机构迫害法轮功真相报告(三)
(六)2009年上海绑架、诬判法轮功学员简况统计
……
50. 6月5日左右,家住普陀区子长小区77弄的李文娟(60多岁)去钟怡君家时,被普陀区公安分局不法警察、“610”不法人员绑架,而且不法警察还上门绑架了她的丈夫、女婿。三位亲人同时被迫害,使她刚怀孕的女儿受惊吓而流产。李文娟体弱的丈夫被非法拘禁一天一夜后发病住院,李文娟和女婿候亚刚被恶警绑架到看守所。11月6日普陀区法院违法的宣判李文娟4年半徒刑。 李文娟由于坚持信仰、坚持修炼,于2001年到2002年被多次非法关押进青浦洗脑班强制洗脑,她每次都抱着善意,坦诚的向工作人员说明法轮功的真实情况,最后都堂堂正正的回家。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5/23/224090.html

2009-06-29: 上海市普陀区多名大法弟子被绑架
近来上海市普陀区发生了多起绑架大法弟子的统一行动。如5月25日被非法抄家绑架的大法弟子:过月芬,过月芳,任秋玲,应钰,汪仁香。其中仅任秋玲被取保候审获释,其余学员均没有消息(已超过一个月)。另外,6月6日又绑架了一批大法弟子:卢秀丽,杨曼晔,李文娟,候亚刚(男),陆美英,钟姓女大法弟子,小余及一不知名大法弟子(不满一个月)。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6/29/203625.html

2009-06-14: 上海普陀区大法弟子钟大姐失踪已一个星期
据消息称,6月6日被绑架的普陀区双山路大法弟子杨曼晔现被劫持在普陀区看守所。6月6日被绑架的大法弟子李文娟现被劫持在闸北看守所。6月7月被绑架的侯亚江被劫持在普陀区看守所。5月25日被绑架的过月芬、过月芳等三姐妹被劫持在普陀区看守所。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6/14/202725.html

2005-08-18: 曾被上海第三男子劳教所非法关押的部份大法弟子名单
上海第三男子劳教所非法关押的部份名单(包括已释放的):
林慎立、熊文琪、张曦川、张松松、马新星、林鸣立、侯亚刚、谢学文、吕金龙、刘灿荣、陆幸国、陈鹏辉、施独鹤、刘向阳、周正国、胡凌根、褚学仕、马国彪、 袁顺华、丁志斌、冯旭鹏、沈峰、 罗伟大、顾培良、娄青松、李文宇、孙淑好、 郭锦富、杨亦宁、刘枝亮、潘继军、李纯、 法正平、金闻峰、吕民、 蔡君侯、 刘波、 黄肇义、沈海平、马来雁、蒋得胜、邓国平、席杰、 胡义春秋、季平、 马玉官、凌祥、 孔彬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18/108646.html

嘉定区联系资料(区号: 21)

2023-02-05:
物业管理公司投诉:021-69579481
安亭新苑小区门卫室电话 021-69570760
安亭镇平安办:021-59571390
安亭镇社区事务受理服务中心 021-69578880
安亭镇物业管理所 021- 59568892
安亭镇城管中队021- 39503698
安亭新苑小区 所属:玉兰二村居委电话:021-59571449 021-9577210

2022-12-08: 物业管理公司投诉:021- 69579481
安亭新苑小区门卫室电话(有四班人员轮岗)021- 69570760
安亭镇平安办:021-59571390
安亭镇社区事务受理服务中心 021- 69578880
安亭镇物业管理所 021- 59568892
安亭镇城管中队021- 39503698
安亭新苑小区物业报修电话: 18918272800 18918272801
安亭新苑小区 所属:玉兰二村居委电话:021-59571449 021-9577210

2022-10-10: 安亭镇综治办主任:邵海
安亭镇综治办具体负责人:王兰英 手机号:13651765334
上海市嘉定区安亭派出所
地址:上海市嘉定区安亭镇墨玉北路211号 邮编:201805
安亭派出所单位电话:021-39503800 021-39502110 021-39503839 021-39503724 021-39503834 021-39503822 021-39579372 021-39503823
警察:王为泉:17821090971 警察:朱晓菲:17821090679
警察:周炎炎:17821698059 警察:仇洁:17821091637
警察:王建歧;17821090969(大概) 警察:郭玉良:17821098056
所属居委会:上海市嘉定区安亭镇玉兰二村居委会
地址:上海市嘉定区安亭镇阜康西路199弄37号 邮编:201805
电话:021-59571449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3-01-29, 0:45 上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