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2-06-24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辽宁 >> 丹东 东港市 >> 李纬华(李卫华), 女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辽宁省东港市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9-06-07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11-15: 辽宁东港市王振华夫妇遭非法审讯
近期,辽宁丹东东港市孤山镇政府、社区、派出所、边防等相关部门联合参与对当地十多名法轮功人员及家人的骚扰,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四日晨七点三十分,王振华夫妻二人均遭劫持、绑架和非法审讯。

王振华,男,今年五十五岁,一九九七年与妻子李卫华一起修炼法轮大法。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两次进京和平上访,第一次被抓非法拘留十五天,第二次被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三日,王振华和他的朋友到北京去办事,在丹东车站出示身份证买完票候车时,被一不明身份的人盘问:“你去哪里,干什么”?王振华说:“去北京”。上车后,车行驶在半路又有两次不明身份的人分别用同样方式来盘问王振华。王振华不解,心中疑惑,为避免纠缠麻烦,王振华中途下车,住到沈阳一家宾馆。当王振华出示身份证验证过程中警察那边就知道他所住地点。

一九九九年中共江泽民一伙开始迫害法轮功后,为了阻止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辽宁当地公安部门搜剿法轮功学员的身份证,这样,当地法轮功学员无论走到哪里,一查身份证上的名字就被非法抓捕(是因名字被输入相关数据库)。

当天夜晚,沈阳某派出所几名警察破门而入把王振华摁在床上戴上手铐,在宾馆进行非法审讯。又通知丹东市大孤山经济区公安局(王振华家所在当地公安部门),四月二十四日早上丹东市大孤山经济区公安局孤山派出所警察驱车到沈阳宾馆将王振华劫持回本地继续非法审讯,一直到当晚八点才将其放回家。

王振华遭绑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去北京办事那天(四月二十三日)正好临近四月二十五日(正是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的纪念日)。王振华被当地公派出所警察劫持审讯的同时,警察还将他的妻子李卫华(法轮功学员)绑架(名曰:协助调查)。

李卫华是小学教师。在东港市新立小学工作,警察是到单位绑架她的。过程如下:

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四日晨七点三十分,李卫华在单位正常上班,大孤山经济区公安局孤山派出所一名赵姓便衣警察驱车到学校将李卫华和学校的郑校长一起拉到大孤山经济区公安局。

酷刑演示:老虎凳
酷刑演示:老虎凳

一下车,二人就被赵姓警察带进一间戒备森严的审讯室里,警察令李卫华坐在带有手铐和脚镣的那种铁圈椅子里(它是一种刑具,又名叫“老虎凳”),李卫华说:那是犯人坐的,我没犯法我不坐。”李卫华没有配合,随后就被非法搜身,连兜里的发卡都被搜走。八点半左右,李卫华第二次被送回审讯室,副局长潘宝昌亲自对她非法审讯。潘再次强迫李卫华坐在带有刑具手铐和脚镣的那种铁圈椅子里,李卫华没有配合。再次正告他们:我没有罪,那不是我应该坐的地方。潘宝昌在对李卫华高声斥责的同时,喊来两名警察强制的将李卫华铐在铁椅子里刑讯逼供。施暴过程中,李卫华的手指被手铐夹出血,李卫华个子矮小,老虎凳下面的脚镣子够不着铐不上才作罢。

刑讯逼供未成,潘宝昌手指着李卫华大声喊叫:“你不配当老师”,等等诸多人身攻击的话。在场的郑校长目睹了副局长潘宝昌的暴力执法的全过程。潘宝昌的非法审讯(暴力执法)从上午八点半到十一点。在潘宝昌的指使下警察又上学校把李卫华个人手机拿来,未经她本人同意就私自进行非法查看。同时又要李卫华进家的门钥匙,欲非法抄家。遭李卫华拒绝后,警察威胁说;不给钥匙就找开门锁匠把门撬开。李卫华被迫告诉房门钥匙在学校的存放地点。十一点,警察宋维刚拿着搜查证给李看,那上面有潘宝昌、赵云锋签字。

中午十二点非法抄家。下午一点多才用车把李和校长送回学校。近八个小时对李卫华实行的合计八个小时所谓协助调查的全过程,全是暴力执法的违法犯罪过程。

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四日早晨六点左右,孤山当地因此事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警察或社区人员登门骚扰或电话骚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1/15/辽宁东港市王振华夫妇遭非法审讯-356731.html

2012-01-09: 受益于法轮功 辽宁东港市教师屡遭中共迫害
辽宁省东港市孤山镇中心小学李卫华因为修炼法轮功,多种疾病痊愈,变得温和善良。可是在一九九九年之后,她多次被当地中共人员迫害。以下是她的自述:

我叫李卫华。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七日,在东港市六一零、综治办、公安局国保大队的指使下,孤山公安分局指导员孙景广、副局长张以宪、恶警由召华、刘振国、宋维纲、程相芝、东港市综合治理办公室张全生(警号是602044)等人到我单位将我绑架。而后又到我丈夫王振华单位将我丈夫绑架,同时拉着我丈夫到我家,不出示任何证件就非法抄家。抢走我家中的笔记本电脑等多种物品。我们夫妻被绑架到孤山公安分局审讯了七个小时才放回。

我于一九九七年三月七日喜得大法,原本多病、脾气暴躁、多疑的我,修大法后按“真、善、忍”要求自己,不知不觉,心脏病、痔疮、顽固性头疼、腰椎盘突出、乳腺增生等疾病不翼而飞。性格变的温和,工作中从不计较个人得失,每天都乐呵呵的。用学生的话讲,上下课时都看见老师在微笑。同行老师更是认同修炼后的我,说我的笑容是发自内心的。是法轮大法涤荡了我心中的污垢,启悟了我先天纯朴善良的本性,使一个自私自利的人变成一个处处为他人着想的人。校长说:“人人都象她这样对待工作、对待学生,没有干不好的工作,没有教不好的学生。”所以,历次统考,我所任班级成绩都是名列前茅。可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我却成了本地区中共恶党非法迫害的重点对象。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法轮功遭受恶党的非法迫害,为逼迫我放弃信仰,孤山镇中心小学校长李世运、书记肖永达、工会主席孙国兴还有其他教师,先后多次找我谈话,目的只有一个:不让我炼法轮功。我说:“法轮大法教人修心向善做好人,救国救民。法轮大法与国于民百利而无一害。这样一部高德大法为何不让百姓修炼?法轮大法我一定要坚修到底。”

可是,这些人为了自己的身名利益,还是照做不停。在这一年中,东大于村太平组的一名边防锅炉工江承志带着边防官兵四次到我家,逼我放弃信仰。有一次我不在家,他闯进我家,看孩子一人在屋里,非法抢走录音机和炼功磁带,大法师父讲法磁带、一本《佛家修炼人的故事》书这些私有财产。紧接着孤山镇副镇长齐淑华和教育助理李法龙找我谈话,还是让我放弃法轮功。同年十一月至十二月两个月当中,我所在学校的领导、孤山镇政府的领导、边防官兵、东大于村的于德双、江承志轮番的来骚扰我,逼我放弃法轮功。他们的行为已经影响了我的正常工作和休息。

一九九九年八月三十日第二次去北京证实法,为法轮功说公道话,被东港公安局王润龙一伙从北京非法劫持到东港看守所迫害。同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早上六点钟,我正准备上班,孤山公安分局的三名便衣警察闯入我家。他们叫我跟他们到分局去一趟,调查一点事儿,一会儿功夫就把我送回来。我信以为真,就跟他们去了。我刚一进公安分局,一名恶警就逼着我把兜里的东西全都掏出来,目的是看我兜里有无关于法轮功方面的东西。恶警从我兜里翻出一个电话号码。以为这个号码会给他们提供什么信息,最后查到是一名出租司机的电话号码。我没有想到这些被恶党训练使用的警察会如此卑鄙。

恶警此次欺骗绑架我,是因为东大于村王屯村民组的周奎禄(同修的丈夫,不修炼的常人)构陷举报的。他的妻子(同修)也到北京去上访,他对此非常生气。他以为我知道他妻子的情况(其实我不知道),所以到公安局去诬告举报我。到上午九点钟,我仍被他们关在他们的值班室里,门被他们上了锁。这时进来一个叫郭石元的恶警,不问青红皂白,伸出右拳,狠狠的打我的左胸,连击我四拳。边打边说:“谁让你们上北京?谁让你们上北京?”打完后,扬长而去。这哪是警察?连流氓土匪都不如!

直到晚上九点多种,孤山分局的刘指导员打电话,让我们学校的李校长把我领出公安局,给我找地方睡觉。他说公安局只有一个“小号”(关押审讯重犯的地方),考虑我是一个女的,又是一名教师,不忍心让我蹲在那里。与流氓恶警郭石元相比,他还稍有良知。

第二天下午四点多钟,孤山镇政府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镇长宁成亮与我们学校的校长用一辆黑色轿车接送我回家。当车开到李卫华家附近曹堡村时,宁成亮接到一个莫名其妙的电话。后来得知电话是东港市公安局政保科长王润龙打来的。电话里叫宁成亮把我拉到东港拘留所,拘留我一个月。王润龙在电话里说:“王振华两次去北京,就是因为他老婆是老师。我让他老婆没有工作,看他以后还有钱去北京!把他老婆关起来,让她没有工作。”因为我被抓在公安局被他们审问时,我曾说过我丈夫去北京的费用钱是我给他的。因为我丈夫早已失业,只靠打零工。就这一句话,就成了王润龙非法迫害我的借口。就这样,宁成亮等人将民用轿车调转车头,把我拉回孤山公安分局,再改换警车把我拉到东港市拘留所。而我被拘留的罪名却是“扰乱公共秩序”。就连我帮写几个上访信封都成了他们迫害我的借口。我被非法关押三十一天,吃、住、便都在一起,过的是非人的生活。这一切都是王润龙一手策划的。

在我被非法关押期间,我娘家人从吉林来看我,被孤山公安分局勒索五百元。东港拘留所勒索我六百六十八元。单位扣发我一月份的工资七百多元。

二零零零年,学校因为这次拘留,给我定为考核“不合格”,一年不给我普调工资,这样每月工资比我同等工资级别的教师少六十多元,十一年合计七千九百二十元。我的亲人在我被非法拘留期间,从吉林租车接我往返三趟,花去车费三千多元。我的丈夫被非法拘留、劳教,劳教报酬被剥夺近两万元。我去探望,在东港市养老院洗脑班十二天误工费五百元。在我和丈夫被非法关押、劳教期间,婆婆家误工、误农,几次乘车来探望,家中的兄弟为此都在奔波,累计下来直接经济损失三万六千二百元。

从二零零零年到二零一一年,每逢寒暑假或敏感日,孤山镇中心小学就会接到来自镇政府的电话,让中心小学监视我。在二零零八年奥运期间,孤山镇政府的冷书记、刘洪梅和另外一个女人来我家搞什么“回访”。在二零零三年我被评为优秀教师,却因炼法轮功被取消。

二零零五年七月,我给世人看《九评共产党》一书,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举报。其中一人是东大于村山头村民组的郑传德,还有两个人分别是孤山镇小学的胡玉环(现在在孤山西街小学)、孤山镇政府的刘德秀。同年九月八日,我正在课堂给学生讲课,孤山公安局的三个便衣从教室里把我喊出来,而后将我非法劫持到孤山公安分局,对我非法审讯、非法拍照。中午十一点,用轿车拉着我到我家非法抄家。当时有一个便衣警察手里拿了一张纸,在我面前晃了一下,我没看清是什么,之后就开始疯狂的抄家。到处翻,每一个地方都不放过。家里被翻的一片狼藉。恶警抢走家中的大法书籍《元宵节讲法》和几张大法经文,还有大法师父的法像。给师父的经文和法像拍照,并向我索要十元钱,我说:“没有。”

王润龙听到我传《九评共产党》气得暴跳如雷,狠狠地说:“把她抓起来劳教三年。”然后恶警就逼我签字、按手印,被我严词拒签。一直折腾到下午三点才把我放回家。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9/受益于法轮功-辽宁东港市教师屡遭中共迫害-251639.html
2011-12-26: 辽宁东港市王润龙等恶警近期犯罪事实
(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东港市六一零、公安局与辽宁丹东在东港蹲坑迫害法轮功的“专案组”等正在预谋对东港法轮功学员再次大打出手。

国保大队王润龙的恶行(详见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日《中共标榜的打手、东港国保大队长王润龙恶行》一文)在明慧网上被曝光以后,王润龙不但不思自己即将面临的下场,反而想在迫害法轮功上再次疯狂,发泄他的仇恨,讨好上司,来掩盖他所犯的罪行。而中共六一零也正好要将他利用到最后,东港市公安局的贪官也要利用他来捞取钱财与资本。

王润龙的恶行于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日在明慧网上曝光,十一月七日东港市公安局就开始抓人,王润龙指使孤山公安所恶警将孤山镇法轮功学员李连运和李卫华夫妻三人同日绑架、抄家,抢走电脑、手机电话、大法书籍等。

与此同时,东港市内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街道人员骚扰,家人被逼迫在“家庭承诺卡”上签字,中共恶人威胁说:不许化真相币,不许法轮功学员在一起学法,发现在一起学法或花真相币,就叫公安局来抓。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日上午,东港市开发区公安所恶警于世杰等人与大海社区街道的人,开着警车到法轮功学员刘延俊老师家骚扰。他们叫街道居民组长(住刘延俊家对面楼)来敲门,谎说要登记出生年、月、日,叫刘延俊开门。刘延俊的身份证和户口本都在他们手里,反到她家来登记出生年、月、日。迫害法轮功,中共邪党就是这么流氓。后来听说,他们一直在非法监视刘延俊。只因为刘延俊家头天晚上没开灯,他们就去敲门骚扰,目的是想打探刘延俊在不在家,又想为构陷迫害刘延俊凑集材料。

从十一月二十日起,丹东市公安局国保、东港市大东公安分局(公安所)的警察、片警、街道的人连续四、五次到张伟家敲门、给张伟的丈夫打电话骚扰,逼着张伟的丈夫和家中的孩子替张伟签字,逼迫家人找张伟去向他们“自首”。为了绑架张伟,王润龙与迫害法轮功“专案组”的一个女人(自称 “丹东人”)于十一月二十六日、二十九日,连续两次给张伟的丈夫孙风昌打电话,“请”孙风昌吃饭。酒桌上,那个女人唱黑脸,王润龙唱白脸。王润龙说:“公安局领导保张伟,不抓她。只要回来去公安局签个字,把网清了,以后她爱干什么就干什么。”还狡辩说明慧网上曝光他的那些恶行不是他干的,都是丹东那边来的人干的,都是领导叫干的。“专案组”的那个女人却说:“我们要是再找不到张伟,就到你们的亲戚家去找。”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二日下午,王润龙与丹东市公安局、孤山公安所恶警闯进孤山镇法轮功学员宋广弟家,将宋广弟、解忠华,还有宋广弟与她大舅妈(近七十岁)三名法轮功学员一块儿绑架,同时非法抄家。抄家抢走宋广弟现金八千元,价值两千多元的笔记本电脑一台、小项链、真相资料,还有大法书籍和大法师父的法像等;抢走解忠华六本大法书籍和一个MP3。 宋广弟至今仍被关押在东港拘留所。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日、十一日,王润龙与其同谋亲自开着白色轿车尾随跟踪大法弟子,隐藏在大法弟子的住处附近,隐身在轿车里偷偷地给大法弟子非法拍照,为他们再次大面积绑架迫害法轮功学员伪造证据。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东港市十四名大法弟子被绑架,三人被判刑,一人被劳教,大法弟子被他们非法入室抢劫现金、物品、耗材三十多万元(不包括已经要回来的几十万元的轿车、卡车等)。据说中共邪党给王尚庆、哈合才、王润龙等迫害头目每人奖励五万元。迫害法轮功成为他们求名发财的渠道。为了凸显“政绩” ,捞取名利钱财,他们蓄意制造所谓的“大案”。因为事情弄的越大,上边就越关注;抓人越多,捞的也越多,奖励越多,升官越快。大法弟子因此被他们迫害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善恶有报”这是天理,所有迫害法轮功的人,他们所犯的罪行,老天爷都给记着。至今,东港市从上到下,从东港市委书记刘胜军到政法委书记于洋,六一零头目孙成利、公安局长王尚庆、副局长哈合才、崔义发等人,把权力都用在迫害好人上,用大法弟子的生命与鲜血来换取你们的名利是决不会有好下场的,你们必将受到法律的惩罚和天理的报应。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26/辽宁东港市王润龙等恶警近期犯罪事实-250999.html
2011-11-14: 辽宁东港市公安局、“六一零”近期犯罪事实
(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东港市公安局、“六一零”迫害法轮功的恶行上次曝光不到一周,但是他们仍在继续作恶。以下是他们近几天的犯罪事实。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七日下午三点二十分,东港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操纵孤山公安分局的恶警绑架、抄家孤山法轮功学员。孤山公安分局的四名便衣恶警开着警车来到东港市达子营乡新立小学幼儿园,将正在班上给孩子们上课的大法弟子李卫华强行绑架到警车上。李卫华的手机当即被一名恶警抢去。李卫华的丈夫王振华当时正在孤山大王精密铸造厂上班,同时遭绑架。恶警将王振华拉到他家进行非法抄家,抢走家中的大法书籍、两部手机、电脑一台。李卫华夫妻被拉到孤山公安分局,非法关押、审讯七个小时,直到晚上十点钟才放回家当天晚上七点多钟,四名恶警又到孤山镇法轮功学员李连运家骚扰。四名恶警砰砰的敲门,当时李连运不在家,李连运母亲被他们吓的不敢开门。四名恶警破门而入非法抄家。正巧此时李连运回来,质问恶警:“为什么随便闯入我家来非法抄家?我犯了什么法?”恶警不听、也不回答,只顾到处乱翻。最后什么也没翻到,灰溜溜的走了。

同是十一月初,东港市政法委“六一零”操纵东港市内各社区街道的人到市内百姓家挨家挨户骚扰,逼迫市民签字、举报法轮功学员。桥东社区街道的人到市内桥东的一名马姓的老年法轮功学员家(名字不详),强迫法轮功学员在他们伪造的污蔑法轮功的表格上签字,老太太拒绝配合他们,不签字。社区街道的人就逼迫她的女儿(未修炼)代替签字。并且威胁这位老年法轮功学员说:“你们(指法轮功学员)不能在一起学法,不能再花真相币,否则就来抓你们。”

东港市公安局与“六一零”的垂死挣扎的表现,也恰恰是中共邪党末日来临的表现。。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14/辽宁东港市公安局、“六一零”近期犯罪事实-249278.html
2009-06-06: 一名辽宁省东港市教师自述遭受的迫害
我叫李纬华,是一名教师,九七年三月喜得大法。
我原本多病、脾气暴躁的我,修大法后,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勤于炼功,不知不觉心脏病、痔疮、顽固性头疼、腰椎盘突出等疾病不翼而飞。性格变的温和,工作中从不计较个人利益。每天都乐呵呵的,用学生们的话讲,上下课时都看见老师在微笑。

是法轮大法涤荡了我心中的污垢,启悟了我先天纯朴善良的本性,使一个自私自利的人,变成了一个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修炼者。

就是这样一个一心想做好人的教师,在工作中,同事们公认的善良人,在九九年七月后,人们受中共邪党的毒害,视我为异类。我知道,这是人们不明真相的结果。我更加努力地做好本职工作,校长都说:“人人都象你这样对待工作,对待学生,没有干不好的工作,没有教不好的学生。”即使这样,邪党也要迫害我。九九年十月到十二月,校长、书记、工会主席、教育助理、副镇长,轮番到学校做我的“工作”。连学校所在村的村干部都派人蹲坑,监视我的一言一行。名目繁多,目的就是想让我放弃修炼。影响了我的正常工作、休息。边防派出所也多次骚扰,还在大人不在家时,当着一个七岁小孩的面,到我家乱翻一气。拿走了我的录音机、磁带和大法书。

九九年十月二十四日,丈夫进京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我被骗进公安局,非法把我兜里的东西全都掏出来。甚至连一个司机电话号码都纠缠不放,也要骗来非法审讯。一个不明真相的警察,用拳头使劲打我的左胸,问我为什么去北京。在公安局二十四小时没问出什么结果。东港市“六一零”办公室的王润龙扬言:她丈夫二次进京,就是因为他老婆有工作,我要拘留她,让她没有工作。就这样,我被非法扣以“扰乱社会秩序”,而被绑架拘留三十一天。我丈夫被绑架、非法教养。夫妻二人被非法罚款五百元。我年终考核不合格,扣发一个月工资,没涨工资。

在零五年我向世人传播《九评》,被人非法举报。九月八日上午被四名便衣绑架到公安局。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非法抄家,乱翻一气,家中一片狼藉。共产邪党,指使欺骗这些人做坏事,给它当替罪羊。

有多少象我一样的大法弟子,遭受迫害。善良的人们,请早日觉醒,不要再受欺骗,更不要助纣为虐,残害自己的同胞,恶事到头终有抱应,请为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6/6/202294.html

丹东 东港市联系资料(区号: 415)

2022-04-13:东港市向阳派出所警察:
警长:陈永康手机18424535255.
周警察:18242495858
栾守军:警号604059手机15041594359
赫伟:警号602053手机15104158181
李开成:警号602204手机13050357129
程显利:警号602826手机13504154828
周兴宇(电话18242568678手机13050357129)
副所长 13941557334 肖景焕 13842571515
于海洋,东港市向阳派出所所长,警号604283
于本,东港市向阳派出所电话0415-7178736

2021-12-23: 相关人员:
邵长江15941566668,兼任东港市公安局党委书记、东港市副市长
东港市国保支队队长唐殿良:18841535353
东港市向阳派出所警察:
警长:陈永康手机18424535255.
周警察:18242495858
栾守军:警号604059手机15041594359
赫伟:警号602053手机15104158181
李开成:警号602204手机13050357129
程显利:警号602826手机13504154828
周兴宇(电话18242568678手机13050357129)
副所长 13941557334 肖景焕 13842571515
于海洋,东港市向阳派出所所长,警号604283
于本,东港市向阳派出所电话0415-7178736
向阳派出所指导员,警号604309

肖联滨 原公安局局长 手机 13841538977
孔宪敏 公安局副局长,宅电7136155手机13842578888
关志华 副局长 113942501958办公电话7144277
孙晓峰 纪委书记 13941567111住宅电话656106

宋诗和 副局长 办,7149617 手机 13898511777
冯忠国 副局长 手机 13604151555
徐福安 副局长 手机 18241519999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2-02-06, 10:33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