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2-12-05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广东 >> 茂名 高州市 >> 刘惠荣, 女, 55


出生时间: 一九六七年四月出生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广东省茂名高州市西岸伍粮村,家住高州市宝光街道办顿梭镇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08-08-26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2-10-24:  广东茂名市检察院制造74个冤假错案
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重要邪恶手段之一,就是以莫须有罪名构陷,将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投入冤狱,再施以严酷“转化”(酷刑)。广东茂名市检察院管辖茂名地区下面六个检察院:茂南区检察院、化州市检察院、高州市检察院、信宜市检察院、电白区检察院和茂港区检察院,在中共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中,非法起诉法轮功学员。茂名地区的各个检察院提请法院判多少年,都得先经过茂名市检察院检察长审阅、批示。

据不完全统计,中共迫害法轮功23年来,经茂名市检察院指派、审批,非法对茂名地区81位法轮功学员构陷到法院,其中74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五位法轮功学员因被非法判刑被迫害致死:梁锦春、郑保、梁楼图、吴祖强、吴明露;法轮功学员陈小霞因为被非法判刑四年,在广东女子监狱被迫害致精神失常。有七位法轮功学员被二次被非法判刑:陈美玲、梁锦春、郑保、吴祖强、吴志岐、柯郑基、朱石雄。二零二一年十二月底,二位老年法轮功学员(82岁的李顺华老太太和65岁的林立盛)被非法开庭。目前四位法轮功学员(周华建、林武、黄柱峰、俞涛)被检察院非法起诉到法院。

(一)七十四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

26、刘惠荣,女,高州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底进京上访被迫跳楼逃生,被非法判刑三年(缓期执行)。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2/10/24/广东茂名市检察院制造74个冤假错案-451090.html

2022-09-19: 广东高州市刘惠荣遭到宝光区书记等一行十人骚扰
二零二二年九月十四日下午3点,高州市法轮功学员刘惠荣所在的大队书记林建强和一个工作人员伙同宝光区十多人来到刘惠荣家骚扰。刘惠荣问他们来做什么?林建强指着一个领导人说:“这是宝光区的书记,我们来这里工作。你认识这些人吗?”刘惠荣说:“我不认识”。刘惠荣就给来人讲大法真相,说:“我从一个不会吃、不会拉、不会走路的人,是从大法中走过来的人,我就是真相”。那个宝光区的书记说:“这就是信仰问题,不用说了。不要去参加什么活动就得了”。刘惠荣说:“对这就是信仰问题。我信神,你不信神。大法洪传三十年,给炼功人带来太多的好处。大法已洪传世界。你们好好想想吧,为什么炼功人那么坚定不移、决不放弃?”宝光区那书记说:“如果你去参加什么活动,就会给家人或你自己带来麻烦”。刘惠荣说:“这二十多年来,你们也给我带来了不少麻烦。看看现在抓那么多的贪污腐败的官员,全是共产党份子,没有法轮功的人,对吗?”他们不出声,就赶快走了,走得很快。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2/9/19/二零二二年九月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449739.html#22918232726-1

2022-09-17:中秋前广东茂名警察骚扰多位信仰法轮功的公民
中国传统佳日中秋节(九月十日)之前,广东省茂名高州市多位法轮功学员家来了不速之客——中共派出所警察、居委会骚扰,诬陷他们的信仰法轮功。法轮功学员善意地给他们讲了“法轮大法是合法的”,他们健康的身体来自于修炼法轮大法。他们的家人也表现正义。
刘惠荣:“修炼大法后,炼好身体的”

法轮功学员刘惠荣,女,五十五岁,家住高州市宝光街道。二零二二年九月七日下午四点,高州市河西派出所两个警察和大队书记林建强,还有一个便衣小伙子,共四人,来到刘惠荣家,理由是“回访”。

他们问刘惠荣:“还玩以前那么些法轮功吗?”
刘惠荣说:“这不是玩,是佛法修炼,修炼就是修心性,是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做比常人中的好人更好的人。目前法轮大法的书籍已被翻译成四十多种语言在全世界上弘传,今年‘法轮大法日’的旗帜在世界各地升起,庆祝‘五·一三’法轮大法日和李洪志师父生日。”大队书记叫刘惠荣不要宣传这些。

那个女警察对刘惠荣讲:“阿姨,这是违法的。”刘惠荣说:“这是合法的,你回去看看《警察法》、《公务员法》、《宪法》等法律法规,法轮功在中国完全是合法的。”

那个女警察问刘惠荣是做什么工作的?大队书记说:是种菜的。他们向刘惠荣要电话号码,刘惠荣说,没有电话,种菜带个电话不方便。

那个女警察说刘惠荣身体很好,刘惠荣就跟他们讲:我以前患严重肾病,修炼大法后,炼好身体的……那个男警察就叫他们走了。那个男警用手机不知在记录着一些什么。

陈桂容:“天安门自焚案是骗局”

法轮功学员陈桂容,五十八岁,家住高州市宝光街道办顿梭镇。二零二二年九月八日,居委会欧国绍给陈桂容的先生打电话,说派出所人员到陈桂容老家沙角村找陈桂容,没人在家里。

二零二二年九月九日上午十一点半,高州河西派出所一男一女两个警察到高州市市区陈桂容住所骚扰。女的姓余,警号:223015;男的姓谭,警号被胸前的小录像仪挡住了。

陈桂容问:是谁派你们来的?他们说是公安局。陈桂容说:“我们有信仰自由,没有哪条法律说明法轮功不合法,政府公布的十四种邪教中没有法轮大法,天安门自焚案是骗局。法轮大法是佛法,教人修真、善、忍,做好人,做比常人中的好人更好的人。法轮大法能祛病健身,能使社会道德提升。共产党是无神论,容不下好人……”

陈桂容又讲到善恶有报,叫他们不要再参与迫害法轮功,连说都不要说法轮功的坏话,要给自己留一条后路。再说到种种迫害法轮功的报应例子和将来所有制造冤假错案的都要终身追责。现在整顿政法队伍,倒查三十年……

最后,陈桂容跟他们说:这样的骚扰对我及家人的影响都很大,邻居及社区的人们都以为我干了什么坏事,请他们以后不要再来了,也不允许他们再来了!他们说,没有什么恶意,只是奉上级指示来走访一下。

陈容被警察和居委会人员非法拍照

法轮功学员陈容,女,五十岁,家住高州市南兴街。二零二二年九月七日下午大约三点半,有居委会伙同派出所有男有女一伙五、六个人到陈容家门口拍照。

周达琼的丈夫厉声呵斥骚扰的辅警

周达琼,女,六十一岁,高州市法轮功学员。二零二二年九月八日上午十点,自称是高州市永镇派出所的人打电话给周达琼的丈夫,要求开门了解些情况。周达琼丈夫下楼开门,见来了三个年轻辅警,一个居委会约四十多岁的工作人员,一伙共四人。

辅警对周达琼的丈夫非法拍照,虽然周达琼的丈夫马上厉声指责,但不法辅警还是拍了照。辅警问:周达琼还信什么神吗?周达琼的丈夫说:“我不知道什么神,(你们)年年都来找,二十多年了,从来未停止过。”由于周达琼丈夫严厉呵斥他们,来人见势,赶快走了。

吴有清两遭骚扰

法轮功学员吴有清,女,五十五岁,家住高州市文明路。中秋前吴有清遭两次骚扰。

二零二二年九月四日下午约五点,高州市城南派出所黄姓警察打电话给吴有清,询问吴有清炼法轮功的情况,并用中共谎言灌输的说词诽谤法轮功。

二零二二年九月八日上午,邻居告诉吴有清说;“有两个人到你家敲了很长时间的门,一个是派出所的,一个是居委会的。”

吴有清听说后,晚上打电话问派出所问黄姓警察,他说不是他,他不知道。

胡秀慧遭到派出所人员骚扰

法轮功学员胡秀慧,女,家住广东省茂名信宜市。二零二二年九月六日,信宜市大潮派出所两名警察到大潮镇礼洞胡秀慧的家骚扰。警察问胡秀慧的丈夫:“胡秀慧在不在家?”胡秀慧的丈夫说:“不在家。”他们就走了。

二零二二年九月十四日,大潮派出所警察打电话给胡秀慧的儿子,问:“胡秀慧在哪里?”她儿子说:“在信宜带孩子。”警察就挂机了。

相关信息:
骚扰陈容的电话:
二零二零年的骚扰电话手机号是:17728997048
二零二二年九月七日,骚扰电话手机号是:17728997159。
骚扰周达琼的丈夫的辅警电手机号话:17376883040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2/9/17/中秋前广东茂名警察骚扰多位信仰法轮功的公民-449699.html

2020-06-15: 疫情期间 广东高州市610等人员骚扰多位法轮功学员
二零二零年一至五月武汉肺炎疫情仍肆虐,广东茂名高州市中共邪党人员到多位法轮功学员家骚扰,包括那些被迫害得瘫痪在床十多年的,还有被邪党谎言蒙骗、高压强制下,放弃修炼的,所有过去在邪党那里被记录过的法轮功学员,都遭到不同程度的骚扰。

高州610等人员到法轮功学员袁洁敏夫妻及儿子、陈容、吴先金等家上门非法拍照;居委和便衣到法轮功学员程雪明(二零一零年被迫害瘫痪在床至今)、凌淑进、刘惠荣等家上门骚扰;派出所警察和居委电话骚扰法轮功学员吴有清,两个警察还强行进门对房子拍照;法轮功学员周达琼、李建英家属也遭他们电话骚扰。法轮功学员李建英家外有便衣,在屋外偷偷拍照,拍完就走。

数十名法轮功学员被以各种形式骚扰,家属屈服于共产邪党的淫威,家属被威胁违背良心的反对法轮功及法轮功学员,并被迫监控或辱骂法轮功学员,610等人员的非法行为严重的影响了法轮功学员家庭的正常生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6/15/疫情期间-广东高州市610等人员骚扰多位法轮功学员-407709.html

2017-11-02: 广东省茂名市高州市法轮功学员刘惠荣遭邪党人员骚扰
二零一年七月十日下午三点多钟,刘惠荣正在炼功,有四名警察敲门,刘惠荣只好停下来,她在心里想,你们来了就听真相吧!便去开了门,招呼警察进屋里来坐,有俩男俩女,其中一个年轻人的是本村的,看见刘惠荣台上有大法书,就大声地吼叫:“现在还看这些书……”刘惠荣说:“你觉得我哪方面不正常,你比我正常多少?”另一个带队来的警察赶快说:“不是这样的,是想问你现在还炼不炼功,来了解一下。”刘惠荣说:“为什么不炼啊!这么好的功法,法轮功已经传遍全世界了,我是一个曾被医院判死的人,是炼法轮功炼好的,你说我炼不炼?”

有俩个用手机拍照,刘惠荣不理他们,开始向他们讲真相,讲自己的亲身经历,没炼功前,她是一个怎样的人,炼功之后,她又是怎么样的人,当年有位姓陈的警察叫她每天去跑步锻练,不要炼法轮功了,我说:“我站都站不了,怎么跑步啊!如果跑步可以治病,那医院不就省事了?法轮功是修炼,不是一般的功法,这几年你们不迫害我,你看我现在的身体好好的,做什么都是轻松自在,一个生命回归社会不就是这样的吗?”

那个带队的警察问刘惠荣要电话号码,还问她做什么工作。她说:因为我炼法轮功经常遭中共人员无辜迫害,什么工作谁敢请呀,只好在家做农活,种菜卖,没有手机。他们说那就丈夫的都可以。刘惠荣说修炼前我病了十几年,修炼后中共迫害法轮功十八年来我经常遭非法抓捕关押迫害,所以没有结婚。那个本村的警察却说那就给你儿子的。刘惠荣说,你说什么?!那个带队的说,没结婚哪来儿子。他们见没有要到他们想要的结果,便自知没趣地走了,刘惠荣本来还想继续讲真相的。

过了不久的一天上午十点多钟下着雨,又有四个警察骚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1/2/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56221.html

2017-02-14:广东省茂名高州市刘惠荣2010年曾被绑架到茂名洗脑班迫害
刘惠荣,女,一九六七年四月出生,家住广东省茂名高州市西岸街道办西岸伍粮村,一九九八年喜得法轮大法。

在修炼前,刘惠荣患有严重的肾病,经多方医治近十年都无效;修炼法轮功才几天,身体即得到迅速康复。自一九九九年以来,她多次受到中共迫害。

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一日下午四点钟,刘惠荣女士正在家中炼功,被高州市邪党“610”、警察局国保、河西派出所、河西宝光街道办一大帮恶党人员非法闯入家中,野蛮粗暴的绑架到茂名洗脑班。刘惠荣双手多处被扭致紫黑。这是她第七次被绑架迫害。

绑架时刘惠荣家里一个亲人都没有,后来才有人告知她妹妹,并由她送衣服到茂名洗脑班给刘惠荣,因此其亲属才得知刘惠荣已被绑架之事。其亲属问高州市“610”要人,“610”却说是茂名“610”给任务指名要抓刘惠荣的。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2/14/二零一七年二月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43075.html

2013-07-13:广东高州刘惠荣自述遭受的迫害
刘惠荣,女,广东省茂名高州市西岸伍粮村人,一九六七年出生,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功。修炼法轮功前,刘惠荣患有严重的慢性肾病综合症十多年,求医无望的情况下走入修炼的,炼功后身体各方面都好转,现在身体很健康。
自从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刘惠荣和家人就过着担惊受怕的生活。刘惠荣自己曾经被迫害十几次,家人也受到恐吓和株连。其二姐因为她不“转化”而不能升职。中共邪党还恐吓其两个妹妹,如果刘惠荣不“转化”她们的儿女就不能上大学或不能当兵等。

下面是刘惠荣自述被迫害的经过。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法轮功后,我经常被无故非法关押。当时身体还不是很好,走路困难,全身浮肿,虽然是好转了,但还未康复。

高州河西派出所比其它派出所邪恶,只要他们上级有活动,就先把我们法轮功学员绑架关押,时间不等。比如江泽民来高州,我和本村的几个法轮功学员都被河西派出所的警察提前绑架,非法关押在招待所一间房间里,不给饭吃,天天是妹妹送饭,一群保安守着,直到江泽民离开高州才放人,共七天。李长春路过高州时我们又被非法关押几天。

有一次在家门前见到一姓谭的学员夫妇散步路过,人之常情,请他俩到家里坐,一杯水还没有喝,我和姓谭的学员夫妇就被河西派出所的警察绑架,并分开“审讯”,关押二十四小时放回家,搞得人心惶惶。因为我家门前屋后都有便衣和保安蹲坑。

“七二零”后我和其她法轮功学员继续在公园炼功,被高州警察抓走,当时有学员被警察打,我们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戒毒所十五天,十五天内勒索家人给一百二十五元饭钱。

那段日子真是度日如年。家人整天提心吊胆,担惊受怕。河西派出所的警察天天到我家来骚扰,所长张嘉义带队,一群警察有时早上天还没有亮就来了,有时上午、有时中午、有时下午、有时半夜,时间不等,还安排一个叫钟克志的保安专门到我家来“上班”。天天早上七点半就到,吓得我家妹妹的小孩哭。我叫他到外面去,使我家人抱怨我。

那时我的心很沉重,也很无奈,不知怎样好,当我得知很多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上访,要讲清法轮功真相时很感动,自己也决定去上访。

一天早上,我很早就背着行李向北京出发了。因天亮警察会来我家的。一路上想着到北京后怎样跟上级领导讲清法轮功真相。在北京西站下火车我就上了一辆公巴,先到天安门,在广场上看见很多警车呼叫。有警察问我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说是,马上背后就被打了一掌,并抓上车拉去一个地下集中营,抄了我身上带的钱,将我和其她上访的法轮功学员一起关押。在那里呆了三天,茂名一科的警察将我押回转给高州河西派出所,河西派出所的警察将我先关押在一个黑黑的屋里,第二天严刑“审讯”。之后将我送到戒毒所拘留十五天,出来前也是要家人给了一百二十五元饭钱,纸巾钱另计。戒毒所里给我们的饭很难吃,菜基本上是吃黄豆。

经常被抄家,家人被吓得不象样,还要面对不明真相的人说三道四,指指点点,心理压力很大,精神受到严重伤害,我理解家人的痛苦,但家人不理解,说我自私,要我放弃。

有一次我出去买一些日用品,去的时间长一些,回来家又被抄了。看见家人害怕痛苦的样子,我心里很难过。这次河西派出所警察在我家抄家时,在缝纫机肚里找到一张经文,同时也抄其他法轮功学员的家,家里有大法资料的法轮功学员全被非法劳教二年。上午非法抄家时没有抓到我,下午又来。我在家反锁不开门,河西派出所的警察和“六一零”、国保、街道办的人就留下守着我家门口,有的回派出所拿工具、梯子来,准备砸门和上楼顶绑架我。我在他们回去拿工具时从楼顶走掉了,回头看我家楼顶有很多警察。

我在家不能呆了,就再次上京上访。在火车上遇见很多法轮功学员,当火车在河唇停车时,我们就转到其它的车去,到涞水检查身份证时我们被扣押在涞水派出所。警察得知我们是法轮功学员,就非法搜身,抄走身上的钱。我们在那里被关了一晚,被通知的茂名驻京办事处的人来接。我们要求给回我们的钱,自己买车票回家,警察不同意,我们就不愿跟他们走,结果被毒打。“审讯”时也打过。茂名驻京办的人强行把我们拉上车,送往茂名驻京办事处四楼关押。在房里我们十三人就反锁,要求还给我们的钱自己回家,明知他们不会善待我们的。

在窗口我们打横幅,叫“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背着《洪吟》〈无存〉。到凌晨天还没亮,他们就开始砸门,外面叫来消防车升起云梯,也挂起气垫,气垫是没有打结扎稳的。我们看见有气垫就想跳下去找机会跑,不能落在他们手上,结果就出现了北京跳楼事件(明慧已经报道)。

因为气垫的绳子没有打结,我们跳下去摔得不同程度的伤,有骨折的、有断腰椎骨的,还有一个当场死亡。我当时不省人事,醒后脑震荡,头晕的不能站,左手抬不起,肋骨痛得要命。在这样的情况下,第二天警察把我们押回高州,在火车上警察把我们两个一对的铐着,睡、坐都困难。回高州后将我们分开在各个派出所“审讯”,我在河西派出所几天几夜不给睡觉,警察轮班看守“严审”,不知过了几天将我关在黑房里,在黑房里又呆了几天就送去高州市第二看守所关押。在看守所里我们都有伤,忍着痛天天做奴工灯饰,不完成任务不给睡,没地方够睡我和几个法轮功学员就睡在地上。

二零零零年除夕前,警察把我们法轮功学员用车拉到观山招待所,领来一帮从三水劳教所来的所谓“帮教”人员,想“转化”我们。当时有几个“转化”的当晚就回家了,没有“转化”的后来转去高州市第一看守所,并非法判刑,三到七年不等,我被非法判刑三年。

我在非法关押期间身体状况恶化,不能炼功肾病严重,全身水肿,不能吃东西,走路困难,还要天天做灯饰,要求任务减半都不同意。后来就被迫害到大、小便拉水,身体又变成皮包骨,不能走路,连四肢都不会动,象个活死人。拉去医院检查,医生说我生命危险,各个项目指标都不正常,很严重了,活不了几天了。在医院打点滴,我一打点滴身体就抽筋,呼吸就困难。回到看守所的什么事情都要找其他被关的法轮功学员帮忙,学员要求警察放人,不然我会死在里面的。这种情况下,高州市各级官员到看守所来看我,看见情况属实,还要我写保证书才可以搞保外就医。我不同意写,怎知他们叫我亲人写了。

我回家后身体很差,妹妹不放心将我接到二妹家送广州南方医院治疗。“六一零”和国保人员要了我妹妹家的电话联系跟踪。有天打电话叫我在某日某时必须回高州市第一看守所报到。我回家按时到一所报到,怎知他们是叫我回来开宣判大会的,当着各中、小学的学生,还有群众的面宣判我们刑期,开完会后我们就被用车拉去游街示众侮辱。

二零零八年,我和法轮功学员去高州谢鸡镇义山村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谢鸡镇派出所的警察绑架我们转给高州“六一零”。他们拘留了我们十五天后又送茂名洗脑班迫害,直到开完奥运会才放回家,有六个月。

二零零八年四月份,高州“六一零”伙同国保、宝光街道办的人来我家绑架我去洗脑班迫害。我在里面炼功,被他们几个人冲入房间将我从床上拖下按在地上,双手向里反扭,向上抬,痛得我直叫。张冲云犹大在场不加阻拦,还在一旁幸灾乐祸。我双手被扭得抻不直,又肿又黑,双手手掌心和指尖出水向外滴。第二天他们假惺惺的问我要不要药水。我不理照常炼功,三个月后双手伸直才不痛,六个月回家。

二零一一年我又被绑架去洗脑班迫害,强制写了保证书一个月后放我回家。在这里我希望那些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早日清醒,不要做历史罪人,希望世人早日明白真相,停止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13/广东高州刘惠荣自述遭受的迫害-276514.html

2011-06-27: 广东高州市中共恶徒再次绑架刘惠荣女士
六月二十一日下午四点钟,广东省高州市四十多岁的刘惠荣女士正在家中炼功,被高州市邪党“六一零”、公安局国保、河西派出所、河西宝光街道办一大帮恶党人员非法闯入家中,野蛮粗暴的绑架到茂名“洗脑班”。刘惠荣双手多处被扭致紫黑。

刘惠荣,女,67年4月出生,未婚,家住高州市西岸街道办西岸伍粮村,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之前她患有严重的肾病,经多方医治近十年都无效;修炼法轮功后身体迅速康复。刘惠荣因坚持修炼真、善、忍做好人,从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已六次被中共邪党人员非法关押,甚至非法判刑三年。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刘惠荣到北京,被中共恶党人员绑架后送回高州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致生命垂危,恶警怕承担责任,所以允许保外就医,但还要非法判三年的监外执行。二零零八年八月四日在谢鸡镇讲真相,遭到邪党人员的绑架,被非法关押在茂名市河西洗脑班。

这是她第七次被绑架迫害。绑架时她家里一个亲人都没有,后来才有人告知她妹妹,并由她送衣服到茂名“洗脑班”给刘惠荣。因此其亲属才得知刘惠荣已被绑架之事。其亲属问高州市“六一零”要人,“六一零”却说是茂名“六一零”给任务指名要抓刘惠荣的。

刘惠荣妹妹送衣服去要求见刘惠荣,茂名“洗脑班”中共恶徒不让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6/27/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43017.html#11626231217-1

2011-06-23: 广东省高州市法轮功学员刘惠荣再遭绑架
2011年6月21日下午16时许,广东省高州市法轮功学员刘惠荣在家中再遭绑架。为首的有高州市“610”人员、河西派出所恶警、西岸区委会书记冯高帮(电话13432974382)。

高州市610人员声称这是茂名市 “610”指定的任务,因为刘惠荣未“转化”所以要抓刘惠荣到茂名洗脑班学习;西岸区委会书记冯高帮欺骗大众,说是刘惠荣打电话叫他们来的。他们把刘惠荣强行抬出家门,绑架上车。后来的情况未明,请知其详情的法轮功学员继续提供消息。

刘惠荣,女,67年4月出生,家住高州市西岸街道办西岸伍粮村,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之前她患有严重的肾病,经多方医治近十年都无效;修炼法轮功后身体迅速康复。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刘惠荣到北京,被恶党人员绑架后送回高州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致生命垂危,恶警怕承担责任,所以允许保外就医,但还要非法判三年的监外执行。在这期间,受到在广州劳教所工作的妹妹极力阻挠和干扰,她无法正常修炼法轮功,加之受高州犹大伍文琼的蒙骗,她走了弯路,直到二零零七年才回到法轮功修炼中来。为了弥补自己所做的错事,她努力去向世人讲真相,于二零零八年八月四日在谢鸡镇遭到邪党人员的绑架,被非法关押在茂名市河西洗脑班。

2008-08-22: 广东高州市大法弟子袁洁玲、刘惠荣遭邪党人员绑架
八月四日上午九点多钟,袁洁玲、刘惠荣到谢鸡镇向民众讲法轮功真相被绑架,现在两人被非法关押在高州市第二看守所。

当天刘惠荣家被非法抄家,抢走私人财物大法书籍、资料等一批。

袁洁玲家人向邪恶之徒要人,邪恶推说六日九点可以见上一面,但袁洁玲家人六日到看守所要人,看守所人员说是国保送来的不让见,要过几天才能见。后来去了几次还是不让见。详细情况有待再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6/23/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42773.html#116230270-34

2008-08-07: 广东省高州市大法弟子袁洁玲、刘惠荣遭邪党绑架
八月四日上午九点多钟,袁洁玲、刘惠荣在谢鸡镇向民众讲法轮功真相被绑架,现在两人被非法关押在高州市第二看守所。

当天刘惠荣家被非法抄家,抢走私人财物大法书籍、资料等一批。

袁洁玲家人向邪恶之徒要人,邪恶藉口推说六日九点可以见上一面,但袁洁玲家人六日到看守所要人,恶警张武说是国保送来的不让见,要过几天才能见。详细情况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7/183544.html2011-06-23:

茂名 高州市联系资料(区号: 668)

2022-11-26:相关责任人:
对吴有清被非法逮捕的高州市检察院检察官:邱静,电话:0668-6635110
现场抄家人员:高州国保陈飞(为首)、周维学、梁国明、国保大队长罗颖(音)、高州市公安局长梁爽、高州市司法局长黄剑朋等。
信宜看守所 电话 0668 8882135

一、高州市公安分局
局长 梁爽,13824877688(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吴有清)
副书记、政委张璇,13600393306
副书记:吴耿,办公电话:0668—6635303,手机:13929776188
副书记、副局长:杨大成,办公电话:0668—6635302,手机:13929700111
副局长:陈元生,办公电话:0668—663530513902510771
赖 龙, 副局长(挂职),办公电话:0668—6635290,手机:13927589219
指挥中心主任:江雄,13927581888
陈 勇, 副局长(挂职),电话:0668—6635399,手机:13500078113
杨 捷, 副局长,手机:13922055828
汪永新,党委委员、政工室主任 手机:13702661070
邹才武,党委委员、纪检监察组组长,电话:0668—6635309,手机:13828613038
林海森,市公安局政委,办公电话:0668—6635289,手机:13809762956
高州市公安局办公室
曾 菊,指挥中心政秘股电话:0668-6635360,手机:13828601839
办公室电话:0668-6635360,传真:6664604
指挥中心主任:江雄,13927581888(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
伍世域,指挥中心教导员, 手机:13924387281

国保大队长凌卫阳 1969-12-05 国保大队(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
副大队长杨胜光 1962-05-03 13702660519 国保大队(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
周志明 1966-04-21 13702662902 国保大队(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2-02-06, 10:33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