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2-05-24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河北 >> 张家口 宣化区 赤城县 >> 穆玉, 女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赤城镇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8-01-09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王玉海 穆玉
兄弟姐妹/伯父母: 王玉凤(王玉风) 王玉珍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0-10-17: 河北省张家口市赤城县中秋节期间骚扰大法弟子
河北省赤城县搞所谓的骚扰行动,在中秋节期间对一部份大法弟子采取了不同方式的骚扰,如:玉辉小学退休老师穆玉、招待所的退休职工潭再梅、样田乡刘淑娟等大法弟子,他们单位拿上由县政法委加盖印章的购物票,到她们家里进行所谓的“中秋节慰问”,让拿上购物票到指定的门市部去取月饼和水果等,并且还要给照相,说回去好交差,当质问他们为什么给我们送此礼物时,他们说:是想让你们向(邪)党靠拢,有的大法弟子当时就识破了他们用伪善作掩护的真正的阴谋诡计,当场就拒绝了他们这个所谓的“好意”。还有的如:城关镇的艾子香、招待所的张文英、大海陀乡的张秀芬、样田乡的张运萍等大法弟子,他们单位到家“走访”并且给照相。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0/17/二零二零年十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413906.html

2015-05-07: 红色恐怖下的苦难岁月
张家口市赤城县法轮功学员遭残酷迫害综述
……
案例1:王玉海一家五人炼功,四人被判刑劳教

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四日晚10点左右,法轮功学员王玉海在家中被恶警绑架走,当他的妻子回到家后,发现丈夫已不知去向,满屋被翻个了底朝天,一片狼藉。 下午2点左右,王玉海的小妹王玉珍在给法轮功学员陈海燕家送菜时,被早已守候在那里的恶警扑上来摁倒在地。第二天凌晨,一伙恶警突然闯进王玉凤的母亲家,当着两位八旬老人的面,将只穿着内衣,连袜子也没穿上的女儿抬走了。老母亲当时就惊吓得瘫在床上动弹不得。

自三个儿女被抓走后,两个老人整天以泪洗面,忧愁成疾,肚疼不止。女婿和儿媳赶忙把母亲送到医院做了手术。手术后,孝顺的儿媳和女婿天天守候在老人身旁,为老人端屎接尿换洗。老人看到同屋的病人们都是儿女们侍候着,可自己一个儿女也不在身边,不由的掉泪,同屋的人们知道了情况后,也在为老人难过。

老人天天扳着手指头熬日子,一见到儿媳就问儿子多会儿回来,在里边能不能吃饱饭,有衣服穿吗?十指连心,儿女是父母身上掉下的肉啊!孝顺的媳妇又要陪床、又要做饭、上班,还得抽时间到三个看守所送衣物和钱(兄妹仨分别被关押在赤城、怀来、张家口三个地方)。

看看这对已八十多岁,本来应颐养天年、享受天伦之乐现在却承受着如此巨大痛苦打击的可怜老人,就是铁石心肠的人也会掉泪的啊!

王玉凤、王玉珍、王玉海分别被诬判四年和三年徒刑,王玉海的妻子穆玉是玉辉小学教师,因为修炼法轮大法,数次被绑架、劳教。王玉凤、王玉珍在判刑之前也曾经数次被绑架或劳教。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5/7/红色恐怖下的苦难岁月-308572.html

2008-01-06: 请看河北赤城县法院所谓的“公开开庭”
2007年4月24日,象往日一样人们为着生存而忙碌的工作着,而在河北省赤城县一场罪恶正在悄悄的发生,灾难同时降临在6个家庭,为此这6家人饱受生离死别的痛苦。

上午正在街上跑出租车的法轮功学员赵秉衡被警察秘密的带到了公安局。傍晚,法轮功学员被抓被抄家的消息不断传出,紧张的气氛在这个宁静祥和的小城弥漫着。在随后的几天里,从各种渠道不断的传出要大抓捕、大搜查等各种信息。警察和警车随处可见,晚上,闪着警灯象幽灵一般各处游荡的警车,在寂静的夜里不时响起一阵阵凄厉的警笛声,更是让小城的百姓惶惶不安。

是什么样的人物给这个偏远的山区小城制造了这场恐怖,让这里的百姓不得安宁?原来是因为4月21日中央防范办的徐海斌(音,据说曾是罗干的秘书)到赤城县大海陀游玩时,看到柱子上写的“法轮大法好”、“天灭中共”的标语后,大发雷霆,给省市县各级政法部门施压,操控公安机关非法抓捕了赤城县的七名法轮功学员。然后又成立了专案组给七名法轮功学员罗列罪名。在2007年6月2日,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批捕,之后由市检察院起诉至市中级人民法院。

一些知情者和明眼人都明白,扣了这么大的一顶帽子,将案件的性质提升为“政治大案”,纯粹是一些人为讨上级的欢心而搞的“面子工程”。只是不幸的是这七名法轮功学员遭受着无端的迫害。案子起诉到市中院两个月后,由于证据不足,罪名不能成立,被退回到赤城检察院。到了这里这场荒诞的闹剧应该收场了,被抓的七名法轮功学员也该释放了。或许是一些官员怕将来徐海斌问起时怪罪下来,影响自己的仕途,所以本该释放的人,又被以莫须有的罪名第二次起诉到县法院。

在七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了七个月以后,终于从赤城法院传来了消息,要在2007年11月15日对七名法轮功学员公开开庭,并将地点设在了张家口市桥东法院。被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家属为了被抓亲人的冤情能够昭雪,为七名法轮功学员花了两万多元请了七名律师,准备在15日时开庭辩护。可是在11月14日上午,律师突然得到通知开庭推迟,时间另行通知。为什么事情突然起了变化?原来事出有因,本来对这七名法轮功学员起诉的罪名就是“莫须有”的,为了避人口舌,所以不在赤城法院开庭,而是挪到了二百里外的张家口市桥东法院。临开庭前,又听说赤城县的法轮功学员要到法庭旁听,所以匆忙推迟了开庭时间。经过了紧密的布置,法院又将开庭时间定到11月28日。开庭前,两名家属找到负责该案的法院刑事庭庭长黄忠,跟黄忠说:“我们有很多亲戚都想到庭旁听,一家去个三四人,就是二十多人。”黄忠当即说:“谁想去谁去,去多少都行,只要能坐下就行。”两名家属听后,欢喜的回去了。

满以为在二十八日能够见到七个多月未见面的亲人,并能让律师在法庭上为身陷冤狱的亲人讨个说法,可谁想到事情却不是这样的。从26日开始,有些单位就开始找县城的法轮功学员谈话,并上门骚扰,说是上面开会布置了,二十八日在张家口开庭不是直系亲属的不准到法院旁听,连张家口也不能去,所有的路口都设了卡子,就是去也得把你们截回来,到时候截住可就不好说了。27日那天更是如临大敌一样,尤其是赤城镇和教育局等单位几乎对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实施了非法监控。有的到家里骚扰,有的打电话骚扰,甚至还明目张胆的派人在门口看管。为了达到不让法轮功学员参加旁听,真是无所不用其极,什么流氓招、无赖招都用上了,全县各个路口和车站更是布置了警察、警车和城关镇的工作人员,检查所有的车辆和外出人员。一些未带身份证的外出人员被警察和城关镇的工作人员拦住询问,还有人被迫辱骂法轮功、有人被迫返回,给交通和来往车辆、出行人员造成了极大的不便。不明事由的老百姓非常纳闷,以为又发生了什么大事。

27日赤城镇的领导及玉辉小学的校长等人到被抓的法轮功学员家属穆玉家骚扰了6次。当得知穆玉27日中午乘班车去了张家口时,马上报告了上级。当班车行驶到龙关中队检查站时,被警察截住,下边站着十多个警察,有两名警察上车要查看身份证,人们多说没带。警察来到穆玉跟前和她要,她把身份证递给警察,警察说:“你们下车吧,别走了,有事。”穆玉反问他们:“你们凭什么让我下车?法院黄忠说谁想去谁去,你们又说不让去,还讲不讲理,我就不下车!”之后又上来一个警察和一个便衣,瞪着眼吓唬她们。站在一边的另一位家属实在看不过眼,也说:“你们还讲不讲理?公开审判,谁都可以去,这是我们的权利,凭什么不让去?”问的他们哑口无言。

一会儿赤城镇领导张××过来了说:“老穆你下来吧,一会儿你们学校来车,我保证能让你坐上车去张家口。”穆玉看他说了保证的话就下车了。之后几个小学的领导都坐着车来了,可车上只能坐一个人,没办法她们三个又去拦班车,拦了好几辆警察都不让班车拉他们,直到拦住最后一趟班车后,警察还是阻挠不让他们上车,一位家属硬是坐了上去。穆和妹妹两人则由两个副校长看管着来到了张家口。就这样在龙关被拦截扣留了三个多小时,中午坐的车,晚上七点多才到了张家口,本想早点去找律师见个面,结果全给耽误了。

二十八日上午八点多,张家口桥东法院停满了警车,警察到处都是,大门两侧站立了两排身穿黑衣、头戴钢盔、手拿橡胶棒的防暴警察,整个法院如临大敌,引的过往行人不断驻足观看,一位进法院的工作人员边走边说:“什么事至于弄成这样?法院快变成监狱了。”

被非法审判的法轮功学员陈海燕的母亲七十二岁了,坐车赶了二百多里路来到了法院门口,进门后竟以无身份证为由,被警察连推带搡野蛮的哄出了门外,老太太说我都七十多岁了没带的身份证。警察疯狂叫嚣着“108岁没有身份证也不行!”老太太心里也很不解:刚前天问法院黄忠,黄忠还说,谁去都行。县里开会也说,直系亲属可以旁听。可是到了法院,怎么又变成了只有身份证的才可以旁听。老太太的小孙子也因为无身份证不能进去,只好陪着两眼泪汪汪的奶奶站在门外。可怜老人家中老伴病在床上不能前来,她好不容易来参加旁听,看看所请律师是如何为女儿、女婿辩护的,却被他们以没带身份证为由不让旁听,不知这是谁给规定的?顺便想看一看七个多月没见面的女儿也不能如愿。

这时一旁有一个中年妇女,拿着身份证去登记,警察蛮横的说:“开庭了,有身份证也不让进。”这位妇女被激怒了,亮开嗓门责问他们:“你们这是人民法院吗?人民法院为什么不让人民进去?为什么不给老百姓合法的权利,公开开庭要身份证这是哪家的法律?共产党就是轻视人权,就会骗人,整人,你们新闻上天天说什么依法治国、构建和谐社会,全都是骗人的。人家法轮功信仰'真善忍'有什么不好?为什么这样欺压人家?”她的话说的越来越高,足足说了有半个小时。原来站在院子里那些助纣为虐、横眉立眼的警察都躲到门卫屋里不敢出来。法院办公楼上的工作人员打开窗户静静的听。

由于法院等部门的流氓、无赖行为,几十名从二百多里以外赶来想见自己亲人一面的家属和亲朋好友都被拒之门外,法庭内只有王玉凤、郭秀林两家的五名亲属和派去看管两名家属的四名校长和教师参加旁听。(乡亲们,你们听说过直系亲属不让参加旁听、单位还要派人看管的事吗?)

非法开庭历时4个多小时,公诉人宣读了强加给王玉凤等七名法轮功学员“莫须有”的罪名和拼凑起来的所谓证据,七名法轮功学员家属自己聘请的七名律师,从案情、犯罪动机、适用法律等各个角度对所起诉罪名进行了详细的辩护,最后得出了无罪的结论。审判长一看无法答辩,只好匆忙宣布休庭。据一位在场旁听的人士说:“律师辩护的认真细致、有理有据,所诉罪名不能成立。如果法院再判人家有罪,那真是说不下去了。”连政法委和公检法里的人私下都直言不讳的说:中国是人治而不是法治,上边叫抓就抓,叫判就判,根本不考虑合不合法,至于宪法更不当回事,只当作是花瓶摆设罢了。

庭审期间,庭长黄忠对法轮功学员态度粗暴蛮横,多次无理打断当事人的陈诉,把法轮功学员王玉珍吓的说:“你别吓唬我,你吓的我连话都说不了了。”黄忠任刑事庭长十多年,他的为人、名声人们早有耳闻。在他的任内已三次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审判。2001年5月法轮功学员梁瑛、劳广和被抓捕后非法判刑五年和四年。2002年法轮功学员杜淑云、刘扬等被抓捕后非法判刑十年和八年,至今未回。现在又接手了王玉凤等七名法轮功学员的案子。

在黄忠受理此案后,家属和法轮功学员一直在给他讲真相、写劝善信、送真相资料,劝他不要再干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赶快悬崖勒马,将功赎罪,一心想要他明白真相为他好。可黄忠并没有理解了家属和法轮功学员的好心,态度一直蛮横无理,左一个你们反党,右一个你们犯罪。他身为人民法官,有义务和责任向前来了解与询问案件的公民认真解释和答复,而他却恰恰相反。现在公检法司在人们心目中有不好的形象,就是被这一部份象他这样的执法人员败坏的。

《西游记》中有句话:“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善恶若无报,乾坤必有私。”人做好事得善报,做坏事得恶报,这是天理。何况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更非同一般。真心希望黄忠等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相关人员能正确对待这件事,认真看一看明慧网上的《苏倩地狱行》,把握住这次难得的机会,用自己的良知与正念来处理目前审判法轮功学员的事,将他们无罪释放,为自己奠定一个美好的未来。

其实黄忠也是一个受邪党蒙蔽欺骗的人,只想上边让咋办就咋办,错也是上边让干的。岂不知这场镇压迫害法轮功的运动压根就是错误的,是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和违反宪法和法律的。当平反昭雪、追究参与迫害者法律责任的时候,上边谁也不会站出来给你做主,还得自己去承受偿还。请黄忠及相关的人们三思!

各位父老乡亲,以上是刚刚发生在我们身边的真真实实的事啊!从“公开开庭”的前前后后所发生的种种侵犯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属人权的事件中,完全暴露出中共的邪恶本质、非法性及中国公民的人权状况。怕法轮功学员和家属参加旁听,是因为他们自己比任何人都清楚,法轮功学员根本就没有犯罪,所定的罪名都是“莫须有”的,这是在利用法律、法庭在制造冤案,真正的“被告”应是原告,而真正的“原告”则是被告。这才是目前中国司法现状中的真实写照!

在长达八年多的血腥镇压迫害中,法轮功学员自始至终以大善大忍的胸怀面对这场惨无人道、灭绝人性的迫害,在自己承受着非人迫害的同时,还在给参与迫害自己的人讲着真相,希望唤醒他们的良知和善念,善待大法与法轮功学员,从而得到救度。

今天心存正念的人们都看到了这一点。就是那些警察、法官、检察官一边迫于上边的压力违心的执行着镇压的命令,一边又在对法轮功学员说:“我知道你们都是好人。”其实,中共的统治方法就只有四个字“独裁暴政”。在中国大陆,人权、民主、自由、信仰、平等成了向往和追求不到的幻想。只有解体这个恶党,人人才能认清善恶,才敢于站出来声张正义、主持公道、运用宪法和法律来维护公民的合法权益。解体这个独裁暴政的中共,一个拥有民主、自由、人权和信仰至上的社会才会真正到来!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6/169738.html

张家口 宣化区 赤城县联系资料(区号: 313)

2021-12-23: 某社区电话:0313—8256178
某大队书记电话:袁林宝 13703131089

大队会计电话:15733265818,赵某某,女,30岁不到,上任也就一年左右,村里人都不愿当官儿,她自告奋勇当上了现任的大队会计。



2021-08-24: 河北省赤城县
派出所骚扰电话;15612377159村书记电话;13833366175


2021-08-19: 河北省张家口赤城县龙关镇派出所警察王少云电话:138 3334 4181

2021-08-18:河北省张家口市赤城县三道川乡派出所
钟立国18532270321
范振兴18532270223
朱志华18532270341
沈帅13171650131

2021-08-15:
镇宁堡派出所警察电话:
所长 武建龙 152 3323 7688
指导员   杨小升 150 3313 7788
警察 李志鹏 151 2830 9111
郑亚楠 133 1533 7937
户籍员 兰孝华 185 3227 0492
东栅子村委会 杨小军 158 3034 4503
裴桂林  134 0046  2435
翟飞 150 3036 4660
赵玉芳 151 3238 7302
赵海军 150 3035 8051

中所村委会
曹光龙 134 0323 7888
曹永峰 150 3336 6698
曹真军 158 3059 7489
曹光英 135 8297 1744
曹丽娜 150 2832 7690

2021-08-05: 河北省赤城县马营乡大水坑村村书记电话号码是13833361754
河北省赤城县马营乡派出所骚扰电话号码是15612377159

2021-07-15: 赤城县龙关镇副书记梁晶13833372631
高振飞(执法队大队长)13643134570
副镇长陈刚15081366898
龙关镇一街村委委员闫英锐13833344429
派出所司机王少云13833344181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2-02-06, 10:33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