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05-12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辽宁 >> 葫芦岛 绥中县 >> 杨小雪(杨雪), 女, 41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辽宁省绥中县前所镇洪家村
个人近况: 2020年11月2日 迫害致死 (null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8-02-27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4596
家庭成员: 儿女/侄儿女/外甥/甥女: 杨小雪(杨雪)
夫妻/父母: 伊桂珍 杨佳滨(杨雪父亲)
女婿: 范德震(范德振)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0-12-13:丈夫惨遭酷刑致死 辽宁妇女杨雪在中共迫害中离世
法轮功学员杨雪,四十一岁,家住辽宁省葫芦岛市绥中县前所镇洪家村。二零零八年,丈夫被酷刑迫害致死,父母相继离世。十二年来,杨雪在痛失亲人的苦难中,仍遭非法判刑四年监外执行,遭国保警察的长期监控、骚扰。在身心魔难中,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日,在迫害中离世。

杨雪,女,一九七九年出生,毕业于河北燕山大学美术系,毕业后在沈阳从事设计工作。之后回到身在绥中前所镇电厂的父母身边,并在那里开办面对学生的美术班。学生多的时候有五、六十人,深得家长和学生的好评。

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杨雪和丈夫范德震被绥中国保大队绑架,她的画班被迫中止。那时,杨雪的儿子只有七个月大。

丈夫范德震被迫害致死 被强行火化

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杨雪和丈夫范德震被葫芦岛市公安局绥中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和杨家边防哨所警察绑架。范德震被绥中国保非法关押在绥中看守所。期间,曾被国保大队李长华等人秘密劫持到绥中汇阳宾馆,酷刑折磨。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日,农历三月十五,即范德震被非法关押仅五十五天,葫芦岛毛祁屯派出所警察告诉范德震的父亲去看守所看儿子,随后他的父母、大哥、大嫂全家坐警车去绥中。到达看守所时,已是下午四点二十分。

与此同时,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日下午,妻子杨雪和她母亲伊桂珍,带着九个月大的儿子,也被绥中杨家边防哨所警察带到绥中看守所。一路上,警察并没告诉他们实情。于是,范德震的父母家人,和妻子杨雪及岳母伊桂珍,被带到同一个房间等候。

绥中看守所所长王学平说:“你们家属都到齐了,我宣布一件事情,范德震已在今天早晨七点没了。”家人听到后,悲痛欲绝,哭得死去活来。

杨雪的母亲伊桂珍清醒过来后,问王学平:“人是怎么死的?”王说:“来所之后,营养不良,有病猝死。”伊桂珍说:“我四月十四日刚给送去二百元钱,问你他的情况,你告诉我:‘他一天吃两碗饭,精神状况很好’,为什么好端端的就死了呢?”王学平等人互相推责任,其中一人恶狠狠地说:“就是打死的,怎么的?!”

看守所逼迫亲属当晚去看遗体,说看完后必须签字。杨雪和伊桂珍不同意签字,要求第二天看。他们还威胁说:“强制解剖,看与不看第二天都得火化,到时只能看到骨灰盒。”

双方僵持到晚上十一点多,杨雪抱着九个月的孩子和母亲伊桂珍坚持第二天看。范德震的母亲害怕第二天看到的就是骨灰盒,决定去看遗体。就这样,范德震父、母、大哥三人去看遗体。途中,天还是下着雨,到火葬场,雨下的更大了。范德震的母亲说:“你看看,连老天都为我儿冤死流泪啊!”

在停尸的床前,范德震的亲人看到遗体一丝不挂,父亲的第一感觉:这哪是我的儿子啊!被抓前,他一百四十多斤,白白胖胖的,身体非常健壮。不到两个月,竟皮包骨头,只剩几十斤,而且面目扭曲、双眼圆睁,嘴张开、牙关紧咬、头歪着,头发和胡子都很长,呈现惊吓状;小腹处一片黑紫色,还有一寸长的口子,有血迹;四肢及背部都青紫;肛门松动,流着带血的大便。很显然,范德振是在被毒打折磨得剧痛中死去的。后来听内部人说,范德震曾经被攥睾丸折磨。

范德震的父亲要求录像,在场警察告诉不准录像!父亲又问另一警察:为什么浑身上下都呈青紫色?回答说:死人都这样!范德震的母亲说:“你家死人都这样吗?谁把我儿祸害死的?打雷劈死他!”为此,家属和警察争论起来,他们后来无话可说。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一日,雨还是下个不停,家属都到齐了,下午一点多,警察把他们拉到火葬场。一下车亲人们愣住了,满院子警车,上百号人把那里围得水泄不通,大部份便衣,每个人的神色都紧张异常,真是如临大敌!

家人被带到休息大厅,被紧紧包围在屋内,警察逼家属签字,家属说:死的不明不白,我们干嘛要签?家人对王学平说,人在你那没了,就是你的责任!王学平吓得狠狠瞪着眼睛说:“空口无凭。”

伊桂珍大声说:“我们家还没看到遗体,还没查明死因,我们要请自己的律师、自己的法医到场尸检。”他们一听,赶紧说:早说啊,我们向上级请示。其中一个自称姓古的人说:“我们不是决策者,是执行者。”

其中一个人说这事已经请示到省厅了,宣布有几点要求让家属听好:(大意是)已查明死因(并没有告诉家属到底什么原因),并已经做了解剖,不承担任何责任,不给家属任何赔偿。

他们想尽快毁尸灭迹,就催促家属去瞻仰遗体,不然强制火化。在未经家属同意的情况下,下午二点十分左右,绥中公安局局长孟凡斌下令强行火化。火化时,称已戒严,不许家人离开休息厅,最后让家人去领骨灰盒。范德震的妻子杨雪和母亲伊桂珍没能见到他最后一面!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一日这天,一个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范德震,被中共迫害致死后,强行解剖、火化,年仅三十三岁,他结婚才一年多,儿子还在哺乳期。

此时,在绥中看守所外面的车上,范德震的大嫂抱着他的儿子等着家人回来。后来杨雪和家人们回到车上时,大嫂告诉杨雪说,孩子刚才莫名其妙的大哭大闹,小嘴里叫着“爸、爸”,她觉得奇怪,抬头一看,大烟囱冒烟了,心“咯噔”一下,知道人已被火化了,这真是父子连心啊。可怜儿子那时才九个月大,就永远失去了爸爸!

杨雪被非法判刑、屡遭骚扰、恐吓

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杨雪和丈夫范德震被绑架后,家中七个月大的儿子嗷嗷待哺,杨雪被绥中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后回到家。不到两个月,丈夫被迫害致死,被强行解剖、焚尸灭迹。

之后,杨雪和家人到葫芦岛市几个部门上访,他们说,没人能管这事,也不敢管。绥中公安局害怕杨雪和家属往上告,就把杨雪非法判刑四年,因孩子在哺乳期,监外执行。哺乳期之后,绥中国保大队欲将杨雪送入监狱,多次骚扰。杨雪不得不离家出走。因国保找不到杨雪,还把她的公公抓起来一段时间。她的母亲伊桂珍更遭国保频繁骚扰。

杨雪的儿子经常思念爸爸,他常常羡慕别人家的小孩有爸爸,自己为什么没有爸爸!看到哪个叔叔大爷对他好,就问人家:“我管你叫爸爸行吗?”说的人家都觉得心酸。别人一家团圆,而杨雪孤儿寡母的,没有经济来源,这让他们怎么生活啊?好端端的一个家,就这么被中共毁了。

母亲伊桂珍、父亲杨佳滨相继离世

杨雪和母亲伊桂珍、父亲杨佳滨都是法轮功学员,修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那些年,她父母身体健康,家庭幸福。然而,在中共这场对好人的迫害中,经受亲人被酷刑折磨致死,和中共对信仰的迫害。

二零零一年七月,伊桂珍被非法劳教,被非法关押在沈阳马三家劳教所遭受迫害。二零零七年七月末、八月初,伊桂珍家两次被绥中杨家边防哨所不法警察骚扰。

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九那天,伊桂珍和郭振洪女士去绥中高岭镇讲大法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遭高岭镇派出所绑架。二零一一年九月三十日,两人被非法关押到葫芦岛看守所。之后,法轮功学员郭振洪被判刑四年。伊桂珍因身体原因回家。

在范德震被迫害致死之后,杨雪被非法判刑四年,因儿子哺乳期,监外执行,后为躲避国保警察收监,杨雪不得不流离失所。那时绥中国保大队长李长华等人总去伊桂珍家骚扰,问她父母杨雪的情况,打听杨雪的下落。母亲伊桂珍不堪打击,悲愤、伤心,身体状况恶化。

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日,杨雪的母亲,法轮功学员伊桂珍,在中共的绑架迫害和不断遭骚扰、恐吓中,含冤离世,享年五十九岁。

杨雪的母亲离世之后仅一年半,父亲杨佳滨也在痛失妻子和女婿的悲愤中,心中冤屈无处诉,承受不了中共迫害的打击,于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四日离世,终年六十岁左右。

从那之后,三十五岁的杨雪独自一人带着七岁的儿子相依为命生活。身心承受着苦难,于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日,在迫害中离世,仅四十一岁。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2/13/丈夫惨遭酷刑致死-辽宁妇女杨雪在中共迫害中离世-416425.html

2015-08-26: 父母、丈夫被害死 辽宁葫芦岛杨雪控告江泽民
辽宁省葫芦岛市前所镇法轮功学员杨雪女士,于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七日向最高检察院邮寄了《刑事控告书》,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导致她家破人亡,父母、丈夫均被迫害致死。她要求最高检察院追究江泽民的刑事罪责,将其绳之以法。

以下是杨雪女士陈述的事实:

父母含冤离世

我的父母修炼前患有多种疾病,尤其是我的父亲有严重的乙肝,浑身没有一点力气,修炼法轮大法以后,他身体健康了,十多年来一粒药没吃。他在单位工作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年年评为先进,领导和职工都敬佩的叫他“老黄牛”!那时我们一家人生活的非常快乐。

可是到了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我的父母亲多次被关押、抄家,使他们在精神上饱受折磨,经济上受到很大的损失。

尤其是二零零八年二月,我和丈夫被绥中国保和当地派出所近二十人强行绑架,家中还有八个月的儿子嗷嗷待哺。将我判了四年,交了三千元的押金。在此期间更令人痛心的是,我的丈夫在绥中看守所关押不到二个月的时间就被打死了。由此给本人和家人带来了深重灾难。

后来我的母亲在二零一三年被绑架并被非法关押一周,交了二千元押金。不久又被事发当地派出所起诉到检察院。在不断骚扰和恐吓中,我的母亲含冤离世,父亲也在难以承受的打击中去世了。

丈夫被迫害致死

我的丈夫范德震,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曾多次被绑架、关押,遭暴力殴打、酷刑折磨。

二零零一年,范德震进京和平请愿,被非法关押于葫芦岛教养院三年。狱警为了强迫他放弃信仰,同时用电棍电击、毒打,打的他浑身伤肿,面目皆非。

二零零一年十月,范德震以绝食抗议非法关押与酷刑折磨,被恶警指使的犯人以野蛮灌食的方式折磨其身体,每日用手铐将四肢固定在铁床上,并将一根塑料管硬从鼻孔插入胃中,一次将塑料管插到了肺里,差点呛得窒息而死。最后将他迫害得奄奄一息时,才将他释放。

二零零四年四月,范德震又被绑架,在市看守所遭到酷刑毒打,在生命垂危时被释放;

二零零五年九月,范德震正在打工时被便衣绑架,第二次被非法劳教,被折磨得几近生命垂危。

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我和范德震被国保警察绑架。范德震被非法关押在绥中县看守所,不到两个月,就于四月二十日清晨被迫害致死,年仅三十三岁。

范德震的遗体双目圆睁,牙关紧咬,面部扭曲,全身有多处瘀血,尤其腹部以下伤痕累累,腰部、肾部伤势更重,小便处还有一寸长的口子,留有血迹。两腿间还夹着大便,很明显是被打死的,死前备受痛苦折磨!然而狱方、警方却不做尸检,次日强行火化遗体,并调了一百多名便衣对付家属。

绥中县看守所拒绝承担任何责任。而我们状告无门!七年了我本人及家人承受着难以想象的精神伤害。可怜我的孩子那时才出生九个多月,就永远失去了父亲。

我的丈夫被迫害致死后,当局没有给我们任何说法和经济赔偿,因为江泽民下的指令就是“打死算白打死”。这场迫害给我造成了极大伤害。江泽民是发动的这场迫害的始作俑者,才造成了我家的悲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26/父母、丈夫被害死-辽宁葫芦岛杨雪控告江泽民-314691.html

2011-10-12: 孤儿寡母泪
她叫小雪,家住葫芦岛市绥中县前所镇洪家村,她的儿子叫金刚,现在不到四岁半。小雪的妈妈伊桂珍在今年九月二十九那天和郭振洪阿姨去绥中高岭镇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遭高岭镇派出所绑架,九月三十日二人被非法关押到葫芦岛看守所。

小雪的妈妈是家里的主心骨,爸爸老实厚道只知道干活。她们全家都是修大法的,按“真、善、忍”做好人,那些年父母身体健康家庭幸福,生活非常快乐。小雪从小就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在父母的呵护下长大,非常天真善良,大学毕业后于二零零六年嫁给了家住连山区杨家杖子的法轮功学员范德振,婚后一直和父母一起生活,不久就生了儿子金刚。

没想到好景不长,小雪和丈夫范德震只因坚修“真善忍”,在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中共邪党借开奥运之际遭绑架了,二人均被非法关进绥中看守所迫害,家中8个月的儿子嗷嗷待哺。一个多月后小雪回到家中,不到2个月的四月二十日却收到丈夫死亡的消息。

双方家人要求第二天看遗体,看守所想推卸责任趁天黑强制只许晚上看,还威胁说强制解剖,看与不看第二天都要给火化。最后范德震的母亲害怕第二天看到的是骨灰盒,就去看遗体。回来说:范德震是被他们打死的,两只胳膊,腹部以下膝盖以上到处伤痕累累,尤其是腹部和臀部打的最重,最严重的是小腹部位打的很严重;而且面部扭曲很明显,这显示是在被毒打折磨的剧痛中死去的。

四月二十一日下午2:10左右,在未经家属同意的情况下,绥中县公安局局长下令强行火化范德震的遗体。火化时并称已“戒严”,不许其家人离开火葬场的休息厅。就这样,亲属们连范德震遗体最后一面也没有见到。

从此这个家庭破碎了,本来开朗的小雪变得忧郁寡言,最可怜的是9个月的金刚,再也见不到爸爸了。孤儿寡母怎么生活啊,小雪带着儿子依附父母一起相依为命。孩子一天天的长大,看到身边的小朋友都有爸爸,他也好想爸爸,在一次过生日时,小雪给儿子买了个生日蛋糕,正唱着生日快乐歌时,金刚突然扑到妈妈怀里嗷嗷大哭,小雪紧紧搂着儿子,她知道儿子想他的爸爸了。

可是如今孩子的姥姥伊桂珍又深陷囹圄,这个家庭再次陷入痛苦之中!

父老乡亲们,你们见证了发生在身边的血腥迫害,江泽民实施 “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人性的政策,到目前为止,查证已有3448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相信还有很多迫害致死案例没有被曝光。还有十几万法轮功学员被关在监狱和劳教所。中共集邪恶之大全,动用古今中外所有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远比法西斯恶毒,早已天怒人怨。况且它将我中华文化毁灭殆尽,在历次运动中造成八千多中国民众非正常死亡,贪污腐败,败坏人心,上天注定要灭之。

持续12年残酷迫害中,法轮功学员们一直理性的、不懈的、无私的拿着自己省吃俭用的钱、忘我的冒着危险讲着真相,都是为了你们能够躲过这一中共造成的历史上的灾难,希望你们珍惜,抓住这转瞬即逝的机缘!快快退出党团队,以免在即将到来的“天灭中共”之时受中共连累而当陪葬,到目前为止已有一亿零三百多万人退出中共,选择了自己美好的未来。

在此也正告那些盲目服从上级命令,仍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政府官员和公检法人员,赶紧悬崖勒马,将功赎罪,你们即是害人者,也是受害者,清醒吧,文革过后,一批公安人员被秘密押到云南枪决,中共对家属谎称因公殉职。“善恶有报”是天理,一个生命无论做了什么,他都得对其负责。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希望你与家人了解真相后能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0/12/孤儿寡母泪-247758.html

2008-09-13: 曝光葫芦岛恶人梁成栋(图)
从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起,紧随江氏集团积极参与迫害法法轮功学员,今年以来,葫芦岛市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与梁成栋有直接关系,是二月二十五日绑架案的直接幕后操纵者。自二月二十五日以来,葫芦岛市法轮功学员已有一人受迫害致死,十七人遭判刑,多人被劳教,还有多位被迫流离失所和遭受其它不同程度的迫害。

主要事实如下:

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清晨六点,辽宁省公安厅、安全厅、610策划参与,伙同葫芦岛市安全局、公安局和610、绥中610、绥中公安局、消防大队绑架迫害了十六名法轮功学员:杨虹、赵亮、黄立忠、杨光武、冯柯兰、杨兆芳、杨兆颖、沈文玲、裴志华、周迎春、杨将威、李小明、范德振、杨小雪、王元举、张崇月。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日,葫芦岛法轮功学员范德震在绥中看守所被迫害致死。两只胳膊,腹部以下膝盖以上,到处伤痕累累。遗体于二十一日被强行火化。

◆五月十二日,范德震的遗孀杨雪被非法判刑四年,因孩子未满一岁,监外执行两月。可怜孩子未满周岁即将面临失去双亲。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8/9/13/185818.html

2008-05-20: 葫芦岛邪党绥中县法院对多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
2008年5月12日、13日,葫芦岛绥中县法院人员关树森、李文静对法轮功学员裴志华、张崇月、杨将威、沈文玲、周迎春、杨光武、冯柯兰、杨兆芳、杨兆颖、杨雪进行非法秘密开庭。葫芦岛市法轮功学员赵亮、杨虹和黄立忠也被非法秘密开庭,详细情况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5/20/178840.html

2008-05-13: 葫芦岛市范德震的妻子杨雪5月12日面临非法开庭
辽宁葫芦岛市法轮功学员范德震刚被迫害死仅有20天,邪党不法人员仍不放过其妻子杨雪,绥中法院传讯杨雪星期一(5月12日)非法开庭,并说由于她的孩子太小,开车来接她去法院。

年仅33岁的法轮功学员范德震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被多次非法关押和暴力殴打迫害。2008年2月25日再次被绑架,于4月20日早将近7:50分在绥中看守所被迫害致死,晚上7点多看守所才告知双方家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5/13/178308.html

2008-03-24: 辽宁省葫芦岛被绑架的大法弟子情况
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早晨6点,辽宁省公安厅、安全厅、610策划参与,伙同葫芦岛市安全局、公安局和610、绥中610、绥中公安局、消防大队绑架迫害了绥中13名大法弟子:杨光武、冯柯兰、杨兆芳、杨兆颖、沈文玲、裴志华、周迎春、杨将威、李小明、范德振、杨小雪、王元举、张崇月。

绥中的杨兆颖曾被关押在绥中看守所迫害严重,一度被送绥中县医院抢救。据悉,恶警不顾杨的生命安危,已将杨兆颖劫持到大连,继续迫害。葫芦岛和绥中公安局一干人还到杨兆颖的家中调查杨以前在大连被迫害的情况。

杨家多人被绑架,杨家只有亲属在帮着看家。恶警说杨光武已被放出,但亲属至今没见到杨光武回家。

恶警将周迎春、沈文玲关押在葫芦岛公安医院迫害。家属强烈要求见人,等了三天都没见到亲人一眼。

杨将威和李小明夫妇都被关押在葫芦岛看守所。葫芦岛和绥中公安局一干人并到杨将威家骚扰,家中只有两位近七十岁的父母。

现在,法轮功学员杨虹、赵亮正在葫芦岛看守所绝食抗议,范德振正在绥中看守所绝食,现已绝食很多天了,恶警每天都对他们强行野蛮灌食。目前亲属们都很担心他们的安危。除了上述法轮功学员,还有法轮功学员一直在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请知情者提供更详细信息。

范德振的妻子杨小雪已回家。据悉,邪党不法人员准备给其他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劳教,进一步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3/24/175046.html

2008-03-06: 辽宁葫芦岛市十三名大法弟子被抄家绑架
2008年2月25日早晨6点,辽宁省公安厅、安全厅、610策划参与,伙同葫芦岛市安全局、公安局和610、绥中610、绥中公安局、消防大队绑架迫害了绥中13名大法弟子:杨光武、冯柯兰、杨兆芳、杨兆颖、沈文玲、裴志华、周迎春、杨将威、李小明、范德振、杨小雪、王元举、张崇月。恶党人员这次绑架大法弟子,非法抄家,抢劫,造成大法弟子经济损失惨重。

2月25日早晨6点,一群警匪砸碎窗玻璃,跳入大法弟子杨光武家,杨光武及妻子冯柯兰、大女儿杨兆芳被绑架。二女儿杨兆颖当时不在家,但杨兆颖也被绑架。杨兆颖被绑架具体经过不详。现杨光武一家人都在葫芦岛看守所。这群警匪到杨家后,杨一家人不配合邪恶,拒绝开门,杨家住3楼,恶人就调来了消防车爬梯,上到3楼,砸碎玻璃,跳入室内,进行野蛮绑架,抄家,连杨家的存折都被抢走。

恶警到大法弟子沈文玲家,恶警雇用“开锁大王”强行开锁进入,沈文玲坚决不配合邪恶,恶警把穿着拖鞋的沈文玲强行绑架走,并抄了家。闯入沈文玲家的恶警大多是绥中机场派出所的恶警。沈现在葫芦岛看守所。

在大法弟子裴志华家,恶警绑架了裴志华,并非法抄了家,还野蛮地绑架了裴志华未修炼的丈夫。裴志华被非法关押在葫芦岛看守所。

恶警指使“开锁大王”还开锁闯入大法弟子周迎春的住所,周迎春当时不在家。恶警非法抄了周迎春的家。周迎春被非法关押在葫芦岛看守所。

在杨将威家楼下,25号晚上,4辆警车就开始围在杨家楼下,26号早晨,恶警闯进杨家开始行恶,把刚刚结婚一个月的杨将威和李小明夫妇绑架,并抄了家。夫妻二人现在葫芦岛看守所。

在范德振家,恶警绑架了范德振和杨小雪夫妇,扔下了才几个月还在吃奶的孩子,并非法抄了家。

在2008年2月25日,凌晨五点多钟,在兴城市绿园小区,葫芦岛公安局、葫芦岛消防大队、兴城市公安局、兴城市610、兴城市温泉派出所(还有其它单位不详),恶警欲绑架王元举。王元举站在一楼房四楼的窗外,手扶着塑钢窗,僵持了五个多小时,好多人围观。两辆消防车在楼下,大大小小的警车及警察把楼围了起来,楼下还准备了一个大气垫子,王被绑架。

兴城市的张崇月一家4口在绥中租了房子,恶警在张崇月的租房内绑架了张崇月,并非法抄了家。张崇月被非法关押在葫芦岛看守所。

初步统计经济损失:11台笔记本电脑,八台打印机,还有5个卫星接收器和锅,还有刀纸墨耗材等。详细情况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3/6/173746.html

2008-02-26: 辽宁省绥中县十一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早五点左右葫芦岛绥中县七个家庭大法资料点被抄,十一名大法第子被绑架,直接参与有葫芦岛市公安局、绥中县公安局。据内部透露有辽宁省公安厅参与,由绥中县公安局长期监控,事前由绥中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李长华带领有关人员作周密观察,后统一部署统一行动,被绑架的大法第子集中到绥中县看守所后直接送往葫芦岛市看守所。

据目击者称这些不法警察强行砸门砸窗闯入大法第子家,在室内到处乱翻,抢走许多大法书籍、资料、十多台电脑、打印机、数码照相机,还有许多打印纸、墨粉、光盘、切纸刀、现金存款折等。被绑架的大法第子:沈文铃、冯柯兰、杨光武、杨兆芳、杨将威、李小明、裴志华、张崇月、范德震、杨小雪等。其中杨小雪正在吃奶的几个月孩子没人照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2/26/173125.html

葫芦岛 绥中县联系资料(区号: 429)

2021-04-25:
绥中新任政法委书记:沈连春 办 6138955
绥中新任政法委副书记:张森 6121118(办) 6126998(宅) 15898265666
政法委常务副书记:王海军(在位多年,不明真相) 办6130656 手机15566722299
新任公安局局长:林辉15242900110
局长裴海金0429-6124999 15668787888(新号码)
政委:韩国瑞13942918808
副局长骆玉堂0429-6122156、13942983588(主管迫害法轮功多年)
副局长王全办0429-6254575、15566757779、13998910199
国保大队:
绥中国保大队
王宝民 大队长 13942906360 6136126
刘宏鹏(王宝民司机)13998965088
王达(曾暴力殴打,跟刘唤宇一起做假证放案卷里构陷法轮功学员) 6136126
刘忠和 副大队 13464500177 6136126
刘唤宇(反×教协会会长,参与迫害十多年) 科 员 13998962003 6136126
邢 婵 科 员 13898786881 6136126
马长生 科 员 13504227133
马男 科员 6136126
孙景彪 指导员 13324297888 6575110
李海云 内勤 13942975911 6575110
柏彦生 外勤 13942957078 691740 6575110
刘军 外勤 13898966389 687840 6575110
机场派出所电话:
康洪彬 18698958822
魏鹏 15642955876
赵帅 15566755820
明中会 15541899162
王伟 15542922326
卢凯 18562955777
阚忠野 13234293382
张海鲲 15668960169
杨洋 1566895555×
王长伟 15566759537
刘鹏 15668914777
白雪峰 13019990639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29)

绥中看守所:所长 王学平 办0429-6183469 宅0429-6131288 13500456100 13898911555
绥中县法院
办公室 0429-6123472
院长:安钢 宅0429-6131556 宅6183278 13190350301
刑事一厅 0429-6122743
关树森(审理法轮功的案子):13898906494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4, 8:04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