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05-12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山东 >> 临沂 蒙阴县 >> 伊廷绪, 男, 60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山东省蒙阴县野店镇南峪村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07-11-19
家庭成员: 儿女/侄儿女/外甥/甥女: 伊西芳
夫妻/父母: 谢顺芳 伊廷绪
女婿: 黄志力(黄志立)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1-01-24: 曾遭三年冤狱 黄志力在山东省蒙阴县被关押月余
江苏徐州市法轮功学员黄志力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八日下午在山东省蒙阴县被恶警闯入租住房里绑架,他儿子及岳父伊廷绪和岳母谢顺芳(77岁)同时被绑架。恶警从黄志力家中翻出十多万现金抢走。

第二天,黄志力与岳父伊廷绪和岳母谢顺芳被非法关押在沂南县,儿子被释放回家。伊廷绪和谢顺芳是山东省蒙阴县野店镇南峪村人。

黄志力,今年四十八岁,曾在徐州市董庄煤矿工作,是当时新兴产业纸面石膏板厂的技术骨干,曾荣获单位“十佳青年”称号。黄志力修炼法轮功前患有乙肝,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健康,二十多年一粒药未吃。

黄志力修炼法轮功后受益良多,但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后,遭受着中共恶党的邪恶迫害。二零零一年新年期间,正在河北乐百氏公司上班的黄志力被徐州市贾汪区紫庄派出所和原单位书记绑架到紫庄派出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后又被软禁在石膏板厂二十二天。与此同时,黄志力的妻子及两岁的儿子也被绑架到徐州矿务局洗脑班。

二零零一年九月,迫于没有经济来源的生活压力,黄志力南下打工,其妻子随即遭矿保卫科及紫庄派出所骚扰,派出所指导员刘德友谎称:恢复黄志力已经辞掉的石膏板厂工作,以解决他的生活问题。但黄志力回家没几天,身份证便被紫庄派出所非法扣押,并被非法拘留十天,后又被劫持到鹿庄洗脑班半年。

之后黄志力被安排到董庄办事处工作,月工资四百元。当时黄志力的妻子没有工作,孩子幼小,一家三口就靠这四百元生活,只能勉强糊口。董庄办事处安排黄志力接电话、扫院子、清厕所,完全是打杂的临时工待遇。为了时刻掌控黄志力,每逢节假日,办事处要求黄志力二十四小时值班。回岳母家时,办事处及紫庄派出所警察暗地跟踪五百里,确认他确实回岳母家才放心。这期间黄志力身份证一直被紫庄派出所非法扣押。

就是这么艰苦的生活也没有持续多久,二零零七年四月,黄志力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非法抓捕,被冤判三年,送入无锡监狱。

黄志力在无锡监狱受到了什么样的迫害,请看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月十日的报道“江苏省六大黑监恶行”(截选):

(1)严管迫害,六管齐下

对新被迫害进来的,首先是一系列有目的的强制迫害:队列训练、“学习”监规、罚坐、不能讲话、限制大小便、长期剥夺睡眠、看诬蔑片、“夹控”殴打。对于敢公开维护自己信仰的法轮功学员,采取更为严酷的迫害——严管。

“严管队”在二监区。这里:吃饭时间论“秒”,吃饭数量论“口”,有时管教人员从一数到五,一顿“饭”就结束;每天六小时超强训练,腿肿,脚面瘀血,肿的透明;每晚睡眠中途被叫醒,对所谓拒不“认错”的人,一小时叫醒一次,五个半小时内叫醒五次;其余时间罚坐、面壁站立;大冷天穿很薄的衣服,脚上一双凉拖鞋,冻的牙齿咯咯直响;盖薄被,垫薄褥。
……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底,恶警徐玮以不认罪、消极怠工为名将黄志力送入“严管队”迫害。“严管队”头目卢永忠,每天对他进行高强度训练(练步伐和跑步)和体罚,每天只让睡两小时:晚上十二点到一点钟(或一点到两点),睡一小时就被叫醒静坐一小时,然后再让睡一个小时。起床后强行被所谓“静坐反省”。吃得极差还不让吃饱,上厕所还得报告请示,走恶警要求的步伐,不然就不让去。

六管齐下,一般人挺不过五天。徐州法轮功学员黄志力被这样迫害了三十二天,身体消瘦,气若游丝。有人跑到“严管队”摸摸黄的手,说:还有点热乎气。普通人经“严管迫害”,需好长时间恢复身体。瘦得皮包骨、说话力气都没有的黄志力,回中队后立即被要求参加每天十一个半小时的劳动。某副监狱长会上讲:“共产党的监狱是不怕死人的”“人死了不过三个电话:一个(打给)检察院,一个火葬场,一个家属。”

黄志力被非法判刑后,其妻子没储蓄,没工作,只有带着八岁的儿子回到山东娘家。三年冤狱期满后,黄志力追寻妻儿也回到了山东岳母家。没想到这一正常的举动却给黄志力岳母家带来了无尽的麻烦和恐惧。

徐州市贾汪区公安局和紫庄镇派出所经常到黄志力岳母家询问黄志力下落,二零一八年更是以“注销黄志力一家三口人的户口”相要挟。黄志力为了有一个正常人的稳定生活,一直以半隐姓埋名的方式生活,但还是没能逃脱被迫害的命运。

黄志力因为告诉人们躲避瘟疫的良方“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被恶意构陷,现在已被非法关押超过三十五天。而黄志力岳母家再一次被无辜牵连,被非法抄家,多次上门骚扰,七八十岁的老两口被迫离家出走,有家不能回。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24/曾遭三年冤狱-黄志力在山东省蒙阴县被关押月余-418948.html

2007-11-18:学大法顽疾全消 遭迫害被勒索二万
—— 山东省蒙阴县伊廷绪一家被迫害事实
伊廷绪的女儿最早也最多的童年记忆是桌上大大小小的药瓶药罐,还有就是提着煎中药的砂壶去倒药渣,就是这样的长年病号,真心修炼法轮功也变得身轻体健,无病一身轻。但是,在共产邪党的迫害中,伊廷绪一家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家人数度被关,被邪党非法勒索近二万元人民币。

伊廷绪、谢顺芳夫妇六十岁左右,是地道的中国农民,朴实、善良。提起他们,乡亲们赞誉有加,对他们没病没痛的健康身体更是羡慕的不得了。其实,他们的身体以前可不是这样。据两位老人回忆,谢顺芳患有严重的皮肤病,看遍了西医、中医和各种能找到的偏方,皮肤还是照常瘙痒;心口痛常年煎熬,走遍各大医院却查不出病因;甲状腺肿大,最严重的时候舌头僵直,吐字不清,医生也只是摇头兴叹;因为坐月子没照顾好,落下了病根,一条腿冰冷且疼痛,走路困难,两手麻木的拿不住东西,碗碟记不清打碎了多少,也记不清买了多少回。伊廷绪有三大顽疾:一个是由于长期从事重体力劳动,工作环境过于潮湿,左胳臂落下了病根,随着年龄增长,无日无夜的疼痛越来越严重;还有就是急性肠胃炎,一旦发作,疼得地上打滚,满头冒汗,备用药常年不敢离身;一到冬天,气管炎准时报到,吃药、静滴,半个月下不了床。所以他们的女儿最早也最多的童年记忆是桌上大大小小的药瓶药罐,还有就是提着煎中药的砂壶去倒药渣。您可能问了,这么糟糕的身体,怎么变得身轻体健、无病一身轻呢?因为他们修炼了法轮功。学炼法轮功几个月后,这些困扰他们多年的顽疾逐渐消失,不治自愈。法轮功祛病效果的神奇,更坚定了他们修炼法轮功的信心。从开始修炼法轮功到现在整整十年了,他们没再吃过一粒药。

然而就是这么好的功法,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因为疯狂的妒嫉,发动了中共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为防止伊廷绪去北京为蒙冤的法轮功上访,山东省蒙阴县野店镇镇长、野店镇派出所及南峪村委在伊廷绪家屋前屋后轮流24小时监视。伊廷绪去邻居家串门,这些人就到邻居家大门口蹲守。村民开玩笑说:“四叔,你混得不错呀,出门有保镖,睡觉有人看大门。”

2001年的大年初四,雪下得很厚。南峪村委书记伊廷宫先到伊廷绪家,以拜年的名义拖住伊廷绪,随后,野店镇副书记李靳田、派出所恶警张某等带人一脚踹开了伊廷绪家的屋门,骂骂咧咧地带走了错愕不已的伊廷绪,如梦方醒的谢顺芳质问打头阵的村委书记:“他(伊廷绪)犯了什么事?!你为什么领人来抓他?!”村委书记吓得脸色煞白,一味推说自己不知情。伊廷绪被恶警们带到野店镇计生办院内的一溜平房内,那里已经关押了许多大法弟子。当晚野店镇副书记李靳田让伊廷绪蹲在厚厚的雪地里数小时,一连三天不给饭吃,饿了只能吃别人的或者靠二十里之外的家人送饭。第三天,野店派出所指导员王海峰、恶警张某对伊廷绪一阵拳打脚踢,王海峰一耳光打得伊廷绪右耳失聪。第四天,野店镇党委强行勒索伊廷绪5000元、谢顺芳2000元,才放了他们。南峪村曾经学过法轮功但后来怕被邪党迫害而放弃的人也被每人勒索2000元。

在自由、民主的国家,法律约束着社会的每一阶层。这种赤裸裸的绑架勒索,绝不会发生在政府或执政党身上,老百姓更不可能接受。然而,在中共统治下的中国大陆,这种事情却堂而皇之地发生着,老百姓也麻木地接受着。因为经过共产党邪恶的洗脑后,人们衡量对错的标准被扭曲,黑白被颠倒,是非被混淆。那些被勒索的受害者们,把他们的愤恨都发泄到了伊廷绪身上:“就关这么几天太便宜他了。”于是他们联合写条子递交野店派出所,野店派出所就根据这些条子把伊廷绪送到蒙阴看守所非法关押12天,随后又被非法关在野店洗脑班,直到两个月后才获自由。这些人在邪党没迫害法轮功之前,因为炼法轮功身体变化巨大,每个人都对法轮功感恩戴德。有的是十几年的妇科病,有的有严重的心脏病,有些人的病奇奇怪怪、叫不出名来,都因为炼法轮功痊愈或基本痊愈。最普遍最直接的受益是干活总有使不完的劲,浑身轻松,从不觉得累。有些已经好多年不能干重活的病号因为在干活时身体这么巨大的变化高兴地唱了起来。在邪党对法轮功的迫害中,他们也无辜受害:害怕被迫害放弃了法轮功,身体又回到了从前;因为曾经的信仰无缘无故被勒索2000元,这2000元差不多相当于农民半年的收入。然而在善与恶的选择中,他们却选择了助恶为虐,共产邪恶主义真是扭曲人性啊。

2001年过年,伊廷绪之女伊西芳依法进京为法轮功上访,很长时间没有音信。伊西芳所在单位贾庄中学校长王发胜(音)说包车进京寻找伊西芳需要路费,向伊廷绪索要2000元。中共恶党以贾庄中学有职工为法轮功上访为由,罢黜王发胜校长职务,停发其部份工资。王发胜称伊西芳应该偿还其被恶党停发的工资,随又向伊廷绪索要2000元。

一个多月后,伊西芳在北京北端的一个看守所被找到,由贾庄镇派出所所长王明星接了回来。 回来的当晚,伊西芳被王明星送到蒙阴刑警大队毒打一顿,眼睛肿得象铃铛。随后被非法拘留一个月,之后又被贾庄中学及贾庄镇党委合谋送到蒙阴610洗脑班。2001年6月,蒙阴“610”非法劳教伊西芳两年,监外执行。但蒙阴“610”要伊廷绪交10000元才肯放伊西芳回去。伊廷绪被恶党连续勒索数次,生活很紧张,根本就没有什么钱。僵持一个月后,蒙阴“610”敲诈现金5000元,另5000元逼迫伊廷绪写下欠条,才给伊西芳自由。仅这一年,中共邪党非法勒索伊廷绪家现金累积达16000元,这对收入低微的中国农民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以至于他们在以后相当一段时间里吃盐都觉得很困难。

2001年下半年,贾庄中学归并于岱固中学,岱固中学校长王明顺(音)以伊西芳曾被劳教为由不准其上班,每年的五一、十一、元旦、新年前、新年后定时上门骚扰。王明顺更怕伊西芳外出打工,以学校办理教师资格证需要毕业证为借口,上门骗走伊西芳的毕业证书,扣押不还。另一方面,岱固中学散布谣言说:伊西芳练法轮功入了迷了,班也不上了。伪善地说:“有谁能跟她说上话的劝劝她去上班吧学校正缺老师呢。”做戏的卑劣行径被揭穿后,岱固中学恼羞成怒。2004年6月,王明顺带领岱固镇党委、野店镇党委、蒙阴县610、蒙阴县公安局等一干人,先到南峪村委,由村委书记伊西臣出面,以商谈伊西芳回学校上班的名义,将正在地里干活的伊廷绪、谢顺芳、伊西芳骗至村委绑架,随后私入民宅,把伊廷绪家翻了个底朝天,抄走法轮功书籍若干,顺手牵羊了一块新买的电子表。那时正值苹果套袋,小麦面临收割,农村家里还有人工饲养的鸡、兔子等。三天后,610放了伊廷绪,勒索3000元后放了谢顺芳,半个月后,伊西芳正念闯出。岱固中学到现在也没有恢复伊西芳的工作,他们时不时的骚扰伊廷绪家打探伊西芳的下落。

随着时间的流逝,法轮功被越来越多的人所接受、所认同。很多迫害过法轮功的人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明白了善恶有报的天理,顺应天意,退出中共,为自己选择了一个美好的未来。所以那些还在跟着邪党迫害法轮功的人,仔细考虑一下你的未来吧。恶党大厦将倾,你将向何方?!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18/166728.html

临沂 蒙阴县联系资料(区号: 539)

2021-01-24: 蒙阴县公安局电话及领导成员
0539-4818815
李守东 蒙阴县副县长,蒙阴县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
樊晓东 蒙阴县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
王在恩 蒙阴县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
刘道玉 蒙阴县公安局党委委员
孙克海 蒙阴县公安局党委委员、交警大队大队长
公方亮 蒙阴县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
李东堂 蒙阴县公安局党委委员、纪委书记
王继泉 蒙阴县公安局党委委员、工会主席
公丕国 蒙阴县公安局党委委员,县综合行政执法局党组成员、副局长

2021-01-05: 界牌派出所
宋希伟副所长、警号:076201.手机号:15753951163 办公室座机号:4818670
主要破坏人员:李因辉所长:警号:076313
公丕旺教导员:警号:079287

2020-09-19: 蒙阴县垛庄镇村干部:
黄营村书记周鑫的电话号码:13864921623
西长明村书记刘乃江的电话号码:18315765023
西长明村干部段尊义的电话号码:13153908538

2020-08-04: 蒙阴县垛庄镇610人员王海锋,还有一个党政人员赵西文。

2020-06-03: 蒙阴县工业园派出所: 所长:谭丕涛 电话号码: 17853920786

2019-06-16: 主要责任人:
王业一 电话:13562928066
张家合

2019-05-25:迫害山东省蒙阴县王焕侠、王保文的责任单位信息
蒙阴县拘留所:
电话:0539-5492022、0539-8312675

2019-04-14: 临沂国保大队:
地址:山东临沂市兰山区考棚街1号,邮编276001 区号 0539
褚延山 副所长: 0539-7305720 18553977123
王建军 指导员: 0539-7305739
刘合磊(此人姓名较为潦草,经确认后为刘合磊)13953953278
朱波;

兰山区检察院:
董金伟;
王玉刚;
临沂市兰山区法院:
院长王胜: 0539-8965801、17605390077;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4, 8:04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