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2-05-17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江西 >> 上饶 广丰县 >> 王兴, 男, 47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江西省上饶市广丰区
有关恶人: 广丰国保头目涂江(又名涂岗)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7-08-17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黄兰晴(黄兰琴,黄蓝芹) 王兴
兄弟姐妹/伯父母: 黄红强(黄宏强)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1-11-28: 江西上饶市法轮功学员王兴夫妇遭受的迫害
江西省上饶市广丰区(原广丰县)王兴和妻子黄兰晴有一个美满的家庭和相处融洽的岳父母及哥哥黄红强,但是由于一家人修炼法轮大法,做好人,王兴和黄兰晴曾分别被非法判刑十年和两年。在豫章监狱,王兴拒绝“转化”,遭“严管”迫害,二零一八年十月九日,他被家人接回家时,已经被监狱迫害致全身麻木僵硬。
夫妻修大法 家庭和睦 自觉做好人

王兴,男,生于一九七四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是一名企业员工。王兴向来对传统文化、武术、气功、中医等感兴趣,高中毕业后,便四处访师,欲习通文武,游历世间,济世救人。一九九六年七月的一个傍晚,在湖北省南漳县的一个体育场,经人介绍了解了法轮功。看完书后,王兴被书中的大法法理打动,仿佛一下子解决了他所有人生的疑惑;炼功时,各种神奇的体验接踵而来。

一九九七年九月下旬,王兴回到江西省广丰县居住,修炼法轮功,每天学法炼功修心性,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在电光源公司上班时,脏事、累活,王兴都会抢着做,在工作生活的方方面面中,修心向善,乐于助人,吃苦当成乐,和同事亲友相处融洽,不断地要求自己做的更好。他身心健康,道德回升,日子过得祥和踏实,找到了人生的真正意义所在。

王兴的妻子黄兰晴,生于一九七七年四月二十二日。黄兰晴是一九九六年走进大法修炼的,当时黄兰晴的爸爸和姐姐都在修炼大法。得法后,黄兰晴身心变化很大,以前身体很不好,胃上的毛病特别多,年纪轻轻,就有关节炎、胃炎、心悸、头疼很多病。修炼大法以后,黄兰晴的身体变好了,这些毛病都不见了,皮肤变得白里透红,黄兰晴也真正体会到了没有病的滋味。

修炼以前,黄兰晴脾气不好,爱和人计较。修炼大法以后,黄兰晴按照师父讲的真、善、忍去做,整个人都变好了,遇事不再和人计较,会找自己的不足,做事兢兢业业。记得有一次,在一家食品加工厂上班,他们叫黄兰晴做什么,她就做什么,有时候一天换好几样事,黄兰晴也照做,老板家里的人都夸黄兰晴,说她真的不错。

有一次,黄兰晴被一辆摩托车撞倒了,自行车都变形了,黄兰晴被撞得飞起来,摔倒在地,旁边就是医院,黄兰晴从地上慢慢爬起来,叫了一辆黄包车,就走了。

这样的事情太多了,好人好事很多都是大法修炼者所为的。

但是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开始,王兴和黄兰晴经历了残酷迫害,王兴遭到至少超过十年的冤狱。其中,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二日,王兴被非法判刑七年,黄兰晴被非法判刑两年。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三日,王兴又被非法判刑三年半。

不仅如此,王兴岳父一家人也都遭到不同程度的迫害,岳父曾因此流离失所,王兴和黄兰晴、哥哥黄红强被非法关押,家里就剩下老岳母彭春凤和嫂子郑银娥,她们在家带两个小孩,艰难度日。

原本和乐小康之家,就此家破人亡、流离失所。以下是部份王兴、黄兰晴夫妇遭受迫害的事实。

一、王兴曾被非法劳教一年、非法判刑七年和三年半 在江西省豫章监狱遭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上午,王兴在南昌市八一广场被广丰县国保大队徐焕茂等人绑架,带回广丰县公安局。他们对王兴拳打脚踢,把他踹到地上,用钢管打,用脚踩。后来把他关押到看守所。号子里又是一套暴力整人。

之后,县政法委书记戴水春、公安局局长刘祥富等、国保大队动员各种人力,采用各种办法威逼利诱,亲友在他们文革式的气氛恐吓及压力下,都感受到了当时的高压环境,十五天的非法关押,给王兴的家庭及亲友造成了难以估量的伤害及阴影。

◇一年非法劳教 新婚却流离失所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十一日左右,王兴正在广丰县电光源公司上班,被当时广丰县芦林派出所的管所长以欺骗的方式,夹持到广丰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徐焕茂等对王兴又是一阵暴力审讯。后来,又把王兴关押进看守所,原因就是王兴给了潘晓燕(原广丰县一法轮功学员)二百元钱去北京,这次王兴被非法劳教一年。因为王兴在看守所里面坚持炼功,被一吴姓所长戴上脚镣惩罚。

二零零零年初,王兴被送往江西省第一劳教所。在江西省进贤县永桥劳教所三大队,王兴全身毒疮流脓、一天下来,从几分钟一次,到十几分钟不等,连续不断拉肚子,还被强迫参加劳动。在六大队,包夹人员从早上到晚上形影不离,不许炼功、不许和其他任何人员有任何形式上的接触。

二零零零年九月十日出劳教所后,当地有关部门要求王兴定时要向他们报告一次,出门要向他们汇报,把包夹王兴的责任落实到居委会,工作、生活不得正常。

二零零一年下半年起,因王兴不在广丰家里,当地政府部门便让人到处找他,王兴担心他们又会把自己莫名关押,无奈之下,王兴和刚结婚不久的妻子被迫流离失所。迫害人员就到湖北、广东等王兴有亲戚的地方找他,搞得亲友不得安宁。

二零零二年六月的一个深夜,当时王兴和妻子住在贵溪市岳父家里,突然一声警报后,家里就闯进了多名贵溪六一零国保大队的警察,抄家、找人,一个晚上不得消停,把家里的大法书籍抄走,还把王兴的岳父、岳母连夜带到公安局审问。当时王兴和妻子及时走脱,又到处躲藏,每天都在担心害怕中度过,家人和亲友也都被搅得不得安宁,担心他们再遭迫害。

二零零七年五月底,浙江省国安厅让人把王兴放在杭州表弟刘永福处维修的别克车(车牌号:京H.W1895)以涉案的名义劫走,还几次绑架、恐吓、威胁王兴的表弟,后来让律师去问,没有答案,一直到二零一五年仍不了了之。

◇遭受非法刑讯逼供、吊挂等酷刑

二零零七年十月八日凌晨,王兴和艾国祥、黄兰晴等人正在广丰县河北官兴杰(原法轮功学员)家休息,突然闯进了好多警察(手机跟踪定位,早就盯上他们了),他们强行把王兴按压在地,戴上手铐和黑色头套,押上车,连夜带到上饶市国安局。

第二天,王兴又被戴上头罩直接押到南昌,关在一秘密之处,前面是宾馆后面是小看守所。一开始,一个据说是省国安厅一处长的人恐吓王兴说“你的小命现在在我的手里……”之类的话,之后就对王兴进行七天七夜几乎不间断的刑讯逼供。

上饶国安部门的潘健和饶运峰(音),宜春国安部门的王江和涂江(音)估计是南昌国安的人员,对王兴采用了各种手段,一班四、五个人,几班人轮番审王兴,他们把他的手用手铐吊挂在高处(让脚跟离地脚尖轻触地面),逼王兴半蹲着身子不得起身、起身就打,把双手反铐在背后再提起,用木条抽打下身,把塑料瓶装芥末挤到喉咙管逼吞下去、体内如火燃烧焦热无比,令人发狂发躁,不让睡觉、恐吓、用各种侮辱攻击等手段消磨精神、摧毁意志,折磨身体。以所谓的“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名义对王兴刑讯逼供。当时王兴被迫害得生不如死。

期间有浙江省国安厅也派人来审讯,没有结果,江西这边又用刑讯手段逼王兴按他们的意图供述,并一直威胁王兴要好好回忆,随时面对他们的逼供,当时王兴的身心几乎被折磨到崩溃。

最后因证据不足,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四日,王兴被转到鹰潭市看守所。期间,有河北、江苏等地的国保也相继来鹰潭市看守所审讯王兴,甚至还恐吓王兴,要把他带回他们当地,“好好对待”他。在看守所,因几天没吃饭,王兴被时任副所长的孙晨曦带人架到室外,按压在地,用撬嘴铁钳张开嘴,强硬灌食、见有食物从嘴角流出,就掌嘴,还想让号子里的人迫害王兴

◇遭七年非法判刑

二零零八年五月四日,贵溪市法院开庭审判(注:检察员:邓迎春,审判长:杨永健,代理审判员:汪金新、叶建华,书记员:陈祥)。庭审前,王兴以书面形式向法官递交了抗议书。庭审时,王兴对法庭指出公安、检察院收集的证据都是脱离基本事实,不分是非、颠倒黑白的构陷,并要求法庭对证据的内容进行认证,看看真相资料所描述的内容是如何被依法定义算是犯罪证据,当律师追问这一事实时,法庭不答,整个开庭像走形式过了一遍。

庭审后,因对整个公检法的过程背离法律原则不解,王兴想用生命唤醒世人理解法轮功学员对宪法赋予公民的基本权利信仰自由的坚持是合法合理的,信仰真善忍没错。在法院用车把王兴送到看守所门口时,王兴用全身之力头向看守所门口的大水泥圆柱撞去(编者注:这是在中共残酷迫害下,承受不住的极端行为,不是法轮大法的原则“真、善、忍”所倡导的),当时整个人就昏迷过去。后来,他们把王兴送到医院体检确认没事后,看守所才把王兴戴上手铐脚镣,由多人把王兴抬进监号,通宵达旦让多人看守。

二审没开庭,鹰潭中院维持原判,判处王兴七年有期徒刑。审判长:赵登波,审判员:丘志荣,代理审判员:黄景洪,书记员:李凌俊。

二零零八年八月,王兴被送到江西省南昌监狱。一到那里,负责管理法轮功学员的警察洪惠民和万建雷就安排谈话,后来又连续安排不同的人来洗脑、转化连续一个月左右,见无效,他们就示意二大队的警察让王兴面壁(每天从早上一直面壁站到晚上十二点以后),还让警察和服刑人员以不同的形式恐吓王兴,逼其转化。在南昌监狱服刑期间,一直被安排看诽谤、诋毁法轮功的书籍录像等,几年如一日地进行洗脑“转化”,还要完成劳动任务。

◇遭非法通缉 再次被非法判刑三年半

在全国法轮功学员控告和起诉江泽民(诉江)的大潮中,王兴于二零一五年六、七月份依法向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发出“刑事控告书”,控告元凶江泽民的违法犯罪行为。

广丰区国保大队长涂江,在二零一五年九月七日至十月十四日期间,绑架了多名诉江的法轮功学员,并在网上发出非法“通缉令”,在全国通缉抓捕王兴

二零一五年十月十日上午十点左右,王兴在广州市火车站东站被绑架,十月十二日上午,被广丰区国保大队长涂江等人从广州劫持回广丰,关押在广丰区看守所,警察还到王兴家非法抄家。

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八日,王兴被非法批捕,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三日遭广丰区法院非法庭审,后遭诬判三年半,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五日被劫持到豫章监狱迫害。王兴在监狱拒绝所谓“转化”,遭狱方“严管”迫害,并剥夺他家人的会见权。

◇被监狱迫害致全身麻木僵硬

结束三年冤狱,于二零一八年十月九日,王兴被家人从豫章监狱接回家。但是王兴已经被监狱迫害致全身麻木僵硬。当时家属打电话给豫章监狱所谓领导徐国梁(包夹责任人,直接迫害者),对方一概否定,还扬言“要证据,走程序”之类的话。家人直接将王兴送到医院检查。
……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1/28/江西上饶市法轮功学员王兴夫妇遭受的迫害-434131.html

2018-11-19: 江西省豫章监狱将王兴迫害致全身麻木僵硬
江西省上饶市广丰区法轮功学员王兴结束三年冤狱,于2018年10月9日被家人从豫章监狱接回家。但是王兴已经被监狱迫害致全身麻木僵硬。当时家属打电话给豫章监狱所谓领导徐国梁(包夹责任人,直接迫害者),对方一概否定,还扬言“要证据,走程序”之类的话。家人直接将王兴送到医院检查。

法轮功学员王兴因诉江于2015年10月10日在广州市火车站东站被警察绑架、劫回上饶市。2015年10月28日被非法批捕,2016年2月23日遭广丰区法院非法庭审,后遭诬判三年半,2016年6月15日被劫持到豫章监狱迫害。王兴在监狱拒绝所谓“转化”,遭狱方“严管”迫害,并剥夺他家人的会见权。

在此次冤狱之前,王兴还曾遭一年非法劳教及七年非法判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1/19/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77319.html#181118235926-1

2018-05-30: 依法控告江泽民 王兴被非法判刑三年半
在全国法轮功学员控告和起诉江泽民(诉江)的大潮中,王兴于二零一五年六、七月份,依法向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发出“刑事控告书”,控告元凶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违法犯罪行为。广丰区国保大队长涂江,在二零一五年九月七日至十月十四日期间,绑架了多名诉江的法轮功学员,并在网上发出非法“通缉令”,在全国通缉抓捕王兴

二零一五年十月十日上午十点左右,王兴在广州市火车站东站被绑架,十月十二日上午,被广丰区国保大队长涂江等人从广州劫持回广丰,非法关押在广丰区看守所,警察还到王兴家非法抄家。

同日上午,王兴的妻子法轮功学员黄兰晴和妻兄黄红强前去广丰区国保大队要求释放王兴,谁知广丰区国保不仅没有释放王兴,反而将黄兰晴非法扣留、审讯,黄红强也随即被迫流离失所。

在看守所三个多月的非法拘禁期间,王兴被迫害得七、八天未进食,一吃饭就肚子疼,人瘦得严重脱相,家人说快没有生命迹象了,后被送去广丰医院治疗抢救。

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八日,王兴被广丰区检察院非法批捕。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三日上午九点钟,广丰区法院在没有通知王兴家人的情况下,非法庭审王兴

王兴的家人为他聘请了律师,但在非法庭审时,法官不允许律师依法辩护,也不允许旁听者发言,一切由法官说了算。

最后法官全盘采纳了公诉人的诉词,将王兴依法控告江泽民的合法行为枉判为“诬告”,并在法庭上诬蔑法轮功。整个庭审过程草草结束,当庭没有宣判。后来,广丰区法院对王兴非法判刑三年半、罚款五千。王兴不服判决上诉,并且在看守所绝食抵制迫害。

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五日,王兴被送往江西省豫章监狱关押迫害。因坚定信仰、拒不“转化”,王兴在监狱遭“严管”迫害,监狱不仅剥夺了他家人的会见权,就连送去的钱物、衣服之类的生活必需品也以各种理由拒绝接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5/30/江西省上饶市广丰区公安局局长郑金东跳楼自杀-368159.html

2017-12-24: 江西广丰法轮功学员王兴因拒不“转化”被严管迫害
至今被非法关押在江西豫章监狱的法轮功学员王兴因拒不“转化”,依然被严管着,不仅王兴的亲人一次也见不到他,就连钱物、衣服之类的生活必需品也被狱警以各种理由拒绝了。也不知王兴在里面过的是什么非人的生活,亲人们都在为王兴担忧。据悉,王兴因拒不“转化”,曾被豫章恶警迫害的非常严重。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2/24/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58236.html

2017-05-13: 曝光江西狱章监狱用洗脑手段迫害大法弟子
江西省狱章监狱为了执行中共“六一零”强行转化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的指令,在监狱内强行举办洗脑班,每天从早上5点30分开始,一直到深夜12点,(有时到凌晨2点)才允许送洗脑班迫害的大法弟子睡觉。对他们进行强行洗脑,灌输邪恶的、诽谤大法的内容。监狱每月办洗脑班15天左右,对在洗脑班仍坚持不“转化”的大法弟子,再关进禁闭室、禁闭。每年全年有六个月的所谓“转化期”。

据出狱的法轮功学员告知,江西大法弟子王兴在狱章监狱六监区被严管、关小号子迫害。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5/13/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47867.html

2016-07-25: 江西上饶市多位法轮功学员控告江泽民被非法判刑
上饶市法轮功学员王兴被非法判刑三年半,于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五日被送往监狱。

上饶市广丰区法轮功学员王兴于二零一五年六、七月份依法向最高检、最高法控告江泽民违法迫害法轮功。二零一五年十月十日,王兴遭上饶市广丰区国保警察绑架,并被非法抄家。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三日,广丰区法院对王兴非法庭审,王兴的家人为其请了律师,但在非法庭审时,法官不允许律师开口辩护,也不允许旁听者说话,一切由法官说了算。法官全盘采纳了公诉人的诉词,将王兴依法控告江泽民的行为判定为“诬告”,并诬蔑法轮功。庭审超快结束,并未当庭宣判,后来非法判刑三年半,于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五日送往监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7/25/江西上饶市多位法轮功学员控告江泽民被非法判刑-331856.html

2016-06-16: 江西省上饶市广丰区法轮功学员王兴被非法判刑
江西省上饶市广丰区法轮功学员王兴,因为诉江,被广丰区法院非法判刑3年半,于2016年6月15日被送往监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6/16/二零一六年六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30094.html#1661522416-7

2016-04-30: 江西省上饶市王兴被冤判三年、罚款五千
江西省上饶市广丰区法轮功学员王兴于2015年6、7月份依法向最高检、最高法控告江泽民违法迫害法轮功。2015年10月10日,王兴遭上饶市广丰区国保警察绑架,并被非法抄家。

2016年2月23日,广丰区法院对王兴非法庭审,王兴的家人为其请了律师,但在非法庭审时,法官不允许律师开口辩护,也不允许旁听者说话,一切由法官说了算。法官全盘采纳了公诉人的诉词,将王兴依法控告江泽民的行为判定为“诬告”,并诬蔑法轮功。庭审超快结束,并未当庭宣判。

近日获悉,广丰区法院已对王兴非法判三年,并罚款五千。王兴不服判决,正在绝食抗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4/29/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27292.html

2016-02-28: 江西上饶法轮功学员王兴诉江 遭非法庭审
(明慧网通讯员江西报道)江西省上饶市广丰区法轮功学员王兴因为控告江泽民,二零一五年十月二日被上饶市广丰区警察绑架。广丰区法院于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三日非法庭审王兴,没有通知家人。

王兴被绑架后一直被非法关押在广丰区看守所。警察还到王兴家非法抄家。

广丰区法院于二月二十三日早上九点钟开庭,王兴的家人请了律师,但在法庭上律师被法官强制封口,也不许旁听者说话,一切由法官说了算。法官诬蔑控告江泽民是诬告,并诬蔑法轮功。法庭于当天上午结束,并称三个月后宣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2/28/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24702.html#16227233539-25

江西省上饶市王兴面临非法庭审
江西省上饶市广丰区法轮功学员王兴,因为控告江泽民, 2015年10月2日被上饶市、广丰区警察绑架、非法关押至今。广丰区法院欲于2016年2月23日非法庭审王兴,没有通知家人。江西省上饶市王兴面临非法庭审
江西省上饶市广丰区法轮功学员王兴,因为控告江泽民, 2015年10月2日被上饶市、广丰区警察绑架、非法关押至今。广丰区法院欲于2016年2月23日非法庭审王兴,没有通知家人。

2016-01-04: 江西省广丰县法轮功学员王兴被迫害严重
江西省上饶市广丰县法轮功学员王兴因诉江被广丰国保大队诬陷,关在广丰县看守所已三个多月,现已被迫害的七、八天未吃饭,听说一吃饭就肚子疼,具体情况不清楚,但人瘦得已经不成形,家人说快没有生命迹象了,现已被送去广丰医院抢救,但就是这样广丰国保大队还是不肯放人。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4/二零一六年一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21796.html#1613233935-1

2016-01-03: 江西省广丰县法轮功学员王兴被迫害严重
江西省上饶市广丰县法轮功学员王兴因诉江被广丰国保大队诬陷,关在广丰县看守所已三个多月,现已被迫害的七、八天未吃饭,听说一吃饭就肚子疼,具体情况不清楚,但人瘦的已经不成形,家人说快没有生命迹象了,现已被送去广丰医院抢救,但就是这样广丰国保大队还是不肯放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3/二零一六年一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21768.html#1612235051-33

2015-11-21: 江西省上饶市广丰区大法弟子王兴被迫害补充
江西省上饶市广丰区大法弟子王兴由于诉江被广丰区国保大队队长涂江(又名涂岗)构陷,一直寻找证据妄图非法审判大法弟子王兴王兴现在已经被非法关押一个月零7天了,而涂江现在已经于2015年10月28日把所谓的证据送到广丰区检察院,已经被广丰区检察院批准逮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20/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19402.html

2015-11-15: 广丰大法弟子王兴仍然被继续非法关押 徐红卫被绑架
广丰大法弟子罗桂香、周桂花、周凤莲、祝冬英、黄兰晴被广丰国保以“取保候审”出狱;但大法弟子王兴仍然被继续非法关押,目前已经有广丰检察院介入,广丰国保头目涂江(又名涂岗)欲非法审判大法弟子王兴;前几天(具体情况不详)又非法抓捕大法弟子徐红卫。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15/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二)-319185.html#151114234235-47

2015-10-21: 江西省上饶市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现况
9月17日,江西省上饶市信州区公安分局、派出所警察统一行动,带着由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返回的法轮功学员“诉江”副本,挨家挨户绑架了法轮功学员约二十几人,并非法抄家。他们对法轮功学员都处以拘留处分(年龄大的拘留不执行),直至十月十九日还有三人未回家,他们分别是郑德刚(音)、杨丹荷(音)及其女儿。

另外广丰的法轮功学员王兴和罗桂兰也被绑架,但具体情况还待调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0/21/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17907.html#15102101239-79

2015-10-14: 江西省上饶市广丰县法轮功学员王兴、黄兰晴被绑架
广丰法轮功学员王兴,2015年10月12日上午,被广丰国保大队涂江等人从广州带回广丰,原因是起诉江泽民。同日上午,其妻黄兰晴和妻兄黄红强上午去广丰国保大队要人,中午黄兰晴也被广丰国保扣留、审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0/14/二零一五年十月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17553.html#151013231056-1

2015-10-11: 江西省广丰县法轮功学员王兴在广州东站被绑架
2015年10月10日上午10点左右,江西省广丰县法轮功学员王兴在广州东站被绑架,不知是否是广州国安,还是国保大队,还是江西省上饶市国安,目前下落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0/11/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17408.html#151010224128-1

2007-10-14:浙江恶警以“横尸街头”威胁表弟交出表哥
二零零七年八月十二日,明慧网报道了江西广丰县大法弟子王兴被迫流离失所消息后,浙江省国安又多次找王兴在杭州的表弟刘永福,对他进行殴打、威胁、恐吓。

十一前,恶警再次将刘永福绑架,非法关押两天后,威胁说,限在十月十七日前将王兴交出来,不然就让他横尸街头,没人会知道是怎么死的,让狗叼了去等等。

十月三日,恶警又再一次绑架刘永福,并用烟头烫他、多次殴打,四日放回。

王兴本人一直被迫流离失所,在了解到刘永福的情况后,去对刘永福及家人讲真相,让发生的迫害的坏事变成众生明白真相的好契机。但十月八日后,王兴一直没有回来。

大法弟子王兴,自九九年“七二零”以后一直遭到当地恶人的迫害,被非法劳教一年后,又被迫流离失所至二零零二年年底(当时据说恶警到处找并非法通缉他),之后就开始做生意谋生。自零七年四月底开始,恶人就在叫嚣着要找到王兴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0/14/164468.html

2007-08-18: 江西广丰县大法弟子王兴被迫流离失所
江西广丰县大法弟子王兴,自九九年“七二零”以后一直遭到当地邪恶的迫害,被非法劳教一年后,又被迫流离失所至二零零二年年底(当时据说邪恶到处找并非法通缉他),之后就开始做生意谋生。

零七年五月底浙江金华的邪恶国安找到其在金华某保险公司上班的小姨了解王兴情况,妄图收罗他们想当然的“依据”,想为强加迫害制造“莫须有”。几乎同时杭州邪恶国安和江西当地邪恶找到其在杭州的表弟刘永福,既恐吓又戴大帽,以他们想炮制的“反党反政府”的“莫须有”为目的,想从其表弟处强制出所谓的“取证”,并同时非法掳走王兴放在他表弟处维修的别克汽车(价值三十万元左右)。

六月十八日江西鹰潭邪恶在放大法弟子曹伟红时表面也以叫其找到王兴为交换条件,之后在曹伟红向邪恶要回被非法没收的手提电脑(价值一万多元)时,邪恶也以她未找到王兴为由耍赖不还。自四月底开始邪恶就在叫嚣着要找到王兴,目前被迫流离失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18/161066.html

上饶 广丰县联系资料(区号: 793)

2016-02-22: 上饶市广丰区公安分局:
局长郑铭13907938929办0793-2652016
副局长周能武13907931202宅0793-2621166
国保大队:
大队长周献敏13807936936宅0793-2652080
涉案警察涂江13607037345、13907931501宅0793-2936229涂江丈母刘秀莲13766451713
警察林志海13907931689项坚、王磊、周武斌
广丰区看守所:
电话:0793-2655283
所长夏清火13970310379

上饶市广丰区检察院:
检察长吴伯翔15970335688办0793-2658996
公诉科:科长余斌(音)公诉人谢菲13870395182

广丰区法院:
电话:0793-2617006举报0793-2618030立案咨询0793-2617027
院长姚文13907039658办2617968
刑庭庭长周罡红13970331391、0793-2617023周罡红妻金小君13970381818
法院纪检:俞顺东13755744888
监察处:王世真13307933890毛云高13707037987
各乡镇刑事庭长:
程行旺13907032848
韩剑锋13576396868
韩诗强13970331672
颜纯火13576330777
周小荣13907937550
叶小强13507039336

上饶市广丰区政法委:
书记张晓军13803591007办0793-2636998
书记办:0793-2652002
原书记周歧清:13507037366
副书记郑英雄18979370277
“610”办:0793-263361

上饶市政法委:
书记王新有13879303266办0793-8198266
“610”主任罗玮红13907037998办0793-8222383
2016-01-04: 上饶市广丰区公安局610国保大队长:涂江 13907931501(直接迫害人,责任人)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793)

2016-02-28:
本案直接迫害者是:广丰区公安局国保警察涂江,广丰区检察院诉讼科郑淑慧,参与非法庭审的广丰区法院的法官资料待查。

广丰区公安局:
局长郑铭 13907938929
副局长能武 13907931202 宅0793-2621166
国保队长献敏 13807936936 宅0793-2652080
国保警察涂江13907931501(直接迫害人)

广丰区检察院: 检察长吴伯翔 15970335688 诉讼科人员郑淑慧 13879331797(直接迫害人)

广丰区法院:
电话:0793-2653384
院长姚文13907039658办2617968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16-04-30: 相关责任人:

广丰区公安局
局长:郑铭,电话:13907938929
副局长:熊武,电话:13907931202,0793-2621166(宅)
国保大队长:献敏,电话:13870936936,0793-2652080(宅)
国保警察大队长:涂江(直接迫害人),电话:13907931501.注:涂江的妻子叫陈丹,是广丰区萃始学校六年级老师。
国保警察:于勇、叶旭

广丰区检察院
检察长:吴伯翔,电话:15970335688
诉讼科人员:郑淑慧(直接迫害人),电话:13879331797
审判长:徐胜杰
陪审员:刘祖福、姚文炜
书记员:徐海涛

广丰区法院
电话:0793-2653384
院长:姚文,电话:13907039658,0793-2617968(办)


2015-10-17: 江西省上饶市广丰县法轮功学员王兴、黄兰晴被绑架补充

上饶市广丰县公安局610国保大队长:涂江 13907931501
上饶市政法委副书记:罗玮红 13907037998
上饶市政法委维稳办主任:周琳 13517936658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2-02-06, 10:33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