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2-12-06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四川 >> 泸州市(沪州市) >> 巫德容(巫德蓉), 女, 71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2-11-01: 四川泸州地区部份法轮功学员近期遭骚扰情况
......纳溪区法轮功学员巫德容遭抄家、骚扰。巫德容现年约71岁,纳溪区新乐镇农村妇女,近年在县城居住,以拾荒谋生。

2022年3月29日下午三点左右,有人冒充查天然气的,骗巫德容的老伴打开房门,当时巫德容不在家。五个人直径闯入,无人报姓名、职务,无人出示身份证明与执法手续。来人中其中一人看着家属不准动,四个人在厅里、室内肆无忌惮地到处乱翻,凡见与法轮功相关的物品就抢走。巫德容的卧室门是锁着的,这伙人都把门打开,闯进去大肆行劫,抢走大法师父的法像、大法书籍、对联、挂饰等。东西抢走后,没有留下清单。

2022年9月26日,纳溪区安富街道办事处的邪党干部杨德彬,打电话给巫德容,说派出所的兰某、李某要来看你。不一会儿,巫德容的家响起了敲门声。巫德容问,你们来做什么?是善意的我就开门,是恶意的我就不开门。来人说:今天只是来看看你。你们夫妻身体好吗?”巫德容让他们进屋,对他们说:以往你们一来就抄家、抢东西,抓人……来人连忙打断,说:今天不讲那些。希望你们身体好。便慌忙地走了。

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二十余年来,巫德蓉长期遭到邪党街道办、社区,及其司法的恶意对待。不仅被非法拘禁洗脑班三年、两次被非法判刑迫害,还遭到长期的骚扰,恶人进屋抄家、抢劫,如家常便饭......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2/11/1/四川泸州地区部份法轮功学员近期遭骚扰情况-451367.html

2022-05-13: 警察欺骗开门入室抢劫,故伎重演
二零二二年三月五日,纳溪区法轮功学员杨太英被绑架,关押情况不明,三月二十四日纳溪区法轮功学员巫德蓉到杨太英居住地纳溪区友谊路社区了解情况。问及社区一名女性工作人员,杨太英发生了什么情况,现在人在哪里,怎么才能见到人?她不回答。一名男性工作人员一听与法轮功有关,便凶神恶煞地质问,你们要干啥子?你们来干啥子?于是谎称有人在宣传法轮功,暗地里打电话叫来安富镇派出所警察,把巫德蓉非法绑架。两个钟头的非法询问,派出所警察搜去巫德蓉身上携带的几张真相币,二维码卡片,然后强拉手盖手印。

三月二十九日,有人敲巫德蓉的门,说是检查天然气。巫德蓉不在家,她老伴开门带人到厨房看天然气,回头一开,未经房主人允许,屋里趁查天然气涌进了了四男一女五个人,来者有人自报是永宁派出所的。其中一个人看着巫德蓉的老伴不准动,四个人在厅里、室内到处乱翻,凡见法轮功的东西就抢走。巫德蓉的卧室门反锁着,这伙人擅自把门打开,闯进去行劫。抢走大法师父的法像、大法书籍、对联、挂饰;一个大的看戏机和十多盘真相光碟等,装进一个大口袋劫走。这些私人物品没有当着家属的面当场清点,核实,没有双方的签字,也没留下清单。而且,这些所谓执法者没人出示执法的身份证件,没人报姓名职务,没有搜查证。

这一幕场景表现的黑社会流氓手法是中共派出所警察的故伎重演。二零一七年九月十七日晚上,有人以断电骗巫德蓉开门查看电表,黑压压一伙人强行闯入,直奔巫德蓉的卧室翻箱倒柜,实施抢劫。抢走的物品装入大编织袋运走,一律不作清点,登记。来的人全是着便装,没人佩戴工作牌,没人亮出执法的工作证件,也没人出示搜查证。其中一人是永宁派出所长期迫害法轮功的李熊明。如黑社会一样,非法抢劫、绑架,一切都在黑暗中悄无声息的进行。

欺骗、私闯民宅、无证搜查、抢劫的黑社会流氓行为是中共警察非法迫害法轮功的常态。 纳溪区国保610、检察院,以抢劫的东西作为构陷的证据。由于物品没有清点,便任随他们夸大数据构陷冤狱,巫德蓉被诬判三年。三年的牢狱迫害,巫得蓉遭受到身心的残酷折磨。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2/5/13/四川泸州市纳溪区近年发生的迫害案例-443232.html

2022-04-03: 四川泸州市纳溪区法轮功学员巫德蓉被绑架 回家后遭抢劫
法轮功学员巫德蓉,女,现年71岁,家住四川泸州市纳溪区。二零二二年三月二十四日下午,因当地法轮功学员被绑架、非法关押,她与受害法轮功学员的家人去律师事务所请律师。律师事务所的律师不敢受理,巫德蓉告知他们法轮功的真相。不料,巫德蓉被诬告,被警察绑架到派出所,遭非法询问了三个小时后回家。

二零二二年三月二十九日下午3点左右,巫德蓉不在家,有人冒充查天然气的,骗巫德蓉的家属开门后,五个人闯进屋去。来人没人报姓名、职务,没人出示合法的手续。当时只有一个家属在家。来人中一个人看着家属,不准动,四个人在厅里、室内到处乱翻,凡见法轮功的东西就抢。卧室门反锁着,这伙人都把门打开,闯进去行劫,抢走大法师父的法像、大法书籍、对联、挂饰等。东西抢走后,没有留下清单。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2/4/3/二零二二年四月二日大陆综合消息-440828.html

2021-10-24: 四川泸州市七旬农妇巫德蓉遭骚扰迫害经过
四川泸州市纳溪区现年70岁的农村法轮功学员巫德蓉,现居城镇,二零二一年九月二十二日遭到当地派出所及各类中共邪党人员的野蛮砸门骚扰。巫德蓉当场控诉,揭露迫害,正念抵制迫害。

巫德蓉一九九八年六月修炼法轮功后,满身疾病痊愈,获得了人生无比珍贵的身心健康。在中共邪恶集团迫害法轮功初期,巫德蓉因坚定信仰被非法关押洗脑班两年零八个月;因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的真相,二零零四年被非法劳教一年零三个月;二零零九年七月、二零一八年十二月被非法判刑两次,历时六年零六个月。

二零一九年九月,受尽中共监狱严酷摧残的巫德蓉第二次冤狱结束回家,纳溪区社保局强令她退还三年冤狱期间的老年补助,共计四百七十五元(巫德蓉是农村户口,近年来农村老年人每月补助金只有一百元)。生产队、街道办一再催促去缴款。姓李的街道办人员恐吓说,如果再不去交钱,就要上法庭了。

二零二一年九月,中共派出所及不明身份的邪党人员继续骚扰巫德蓉老人。以下是巫德蓉这次遭骚扰迫害的大致经过:

一、野蛮砸门

二零二一年九月二十二日上午八点半左右,巫德蓉的门外响起一阵猛烈的敲门声,不明身份的人边敲门边高喊:开门!开门!据现场目击者说,来者男男女女有十多人。

巫德蓉在屋内问道:你们是谁?叫什么名字?哪个单位的?为什么敲门?只有一个声音回答是永宁派出所的。然后继续敲门。巫德荣说,你们不报姓名,不说明来干什么,没有手续,我是不会开门的。敲门声越来越猛烈。巫德荣说,如果门的质量差一点,恐怕就被敲坏了。

巫德蓉在门内,听见从楼下又上来两个人亲自上阵,边敲门,边发出凶恶的嚎叫:我们是公安局的,快点把门打开,快点开门,开门!巫德蓉说,你是公安局的,我就怕你们吗?你们在干坏事。政法系统倒查三十年查的就是你们。你们没有手续,连名字都不敢说就想进屋,不怀好意。我知道你们要来干坏事,你们来之前先就毒死了我家的狗。你们想进屋干什么,我早就领教过了,再也不上你们的当了。

四年前发生了这样的事:

二零一七年九月十七日晚上九点多钟,巫德蓉的家突然断电了,屋里漆黑。刚出门看电表,十来个人,黑压压的一大群,迅速的闯进屋来。两个人迅速擒住她的双臂,其余的人直奔她的卧室翻箱倒柜,轻车熟路的直奔柜子抽屉里的钱匣。只听一个人含含糊糊的咕噜了一句:“核实一下。”“核实”在悄无声息中进行,就象黑社会秘密行窃一样。巫德蓉问:“你们是什么人?来干什么?”其中一人反问:“我是谁,你还不知道吗?”

巫德蓉一看,这个身着便衣的人原来是纳溪区永宁派出所的警察李雄明。来的人全是着便装,没人佩戴工作牌,没人亮出执法的工作证件,也没人出示搜查证。除了李雄明,其余的巫德蓉一个都不认得。李雄明这些年积极迫害本区域法轮功学员,骚扰抄家,伙同构陷、判刑,可谓劣迹斑斑。

一会儿,只听一人往楼下喊:“拿编织袋来装。”楼下还有人,估计有社区的。

巫德蓉被劫持在卧室门口站着,只见他们把柜子里的东西一股脑的往编织袋里装,然后扛下楼。巫德蓉所站的位置,看见他们把她的影碟机、炼功的播放器劫走了,她花三十元钱买的、用于练习写字认字、抄写经文的黑板都被提着走了。

什么是“核实”?“核实什么”?所谓的“核实”就是一场抢劫,抢走的东西用编织袋装走。特别是柜子里巫德蓉丈夫的一部份退休金,是他们家日常开支要用的现金,至少千元以上,被洗劫一空。儿子单位每季度发一次汇通超市的提货卡,一张卡三百元~三百五十元,期限三年。至少有两张或三张提货卡存放柜子里,一张不剩全被劫走了;一对金耳坠,从台湾带回来的,也失窃了。抢走的物品、钱财,全没有与当事人及其家属当面一一清点,也没有留下清单。

最后,这场没经过登记的被抢劫的物品,其数量警察想怎么夸大就怎么夸大,其内容,想怎么虚构就怎么虚构,都变成了“证据”构陷巫德蓉入冤狱。

二、控诉,揭露迫害

来的人没能如意进屋,有人就搬出邪党那套陈旧的谎言来压人,说什么你们法轮功是X教。巫德蓉说,你拿得出国家对法轮功定性×教的法律、文件来吗?公安部公布的邪教十四种没有法轮功;国家新闻出版署的五十号令,取消了江泽民时期禁止法轮功出版物出版的禁令,法轮功是合法的。法轮功教人做好人,是正道大法。

巫德蓉说,以往,你们没有搜查证,不报姓名,进屋就翻箱倒柜,看见值钱的东西搬走,看见现金就擅自拿走,没有清单,没有说法。十多年前,你们这类人把我绑架关进洗脑班,趁我家没人,把我的门锁扭烂进屋抄我的家,我老伴放在抽屉的五千多元工资没了,至今没有一个说法。

上次(二零一七年九月十七日)你们晚上九、十点钟不动声色断我的电,诱骗我出来开门,没有搜查证抄我的家,绑架我,从我身上抢走现金百多元、抢走我儿子单位发的汇通购物券三百元,家里还有几百元现金也被你们劫走;我屋里值钱的东西你们用编织袋一袋一袋往楼下搬,连我的影碟机、一块黑板都被你们劫走,不给清单,至今不还。你们那些人诱供构陷我,问我在外面张贴过什么东西没有,我如实说一位老干部卖房子,麻烦我帮他们在广告栏张贴过两张售房信息,你们就给我写成张贴两张法轮功传单;在我家抄到两本我修炼用的大法书,你们就写成八十本法轮功宣传书籍……冤判我几年;我农村老家的房子也倒了,没钱修复。我住在我儿子这里你们还不放过我,你们整了我十多年了,你们整得我们家还不够惨吗?

这拨人的行动惊动了左邻右舍,隔壁邻居打开门问:你们为啥敲我的门?他们就说没敲你的门。邻居又说,你们在这里吵闹,整得我们邻居都不安宁。

这拨人闹到这个份上还不罢休,一个女的就威胁说,你不开门,我们找开锁匠来开。巫德蓉说,你们要抢人吗?你们干坏事,我马上曝光你们!难怪老百姓都说过去土匪在深山,现在土匪在公安。你们想一想这二十多年你们都干了些什么?坏人不去管,专整好人,扰乱社会,扰乱家庭。到这家去逼签“悔过”,到那家去逼签“决裂”,明知是搞假,也要这样做。本人不签字对人家的儿女去施压,让子女背叛孝道去逼迫父母签字,甚至逼迫子女代父母签字……你们大搞株连,整得一个个家庭不和。你们干坏事要遭报应的,每个人干了什么上天都有记载。现在天灾这么多,就是你们干坏事招来的天惩,瘟疫就是针对你们来的。古圣先贤们说的惩罚人的十灾,将一个接一个的来,大灾还在后头。

一个女的黔驴技穷玩起欺骗,她说,你出来看看嘛,这是啥东西哟?是不是你的哟?巫德蓉说,我没有什么东西在外面。你喜欢拿就拿去吧。又一个女的说,不开门就不准她出来。

敲门又持续了半小时。他们走后,巫德蓉发现,大白天他们也把电闸给拉下来了,企图又以停电的那一套邪恶手段来诱骗人开门。

三、利诱,欺骗

第二天上午十一点,男男女女又有五、六个人来轮流着叫喊,敲门。一个女的说,你把门打开嘛,我给你送了点东西来。巫德蓉说,无功不受禄,我不要。

另一个女的又说,我给你宣传卫生知识。巫德蓉说,你就在门外说我听得到。女子说,你把门打开我进屋里说。巫德蓉说,创卫生城市的标语传单街道上、小区里到处可见。你就是不进门说,我们老百姓都知道。我尽义务把楼梯间扫得干干净净,走廊的栏杆擦的干干净净,我自家屋里也整理的干干净净。我们修炼人自觉得很,哪象你们一些公职人员,拿个扫把,提个撮箕做样子给人看,东逛逛西晃晃就算带头做卫生了。不象我们这些修炼人说真话、办真事,做卫生落到实处……

事后,邻居们关切的说,你要小心点,他们把脚镣手铐都带来了。

巫德蓉老人正念抵制迫害,即便在迫害的魔难中也不忘对参与迫害的人劝善,讲真相,总是真心的希望他们能醒悟,能停止迫害,能良知发现,将功补过,得到神佛的救度。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0/24/四川泸州市七旬农妇巫德蓉遭骚扰迫害经过-432833.html

2021-02-21:陷冤狱三年 四川七旬巫德蓉斥中共公检法全程违法
四川省泸州市纳溪区法轮功学员巫德蓉,现年七十岁,纳溪新乐乡农妇,二零一七年九月十七日夜晚在家被警察断电闯入绑架,遭三年冤狱迫害,于二零二零年九月十七日出狱回家。

巫德蓉老人曝光纳溪公检法人员绑架、构陷她的经过,说:“将我投进监狱迫害三年,罚款五千。公检法全是乱来!整个过程全是违法,造假,什么都是假的!”

以下是巫德蓉老人自述当年被非法判刑迫害的经过。

一、警察断电,夜闯家门,无证抄家、抢劫、抓人

二零一七年九月十七日晚上九点多钟,我和丈夫两人在家。丈夫看电视,一边摘韭菜,准备包饺子。突然断电了,屋里漆黑。丈夫叫我出去看看,是不是电表出了问题。我刚一开门,十来个人,黑压压的一大群,迅速的闯进屋来。两个人迅速擒住我的双臂,其余的人直奔我的卧室翻箱倒柜,轻车熟路的直奔柜子抽屉里的钱匣。只听一个人含含糊糊的咕噜了一句:“核实一下。”“核实”在悄无声息中进行,就象黑社会秘密行窃一样。

我问:“你们是什么人?来干什么?”其中一人反问:“我是谁,你还不知道吗?”我一看,这个身着便衣的人原来是纳溪区永宁派出所的警察李雄明。

来的人全是着便装,没人佩戴工作牌,没人亮出执法的工作证件,也没人出示搜查证。除了李雄明,其余的我一个都不认得。李雄明这些年积极迫害本区域法轮功学员,骚扰抄家,伙同构陷、判刑,可谓劣迹斑斑。

一会儿,只听一人往楼下喊:“拿编织袋来装。”楼下还有人,估计有社区的。

我被劫持在卧室门口站着,只见他们把柜子里的东西一股脑的往编织袋里装,然后扛下楼。我所站的位置,看见他们把我的影碟机、炼功的播放器拿走了,我花三十元钱买的、用于练习写字认字、抄写经文的黑板都被提着走了。

什么是“核实”?“核实什么”?所谓的“核实”就是一场抢劫,抢走的东西用编织袋装走。特别是柜子里丈夫的一部份退休金,是我们家日常开支要用的现金,至少千元以上,被洗劫一空。儿子单位每季度发一次汇通超市的提货卡,一张卡300元~350元,期限三年。至少有两张或三张提货卡存放柜子里,一张不剩全劫走;一对金耳坠,从台湾带回来的,也失窃了。抢走的物品、钱财,全没有当面与我们一一清点,也没有留下清单。

我丈夫目击抢劫现场,吓的一动不敢动,眼睁睁的看着这伙不法之徒把我们家里的东西抢走。抢走些什么东西,没人找他“核实”、签字。他们当着我丈夫的面把我绑架,没人向他出示逮捕证,拘留证,没人告知他要把我抓到哪里去。

二、公安造假与贪财

这个以“核实”为名,断电夜闯的抢劫行动,是为构陷一场冤狱的阴谋策划的。

夜闯,悄无声息的行动,周围的居民不知道执法者在违法,在行劫;抢走了些什么东西?数量多少?没有清点,也不留下清单,给公安办案人做恶迫害法轮功制造冤狱,提供了恣意妄为的空间。他们大可以在所谓的“证据”上夸大数据,胡编乱造。

如:说从我家中搜出含报纸130张、传单65张、刊物41件、条幅23份、图片四张、标语52张、书籍73本、光盘84张、DVD播放器等。我屋里有什么东西我还不清楚?哪有那么多书籍、报纸、传单?而且根本就没有条幅。我家的光盘有几张光盘是我自己看的,有十来张是别人废弃的,叠成一摞,我准备第二天拿去当废品卖的。就这些光盘给我算成84张。从法律上讲,就算我家里拥有这些东西,也是公民信仰自由、言论自由的权利,是受法律保护的私人物品,是合法的。

贪财。我柜子里的上千元现金、汇通超市的提货卡、金耳坠、黑板被抢劫了,但在他们搞的材料里,这些东西统统没有如实记录。起诉书、判决书上也一字不提,也不归还。看守所搜身时,我身上的一百零九元钱现金、一张汇通提货卡、一双鞋,我叫送我去看守所的警察转交给我家人。他们把东西带走了,但没有转交,也没退还本人。公安既造假,又贪财,这点小钱都贪。

程序造假。二零一七年九月十八日,公安送达拘留通知书给家人时,补了一张十五日的传唤通知,告知本人十六日到永宁派出所接受传唤。十五日本人没有接到传唤通知,十六日也没有传唤行动,十八日本人被非法关押之后,却增补一个传唤通知来,搞出一个假传唤的程序。

公安贪财已不是稀奇事了。二零零一年一月三日早上八点前,纳溪新乐派出所公安人员卓石、李建华到我家来,预谋把我绑架到洗脑班。我不在家,他们就赖在我家不走。我儿子要上班,只好让他们留在家中,自己上班去了。卓石、李建华就在我家里肆无忌惮的乱翻,撬烂卧室门。刚从银行里取出的一千五百元钱不见了,小音箱不见了,还盗劫了我的法轮功书籍、MP3。他们赖在我家等了我一天一夜,随便吃我家的东西。等我第二天早上回家时,把我绑架到了洗脑班。他们还说:“看见你家的红薯、这样、那样的东西,都想煮来吃。”

然后,纳溪区新乐乡派出所打电话到重庆我丈夫打工的单位,逼迫单位辞退我丈夫,要他回来。我丈夫回家一看,家里被翻的一片狼藉。他们吃了家里的东西,果皮纸屑满地都是,非常气愤。新乐乡派出所人员又向我丈夫敲诈五千元钱,说给钱就可让我丈夫把我从洗脑班领回家,我丈夫拒绝。我在洗脑班被非法拘禁两年零八个月。

二零零四年,我被非法劳教,公安非法抄家,从我家柜子里盗劫千多元钱。二零零八年九月十日,我到合江讲法轮功真相,被合江公安局绑架。丈夫回来见柜子里的钱只有二十元,存折上则显示三天前取款五千元,而这五千元钱却不见存放在柜子的钱匣里。后来向我确认,这笔钱是取来放在柜子里的,我一分没动,才知道合江公安撬门入室,抢走我家的私人财物,这五千元钱也被他们盗窃了。

三、检察院造假

纳溪检察院办案人董丹,到看守所非法提讯,问我这些年在外面张贴过什么东西没有?我如实的说:受泸天化一个退休干部委托,帮他贴了两张急着卖房的广告。当时董丹没作记录。第二次来提讯,卖房广告在董丹的笔下竟成了法轮功宣传标语(按照法律规定,贴法轮功标语并不违法)记录在她整的材料上。

从判决书上得知,原来纳溪区委防邪办主任陈文刚在大正沟农贸市场广告栏上撕掉了两张法轮功标语,交给农贸市场。于是检察院每次来提讯,就硬把陈文刚撕毁的标语强加于我,说是我贴的。

检察院办案人董丹拿出两段视频给我看,一个是我背着背兜与其他两个背背兜人路上行走的图像;另一个人背着背兜的背影,检察院董丹说是我。但是,所提供的图像上并没有看见我具体在做什么,或在专栏张贴了什么的现场动作。

而且,检察院每次来又荒唐的抓住“背兜”不放,说图像上我背着背兜,搜查时看见我屋里有背兜。我说,我捡垃圾十几年了,家里有背兜不奇怪。我照顾年迈的母亲,每天经过农贸市场,有我路过的图像很正常。再说,如果说图像上背背兜的背影是我,那也不奇怪。轮到我照顾母亲那个月,母亲的伙食费由我负担,特别需要钱。我没有收入,主要靠捡垃圾。那么我寻找可捡的垃圾,在哪里站一下,看一下,就是犯罪吗?我贴卖房广告,是在大桥角角处贴的,那里也有监控,你们可以看。

检察院办案人董丹硬把这两份标语记在我的头上。庭审时,区委邪教办主任陈文刚提供的这两张标语成了他们迫害我的重要证据。我问,那标语上写的是啥?是“法轮大法好”,还是“天灭中共”?没人回答,公诉人把头埋着,没开腔。法庭上我直呼:“这些证据全是假的,全是造假。没有的都说成了有。你们的笔杆子杀人真的比枪杆子杀人还厉害!”法庭上下没人开腔,公诉人把头埋着,不吭声。

我对公诉人董丹说:“你一个执法人员办案,事关生死,不实事求是咋要得呢?根本没有的事情,你怎么写出那么多来?你的做法恐怕不对头哟?我们老百姓指望着有什么问题靠你们维权做主,断公道,你们都这样乱来,我们国家的老百姓还能靠谁呀?”“董丹,你犯了三种法,你知道吗?你不真,没按照真善忍做,犯了天法;你没按照宪法做,你犯了国法;你父母教导你读书当好人,当清官、好官,你整人害人,没按照父母的要求做,犯了家法。你笔杆子杀人比枪杆子还凶。”公诉人低头无语。

第二次开庭主要是宣判。检察院公诉人董丹与办案人之一严飞飞到庭审现场虚晃一下,因为心虚,还没等开庭,就偷偷溜走了。

四、法官以背兜断案,耍无赖

纳溪法院审判长王月以背兜断案耍无赖,可笑至极。

庭审时,我对审判长说:“这些是假的,全部是乱写的,没一样是真的。书籍、碟子、报纸,几十份,百多份,我家里哪有这么的东西嘛?有我背背兜行走的图像,背背兜的人太多了,有卖菜的,买菜的,做啥的都有,怎么偏偏贴标语的说是我呢?”审判长说:“在你屋里看见有个背兜。”

我说:“我屋里是有背兜呀,还不止一个呢。我捡垃圾七、八年,十来年了。那是你们逼的。将我非法关押洗脑班近三年,非法劳教一年零三个月,非法判刑三年半(第一次被非法判刑),非法拘留数次。屡遭迫害,我的房屋倒塌,无钱修复,我被逼着进城捡垃圾为生。”

庭审结束时,三个人拉着我要我签字认可,我拒签。第二次上庭,宣布我被判刑三年、处罚金五千元,又要我签字。我说:“签什么字?读给我听,我没有文化。”没人读给我听,七、八个人紧紧的围着我,有的拿着印泥,有的强抓住我的手,野蛮的逼迫我签字、盖手印。我坚决拒签。我说:“你们这样干,究竟是为了什么嘛?能得到什么好处吗?”

非法宣判过后没几天,审判长王月拿着大约是判决书,到看守所来找我签字。我对王月说:“你是搞司法的,你乱写乱判,你是在犯法……我根本就没有去贴过标语。我如实对你们讲,我给人家贴的是两张卖房子的广告,是厂里一个当官的书记,忙着要走,急于卖房,委托我贴的,我还可以找他作证。而且我在桥角角宣传栏上贴的,那里有摄像头也看得见的。为啥要乱写?既然看见了是我贴的,为什么说不出里面的内容?”

王月理屈词穷,又拿背兜来耍赖,她说:“反正你那屋里头有个背兜。”我说:“有背兜就是犯法吗?”

王月要我签字,我就叫她读给我听,我说我没文化。她不读。我说:“写些什么我都不知道,怎么给你签?如果你栽赃我杀人放火我都签字吗?”王月就找看守所的狱警签。我对狱警说:“你们别签,要承担责任的。”警察不肯签,王月就哄着他说:“你签一下嘛,不关事的,签了就作数了。”一个警察在胁迫下就签字了。

很快,他们把我推进了监狱,纳溪公检法给我设的冤狱就构陷成了。看守所里有良知的警察暗地里都为我鸣不平,说我是被整的,冤枉的,给上司凑数的。表示同情我的遭遇。

五、讲真相,唤良知

这些年在与公检法人员打交道中,我看着眼前的他们跟着中共迫害法轮功,祸乱司法而至今不明真相,大难临头还泯然不知,我觉的他们很可怜。所以哪怕在遭受冤狱构陷迫害的魔难中,也抓住时机给他们讲真相。

二零一七年庭审时,审判长叫我发言,我就说:诬陷法轮功为某教没有法律依据。法轮大法教人向善,修大法的人一不偷,二不抢,不嫖不赌,当官的不贪污盗窃,这多好嘛。有的人花几十万、几百万都医不好的病,修炼法轮功好了。大家身体健康,对国家、对社会、对家庭、个人都有好处,这些事实真相你们就看不见吗?

在公、检、法人员的非法提讯、庭审的构陷过程中我都这样说,当时国家支持法轮功,全国各地的气功协会、体委都邀请大法师父去传功讲法。大法师父在北京二炮礼堂多次传功讲法;给见义勇为的公安警察疗伤、治病;九三年东方健康博览会上,法轮功与师父获博览会最高奖“边缘科学进步奖”和大会“特别金奖”及“受群众欢迎气功师”称号。

再有,法轮大法书籍是在国家的新华书店公开出售的,价格是国家审批的。国家一时支持我们修炼,一时又打压,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错在哪里?你把这个事情回答我一下。他们有的就说,我也说不清楚。我说,说不清楚就不要乱整呀。他说,我们做了这一行,有什么法呢?

我还对他们说:我修炼法轮功二十三年了,从来没得过病。“法轮大法好”,我的亲身经历就是见证。一个人做事要凭良心,要实事求是。法轮功学员哪里做的不好,知道自己向内找,哪里没做好就改。你们用强制的方法是改变不了人心的。老百姓指望着你们撑起青天,为百姓讨公道。象你们这样造假,乱整、乱来,这个世道都塌了,老百姓还靠谁呀?你这样乱整,跟那些抢人害人的有啥子区别?别以为谁的官大听谁的就是对的。你们要记住,历史有见证的,人是瞒不过天的,人不治天治。

我是农村户口,近年来老年人每个月有一百元补助。冤狱期满回家后,纳溪社保局要我退还三年半冤狱期间的老年补助,共计四百七十五元。生产队、街道办一再催促去缴款。姓李的街道办人员恐吓说,如果再不去交钱,就要上法庭了。看来,法庭助中共迫害法轮功好使,助中共各机构行业违法行恶也管用。公检法就是中共行恶的工具。

冤狱中、冤狱回来,我都一直惦记着给纳溪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公检法人员讲真相。一心想亲自找到直接迫害我的办案人,对他们诚心劝善,希望他们不要再继续参与迫害法轮功了,在即将来临的大劫大难中留下未来。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2/21/陷冤狱三年-四川七旬巫德蓉斥中共公检法全程违法-421178.html

2020-02-21: 巫德蓉被劫持到监狱
巫德蓉,六十八岁,纳溪区新乐乡农妇。二零一七年九月十八日晚上九点多钟,正和丈夫在家里看电视,一群身着警服的人断电,诱骗巫德蓉开门查看。这伙人趁开门之机一拥而上,绑架了巫德容,并闯入她家非法查抄。随即将巫德蓉非法关押到看守所。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四日,泸州市纳溪区法院诬判巫德蓉三年,处罚金五千元(这是巫德蓉遭到的第二次非法判刑迫害)。二零一九年年初被劫持到成都龙泉女子监狱。

二零一八年参与非法判刑迫害巫德蓉的人员:纳溪区法院审判长王月;陪审员郭从会、缪大林;纳溪检察院公诉人董丹;书记员严飞飞;永宁派出所警察李熊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2/21/二零一九年四川泸州地区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迫害综述-401466.html

2019-01-08: 四川泸州市古稀老人巫德容拾荒被判刑三年
四川省泸州市纳溪区年逾七十岁的法轮功学员巫德容老人,在二零一八年十二月被秘密非法诬判三年。纳溪区610声称巫德容每天出门拾荒贴真相粘贴,法院以此为借口非法判她。

巫德容老太太,居住在泸州市纳溪区新乐乡。二零一七年九月十八日晚上九点多钟,和丈夫在家里看电视。突然间电断了,屋里漆黑。巫德容去屋外查看电表,刚一开门,一群身着警服的人一拥而上绑架了巫德容,并闯入她家,进行非法查抄。

随后,这些人把巫德容非法关押到纳溪区安富桥看守所。后来才知道,是这些身着警服,不报姓名的人,把巫德容家的电源开关拉了闸,断了她家的电,引诱她开门,实施绑架。

纳溪区610的陈文刚说巫德容每天早上五点多出门拾荒,所以那些告诉世人怎样得救的真相粘贴都是她贴的,并以此为借口构陷,秘密诬判巫德容老人三年刑。

在中共对法轮功近二十年的迫害中,巫德容老太太曾在二零一五年被非法抄家、绑架。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六日下午十六点左右,巫德容接到纳溪区新乐乡政府人员的电话,叫她去收废品,她去新乐乡政府收完废品出来,在政府门口被十多人强行绑架到安富派出所。下午五点她家被非法抄家,她被安富派出所非法关押至十六日晚上八点多才放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8/四川泸州市古稀老人巫德容拾荒被判刑三年-380146.html

2018-12-31: 炼法轮功鼻癌痊愈 四川花甲农妇遭非法判刑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四日,四川泸州市纳溪区法院非法对六十七岁的农妇、法轮功学员巫德蓉判刑三年,勒索罚金五千元。这是巫德蓉第二次被判刑迫害,已经被非法关押了一年零三个月。

修炼法轮功一个月 鼻癌痊愈

巫德蓉老太太,家住泸州市纳溪区新乐乡,在修炼法轮大法前,患有多种疾病,如鼻炎转化成鼻癌,鼻孔内长了两个肉瘤,医院叫开刀,她没有同意,用药物治疗,引起了鼻肿、脸肿,鼻孔长期流出清水一样的东西,严重的时候,引起耳聋、眼花、周身发肿。她还患有肾炎,长期打针吃药,自己找偏方治疗,效果不大;她还有头痛,严重的时候,头痛的就象要爆炸一样,连别人家电风扇转动的声音都能引起她头痛,整晚不能入睡;她还有皮肤病,春秋季节转换时,全身会爆发出一块一块的小红点,打针吃药只能抑制抑制,却断不了根。

一九九九年六月,巫德蓉开始修炼法轮功。真神奇,修炼不到一个月,全身的病状都不见了,到医院检查,什么鼻癌、头疼,所有的病症全无,走路轻松,心情愉快。更重要的她是知道了人活在世上就应该重德行善,按照“真、善、忍”去做一个好人,提高思想道德。

在家遭断电诱捕,被黑审诬判

二零一七年九月十八日晚上九点多钟,巫德蓉和丈夫在家里看电视,突然断电,屋子漆黑。巫德蓉去屋外查看电表,刚一开门,一群身着警服的人员一拥而上,抓住了巫德蓉,并闯入家中一阵查抄。来者没有出示证件,没报姓名,没告知当事人入室查抄的缘由,也没有出具相关的搜查手续。这伙人当晚把巫德蓉绑架到纳溪看守所。

从非法抓捕到非法判刑,一年零三个月的时间里,家人不知巫德蓉的身体、生活情况如何,更不知巫德蓉什么时候被逮捕了,什么时候已被“开庭”了。庭审时间,庭审过程,即制造冤狱的构陷过程,其家人、及所有的亲朋好友无人知晓。明明是黑箱操作的黑审,判决书上却宣称是“公开开庭”。如果不是十二月十八日得到巫德蓉邮寄回来的判决书,家人还不知巫德蓉已于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四日被非法判刑了,家人及亲友们还期盼着巫德蓉能很快回家过年呢。

巫德蓉被非法关押期间,她的亲友及法轮功学员多次给纳溪公检法相关部门及人员邮寄真相资料、信件,劝其不要再迫害法轮功。从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功绩,讲到法轮大法洪传全世界;从江泽民下令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讲到这场迫害的违法犯罪性质……呼吁停止迫害,释放巫德蓉,为自己留下未来。而纳溪公检法的涉案人员徇私枉法,合伙构陷巫德蓉

遭洗脑迫害长达两年零八个月

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罪恶累累,给国家带来经济、文化的灾难,给法轮功修炼者及其家庭、亲人造成了巨大的伤害。从巫德蓉控告元凶江泽民的诉状中,我们可以看到巫德蓉及其家庭遭受迫害的一些真实情况。

下面是巫德蓉在诉状中的自述: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三十日,我在泸州打工,纳溪新乐乡派出所公安人员把我的儿子夹持上车,逼着他找回我,然后,骗我上车,把我送到纳溪区粮站非法拘禁起来,告诉我拘禁的原因是:为了防止我去北京上访。

二零零一年一月三日,纳溪新乐派出所两个公安人员(人名暂隐),早上八点前,就闯到我家赖着不走,我儿子只好让他们留在家中,自己上班去了。于是这二人就在我家里非法抄家,乱翻一通,还把卧室的门撬烂。等丈夫回家看时,我刚从银行取出的一千五百元钱不见了,小音箱不见了,还偷走了法轮功书籍、MP3。

那时,我丈夫在重庆打工,纳溪新乐派出所打电话到丈夫工作的单位,说我是炼法轮功的,威逼我丈夫的单位把我丈夫解雇了。丈夫失去工作,我也失去了工作,还被非法拘禁起来,一家人的生活陷入困境。

我被关在纳溪粮站,失去了人身自由。丈夫被解雇回家,开门不见妻子,屋内一片狼藉,钱也不见了,丈夫气的要命。新乐派出所人员叫我丈夫拿出五千元钱来把我领回家。丈夫气愤他们如此的敲诈勒索,拒绝拿钱取人。再说,象我们这样的家庭也不是一下子就能拿出五千元钱来呀。于是我被非法拘禁在纳溪区政府、610办的洗脑班里,长达两年零八个月。

纳溪区洗脑班由区委书记、政法委书记担当校长,司法局律师蒲秀芳为班主任。公、检、法、司部门的人员到洗脑班轮流值班、“上课”,有的法轮功学员的单位人员还被胁迫来洗脑班陪住一室。

洗脑班每天以训话、形势教育、心理讲课等等形式对我们进行高压洗脑,逼迫我们放弃真善忍信仰。“天安门自焚”伪案播放的当晚,国保610就迫不及待的来人组织我们观看,还要我们谈认识、写汇报,妄图利用这出欺世的谎言欺骗我们“转化”。

该洗脑班换了六个地点。非法拘禁在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最初有几十人,换到距纳溪县城十公里外的农家乐时,只有十来个人了。这十来个人各关一室,单间禁闭长达八个月之久,直到二零零三年八月洗脑班解体。

巫德蓉说,洗脑班关押的最后阶段,一个国保610人员来挨个问话。他对巫德蓉说,我来关心你。巫德蓉回答说,我炼法轮功以前一身都是病,连背兜都背不起,那时你怎么不来关心我呢?我现在通过炼法轮功病好了,对社会、对家庭有益了,你却将我象关笼子一样的关起来,你这是关心吗?既不让我见亲人,生活上也对我们刻薄。你们这样把人关起是对人的侮辱,而且是犯法的,你知道吗?

非法劳教、判刑迫害

巫德蓉因坚定信仰,坚持向世人讲述法轮功真相,曾被劳教迫害一年零三个月,被非法判刑迫害三年零六个月。巫德蓉在诉江状中控诉说,二零零四年三月七日,我被送到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体检出我有血压高,劳教所不敢收,要退回。押送的警察哄骗劳教所说,等他们到成都办完事再回来接人,结果把我扔到了劳教所。

在中共的劳教所、劳改营这些个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里,巫德蓉遭到“坐军姿”、“站军姿”、剥夺睡眠、罚跑、超负荷苦役等等残酷折磨。如“坐军姿”、“站军姿”的体罚,从早上六点一直延续到第二天凌晨两、三点。十几、二十小时之内一动也不准动的,笔挺的站着与坐着。她说,我一次次衰竭昏倒,昏倒了警察又强行把我拉起来,继续罚站罚坐。长此下来,我的双腿都浮肿了。

巫德蓉说,劳教所、劳改营都有很繁重的、超负荷的劳役迫害。劳动量巨大,白天干不完的活,晚上继续干,有时加班加点的要干到凌晨两、三点钟。劳教所分拣猪毛,对眼睛的伤害极大,晚上只有一盏灯,大家在灯下分检猪毛,注意力得高度集中,否则就分不清猪毛的黑白;在劳改营里,妇女得干重体力活,如搬运重物,这间屋运到那间屋,那间屋搬到这间屋。任务繁重,稍微松口气,想歇一会儿,就完不成任务。上厕所受限制,有规定的时间,还要打报告。

劳教所、劳改营都要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强制性的谎言洗脑。如强迫看“天安门自焚”等等中共精心编造的谎言。巫德蓉不配合包夹人员的“帮教”,拒绝“转化”,遭到罚跑的折磨,被逼迫着跑圈,一圈一圈的跑,跑不动了,犯人硬拉着跑,直到体衰力竭。

巫德蓉还谈到,二零零九年,她被合江法院非法判刑之前,非法关押在合江看守所期间,她被关进严管的单间里,睡在叫做“死人床”的刑床上,床上有固定手脚的脚镣手铐,室内不见阳光,满地满床血迹斑斑,阴森恐怖,没水洗澡,禁闭折磨足足四十八天。

四、面对警察讲真相

尽管巫德蓉遭到那么大的迫害,吃了那么大的苦,然而她坚定修炼的心没变,坚持向世人讲真相的步伐没停。

近年来,因被不明真相的人恶告,她多次被绑架到派出所。一到派出所,她就面对面的给派出所所长、警察讲真相。一天,她被绑架到派出所,身上携带的真相资料被扣下了,她就对警察说,“你拿去看吧,好好的看,反反复复的看!把这些碟子全部都看完吧!你觉得好,以后再给你拿来。你可以拿去散给你们那些警察、公务员看,拿给你的亲戚朋友看。不要丢了,不要糟蹋,这是大法弟子省吃俭自己拿钱做的,是救人的,是帮助人们认识真理,分清善恶,提高道德的。人人都学真善忍,社会道德就会回升。你看现在社会上成了什么样子了?仅我们纳溪区就有两百多家“板板茶”(打着休闲娱乐幌子的色情场所),听说是你们公安在背后当保护伞,你为啥不去管?”

“从迫害一开始,派出所就参与整法轮功。我们师父没有记你们的过往之过,因为你们是被蒙骗的,是被上面指使的。我们师父对你们好慈悲呀,一再告诫大法弟子讲清真相救世人,其中就包括给你们。你把救你的人都抓来关起,还有谁来救你呢?共产党它救不了你,解体中共是天意。迫害法轮功江泽民下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卖大价钱,好残忍啊!这个灭绝人性的暴行,人间不容,天理也不容啊,当清算江泽民的罪恶时,也有你们的一份,你们还不赶快醒悟,悔改。”

“现在法轮大法洪传了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全世界各国人民都认同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是违法的犯罪的,为什么你们就要听任江泽民的摆布,要走江泽民安排的路呢£?最后吃亏的是你们呀。”巫德蓉说,有一天在派出所讲真相,从下午四、五点钟讲到晚上十二点半钟,才放她回家。

巫德蓉多次面对面的给警察及所长讲真相,派出所多次放她回家。巫德蓉说,我为他们能听真相选择不迫害法轮功学员感到高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2/31/炼法轮功鼻癌痊愈-四川花甲农妇遭非法判刑-379586.html

2018-12-28: 四川泸州市巫德蓉被冤判三年 家人提起控告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四日,四川泸州市纳溪区法院非法判六十七岁的法轮功学员巫德蓉有期徒刑三年,勒索罚金五千元。

巫德蓉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七日得到判决书,家人得到寄出的判决书是十二月十八日。这是巫德蓉第二次被非法判刑。鉴于巫德蓉累遭迫害,她家人决定对违法迫害的相关部门人员提起控告。

巫德蓉,泸州市纳溪区农村妇女。二零零一年一月,被纳溪六一零强行绑架到六一零设置的洗脑班迫害,辗转关押,断绝与亲人的联系,被非法剥夺人身自由两年零八个月;二零零四年三月,再遭当地公安警察、六一零迫害,被非法劳教一年零三个月;二零零八年九月十日再次被绑架构陷,二零零九年六月十日被泸州合江法院非法判刑三年零六个月。

二零一七年九月十八日晚上九点钟,纳溪派出所警察断电诱骗巫德蓉开门查看,伺机绑架了巫德蓉,随即刑事拘留,关进纳溪看守所;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三日下达非法逮捕。

二零一八年三月十三日,纳溪区法院非法秘密庭审巫德蓉,庭审信息无人可知;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四日下达判决结果:有期徒刑三年,勒索五千元。
参与判刑迫害的部份相关人员:
泸州市纳溪区法院审判长:王月
人民陪审员:郭从会
人民陪审员:缪大林
纳溪检察院公诉人:董丹
纳溪法院书记员:严飞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2/28/四川泸州市巫德蓉被冤判三年-家人提起控告-379007.html

2017-10-09: 四川省泸州市巫德容被绑架情况补充
四川省泸州市法轮功学员巫德容,女,70岁,居住在纳溪区新乐乡。2017年9月18日晚上9点多钟,巫德容和丈夫在家里看电视。突然间电断了,屋里漆黑。巫德容去屋外查看电表,刚一开门,一群身着警服的不明身份人员一拥而上绑架了巫德容,并闯入她家,进行非法查抄,随后把巫德容强行非法关押到纳溪区安富桥看守所。后来才知道,是这些身着警服,不报姓名人,把巫德容家的电源开关拉了闸,断了她家的电,引诱她开门,实施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0/9/二零一七年十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55287.html#1710823483-1

2017-09-24: 四川省泸州纳溪区巫德容9月17日晚被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9/24/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54103.html

2015-12-30: 12月16日被绑架的四川泸州杨味灯、唐礼珍、巫德容、巫显珍已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2/30/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三十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321186.html#15123001122-3

2015-12-20: 四川省泸州市纳溪区多名法轮功学员诉江后被绑架迫害
2015年12月16日,四川省泸州市纳溪区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迫害:

16日上午,杨味灯在纳溪区市场买菜时,有一男青年问他是不是叫杨味灯,他没理睬那人,男青年又叫他杨叔叔,并让杨味灯跟他走一趟。杨味灯被他带到安富派出所非法羁押了几小时,又被非法押往纳溪区拘留所非法关押,直到16日晚上20:00-21:00左右,杨味灯的妻子找到安富派出所要人未果,后又到拘留所要人,杨味灯才被释放回家。

16日下午14:00过,纳溪区法轮功学员唐礼珍(肖方德的女儿)在自家门口被7-8名不明身份的人强行绑架至安富派出所非法关押,后被其女儿保回。

16日下午16:00左右,纳溪区法轮功学员巫德容接到纳溪区新乐乡政府电话,叫她去收废品,她去新乐乡政府收完废品出来,在政府门口被10多人强行绑架到安富派出所。17:00她家被非法抄家,她被安富派出所非法关押至16日晚上20:00过放回。参与绑架她的人有纳溪区政法及公安系统的某杰、李某某(因参与绑架者没报姓名及单位、没亮明身份,她不清楚具体姓名)。

16日下午17:00过,约有7-8人开车到住在远离纳溪城区的法轮功学员巫显珍家绑架了巫显珍。于16日晚上20:00左右才让她回家。据说当时开了两辆车,其中一辆直奔泸州火炬化工厂方向去了,目前没得到消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2/20/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日大陆综合消息(二)-320708.html

2009-06-21: 泸州六名大法弟子被合江伪法院非法判刑
六月十五日下午三点过,合江伪法院对泸州六名大法弟子非法判刑。魏凤鸣被冤判重刑七年;罗水珍被冤判五年;桂大律、宋德贵、巫显珍、巫德蓉分别被判四年、三年、三年半。

五月十九日,合江伪法院对该六名大法弟子开庭审理,法院不准群众旁听,阻挡律师进场辩护,这样的假开庭与违法黑审是无效的。刘巍、唐吉田、李静林、董前勇、李苏滨、温海波六名律师已向有关部门举报合江法院的违法行为并提出重审此案。合江伪法院继续违法,草草断案,配合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企图帮助中共苟延残喘。

合江五一九假开庭黑审成为泸州司法一大丑闻。大法弟子不服冤判,将继续上诉。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6/21/203148.html

2009-05-30: 邪党临死的恐惧
五月十九日,四川合江伪法院对泸州六名大法弟子魏凤鸣、罗水珍、桂大律、宋德贵、巫德蓉、巫显珍非法庭审。有北京来的李苏滨、刘巍、唐吉田、温海波、李静林、董前勇六名律师出庭为大法弟子做公正的无罪辩护。非法开庭之日,泸州六一零与合江伪法院公然违法,不准律师进场 ,不准民众旁听,竭尽全力阻挡律师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阻挡民众走近法轮功了解真相。邪党在即将到来的天理制裁前,在作最后的垂死挣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30/201891.html

2009-04-25: 北京律师将为泸州大法弟子辩护
三月二十五日,合江检察院对泸州大法弟子魏凤鸣、罗水珍、巫显珍、巫德容、桂大律、宋德贵非法起诉。北京律师唐吉田、刘巍、温海波等为以上大法弟子作公正的无罪辩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4/25/199631.html

泸州市(沪州市)联系资料(区号: 830)

2022-07-14: 参与迫害的公检法人员:
四川省泸县得胜派出所办案人员:许晓鹏 李刚
泸县得胜派出所电话:+86 830 813 6026
四川泸县检察院检察官 郑建
四川省泸县检察院 电话 +86 830 819 2652
四川省泸县法院法官 陈刚 电话0830-8193092 8193081

2021-02-01: 重庆市永川区法轮功学员罗太秀、邓万英等面临非法开庭补充

泸县法院 8308193080 8308180138 8308180721 8308080821 8308180909 8308182710
现党组书记、代理院长 陈刚 原院长 谢杰
地址:四川省泸州市泸县玉蟾大道404号 邮政编码:646106

2020-09-09:
泸县公安局副局长苟治权(管国保):137082871578308195303
司法局局长李生元830818285813982476666
副县长喻斌13982755678

泸县公安局国保队:0830-8195319
泸县检察院8308180283,办公室8308192652830818028183081802908308180293
检察一部8308806213,缪雯18384045588
检察一部主任钟宇明8308183568
政治部8308180297
泸县法院刑庭8308193081
刑庭商晟8308193092,办公室8308193080830818013881807218180821
副院长陈志超13508030159,chenzc_159@163.com
副院长赖杰(管刑庭)

2020-07-12:
参与迫害涉案人员
泸县国保办案人员 石跃彬(音)
泸县检察院公诉人 廖雯
泸县法院审判长 郑利平
2019-10-06:
纳溪区公安分局8304292003 8304292007
办公室 8304292632
局长 周云波
工会主席 李晓华 13980242188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2-02-06, 10:33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