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09-24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黑龙江 >> 齐齐哈尔市(第二看守所,第二监狱 ) >> 李顺江, 男, 51

个人情况: 理工大学毕业,工程师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
迫害情况: 被非法判三年
个人近况: 2021年5月20日 迫害致死 (null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3-10-26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4666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李顺江 李顺江妻子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1-09-22:齐齐哈尔几名法轮功学员遭受的残酷迫害
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田勇、李顺江、高福平、张福海、赵义、张立群等人,于二零一七年至二零二一年期间分别遭受非法关押于齐齐哈尔市双合看守所、齐齐哈尔监狱(冯屯监狱)、泰来监狱,并遭受到野蛮灌食、喷辣椒水、强迫坐小板凳、撞墙,电击等酷刑迫害,其中,年仅五十岁的李顺江不幸于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日含冤离世。
以下是这些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的部份事实。

1、田勇遭受的惨无人道折磨

田勇,四十五岁,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一日上午八点多,从家里刚下楼被就齐齐哈尔市铁锋区刑警队五、六个警察绑架,把钥匙抢下后,到他家打开房门,把其妻子王爱华又绑架了。带头是姓杜的队长警察电话:13803621000。他们把田勇夫妻俩绑架到铁锋区刑警队。“办案人”尹涛、张健,他们连续三天不让田勇睡觉,在审讯室中对他吹冷空调,用不明的粉末对田勇的眼睛间断的吹,致使他的眼睛视力下降,看不清东西。还把田勇弄到一个没有监控的小屋,坐在铁椅子上用湿毛巾闷住鼻子和嘴,往毛巾上浇凉水使他呼吸困难。恶警还把手铐上拽抻,致使田勇浑身抽搐,动手打脸,脚踢下阴部,使他下身肿大,便血数日。

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三日晚八点多,田勇被非法关押到齐齐哈尔市双合看守所,在这期间田勇一直在绝食抗议。三月二十五日早上,在看守所613房间上厕所时排尿便血,摔倒,浑身抽搐,看守所让办案人来把他送到齐齐哈尔市附属二院检查身体,其中一个警察伏在田勇耳边说:你有病,病的很重,我也得把你送进去,这是上边要求,我没有办法!就这样,田勇又被送回看守所。

三月二十六日,田勇和刘慧杰被看守所王所长和几个警察一起送去齐齐哈尔市附属二院灌食迫害,他俩一直在向他们讲真相,刘慧杰被一名女警打了几个耳光,脸被划破。由于田勇的鼻孔肿大和拒绝灌食物,他们连续换了几名护士都没插管成功。后来来了一名男大夫,用钢丝插到软管里给下鼻管,他们几名男警察压住田勇身体,护士按住头,男大夫不管他的剧痛用钢丝给下管灌食。田勇在齐齐哈尔市附属二院六楼被野蛮灌食,男医生和护士都是那里的。就这样回到了看守所,都是手脚被铐着,与链子穿在一起。

后来,田勇被转到看守所512监室,管房警察叫韩志强。田勇也间断的被拖出去灌食物多次,有时候是去附属二院,有时候就在看守所的走廊,有一次灌食插管从鼻子进去从嘴里出来了,看守所有个叫沈队的警察,他是负责二楼五监区的,他用手拉着从田勇的嘴里出来的鼻管和鼻子出来的管左右拽,一边折磨一边大笑,痛的田勇泪流不止!每次插管灌食都是齐齐哈尔市附属二院的护士和大夫来用钢丝插到软管里给下鼻管!

在看守所,田勇的身体被折磨的非常虚弱,好几次被送到附属二院,但是做CT检查从来不告诉结果! 这一年多,田勇一直在韩志强管的看守所病号监室遭非法羁押。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六名法轮功学员田勇、李顺江、高福平、张福海、赵义、张立群被送到齐齐哈尔监狱(冯屯监狱)迫害。刚到集训队不久,由于田勇身体太虚弱出现浑身抽搐!被送到监狱医院,监狱医院犯人徐宏达用银针扎田勇的指甲缝里!一边扎一边说:别装了,到这就得听话!由于田勇身体虚弱,进食困难,在冯屯监狱集训队,田勇走路都得扶墙走!另外五名法轮功学员都被码坐小板凳。

田勇在集训队呆了五十天,于二零一九年二月初分到各个大队,田勇被分到五监区,干的活是用小镊子缠线盒(网络机顶盒上用的)。到冯屯监狱五监区,田勇被罚站近二周,因拒绝劳动,拒绝背监规,监区想把田勇送小号迫害,小号拒收没去成。后来家里人把他的病例送到五监区,监区也没有再强迫他劳动。

二零一九年八月七日,冯屯监狱所有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都被转到泰来监狱!田勇被分到七监区(纺纱监区)二中队。大队长叫刘磊。刘磊让田勇写保证书,田勇拒绝,他们叫一个犯人看着他,一出工就叫田勇在七监区车间面壁罚站,一个犯人给田勇打饭,他只能在一个固定的区域活动!刘姓警察踢了田勇二脚,看着不许坐着。回到监室一切正常,他们对田勇在经济上迫害,他在泰来监狱待了七个月就花了90元钱,不许购物,理由是不写保证书。

2、高福平、张立群遭受的部份迫害

二零一九年三月份,高福平在冯屯监狱一监区二分区,干完活收工时,让高福平下蹲报数,他拒绝。被喷辣椒水。小队长推他头撞墙,电棍电他。法轮功学员武云龙说你咋打人呢,也被喷了辣椒水。最后高福平关小号一个月,武云龙被关一个半月。

张立群在修炼大法前曾患乙型肝炎大三阳,炼功一个月后就好了。他被非法判刑十一年,出来后才几年,二零一七年又被绑架,遭非法判刑三年。在冯屯监狱期间,被强迫坐小板凳五十多天,不让动。上大便都上不出来,被迫害的肝部胀痛。转回泰来监狱后,经常恶心难受,并摔倒两次。第二次送到监狱医院抢救。

在第一次十一年刑期时,四十多岁的他开始掉牙,上面的牙都掉没了。吃饭都费尽。迫害初期因去北京上访,被关押两个月,后被绑架进洗脑班半年,判刑十一年,加上这次三年,近15年的光阴都在监狱中度过。正是人生的大好时光,一生能有多少个15年。相关文章《身陷囹圄十一载 坚修大法志愈坚》《齐齐哈尔市张立群遭十一年冤狱迫害》

3、王宇东遭受的部份迫害

王宇东被送到泰来监狱后,因为不出工,大队长苗兴宇找来两个小警察拿电棍电他。不穿囚服被丰亮喷辣椒水,强行戴手铐脚镣,28斤脚镣,关在小号,锁在地环上,躺着坐着都难受,吃喝拉撒都在一个空间里。

王宇东转到冯屯监狱后,不报数不站队不走队列,被中队长电棍电。二零一九年十月三日晚上九点多,出去方便回来后就上不去床了。他是上铺。觉的天旋地转,被搀到别人铺上,便什么都不知道了。在监狱医院住了一宿后,又被转院到齐市附属二院,三天后才清醒,后又被送到省监狱医院。医院说他的记忆细胞损失百分之七十多。

王宇东在病监呆四个月后,六月份回到五监区。监区副大队长让他干活,王宇东干不了,被叫到办公室,被喷辣椒水十多罐,喷脸喷眼睛,整个面部火辣,眼睛睁不开,眼泪不止,什么都看不清,非常痛苦。两个小时后脸都曝皮了。三、四天内连续喷三次,每回都喷十来罐,都是副大队指挥出头迫害。至今脸上还有几个坑,都是那次留下来的疤。

王宇东转回泰来监狱前,泰来监狱培训警察整人的手段。回去后让法轮功学员都站着,腿都肿了。喷辣椒水,电棍电,用皮牛打人,一打一个凛子。

王宇东在泰来监狱绝食期间,被威胁要灌食。后来给王宇东弄到一个隐蔽的地方,弄来一坨粪便,说不吃饭就把它吃了。被逼无奈,王宇东停止了绝食。相关文章《王宇东被齐齐哈尔市监狱迫害致脑梗塞住院》。

4、张福海遭受的部份迫害

张福海在被投到冯屯监狱后,监狱让他干活。他说干不了,在派出所时被打被抻,胳膊受伤,干不了活。当时集训队李延伟,副大队侯彦彬,大队长王力都在。王力过来打他一嘴巴,电棍电额头,电胳膊;哪疼电哪;把张福海送到机台跟前,站了半小时,让他想想能不能干,被拒绝后,又电了十多分钟,往眼睛里喷辣椒水,致使张福海的眼睛疼的睁不开。

张福海被转到泰来监狱后被分到四监区。大队长尚大鹏,副大队金龙。指导员傅立彬。他们逼迫张福海干活,张福海说干不了,在冯屯监狱就干不了,他们打张福海,张福海的父亲一直在为此事到处给他维权。李金龙说你干不了活,就在这站着,画了个圈,当时正下着雨,站了两三个小时,雨大了才让进屋站着。在车间食堂又强制站了四、五天,除吃饭时间,其余时间从早六点站到晚八点一直站着。有一天站累了,他蹲一会,尚大龙就哼他要求站好了。因为他不干活,有一天被两个刑事犯摁倒。他说:乍得,你们还要动武力要打我呀。最终没敢打。下午找脚镣给张福海扣上,拉到没监控的车间,用手链挂横梁三个小时。吃饭后,用车送到单独一个宿舍,让人看着,不许睡觉,闭上眼睛就扒拉醒,致使张福海一夜没睡。

第二天,恶徒又拉张福海去挂,挂到中午。张福海被迫拖着受伤的身体干活,从早八点干到晚六点。过几天教导员又找到他,逼其转化。他说,我写不了。我没错,我做好人不偷不抢,往哪转化。大队长,指导员,副大队合谋,给他戴上手铐,拷到钢丝网上曝晒。当时正值8月份,曝晒三、四个小时。他们三人在树底下乘凉。还让刑事犯去劝他,一直铐到下班点。第二天用链子挂到车间,两胳膊伸直,挂了两天,使本来就有伤的胳膊更是雪上加霜。胳膊一直疼。相关文章《齐齐哈尔冯屯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张福海在齐齐哈尔监狱遭迫害 境况堪忧》

5、李顺江遭受的迫害

李顺江在冯屯监狱和泰来监狱里被迫害致胸积水、肺积水,出狱之后一直没有好转,喘气都困难,加之派出所不断的骚扰,最终于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日含冤离世,才50岁出头,留下也是被中共迫害出精神疾病的妻子,和瘫痪在床的岳母。

相关文章《齐齐哈尔市工程师李顺江被迫害离世》、《齐齐哈尔李顺江生前遭受的迫害补充》、《齐齐哈尔市工程师遭受的酷刑折磨》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9/22/齐齐哈尔几名法轮功学员遭受的残酷迫害-431766.html

2021-06-03: 齐齐哈尔李顺江生前遭受的迫害补充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工程师李顺江,二零一七年三月再次被绑架,被非法判刑三年,在冯屯监狱和泰来监狱里被迫害致胸积水、肺积水,出狱之后一直没有好转,喘气都困难,加之派出所不断的骚扰,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日含冤离世。

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一日,李顺江被建华区东市场派出所绑架,副所长叫吴刚,警察叫潘帅。两天后,三月二十三日李顺江被送到齐齐哈尔看守所关押迫害。

李顺江在看守所被关进五一一号监室,这个监室是过度号(被关押人员首先关到过度号几天,然后再被分到其它监室)。五一一监室管房警察叫付鑫,三十岁左右。李顺江进到监室后,就开始炼功,看守所就给他加戴械具(跑链),就是把手和脚都用铁链子链上提审,白天晚上都戴着一直戴了十七天!

之后,李顺江就一直在看守所炼功,有空就炼。因为过度号流动的关押人员非常多,他就给他们讲法轮大法真相、劝三退,一年多劝退了几百人。李顺江非常乐于助人,谁有困难他都主动帮助,经常给他人缝补衣物,监室的蹲便被他清洗的每天都干干净净。他用他的言行获得了警察和关押人员的尊敬。从过度号分到各个监室的关押人员都说我们五一一有个法轮功老李(李顺江),人太好了,都给我们三退了,还告诉我们法轮大法好。

二零一八年夏由于齐齐哈尔看守所改造,李顺江又被调到六一五监室,管房警察叫杨文。二零一八年六月李顺江等九名法轮功学员被铁峰法院非法判刑,他被枉判三年。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六日在看守所他的妻子接见他,他伤心地流下了眼泪。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李顺江等六名法轮功学员被送到齐齐哈尔监狱(冯屯监狱)继续迫害。刚到集训队李顺江被分到集训队一号房间,六个房间六个法轮功学员,每人只准许坐在塑料凳子上,不许坐在铺上,其他的犯人都在铺上坐。李顺江公开拒绝做体操(跳小苹果广场舞),五六个犯人一起殴打他。还有一次,集训队杨大队组织学习让大家认罪服法,问大家谁没罪?谁是冤枉?李顺江站起来面对集训队所有的警察和犯人说:“我是冤枉的,我无罪,法轮大法好!”杨大队暴跳如雷,气急败坏和李顺江理论,李顺江和他讲法轮大法真相,杨大队也拿他没办法,让他站了一会就了事了。

在冯屯监狱集训队呆了五十多天后,六名法轮功学员被分到不同的监区,李顺江被分到冯屯监狱出监监区,出监监区有四名法轮功学员,陈岩和李顺江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迫害,陈岩被强迫穿束缚衣半个月,关押小号迫害一个月。李顺江被监区长期的罚站迫害,由一个犯人单独看守,不许和别人说话,由于长时间的迫害,李顺江身体出现了:极度消瘦,上不来气,浑身无力。出监监区大队长姓张,有个小警察叫焦亮。

就这样,李顺江在冯屯监狱(齐齐哈尔监狱)被非法关押了九个月,于二零一九年八月七日转到黑龙江省泰来监狱继续迫害。当时被冯屯监狱关押的二十几位法轮功学员全部转到泰来监狱。

二零一九年八月七日,李顺江被转到泰来监狱十监区,在十监区被迫害的还有法轮功学员佟明宇(他的情况是一直在绝食反迫害要求无罪释放,在冯屯监狱时候一直在监狱的医院被灌食迫害,转到泰来监狱,也是在泰来监狱的医院遭灌食迫害,身体也是非常的虚弱。)。泰来监狱十监区为了让李顺江转化,非常邪恶的对他迫害:戴上手铐和脚镣子,出工之后把他双手铐在车间的大门上,双脚戴着脚镣,把他脚腕上的皮都磨破了。

一个月后,李顺江被迫害得出现了胸积水,在泰来监狱医院多次抽水,并在泰来监狱医院住院到他释放前一个月。李顺江近一米八的身高身体瘦的八十来斤(他正常时候体重一百七十多斤)。

以上是关于李顺江的一些情况,把他写出来,希望知情者继续给予补充,把迫害他的公检法部门的信息整理出来,然后曝光出来!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6/3/齐齐哈尔李顺江生前遭受的迫害补充-426537.html

2021-05-29:齐齐哈尔市工程师李顺江被迫害离世
齐齐哈尔市工程师李顺江,二零一七年被绑架、枉判三年,在冯屯监狱和泰来监狱里被迫害致胸积水、肺积水,出狱之后一直没有好转,喘气都困难,加之派出所不断的骚扰,最终于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日含冤离世,才50岁出头,留下也是被中共迫害出精神疾病的妻子,和瘫痪在床的岳母。

由于走得突然,李顺江的父母和姐妹也没能看到他最后一面,亲人嚎啕大哭。白发人送黑发人,是怎样的一种心痛?

李顺江毕业于理工大学,是一位优秀工程师,修炼法轮大法后,思想境界得以升华,把工作当成自己的事业无私奉献,仁厚正直。李顺江因坚持向民众讲法轮功真相,遭绑架、二次被非法判刑(九年、三年),在看守所、监狱遭受吊挂、铁椅、毒打、铁鞭抽脸、支棍、反铐、关小号、死撑子等酷刑摧残。

以下是李顺江这些年来遭受的部份迫害简述: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以后,法轮功学员没有了正常的生活工作和修炼环境,李顺江与其他几位法轮功学员被迫流离在外、居无定所。为澄清中共媒体对法轮功的造谣诬陷,为使民众了解法轮功遭迫害事实,他们坚持向人民讲清真相。

遭绑架、酷刑折磨

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日夜里十点多,齐齐哈尔市青云街派出所的一伙警察突然破门而入,将李顺江家里的两千多元钱占为己有,对他连踢带打,用绳子捆绑,还用布将他的眼睛蒙住,戴上脚镣,押送到铁南派出所。

李顺江被双手反铐在走廊尽处的暖气片上,蹲不下、立不起、四肢无倚无靠;翌日白天,又被关到小屋里,还是双手反铐在暖气片上;晚上,把他弄到刑讯室的铁椅子上,铁椅子背上有两个孔,双手从身后椅背的孔里伸出去反铐,警察往死里勒、铐,使李顺江的双手被铐处不过血,双手肿得如同馒头一样。

第三天,他们又将李顺江蒙上眼睛,戴上很重、很大的头盔,推上警车,押送到荒无人烟的废弃的三粮库院内,那里有一排平房,也是对法轮功学员秘密刑讯逼供的场所。室内有一上下铺,将他双手铐在下铺上,蹲不下,立不起来。

第四天,由原龙沙分局政保科科长张春秋一手操控,铁南派出所所长刘耀福坐镇、铁南派出所副所长杨老八和一警察王立对他拳打脚踢,往头盔上砸,使其顿感头昏脑胀,嗡嗡作响;晚上,将其双臂吊挂到房梁上,用木头方子立着猛力向下砸双脚,砸了二百多下,李顺江的双手双脚肿大青紫变形,十个脚趾盖瘀血,没有好地方。

李顺江对他们说:你们别这么做,这样迫害法轮功,对你们自己不好。中共警察们竟说:“我宁可下地狱!犯罪、嫖娼、赌博,国家不让抓,我们就不抓;法轮功是好人,国家让抓,我们就得抓。”

警察们威逼利诱得不到他们所要的,张春秋便破口大骂个不停,口出狂言、诬蔑大法,叫嚣着:“我打死你们就象杀死小鸡儿一样,打死后浇上汽油点着,对外就说你们修炼法轮功的自焚!”

他们将李顺江从房梁上放下,从里屋带出来的过程中,铁南派出所的副所长阴险的说:“你现在可以走,你走几步,我就从后边开枪打死你,然后就说你逃跑。”

李顺江又被戴上脚镣,双手反铐在床上。他的脸肿大变形,双脚脚趾疼痛难忍,头戴沉重的摩托帽盔,行走极为艰难。后来,又被带到铁南派出所,双手又被反铐在铁椅子背的窟窿里一天一夜,他们又用凉水泼。酷刑折磨五天五夜。

五天后,仍得不到所谓的口供,便软硬兼施,让户籍骗取他的信任后诱供,谎称其岳母也修法轮功,让他谈谈什么时候炼法轮功,有何感受,然后草草形成文字作为所谓的审讯材料。

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五日下午八点左右,李顺江与另一名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齐市第一看守所。李顺江的双手肿大如馒头,铐子陷在肉里,往出渗黄油,浑身上下青肿变形,步履蹒跚,狱医见状拒收。警察说没事儿,并向上级请示,市公安局副局长特批,打电话给看守所迫使他们将其收下。看守所让他签字,李顺江拒签,狱医老马头对他连打带骂。

在看守所,李顺江双臂双手双脚麻木红肿半年之久,双臂不能抬起,双脚麻木不听使唤达五年之久。一次,李顺江被警察刘景齐强行戴上手捧子半个多月之久,致使双腕皮肉绽开,往出渗血和油,至今手腕还留有疤痕;一次路过关押岳母的女号时,他与岳母打招呼,便招致警察张勇的踢打;被非法判刑要求照相时拒绝照相,又被警察房正伟暴打一顿。

被非法判刑九年入冤狱摧残

李顺江在齐齐哈尔看守所被关押了一年零十个月后,被非法判刑九年,于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十六日被劫持到黑龙江泰来监狱。

刚入泰来监狱集训队,检查身体验血时,狱医一看血脂就说李顺江严重贫血,他走路头晕、吃啥吐啥。李顺江拒绝穿号服,狱警李忠孝找他谈话:“你不穿我想办法叫你穿”。在他指使下,犯人吴海龙(甘南县平阳镇人)带头施暴:他们一哄而上,用竹条坯子、九毫米粗铁丝做的鞭子,劈头盖脸一顿抽打,拳脚相加,他的脸、头顿时皮开肉绽、血流如注,双眼被血流冲的模糊不清,被折磨得血肉模糊奄奄一息……

二零零三年一月十日,李顺江被送到六大队,因被齐市警察酷刑折磨加之泰来监狱的非人迫害,身心交瘁极度贫血,头晕不能行走。

二零零三年二月,李顺江一天坐在床上,被恶犯汇报说他炼功,被二中队警察带到管教室,李顺江对其讲法轮功的真相,被九队狱侦干事王长冰(现任十四监区指导员)伙同几个警察及犯人头儿戴贵斌(齐市人)一顿疯狂殴打。自此,李顺江身体状况更加虚弱、精神恍惚、出现幻觉、走路扶着墙走,否则随时晕倒。当时六队大队长叫刘雄(调六三监狱任改造狱长,后驾车车祸身亡)。

后来李顺江又被弄到九大队一中队。二零零三年深秋,李顺江由于炼功,被指导员马洪彬指使犯人将他找到办公室,抓起笤帚发疯似的劈头盖脸的一顿猛打,还叫来犯人李忠孝、韩再辉、王子军等,将李顺江吊到车间外一大铁架子上,拳打脚踢、恶语相加,晚上收工时直接关入小号,双脚戴上支棍、双手背铐达七天之久。

李顺江绝食抗议监狱的罪恶行径,被九队狱政干事王佰文等野蛮灌食,灌的是喂狗的不去皮儿的苞米面加水,还时常将管子插到气管里。

二零零四年至零六年,改造队长安盛私自扣押李顺江的信件,不让看书、不让写字、不让打电话、不让说话、不让到狱中超市购物,态度相当蛮横粗暴。

二零零七年一至四月份,泰来监狱又开始了新一轮的高压迫害。司法部下发文件,对法轮功学员百分之百强行转化(放弃修炼),否则,相关警察扣发工资、奖金,直接关系到升迁。所有法轮功学员被强制参加大会,齐市“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头目到泰来监狱坐镇,邪悟者陈滨做胡说八道的所谓演讲。

一月二十六日,九大队二中队指导员戴剑锋,找李顺江谈话威胁说:“你必须转化,不转化就火化!”他派多个包夹(专门控制法轮功学员的犯人)管制李顺江,把他单独禁闭在一个小监室里二十多天,不许他与任何人说话、接触,剥夺接见、接电话及邮包信件的权利,所有食物被没收。

三月十日开始,大队长王永强、副教王建民背后操控,整日整夜不让李顺江睡觉,还罚坐在瓷砖地上,拳打脚踢;看不见效,就把门和窗打开,窗户和门强烈对流,北方的早春寒风刺骨,那些犯人打手穿着棉衣捂着棉被还直喊冷,可是他们竟扒掉他的棉衣,只剩单衣单裤,还往身上浇凉水冷冻,拳脚相加;多日不让上厕所,不让喝水,只能喝咸盐水,致使他小便失禁;且强行将李顺江衣服扒光,一丝不挂,在水房里将自来水龙头接上水管,对准身体猛哧凉水;还逼他光脚蹲小板凳等折磨。犯人头儿刘海龙(富裕镇人)说:“九大队全体警察开会研究下令,采取任何措施强行转化,不转化就打死,打死了就算自杀,再火化。”

被迫害致死

历经九年的身心摧残、生死劫难,李顺江于二零一零年出狱,失去工作、没有了生活来源,身为工程师的他只能靠打工艰难维持生计。

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一日,李顺江又被齐齐哈尔市建华分局警察绑架。当天齐齐哈尔市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还有高福平、张福海、田勇、王爱华、赵义、张立群、张氏民、宋玉兰、刘明英、朱秀敏、王宇东、王艳、张艳华、刘慧杰等十多人。

在东市场派出所,李顺江遭到恶警于刚、常帅的酷刑折磨:1、吊挂,背铐铁椅抓住两条腿抻;2、背铐铁椅往腿底下垫砖头;3、头套塑料袋;4、胶鞋抽脸;5、用尿刷牙;6、小刀扎脚后洒酒和盐;7、用布倒上芥末油捂住鼻子、嘴,脸上身上都是伤。两天后送至看守所,看守所拒收。于刚等人又把李顺江拉到医院,开具假证明,强行把李顺江送进看守所。

四月七日,律师在看守所见到李顺江时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李顺江被戴手铐脚镣且前穿,佝偻着腰步履蹒跚艰难的挪到接见室。律师立即要求马上把刑具打开,严正告知这是违法。

检察院人员提审李顺江时,他把派出所人员对他的酷刑逼供之事反映出来。过后于刚又来到看守所以提审的名义威胁李顺江,你要再坚持说酷刑的事,就把你再拉回派出所,看你能不能受得了。最后逼迫李顺江签字,承认伤是磕的。

此次九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其中李顺江被非法判刑三年。李顺江、田勇、张福海等七位法轮功学员,于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九日被劫持到冯屯监狱继续非法关押迫害。

李顺江抵抗监狱的奴役劳动,遭到十监区指导员翰可欣的迫害,上大挂、不准上厕所,导致身体出现胸积水住院,家里存钱也不让花。

九月十一日,李顺江家属在齐市泰来监狱接见时,见到李顺江被警察搀出来,身体很瘦弱,说话无力。警察说刚在监狱医院抽完胸积水和肺积水。

在监狱非法关押期间,由于被长期迫害,原本一百六七十斤的身体只剩八十余斤(身高一米七八),全身无力,走不动路,吃不进饭,喘不上气。监区邪恶用各种非人手段对他残酷迫害,逼着写“四书”等,把他双脚全天锁住,脚腕皮都被磨掉了,白天出工,双手被吊锁在车间大门上,并且毫无人性的不让上厕所,晚上躺在地上手被铐在床腿上,犯人看着不让睡觉。

二零二零年三月李顺江出狱后,身体已非常消瘦,朋友看到他都没认出来。李顺江的身体一直不好,经常咳嗽。

李顺江的妻子陈丽曾经因修炼法轮功被判刑三年,原本健康的人,被哈尔滨女子监狱迫害的回来后精神就不正常了。李顺江的岳母也因修炼大法被判刑四年多,回来后一直瘫痪在床,吃喝拉撒都在床上。他的岳母身材高大微胖,一次从床上掉下来,身体虚弱的李顺江试了几次都没拽动,使尽全身力气才将她扶上床。妻子精神不正常,放水一放就是半天,要么就点火。他整天担心失火跑水。李顺江白天照顾她们娘俩,晚上妻子也不让他休息,使他原本不好的身体更加雪上加霜。

李顺江家在铁锋区,辖区龙华路派出所,不让李顺江在他们辖区内居住,多次找到他要求他搬走。他们生活在夹缝里非常艰难。

二零二一年三、四月期间,派出所又去骚扰李顺江,有次敲门敲了一个多小时。在多重压力下李顺江被迫害的最终离世。

关于李顺江遭受的迫害,请见明慧网文章《遭九年冤狱酷刑 齐齐哈尔工程师又被绑架》《齐齐哈尔市铁锋区法院非法庭审九名法轮功学员》。

从迫害法轮功至今22年,李顺江在冤狱中度过12年,人生中最美好的年华被剥夺了自由。在中共的天下,这也只是无数案例中的冰山一角。

李顺江曾经的愿望就是:呼吁国内外正义善良人士关注中国大陆法轮功修炼者所遭受的迫害,制止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的相当于“文革”小组的非法机构“六一零”的继续犯罪,让自由、人权、和平之光朗照曾经拥有五千年文明的中华大地。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5/29/齐齐哈尔市工程师李顺江被迫害离世-426332.html

2019-12-08:泰来监狱对法轮功学员李顺江和张福海的迫害
法轮功学员李顺江反迫害抵抗监狱的奴役劳动,遭到十监区指导员翰可欣的迫害,上大挂、不准上厕所,导致身体出现胸积水住院,家里存钱也不让花。

法轮功学员张福海,在冯村监狱遭迫害后,导致腰椎管狭窄不敢蹲,两条腿发凉,转到泰来监狱后,身体不支,拒绝奴役的劳动,遭到四监区大队长尚大鹏的迫害,天天对他罚站,站不住,又遭指导员付立彬的迫害,上大挂,晚上不让睡觉,黑白折磨,逼迫他干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2/8/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96781.html

2019-09-16:李顺江在齐齐哈尔监狱被迫害致胸积水和肺积水
九月十一日,李顺江家属在齐市泰来监狱接见时,见到李顺江被警察搀出来,身体很瘦弱,说话无力。警察说刚在监狱医院抽完胸积水和肺积水。李顺江在冯屯监狱被迫害的很严重,到泰来监狱后好多了。家属请律师作申诉,去泰来监狱接见,监狱不让律师见。

李顺江理工大学毕业,是一位优秀工程师,修炼法轮大法后,思想境界得以升华,把工作当成自己的事业无私的奉献,仁厚正直。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后,李顺江受中共打手酷刑折磨。他曾于二零零一年二月被中共警察绑架,遭酷刑逼供,之后被非法判刑九年,在黑龙江泰来监狱遭受各种酷刑摧残,直到二零一零年出狱。

李顺江于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一日被齐齐哈尔市建华分局警察绑架。当天齐齐哈尔市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还有高福平、张福海、田勇、王爱华、赵义、张立群、张氏民、宋玉兰、刘明英、朱秀敏、王宇东、王艳、张艳华、刘慧杰等十多人。李顺江在东市场派出所遭到于刚、常帅的酷刑:1、背铐铁椅抓住两条腿抻;2、背铐铁椅往腿底下垫砖头;3、头套塑料袋;4、胶鞋抽脸;5、用尿刷牙;6、小刀扎脚后洒酒和盐;7、用布倒上芥末油捂住鼻子、嘴,脸上身上都是伤。2天后送至看守所,看守所拒收。于刚等人又把人拉到医院,开具假证明,强行把李顺江送进看守所。

二零一七年四月七日,律师在看守所见到李顺江时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李顺江被戴手铐脚镣且前串,佝偻着腰步履蹒跚艰难的挪到接见室。律师立即要求马上把刑具打开,严正告知这是违法。

检察院人员提审李顺江时,他把派出所人员对他的酷刑逼供之事反映出来。过后于刚又来到看守所以提审的名义威胁李顺江,你要再坚持说酷刑的事,就把你再拉回派出所,看你能不能受得了。最后逼迫李顺江签字,承认伤是磕的。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六日,齐市铁锋区法院对李顺江、高福平、张福海、田勇等九位法轮功学员第一次非法庭审。公诉人张剑宣读完起诉书后,从头到尾未提及刑讯逼供一事。当事人集体提出要求合议庭人员全部回避。因为公安机关整个办案过程都是逼供诱供和骗供。在检察院提审时,除张世民和宋玉兰两人外,其他七名法轮功学员都提及被刑讯逼供一事,但检察院一直未给予答复,起诉书也不曾提起。

律师指出警察违法办案:1、没有立案,非法抓捕,没侦查就直接抄家,非法侦查,非法起诉,非法开庭。法律规定,没立案就不应该侦查。2、超期羁押。六十四天非法批捕,超过刑拘三十七天。3、刑讯逼供,酷刑迫害。九人均在公安分局、派出所、看守所都受到肉体和精神的严重迫害,酷刑折磨、手段卑鄙残忍、都是两三天后才送到的看守所,超过二十四小时。律师要求调取监控录像,检察院、法院却不提供。

二零一八年六月五~七日,法轮功学员们被第二次非法开庭。所有律师都要求无罪释放法轮功学员。几名当事人也都要求无罪释放。法官剥夺了几名当事人的陈述权利,王爱华一再坚持下才寥寥说了几句。王爱华说,我已经肺结核开放,需要医治,我要求无罪释放。现在法官办案是责任终身制,谁办案谁负责。希望你们认清当前形势,事情会变的。请你们为自己和家人的未来考虑。没说几句被法官制止。

九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李顺江(三年 )、田勇(三年)、王爱华(三年)、张立群 (三年)、高福平(三年)、赵义(三年,罚金两万元 )、张福海(两年十个月),张氏民被非法判两年八个月缓刑三年、罚金两万元,宋玉兰被非法判一年六个月缓刑两年、罚金一万元。判决书写的时间六月二十八日,可在七月二十四日律师才接到。

李顺江、田勇、张福海等七位法轮功学员,于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九日被劫持到冯屯监狱继续非法关押迫害。田勇在齐齐哈尔冯屯监狱被迫害的肾结石,腰痛的只能躺着,眼睛由于被喷辣椒水也不好,小便被踢肿,家人到泰来监狱接见时还没有消肿。张福海因拒绝奴役而先后遭狱警李艳伟、王力、岳晓威电棍电击、扇耳光、喷辣椒水;因拒写“三书”(放弃信仰的悔过书等)而遭教导员侯颜斌毒打致昏迷入院,从医院回二监区后又被关禁闭一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9/16/李顺江在齐齐哈尔监狱被迫害致胸积水和肺积水-393362.html

2019-07-29: 对齐齐哈尔市九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的责任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7/29/对齐齐哈尔市九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的责任人-390753.html

2019-05-10: 黑龙江鸡西陈岩和齐齐哈尔市李顺江被非法关押
陈岩,男,53岁,黑龙江鸡西法轮功学员,现被关押在齐齐哈尔监狱出监监区,先后被用过辣椒水,束身衣迫害。现陈岩拒绝劳动,被天天罚站,早7点多到下午4、5点钟,同时还有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李顺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5/10/二零一九年五月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86469.html

2018-12-01: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田勇等七人被劫持入狱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田勇、张福海、张立群、高福平、赵义、李顺江、王爱华遭非法判刑后,法院没通知律师,没通知家人,于2018年11月29日将七位法轮功学员劫持到冯屯监狱继续迫害。

7位法轮功学员上诉到齐齐哈尔市中级法院,5名律师多次找法官宋知,她推脱说:在外面有事,叫别人代理。律师多次打电话都不接,就是不接见律师。这次律师打电话问中院告知:先送走,后判决。真是无法无天。律师要给李顺江申诉,告中院违法。

据悉,7位法轮功学员都遭严重酷刑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2/1/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77895.html

2018-08-01: 齐齐哈尔九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的补充情况
二零一八年六月五~七日,齐齐哈尔市铁锋区法院非法第二次对九名法轮功学员庭审,请见详细报道《齐齐哈尔市铁锋区法院非法庭审九名法轮功学员》。

现在得知九名法轮功学员诬判非法刑期是:张福海(两年十个月) 、李顺江(三年 )、田勇(三年)、王爱华(三年)、张立群 (三年)、高福平(三年)、赵义(三年,罚金两万元 ),他们七人在看守所里已分别上诉。

另外,张氏民被非法判两年八个月、缓刑三年、罚金两万元;宋玉兰被非法判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罚金一万元。

齐齐哈尔市铁锋区法院非法判决书写的时间六月二十八日,可在七月二十四日律师才接到(以过上诉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8/1/二零一八年八月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71878.html

2018-07-09: 齐齐哈尔市铁锋区法院非法庭审九名法轮功学员
黑龙江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李顺江、高福平、张福海、田勇、王爱华、赵义、张立群、张氏民、宋玉兰、刘明英、朱秀敏、王宇东、王艳、张艳华、刘慧杰等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一日遭绑架。其中刘慧杰、朱秀敏、张艳华先后回家,王艳、刘明英和王宇东已被判刑,并已分别送至哈尔滨女子监狱和泰来监狱。其余九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齐市看守所至今已一年半,此期间,他们两次被铁锋区法院非法庭审。

根据家属回忆,将九人两次被非法开庭情况整理如下: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六日,齐市铁锋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第一次非法庭审。

公诉人张剑宣读完起诉书后,从头到尾未提及刑讯逼供一事。当事人集体提出要求合议庭人员全部回避。因为公安机关整个办案过程都是逼供诱供和骗供。在检察院提审时,除张世民和宋玉兰两人外,其他七名法轮功学员都提及被刑讯逼供一事,但检察院一直未给予答复,起诉书也不曾提起。检察院以涉嫌包庇公安机关,不公正。

在接下来的庭审中,律师提出:

1、没有立案,非法抓捕,没侦查就直接抄家,非法侦查,非法起诉,非法开庭。法律规定,没立案就不应该侦查。

2、超期羁押。六十四天非法批捕,超过刑拘三十七天。

3、刑讯逼供,酷刑迫害。九人均在公安分局、派出所、看守所都受到肉体和精神的严重迫害,酷刑折磨、手段卑鄙残忍、都是两三天后才送到的看守所,超过二十四小时。

律师还没说几句话,公诉人就要求驳回律师意见。律师说,我还没说什么,你驳回什么?律师要求公诉人回避。法庭一度陷入僵持状态。最后法官没让公诉人回避。

律师要求调取刑讯逼供李顺江的录像,公诉人张剑说,调查完了,东市场派出所所长于刚,常帅没有参与酷刑迫害。李顺江否定他的说法,将那天被刑讯逼供的事当庭说了一遍。其他几位法轮功学员也都叙述了被刑讯逼供的过程。

李顺江在东市场派出所遭到于刚、常帅的酷刑:1、背铐铁椅抓住两条腿抻;2、背铐铁椅往腿底下垫砖头;3、头套塑料袋;4、胶鞋抽脸;5、用尿刷牙;6、小刀扎脚后洒酒和盐;7、用布倒上芥末油捂住鼻子、嘴,脸上身上都是伤。2天后送至看守所,看守所拒收。于刚等人又把人拉到医院,开据假证明,强行把李顺江送进看守所。

待到检察院人员提审李顺江时,他把派出所人员对他的酷刑逼供之事反映出来。过后于刚又来到看守所以提审的名义威胁李顺江,你要再坚持说酷刑的事,就把你再拉回派出所,看你能不能受得了。最后逼迫李顺江签字,承认伤是磕的。

律师要求调取监控录像,检察院,法院却不主动提供。律师提出如果你们不主动提供,可以出人陪同,我们亲自调取酷刑现场视频。法官不予答复,并且叫嚣,今天开到半夜也得开完。律师提出抗议:法定工作时间八小时。违反《劳动法》。

僵持到晚上六点多,合议庭商议:决定休庭。下次开庭另行通知。

二零一八年六月五~七日,法轮功学员被第二次非法开庭。

五日六日是庭前会议,把当事人提到法庭,且是以一对一的形式和律师又说了一遍当时迫害的具体情况。所谓的“多人案件”,本应是当事人都同时到庭,律师同时在场,可是铁锋区法院却将几人一个一个提出与律师以一对一形式单独庭审。在全国可能还是首例。

九名法轮功学员都如实的向法庭陈述了所遭遇的酷刑,对律师和同修的控诉,公诉人和法官都避而不答。到六日法院一直不给提供有关酷刑的视频,律师一直坚持调取录像,法官冯际宏说,你们要看就去市公安局看吧。律师提出抗议,走出法院。

七日庭审中,东市场派出所于刚,常帅到庭。他们不承认对李顺江的酷刑。
律师问到,监控显示你们出去三次买塑料袋,做什么用的?
常帅不答。
律师:你们几人参与侦查此案?
常帅:就我和于刚。
律师:那为什么监控显示出四人在现场询问,其中另两人是谁?
常帅:有个是建华分局的铁乃儒。
律师:他们在那做什么?
常帅:(无语)
律师:“20号抓捕的,为什么23号送的看守所,这期间你们做什么了?”
常帅:(无语)

律师又问了很多问题,他们不是说不知道就是不记得了。

李顺江问常帅:我身上有伤,看守所拒收,你们为什么还硬送?
他低头说:没有拒收。

紧接着李顺江几度要说话都被法官制止,不许他说话。

田勇提出,你们在此案中提到的去昂昂溪挂条幅的时间,是我正在养伤的时间。那时肋骨都折了,脊柱受伤,手筋也折了,怎么可能去挂条幅?对此问题法官和公诉人不做回答。

法官问王爱华,既然你不承认,为什么还签字?王爱华说,绑架我时,他们打我,不给我饭吃,三天三夜不让我睡觉,我意识都不清楚了……再往下说,就被法官制止了。

法官要进行下一项,律师指出,此项事情不排除,往下无法进行。

每当当事人提到被酷刑一事,法官冯际宏都进行制止。没问你这个问题,不许你说,有意回避隐藏这一事实。所谓的排除非法证据也只是做做样子,并没有真正实施。庭审中更不允许法轮功学员提法轮功几个字。律师提出的很多意见,公诉人和法官都是避而不答,或是不予参考,一个问题没解决紧接着就进行下一个事情,按照他们设定的程序,强行推进。庭审三天的开庭并没有排除非法证据。实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公诉人给几名当事人扣了一个大帽子:在座几人除一人态度较好之外,其余都应严厉打击。你们信仰×教,是×教徒,反人类,反社会,破坏法律实施。建议判二到三年,并处罚金。

辩护律师严厉提出:法律没有明确说不允许信法轮功。假如他信仰法轮功怎么反人类了?怎么反的社会?又怎么破坏的法律实施?法官和公诉人没有明确答复。

法官对律师说:辩护人捏造法律,替当事人辩护。违背法律,你要为自己说的话负责。

律师全部站起举手抗议:我们当然能为自己说的话负责,我们哪里违背法律了?律师们要求法官把刚才的话全部从电脑中清除,最后书记员将法官说的话删除。

二位律师提出四点,并要求书记员必须记上:

1、挂条幅没有当时悬挂和警察搜走后的照片,按你们说数量是一大堆,但起诉书中没有这些照片

2、我的当事人都有不在场的证据

3、我的当事人没有承认此事,你们所谓的证人都在这九人当中,而且都存在逼供现象

4、此案没有举报人,又不是将嫌疑人在作案现场抓捕,录像中仅有个模糊的身影,和几张模糊的照片,如何判定此人就是我的当事人

法官和公诉人不答复,最后法官让律师提出辩护观点,所有律师都要求无罪释放法轮功学员。几名当事人也都要求无罪释放。

法官剥夺了几名当事人的陈述权利,王爱华一再坚持下才寥寥说了几句。王爱华说,我已经肺结核开放,需要医治,我要求无罪释放。现在法官办案是责任终身制,谁办案谁负责。你会承担责任的。希望你们认清当前形势,事情会变的。请你们为自己和家人的未来考虑。没说几句被法官制止。

两次庭审,各派出所都抽派警力,在法院周围照相巡逻“维稳”。张晓峰也亲自到周围给“可疑人员”照相。门口停着一辆类似消防车的一个大监控车,是凡在周围出现的人都会被拍摄进去。黑龙江省公安厅国保大队长杨波亲自到现场指挥,并对附近的法轮功学员说,你们发正念也白发,我们该咋判咋判。

值得一提的是,第二次开庭前,一只狗跑到法院大厅里就死了。实属罕见,寓意颇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7/9/齐齐哈尔市铁锋区法院非法庭审九名法轮功学员-370804.html

2017-12-22: 齐齐哈尔市铁锋法院欲12月26日对九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庭审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铁锋区法轮功学员张福海、高福平、李顺江、张立群、田勇、王爱华、张世民、宋玉兰、赵义,因悬挂条幅向世人澄清法轮功,2017年3月遭绑架,齐齐哈尔市铁锋区法院欲12月26日对他们非法庭审。律师提出阅卷时间不够,要求推延开庭,此案主审法官冯际宏不同意,说这是铁锋区这几年的所谓大案,不能推,已经通知了国保和610政法委。

铁锋区法院将九名学员作为同一个案子,据悉法院将第一个审理张福海,图谋将其非法判刑七年,其他学员非法判处三年左右不等。其中五位学员亲友聘请了律师,将为其做无罪辩护。

九名法轮功学员坚守正信,悬挂真相条幅的正义行为,属公民信仰自由言论自由范畴,不违法;相反,检察官、法官不能秉公执法,放弃独立检察权和独立行使审判权(触犯了《宪法》第126、131条),听命于政法委国保诬判好人,才是真正的犯罪。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2/22/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58174.html#171221224431-14

2017-11-30: 近日黑龙江省齐齐哈尔铁锋区法院欲对多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
欲被非法判刑的学员:李顺江、高福平、柱子、柱子的舅舅、田勇、王爱华夫妇、张世民、宋玉兰夫妇、张立群、王艳、王宇东等人非法开庭。

法轮功学员刘明英被诬判三年。11月,在没通知家属的情况下偷偷非法开庭,刘明英在看守所里已上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1/30/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三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57309.html

2017-04-27: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法轮功学法刘明英迫害消息补充
3月21日早晨,刘明英下楼买饭,被四点多就等在楼下的警察绑架。家人左等不回,右等不回,没办法,刘明英女儿王新下楼找寻,也被绑架。为了绑架其他法轮功学员,警察强行让她们回到自己家等待。刘明英母女并没有约别人来自己家,陆续刘慧杰,王宇东,朱秀敏都来到她家,结果都被绑架。

后来得知是有人故意约这几名法轮功学员21日去刘明英家的,甚至被绑架的这几人还不知道去那要干啥。目前朱秀敏还在绝食,很消瘦。王宇东已进食,刘慧杰被送医院抢救后被放回家。李顺江也已进食。王艳更是明显瘦的很多,现在吃什么吐什么。

3月21日,张艳华被绑架到派出所后遭到警察殴打,脖子和胳膊都不敢动,送到看守所后被刑事犯浇了一盆凉水。目前张艳华还在绝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27/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46263.html

2017-04-12: 齐齐哈尔迫害信息补充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3月20日21日被绑架的大法弟子实际人数为17人:王宇东、朱秀敏、王艳、张世民、张世民妻子,刘明英、王新(走脱)、柱子、张艳华、田勇、王爱华、李顺江、老赵、高福平、刘慧杰、徐静文(走脱)、闫丽菊(家中无人,没绑架成)现在在看守所实际人数为14人。

4月7日于文生,胡林政,马连顺,王秋实几位律师分别接见了王艳、李顺江、王宇东、田勇。

3月21日王艳被建设路派出所绑架,建华区国保大队徐某(主要迫害者),建设路派出所洪长威(协助)将她长时间背铐并摁头,在坚持不住的情况下被迫在他们提供的笔录上签字。

3月21日,李顺江被建华分局绑架。22日晚在东市场派出所被酷刑折磨一宿,将手脚锁在一起,把鞋脱下来打脸,口罩上抹芥末让李顺江戴,打了一宿,皮开肉绽。有一次打得昏迷过去,律师接见时,手铐脚镣串在一起佝偻出来的,手脖子还在肿着,撸起袖子全是淤青,有的已经结疤。派出所于刚,铁乃如参与。李顺江已有十二三天未进食了。

王宇东3月21日,被安顺路派出所绑架,从兜里翻出一个U盘,后来又被市支队的人(他不认识)。带到一个叫鬼子楼的地方,给他戴头盔折磨。往头上套塑料袋,并将烟点燃后气味放进袋里,使其呼吸困难,掰手铐往上提,同时使劲搓他肋骨,反复三四次。用鞋抽他左脸,当时就肿了紫了,问他是不是经常接触律师,拿着王宇东的诉江状说词,王宇东说写的都是事实。他们逼迫王宇东承认U盘是自己的和其他一些东西,王宇东不配合,他们说你不配合就去打你老婆,(朱秀敏,估计也被带到那里)他们出去后过一阵回来,还逼他承认,见不好使,就威胁说在不承认就把你老婆带你眼前打,让你看着。无奈情况下,王宇东承认,第二天三四点钟被带回安顺路派出所,晚上八九点钟,王宇东说派出所关押不允许超过二十四小时等,他们说对你们法轮功没什么该不该的,后来被送到看守所,现在案件移交到五龙派出所。王宇东已要求律师对参与迫害他的人提出控告。

田勇3月21日被铁峰分局绑架,拿着湿毛巾闷其口鼻,手铐向上提,打他脸,问他去没去梅里斯和昂昂溪挂条幅。在分局关押三天后被送到齐市看守所。田勇至今零口供。

王爱华被迫害的脸变形肿大,眼睛只有一条缝。

张世民背反串,柱子、张艳华、朱秀敏等人均遭到酷刑。目前王爱华、张艳华、刘慧杰正在绝食抵制迫害,朱秀敏因不穿号服正在被铐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12/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45516.html#17411235129-15

2017-04-10: 遭九年冤狱 齐齐哈尔工程师又被酷刑折磨
四月七日,律师见到了被非法关押在齐齐哈尔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李顺江,律师简直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李顺江戴着手铐脚镣,而且是被在前面把手和脚穿在一起的,人完全不能直腰,是怎么挪到接见室的,无法想象。律师立即要求马上把刑具打开,并指出这是违法的。

一问才知道李顺江在三月二十一日齐市对法轮功修炼者的大抓捕中被东市场派出所的副所长于刚亲手酷刑了一夜:于刚用手铐把李顺江吊起来,然后向下按他蹲下,致使双手腕皮开肉绽,血肉模糊,手铐都被绷开了。于刚脱下鞋打李顺江的脸30多下,整个脸严重变形,用重物打李顺江的胳膊、腿,过程中李顺江被打的昏死过去,弄醒后再打,最后于刚把刑讯逼供的供词拿来让李顺江签字,李顺江不签,指问他们说这是构陷。于刚威胁说你不签我当着你的面也这样打你媳妇。李顺江被迫签下屈打成招的“供词”。

李顺江三月二十一日夜里被于刚酷刑折磨,等到律师四月七日见到李顺江时,看到他手腕上的肉还翻翻着,大血嘎巴都是黑色的,胳膊、腿、身上的伤都是紫黑色的。

李顺江的妻子三月二十一日也遭于刚大打出手、打耳光、踢腿。

据悉于刚是东市场派出所所长卢启振亲自调来的迫害法轮功的得力打手。于刚这么多年来迫害法轮功罪行累累。于刚伙同卢启振当晚胁迫全体派出所警察加夜班,一个警察的孩子正在发高烧,妻子有语言障碍一再请假,都被他们断然拒绝。

李顺江大学毕业,工程师,非常善良正直,于二零零一年二月被中共警察绑架,遭酷刑逼供,之后非法判刑九年,在黑泰来监狱遭受各种酷刑摧残。他妻子曾在黑龙江女子监狱被迫害三年,至今人非常瘦弱,神经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10/遭九年冤狱-齐齐哈尔工程师又被酷刑折磨-345429.html

2017-04-06: 齐齐哈尔30多名法轮功学员在看守所遭迫害
齐齐哈尔市、区政法委610、公安于3月20、21、22日指挥警察,同时绑架三十余名法轮功学员,现把他们非法关押在看守所。这些法轮功学员均遭酷刑逼供,大部分学员在绝食反迫害,王爱华被迫害的脸变形肿大,眼睛只有一条缝。

现已知被绑架的学员是:

1) 刘明英、王鑫母女、高福平、王艳,分别在家中被建设路派出所绑架;
2) 张艳华、柱子,在四家子张艳华的姐姐家被中华街派出所绑架;
3) 徐静文,被正阳派出所绑架并抄家,后走脱不知去向;
4) 李顺江、四家子老赵,被建华分局文化路派出所绑架;
5) 田勇、王爱华夫妇、王宇东、小敏夫妇,同时被铁锋刑警大队二中队的恶警绑架;
6) 张氏民、宋玉兰夫妇,被铁锋刑警大队绑架;
7) 刘慧杰,在家中被铁锋刑警大队绑架。
8) 年逾七旬的法轮功学员贾桂兰,于2月26日,被北大街派出所绑架,也关押于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6/齐齐哈尔30多名法轮功学员在看守所遭迫害-345233.html

2017-03-26:遭九年冤狱酷刑 齐齐哈尔工程师又被绑架
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工程师李顺江于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一日被齐齐哈尔市建华分局警察绑架。

李顺江因坚持向民众讲法轮功真相,曾遭绑架、判刑、酷刑等迫害。下文是李顺江经历了九年冤狱折磨,二零一零年从泰来监狱出狱后所写的揭露迫害的文章。

我曾就读于北方一所理工大学,在单位里是一名工程师。修炼法轮功前,我时常思考人为什么活着?生命为何而来,又为何而去?纵观古今文史书籍、佛道经典,也曾尝试多门气功,都未找到答案。当我读了《转法轮》之后,我深知我找到了人生的真谛。因为古今中外任何人类的学科,都不会象《转法轮》所阐述的那么深奥透彻、博大精深。我的世界观发生了巨大变化,曾一度对工作中的付出和所得不成比例而深感不平衡,修炼后把工作当成自己的事业无私的奉献,心性境界日渐升华。

可是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了对法轮功修炼者长达十几年的迫害。

吊挂、铁椅、毒打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与江氏集团相互利用迫害法轮功以后,在险恶的形势下,法轮功学员没有了正常的生活工作和修炼环境,我与其他法轮功学员居无定所被迫流离在外。为澄清中共媒体对法轮功的造谣诬陷,为使民众了解法轮功遭迫害事实,我们坚持向人民讲清真相。

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日夜里十点多,齐齐哈尔市青云街派出所的一伙警察突然破门而入,将我家里的两千多元现金占为己有,家人多次要也不给。对我们连踢带打,用绳子捆绑,还用布将我们的眼睛蒙住戴上脚镣押送到铁南派出所。我被双手反铐在走廊尽处的暖气片上,蹲不下、立不起、四肢无倚无靠;翌日白天我又被关到小屋里,还是双手反铐在暖气片上;晚上把我弄到刑讯室的铁椅子上,铁椅子背上有两个孔,双手从身后椅背的孔里伸出去反铐,警察往死里勒、铐,使我的双手被铐处不过血,双手肿得如同馒头一样。

第三天,他们又将我蒙上眼睛,戴上很沉很重很大的头盔推上警车,押送到荒无人烟的废弃的三粮库院内,那里有一排平房,也是对法轮功学员秘密刑讯逼供的场所。室内有一上下铺,双手铐在下铺上,蹲不下,立不起来。

第四天,由原龙沙分局政保科(现国保大队)科长张春秋一手操控,铁南派出所所长刘耀福坐镇、铁南派出所副所长杨老八和一警察王立对我拳打脚踢,往头盔上砸,我顿感头昏脑胀嗡嗡作响;晚上将我双臂吊挂到房梁上,用木头方子立着猛力向下砸双脚,砸了二百多下,我的双手双脚肿大青紫变形,十个脚趾盖瘀血,没有好地方。我正告他们:你们别这么做,这样迫害法轮功对你们自己不好。他们竟说:“我宁可下地狱!犯罪、嫖娼、赌博,国家不让抓我们就不抓,法轮功是好人,国家让抓我们就得抓。”他们无论怎么威逼利诱都得不到他们所要的,张春秋便破口大骂个不停,口出狂言、诬蔑大法,叫嚣着:“我打死你们就象杀死小鸡儿一样,打死后浇上汽油点着,对外就说你们修炼法轮功的自焚!”

他们将我从房梁上放下,从里屋带出来的过程中,铁南派出所的副所长阴险的说:“你现在可以走,你走几步我就从后边开枪打死你,然后就说你逃跑。”我又被戴上脚镣,双手反铐在床上。我的脸肿大变形,双脚脚趾疼痛难忍,头戴沉重的摩托帽盔,行走极为艰难。后来,又被带到铁南派出所,我双手又被反铐在铁椅子背的窟窿里,一天一夜,他们又用凉水泼我。

酷刑折磨五天后,他们仍得不到所谓的口供,就软硬兼施让户籍骗取我对他的信任后诱供,谎称其岳母也修法轮功,让我谈谈什么时候炼法轮功,有何感受,然后草草形成文字作为所谓的审讯材料。五天期间,我一直绝食抗议迫害。

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五日下午八点左右,我与另一名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齐市第一看守所。我的双手肿大如馒头,铐子陷在肉里,往出渗黄水,浑身上下青肿变形,步履蹒跚,狱医见状拒收。警察说没事儿,并向上级请示,市公安局副局长特批,打电话给看守所迫使他们将我收下。看守所让我签字,我拒签,这时狱医老马头对我连打带骂,在看守所,我双臂双手双脚麻木红肿半年之久,双臂不能抬起,双脚麻木不听使唤达五年之久。一次,我被警察刘景齐强行戴上手捧子半个多月之久,致使双腕皮肉绽开,往出渗血和水,至今手腕还留有疤痕;一次路过关押母亲的女号时,我与母亲打招呼,便招致警察张勇的踢打;我被非法判刑要求照相时我拒绝照相,又被警察房正伟暴打一顿。

我在齐齐哈尔看守所被关押了一年零十个月后,于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十六日被劫持到黑龙江泰来监狱。

铁鞭抽脸 血流如注

刚入泰来监狱集训队,检查身体验血时,狱医一看血脂就说我严重贫血,我走路头晕、吃啥吐啥。因不穿号服,狱警李忠孝找我谈话:“你不穿我想办法叫你穿”。在他指使下,犯人吴海龙(甘南县平阳镇人)带头施暴:他们一哄而上,用竹条坯子、九毫米粗铁丝做的鞭子,劈头盖脸一顿抽打,拳脚相加,我的脸、头顿时皮开肉绽、血流如注,双眼被血流冲的模糊不清,我被折磨得血肉模糊奄奄一息……

二零零三年一月十日,我被送到六大队,因被齐市警察酷刑折磨加之泰来监狱的非人迫害,我身心交瘁极度贫血,头晕不能行走。零三年二月,一天坐在床上,被恶犯汇报说我炼功。被二中队警察带到管教室。我与其讲法轮功的真相,被九队狱侦干事王长冰(现任十四监区指导员)伙同几个警察及犯人头儿戴贵斌(齐市人)一顿疯狂殴打。自此,身体状况更加虚弱、精神恍惚、出现幻觉、走路扶着墙走,否则随时晕倒。当时六队大队长刘雄(调六三监狱任改造狱长,后驾车车祸身亡)。

支棍、反铐、关小号

后来我被弄到九大队一中队。二零零三年深秋,我炼功被指导员马洪彬(现任一大队大队长)指使犯人将我找到办公室。见到我他便抓起扫苕发疯似的劈头盖脸的一顿猛打,还叫来犯人李忠孝(与一警察同名)、韩再辉、王子军等,将我吊到车间外一大铁架子上,拳打脚踢、恶语相加,晚上收工时将我直接关入小号,给我双脚戴上支棍、双手背铐达七天之久。

因绝食抗议监狱的罪恶行径,我被九队狱政干事王佰文等野蛮灌食,灌的是喂狗的不去皮儿的苞米面加水,还时常将管子插到气管里。零四年至零六年,改造队长安盛(现任八大队指导员)私自扣押我的信件,不让看书、不让写字、不让打电话、不让说话、不让到狱中超市购物。态度相当蛮横粗暴。

泰来监狱的小号每天每人只给两顿饭。十几个人只给一小盔儿稀苞米面粥,每人仅能平分到几口粥,不给水喝,喝水和洗漱只能接大便器里的水。现在设有高间,入高间得找人特批,费用五百至一千,可不戴刑具,可往里带食物。警察可以随意制造任何借口将人投入小号,如不参加劳动、不服从管理、因食堂发的饭菜实在难以下咽,有人私自做点饭菜补充营养,也是关小号的理由。明文规定关小号在没有暴力与自杀倾向情况下,禁止加戴刑具;且关小号不得超过十五天,可是警察随意延长期限。现在法制监狱的小号本该是面壁思过之所,可叹竟变为“泯灭人性之地。”

死撑子酷刑

这种酷刑刑具国家明文规定不允许使用,为了迫害法轮功学员,不只是小号,每个大队都私造这种刑具,每每监狱管理局检查时,就把这种刑具藏起来。

这种酷刑刑具由两个高约零点七米的工字形铁框架组成,两个工字架底部有一根钢筋相连。法轮功学员呈直角坐在前后两个工字架之间,后背紧挨着工字架的立柱,在立柱中部焊一带状铁圈将人胸部围住,双臂双腿平伸,双手双脚分别铐在前面工字架的“上横”和“下横”两端的铁环上。双手双脚被死死的卡着肉,不能动;紧挨背部的工字架立柱的里侧,被焊上多个锋利的铁刺,直指背部,使人无倚无靠,不分白天黑夜坐在水泥地上。而且不让吃饭、喝水、不让上厕所。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潘洪东,曾被施用这种酷刑折磨三天三夜,还被抬着出工、示众、在烈日下曝晒,逼迫其放弃修炼。这一切由九大队副教曹闵江一手策划,二中队警察石晨磊(现任九大队一中队中队长)带犯人亲自实施。

“不转化就火化!”

二零零七年一至四月份,泰来监狱又开始了新一轮的高压迫害。司法部下发文件,对法轮功学员百分之百强行转化(放弃修炼),否则,相关警察扣发工资、奖金,直接关系到升迁。所有法轮功学员被强制参加大会,齐市“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头目到泰来监狱坐镇,邪悟者陈滨做胡说八道的所谓演讲。

一月二十六日,九大队二中队指导员戴剑锋(现任九大队副教)找我谈话威胁说:“你必须转化,不转化就火化!”他派多个包夹(专门控制法轮功学员的犯人)管制我,将我单独禁闭在一个小监室里二十多天,不许我与任何人说话、接触,剥夺接见、接电话及邮包信件的权利,所有食物被没收。

三月十日开始整日整夜不让我睡觉,还罚坐在瓷砖地上,拳打脚踢;看不见效,就把门和窗打开,窗户和门强烈对流,北方的早春寒风刺骨,那些犯人打手穿着棉衣捂着棉被还直喊冷,可是他们竟扒掉我的棉衣,只剩单衣单裤,还往我身上浇凉水冷冻,拳脚相加;他们还多日不让我上厕所,不让喝水,只能喝咸盐水,致使我小便失禁;且强行将我衣服扒光,一丝不挂,在水房里将自来水龙头接上水管,对准身体猛哧凉水;还逼我光脚蹲小板凳等折磨。犯人头儿刘海龙(富裕镇人)说:“九大队全体警察开会研究下令,采取任何措施强行转化,不转化就打死,打死了就算自杀,再火化。”

此次迫害由大队长王永强(现任监狱纪检委书记)、副教王建民背后操控。参与的犯人还有王洪宇(齐市扎龙乡哈拉乌苏村)、玉志明(双鸭山集贤镇)、卓乃俊(虎林人)宋庆敏(辽宁辽阳人)等。同时,一中队指导员张明,为迫使法轮功学员武元龙放弃修炼,也将他扒光衣服,弄到水房里用水管子哧。
历经九年的身心摧残、生死劫难,我于二零一零年重获自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26/遭九年冤狱酷刑-齐齐哈尔工程师又被绑架-344754.html

2017-03-26: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九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补充
3月21日我市有9名同修被邪恶绑架,被绑架同修有:李顺江、王宇东与妻子、王燕、刘明英娘俩、张艳华、柱子、老赵。详细情况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26/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44749.html

2017-03-25:齐齐哈尔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从3月20日至今,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已知有12人,还有多人下落不明。参与绑架的单位有齐齐哈尔市建华分局:建设路派出所、龙华路派出所、正阳派出所、文化路派出所。

3月20日,法轮功学员刘明英、王鑫、张艳华在刘明英家被建华区建设路派出所警察绑架。3月21日9点多,王宇东、小敏(王宇东妻)、王艳去刘明英家时被蹲坑的建设路派出所警察绑架。3月21日,工程师李顺江遭建华分局警察绑架。田勇、王爱华夫妇在3月20日晚上被绑架。家住四家子的老赵3月20日遭文化路派出所绑架徐敬文、闫丽菊被正阳派出所副所长等警察绑架、抄家。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25/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44727.html

2017-03-23: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大法弟子李顺江被绑架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大法弟子李顺江,3月21日,被建华公安分局绑架,原因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23/-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44588.html

2015-09-12: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法轮功学员李顺江被建设路派出所警察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12/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15611.html

2010-11-14: 一位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的悲惨遭遇
.......
法轮功学员李顺江被带到三粮库附近一个没有人烟只有粮囤的地方。室内有一上下铺,双手铐在下铺上乘,一米八几的大个子,蹲不下,立不起来,用绳子将左腿抻起来,再用小铁棍在腿上敲、打、滚、赶;两天后又毒打,四天后,市、区警察都来了,将他带到鬼子楼(龙沙区刑警三中队)实施酷刑,将他吊挂,用木头方子打、吓,缓一缓再挂。偶尔能看到李顺江脸肿大变形,头戴沉重的摩托帽盔行走蹒跚。也听到铁南派出所副所长老八说李顺江绝食抗议,不说话零口供。后来,我和李顺江又被带到铁南派出所。我们双手又被反铐在铁椅子背的窟窿里,一天一夜,又用凉水泼。

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五日下午,我们被劫持到齐市第一看守所。李顺江双手肿大,铐子陷在肉里,往出渗黄油,狱医见状不收,警察说没事。他双臂麻木双手红肿半年之久,双臂不能抬起,手不能自理。赵传芳昏迷,狱医拒收,警察硬将他送进去,睡在光板床上。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14/一位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的悲惨遭遇-232508.html

2010-02-16: 黑龙江大法弟子李顺江被放出
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齐齐哈尔泰来监狱小号的大法弟子李顺江在大年三十已被放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2/16/218253.html

2010-02-10: 大法弟子李顺江在泰来监狱被迫害
二零一零年二月七日,被非法关押在泰来监狱九监区的大法弟子李顺江,被关進小号迫害。望见到消息的大法弟子正念加持解体邪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2/10/217900.html#102923231-1

2007-03-29: 九毫米铁筋毒打大法学员
2002年10月开始,一些大法学员被陆续关到泰来监狱迫害。先入监狱集训队,在集训队,大法学员李顺江、赵传芳不穿号服、不背监规,被集训队恶警教导员纪某指使犯人李兴迈等人用九毫米铁筋毒打大法学员,且拳脚相加,李顺江被折磨的奄奄一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29/151749.html

2003-10-26: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大法弟子李顺江(男,36岁左右,大学文化)现在正在黑龙江省泰来监狱九监区遭受迫害,李顺江从被无理关押近3年以来,无论是在看守所还是在监狱从来没有向邪恶低过头,没说过一句不利大法的话,没写过一个有损大法的字,没干过一件有愧于法轮大法弟子的事!其间所遭受的迫害都会让每一位听说此事的人感到心酸!

2003年10月19日李顺江又因争取炼功的权利、在九监区公开炼功被恶警关進小号,被迫害关進小号后,李顺江不妥协并立即开始绝食表示抗议,现在李顺江绝食已经進入第七天,身体极度虚弱(因长期迫害,身体本来就很虚弱),但恶警无视他的生命安全,仍不放他出来。

2002-12-29: 近日,齐齐哈尔市数名大法弟子因不放弃自己对真、善、忍的信仰,不放弃修炼法轮大法而被非法重判:赵东方至少九年;孙维民九年;李顺江九年;安静涛五年;李振东四年;郑连清八年。

齐市司法局决定把他们送泰来县或哈尔滨等监狱继续迫害。关押他们的市第一看守所从其家属索要240元“投送费”,不交钱不让家属见他们。开的收据没有任何公章。

齐齐哈尔市(第二看守所,第二监狱 )联系资料(区号: 452)

2021-08-15:
二道湾镇派出所电话:0452---3060030
二道湾镇派出所所长:阮庆成手机号码:15845242456

2021-06-28: 参与骚扰迫害的相关信息:
黑龙江省拜泉县民乐派出所 王所长 手机:13079609444
黑龙江省拜泉县民乐派出所 警察(姓赵):手机:15946523230
黑龙江省拜泉镇民权村大队前书记 于春云 手机:15640443446
沈阳市铁西区工人村派出所电话:024-25735848
沈阳市铁西区工人村派出所 片警 洪军 手机:17702497539
铁西区工人村派出所地址:铁西区南十一西路45-1 邮编:110024
铁西区壮工社区地址:铁西区壮工街8-1号

2021-04-11: 那容果15946210377
铁锋区站前派出所:
所长:牟国辉:18946298207
副所长:田晓畔:15046213330
副所长:刘博生:1584781130
内勤:
李美娟:18603624520
程思佳:18645200485
刘峰 :13946226286
胡晋 :13079605113
王君秋:18246694427
张娜 :15545681016
宋扬 :18814664316
罗浩 :18946247527
刘志新:18645191611
贾瑞冬:15663824506
刘海军:13298727755
李世斌:13846214126
邴连成:13339425517
崔娟 :13394521000
宫声启:13206620777
葛宇 :13766557735
刘冰 :18745238321
刘X :13845205200
张X :18246683132
徐X :13796339289
张明辉:13899595285
于涛 :15845689790
尹威 :13946298262
鲁晓峰:18945243357
郑宇 :13214525556
樊国林:13351822911
彭宇杰:15145255613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17-12-22: 区号:0452 邮编:161000
此案主审法官:铁锋法院刑庭副庭长:冯际红8919075
此案公诉人:铁锋检察院公诉科科长 张喆
齐市铁锋区法院地址:铁锋区南马路88号。
铁锋区法院院长 :杨兴义8919001
院长李效林
院长 :曲爱科 8919002(主抓迫害法轮功)
副院长:王连波899004
卢振良8919006李向忠8919009李笑夫、丘天增
铁锋区法院刑庭庭长:白云海
铁锋区法院刑庭副庭长:冯际红
王玉霞8919075(庭长主抓迫害法轮功)
郑丽8919008
王雅明8919029
邱天财8919020
施宝忠8919038
李德庆8919144
尹国栋8919033
王静8919029
于洪江8919033
王昆8919005
李琳8919076
赵金良8919033
刘伟东8919039
白云海、郑义、徐波、陈涛、付志国、刘宪伟、侯宇光、冯继宏8919022
铁锋区法院纪检组长:绍华13504523303
铁锋区法院 赵双玲:13136636565
铁锋区法院办公室主任:李俊阁:13604823686
张颖:13945234928
铁锋区检察院:
检察长:艾勇、手机13836253388
副检察长:韩建东13945276667 梁明生13079660111 赵阿水
公诉科科长:王少义13945206566
其他人员:大春13354520789
衣祺、段研、王林、强微、王宝成、初伟明、武惠明、邵宏娣、董秋菊、张秀艳、张丽丽、赵玉玲、赵红娟、徐雅男、山麓、刘岩、袁世宝、张 洪波、朱跃进、张帆、郝雪冬、李国富、杨树宽、陈树群、王绍义、董景福、张景全、姚超、李炳政、朱克琼、刘振春、王晓南、韩海燕、邵宏伟、杨崇、程金光、王海旭、陶欣欣、王宝成、杨伟明、史殿科、庞万双、张喆(公诉科科长)和赵丹(主抓迫害法轮功)

铁锋区国保大队队长610负责人:孙洪涛13009755100
国保大队:大队长孙戈15694522228 。曲宏伟13945260366 。高文荣13945229576.高庆华13846219710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4, 8:04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