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05-10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海南 >> 琼海市 >> 赵锋慧(赵丰会、赵丰慧、赵凤会), 男, 64

赵锋慧(赵丰会、赵丰慧、赵凤会)
赵锋慧(赵丰会、赵丰慧、赵凤会)
个人情况: 曾经在中国建设银行鹤岗市支行任大型项目工程监理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鹤岗市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3-11-04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赵锋慧(赵丰会、赵丰慧、赵凤会) 常虹
交叉列在: 黑龙江 > 鹤岗市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1-04-28:海南省琼海市法轮功学员赵锋慧仍然被非法关押
海南省琼海市法轮功学员赵锋慧被,2021年4月7日被绑架至海口铁路公安处琼海车站派出所,本应4月23号放出来,到日后家属却得知赵锋慧再次被绑架,被转移到哪里不肯透漏。从始至终,警察都没有说明非法抓捕赵锋慧的原因。

4月23日当天,赵锋慧家人与警察联系,询问赵锋慧是否放出来。警察撒谎道:在派出所的程序都办完了,一大早就放出来了,手机都还给他了。事实上,家属得知消息后尝试联系赵峰慧,但其手机一直都处于关机状态。截至目前,赵峰慧本人也未联系他任何家属。

4月26日,赵锋慧家人再次和警察联系,对方改口说赵锋慧被转移了,转移到哪里不肯透漏。警察一直坚称赵锋慧的身体很好,但实际上赵锋慧年龄已大,且他大腿跟小腹部之间之前是有一个肿瘤,现在那个伤口还在感染,他走路根本就走不利索,身体很虚弱,若再次面临酷刑迫害,他的家人担心他的生命安危。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4/28/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423932.html

2021-04-11: 海南琼海市车站派出所劫持赵锋慧、图谋绑架其妻子
海南省琼海市法轮功学员赵锋慧,二零二一年四月七日被绑架至海口铁路公安处琼海车站派出所。当晚,琼海车站派出所警察多次敲赵锋慧在琼海市的家门,欲强闯民宅抓捕赵锋慧的妻子常虹。

赵锋慧(曾用名:赵丰慧)曾经在中国建设银行鹤岗市支行任大型项目工程监理,一九九三年被确诊为乙肝和疑似肝癌。一九九五年六月,他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功,身体得以康复。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集团开始残酷迫害法轮功后,赵锋慧与妻子常虹因为不放弃信仰“真、善、忍”,一直遭受着迫害。在最初的6年里,赵锋慧多次被抓,先后两次被非法劳教,长达5年时间。由于被经常性的洗脑、做劳工,再加上酷刑逼迫放弃修炼,赵锋慧从原来的190斤的胖子,被迫害成只剩下80斤的纸片人。二零零五年,夫妇俩被迫流离失所,离开黑龙江鹤岗市的家乡,最后来到海南。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常虹在黑龙江省佳木斯因讲真相被绑架,后来逃离出来。

二零二一年四月七日下午赵锋慧失联,后经确认被绑架至海口铁路公安处琼海车站派出所。

四月七日晚10时11分,至少有六个警察(有三个穿便衣)在赵锋慧琼海市的家门口敲门一个多小时。期间,这些警察宣称要找特警、找爆破强行把门打开。其中有一人佩戴该派出所值班所长袖标,有的警察肩章上标注着“海口铁路公安处”字样。另一警察脖子上挂着相机,其警察编号为:098776。

这些警察不仅踢门、踹门,还不断恐吓:“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把门开开什么事没有,要不我可就破门,自己想清楚!”

四月八日下午4时27分,前一日(七日)来过的一个警察带着另一个新警察又出现在赵锋慧琼海市的家门口,之后这些警察去骚扰赵锋慧的邻居,一直到当天下午5时整才离开。

四月九日上午10时59分,2名兆南万泉绿洲物业人员和2名便衣男子(其中一人四月七日曾来过)又一次到赵锋慧琼海市的家门口,约2分多钟后,这些人离开了。

事发前,赵锋慧已身体较为虚弱,他曾坐高铁到三亚,本于七日下午返回琼海家中,但一直到晚上仍未到家。

赵锋慧的儿子赵帅得知父亲已被绑架,母亲被迫流离失所,十分担忧父亲的身体。从小看着父母不断被抓、不断遭受酷刑的赵帅,见证了20多年来,中共对他们一家以及众多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他说:“它们(中共)就是天天骚扰你,天天抓你,就是要给你灌输共产党邪恶的思想。它简直就是一个恶魔。”

赵帅心情非常沉重,他表示父母年龄已大,还要再次面临酷刑迫害,他担心他们的“生命安危”。因此,他希望社会各界能够给予大力的帮助,呼吁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立即释放他的父亲。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4/11/海南琼海市车站派出所劫持赵锋慧、图谋绑架其妻子-423230.html

2020-03-16:黑龙江鹤岗市法轮功学员赵锋慧遭受的迫害
黑龙江鹤岗市法轮功学员赵锋慧,中国建设银行鹤岗市支行工程监理,坚持修炼使他身心受益的法轮大法,被单位迫害、开除,二次被非法劳教,在看守所、劳教所遭受了种种残忍迫害。下面是赵锋慧诉述他的部份经历:

我叫赵锋慧(曾用名:赵丰慧),男,1982年毕业于辽宁省阜新矿业学院(现更名为辽宁工程技术大学),毕业后分配至黑龙江省鹤岗市煤矿建设工程处(煤建处)工作,1986年转到中国建设银行鹤岗市支行中央科,担任拨款员,负责大型工程项目的拨款工作,后中央科改为中介部,继而转做工程监理。

1993年身体经常性出现肝部疼痛,夜里睡觉只要压迫到右边肝脏就疼痛难忍,无法入睡,去鹤岗市传染病医院检查,确诊为乙肝和疑似肝癌,医院开了很多药,吃过后疼痛未减轻,病情也未好转,从此开始接触气功,练过多种气功,效果都不明显,身体上的病痛仍未得到缓解,后又经常找人算命,找了很多偏方,也没见好。

1995年6月中旬,我去哈尔滨建筑工程学院培训时,第二天在操场上看到有人在炼功,我也跟着炼,炼功结束后,当时就请了一本《转法轮》,回到住处后连续看了3天,看了3遍。看完后觉得非常震撼,明白了宇宙真理,人来到世间干什么,将要往哪里走。

在培训结束后回到鹤岗家中,开始每天去炼功点炼功。有一天睡觉时,梦见有一个人向我走来,我心里知道是师父来了,他用我的手从身体的右边肝区部位拉出黑乎乎一样的黑色物质,前粗后细,越拉越细,最后全部拉出来了,从此我肝部疼痛就消失了。原先家里的一盒盒、满抽屉的肝病药都扔掉了,其它的气功书也都烧掉了,供的佛像也送到庙里去了。

一、在单位被迫害

1999年的7月22日,建设银行组织观看中央的新闻联播,当时播放的是邪党要求共产党员不可修炼法轮功等内容,观看后领导挨个找单位的法轮功学员谈话,让我们放弃修炼,表态不修炼的马上放行,继续修炼的则直接被带到下级支行——鹤北支行非法关押。

到达鹤北支行招待所后,我向窗外看去,当时天气乌云翻滚,燕子低飞,7月的风像秋风一样冷,鹤岗市纪委副书记、科长等五、六个人来到招待所,轮番对我们强行说教,让我们放弃修炼。我表示要继续修炼,又被带到富力的一处个人招待所(是当时的临时监狱)。在里面,鹤岗市工农分局的恶警试图对我进行转化,看我不为所动后,开始对我进行恐吓、威胁,并污蔑法轮大法,这时有一名善良的警察,在他的劝阻下,我未受到皮肉伤害。后来鹤岗市向阳分局出示了一份取保候审的保证书,让家人和我单位领导签字后便释放了我,我也回到单位继续上班,这是我第一次被非法关押。

回到单位后,单位安排了两名同事监视我,一名叫孟丽,另一名叫张丽萍。我原本的职务是工程监理,但单位为了便于监视我,不让我再从事工程监理的工作,把我派到哈尔滨建行省分行招待所里做了一个多月的核销贷款。我回到鹤岗单位上班后,9月30日,市公安局派人来到单位,让单位领导找我们写不上访的保证书,我们拒绝保证,便直接被关押在了单位,一关就是7天。

十月一日后单位将我和两名同事开除,并把我们送到了鹤岗市第一看守所,我被关押在一个监室里,由两个杀人犯来包夹我,他们坐在我的后面,不让我睡觉,打瞌睡时就往我后脑勺重重的打一拳,冬天只能用冷水洗澡,洗澡时被这两人使劲泼冷水,一天只能吃两顿饭,两个馒头或一个发糕配白菜汤。到了12月份时,鹤岗公安局副蔺局长和市政保科长到狱中提审我,并告知我说人大有一个“两高”通知,已将法轮功定为××教,我那时听信了他们的说法,便妥协了,回复说,既然是“两高”定的,那就按法律走吧。我就这样被释放了。

二、去北京上访被迫害

1999年中国大年三十,我们以为中共高层不了解法轮功是好的,怀着善意,和另一同修两人打算到北京信访办上访,刚到北京,还没到信访办我们就被恶警绑架了,绑架到鹤岗市委在北京的办事处,一个警察头模样的人要把我铐在暖气片上,另一个鹤岗市南山区警察上来讲情,就没铐。第二天是大年初一,看守我们的两个警察都到天安门去玩了,无人看守我们,我们悟到不应承认这样的迫害,便逃了出来。

无处可去的我们,站在北京的街上犯愁时,其中一名同修想起与北京一名同修认识,我们便去了他家。到了这名北京同修家后,他告诉我们说,他家的厂房住过许多来证实法的大法弟子,但后来被北京警察破坏了,现在已经被监视,不能再住了,为了我们的安全,给我们介绍了另一名北京同修韩俊清(2004年已被迫害致死),就这样,我们4人便在这名同修家过了年,在那里遇到了许多来北京证实法的外地同修,其中有一名叫白云的女同修,她和我们4人一起开始了南下的流离生活。

我们先后到了郑州、南昌、广州、深圳等城市,流离了大概半年左右。在2000年6月份我们又回到北京证实大法,到天安门广场打横幅时遇到了两名对修炼比较坚定的同修,他们都是江西的老师。我们连续打了三天的横幅,在第三天的时候被邪警绑架到天安门派出所,而我被转关押到了北京东城区看守所(或西城区,记不太清了),在这里我不报姓名,恶警就无法把我分配出去。

我在看守所绝食了6天,在第7天的时候我被劫持回了鹤岗当地的第二看守所,押送我的是鹤岗市矿务局十三场保卫科的一个人和矿务局公安处一个姓刁的警察。我被关押在第6监室,因在监室里炼功,又被转关押到了第4监室,进去后在一个姓迪的警察的唆使下,狱头(外号二林子,是当地有名的黑社会头目)指挥二十多个人对我拳打脚踢,当时我并未感到疼痛,只觉得身上像淋雨一样。他们见我这样不怕死就停止了对我的殴打。我继续在监室中打坐炼功,当我一盘腿时,一名姓齐的犯人就往我后脑勺使劲一拳,哐哐地打,他见我未动心,问我:“你不怕死啊?”之后就没再打过我。迪警察见我还继续炼功,给我的双脚砸上了一米长的支棍,吃饭、睡觉、上厕所都不给摘下,这样带了一周,摘下时双腿已经不会走路了。

一个监室按要求只能关十二个人左右,却关了二十多个人,睡觉时只能容纳十二个人左右的大通铺,狱头自己就占了两米,其他人睡觉时只能立着肩,一个人手抱着另一个人的脚,头和脚颠倒着睡,这地方才能够,夜里上厕所回来后,要砸卧,不然无法挤出躺下的空间。

三、第一次被劳教迫害

到了7月份时,鹤岗市公安局一个姓蔺的副局长带着政保科科长来到第二看守所给所有修炼法轮功的人开会,表态放弃修炼的可以回家,要修炼的则继续劳教。我表态要继续修炼后,就这样开始了被他们非法劳教2年的生活。

7月份到了鹤岗市劳教所后,劳教所所长姓董,副所长姓顾。还有李清文、赵启来、赵启增、宫再强、杨永英、姜允静、孙世宏和一个姓周的同修等人。我们后去的几个人被分到了三大队,当时的三大队有大队长王福贵、教育队长齐燕伟(以前打死过人)、劳动队长杨春、中队长两人一个姓金的和一个姓张的、狱头梁兆明、打手张小燕(张中队长的人)和一个姓龚(金中队长的人)的几个人。 9月份的一天,杨春当班,开始对所有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强迫转化,转化的方法就是打,用大约4x6cm的桌子腿硬木大方子,让我们撅着屁股,梁兆明、张小燕和姓龚的轮番的使劲打,当时我被打得就昏死过去了,过了多长时间醒来也不知道了。之后集中我们反复的观看污蔑大法的录像和编造污蔑法轮大法的书。由于迫害大法弟子,杨春给梁兆明、张小燕不同程度的减期。到秋天时,就让我们劳动,给劳教所挣钱,有一天,我们听到梁兆明向杨春要减期,我们才知道打我们是杨春指挥的。

2000年11月份,我们被转到二大队,到年末的时候,我和姜允静、赵启增3人向劳教所宣布重新修炼法轮大法,坚修到底,以前写的“三书”全部作废,这样我们又被转回了三大队(三大队也叫教育队和严管队)。有一天,一名姓张的中队长,把姜允静叫出去了,等他回来后头部却被包裹起来,我们看到这样,就知道他又被打了。

2001年3、4月份左右我和姜允静、赵启增3人被转到了绥化劳教所,到了绥化劳教所,一开始我们都在第一中队,后来为了便于转化我们,就将我们3人分开了,关押到了不同的中队,他们两人继续留在第一中队,而我被转到第二中队,在这里我遇到了依兰县沙河镇的大法弟子于连和,也是没被转化的,他跟我说,“依兰县打骂、上大挂都没转化我,你们想转化我,痴心妄想!”有个恶警教导员问我说,你说没转化的怎么还骂人呢?我当时就想,你们是邪恶的东西,虽然大法弟子骂人不对,真正的错并不在他,我要维护大法,就跟他说,“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人是入乡随俗的,在劳教所里不是打人就是骂人,他在这里长时间被污染。”有一次,一名姓郭的指导员整了一条小狗到中队,一到晚上就嗷嗷地叫,使大家都睡不着觉,然后我就前去大声的呵斥他们,第3天他们就把小狗牵走了。

大约到了中秋节前,劳教所的邪警们要挣些外快,接了某粮食公司“挑豆”的活,就是让我们把坏的豆子挑出去。我们在要干这活之前,两个中队排着队一进一出的时候,姜允静偷偷给我塞了张纸条,上面写着“不要听信邪恶的。”我明白了他的意思,挑豆子是对大法弟子的一种迫害,我们不能承认它,所以我也没有参与挑豆子的活儿。

有一天,来了个七台河的大法弟子叫黄忠修,他从进大门一直喊到院子里,边走边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后来我才知道,每当狱警要迫害大法弟子时,就会播放高分贝的音乐掩盖大法弟子的惨叫声,他进来没多久就被迫害死了。当时一名22岁叫蔡勇的同修知道后,领着大家绝食,没过多久这名同修也被迫害死了。

我绝食到第21天的时候,一张报纸被风吹到我眼前,上面写了一个大大的“死”字,我悟到了这是要我放下生死,那天我发正念时,透过铁窗向外看,天空尤其的蓝,一丝云彩都没有,我就悟到师父要救我出去了。第二天,劳教所的医院给我连心电图体检,测试时我浑身哆嗦,表现出快要死的样子,之后我就被当地派出所所长刘笃江,南山区610办公室的王旭、财政局的王凤蕾和我的岳母于桂英,妻子常虹接回了家中。

2002年快到元旦的时候,光明派出所的所长孙宏武打电话叫我过去一趟,当时就把我扣下了,在派出所指导员的带领下,来了十来个恶警对我家进行了非法的搜查。指导员在吉它里搜出了两本《转法轮》和我妻子手抄的《洪吟》小笔记本。当时办案警察叫丛卫东,想要查出小笔记本里的内容是谁写的,孙宏武未同意。

接下来我就被他们绑架到鹤岗市第二看守所。在我被非法关押了十多天的时候,我后背及肩膀突然十分疼痛,满头大汗,在大铺上来回翻滚,痛得我声嘶力竭的大叫,见我如此难受,狱头马上报告了当时的看守所李所长,有个恶警恶狠狠地说:“如果你是假装的,看我回来怎么收拾你!”我被送到了鹤岗市医院,我爱人、岳母以及我爱人的三姨都赶来了,并且由我爱人支付了医院各项检查费用。经医院数次检查后,确诊为脑血栓及胆结石满贯,医生嘱咐说,千万不要吃花生米和鸡蛋,特别是鸡蛋黄。(当时我想,从业力的角度上来说,吃鸡蛋黄或花生米就是加速业力的死亡,所以我专吃两样。几年后,那些所谓的结石都从我的脚掌上神奇的掉了下来。)

就此我一粒米一滴水都没进过,一直持续了22天。在这期间我也有强烈的喝水吃饭的欲望,大老远都能闻到水的甜味,难受的不得了。后来我就背师父《转法轮》中最后那几句话:“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反复的默念了二、三十分钟后,就不渴也不饿了。这期间我爱人及我岳母也为我奔波,跑遍了鹤岗市的有关单位,并声称要去北京上访。就这样22天后,我被以保外就医的形式走出黑窝,于2002年黄历中国新年前回到家里。

四、第二次被劳教迫害

2002年4月,鹤岗市大法弟子为了讲清真相,插播了电视台的信号,对全市百姓播放了天安门自焚的伪案节目,恶警开始对全市大法弟子进行搜捕和迫害,这次被劳教的大法弟子将近70多人。光明派出所的恶警丛卫东又再一次将我绑架到鹤岗市第二看守所,我被非法劳教三年。丛卫东为了升官往上爬开始给我编织假材料,企图给我判刑,我开始劝他,我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他说:“我不信这个。”我说:“你跟江泽民跑,他也不认识你,咱们乡里乡亲的,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之后他再也没来过。

2002年年末至2003年年初,我们70多名大法弟子曾一起被关押在鹤岗市劳教所第三大队,后来我和孙德昌、李玉章、闫国强等十几人被转到鹤岗市劳教所第一大队,每名大法弟子都被两个普教“包夹”,有一天,劳教所对大法弟子进行强制转化,并唆使狱头逼着大法弟子背对着他抱头弯腰接受挨打,我明白了他们是要重演2000年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手段,我想起了师父说的话:“放下生死你就是神”[2]立刻走上前告诉邪恶说:“你要打先打我,别打屁股,照我的头打。”行恶者说:“打你头我也犯不上啊。”就这样,阻止了邪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第二天,他们就把除我之外的其他大法弟子都转到了最邪恶的鹤岗市劳教所第三大队,后来我听说,邪恶之徒在那里对所有不接受转化的大法弟子进行了残酷的迫害。

2003年10月,劳教所要求所有的劳教人员“出工”,也就是要所有人为他们干活赚钱。我和三大队的孙凤力,二大队的徐自成因为不放弃修炼,就被集中到了第三大队,不用“出工”。一天,年纪较小的孙凤力说:“两位大哥,到过年的时候,我给你们一人加个菜。”我和徐自成异口同声的说:“不用,我不在这过年。”年末的时候,徐自成开始绝食,由于劳教所封锁消息,我们都不知道。但是因为徐自成的绝食,第一大队那天没有“出工”,大家都在工地休息,我那天突然发烧,队长要我回到宿舍,我刚坐到床上就昏过去了,失去了知觉,脸被不知什么东西撞出了血。等我醒过来,有人告诉我昏倒的状况,我再次开始绝食,不吃不喝。22天后,在家人的营救下,我被儿子背回了家,从一个190斤的胖子,变成了80斤的骨瘦如柴的人型。

回家的第二天,劳教所警察就到我家进行骚扰,监视我,我在家中的这段时间,他们不分时间的对我家进行骚扰。为了避免骚扰和再次遭受迫害,我和家人离开了家乡,开始流离失所的生活。

2017年的时候,我回到建行办理退休手续,谭姓行长吩咐保安不让开门,之后就有警察跟踪我,后来在同事的帮助下,才办完了退休手续。在此,向对法轮功伸出援手的释出善意的同事们致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3/16/黑龙江鹤岗市法轮功学员赵锋慧遭受的迫害-402520.html

2009-03-07: 鹤岗市政府破坏法律实施,扣发公民身份证
据不完全统计,鹤岗地区被开除公职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多达几十人。有:赵景福(兴安矿),马英全(兴安矿),王树森(兴安矿),宫贵东(兴安矿),黄秀英(粮食局),李晓峰(兴安区政府),陈艳梅(党校),陈凤利(南山矿),代玉兰(市啤酒厂),吴美艳(十三厂),狄会斌(建设银行),徐记亭(建设银行),李清文(建设银行),赵丰慧(建设银行),于锐生(建设银行被迫买断),杨永英(不详),张景亮(不详),郭兴国(不详)。刘庆福(二十一中),黄诗生(计量监督局),常玉华(蔬园乡政府)。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9/3/7/196690.html

2003-10-31: 黑龙江鹤岗地区被非法劳教的部分大法弟子名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0/31/59812.html

2003-02-23: 大法弟子赵丰慧(男,47岁)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鹤岗市劳动教养所,遭受着迫害。赵丰慧毕业后被分配到银行工作,工作兢兢业业,修炼法轮功后工作更是认认真真、不贪不占。于99年7月20以后由于坚持按真善忍做好人被单位开除工职,现在更被非法关押。

2003-01-02: 鹤岗大法弟子赵丰慧,绝食11天后,出现严重脑血栓症状,被送医院抢救,绥化劳教所恶警强迫其家人付巨额医药费,后被病保,警察认为他出去后也难活,即使活着也是脑血栓后遗症,之后其妻子被迫与他离婚。后不久又他被绑架到鹤岗劳教所非法劳教。
绥化劳教所为了使大法弟子屈服,经常用电棍或拳脚殴打,强迫大法弟子写什么遵守所规队纪的“保证书”,经常可以听到电棍的连续火花声,还强迫一些误入歧途者(有些是被迫的)练太极拳,践踏公民信仰自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2/42081.html

2002-10-11: 4)建行赵丰会,是工地高级监理,自己家里装修房子,一袋水泥都没往家里拿,现在竟然因修炼被开除工职(99年开除),两次被劳教,别人劝他妻子和他离婚,他的好妻子说:“在这个世界上永远都找不到赵丰会这样的好人了,我永远都不离开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0/11/被非法判刑7年的佳木斯市大法弟子刘霞的上诉书-37863.html

2002-04-19: 在鹤岗市劳动教养所关押期间,劳教所对我们法轮功学员進行严管并办洗脑班,强制洗脑让我们放弃修炼,结果他们的阴谋没有得逞。三大队杨队长、齐队长在8月29日安排劳教人员梁照明(大排长)、宫明学(副排长)、张福燕(副排长)毒打我们不向邪恶妥协的大法弟子(不妥协的大法弟子有赵丰慧、扬勇英、赵喜增、周殿杰等),邪恶之徒把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按在地上,胳膊、腿分别抻开、按住、用木方打,每隔十几分钟打一次,并用拳头和膝盖打我们的胸部和后背,从早晨8:00打到中午11:00.吃午饭时,我已被打的眼前发黑,甚么也看不到了,呼吸非常困难,全身疼痛,无法行走。...邪恶便对我進行了新一轮的迫害。大队长郝明,把我叫到队长室,威胁我,我没有屈服,他使用皮带抽我头部,又一手掐住我喉咙,用拳头打我的头部。我用目光正视恶人,他打了一会便停下,气的说:“你回去,炼去吧。”我用正念闯过了这一关。当我回到监室,功友(赵喜增)看到我脸部有伤,就问我是谁打的,我把队长打我的事告诉了他,他把此事报告给所长,所长对此事没有做任何处理。在2001年3月19日,我与功友(赵喜增、赵丰慧)又被转回严管三大队,三大队重新办洗脑班对我们進行精神和肉体上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4/19/28731.html

2002-01-03: 近日鹤岗市又有8名大法弟子张培新(26岁)、邓爱民(女,25岁)、季玉华(女)、李国云(女)、范凤珍、李玉章(男)、于丽华、赵凤会被当地警方强行绑架,现下落不明、生死未卜。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3/22485.html

2000-09-18:黑龙江省鹤岗市迫害大法弟子简况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9/18/1974.html

琼海市联系资料(区号: 898)

2021-05-04: 三亚车站派出所电话 089831520308

2021-04-28:琼海市公安局琼海车站派出所 所长 郑文聪
(*)琼海市公安局琼海车站派出 +86 89862822327
(*)琼海市公安局琼海车站派出所 +86 89832051048
(*)琼海市公安局琼海车站派出所 +86 89862822328
铁路公安内部电话(琼海派出所) +86 89832051001
琼海市六一零 庄政委 +86 13078995329
琼海市六一零负责人 何亮 +86 13098986899
琼海市公安局 国保 姓黎 +86 18907639096
琼海市公安局 国保大队 +86 89862821808
琼海市公安局琼海市看守所 +86 89862822309
海口市铁路琼海公安局公安局 +86 898 6289611
琼海市公安局 +86 89862822294
琼海市公安局 万泉派出所 +86 89862880161
琼海市公安局 新市派出所+86 89862660316
琼海市公安局 石壁派出所 +86 89862658198
琼海市公安局 萍水派出所+86 89862829532
琼海市公安局 大路派出所 +86 89862736234
琼海市公安局 塔洋派出所+86 89862910353
琼海市公安局 长坡派出所 +86 89862711643
琼海市公安局 烟塘派出所+86 89862736049
琼海市公安局上埔派出所 +86 89862900070
琼海市公安局 朝阳派出所 +86 89862790534
琼海市公安局 加积派出所 +86 89862822310
琼海市公安局 城南派出所 +86 89862827050
琼海市公安局 新城派出所+86 89862829678
琼海市公安局 温泉派出所 +86 89862802755
琼海市公安局 中原派出所 +86 89862685651
琼海市公安局 九曲江派出所+86 89862685857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898)

鹤岗市劳教所有关人员电话:
电话 0468─3429468
董顺宜所长
顾所长
一队: 肖德良队长
三队: 王福贵
教育科长: 王连华(男)
办公室传真: 0468--3435210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4, 8:04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