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11-30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辽宁 >> 大连 金普新区(金州区,金州新区,金州开发区) >> 张军, 男, 49

张军
张军、苗玉环夫妇
个人情况: 大连市一二三中学教師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大连金州区登沙河镇南关村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8-12-06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张军 苗玉环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1-11-18: 大连教师张军被非法关押四月 家属呼唤良知
大连市123中学教师张军,二零二一年七月十五日在家门口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大连金州看守所,至今已经四月余。得知构陷他的案卷退回到金州公安分局,家属致信大连金州区公安局局长,要求释放张军回家。
下面是张军妻子致大连金州区公安局局长的信:

某某局长您好!

我是张军的妻子苗玉环,很早就想给您写这封信,可是自从张军被绑架后,我陷入担心痛苦之中,实在安不下心来给您写信。得知张军的案卷退回到金州公安分局,我的心情才稍稍松了一点,开始静下心来梳理自己,反思自己的过错!我把这段时间的心里话讲给您,就当作是家人间的倾诉吧!

自七月十五日张军被绑架至今已有四个月,在这120天里,我们全家时时刻刻都在痛苦和担心中煎熬,家中两位老母亲都已年近八十了,婆婆每天担惊受怕,在恐惧中度日如年,精神备受折磨整天以泪洗面,她每天坐在正对大门的窗边往外瞅,一听有摩托车的声音就以为儿子回来了,可是一天天过去了,也不见儿子回来,嘴里常念叨的着:“不知我还能不能等到儿子回来那一天了!”看到婆婆那愁苦的样子,压抑在心中的痛苦再也忍不住,我们婆媳俩不知流了多少泪……我的母亲一向健康,因受到严重打击、惊吓,老人整日忧心忡忡,出门摔倒自己怎么也爬不起来,老人的承受已经到了精神崩溃的边缘。

孩子现在正在上高中,别的学生都在加紧学习,家长倍加呵护。可我的孩子人坐在课堂上,心里却想着爸爸在看守所里是否被人打?每天是否吃的饱?天气变凉了,爸爸是否挨冻?她的爸爸是如何度过痛苦的每一天的!同时还要担心妈妈别再被你们抓去,放学回家又看不见妈妈的身影;更怕被同学知道、抬不起头来。今年夏天学校组织学生去旅游,别的孩子都在兴高采烈的购物,可我的孩子回家后怯怯地和我说:“妈妈我这次还能去旅游吗?”我无言以对,眼泪止不住地流……

而我自己在这120天里,为被非法关押的丈夫奔走;为安慰老人而尽自己所能;为生活而辛苦。我没睡过一天安稳觉!从去年11月被停职停薪至今整一年了。我们全家老小失去经济来源,生活拮据,可以说是捉襟见肘。孩子念书需要钱;生活用品、柴米油盐需要钱;还得给张军存钱。我必须得省吃俭用,有时自己大米饭蘸点酱油就是一顿饭;人家给的不足巴掌大的菜饼子,我把一个里面的馅儿分三份,就是一天三顿的菜了。

尽管法轮功要求我们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要善待他人。可我还是忍不住对你们产生了怨恨!怨你们好坏不分、善恶不分;当今社会无官不贪、黄、赌、毒盛行、假货遍地,百姓深受其害。你们对那些违法乱纪、危害百姓的坏人放任不管。而真正修炼法轮大法的人,不抽烟、不喝酒,黄、赌、毒不沾,工作中兢兢业业;做买卖的保证质量,不掺假、不宰秤;当官的不吃拿卡要;做医生的对患者有耐心、认真负责不收红包;做教师的尽心尽力,教书育人,不收家长财物,甚至还为学习能力差的学生免费补课。对这样的好人,你们却极尽所能的绑架、抄家、关押、送进黑窝迫害。打击善良就是在助长邪恶。作为法律的维护者,你们不但不去保护这群善良的民众,反而站到邪恶一边穿着制服光天化日执法犯法!您还叫什么“为人民服务”的公仆!

您全家也得在这个社会中生活、衣食住行,也有病痛苦恼,您也有父母、妻子儿女。你们一定不愿意去吃毒食品!不愿意让孩子吃毒奶粉和被打毒疫苗!也不愿意在有个病痛的时候被医院痛宰,强行收红包!更不愿把自己的孩子被道德败坏的学校老师“教育”!

各行各业的法轮功学员,他们是这浊世的一股清流,净化着这污浊的社会,让人们看到了希望。张军的人品众所周知:他是邻居称赞的热心肠的好人;老人心里的孝子;学生心中的好老师;领导公认的好员工;他任劳任怨、不贪、不占。你们却要把这样的好人罗织罪名送进监狱。是你们在使这个社会混乱!把社会道德引向败坏。你们还是什么法律的“维护者”!

我知道您这个职位得之不易,因为这是您生活、家庭的保障,人生的目标。其实,您心里也明白中共迫害法轮功是错的,又觉得迫害法轮功的决策是江泽民做出的;你只是按照上边的命令在制造冤案,谁官大就听谁的,谁发工资就给谁干。否则,官位难保,身在其位、身不由己。但是,请您换一个角度,随着我的思路、放远眼光来看问题:

一位律师在法庭陈述中,说了这样一段发人深省的话:“法官、公诉人、各位陪审员,我们都是懂法律的人,今天我站在这里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我有充分的法律依据,为他们维权,我觉得理直气壮。我最担心的是,当这一段历史过去后,特别是法轮功被平反昭雪那一天,当您站在被告席上的时候,谁?用什么法律来为你们辩护?”没有,因为《公务员法》第54条把退路给堵死了。

《公务员法》第九章第五十四条规定:“公务员执行明显违法的决定或者命令的,应当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这条法律堵死了所有迫害法轮功的公检法、各级行政人员推脱罪责、逃避惩罚的后路。所有参与迫害的人将来都得自己承担责任。

《警察法》第五章第九十三条(执法责任):公安机关应当建立执法过错责任追究制度,实行办案质量终身负责制和错案责任倒查问责制。

您再冷静地想一想:执行的政策有多少是上级下发的口头指令,谁犯罪谁做坏事谁承担,在文革中,凡是参与迫害死老干部者,在文革后,许多人被用汽车拉入深山枪毙,给家属通知:因公牺牲,谁又能说句他是服从上级呢。你也可能听说过:江泽民在中央内部说:要给法轮功平反,迫害死多少大法弟子,就枪毙多少警察!您愿意做替罪羊吗?那就为自己的将来着想吧!为自己留一条后路才是明智之举!!

这天底下,有一个亘古不变的道理,一个人无论做了什么事情,都要自己承担后果。对于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的事实,中共仍在掩盖,并驱使目前在位的公检法人员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事实上,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中共公检法、政府人员清醒过来,迷途知返,不再参与迫害法轮功,并在他们的权力范围之内保护着法轮功修炼人!然而仍有执迷不悟者,还在替中共卖命,殊不知已将自己推到了非常危险的悬崖边上。

现在政法系统大整肃在持续升级。中央政法委在六月七日发文称,将“倒查20年”升至“倒查30年”。六月十日,中央政法委秘书长陈一新通报:自二月以来,全国共有一万二千多个警察主动投案;二万七千多个警察被立案审查调查。七万二千多个警察被处理。据一县级市政法委工作人员透露,等待交代问题的公检法人员都排了很长的队。从单位一把手到普通的工作人员,人人自危如惊弓之鸟。

中国人有着极高的智慧,不用您去费力钻研,路早就有,你的同行走过了,张军的案卷因证据不足,已退回到大连金州公安分局,在您的职责范围内,尽快释放超期关押的张军!让我们全家能幸福团聚,让正直的张军能服务于社会!送人玫瑰,留有余香。当不久的将来正义伸张、惩治邪恶之时,我希望能做您的见证人。您的善举也将给自己和家人铺平未来平安幸福之路!!

家人的脏腑之言!

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十四日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1/18/大连教师张军被非法关押四月-家属呼唤良知-433736.html

2021-10-25: 曾惨遭迫害 大连教师张军又被关押三月余
大连市123中学教师张军、苗玉环夫妇,二零二一年七月十五日被绑架,当天下午六点左右苗玉环回家。张军被非法刑事拘留,关押在大连金州看守所。七月二十二日张军被金州检察院以所谓“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名非法逮捕,现已被非法关押三个多月了。

七月十五日接近中午时,有一个女人敲张军家门,自称是社区走访,苗玉环在家中没给开门,此时就听见外边有人用钥匙插入锁孔来回转动,但没有扭开。过了大约二十多分钟,张军从外边回家说了几句话就下楼了,出楼门就被大约二十多便衣围堵(目击者说),这时苗玉环下楼也被一起逼上黑色大面包车上,直接拉到登沙河派出所。

下午,张军的邻居被派出所警察问话,问:张军家的“福”字什么时候贴的?张军、苗玉环夫妇有没有给你们讲过真相?给过什么材料等。

在派出所,一便衣拿手机中的照片,问苗玉环,这是不是你家门上的“福”字?指着另一张照片,是七月十四日在学校被区政法委约见时的一个场面,问:这是不是你?张军、苗玉环夫妇被劫持在派出所的同时,另有三人在张军家抄家并拍摄,他们搜走笔记本电脑、手机等私人物品。

八月二日上午,张军家人去登沙河派出所要东西,他们只归还了一部份东西,还有的没有归还。家人问警察李晋:张军的近况及关押时间?他这才把金州检察院批捕的判决书拿给家人看,而判决书上面的日期是七月二十二日,他说没有张军家人的电话,联系不上。张军家人想把判决书拍照下来,李晋就是不让拍,他拿着厚厚的一摞A4纸打印的文件,只叫你看他允许你看的内容,其它内容他都不让看。

张军、苗玉环夫妻俩人今年都是49岁,大连市金州区登沙河人,在大连市123中学工作。张军是体育教师,妻子苗玉环是高级音乐教师。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以后,他们夫妻曾经三次被绑架,十几次被区政法委、教育局、登沙河派出所骚扰,被金普新区教委迫害扣发工资。如今,张军又被非法批捕,遭受了人们难以想象的身心迫害。

一、按照真、善、忍修心向善

邻居都说张军、苗玉环夫妇两人都是好人,他们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张军、苗玉环夫妇都有求必应,邻居都爱找他们帮忙。一次,邻居上班走时忘记关水龙头了,当来水时听到哗哗水流声,张军立即打电话给邻居并开车到邻居单位给她接回来。生活中张军、苗玉环夫妇助人为乐的事很多,因为是大法真善忍教他们这样做的。

张军、苗玉环夫妇是一九九九年以前修炼法轮大法的,那时他们都很年轻,又有学识,但他们本着对生命真正意义的寻求,走进大法修炼中来,按照真、善、忍修心向善。苗玉环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前就是一个单纯善良的女孩,修炼后更是用真、善、忍来要求自己,在单位和邻里口碑极佳。修炼前苗玉环由于念书时得了胃疼病,嘴唇经常烂,有时烂的洞儿挺大,疼得不敢张嘴吃东西,脚跟还长鸡眼,走路一踩脚就疼。修炼后,这些毛病不知什么时候都好了,张军修炼前抽烟喝酒,修炼后既不抽也不喝了。

二、大连劳教所震惊世界的“三·一九”迫害事件

一九九九年大法被迫害,二零零零年张军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三年,在大连市教养院更是经历了令人震惊的“三·一九”迫害事件。

二零零一年三月十九日,在大连教养院副院长张宝林亲自指挥下,救护车载着氧气袋一辆辆地开到了院子里,警察乔威、小王军、景殿科、朱凤山、孙健领了一群犯人拿着电棍对被非法关押在大连市教养院的法轮功学员进行过筛子式的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被拖到走廊里迫害,电棍、胶皮棒不断地打在学员的身上。八大队的楼道里弥漫着烧焦皮肤的味道,嘈杂声,恶人们疯狂的叫嚣声,电棍噼里啪啦的放电声以及法轮功学员在万伏强电压电击下痛苦地喊叫、呻吟声混成一片,整个大楼充满着恐怖、暴虐和屠戮的气氛。

疯狂的迫害又持续到下午五点多钟,天也渐渐黑了,但恶警们继续疯狂迫害。盗窃犯矫波对被铐在走廊里的法轮功学员张军说,“下一个收拾的就是你”,警察小王军狂吼道:“张军,转不转化?”张军说道:“我不转化”。当时张军的手和法轮功学员刘宗姚被铐在一起,手已经被铐得没有了知觉。他当时只有一念死都不能“转化”,他想需要用自己的生命制止这场疯狂的迫害。在犯人矫波拉张军进中队部的时候,张军一个俯冲撞到走廊暖气片上,头马上血流如注,鼻梁撞塌了,不省人事,地上一滩血,当时恶警打手们一看要死人了,也慌了。警察小王军喊道:“别打了,别打了,死人了,死人了,停手!”恶警们停下手来。警察和犯人用军大衣把张军裹起来,把张军送到教养院卫生队,卫生队说处理不了,赶快送医院去。教养院八大队一个头目说,晚上张军不论出现什么情况,不管生死,晚上一定要回来,全都要回来。张军被送到大连市春柳中心医院,在没打麻药的情况下,头部缝了十多针。当天晚上,张军被送回来,被送到四楼的库房,放到床上两手一铐。当张军苏醒过来,一个警察假惺惺地走过来说,“怎么这样式的,张军,有什么想不开的。”。张军说:“让你们逼的!”(编者语:大法要求法轮功修炼者是不能自杀的,在当时疯狂迫害的情况下,有的法轮功学员确实存在对大法理解不成熟的一面,但这也从另一面反映出当时迫害的残酷。)

在仓库里,法轮功学员张军头缠纱布正躺在床上,手被铐着;曲辉脊柱被打断,躺在地上;王智勇被打得昏死过去,不省人事;殷延军、高峰、张福明、柳宗姚、张锡明、郑巍、腾志周、李吉胜等十几个法轮功学员,被手铐连手铐在水泥地上坐了一大圏。这里的每个法轮功学员因不妥协都惨遭毒打,遍体鳞伤。

“三·一九”迫害事件,直接造成了好多名法轮功学员被打死、打残,几百人受伤,教养院警察经常对法轮功学员叫嚣“江泽民说打死白死!打死你们不犯法”。

在劳教所这三年,张军遭受的迫害痛彻心扉,原来体重190多斤,出劳教所时瘦得人都没有模样了。

四、多次被骚扰、夫妻双双被绑架

苗玉环从马三家教养院黑窝出来不久,登沙河镇派出所姓邵的副所长,到处打听张军和苗玉环的手机号码及家里是否有电脑、是否上网等。

有一次苗玉环正在学校上课,一警察拿着相机(未经同意)在走廊窗上对着苗玉环拍照。还有一次两个穿着便衣的男子来到学校找苗玉环,苗玉环也不认识他们。还有的是通过学校领导打听张军、苗玉环怎么样。

二零一九年七月十日中午,大连市金州区登沙河镇派出所副所长姓何领了五、六个警察闯到大连市123中学校门口堵住法轮功学员张军,叫张军到派出所,说国保有话要问,张军没配合他们。当日下午到晚上,张军家门口一直有便衣蹲坑。

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一日下午五点左右,大连市金州新区登沙河镇派出所警察和南关村村委会会计兼治保主任王涛等六人到法轮功学员张军家敲门骚扰,其中两人穿警服,其余穿便衣,当时家中无人。这些人有在走廊里,有在楼外走动,一直到很晚才走。

同时一辆白色吉普车缓行在张军岳母家门口,从车上下来一个人透过大门缝往家里看,随后又上到白色吉普车上离开。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三日早六点半,几个金州国保和金州分局的警察在张军、苗玉环家门口、楼道里堵截,当张军、苗玉环出门上班时,把两人绑架。几个警察趁机进入家中,非法抄家,一共抄走了几本光盘,几本大法书,两本手抄的大法书,一台笔记本,两张画报,一张年历,几个小广播,几本和大法有关内容的书,后下楼去仓房,不知道打没打开。

张军被送往金普新区登沙河镇派出所非法关押, 四日被送往大连看守所,体检不合格,当天回家。妻子也回家。

五、金普新区教委迫害本系统内学法轮功的教师

二零二零年九月四日中午,金普新区教委党办主任钟芳枝,带着两个人,到大连市123中学传达教委最新迫害政策。下午大连市123中学校领导班子,分别找法轮功学员张军和苗玉环传达教委最新迫害政策。

校长孙鹏飞说,这是延续今年七月份教委迫害政策,现在又变了。如不签“四书”,即日起停止一切教学活动,参加学校组织的劳动改造和政治思想学习,要有笔记和思想汇报,下周二还不签字,将停发工资。金普新区教委现在还有三名没“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大连市123中学有两名,开发区1中有一名。

张军和苗玉环是大连市123中学的在编教师,因教育系统对法轮功学员“清零”一直拒签“四书”已被停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至二零二一年六月)八个月工资 。张军对孙校长说:因信仰问题停发工资本身就是违法的,不再续聘更是没有道理,你执行上面的口头政策又没有文件,将来你就得给他们背锅。孙校长说,他校长还得干,没办法。

二零二零年在金普新区政法委的压力下,金普新区教育局伙同金普新区财政局停发了大连市123中学张军和苗玉环两位教师十一月份和十二月份两个月的工资,并威胁说:年底再不妥协将开除公职。

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日周二上午,张军、苗玉环在大连市金普新区教育和文化旅游局一楼,被局长吴建昌、副局长宫学莉等人约见,同时有摄像机拍摄。

四月二十三日周五,张军家中无人,邻居告诉他说,有两人在敲他家的门。

五月十一日周二,在大连市123中学二楼,被金普新区政法委一男领导,还有一女的,教育局副局长宫学莉,还有几位学校领导约见,同时有摄像机拍摄。

二零二一年六月,大连市123中学校长孙鹏飞找本单位教师张军谈话,说今年教师晋级和聘用他已请示局里,局里请示上面,人力社会保障局回话说,工资都停了,还晋什么级。因此学校对这次晋级和聘用不给盖章和签字。

自二零二零年十一月起,金普新区教育和文化旅游局协同123中学校领导违反《劳动法》停发张军夫妇工资至今已近一年。张军的妻子两次找校领导解决工资的问题,遭到学校领导的拒绝。张军曾对孙校长说,因信仰问题停发工资本身就是违法的,不再续聘更是没有道理,你没有文件执行上面的口头政策,将来你就得给他们背锅。孙校长说,他校长还得干,没办法。

六、约见、绑架关押

七月十四日周三上午,在大连市123中学三楼,张军、苗玉环被市政法委一名五十岁左右男子,两名女的约见,另外有区政法委一女的(五月十一日来过),教育局一男子,登沙河派出所警察赵相政也同时来到学校三楼。

七月十五日,张军、苗玉环夫妇被绑架,当天下午六点左右苗玉环回家。张军被非法刑事拘留,关押在大连金州看守所。

张军被非法关押,遭受牢狱之苦。妻子苗玉环独自承担家庭的负担,上有老人需要照顾、下有孩子在上中学,没有了生活来源,生活十分拮据。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0/25/曾惨遭迫害-大连教师张军又被关押三月余-432866.html

2021-08-17: 辽宁省大连市一二三中学教师法轮功学员张军被非法批捕
辽宁省大连市一二三中学教师张军,7月14日,被大连市政法委一领导(听说是黄姓处长)约谈,7月15日中午,在自家楼下被大约二十人(便衣)围堵,绑架到登沙河派出所,当天下午,被带到金州公安分局。7月16日下午,被送往金州三里看守所。7月22日,被金州区检察院非法批捕。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8/17/二零二一年八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429678.html

2021-08-06: 辽宁省大连市一二三中学教师法轮功学员张军被非法批捕
8月2日上午,张军家人去登沙河派出所要自己的东西,只归还了一部份东西,还有的没有归还。

家人问警察李晋,张军近况,案情到哪一步?他这才把金州检察院非法批捕的判决书拿给家人看,而判决书上面的日期是7月22日。他说,没有张军家人的电话,联系不上。

张军家人想把判决书拍照下来,李晋就是不让拍。他拿着厚厚的一摞A4纸打印的文件,就让张军家人看看他允许的内容,其它内容,他不让看。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8/6/二零二一年八月六日大陆综合消息-429197.html

2021-07-29: 大连市法轮功学员张军被非法关押到金州看守所的补充情况
7月15日,辽宁省大连市123中学教师张军、苗玉环夫妇被绑架。

当天下午,苗玉环被放回,张军被非法关押在大连金州看守所刑事拘留。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7/29/二零二一年七月二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428847.html#21728234956-1

2021-07-25:大连市善良教师张军被非法关押入看守所
二零二一年七月十五日,辽宁省大连市一二三中学教师张军、苗玉环夫妇被绑架,当天下午,苗玉环被放回,张军被非法刑事拘留,关押在大连金州看守所。

七月十四日周三上午,在大连市一二三中学三楼,张军、苗玉环被市政法委一名五十岁左右男子,两名女的“约见”,另外有区政法委一女的(五月十一日来过),教育局一男子,登沙河派出所警察赵相政也同时来到学校三楼。

七月十五日接近中午时,有一女的敲张军家门,自称是社区走访,家中没给开门,此时就听见外边有人用钥匙插入锁孔来回转动,但没有扭开。过了大约二十来分钟,张军从外边回家,说了几句话就下楼,出楼门就被大约二十多便衣围堵(目击者说),这时苗玉环下楼也被一起逼上黑色大面包车上,直接拉到登沙河派出所。

下午,张军的邻居被派出所人问话,问他们张军家的福字什么时候贴的,张军、苗玉环夫妇有没有给他们讲过真相,给过什么材料等。在派出所,一便衣拿手机的照片问苗玉环,这是不是你家门上的福字,指着另一张照片是七月十四日在学校被区政法委接见时的一个画面问这是不是你?

张军、苗玉环夫妇被劫持在派出所的同时,另有三个人非法在张军家抄家并拍摄,抢劫走笔记本电脑、手机、吊坠、相关手抄东西等。七月十五日下午约三点来钟,张军给妈妈打电话劝说妈妈别上火,自己正被送往金州三里看守所刑事拘留的路上。当天下午约六点来钟,苗玉环回家。

张军、苗玉环,49岁,大连市金州区登沙河人,大连市一二三中学的在编教师。张军、苗玉环夫妇九九年前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前苗玉环由于念书时得了胃疼病,嘴唇经常烂,有时烂的洞儿挺大,疼的不敢张嘴吃东西,脚跟还长鸡眼,走路一踩脚就疼。修炼后,这些毛病不知什么时候都好了。张军修炼前抽烟喝酒,修炼后既不抽也不喝了。

邻居都说张军、苗玉环夫妇两人都是好人,他们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张军、苗玉环夫妇都有求必应,邻居都爱找他们帮忙。一次,邻居上班走时忘记关水龙头了,当来水时听到哗哗水流声,张军立即打电话给邻居并开车到邻居单位给她接回来。生活中张军、苗玉环夫妇助人为乐的事儿太多了,不一一赘述。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三日早六点半,金州国保和金州分局的几个警察非法闯入张军、苗玉环家中,他们先等在楼道里,后张军下楼时,和他们理论起来。后夫妻俩人被非法带走。几个警察趁机进入家中,非法抄家,一共抄走了几本光盘,几本大法书,两本手抄的大法书,一台笔记本,两张画报,一张年历,几个小广播,几本和大法有关内容的书。张军被劫持往金普新区登沙河镇派出所非法关押,当天晚上,被非法行政拘留十天。四日,张军被送往大连看守所,体检不合格,当天回家。妻子也回家。

二零二零年在金普新区政法委的压力下,金普新区教育局伙同金普新区财政局已经停发了大连市一二三中学张军和苗玉环两位教师11月和12月两个月的工资,并威胁说年底再不妥协将开除公职。

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日周二上午,张军在大连市金普新区教育和文化旅游局一楼,被局长吴建昌,副局长宫学莉等人约见,同时有摄像机拍摄。五月十一日周二,在大连市一二三中学二楼,被金普新区政法委一男领导,还有一女的,教育局副局长宫学莉,还有几位学校领导约见,同时有摄像机拍摄。

二零二一年六月,大连市一二三中学校长孙鹏飞找本单位教师张军谈话,说今年教师晋级和聘用他已请示局里,局里请示上面,人力社会保障局回话说,工资都停了,还晋什么级。因此学校对这次晋级和聘用不给盖章和签字。

大连教育系统搞“清零”迫害,张军和苗玉环一直拒签“四书”,已被停发8个月工资。张军对孙校长说,因信仰问题停发工资本身就是违法的,不再续聘更是没有道理,你没有文件执行上面的口头政策,将来你就得给他们背锅。孙校长说,他校长还得干,没办法。

曾遭惨无人道迫害

九九年大法被迫害,二零零零年张军因进京上访被劳教三年,在大连市教养院更是经历了震惊世界的“三?一九”迫害事件。

二零零一年三月十九日,在大连教养院副院长张宝林亲自指挥下,救护车载着氧气袋一辆辆地开到了院子里,警察乔威、小王军、景殿科、朱凤山、孙健领了一群“恶犯”拿着电棍对非法关押在大连市教养院的法轮功学员进行过筛子式的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被拖到走廊里迫害,电棍、胶皮棒不断地打在学员的身上。八大队的楼道里弥漫着烧焦皮肤的味道,嘈杂声,恶人们疯狂的叫嚣声,电棍噼里啪啦的放电声以及法轮功学员在万伏强电压电击下痛苦的喊叫、呻吟声混成一片,整个大楼充满着恐怖、暴虐和屠戮的气氛。

疯狂的迫害又持续到下午五点多钟,不少学员被强制“转化”了,天也渐渐黑了,但恶警们还未停手,继续疯狂迫害。盗窃犯矫波对被铐在走廊里的法轮功学员张军说,“下一个收拾的就是你”,恶警小王军狂吼道:“张军,转不转化?”张军说道:“我不转化”。张军的手和法轮功学员刘宗姚铐在一起。手已经被铐的没有了知觉。他当时只有一念死都不能“转化”,他想需要用自己的生命制止这场疯狂的迫害。在恶犯矫波拉张军进中队部的时候,张军一个俯冲撞到走廊暖气片上,头马上血流如注,鼻梁撞塌了,不省人事,地上一滩血,当时恶警打手们一看死人了,也慌了。警察小王军喊道:“别打了,别打了,死人了,死人了,停手!”恶警们停下手来。恶警恶犯们用军大衣把张军裹起来,把张军送到教养院卫生队,卫生队说处理不了,赶快送医院去。教养院八大队一个头目说,晚上张军不论出现什么情况,不管生死,晚上一定要回来,全都要回来。张军被送到大连市春柳中心医院,在没打麻药的情况下,头部缝了十多针。当天晚上,张军被送回来,被送到四楼的库房,放到床上两手一铐。当张军苏醒过来,一个警察假惺惺地走过来说,“怎么这样式的,张军,有什么想不开的。”张军说:“让你们逼的!”(编者语:大法要求法轮功修炼者是不能自杀的,在当时疯狂迫害的情况下,有的法轮功学员确实存在对大法理解不成熟的一面,但这也从另一面反映出当时迫害的残酷。)在仓库里,张军头缠纱布正躺在床上,手被铐着;曲辉脊柱被打断,躺在地上;王智勇被打的昏死过去,不省人事;殷延军、高峰、张福明、柳宗姚、张锡明、郑巍、腾志周、李吉胜等十几个法轮功学员,被手铐连手铐铐在水泥地上坐了一大圏。这里的每个法轮功学员因不妥协都惨遭毒打,遍体鳞伤。

三?一九迫害事件,直接造成了几名法轮功学员死亡,多人伤残,几百人受伤,教养院警察经常对法轮功学员叫嚣,“江泽民说打死白死!打死你们不犯法。”

张军曾是一二三中学的会计,出狱后,虽回学校上班,但被安排在学校后勤锅炉房里蒸饭。回来这将近一年里,登沙河镇政府的白桂荣、宋福金等人不断地来进行骚扰,要求张军“转化”,写放弃修炼的“四书”。二零零四年十月十五日上午九点左右,登沙河镇政府的司法助理宋福金领着一伙人,开着政府的面包车在教师正常工作期间直闯进大连一二三中学的蒸饭锅炉房里,手拽张军胳膊企图绑架张军张军正念走脱。宋福金等人不甘心,打电话给派出所,派出所副所长牟宝舰领人开警车到学校搜寻,宋福金等人的所作所为,严重干扰了公民的正常生活和工作。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四日上午10点左右,大连金州分局国保大队副大队长毕克风、吕志强一伙又来到大连市123中学绑架教师张军,没找到张军便绑架了张军的妻子苗玉环。随后他们用苗玉环身上的钥匙抄了她家,具体拿走什么不详。在亮甲店派出所苗玉环家属问吕志强为什么抓人,旁边一个戴眼镜的警察说张军真不是爷们,他来了他媳妇不就回去了吗?家属一听这不是绑架人质吗?气愤地说过去听说国民党只抓共产党不抓老百姓,现在不都反过来吗?他们都不吭声。苗玉环十二月三十日被亮甲店警察吕志强等人送到马三家教养院迫害。当时,他们的孩子只有两岁。

“尊师重道”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古人说:“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人们对教师的敬重,不只在于其对学业的传授,更在于其对道德的传授,从小了说,培育的是一个人;从大了说,培育的是一个民族。而在现今的中国大陆,按照“真善忍”修炼自己并教授学生的教师,却遭到中共“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群体灭绝政策长达二十二年的迫害,而且这样的迫害今天还在持续……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7/25/大连市善良教师张军被非法关押入看守所-428648.html

2021-07-17:大连市法轮功学员张军被非法关押到金州看守所
7月15日,辽宁省大连市123中学教师张军、苗玉环夫妇被绑架,当天下午,苗玉环被放回,张军被非法关押在大连金州看守所刑事拘留。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7/17/二零二一年七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428279.html

2021-07-16: 大连市第123中法轮功学员张军、苗玉环被绑架 下落不明
2021年7月14日,辽宁省大连市区政法委、教委,下至村等10多人,还有2个“帮教”,到大连第123中学找大法学员张军、苗玉环谈话。

无果后,7月15日上午11点左右,将张军、苗玉环用黑色面包车绑架走,不知去向。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7/16/二零二一年七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428239.html

2021-06-19:辽宁大连金普新区教委迫害本系统法轮功学员
近日辽宁省大连市一二三中学校长孙鹏飞找本单位法轮功学员张军谈话,说今年教师晋级和聘用他已请示局里,局里请示上面,人力社会保障局回话说,工资都停了,还晋什么级。因此学校对这次晋级和聘用不给盖章和签字。张军和苗玉环是大连市一二三中学的在编教师,因教育系统对法轮功学员“清零”一直拒签“四书”已被停发8个月工资 。张军对孙校长说,因信仰问题停发工资本身就是违法的,不再续聘更是没有道理,你没有文件执行上面的口头政策,将来你就得给他们背锅。孙校长说,他校长还得干,没办法。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6/19/二零二一年六月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427178.html

2020-12-14: 辽宁大连金普新区教委迫害本系统内法轮功学员
在金普新区政法委的压力下,金普新区教育局伙同金普新区财政局已经停发了大连市一二三中学张军和苗玉环两位教师11月和12月两个月的工资,年底再不妥协将开除公职。金普新区教委现在只剩这两位还没有妥协的法轮功学员。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2/14/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416490.html

2020-11-06: ◇十一月三日,辽宁大连金普新区法轮功学员张军被金州国保和金州分局警察非法抓捕,送往金普新区登沙河镇派出所非法关押,当天晚上,被行政拘留十天。四日,张军被送往大连看守所,体检不合格,当天已回家。妻子也已回家。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1/6/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六日大陆综合消息-414704.html

2020-11-05: 辽宁大连市法轮功学员张军和苗玉环被绑架、抄家补充
2020年11月3日早六点半,几个金州公安局的警察非法闯入大连市金普新区登沙河法轮功学员张军、苗玉环家中, 他们先开始等在楼道里,后法轮功学员下楼时,张军和他们理论起来。家里苗玉环法轮功学员也下楼和他们理论起来。后两人被带走。几个警察趁机进入家中,非法抄家,一共抄走了几本光盘,几本大法书,两本手抄的大法书,一台笔记本,两张画报,一张年历,几个小广播,几本和大法有关内容的书,后下楼去仓房,不知道打没打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1/5/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五日大陆综合消息-414658.html

2020-11-04: 辽宁大连市法轮功学员张军、苗玉环被带走,家被抄
2020年11月3日早六点半,几个金州公安局的警察非法闯入大连市金普新区登沙河法轮功学员张军、苗玉环家中, 他们先开始等在楼道里,后法轮功学员下楼时,张军和他们理论起来。家里苗玉环法轮功学员也下楼和他们理论起来。后两人被带走。几个警察趁机进入家中,非法抄家,一共抄走了几本光盘,几本大法书,两本手抄的大法书,一台笔记本,两张画报,一张年历,几个小广播,几本和大法有关内容的书,后下楼去仓房,不知道打没打开。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1/4/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414615.html

2020-09-23: 辽宁大连市金州新区登沙河镇南关村村委人员骚扰法轮功学员
9月21日下午5点左右,大连市金州新区登沙河镇南关村村委会会计兼职保主任王涛等6人到法轮功学员张军家骚扰,其中二个穿警服,其余穿便衣,当时家中无人。这些人有在走廊里,有在楼外走动,一直到很晚才走。同时一辆白色吉普车缓行在张军岳母家门口,从车上下来一个人透过大门缝往家里看,随后又上到白色吉普车上离开。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9/23/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412164.html

2020-09-06:辽宁大连金普新区教委迫害本系统内学法轮功的教师
二零二零年九月四日中午,金普新区教委党办主任钟芳枝带着两个人到大连市一二三中学传达教委最新迫害政策。下午大连市一二三中学校领导班子分别找法轮功学员张军和苗玉环传达教委最新迫害政策。校长孙鹏飞说,这是延续今年七月份教委迫害政策,现在又变了。如不签“四书”,即日起停止一切教学活动,参加学校组织的劳动改造和政治思想学习,要有笔记和思想汇报,下周二还不签字,将停发工资。金普新区教委现在还有三名没“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大连市一二三中学有两名,开发区一中有一名。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9/6/二零二零年九月六日大陆综合消息-411443.html

2019-07-17: 大连市多名法轮功学员近日被非法抓捕
辽宁省大连市多名法轮功学员近日被绑架,杨萍、潘学明、谢慧贤、吴春花、丁国晨、张波、徐长兰等现被非法关押在姚家看守所。

7月10日早晨,大连市局伙同甘井子区大连湾派出所便衣警察很多人闯入法轮功学员杨萍家,非法抄走大法师父法像、大法书籍、计算机、打印机等私人物品。杨萍现在被劫持在大连看守所。

7月10日早晨,大连市甘井子区凌水派出所警察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潘学明家,抄家绑架,抢劫走电脑、打印机、大法书籍和大法师父法像。潘学明现被非法关押在姚家看守所。凌水派出所:任姓警察19984103031(参与迫害)

7月10日上午,大连市旅顺市场派出所4名不明真相的警察、市场街道2名女子,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谢慧贤家中,进家后直接抄家抢劫,好像是有备而来,抢劫走大法书、计算机、打印机,拉了二车东西走,现在谢慧贤被非法关押在大连姚家看守所。

7月10日中午,大连市金州区金纺法轮功学员丁国晨(音)被金州先进派出所绑架,并非法抄家,机器被抄走,现被非法关押在金州看守所。同时被劫持的还有其妻子,晚上8点左右,其妻子被以取保候审的名义放回家。

7月10日中午,大连市金州区登沙河镇派出所副所长姓何领了五、六个警察闯到大连市123中学校门口堵住法轮功学员张军,叫张军到派出所,说国保有话要问,张军没配合他们。当日下午到晚上,张军家门口一直有便衣蹲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7/17/大连市多名法轮功学员近日被非法抓捕-390122.html

2019-07-16: 辽宁省大连市法轮功学员张军遭迫害近况
2019年7月10日中午,辽宁省大连市金州区登沙河镇派出所副所长姓何领了五、六个警察闯到大连市123中学校门口堵住法轮功学员张军,叫张军到派出所,说国保有话要问,张军没配合他们,正念走脱。当日下午到晚上,张军家门口一直有便衣蹲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7/16/二零一九年七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90110.html

2009-01-24:  控诉大连市公安局金州分局国保大队恶警恶行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四日上午10点左右,大连金州分局国保大队副大队长毕克风、吕志强一伙又来到大连市123中学绑架教师张军,没找到张军便绑架了张军的妻子苗玉环。随后他们用苗玉环身上的钥匙抄了她家,具体拿走什么不详。在亮甲店派出所苗玉环家属问吕志强为什么抓人,旁边一个戴眼镜的警察说张军真不是爷们,他来了他媳妇不就回去了吗?家属一听这不是绑架人质吗?气愤的说过去听说国民党只抓共产党不抓老百姓,现在不都反过来吗?他们都不吭声。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9/1/24/194025.html

2009-01-10: 大连三名大法弟子遭劫持劳教,一人被打骨折
2008年12月2日,大连市以及金州区国保、金州区亮甲店派出所警察在登沙河艺林照像馆,把正在工作的闫寿林、杨春媚夫妇绑架。闫寿林的肋骨当时被打断。12月4日,他们绑架张军不成,便无理的劫持了张军的妻子大法弟子苗玉环。2009年1月6日,未经任何手续,和家属签字,闫寿林、杨春媚夫妇和苗玉环三位大法弟子被非法劳教。

2008年12月2日,大连市国保、金州区国保,伙同金州区亮甲店派出所警察吕志强等七、八个便衣,闯入登沙河艺林照像馆,绑架正在工作的闫寿林、杨春媚。有目击者说:“当时看见几个便衣围着闫寿林,毒打他,一个便衣踩着闫寿林的头,一个便衣踩着闫寿林的脚,还有个便衣用脚使劲儿踢闫寿林的身体。”闫寿林的肋骨被打断。几个便衣警察象黑社会的流氓一样把闫寿林抬上车。杨春媚被几个便衣警察拖着,衣服都被拖破了,被强行抬上车。

艺林照像馆在登沙河的街面上,当时恶人绑架闫寿林、杨春媚时,围观的民众很多,他们亲眼见证了在中共领导下的警察如同黑社会的流氓打手一样,用野蛮的手段绑架大法弟子。有的百姓气愤的说:“去告他们,简直和土匪没什么两样。”

事隔两天的12月4日,又是这伙警察到登沙河123中学,欲绑架大法弟子张军。因张军不在,他们便无理的劫持了张军的妻子大法弟子苗玉环。之后,闫寿林被非法关押在金州看守所,杨春媚被非法关押在大连戒毒所后,又转入大连姚家看守所。苗玉环被非法关押在大连姚家看守所,张军被逼流离失所。

三位大法弟子的家属承受了不该承受的痛苦,闫寿林的老父亲在气愤、着急、又救儿无门的情况下病倒了,整天在家挂吊瓶。母亲又要照顾老伴,又担心儿子、儿媳的安全,还要照看孙子(闫寿林、杨春媚的儿子)。闫寿林、杨春媚的儿子才11岁,小小年纪就承受着和父母分离的痛苦,现在跟患病的爷爷、奶奶住在一起,整天想爸爸、妈妈,也病了。

张军的父亲年事已高,患半身不遂,需要人照顾,母亲有心脏病,兜里揣着速效救心丸药去亮甲店派出所要儿媳苗玉环,得到的是吕志强等人的无理驱赶,恶意的呵斥。

苗玉环的女儿净莲才3岁,由于妈妈被非法抓捕,爸爸被逼流离失所,自己有家不能回。年迈的姥姥、姥爷抱着净莲,往返百里路,去亮甲店派出所、金州国保大队,大连国保大队要妈妈。冬天很冷,小净莲多么渴望能在妈妈的怀抱里,过正常孩子的幸福生活!

可是亮甲店派出所办案人吕志强、大连国保、金州国保互相推卸责任,谁也不敢面对家属,给家属一个说法。2009年1月6日,小净莲和姥姥、姨妈等亲属去金州国保大队找大队长周军及办案人员吕志强要人,他们却说:已经将苗玉环、杨春媚、闫寿林定一年劳教。苗玉环、杨春媚被送到沈阳马三家教养院,闫寿林被关在大连教养院。

三位大法弟子被非法劳教,根本就没通知家属,也没有家属签字。当家属问周军:你根据什么将苗玉环教养,有什么法律依据时,周军马上将电话挂断。在下班时,周军路过公安局大厅回家时,看见家属在大厅里,便匆忙快步开车逃走。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9/1/10/193280.html

2008-12-20:  营救大连市中学教师苗玉环(图)
苗玉环,女,三十六岁,辽宁省大连市金州区登沙河人。大连市一百二十三中学高级音乐教师,大连市骨干教师。

苗玉环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前就是一个单纯善良的女孩,修炼后更是用“真善忍”来要求自己,在单位和邻里口碑极佳。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苗玉环的丈夫、法轮功学员张军进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却被非法劳教三年。新婚不到半年的苗玉环在家苦苦的等了三年,其间有的亲戚和朋友劝她离婚改嫁,她只是笑着摇摇头。她知道,丈夫张军修炼法轮功没有错,他是一位正直、善良的好人。每逢过年过节,她都买些东西去看望公公和婆婆,尽儿媳的孝道。张军出狱后,二零零六年底他们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净莲。

然而这短暂相聚在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四日又被打破了。当天上午,大连市国保伙同金州区国保、亮甲店派出所、登沙河派出所恶警,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非法抄了张军的家,然后闯到登沙河镇一百二十三中学企图绑架张军,恶警们没找到张军,于是蛮横绑架了在同一个学校工作的苗玉环。

苗玉环现被非法关押在大连姚家看守所,刚两岁的女儿张净莲只好被放到姥姥家。净莲的奶奶和姥姥天天领着净莲去亮甲店派出所要人,奶奶说:“我们身体不好,孩子要找妈妈。”办案警察拒不放人,还说:“那你就把孩子放这儿,我去把孩子送给她妈。”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8/12/20/191912.html

2008-12-16: 大连金州区登沙河阎寿林、杨春梅夫妇、苗玉环被绑架后续报道
大法弟子杨春梅被大连金州区亮甲店派出所12月3日绑架到大连金南路戒毒所。已告知家人12月13日可回家,然而11日把大法弟子杨春梅送到大连姚家看守所继续迫害。

大法弟子苗玉环被绑架送到大连姚家看守所,其丈夫张军也流离失所,只剩下二岁孩子与姥姥相依为生,孩子长这么大从来没有离开过妈,一到晚上哭着喊着找妈。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8/12/16/191706.html

2008-12-05: 大连市金州区登沙河镇123中学教师苗玉环被非法抓捕
继辽宁省大连市金州区登沙河镇大法弟子阎寿林夫妻和小舅子杨斌被非法抓捕后,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四日上午,大连市国保伙同金州区国保恶警到登沙河镇123中学预谋绑架大法弟子张军,未得逞,后绑架了张军的妻子苗玉环,随即抄家。还是参与绑架大法弟子阎寿林夫妻的几辆车,其中一辆是台黑色大面包车,车牌号是辽 OB-3028。

补充:12月2日,闫寿林、杨斌、杨春梅被绑架,现已知杨斌回到家中,杨春梅仍然被非法关押在亮甲店派出所,闫寿林下落不明。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8/12/5/191123.html

2004-10-19: 张军曾是大连市123中学的一名会计,因修炼法轮大法,曾被非法劳教三年。出狱后,虽回学校上班,但被安排在学校后勤锅炉房里蒸饭。回来这将近一年里,登沙河镇政府的白桂荣,宋福金等人不断地来進行骚扰,要求张军“转化”,写放弃修炼的“四书”。

2004年10月15日上午9点左右,登沙河镇政府的司法助理宋福金领着一伙人,开着政府的面包车在教师正常工作期间直闯進大连123中学的蒸饭锅炉房里,手拽张军胳膊企图绑架张军张军正念走脱。宋福金等人不甘心,打电话给派出所,派出所副所长牟宝舰领人开警车到学校搜寻,宋福金等人的所作所为,严重干扰了一个公民正常生活和工作。

2004-04-11:下面是部分大连登沙河镇的大法弟子自1999年以来所遭受迫害的部分情况,其他大法弟子的情况将陆续整理发表。

在金州区拘留所里,家属来看望,必须交200元钱,否则不准见面,一瓶雪碧饮料外边卖5元钱,拘留所卖给大法弟子的亲属10元钱,在拘留所里,从早上六点干活,干到晚上七、八点钟(捡海带)

张军   非法罚款(几乎都没给票据)7800元   非法拘留3次   非法教养3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4/11/72120.html

2003-05-05: 大连劳教所恶警的犯罪记录
2003年4月24日,大连劳教所八大队以重新分班为理由,先后将数名大法弟子骗到劳教所新盖的大楼内(现在是空楼),進行强制洗脑。恶警并说这只是第一批,被骗至空楼内的大法弟子有:贾奇 、李世庆、龚发久、张贵明、石曰利、李吉禹、张军、吴延军、韦丹华等。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5/5/49707.html

2001-07-23: 大连教养院残忍折磨法轮功学员,陈家福、刘永来遭虐杀
3月19日院里政委张小亮、郝文帅、张宝林等开会准备進行罪恶的“强制转化”,之后,大连教养院就進入了令人恐怖的时期直至现在。

“强制转化”的方法就是用犯人或者队长伙同3-5个人对付一个大法弟子,或者绑定了,或者用铐子反铐,或者四肢被摁着,只穿短裤,用电棍过,过晕了,用凉水泼醒再接着过,或者用橡皮棒打。乔威队长打累了叫犯人继续打。有的大法弟子头被摁進水里,快憋死了才让换口气;暴徒经常用电棍过弟子阴部、脖子、脸、脚心、耳朵等敏感部位,每天惨叫声充满了楼上楼下。不屈服就被这样残酷地折磨,张军头部开裂、邹本续曾被打得起不来、刘昌海连续几晚被折磨。半夜惨叫的声音经常响起。为了不让出声,邪恶用拖布堵住大法弟子的嘴。据悉,刘永来就是这样被折磨致死的。现在暴徒对新抓進来的大法学员还采用这样的方式,残忍至极。对新抓進来的大法弟子,队长叫他们跪在水泥地上,不屈服就一直跪着,如不跪就用电棍打。景殿科让大法学员写“揭批材料”,不写就认为有反弹,或者写的材料里没有骂大法的话还不行,动不动就用电棍相威胁。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7/23/13802.html

2001-05-22: 被大连市教养院非法关押的部份法轮大法学员近况
现正被严管的男大法学员名单如下:
(董亚东、吴远军、龚国伟、柳继连、柳忠尧、刘忠林、张晓东、林刚、张喜明、李吉威、王志勇、张军、刘贵春、王林、郭巨峰)冯刚、刘庆明、田军、韩非、吕开利、刘洪友、徐刚、黄鸿启、陈家福、李茂勋、王悦

说明:1、括号中的人,在男子大队严管班,其馀的人在各大队。
2、冯刚在五大队小号,刘庆明可能也在此。刘洪友长期在五大队新收班,不往下分。
3、另外,5、10日有一名刚从新收分下来的大法学员,过关后送入严管班,姓名不详。
4、男队约150多人,分成5个所谓的“转化班”,1个严管班。女队据说有250多人,前一段时间王海英等11名女学员被送往马三家,走时连鞋袜一起扒下。
5、据说姚家看守所现在非法关押有80多名学员。
6、现在男队对新入院的大法弟子转化方式如下:从新收下来后,到男子大队,每个人过一遍电棍(1-12根),过关的送入严管,其馀的送入转化班。
7、另有:薛殿世、王木海、王林昌、尹立斌、瞿飞等大法学员被非法关押在转化班中,但他们拒绝转化,拒绝写所谓的“五书”。
8、5、10日从新收来一批20人。

队长及其司法局领导常讲他们做的坏事被揭露的苦恼,在大法学员面前气急败坏。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5/22/11340.html

2000-12-07: 大连市金州区学员被关押名单
马爱华,孙彬、王闯夫妇及其父母,赵桂芝,李惠,李宣,张月华姐妹,韩玉霞,王永宝,张军,张永举,秦淑兰,秦淑兰,秦淑梅,董镜月,李彩文,杨美月,王丽,段丽丽,王啸笑,肖芳,王美莲,王龙娥,王雁风,刘吉庆,孙桂兰,张仪,于兰,李爱玲,卓惠明,吴纪英,张惠敏,朱芳,黄文忠,王大伟,夏秀兰,钟秀环,潘德亭,孙德喜,崔凤麒,毕秀玲,王吉常。

开发区学员被关押人员名单

张 军:因上网被特务举报,家被抄,关押在开发区看守所。妻子刚生小孩,生活无着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2/7/3953.html

大连 金普新区(金州区,金州新区,金州开发区)联系资料(区号: 411)

2021-08-23: 学校名称 联络人 联系电话
金州高级中学孙咏梅 13384117521
102中学 邹吉奎 15998557695
103中学 曹作春 13998535033
108中学 李波 15904261566
开发区第一高级中学 张岩 15840917799
开发区第一高级中学 王传军 15566848959
开发区第八高级中学 朱婧 13840873736
大连经济技术开发区第十高级中学 韩永萧 13804968656
保税区第一高级中学 韩增圣 15668689811
101中学 吴静 13942636319
106中学 裘世鹏 13842621738
107中学 常正群 15382166766
107中学 李晓龙 13236937820
109中学 刘长斌 13840921288
110中学 陈仁利 13942687175
111中学 王会丽 15942850728
112中学 王瑞玉 18940892928
113中学 郭超 13942038886
117中学 于忠志 15998585498
118中学 吴远征 15841119199
121中学 李红日 15541162666
122中学 王佩勇 13050571700
123中学 王剑 15898155199
三十里堡中学 于善武 15841199611
金州区向应中学 刘峰 15841199888
经济开发区第二中学 杨成 13084154158
开发区第三中学 景玉燕 13644261211
经济技术开发区第四中学 李琳琳 15904110516
开发区第五中学 董永胜 15840968969
经济技术开发区第六中学 赵阳 13998599033
开发区第七中学 陈顺山 15042419695
开发区第九中学 韩吉全 15942828336
教科院附中 王晓帆 13842876972
金州区复州湾中学 孙晓伟 13842898373
金州区炮台第一中学 林钧庆 15940953787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21-08-06: 大连市金州三里看守所电话:0411-66177297
金普新区登沙河派出所电话:0411-66177204
登沙河派出所所长电话:13841123555 警号210694
登沙河派出所副所长王忠科电话:18341112556<办案领导>
办案警察:李晋 黄陈雷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8/6/二零二一年八月六日大陆综合消息-429197.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4, 8:04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