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10-17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山东 >> 临沂 沂水县(临沂县) >> 刘本善(刘本山), 男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沂水县诸葛镇
有关恶人: 诸葛镇派出所高春龙、副所长沈恒春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9-01-12
案例分类: 非法拘留/绑架  抄家/非法搜查  受迫害程度:高
家庭成员: 儿女/侄儿女/外甥/甥女: 刘京香 刘京芬(刘精芬) 刘京云 刘京华 刘京俊
夫妻/父母: 于俊怀 刘本善(刘本山)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2-06-02: 历经风雨劫难的法轮功修炼者之家
健康之家却横祸连连

沂水县诸葛镇法轮功学员刘本善一家九口人,同学一部法,各修自己心,短时间内,他们原来身上的奇奇怪怪的大病小病、老病新病一扫而光,全家人那真叫个无病一身轻,自然是喜上眉梢,对大法感恩不尽,对美好未来充满信心,工作生活处处顺心,乡亲们也见证了这个不争的事实。

1999年7月20日后,大法受难,环境突变,沂水县的恶徒(李建平、杨树桐、高中平、张定成、张金峰、田宝林、王建华、王建、耿文瑞,打手阮波、宋玉旺等)随即对这个健康之家不断发难,他们一家人承受了恶徒们强加的精神和肉体的非人摧残:刘本善与老伴于俊怀、三女儿刘京香、四女儿刘京芬、五女儿刘京云、七女儿刘京俊、大儿子刘京华,多次被恶徒抄家绑架、囚禁洗脑、恶毒打骂、酷刑摧残;五女儿刘京云还被单位停职,在厂里开审判会侮辱;老人刘本善被恶徒非法劳教,劳教所不收;六女儿刘京春则被非法劳教;大女儿刘京美不幸被两次非法劳教。多年来,全家人被恶徒们敲诈的钱财数万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2/历经风雨劫难的法轮功修炼者之家-258351.html

2011-07-18: 山东沂水县刘本善一家九人遭受的迫害
下面是山东省沂水县诸葛镇法轮功学员刘本善一家九口:父亲刘本善、母亲于俊怀、大女儿刘京美、三女儿刘京香、四女儿刘京芬、五女儿刘京云、六女儿刘京春、七女儿刘京俊、大儿子刘京华,十年来遭受的迫害。

一、父亲刘本善遭受的迫害

父亲刘本善,1997年4月,得到了一本《转法轮》,被“真善忍”的法理所吸引,走入了法轮大法的修炼。炼功后,胃病、肩周炎、神经衰弱等全部好了。

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出于小人的妒忌,迫害法轮功。全家人被拉到镇政府遭受迫害,镇领导和工作人员疯狂地折磨他们,白天、晚上不让睡觉,还经常往老人的脖子里倒水。第一次关了半个月,才放回家。以后,就隔三差五地不断来骚扰,搞得一家人没有安稳日子过。

酷刑演示:浇冷水
酷刑演示:浇冷水

镇领导不但剥夺了大家做好人的权利,还经常半夜三更破门入室。刘本善想,反正也不让过了,得上北京去找领导说说,上边可能是不了解法轮功吧,法轮大法教人向善,邻里和睦,家人互敬互让,既净化人的心灵又能祛病健身,应该提倡才对,怎么安上这么多莫须有的罪名,这么个折腾法呢?老人决心去北京上访,说一句公道话。

当他们四人坐车到了张店时,被警察截住,电话通知沂水。诸葛镇顾玉兴带派出所恶警把他们从张店火车站押回,关押在保卫科。当晚,顾玉兴毒打老人的儿子刘京华,还残忍的逼老人在一边看着。参与毒打的有恶人王建华、于秀军、阮波、宋玉旺等。

第二天,沂水公安局恶警强行戴上手铐,两人架着一个,把他们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刚到看守所,县国保大队恶警李玉友就把他们几人身上的钱都搜去了,连个条都没写。在非法提审时,县公安国保大队大队长恶警李建平让老人伸直双腿坐在地上,用火钩子打头,30天后才放回家。

2000 年10月,沂水县分四个地方办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老人的两个女儿在冯家庄洗脑班遭受迫害,老人去给她们送衣服时,恶人截住不让走了,让老人在那里陪着,恶人郝贵金毒打老人的女儿,叫老人在一边看着,真是狠毒!过后,又逼着老人回家拿钱。没钱拿,王建华强行把老人的工资卡抢去,后来领了老人两年的工资,逼得老人吃不上饭了。

2000年11月份,老人第二次到北京去讨个公道,在天安门被警察绑架到派出所,被恶警打了两巴掌,下午又拉到临沂办事处。第二天,被耿文瑞等人拉回,送到看守所,身上仅有的100元钱被抢走,在看守所恶警指使一侯姓犯人参与迫害,逼迫天天洗冷水澡,受尽折磨,关押在看守所一个月。后又被拉到诸葛镇关了七天禁闭,接着又被关押在冯家庄洗脑班半个月。在冯家庄洗脑班,阮波和郝贵金、赵某逼迫年近七十的老人天天做俯卧撑,实证撑不住了趴在地上,就会招来一顿乱踢。半个月后又被关押在拘留所,610阴谋劳教他,送往济南劳教所,拒收。恶警不死心又送往王村劳教所,王村劳教所也不收。劳教所拒收,恶人很不甘心,又送回拘留所,15天后放回家。

二、母亲于俊怀遭受的迫害

母亲于俊怀今年76岁,1997年4月份为了祛病健身走入大法。从此,身上的高血压、动脉硬化、腿痛、腰痛全不见了,原来药不离身,现在无病一身轻。

1999 年7月20日,诸葛镇里突然来人,把全家人被拉到镇政府办起了洗脑班。当时的邪党副书记田宝林、王建华和宋玉旺、阮波、耿文瑞等恶人,疯狂地迫害法轮功学员。打手宋玉旺对年近七十的老人拳打脚踢,打倒后就猛踢头部,有一次一连打了两个多小时,直打得老人头昏脑胀、面目肿胀、身上青紫。旁边有善心的人实在看不下去了,制止了他。折磨了半个月,才放回家。以后,恶人不断上家来骚扰,搞得一家人没有安稳日子过。

1999年11月,诸葛镇恶人王建华、顾培松又把老人于俊怀等拉到镇委,王建华拿纸箱打老人的头,不让上厕所,迫害一个多月才放回。

2000 年11月,于俊怀和陈金臻老妯娌俩,因为坚持炼功、说法轮大法好,又被诸葛镇恶人非法关押到沂水看守所一个月,连过年都捞不着在家。接着又被关押在冯家庄洗脑班一个月,凶手郝贵金心狠手毒、毫无人性地逼着老人跑步、在雪地上墙边做倒立。老人的手插到雪里,麻木了,也立不起来,郝贵金就猛地一脚把人踢出去很远。郝贵金还逼着老人做俯卧撑,老人实在撑不住了,浑身颤抖,趴在地上,郝贵金就会一顿乱踢。郝贵金在这群善良人面前耀武扬威、口中污言秽语骂声不绝。

特别有一次,陈金臻老人实在撑不住了,趴在了地上,郝贵金猛地一脚把老人的头踹在水泥地上,老人昏了过去,嘴里、鼻子里淌了一滩血。郝贵金还说装死。诸葛镇派来监护的两个年轻女工作人员,都吓哭了,找当时到洗脑班负责人赵祥,并说:这个老妈妈这么老实,那个人(指郝贵金)把人家往死里打,死了谁负责?赵祥派人把陈金臻抬到屋里,将地上的血清扫干净。陈金臻的左半边脸于紫,左眼红肿看不见,十几天才好。

还有一次,于俊怀在古村洗脑班又是关押了一个多月,恶人阮波逼着他们放弃信仰,谁要不说就毒打,恶人阮波抓着刘京芬的头发撞墙,头被撞破,头发撕下好几缕。于俊怀老人上前保护女儿,恶人阮波把母女二人推倒在地。老人说:我不怕你们。

在此,奉劝被邪党利用了的最可悲、可怜的郝贵金、阮波等人改邪归正、将功补过、善待大法。否则,善恶有报时,悔之晚矣。

三、五女儿刘京云遭受的迫害

1999 年7月20日以后,正在上班的刘京云突然被厂方停职,强行带到诸葛洗脑班,洗脑班头子是邪党副书记田宝林,恶人王建华、王建、耿文瑞,打手阮波、宋玉旺。他们不停地逼着看诽谤大法的录像,逼着骂大法、说诽谤大法的话,逼着我们放弃信仰,也不让睡觉,谁要不听就会遭到毒打,拉出去晒太阳。

1999 年11月22日,参与迫害的有公安局的国保大队李建平、杨树桐、镇委王建华、拖配厂的顾培松。王建华把我们叫到屋里,拳打脚踢了一阵。第二天晚上在拖配厂开审判会,沂水公安局恶警强行戴上手铐,两人架着一个,非法关押在看守所15天。2000年6月又在诸葛洗脑班迫害,大家不吃不喝绝食抗议。

2000 年10月,恶人又把法轮功学员们弄到诸葛洗脑班,身上的钱都被抢去,恶人宋玉旺拿木尺打刘京云的头,边打边骂,恶人王建华一边用脚踢,一边骂,骂的话特别下流。踢的肋骨痛的一个月都不敢深呼吸。随后,又把法轮功学员们非法关押在沂水看守所。李建平、张其国(恶报已死)等恶人叫法轮功学员们伸直腿坐在冰凉的水泥地上,打骂,拿电棍电。看守所里天天干活,有时剥蒜皮、有时剥姜皮(据说出口到韩国、日本),有时弄鞋底。吃的是脏兮兮的烂菜汤,不小心还会吃出杂物来,馒头里的虫子一条一条的,让人恶心。

28天后,又把法轮功学员们转到了高庄洗脑班。洗脑班头子是邪党县委文明办的高中平,畜牧局的张定成,还有一个高庄镇综治办主任张金峰,另外还雇了当地十几个地痞当打手。跑步、做俯卧撑、蹲马步、烟头烫。

四、大儿子刘京华遭受的迫害

法轮大法教人积德向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能净化人们的心灵、使人的道德提升,从而做一个好人。这就是刘京华走入大法中修炼的原因。下面是刘京华自述由于坚持修炼而遭受的迫害。

1999年7月20日以后,我被非法拘留15天。回去上班后,县里、镇里、单位里、派出所三天两头谈话,找亲人施加压力,搞得人心惶惶,不得安宁,致使家人反目,达到了邪党“内斗”的目的。

1999年11月,单位又把我拘押在保卫科,当天晚上,镇里顾玉兴毒打我,用拳头猛打头部,致使耳朵很长时间处于耳鸣状态。第二天,副镇长王建华、恶人阮波等又再次毒打我,嘴里脏话连篇。恶警李玉友将我送往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

2000 年10月,我们十多个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沂水高庄镇一个废弃的学校里,洗脑班头子是邪党县委文明办的高中平,畜牧局的张定成,还有一个张金峰,另外还雇了当地十几个地痞当打手。他们从早到晚的体罚我们,抱着砖头跑步、做俯卧撑、蹲马步、烟头烫、木棒打。有善心的正义村民严厉的指责他们,他们就在晚上折磨我们。

有一天晚上,喝酒回来的恶人张中锋带领八个地痞,骂骂咧咧的把我弄到一黑暗处,开始对我拳打脚踢,专朝我的要害部位下手,面部、软肋、阴部、胸口疼痛难忍。然后,又抓着头发提起来摔倒,反复多次,头发被扯下来很多。我的肉体和精神上承受了极大的痛苦,直到他们打够了、骂够了,一看我也不行了,才叫了几个法轮功学员把我抬回屋里。

后来高中平、张定成看我们这些人就是不放弃信仰,就又出毒招,就把妻子、孩子弄到洗脑班,当时,我的孩子才几个月,我妻子连受惊吓加上生活不好,已无奶水,家中多次被非法罚款,也无钱买奶粉,孩子饿得啼哭不止。他们还逼着我妻子看着我们挨打,承受着精神上的折磨。恶人还反咬一口说我们不管家,不管老婆孩子,真是颠倒黑白,混淆视听。直到被勒索3000元钱,一个月后我才回家。

过了没几天,时任诸葛镇综治办主任的于秀军受邪党县委一姓党的书记指使,带领几个恶人又想绑架我和我姐姐,这次,我们坚决不配合他们,围观的好心人也都谴责说:人家好好的上班,危害谁来,你们不管坏人,闲得无事生非,还专门迫害好人,你们是些什么人?最后,他们说必须得每天报到,就灰溜溜地走了。

五、三女儿刘京香遭受的迫害

沂水县拖配厂职工,1997年3月份因为身体患有:胆囊炎、腰痛、心脏病、关节炎等多种疾病,炼功后全好了,真正体验到了无病一身轻的幸福。下面是刘京香自述由于坚持修炼而遭受的迫害。

1999 年7月20日后,修炼环境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电视、广播等一边倒的污蔑声,我当时心情非常沉重。诸葛镇把所有法轮功学员都关押在洗脑班,强迫看诽谤谣言、写保证书。我感觉如此对待这么好的功法,也太过份了。作为一个大法的受益者,只要是稍有良心,就会站出来说句公道话。于是,我们决定去北京上访。但是后来被拉回打得身上青紫。

2000年农历11月,我又去上访时,被警察拉到了80里外的一个派出所,大冷的天,扒去了我的棉袄,铐在球场的栏杆上,后来,被顾玉兴等人拉回,关进了看守所,一个月后转到了冯家庄洗脑班,在洗脑班恶人郝贵金强迫跑步,谁跑的慢了就会挨打,强迫做俯卧撑,折磨了半个月后又转到古村洗脑班,恶人阮波、宋玉旺及一帮打手耀武扬威,变着法儿从身体上和精神上折磨人,妄图逼迫我们放弃信仰。谁要不听他的,就会遭毒打,他们抓着我的头发往墙上撞,直撞的头破血流。这次历时四个月,罚款3000元才放回家。

2006年11月,610恶人李玉友又把我抓进看守所迫害12天,罚款3000元(后又要回来了)。我们修炼大法身心受益,中共却残酷迫害修炼人。希望人们认清中共的邪恶,为自己选择美好的未来。

六、大女儿刘京美自述遭受的迫害

1997年3月,一个偶然的机会,听人家说炼法轮功能治病,真善忍教导做好人。我学炼以后腰椎盘突出、心脏病、胃炎等都好了,也不和丈夫吵架了,家庭和睦了。看到我的变化很大,周围的人包括娘家人都学起了法轮功,身体、精神受益很大。

1999年7月20日以后,政府突然不让炼法轮功了,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让人感到很意外。这么好的功法,这么好的一群人政府怎么镇压呢?

诸葛镇把所有法轮功学员都关押在洗脑班,强迫看诽谤大法的谣言电视、写保证书。当时的邪党副书记田宝林、王建华和宋玉旺、阮波、耿文瑞等恶人,疯狂地迫害法轮功学员,逼着我们站在太阳下曝晒、逼着我们把手伸平,手背上放上砖,时间长托不住掉下来就毒打,晚上,不让睡觉,逼着说法轮大法的坏话。

1999 年11月22日,在北京信访局门口,就被沂水公安局杨树桐、诸葛镇王建华、拖配厂顾培松、刘廷喜给围起来了,杨树桐踢了我两脚,王建华把我踢倒在地,头撞在墙上。从北京拉回后还虚张声势的召开审判大会,给我们六人戴上手铐,架到警车上,非法关押进看守所一个月。李建平指使张其国拿铁钩子打的我的手,手肿的象个小气球,打得我的头一个月不敢梳头发,打得我的小腿肚子肿的不敢走路。

2000年6月,我正在走路,被耿文瑞、刘廷喜半路截住,直接送进了拘留所,拘留15天。

2000 年10月,沂水县成立了四个洗脑班,我被刘廷喜等人送进了高庄洗脑班。邪恶的高中平、张定成、张金峰逼我抱着一块大石头在操场上跑,蹲马步、俯卧撑。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被拉到屋里毒打一通,我被折磨得脚趾盖掉了两个,腿痛得一步一瘸一拐,张定成等人手段下流,在地上写上我师父的名字,逼着我踩,如果不踩,就是一顿毒打。吃的是一顿一个馒头、一块咸菜。罚款4000元,折磨一个月才回家。

2000年12月,我又去北京上访,结果被拉到了辽宁省阜新市看守所,恶警指使刑事犯人打我,还被吊挂好几个小时,关押了40多天,正月16日又被送进了沂水看守所一个月,后又送进了冯家庄洗脑班,2001年三月份被李建平送到济南劳教所劳教三年。

2004 年12月我们去莒县天宝发真相资料,被莒县恶警绑架,在莒县看守所,逼迫我们扒蒜瓣,我不干,所长就用橡胶棍打我,又来了五六个恶警把我按在地上,一顿毒打,我的背部、臀部打成了紫褐色,便血6天,腿痛、小肚子剧痛。四天后沂水张其国、李玉友把我们接回关进沂水看守所关押一个月,接着又被非法劳教三年。

济南第一女子劳教所的折磨手段先是:打、骂、不让睡觉、不准家人会见。后来被转到严管队,迫害手段简直惨无人道:长时间坐小板凳,大夏天关在密闭的禁闭室。一个姓尹的女恶警、一个叫王淑贞的恶警指使犯人打我,逼迫我干活。反复吊铐,反复野蛮灌食。更为残忍的是,恶警马文燕、段晓亭等逼着我坐在水泥地上,椅子面顶着颈椎,压得抬不起头来,手绑在靠背上,连续迫害四天四夜,真是痛苦不堪。放下来后,头也抬不起来了,胳膊痛的很厉害。就这样,恶警段晓亭又把我胳膊双手分开吊在铁床上,脚稍微离地,一直两天两夜。每天只准睡2---3小时。

七、六女儿刘京春自述遭受的迫害

我于1996年12月得法,1999年7月20日后,去北京上访三次。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以来,我被非法拘留两次、劳教两次,共五年,三次遭洗脑班迫害。

第一次上访时,被抓去,武警持枪喝令举起手来,我当时很费解,人民军队咋这样对待人民呢?仅仅是因为上访吗?真是过份!

我被诸葛镇的人接回后,就关进了洗脑班,三天三夜不叫睡觉,谁一合眼,阮波、宋玉旺等地痞便是一顿毒打,这次每人被勒索1000元。在邪恶最猖狂的日子里,我们有家不能回,因为邪党指使恶警恶人不时地到家里骚扰,随意的抓人。

2000年10月,沂水邪党县委搞了四个洗脑班,我和四姐刘京云被关押在冯家庄,当时参与的恶人有李宏伟、刘乃庆、郝贵金、王建华、阮波还有一部份社会闲散人员。每天强迫我们跑步,谁跑慢了就会遭到毒打。

深秋的夜很冷,恶人却提来冷水从我们头上浇下。阮波、郝贵金掀起我的衣服,用竹枝朝脊梁猛抽,然后,再把酒浇到皮开肉绽、血肉模糊的后背上,钻心的疼。一边打还强制我的老父亲在一边看着。法轮功学员胡范霞、刘京云和我一样遭受了同样的折磨。有时候拿电棍一电就是半个小时。我们绝食抗议,他们就野蛮的灌水。一个月后,以罚款3000元而告终。

在以后的日子里,我被恶警拉到辽宁省朝阳市看守所,遭受了惨无人道的迫害,后来离家出走。

2004年3月我又被恶警绑架,李玉友、张其国(已遭恶报)把我送进邪恶的临沂洗脑班,一个叫陈军的把我绑在椅子上三天三夜,嘴上贴上胶带。一个叫苏伟的在灌食时,赤着脚踏在我的嘴上。二十多天后,李玉友、张其国欺骗说送我回家,却把我送到了济南劳教三年。

在迫害期间,一家人被勒索的钱财:

于俊怀3000元
刘京美8000元
刘京香6000元
刘京云7000元
刘京华7000元
刘京春4000元
陈金臻3000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18/山东沂水县刘本善一家九人遭受的迫害-243760.html

2009-02-14: 被非法绑架的沂水县大法弟子情况最新补充
已知诸葛镇刘本善、于俊怀夫妇在派出所当天已回家,王一明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已回家。稳座村段建兰被非法关押一月,勒索两千元,已回家,还有一名释放回家的大法弟子(是哪村的不详)。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的还有八名学员。沙沟镇的周荣、稳座村周桂森、马站镇董学梅和其妹夫、一对流离失所多年的威海年轻夫妇同修,妻子姓卢。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9/2/14/195442.html

2009-01-12: 山东省沂水县多名大法弟子被绑架
1月8日,山东省沂水县多名大法弟子被非法绑架,已知的有文座村的周桂森夫妇二人,诸葛镇下梭峪村的刘本善、于俊怀俩老年夫妇,王一明(诸葛镇,那村不详)。高桥镇综治办一伙到大法弟子王培叶家抄走大法书和大锅并带走其丈夫,因王佩叶没在家,下午其丈夫被放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2/193366.html

2009-01-11: 沂水县诸葛镇法轮功学员王永明、刘本善夫妇被非法劫持
2009年1月7日沂水县县委、政法委、610、公安国保大队、综治办、派出所开会布置对全县法轮功学员新一轮迫害。

第二天由610、公安国保大队到各乡镇带领派出所综治办人员,以回访为名义到法轮功学员家中无任何手续非法搜查,如果家中有电脑的以检查为名拿走,家中有大法书籍的连人带走。已知刘本善、于俊怀夫妇已回家,参与绑架的是诸葛镇派出所高春龙、副所长沈恒春,在新民中心中学的老师王永明被送往沂水看守所。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1/193238.html

2001-10-03: 夏蔚镇大法弟子胡凡霞、诸葛镇大法弟子刘精芬(音)、刘丽君(音)、王桂香、苗德房(音)等为了抵制恶徒对大法弟子的迫害进行绝食抗议,以生命护卫“真、善、忍”大法。恶徒对此不但熟视无睹,反而对她们的迫害更加残酷。一次,恶徒李宏伟、阮波、郝贵金等当着刘本山(音)的面(注:刘本山是刘精芬和刘丽君的父亲,他还有另外2个女儿和1个儿子同时在高庄洗脑班上遭受迫害,他本人也是大法弟子,这次是以陪读身份被抓来的。),将刘丽君打趴在地上后,又将她的裤子、褂子掀起来,用竹条和缠了铁丝的三角带进行全身毒打,对腿部和腰部下手更是凶残,只到将也打得昏厥,醒来后全身不能动弹。由于恶徒不敢让其他大法修炼者和她接触,就连上厕所也得她的老父亲背着她去。在刘丽君绝食第八、九天时,恶徒猛烈的毒打她的头部和太阳穴,她再次昏死,恶徒才把她送到医院。大法弟子胡凡霞和刘精芬等还被送到沂水县人民医院精神病科进行所谓的“电疗”迫害,每次“电疗”时能闻到烧焦的肉皮味,有得被当场电昏死。到了2000年11月份,饱受摧残的大法弟子胡凡霞身体已极度虚弱,但她坚信大法的心坚如磐石,誓死护卫“真、善、忍”大法。恶徒对她极尽的凶狠、残暴,动不动就将她毒打。一天早上,恶徒阮波、郝贵金和另一凶手再次问到胡凡霞还炼不炼功时,胡凡霞坚定地回答“炼”!它们又将胡凡霞带到另一间屋子里,让她趴在地上,卷起裤子、毛衣、内衣,用竹扫帚上的竹条合伙将她毒打,边打边浇凉水,打一阵问:“还炼不炼”,只要回答“炼”或不吱声,它们就继续毒打。等到三个恶徒都累得打不动了才住手,这时胡凡霞已被打得两腿和背部黑紫,不能动弹,它们就将她拖回了原来的房间。当天下午,恶徒问胡凡霞还炼不炼时,胡凡霞的回答还是“炼”,恶徒就用和上午同样的方式再次将她毒打、直到恶徒又累得苟延残喘时才住手。晚上,天下起了雨,天气阴冷。残暴的、灭绝人性的恶徒又来问胡凡霞还炼不炼,修炼者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怎能被如此卑鄙无耻的小人所动摇呢!胡凡霞坚定地回答“炼”!这帮邪恶之徒又将她拖到屋外,又是一顿毒打,在这帮败类累得苟延残喘时,又在她身上泼了几桶凉水,此时其他修炼者来搀扶胡,却被阮波和郝贵金阻止。胡凡霞就这样在泥泞中趴了很长时间后,它们才允许其他大法弟子将她抬到屋里。胡凡霞由于旧伤未好又加新伤,腿部、背部早已被打的溃烂,血肉和衣服粘结在一起,又因肌肉严重肿胀,换衣服时裤子根本就脱不下来,想用剪刀将裤子剥开却因无法下手而作罢。凶徒郝贵金知道后跑到屋里,粗暴凶残地硬将她的和血肉粘接在一起的裤子拽了下来,疼得胡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这次毒打后,胡凡霞一个多星期身体不能动,不敢仰卧,每天只能趴在草席上。因她坚定大法修炼,恶徒阮波和郝贵金还时不时地对着她那很难愈合的腿上的伤口猛踢、使劲踩、揭伤疤等逼迫她放弃“真、善、忍”大法修炼。洗脑班驻地周围的居民们经常听到被毒打的大法弟子的惨叫声,无奈的骂暴徒们凶残无道,人性全无。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0/3/山东省沂水县不法之徒迫害法轮大法弟子的部分犯罪事实-17423.html

临沂 沂水县(临沂县)联系资料(区号: 539)

2021-09-23: 相关人员:
道托派出所所长,张京成13954926218
申文峰 13705493381
沂水县国保参与绑架、构陷法轮功学员
沂水县公安局:0539 2251622
孟令君:邪党委书记、局长、副县长 2274601 13969900778
郑志杰:邪党委副书记、副局长 13608901119
段宝亮:党委委员、副局长纪委书记 13705493520
薛彦养:邪党委委员、副局长 13505396278
闫 军:邪党委委员、副局长 13802394888
武传安:邪党委委员、副局长 13959386628
袁 峰:公安局主任科员 分管国保卫大队等
张道玉 公安局主任科员 13791598118
沂水县610办公室成员及相关电话:
王全海:13608992378 电话:2232055
辛欣 :15963927675 电话:2251452 (信访局副局长)
刘焕德 :13969982765 电话:2251688(610 副主任
夏柏廷:13854907788 (610工作人员)
董艳:13853901526 电话2251688 (县委610办公室综合科科长)
沈彦军:13573936352 (县委610办公室副主任)

2021-09-13: 沂水政法委成员
王全海:13608992378 电话:2232055
辛欣 :15963927675电话:2251452 (信访局副局长)
刘焕德 :13969982765 电话:2251688(610 副主任)
夏柏廷:13854907788 (610工作人员)
董艳:13853901526 电话2251688 (县委610办公室综合科科长)
沈彦军: 13573936352(县委610办公室副主任)
沂水县政法委人员及相关电话:
王峰:15254960368
贾立福:13954945488 (综治办副主任)。 电话:2261842
孙文堂 :13583983776 ( 科员)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539)

2009-01-11:
责任人电话:( 区号 0539)
诸葛镇委:2731117
诸葛镇邪党书记 徐在铭 办2731109 宅2257696 手13953908506
诸葛镇邪党镇长武开鑫 办2731109 宅2259897 手13589671201

诸葛镇派出所副所长,沈恒春 手13256528480
高春龙手机13954933600
诸葛镇委0539--2731117
诸葛邪党党委0539--2731116
诸葛邪党书记办0539--2732369
邪党副书记办0539--2731340
诸葛镇镇长办 0539--2731109
派出所0539--2731110
司法所 0539--2731148
法庭0539--2731122
新民中学 0539--2753656
中心校 0539--2731130
沂水公安局 办0539--2251622
总机  0539--2252446、2252457、2252481、2252482、2252483
看守所 2205602
拘留所 2205657
武警中队 2205604
指挥中心 2258110
治安股2251542
频发身份证 2251563
刑警大队 2251612
巡警大队 2258111
城区派出所 2230917
沂水县政法委 2251300
书记室      2267988
 书记室   2251449
办公室     2265004
 办公室   2261842
沂水六一零办公室 2266771
总治办 2261842
沂水国保大队队长宋伟   宅0539--2271920
副大队长李玉友  宅00539--2205366
解富贵 宅00539--2267623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4, 8:04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