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3-02-08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四川 >> 成都市 >> 刘永生, 男, 46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3-01-14:原飞机设计工程师刘永生遭嘉州监狱酷刑迫害
法轮功学员刘永生,原在中国航空工业成都飞机设计研究所工作,任工程师。二零一二年五月,刘永生出于正义良知,揭露当地新津洗脑班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因而被公检法构陷、秘密判刑三年。从二零一二年至二零一五年,被非法关押在五马坪监狱,后合并入嘉州监狱,遭残酷迫害。

刘永生,男,今年57岁,一九八七年毕业于南京航空航天大学飞机系飞机设计专业,在中航工业成都飞机设计研究所工作,任可靠性工程师。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发起迫害法轮功的运动后,刘永生坚持信仰真、善、忍,曾遭到中共非法拘留、劳教,遭受过体罚、龙抱柱、熬鹰、捆警绳、电棍电击、高温“烘烤”等酷刑迫害。

一、出于良知曝光洗脑班迫害 被秘密判刑三年

自从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到二零一二年,成都市新津洗脑班虐杀至少七位法轮功学员,其中,成都市成勘院退休职工谢德清,于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九日,被绑架到洗脑班,二十多天就被迫害致死;原成都市安康医院护士长王明蓉,于二零一一年九月七日,被绑架到洗脑班非法拘禁,不到十天,就被迫害致死。

出于正义和良知,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二日二十二时许,刘永生将标题为“法轮大法弘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和“信仰合法、迫害犯罪”两份真相资料,张贴在新津洗脑班大门对面的电杆上,揭露洗脑班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王明蓉和谢德清等的罪行,呼吁新津洗脑班及其头目殷舜尧停止迫害法轮功。

当时,刘永生被当地居民恶意举报,他被劫持到新津县花桥镇派出所非法拘禁,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三日,花桥镇派出所把刘永生劫持到新津县看守所非法关押。此后,公检法对他秘密构陷,二零一三年五月九日,新津县法院的赵萍、王晓岚、李萍、黄林在新津法院对他非法秘密庭审,新津县检察院的刘敏在庭上宣读非法起诉书。新津县法院作枉法裁判,诬判刘永生三年,详情请见《飞机设计研究所工程师刘永生被偷偷判刑》。

刘永生不服判决,提出上诉,二零一三年九月三十日,在没有公开开庭审理的情况下,成都市中级法院枉法维持原判。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五日,新津县法院开了非法的执行通知书,此时,刘永生被非法关押在新津县看守所已有一年三个月九天。

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三日,新津县看守所鲁姓所长和一个警察,把刘永生劫持到四川五马坪监狱迫害。

二、四川嘉州监狱的残酷迫害

(1)超长时间在冰冷地上“罚盘坐”

在五马坪监狱四监区入监队,狱警对他进行入监检查,强迫穿上囚服、拍囚照和剃光头,对人格造成极大侮辱,还采血检查 。

过了几天,在肖彬监区长、彭教导员、狱警龚劲夫和刘恒亮等的授意下,刘勇、袁友平、车载勇、本玛等犯人,再次要刘永生写“三书”(“保证书”、“揭批书”、“悔过书”),让他配合。刘永生说,信仰法轮功合法!不写!这是迫害!他们就强迫刘永生每天早晨六点起床后到晚上十点,在车间、饭堂、监舍、走廊、水泥球场等冰冷地上罚盘坐,哪怕是有水或者潮湿,都要盘坐。冰冷寒气侵入到人体,造成对内脏器官的损害是看不见的,是无形的杀手。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三日,五马坪监狱搬迁到乐山市的四川嘉州监狱,五马坪监狱四监区转到四川嘉州监狱五监区。在五监区,法轮功学员刘永生、杨小平和王义正,天天被罚盘坐、罚站,那时天气已经很冷了。

此时,四川嘉州监狱,位于乐山市市中区全福镇,由原四川五马坪监狱和乐山沙湾监狱合并而成,成为四川省迫害男性法轮功学员的黑窝。

二零一四年一月初,四川嘉州监狱九监区成为入监队,法轮功学员刘永生、杨小平、王义正、邓启兴、赵本勇和叶建国,天天被罚盘坐、罚站。大部分法轮功学员臀部都坐烂了。

(2)不写“三书”,遭殴打

在五马坪监狱四监区入监队时,狱警利用犯人袁友平,逼迫刘永生写“三书”,刘永生拒绝写。犯人就肆意辱骂,向刘永生右边面颊的下半部(右边腮帮子处)打了两拳。刘永生顿时感觉疼起来,马上站起来,喊:“打人了,打人了!”犯人才没有继续殴打。这是违反了《监狱法》所规定的监规纪律。刘永生被打的腮帮子处,到了吃饭张口嚼食物时痛得难受。

(3)冬天不准穿冬装

在五马坪监狱四监区入监队时,当时在五马坪山上,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份,天气很冷了,狱警龚劲夫叫犯人把刘永生穿在身上的棉衣强行脱下来,不准穿。当时他每天被迫在冰冷的地上罚盘坐,在山上冷的空气吹过来,身上就非常冷,冷得他浑身打颤发抖。

二零一四年一月份,四川嘉州监狱九监区副监区长邱云南,叫犯人强迫脱下法轮功学员的衣服、裤子,只准穿两、三件单衣,强迫站在风口上,让风来吹。寒风长时间侵入刘永生的腰部,使他的腰部疼痛。罚站久了,腰背部僵直,有时他的腰都弯不下来。

(4)长时间罚站,晕倒还要站

二零一四年一月份,四川嘉州监狱九监区狱警龚劲夫叫法轮功学员面对着高墙,每天早晨六点起床后罚站到晚上十点,长时间面对着墙边处站着。

由于站立的时间长了,加上天气变化异常,有一天刘永生感觉胃不舒服,出虚汗,下肢无力,突然晕倒在地上,意识丧失,不省人事。醒来后,听犯人讲,他的脸色苍白。还有一次他也是站着站着就晕倒在地,醒来后,还被强迫站着,而且照样天天被罚站。

由于在九监区被长时间的罚站,服刑人员对刘永生说,你的左、右肩膀都站变形了,成了一边高一边低。法轮功学员赵本勇也是天天被罚站,造成左右肩膀成了一高一低。

(5)长时间不准睡觉

由于刘永生坚持不写“三书”,从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九日开始至二零一四年二月十六日,九监区监区长陈国顺、副监区长邱云南、李教导员组织全监区狱警及服刑犯人对他进行新一轮的迫害。每天只准他睡两个小时(有时只有一个多小时),从晚上十点到十二点,其余时间每天基本上是罚站二十多个小时,而且有两个“包夹”(监区指使的犯人打手)把他监视着,见他稍微有睡意,就整醒他。有个“包夹”赵风禾见刘永生想睡时,就往他脸上、后颈部洒冷水,刺激他的脑袋和神经。犯人天天折磨他,不准他睡觉,这样一直被摧残了十七天的时间。由于睡觉严重不足,还得天天罚站,疲惫不堪,头昏眼花,刘永生实在困倦想打瞌睡,大脑开始有点迷迷糊糊,精神恍惚,神志不清,有好几次实在站不稳了,要倒下去了,被两个“包夹”用力支撑起他的全身,强制他继续站好。他的身体极度虚弱和憔悴,精神上难受又痛苦,在这样心力交瘁、疲惫不堪的情况下,狱警龚劲夫还用电警棍来电他。

(6)电警棍电击

二零一四年七月十日,在六监区办公室,教育科副科长邵凌和科员张译丹,逼问刘永生写的“嘉州监狱九监区入监队迫害法轮功”情况,邵凌用电警棍电击他的手,还威胁说,要给他加刑(第二天上午教育科的桑建和张译丹来做材料,强迫做笔录)。当时六监区监区长唐贤德在他的胸部打了两拳,叫刘永生在监区“停工反省”,所谓“停工反省”就是变相的体罚和虐待。当天下午六监区副教导员王亿军就指示犯人张建军、杨瑞,强迫他穿上背后印有“反省”字样侮辱人格的囚服。“停工反省”从七月十日到七月十九日,每天罚站,一没站好,他们就用脚踢在他的身上,白天站在太阳下暴晒,晚上罚站到十一点才准睡觉,早晨五点起床,起床后就被罚站,而且三餐饭还常被他们克扣,大热天不准洗澡。在第二天晚上狱警杜坤强迫他做超高强度的体能运动以此来折磨他的肉体,他不配合,遭受高压电警棍电击。

(7)强迫超负荷劳动

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八日,刘永生从嘉州监狱九监区入监队下到六监区强迫参加劳动,他被分到六监区一分队,一到就被“严管”十天,白天干活,回到监区后,罚站到晚上十点。

六监区的劳动是做电子线圈,强迫刘永生做“打对线”工种,由于在监狱入监队五个多月的迫害中,他的身心受到巨大摧残和损害,加上每天劳动任务量大,他努力地干,还是干不完。狱警周念平、邢国华就天天叫他 “反省”,每天收工后罚站到十点,他在六监区一分队遭“反省”迫害近八个月的时间。

过了一段时间,刘永生被调入二分队,与一分队的法轮功人员隔开,由于体力和精力还没有恢复,心理压力又大,每天干不完。信仰法轮功合法,修炼法轮功是无罪的,二分队狱警梁川东说,法轮功人员到这里当作“罪犯”来对待,就天天叫他 “反省”,每天收工后罚站到十点,一个多月时间后,又把他调回到六监区一分队。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四日,由于在六监区白天强迫劳动,每天收工后要“反省”,有近九个月的时间了。有一天,刘永生去询问六监区一分队狱警周念平关于劳动问题,他顺手打过来,把刘永生的嘴皮弄出血了,刘永生大声说,“你不要迫害法轮功!”狱警指使犯人胡仕刚叫刘永生在车间面壁罚站,一直站到收工。当天晚上他绝食,抗议警察打人行为,狱警杜坤指使犯人对他进行强制灌食,他绝食了三天。在绝食期间,狱警邱鹏叫他看诽谤法轮功的视频宣传资料,被他抵制。

在六监区的劳动车间每天干十个半小时以上,有时每周休息一天(星期二)的时间被剥夺了。星期二实际上是在劳动,但在服刑人员每日考核表上填的却是“休息”,六监区强迫服刑人员做假签字,刘永生就拒绝。六监区的监区长唐贤德、副教导员王亿军威胁说,不签字,要强制他去“严管集训”处罚,他们开始着手“凑材料”,他还是坚持不签。

到二零一五年五月十四日,六监区副教导员王亿军就对他进行处罚,强制他在监区“停工反省”,刘永生义正词严地说,“要绝食!抗议你迫害法轮功!”他绝食了三天。在绝食期间,教育科的杨希林来到六监区叫刘永生配合做假签字,被他拒绝。

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八日至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四日,刘永生在嘉州监狱六监区强迫参加做电子线圈的劳动近一年三个月。他除了“打对线”,还干过“粘板”等工种,他的眼睛视力下降(左眼近视增加一百二十五度),当时他所在的六监区一分队的第一生产线,由于换了新产品,还没有熟悉过来,加上每天超强度的劳动,就干不完。六月二十五日,狱警许涛叫刘永生“反省”去罚站,他拒绝,抗议虐待法轮功人员,副教导员王亿军借此给他扣上“不服从管理教育,扰乱监管秩序”的帽子,当天晚上狱警曾狱警和杜坤,强迫他去“严管集训”(十监区)遭受折磨。

(8)狱中“狱”——严管集训

“严管集训”实际上是狱中“狱”。一到监区,犯人就叫嚣着这里只有“是”和“到”,什么都得“服从”。他被强迫穿上背后印有“集训”字样侮辱人格的囚服,强迫“背集训制度”和“背规范”。每天大部分时间是被“罚盘坐”,面对墙壁罚站,在高温太阳坝下暴晒。经常被剥夺正常睡觉时间,经常遭受吃秒饭的摧残惩罚方式。法轮功学员整天不允许说话,不允许有任何炼功动作。刘永生被“严管集训”的时间从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五至七月十二日。

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二日,刘永生冤狱期满释放时,家人看见刘永生的脸、手臂、脚腿等部位都被太阳暴晒得很黑,身体极度消瘦,眼眶都落下陷了,头发也白了,家人禁不住流下了眼泪。刘永生看见老父亲病倒在床上。这么多年来中共的迫害给他的家人带来巨大的压力和痛苦, 带来了太多的伤害和悲伤。

中共江泽民集团发动和维持的这场群体灭绝性的迫害,给无数的法轮功学员和他们的家人带来巨大的苦难。“善恶有报是天理”,如今江泽民正在无间地狱的烈火里煎熬,偿还他所干的千古大罪——迫害法轮功。希望有关部门、有关人员选择善良,不要再迫害法轮功。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3/1/14/原飞机设计工程师刘永生遭嘉州监狱酷刑迫害-454856.html

2022-12-02:成都工程师频遭骚扰 女政法委成员野蛮撞门
成都市57岁的法轮功学员刘永生,近期频遭当地中共人员上门骚扰,二零二二年九月二十三日更被成华区政法委成员张玉蓉野蛮撞开家门,刘永生当即拨打110报警电话。

刘永生原是中航工业成都飞机设计研究所工程师,家住成都市武侯区武侯祠大街。他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信仰真、善、忍,在中共对法轮功持续至今逾23年的迫害中,他屡遭绑架、抄家、拘禁、拘留,失去工作,被迫流离失所;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劳教两年九个月,二零一三年被非法判刑三年。他在拘留所、看守所、洗脑班、劳教所、监狱期间遭受长时间罚站、坐在冰冷地上、不准睡觉、被强迫超负荷劳动、吃秒饭等体罚虐待,遭受脚镣手铐、暴力殴打、刑讯逼供、捆警绳、高压电棍电击、高温砖窑“烘烤”等酷刑,使刘永生的身心遭受巨大的摧残和折磨。

刘永生于二零一五年七月结束三年冤狱回家后,仍持续遭当地中共人员骚扰,家人也不能幸免。在今年五月之前,就有成都市成华区政法委、桃蹊路派出所、府青路街道、怡福社区、通瑞物业公司等各路人马多次闯到刘永生父母家骚扰,逼问刘永生的电话号码、上班地点,欺骗他母亲写保证签字,威胁他妹妹炼法轮功就要株连外甥上学、工作、前途等等。

二零二二年五月二日,成都市成华区政法委人员张玉蓉、郑雪以及府青路街道办人员谭树贤,闯到刘永生八十高龄母亲的家,对刘永生进行所谓“清零”谈话,逼他签字、写情况说明,刘永生一律拒绝。

二零二二年九月二十二日晚二十一点时,上述人员又闯到刘永生家,不停地敲打房门,搞的周围邻居不得安宁。当晚还打电话骚扰刘永生(来电号码13350861609)。

二零二二年九月二十三日十三点左右,成华区政法委人员张玉蓉、府青路街道办事处人员谭树贤及两个身份不明的男子又闯到刘永生的住宅。张玉蓉一到门口就不断的打门、击门、踹门、踢门,最后把门撞开,刘永生严厉地对她说:“你违法了!”遂打了110报警电话,并打电话给凯迪物业公司报备。

当天下午,又有二男二女四个人到刘永生的家,为首的是成都市政法委防邪办(“610”)人员包小牧,他们以检查“打疫苗”名义进屋,抓着刘永生进行测量血压、手指采血,逼他在一张纸上签字。这些人没有搜查证,但毫不在乎的窜到各个房间翻查,打开衣柜、抽屉,看私人学习笔记等,还到厨房去看……

随后110报警来了两名警察,刘永生和他们一起到武侯区公安分局浆洗街派出所报案处理撞门之事。在浆洗街派出所,以包小牧为首的八名“清零”人员,逼刘永生在一张写了保证的纸上按手印,被他拒绝并撕毁,后来又撕毁了两次。刘永生紧握双手,上来五个男的按住他身体、胳膊、手腕,把印泥涂在他拳头上,强拽按在纸上。刘永生严正声明作废。

另外,成华区政法委人员还闯到刘永生的新单位去骚扰,使刘永生再一次失去工作。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2/12/2/成都工程师频遭骚扰-女政法委成员野蛮撞门-452621.html

2015-07-22: ◇被非法关押到四川嘉州监狱的刘永生,已于2015年6月12日下午,安全到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7/22/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二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312878.html

2014-08-13: 四川嘉州监狱对刘永生的迫害
法轮功学员刘永生于二零一三年十月被送到四川省五马坪监狱迫害。五马坪监狱于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三日搬到乐山,改名嘉州监狱。

监狱强迫法轮功学员所谓“转化”,长时间站,长时间在地上盘腿坐,冬天穿很少的衣服,夏天在太阳下曝晒,对于坚定的法轮功学员,不断的加大对他们的迫害。

刘永生在入监队五个月,前两个月一直长时间的盘腿,后来就站。到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九日,就让他每天睡两小时,从晚上十点到十二点,其余时间都站,一直站了十七天。在他身体很虚弱的时候,狱警龚劲夫还用电警棍电他。

在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教育科的狱警在起着主要的作用。入监队迫害法轮功学员主要是在监狱狱政科和教育科的要求下做的。教育科的副科长邵凌在具体管这事。有时他们还以监狱管理局向他们施压为借口来开脱自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狱警杨希林就经常在公开的场合讲那些给大法造谣的话,有时还在课堂说,想要毒害更多不明真相的人。

二零一四年三月,刘永生被分到六监区。六监区的生产任务是很重的,每天劳动八个半小时(在五马坪要劳动九个半小时),完不成任务回到监区还要反省(罚站和走队列),任务差多点就要站到晚上十点钟(在五马坪,经常有人因此被送严管组,受到体罚与虐待),还要受其它的处罚和限制,比如购物和打电话。

因为完不成任务,刘永生经常要被罚站到晚上十点。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8/13/四川嘉州监狱对刘永生的迫害-295944.html

2013-07-16: 飞机设计研究所工程师刘永生被偷偷判刑
四川省成都市法轮功学员刘永生,去年七月遭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于新津看守所已近一年,日前被新津县法院秘密非法判刑。家属要提起上诉,法院却故意不给非法判决书。

刘永生,男,四十六岁,一九八七年毕业于南京航空航天大学飞机系飞机设计专业,在中航工业成都飞机设计研究所工作,任可靠性工程师。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发起迫害法轮功的运动后,刘永生坚持“真善忍”信仰,遭到中共非法拘留、劳教,遭受过体罚、龙抱柱、熬鹰、捆警绳、电棍电击、高温“烘烤”等酷刑迫害。刘永生在迫害中失去了工作,而且长期被迫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他的妻子出于对中共迫害的恐惧及担心孩子前途被威胁,在高压下与刘永生离婚。一个好好的家庭就这样在中共的迫害下破裂了。

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二日晚,刘永生在新津洗脑班大门口附近张贴法轮大法真相资料时,被人构陷,遭花桥派出所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于新津看守所,至今近一年,一直不让家人见面。期间刘永生被非法批捕。

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三日,刘永生的家人去公安局问情况,质问为甚么非法逮捕通知书不寄给家人?警察竟说寄给社区了。

刘永生的家人于五月十三日请律师介入。一个自称是法院的人称:“刘永生已经被(非法)判刑三年,判决书五月十四日给他送到看守所,上诉期是十天。”家人又去新津看守所要求见人,看守所不让见,狱警称:“不上诉才能见。”

刘永生的家人不知如何办,只好分别于五月十七日、二十四日到成都中院(抚琴西路109号)询问情况,中院立案庭给了刑一庭法官李松的办公电话,让家人打电话给李松,家人多次打电话给李松都是无人接听,工作日亲自跑去中院找他,也没能见到。

无奈之下,家人只好请律师出面代理“为刘永生申诉冤情要求无罪释放”的事宜,六月二十四日律师去中院仍然没能约见到李松,只得递交了代理委托等材料,迄今律师家属仍没接到答覆。律师到看守所会见了刘永生才得知他本人已于五月十九日递交了上诉状。

刘永生上诉表示,按信仰法轮功要求,修真、修善、修忍,提高了心性,升华了道德品质,重德行善,做个好人,对社会没有危害性。宪法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和言论自由的权利,宪法尊重信仰和人权,宪法保护信仰和人权。作为公民,在法律允许范围内,信仰法轮功、修炼法轮功、参与法轮功讲清真相的活动和行为是符合当今中国法律的,也就是说信仰法轮功是合法的,传播法轮功是合法的,讲真相是合法的,张贴二份“法轮功宣传资料”就没有违法犯罪。

刘永生上诉指出,张贴二份反映法轮功修炼者被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位于新津县花桥镇蔡弯村)迫害致死的真相资料,是因为向各方面反映,没有人和单位管,在得不到解决的情况下,不得已张贴事实真相资料,希望引起有关方面的重视,唤醒正义和良知,不要再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信仰和人权。

刘永生上诉指出,没有明确的法律条文,就不能作为起诉、法院判决的依据,就不得定罪处罚。新津县检察院以新检刑诉(2013)41号起诉刘永生是没有法律依据的,是不合法的。提起公诉是非法的,指控罪名不成立,指控犯罪不存在,批准逮捕、起诉是非法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16/飞机设计研究所工程师刘永生被偷偷判刑-276725.html

成都市联系资料(区号: 28)

2023-01-14:相关责任单位及人员
直接诬告人:倪天福(新津洗脑班对面住户),殷舜尧(原名殷得财,新津洗脑班头目)
成都市新津洗脑班(对外称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 地址:新津县花桥镇蔡湾村 邮编:611400、611432 电话:028-8246185682461166
洗脑班头目:殷舜尧 18981700881(微信同号) 13880590177
殷舜尧的住址:成都市高新区金桂路238号东苑B区3栋一单元402号
洗脑班科长:包小牧(女)18982286910 18980097136
李峰 13880590177 13982195964 13981700085
余丹 18981700880 13880279693
李磊 18908202070
王洪强 13730660720
徐丹 18981700892 13558786076
黄宗志 13547919456
曾可 18981700889 15608070799
李德奇 18981700885 13408064539
周莉 13518125659 13518125658
胡思学 18981700883 13982195964
何正富 18981700882 13608091122
朱静 17729822082
陈松涛 13882266060
蒋亮 18981700877
成都市政法委防邪办(“610”)(其中有新津洗脑班大部份人员)
新津县看守所
新津县花桥镇派出所:窦俊辉 副所长陈先涛
新津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曾维仲 新津县检察院:刘敏
新津县法院:赵萍、王晓岚、李萍、黄林
成都市中级法院:汪明、司良民、李松、刘广伟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区抚琴西路109号 邮编:610036
四川司法厅 地址:成都青羊区上翔街24号 邮编:610015
四川监狱管理局 地址:成都滨江中路1号 邮编:610016
四川乐山市检察院驻四川嘉州监狱检察室
四川嘉州监狱地址:乐山市市中区全福镇嘉州监狱,邮编:614009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28)

2013-07-16: 相关责任机构和人员:
新津县检察院:刘敏
新津县法院:赵萍、王晓岚、李萍、黄林
直接诬告人:倪天福(不知此人是不是新津洗脑班的)、殷舜尧(新津洗脑班头目)
成都中院(抚琴西路109号)刑一庭法官:李松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13-07-01: 四川省成都中院故意刁难刘永生家属和律师
自刘永生上诉以来,家属去成都市中院找了几次,均被拦在门外,未见到名为李松的法官。因第一次新津法院对刘永生非法庭审,根本没有通知到家人,家人无法听到公开庭审。家属质疑是否公开庭审及对刘永生判刑的证据,担心二审不开庭,走过场,草草了事。家人写了要求中院发回重审的申请,未见到法官,家人只得将申请交给审判庭,并记下法官办公室电话,指望能联系上法官。但打了很多次该电话,均是无人接听状态。

6月24日(星期一)此案的代理律师早上九点就到中院递交资料和要求查阅卷宗。岂料,只见到了两个书记员。书记员推口说法官不在,查阅不了卷宗,只给律师留下了法官李松办公室电话,并要律师留下电话,等待法官联系他查阅卷宗。因为律师是外地的,只得等待。但是律师和家人从星期一等到星期六,法官李松也未打电话来。律师说故意刁难阻挠律师的话,将向高院提出控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1/二零一三年七月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76075.html

2013-05-27: 四川成都大法弟子刘永生被新津县法院秘密诬判三年
成都大法弟子刘永生,男,四十六岁,一九八七年毕业于南京航空航天大学飞机系飞机设计专业,在中航工业成都飞机设计研究所工作,任可靠性工程师。刘永生出于正义和良知,于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二日晚,到新津洗脑班墙上去张贴洗脑班的犯罪事实,希望将洗脑班的罪行公之于众,唤醒世人的良知和善念,共同制止洗脑班迫害信仰、虐杀同胞的反人类罪行。

被洗脑班的人发现后劫持,并被洗脑班的人构陷、诬告到新津花桥派出所,新津花桥派出所不顾新津洗脑班的杀人害命的犯罪事实,却将刘永生绑架到新津看守所。新津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将刘永生张贴的“关于新津洗脑班的罪行”的东西变成刘永生的罪名,上报给新津县检察院,检察院居然立案侦查了以后,就下了逮捕书。但是很诡异的是逮捕书没有寄给刘永生的家人,却寄给了某某社区,家人一直不知情。最近刘永生家人去新津公安局问,才得知刘永生已经被新津县法院秘密诬判三年。目前刘永生本人已上诉,他表示要为自己辩护。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3-01-29, 0:45 上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