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09-26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黑龙江 >> 大庆 肇源县 >> 杨秀霞(杨秀侠), 女, 71

个人情况: 原新站医院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大庆肇源县新站镇
拘留时间: 2008年7月11日
有关恶人: 肇源县610国保公安,茂兴镇派出所,新站派出所所长顾伟东,恶警曹长江及镇长刘善富
迫害情况: 非法判刑四年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8-07-14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1-03-25: 黑龙江肇源县护士杨秀侠二十年来遭受的迫害
大庆市肇源县新站镇法轮功学员杨秀侠,今年71岁,原是本镇中心卫生院正式职工,从事护士专业工作。她从小体弱多病,身患十多种疾病,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功后,短短的几天,全身轻松,连老病都根除了,久违的笑容也重现脸庞。

中共邪党一九九九年七月起开始铺天盖地打压法轮功。为了让人知道真相,二零零零年起,杨秀侠踏上上访之路,二十年来,经历了被非法撤销公职、被停发工资;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看守所;或遭重判,被关押在戒毒所劳教及监狱;被强行灌浓食盐水、超体力劳动及强行抽血等惨无人道的迫害。甚至,七旬之年无法享有社保的权益,被列在死者花名册里。

(一)不幸童年 病苦折磨

杨秀侠身体多病,与幼年成长经历有着直接关系。其父亲从事医务工作,在当地是一个知名的中医师,可是就在杨秀侠幼小最需要身心照应时,不幸和灾难突然就降临。

一九五七年,中共邪党搞政治整风运动,杨秀侠父亲无辜被打成反革命份子,被扣上了右派帽子,下放到农村劳动,成为被看管的劳改服刑人员,一家八口人的家庭生活顿时落入难以生存之境。那时除母亲外,姐弟六人,大姐也只有十六岁,弟弟还在母亲的怀抱中,家庭成员每人每月只有三元钱生活费用,那种艰难生活,难以形容,吃糠都得伴着野菜,断顿挨饿,在饥寒交迫中度日,那时候的杨秀侠只知道饿!

一九六三年,杨秀侠父亲仍戴着劳改右派帽子,工资降了两级,但回到了原卫生院工作,家里生活总算有了转机。但好景不长,一九六六年,中共又发动文化大革命运动,杨秀侠的父亲又一次无辜的被定为阶级异己份子关进牛棚,停发工资,给家里又造成巨难,家中每人每月只有五元钱的生活费用,而且还被世人歧视欺侮。杨秀侠的父亲于一九八七年含冤离世。

在这被邪党扭曲的社会,幸福与杨秀侠无缘,病魔却伴她不去。杨秀侠十九岁就患上甲型肝炎,由于无钱根治,转为慢性迁延型肝炎。一九七九年,杨秀侠开始工作,由于多年从事护理工作,身心疲惫,日积月累下身体陆续出现多种病症。

到一九九八年,杨秀侠患上了十多种疾病,例如:过敏性鼻炎、中耳炎、慢性支气管炎、胆囊炎、肝炎、肩周炎、下肢关节炎、高血压、冠心病、痔疮、皮肤冷空气过敏等。杨秀侠虽然在医院工作,她的病不但没治好,还逐年加重加病,折磨的度日如年,生不如死!

(二)在法轮大法中受益

一九九八年十月十六日,杨秀侠的二姐从外地给她带来福音,二姐跟她说:“ 这回你的病有救了,炼法轮功吧!法轮功是佛法,是佛家上乘大法,祛病健身有奇效,按着真、善、忍标准做好人,就能得个好身体,我们那里炼法轮功的人,有不少都是有病的,炼功后都好了,连老病都没了。”

当时,杨秀侠相信二姐说的是真话,就让二姐教她炼功动作,就这样杨秀侠开始学法炼功。

炼功后短短的几天,杨秀侠就觉的全身轻松,从来没有的笑容也挂在了脸上。在炼功中不知不觉中病全好了,连老病都根除了,全身健康指标正常。

杨秀侠感谢李洪志师尊重塑了她,给了她新的生命,给她创造返本归真回归的路。为了让更多的人知道大法好,杨秀侠告诉亲朋好友和同事,让他们也都能够在大法中受益,自家还成立个炼功点,她心里洋溢着无比幸福和喜悦。

(三)上访途中被抓 遭关押在拘留所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因小人妒嫉,利用手中的权力无视法律,疯狂的发动了迫害“炼法轮功”做好人的人,杨秀侠被当地镇政府派人给看管起来,看管她的三个人中,其中一人是副镇长韩浩,男性,大约三十多岁。其他两人一个是镇政府工作人员,另一个是镇派出所警察。他们不论白日或黑夜都能随时闯入杨秀侠的家,看杨秀侠有没有离开家,监视其行动。长期无休止的搅扰,使杨秀侠不能够正常工作与生活,杨秀侠问韩浩:“你们这是干什么呢?法轮功是教人向善的,是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对社会是百利而无一害的,如果人人都能自束其身,那社会和谐了,国家就自然昌盛,这是人心所向,太让人费解了。”韩浩说:“这是上头的命令!”于是杨秀侠萌生上访的愿望,让上层各级政府部门工作人员都能了解认识法轮功,从而受益。

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七日,杨秀侠和五名法轮功学员搭乘北京列车,准备到国家信访办上访,说明法轮功是有益于国家和人民的,澄清真相,还大法和师父清白。在半路上,就被新站镇政府和派出所通过网络把他们劫下车,扣押在内蒙通辽市火车站,由通辽市火车站警察看管。第二天,新站镇派出所所长周凤鸣带一人(此人已明真相),把他们都戴上手铐,押回肇源县看守所扣押。看守所所长:刘辉,男性,四十多岁;看守所指导员:姓信,男性,五十来岁。

被关押期间,每天吃的饭都是一箩到底带糠的玉米饼子,每人每顿只分一小块;吃的菜是每人早上只分一小块咸萝卜,中午晚上则是连泥带虫的无油汤。在寒冷的黄历二月天,监舍非常冷,看守所不让家人送铺垫,九个人(包括刑事犯)挤睡在一个四米多长冰冷板铺上,都得侧身不能蜷腿、不能翻身睡,白天还得干繁重的体力劳动,弄不好就挨骂。即使回到监舍休息,仍不停的被谩骂。有的看守所人员酗酒后会来监舍小窗口前,用一些污秽语言辱骂他们。

三十七天后,杨秀侠等人被转押该县的拘留所。在拘留所里,有空监舍不给用,也不让家人送铺盖,十六人睡在一个冰冷小板铺上,得头脚颠倒着睡,还得摞压人。拘留所监舍房间不但狭小,通风不好,监舍棚上还往下滴水,夜晚潮湿寒冷伴随,白天还得到外面干活晾晒苞米。其间,杨秀侠看到被关押的一对孙姓母女,是从乡下被非法抓来的法轮功学员,女孩大约十多岁,警察大叫喊:“让她们母女对打,谁不打对方,警察就打谁!”衣冠禽兽般的行径令杨秀侠印象深刻。

(四)单位非法开除其公职 停发工资

在拘留所被关押八十三天,再加上看守所三十七天,共计一百二十天。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通知杨秀侠家人,拿四千二百元钱接人,这四千二百元钱分配是:一千二百元钱是关押四个月的伙食费,另三千元钱是由家属签字,作为看管学员不准再炼功的保释金。

回家后,杨秀侠到单位上班,会计告诉她说:“你被关押在看守所时,你的工资就停发了。”杨秀侠追问原因,对方不语,医院书记王焕军和院长霍忠都不回答杨秀侠的问题。此外,为了便于看管杨秀侠,他们不准杨秀侠离开单位,每月只给她开三百元钱生活费。

到时十一月份,县人事监察局给单位发下一个红头开除杨秀侠公职的文件(文件内容:开除其公职的理由,说是因为杨秀侠上访是扰乱社会治安秩序,触犯了社会稳定秩序),从此杨秀侠就成了无职业人了。决策开除其公职的人是该县副县长兼纪监委书记包丽萍(直至二零一九年时,在大庆市人大任职)。

(五)开人大会为由 再度被非法关押

二零零一年二月份,是黄历腊月二十七下午三点多钟,杨秀侠在家拆洗被褥准备过年。该县(610)一个崔姓男警察带一个小男警察闯入家中,逼杨秀侠说:“你现在还炼不炼法轮功了?你就说炼还是不炼?”杨秀侠回答说:“还炼。”崔姓警察说:“你跟我到你们镇府走一趟,找你谈谈话。”杨秀侠没说上几句话,就被抓进警车里,被非法带到县拘留所扣押。

被非法关押期间,杨秀侠见人就问:“为什么关我?我犯什么罪了?”一名好心的警察低声的说:“中央要开人大会了,怕你们这伙人去捣乱,关你们一些天,等中央人大会结束了就放你们回家!”

两个月后,中央人大会开完了,县公安局通知家属带一千两百元钱接人。这一千两百元钱分配是:六百元钱伙食费、四百元钱是非法抓人的警车来回费用、另两百元钱是公安局警务办案费。

(六)被强灌浓食盐水、抽血与注射不明药物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二日晚上六至七点钟期间,杨秀侠和几位同修,为了让更多受邪党蒙蔽的人明真相,带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不干胶到该镇不远的县农场张贴。结果,被农场公安局发现了,一行人被带到公安局,并且被分开。杨秀侠被带到一个房间,屋有好几个警察,杨秀侠一进屋就被他们打。有一个警察一脚就把她踹倒在地,几个警察就接着打,有一个三十多岁的男警察专门用装满矿泉水瓶子砸杨秀侠的手,直到把她右手砸坏,食指砸断才消停。然后警察把杨秀侠和另两位同修同时锁在老虎凳上,两手背铐至肩上。

第二天中午,杨秀侠等人被肇源县公安国保大队大队长韩凤祥带警察数人,用警车把他们送去肇源县看守所非法关押,杨秀侠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刘辉所长唆使县中医院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大夫,并叫来看守所男刑事犯把杨秀侠按在大铺上,强行给其静脉注射不知名的药物。杨秀侠痛苦大喊:“我死了,你们就是凶手!” 旁边还有人说:“江泽民说了,死了算自杀。”接着他们就给杨秀侠插胃管灌浓食盐水,因浓食盐水太浓灌不进去,就用大针管推注。灌浓食盐水后,杨秀侠就出现尿道滴血。

当时男号也有一名法轮功学员侯保军,也被灌浓食盐水,因为被灌的多且时间又长,警察说:“ 侯保军身体浮肿手背都裂开了,给侯保军治病花两、三千元,政府太善良了,而侯保军备灌注太多碘盐,出现碘中毒的症状”。另一名男性老年学员(老黄),也在绝食抗议不合法的关押,警察给他灌一桶用水稀释的狗屎,残暴恶行,令人发指!

(七)非法劳教三年

他们对杨秀侠迫害仍然没住手,用扰乱社会治安秩序罪名,非法劳教了杨秀侠三年劳教,送哈尔滨戒毒所进行长期残酷迫害。

杨秀侠进戒毒所,被关押在第二大队,大队长李全明、中队长刘祝两人教唆恶警、刑事犯和被他们蒙蔽而被转化的学员,利用各种卑鄙残酷手段围攻摧残人,他们轮班用不堪入耳污秽语言污蔑法轮功师父和毁谤大法。杨秀侠每天被迫长时间直腰坐小凳、看邪党放的录像,连闭眼休息一会都不让,后来他们用超强体力劳动长期摧残人,挑牙签、选冰棍棒、年轻的法轮功学员还干很多样重活,把大车拉来麻袋装的冰棍棒、牙签等扛上四楼,再把挑好的冰棍棒、牙签等装箱后扛下楼,每天周而复始。

有一次他们带来狱医强行给每个法轮功学员抽血化验血型,杨秀侠不想化验血,其他人也不想化验,一个警察头就说:“你们不治病行,化验血型必须做。”于是都被抽了血,做了血型鉴定。杨秀侠和其他学员住的监舍很窄,大约只有二十坪米,上下铺住了十几个人,监舍内放着大小便便桶(因为每天只有早、午、晚三次让去茅厕放便, 每次放便时间只给五分钟),所以大家都得往便桶放号,夏季酸臭味特别扑鼻,让人不能正常呼吸,更难以入眠,在不人道的身心摧残下,度过劳教的岁月。

(八)奥运为由遭非法判四年 不让睡觉超限劳动

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一日早上,还没有起床,杨秀侠就听到一阵急速敲门声,才打开门就涌进二十多个警察,带头的是新站镇派出所所长顾伟东(二零一九年时已升任县刑警大队任大队长)进门就说:“北京要开奥运会,圣火明日到大庆,怕你们这伙去捣乱,想关你们几天。”杨秀侠说:“我不是捣乱坏人,我不同意。”警察一听,就把杨秀侠挤压在她家床上,四个警察挡住床边不准她下床。还在她家各屋乱翻,李洪志师父的法像被摔在地上,一些真相传单、放像机、电视机、mp4、手机、三千四百多元钱也不知去向。他们翻到这些物品后,所长顾伟东就叫警察去派出所开个搜查证来,他们把杨秀侠架到警车上,送县拘留所关押,拘留所所长说:“关在这里,就半个月。”

然而,顾伟东不死心,在拘留所关押杨秀侠七天后,又派镇派出所警察把她转入看守所关押,看守所警察不准杨秀侠炼功,在监控看到杨秀侠炼功就大骂其不要脸。此外,看守所警察经常突如其来的搜号,有一次非法搜号,不但搜监舍,还叫每个人脱光衣服,-丝不挂被搜查,严重侮辱人格。

后来,杨秀侠被县法院非法重判了四年徒刑,关押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第九监区。监区大队长:郑杰,所谓的集训实际就是安排的系统迫害。杨秀侠被关进监狱魔窟后,每天都长达坐小板凳十七小时不让闭眼,由警察操纵邪悟人和刑事犯等数人轮班围攻,污蔑法轮功师父和大法,也用不堪入耳的污秽语言辱骂杨秀侠

六个月后,杨秀侠被送劳改第十三监区,后转第十监区,该区监区长赵姓,该区是老弱病残监区,但是干的活一点都不少,每个人都给订劳动量,完不成就不让睡觉,每天都干繁重的超体力奴工:选冰棍棒,做医用药盒,做医用棉签,按等级挑卫生筷子,用塑料绳窜瓶启铁片(劳任务量大,每天最多量时可达3500千个瓶启小窜,小塑料绳是带细尖的,扎得两手拇指食指尽针眼,而旧痕不去添新伤),插塑料花,扛麻袋上下楼,在监舍里干活。如有参观者或外来检查的人,就得把活扛到地下室藏起来,谎称老人晚年坐牢不苦,人走后再扛上楼,监舍空气非常差,干的活多是塑料制品,如:制塑料花,塑料花絮满监舍飞扬,室内所有物品都落上了塑料花絮,铺盖都变了颜色。粘塑料花的胶水也很刺鼻,熏人头晕恶心,周身无力,空气污染非常严重,体质虚弱的老人们累的无言的哭泣。在这里他们又一次被强行大规模抽静脉血验血型,做血型鉴定。此处根本不讲法律,更谈不上什么人权。

(九)办社保遭阻 被列在死者花名册里

二零一八年一月份,杨秀侠已经是六十八岁的老人,自己没有生活来源(不给退休金),周围人都在办社保,杨秀侠也准备办社保以维持生活,到劳保局问明条件后说:“拿本人档案就可以办手续” 杨秀侠从原单位到卫生局、人事监察局、信访办、档案局。结果档案局档案员王小红说,上头好几个部门都说不让把杨秀侠档案给她,复印件也不行,说杨秀侠情况特殊。

杨秀侠当时看到她的名字竟被列在死者花名册里里,给杨秀侠下框下条件不给档案,持续四个多月毫无结果,至今仍没给办。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3/25/黑龙江肇源县护士杨秀侠二十年来遭受的迫害-422427.html

2012-06-21:医院院长眼中的好人被迫害无家可归
黑龙江大庆肇源县在医院工作的法轮功学员杨秀霞,二零零零年进京说明法轮大法好回来后,工资被剥夺,停发,只发给三百元临时工工资;九月份被无理开除,还要逼签字,不签不行。杨秀霞女士,今年六十一岁了,多次被非法关押迫害,到现在没有了单位,没有任何经济来源,成了一个居无定所的流浪者。

下面是杨秀霞自述她的经历。

院长眼中的好人

学大法之前我有很多疾病:如:高血压、心脏病、过敏性鼻炎、颈椎骨质增生、慢性萎缩性胃炎、肩周炎、下肢关节炎、中耳炎等等,身体消瘦,寝食不安,头重脚轻,苦不堪言,生不如死,天天吃药,什么重活都干不了,病重时,一点都动不了,自己连药都吃不了,得别人服侍用药,饮食也得别人管。那时候我们单位的职工都知道我吃药,常常告诉我:来好药了。

一九九八年我的姐姐告诉我:你不是天天要找个精神解脱的办法吗?现在就有一个精神解脱的好办法。我说:是什么办法,这么好哪?她说你炼法轮功吧,一炼病就没了,保证让你高兴。后来我通过炼功身体很快就发生了变化,炼了一天病就好了一大半,几个月之后我的病在不知不觉中全都好了。

那时我特别高兴,精神状态也特别好,有了活力,工作也能尽职尽责,两份工作我一个人就能干了,走路一身轻,生活也充满了信心,也不想出家了,不想那些不好的事了,从那时起我开始珍惜我的生命。

在我没炼功之前,我也和同事一样往家拿医疗器械,学大法后,觉的这样做不符合大法的要求,我就主动把以前拿家的医疗器械全部送回医院,交给了院长。当时院长看到我高兴地说:现在没有这样的人了!不论在工作中,还是在日常生活中,我都能主动帮助他人,与亲朋好友和睦相处,不计较个人得失。

被迫害致无家可归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我一直遭受当地中共恶党人员的迫害,八月中共肇源邪党就派四、五个人黑天白日看着我,一直连续看了我五十三天,只要看不着我的人影就不行,还让我外甥女看着我,当所谓“保人”,如果出什么事让我外甥女和她家人承担责任。以后几年每逢年节都派人在看着我。

自学大法后我的身心都受益了,这么好的功法怎么就不让炼了?为了说出我的心里话,为自己负责,为国家负责,我决定去北京上访。二零零零年二月,我从新乘上车,在辽市换乘去北京的火车,还没等到北京呢,就被非法截回来。非法扣留时把我身上的钱都拿走了。后被当地公安局警察扣押并转送到黑龙江省肇源县看守所。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三十七天,被非法拘留八十三天,共计非法关押四个月时间。最后通知家人交四千二百元钱,说其中保释金三千元,饭钱一千二百元(后来大家觉得他们要这些钱不合理,都在往回要,才又返回来二千八百元)。

在看守所期间经常受到警察的辱骂。为了反迫害,我们采取绝食。他们就连打带骂,所长和警察逼迫我们坐在水泥地上。四月初的大庆还是很寒冷的,在阴暗潮湿的水泥地上一坐就是一天,甚至时间更长,坐的身体又凉又麻。

二零零零年腊月二十七日中午,院长对我说卫生局领导来了,要找我谈话。在院长办公室后我和院长、卫生局的领导讲真相。他们怕我去北京上访,通知“610”当天下午派人到我家,问我还炼法轮功吗?我说我还炼哪。他们说:跟我走一趟吧,快过年了,要了解了解情况。就这样我被他们骗去,到了他们那里,还没说几句话,就被强行推上警车,非法送到肇源拘留所拘留了。当时我问他们:凭什么关押我,他们谁都不回答我,后来有一个警察告诉我说:是北京要开人代会了,怕你去捣乱,就把你提前关押了,就这个因由。两个月后人代会结束了,他们通知家属拿一千二百元钱接人,说其中六百元是饭费,二百元钱是办案费,四百元钱是警察抓我、送我回家的车费(我回家时是自己家人来接的,并没有用他们的警车)。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二日晚上,我们去当地农场送真相资料,被当地公安局恶警非法抓到农场公安局,扣到老虎凳上。他们不由分说就对我们拳打脚踢,用装满水的矿泉水瓶砸我们的头,打得我头昏脑胀,我的手指被打断了。他们让我们去把我们粘的不干胶都揭下来,我说:不去!他们就继续打我,还要给我录像。我不配合,他们就折磨我,折磨一天一宿后通知肇源公安局把我送肇源看守所关押。

我绝食抗议,他们就给我灌盐水,逼我吃饭,两个月之后非法把我关进哈尔滨戒毒所迫害。戒毒所的恶徒用各种方法迫害我,让坐小凳,一坐就是一天一宿,使我的身体极度疲劳,他们的目的就是摧残我的意志,让我放弃对大法的信仰。后期还让我干活:打扫厕所,捡牙签、做挂历、钉书等杂活。

我从哈戒毒所回到家,单位不让上班,让我在医院做卫生员临时工,扫地、打扫病房的卫生等。每月只给三百元的临时工工资。

二零零八年奥运会的前二十多天,早晨刚刚炼完功,二十多人闯进我家。新站派出所的所长跟我说:奥运圣火到大庆了,怕你们这伙人去捣乱,想关你几天。我说:我没做坏事,你关我干什么?不由分说,他们把我挡在床上,不让我动,开始在我家抄家,对我家进行抢劫:抢走现金约三千四百元、手机、两个mp4、电视机、影碟机和大法书籍等等,家里被他们翻的乱七八糟,然后四个人把我抬上警车拉到肇源拘留所,一周以后转到看守所。在奥运前约一周,肇源公安局到看守所搜身,把身上的衣物全部脱掉,检查看是否有所谓的“危险品”带在身上。

我被非法关押七个月后又被关进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在女子监狱,为了强行“转化”我,逼我从早晨四点三十分开始坐小凳,一直坐到晚上八点三十分,上卫生间都受限制。坐小凳不许动,眼睛直视前方,眼睛也不能随意闭上。犯人随意找碴不让上厕所,经常受到辱骂。干的活包括:捡棉签、做塑料花、做酒瓶的钥匙链、捡冰棍杆等。还要写所谓“悔过书”、“决裂书”等。每月写一次所谓“思想汇报”,要所谓“巩固”成果,怕我再修炼。天天用邪党的恶毒邪说进行灌输:逼迫看诬陷大法的电视,灌输用邪党谎言编造的录像洗脑。

从监狱回来后,“610”的恶徒说他们研究决定把我送去“敬老院”,去了之后,他们让我外甥女签所谓“保证书”,有什么问题他们不管。我完全失去人身自由,院长不批准不许我动。“610”人员还说要“监管”我二年。后来我的亲属把我接去,我就暂时住在亲戚家 ,直到现在我仍无家可归。

作恶者罪责难逃

以上事实是我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份以来所经历的。我都亲眼目睹了这些中共官员和警察执法犯法无恶不作的行径,他们不是为了维护正义,维护国家的尊严,更不是为民服务的公仆。恰恰相反他们是打着为民的幌子,干的是不齿于人类的勾当,给国家和人民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损失。他们是地地道道的人权恶棍,干的都是伤天害理的事。

天理昭昭疏而不漏,人干了什么都得自己去偿还,俗话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不到,时辰一到一切都报”。那些被邪党无神论毒害了的警察和官员们,清醒吧,不要再被欺世的谎言所迷惑,不要再充当邪党的刽子手,听听善的呼唤,听听正义的心声。真相是唤醒,真相是救度,真相是你走向未来的希望。大法弟子在呼唤着你们,为了你们能走入新纪元在苦苦的救度着世人,也包括你们。其实,你们能听真相,能珍惜爱护大法弟子所做,就是在珍惜你们自己,就是在给自己留下了生的希望。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24/医院院长眼中的好人被迫害无家可归-259332.html

2009-03-07: 黑龙江省大庆市肇源县大法弟子杨秀霞、李广播被非法关押
黑龙江省大庆市肇源县新肇镇大法弟子杨秀霞(女,医生),被肇源县邪党法院非法判刑四年。于2009年2月上旬被送往哈尔滨某监狱。同时另一名新肇镇的女大法弟子李广播仍然被非法关押在肇源县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3/7/196668.html

2008-12-29: 大庆市肇源县新站镇大法弟子李广波、杨秀霞仍被非法关押
黑龙江省大庆市肇源县新站镇大法弟子李广波、杨秀霞,自2008年7月被绑架后一直被非法关押在肇源县看守所迫害至今,李广波于08年12月中旬再没有通知家属的情况下被中共肇源邪党法院非法开庭未果。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29/192486.html

2008-12-28: 大庆市肇源县新站镇大法弟子李广波、杨秀霞被迫害
黑龙江大庆市肇源县新站镇大法弟子李广波、杨秀霞,自2008年7月被绑架一直被非法关押在肇源县看守所被迫害至今。

08年12月中旬,在没有通知家属的情况下,李广波被中共肇源邪党法院非法开庭未果。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28/192430.html

2008-09-04: 大法弟子杨秀霞被非法关押在肇源县拘留所
2008年7月,肇源县610国保公安,茂兴镇派出所,新站派出所所长顾伟东,恶警曹长江及镇长刘善富带领几十名不明身份的身著便衣的恶人,对新站镇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進行了绑架。

大法弟子杨秀霞(原新站医院职工,因信仰修炼法轮功被单位开除),因不配合恶人们的无理要求,被强行绑架抄家,抄走电视机、影碟机、手机等物品。现大法弟子杨秀霞被非法关押在肇源县拘留所進行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4/185268.html

2008-07-14: 肇源县新站镇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的行径
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一日上午九时左右,在邪党邪火经过哈尔滨的同时,肇源县新站镇政府公安分局和古龙镇分局,茂兴乡派出所等恶人、恶警对新站地区大法弟子進行大面积非法拘捕,绑架。大法弟子杨秀霞被绑架至肇源县看守所進行迫害。大法弟子李海富被义顺乡政府、公安绑架,下落不明。大法弟子肖凤丽、田玉香、李艳华、李井茹、乔凤春、郭丽华现被拘禁在新站镇紫微星旅店。其他大法弟子均被骚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14/182005.html

大庆 肇源县联系资料(区号: 459)

2021-04-15: 黑龙江省大庆市肇源县新站镇参与骚扰法轮功学员的人员:
赵艳文:18346640987
王中秋:15845930158
单彬:13045496000

2021-02-11: 新站镇派出所有一个警察的电话号码:16645410110

2020-11-25: 肇源县新站镇派出所所长张连喜18603676051 18846679018

2021-01-23: 政法委电话:
办公电话:0459-8241346
政法委书记:李滨 0459-8210535 13904596206
工作人员:王玉华 0459-8223002 13936961399 王雪峰 0459-8222275 13359804678
郑宇 18645970777 王晓东 0459-8239610 18945905590
纪检委电话:
办公电话:0459-8222626
工作人员:
祁福森 0458-8234013 8227920 13258631200 冯志辉 13199069080
程淑华 0459-8222952 13946919399 杨春龙 0459-8222303 13263593616
张文峰 18745995765 常 祥 0459-8223710 8227887 13091688234
刘天思 13936892660 吴洪舜 0459-8222809 15846928789
李文涛 18246842444 腾立国 0459-8223387 13836775899
柳德成 13845971917 李显芝 0459-8223124 13644599497
付彦平 0459-8210280 13836737377 许洪锋 13604590775 姜云霄 13836937006
人社局电话:
办公电话:0459-8223210 8220550 8245455 8228808 8210831
工作人员:
于天洋 0459-8229382 13359818668 刘树宇 0459-8222810 13555553943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4, 8:04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