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05-17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云南 >> 昆明市 >> 代琼仙, 女, 65

个人情况: 云南省火电公司退休工人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云南昆明船房小区火电公司宿舍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9-01-18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2-01-31: 代琼仙在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遭受的折磨

云南昆明代琼仙女士因为修炼法轮功,多种疾病痊愈。2008年8月26日代琼仙传播神韵光碟,被中共警察绑架。2009年3月4日中共法庭在不通知家属的情况下对代琼仙开庭,之后非法判代琼仙三年。代琼仙在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九监区备受凌虐折磨。此前,代琼仙曾于2000年底被非法劳教,在云南省女子劳教所遭奴役迫害。

以下是代琼仙的自述。

我叫代琼仙,法轮功学员,云南省火电公司一名退休工人。2011年8月26日,在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遭受三年迫害的我从监狱回家了,这时我已被折磨得浑身是病。可回到家中,当地警察还对我纠缠不休。

东陆派出所落户,派出所社区中队长刘敏昌叫我做笔录,强迫我滚手印、掌印,强行抽血等,还要求我三个月向他汇报一次。后来又有一个片区警察姓赵的到我家里跟我说叫我三个月跟他汇报一次。一个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我被非法劳教、判刑迫害4年,被折磨得浑身是病,东陆派出所的警察还不甘心,还要纠缠不休的干扰,真是天理难容。

修炼法轮功,多种疾病痊愈

我今年65岁,家住昆明市船房小区火电公司宿舍,是云南省火电公司一名退休工人。当时由于身体的原因提前退休,1995年7月经朋友介绍修炼法轮功,按李洪志先生教导的真善忍做一个好人,淡泊名利,遇到矛盾向内找,忍让宽容别人,真正明白了人生的意义,做人的目的。以前很多解不开的迷、不得其解的问题都因修炼大法迎刃而解。心性得到了提高,境界得到了升华,精神好了,身体也好了,以前的肩周炎、足部囊肿、子宫肌瘤、便溏等许多疾病都不治而愈。

到北京上访、讲真相,被关押奴役

1999年7月20日,江××因为权欲和妒忌,悍然发动了一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运动,开动了全国的宣传机器,栽赃陷害法轮功,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了残酷的迫害。2000年10月10日,我与其他四位法轮功学员,抱着一颗向政府讲清法轮功真相的善心,到北京去上访,告诉政府法轮功是修炼真善忍的、是好人,法轮大法是正法,我是亲身受益者。

10月22日,我在北京地下道里发法轮功真相资料,告诉百姓法轮功的真相时,被北京警察绑架,这成了迫害我的所谓“罪证”。北京的警察把我送到一个不知名的地方,后又转到一个地下室里,每天有人送两个窝窝头和一点咸菜,我被关在地下室四天,之后听家人说单位勒索了900元钱,作为我这四天的住宿伙食费。

10月26日,我被单位派去的警察龙飞虎和阿拉乡派出所的一个警察接回昆明,在阿拉乡派出所警察给我戴上手铐坐了一夜。第二天,阿拉乡派出所的警察将我送到昆明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40天。在这40天里,我都是睡在拥挤的只垫了几张硬纸板的垫子上,三个人盖很薄的一床被子。早上6点多就开始捡辣子,一直要捡到晚上7、8点钟,捡完才能休息,两只手的手指都被磨了流血,用胶布包起来继续捡,40天内没洗过一次澡。由于每天10多个小时的奴工迫害,整天低头不能活动,导致我的手、脚、脸、眼浮肿,两只手的手指头都磨破流血,10个手指头都缠满了胶布。

被非法劳教奴役

2000年12月5日,我被单位派出所的陈少华送到昆明市大板桥云南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在劳教所里,每天早上6点半起床,吃完早点到饼干车间一直要干到晚上12点才能收工、点名,回到宿舍已经快1点了。我的两只手粘满了糖、面粉等,没有水洗脸,用衣服擦擦就睡觉,每天如此。1个月后转到一大队,在劳教所里,凡是有外面的人来参观,法轮功学员就被通知穿得干干净净,唱着歌、洗着衣服,或者是到外面去浇花。2001年9月26日我从劳教所回家。

我到北京上访的同时,云南火电公司派出所强迫我的家人坐飞机到湖南长沙火车站堵截我,不但影响了我家人的工作,还给家庭经济造成了负担,家人还经常被单位派出所喊去训话,给家人精神造成了很大的压力。在我被劳教期间,单位停发了我的补贴和医疗保险。

传播神韵光碟,被中共法庭秘密开庭,被非法判刑三年

2008年8月26日,我在西园路恒信花园附近送了一套由神韵艺术团演出的《2008年全球华人新年晚会》给一位老人。我将这么好的晚会光碟赠送给有缘人,却被路边蹲坑的便衣警察赵俊鹏、肖成彬绑架到东陆派出所,又被西山区国保大队贺勇、陈明亮等警察非法审讯,逼迫我滚手印、掌印、照相,我不配合,陈明亮就扭着我的手滚手印,我的手被扭伤、青紫。当天晚上10点钟,贺勇、陈明亮又非法抄了我的家,抢走了大法书籍、真相光碟、护身符、电子书、10盘师父的讲法和教功录像带。第二天,贺勇、陈明亮将我送到西山区看守所非法关押近9个月。

2009年3月4日昆明市中级法院非法对我开庭,3月31日的判决书上非法对我判刑3年。

在开庭之前,我丈夫曾多次到法院要求代理审判员杨捷开庭时通知他,丈夫要到庭上旁听。3月3日我丈夫又到法院问杨捷,杨捷告诉他开庭时会通知他的,3月5日我丈夫打电话给杨捷,又问杨捷什么时候开庭,杨捷说3月4日已经开庭了。从中看出,中共的法院是有意不让家人到庭辩护,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审判是见不得阳光的,是违背良知的,是违法的。一切都是暗箱操作,与程序公开的司法原则完全背离。法庭为我找了个律师也是做样子、当摆设的,听命于法庭。

在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九监区遭受迫害

2009年5月15日,我被西山区看守所警察戴上手铐、脚镣,送到了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九监区,在这里受到了残酷的迫害,丧失人性的迫害。表面看警察没打没骂,但比打还痛苦的精神折磨是用语言难以表达的。在这里我每天都被两个重刑犯龙跃林、李燕萍24小时监控,刚到的几天,不给我挂蚊帐,用枕巾盖着脸还要被拉掉,每天一个姿势坐小硬板凳,长达15个半小时,臀部都坐起泡来,疼痛难忍,从早上6点半起床在监室内洗漱完以后就被逼着一直坐着看诽谤大法的书,洗碗、上厕所要由监督岗喊才能去,这样坐着一直到晚上10点半才能睡,三张单人床合在一起,两边是包夹,我睡中间。

在监狱里不给洗澡,每星期只给一壶热水,半盆冷水,在监室里众目睽睽之下,脱光衣服擦擦,后来我的盆被弄坏了,包夹就用洗拖把、冲厕所的脏盆、锈桶盛水给我洗澡。监狱里不准买吃的东西,只能买生活用品,而且还要写申请。有的法轮功学员来月经时没纸用弄脏了裤子、垫单,也不准去卫生间洗,只能在监室内用很少的一点水洗,还要被监控的犯人辱骂、奚落,不放弃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就是在这种夹缝中生活。而且隔一天要写一篇思想汇报,在这种高压的精神、肉体、思想的折磨下,如果承受不住而违心的放弃信仰的人又被警察强迫去揭批会上发言,强迫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去参加,而后又写思想感受,在这期间,监控我的犯人无中生有,不实事求是的乱讲,如果说她几句,她就不高兴了,就从生活上制裁我。

每天早上监控我的犯人剩的开水宁可倒掉也不给我喝,每天我只有1.25升的一瓶水,天气热没办法,趁洗碗时喝点凉水,监控我的犯人又去报告警察梁洁,梁洁又来骂:“你不知道不能喝凉水吗?”我身体没病,监控我的犯人也去报告说我咳嗽,开些药强迫让我吃,时时刻刻都在她们的责骂声中生活,监控我的犯人为了能加分减刑对我的迫害真是使尽了招,让人承受不住,邪恶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逼迫让你放弃信仰。这就是中共及一切追随者迫害法轮功的最终愿望。

有一次九监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专管组”组长梁洁带我到工人医院照片检查,要给我戴手铐,我说不用戴了,她说:“你放弃信仰就不给你戴。”可见放弃信仰对邪恶来说是多么重要,打压法轮功不是因为法轮功学员有什么危害社会的现实行为,完全是因为中共的邪恶本质决定了它与真善忍为敌,容不得中国民众有自己的信仰。这种行径是中共政权对信仰群众的整体毁灭行为,从事实上已经构成了国际社会最不能容忍的群体灭绝罪,因此,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必将遭到全世界的抵制和反对。

2009年10月28日,我被送到第一监区,还是被严管,同样两个犯人一天24小时寸步不离,没有一点自由的空间,就连晚上睡觉在床上多坐一会儿都不行,催促立即睡下去,唯恐我炼功。

由于长期坐硬板凳,不能活动,不能见阳光,长期一个姿势看书、写思想汇报,导致我臀部坐烂,下肢双脚浮肿,两脚趾麻木,没有知觉,大脑供血不足,头重,视力急剧下降,视物不清、畏光,颈椎退行性改变压迫神经,导致右上肢麻木,手掌掌指关节胀痛麻木。

三年来我被非法判刑、劳教所遭到的迫害,不但给我的精神造成了极大的伤害,身体遭受到极大的摧残,同时给我的家人、儿女们的精神、工作也带来了伤害和压力,经济也受到了很大的影响。特别是我的丈夫由于我的被抓、被关给他造成的精神压力导致他患了高血压、心肌供血不足等多种疾病,而且在我被关押期间,西山区国保大队贺勇和一个女警察几次到我家质问我丈夫,追查我的资料来源,丈夫由于精神的压力和身体的伤害,为避开这不幸的环境,只有回老家去,我好端端的一个家就这样被害的四分五裂,不象家的样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31/代琼仙在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遭受的折磨-252554.html

2010-08-26: 云南省女二监不准代琼仙家人探视

被非法关押在云南省女子第二监狱的昆明市法轮功学员代琼仙因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被监狱进行所谓“严管”,自入监后一直遭受每日十六小时坐小凳子的残酷体罚,不准与家人通信,也不准家人探视。

监狱的迫害,造成代琼仙目前身体状况极差,瘦得皮包骨,双目几乎失明,身体极度衰弱。她七十岁的老伴汤罗松老人由于过度担心妻子的安危,整日以泪洗面,致使高血压、心脏病复发,晚上失眠睡不着觉,身体日渐衰弱。每当说起妻子代琼仙,老人都会伤心不已地说:我妻子炼法轮功做好人,使身体健康没有错!

代琼仙女士,今年六十六岁,云南省火电公司退休职工,家住昆明船房小区。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六日,代琼仙老人在昆明西苑路附近的恒兴花园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时遭恶人诬告,被昆明市西山分局国保大队非法抓捕,当天晚上十点四十五分左右,贺勇等五名警察到代琼仙家里非法抄家。警察完全不顾代琼仙的老伴汤罗松老人身体不好,身心交瘁的情况,当面抢走了一些法轮功书籍和真相资料,抄家至半夜一点多才离去。汤罗松老人受到惊吓,身心受到极大伤害。

汤罗松老人自妻子被非法关押后就反复到相关部门上访,并多次向昆明市中院提出旁听妻子代琼仙开庭的要求,要为妻子作辩护。但是昆明市中院一直欺骗汤老先生说还没开庭,直到二零零九年四月四日,汤老先生接到了妻子从西山区看守所的来信,才知道妻子已经被秘密开庭且被非法判刑三年。直到端午节这天,汤老先生在病痛之中收到了云南省女二监于二零零九年五月十八日邮寄的“代琼仙入监通知书”,才知道妻子的去向。

二零零九年八月十九日,汤老先生不顾心脏病、高血压等疾患,满怀希望来到了云南省女二监想见一见已经一年未曾见面的妻子代琼仙。汤老先生出具了三个月前监狱要求到派出所开的户籍证明,一位警号(5355191)的女狱警又提出了一个可笑的要求:要汤老先生到云南省“六一零”(专司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凌驾于法律之上)和国保大队去开一个证明汤老先生未炼法轮功的文件,才能见代琼仙。汤老先生双目含泪的对狱警说:我妻子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汤老先生心中既悲痛又担心,妻子被非法关押一年了,汤老先生日夜思念和担心妻子的安危,吃不好、睡不着,促使病情加重。可是那些监狱管理人员不顾老人年迈体衰,无理要求汤老先生去开一个可笑的证明。至今又一年过去了,监狱仍不让代琼仙家人探视。

此前,代琼仙曾于二零零零年十月十日进京为法轮功上访,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26/228832.html

2010-03-01: 云南各地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案例统计

编者按:本文是云南省各地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判刑、拘留的案例的不完全统计。如果当地同修能够了解到更详细的迫害事实,请将有关案例写成更具有可读性的报导,投稿给明慧单独发表,以更有效的揭露迫害,营救法轮功学员。

99年至今云南省开远市、安宁市、楚雄市、大理州云龙县、个旧市、晋宁市、曲靖市、思茅市景东彝族自治县被非法判刑、劳教、拘留的法轮功学员(部份)
曲靖云南火电公司

一、姓名:代琼仙  年龄:62(1947年出生)   性别:女
原住址: 昆明市西园路船房小区
工作单位:云南火电建设公司

非法拘留2个月零10天,并非法劳教一年,后被非法判刑三年。
2000年10月10日—2000年12月20日 非法关押在昆明市第二看守所
2000年12月21日—2001年9月27日  非法关押在云南省女子劳教所
参与抓捕的部门和单位:昆明市官渡区公安局阿拉乡派出所,云南省火电建设公司派出所(负责人:龙飞虎、现在云南镇雄火电公司工地保卫处)
2009年3月31日被昆明市中级法院第二次非法判刑三年
2008年8月26日—2009年5月15日被非法关押在昆明市西山区看守所
2009-02-27: 大法弟子代琼仙被昆明市西山区看守所迫害

云南省昆明市西山区看守所强迫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代琼仙每天都要粘贴纸盒,还不准家属看望和打电话给代琼仙。近日家属已找到昆明市中院,刑一庭的杨帆告知家属将在3月份非法判大法弟子代琼仙,但是不准家属旁听。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9/2/27/196193.html

2009-02-19: 六旬老妇遭绑架近半年 看守所不让家人探视

云南省昆明市61岁大法弟子代琼仙被非法关押在西山区看守所已快半年了,家属多次去探视,看守所恶警都不准家人见代琼仙

这是代琼仙第二次遭恶警绑架。她曾于二零零零年十月十日进京上访,被邪党恶警绑架、非法劳教一年半。

代琼仙,女,1947年11月19日出生,云南省火电公司退休职工,家住昆明船房小区。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六日,代琼仙到西苑路附近的恒兴花园发放真相资料,遭恶人举报,被昆明市西山分局非法拘留关押在西山区看守所。

当天晚上十点四十五分左右,贺勇等五名警察非法到代琼仙家抄家,抢走了一些大法书籍和真相资料。恶警不顾代琼仙的老伴、六十七岁的汤罗松身体不好,加上因妻子被抓而身心极度憔悴,非法抄家至半夜一点多才走。

汤罗松老人由于过度担心妻子的安危,血压升高,晚上失眠,每当提起妻子,老人都会泪流满面,伤心不已的说:“我妻子是好人,炼法轮功做好人,身体健康没有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2/19/195739.html

2009-01-17: 云南省昆明大法弟子代琼仙被非法关押在西山区看守所至今
代琼仙,女,61岁,云南省昆明火电公司退休职工,家住在昆明船房小区。2008年9月份在昆明金马坊附近发真相资料时被非法抓走,非法关押在西山区看守所至今。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9/1/17/193673.html

昆明市联系资料(区号: 871)

2021-04-26: 相关警察:
李武 警号055143,刘文龙 警号014634等
昆明市官渡区金马派出所电话 0871-63823371、0871-63823110

2021-04-15: 云南昆明“清零”上门警察曝光
云南昆明莲花派出所:李群波 电话:13888356829
云南昆明马街派出所:李春芳 电话:18988283282

2021-03-19:昆明市五华区普吉派出所
教导员:张春林,社区中队长:尚培恩
电话:0871-683021100871-65526661
地址:昆明市五华区普吉路339号
邮编:650102

昆明市五华区普吉街道办事处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五华区大普吉同心路43号
电话:0871-68305909
邮编:650102

昆明市五华区普吉街道办事处云冶社区
地址:昆明市五华区王家桥路59号
邮编:650102
云冶社区工作人员及联系电话:
王正香 主任 邪党党员 13888187935
袁其海 书记 邪党党员 18213985918
冯明月 18064826180
鲍艳洁 15887119065
马容 18788598360
陆庆华 13708426618
李红芳 13064220022
周琼 13678755872
张东云 15812134665
刘红 13678704505
普春梅 邪党党员13888340971
杨波 15969529283
宋莹 邪党党员18064826180
高玉玲 13888724896

2021-03-08: 责任单位:
昆明市西山区国保大队
昆明市福海乡派出所
经办警察:马铭钧,电话:13888968991

2020-11-17:
昆明市公安局西山分局:
地址:昆明市西山区春雨路235号,邮编650100
电话:0871-68184111、0871-68599999、0871-68100476
传真:0871-68100476

大观楼派出所:
电话:0871-65392536 65366110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871)

2009-02-19:
警察贺勇 手机13888896446 小灵通0871-6961439
通信地址:昆明市西山区看守所5-3所 邮编650102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4, 8:04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