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05-07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宁夏 >> 银川市(西夏区,金凤区,兴庆区,开发区) >> 张桂芳, 女, 70

个人情况: 宁夏糖厂退休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宁夏银川金凤区银啤苑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7-07-08
家庭成员: 儿女/侄儿女/外甥/甥女: 王建军
夫妻/父母: 张桂芳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0-11-15:  宁夏多位法轮功学员被骚扰迫害的情况补充
从八月至今,宁夏一些市县政法委、610、国保、公安、街道办事处、社区人员、村干部、法轮功学员单位领导等,大规模、持续骚扰迫害法轮功学员,逼迫、威胁法轮功学员签字、按手印放弃信仰。

他们采取的手段包括:绑架法轮功学员本人、绑架拘禁法轮功学员的子女,以要挟、抄家、停发退休工资、威胁单位将打工的法轮功学员开除、开除法轮功学员子女的公职、收回土地、收回廉租房、不让法轮功学员的孙子上学、不让子女经商、逼迫关店门、胁迫配偶与法轮功学员离婚、补交党费、到居住小区的物业办骚扰等。他们还到处搜集法轮功学员亲人的信息,包括父母、兄弟姐妹、祖孙、亲家,甚至离异多年的配偶和配偶家人等,上门或打电话威胁。动辄警车开道,警察全副武装,多人闯入法轮功学员居住的小区。恶党徒在近三个多月中持续上门、打电话胁迫骚扰至今。

据说,各市县都有“转化”迫害指标,11月15日前,要上报“转化”情况。为了完成迫害指标,参与者使用各种卑劣的迫害手段,有的参与者甚至公开说:恨不得自己帮着法轮功学员签字,完成指标。

1.宁夏银川市西夏区西花园派出所、街道办事处、西花园居委会、福利巷居委会、沁园居委会等单位的人员多次骚扰辖区内的法轮功学员,已知遭骚扰的有法轮功学员王玉周、庞全兰夫妇、石秀峰、孙雅娟、席福艳、席华姐妹俩、左瑞英,并威胁不签字就停发养老金,开除法轮功学员儿女的工作等。

法轮功学员席华的儿子身体不好,因席华拒不签字,警察将其儿子绑架拘禁数小时要挟,席华去说明情况要人,才将其儿子放回家。

2. 银川市法轮功学员丁乾拒不签字,被文化街派出所警察绑架后,关到一间屋子里。警察又将其儿子绑架拘禁数小时,胁迫丁乾。警察给丁乾三张白纸,说:只要你在这几张白纸上签上你的名字,就放你儿子。丁乾无奈在三张白纸上签字后,警察才将其儿子放回家。

3.居住在银川市石油城的张姓女学员,因拒不签字,其丈夫不堪恶人的一次次胁迫,近期已逼迫妻子与自己离婚。

4. 银川市法轮功学员吴进芳八月份就被骚扰过,因为不签字,文化街派出所、街道社区人员持续骚扰恐吓她。九月下旬的一天,文化街派出所警察将她从工作单位叫到派出所,还把她丈夫也叫去,逼迫她签字。她不签,警察把她关到小房子,威胁要将她构陷到检察院。她坚决不配合,大约被派出所拘禁了五个多小时才放回家。事后才知道,她丈夫禁不住警察的恐吓威胁,背着她给签了字。

近日获悉,宁夏被骚扰的法轮功学员还有以下多人:
银川市:张桂芳、张芳、张秀兰、孙淑清、张晓春、居住的石油城的张姓女学员
吴忠市:王丽芳、王永生、宋来平
石嘴山市:孙磊等人
固原市:郭春玉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1/15/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415140.html

2020-02-10: 2019年宁夏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概述
6月20日 银川市 张桂芳 女 70 解放西街派出所  非法拘留5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2/10/2019年宁夏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概述-400997.html

2017-12-26: 宁夏银川市国保人员偷偷入室劫掠
十二月十五日下午五点多,银川市七十八岁的法轮功学员王国霞女士回家后,拿钥匙开门未发现异常。一进屋便见到一屋子约有十个人在她家(不知如何进的家),有一个是曾经到家骚扰过的兴庆区国保大队的邹海军。这些人全部穿着便服,其中还有两个女的。

见王国霞进屋,其中五个人围上去拉扯她,企图绑架。王国霞坐在地上坚决抵制。到晚上其中几个相继离去。

邹海军等又打电话把王国霞的儿子叫来了,他们让王国霞在一张纸上签字,王国霞坚决不签,她儿子代签了。最后几个人走的时候都快九点了。

王国霞家中的法轮大法师父法像、一套法轮大法书籍(四十多本)等都被劫掠走了,而且是王国霞到家之前就被提前劫掠走的。

据悉,国保的这伙人下午在这栋楼的几个单元窜来窜去好大一会儿,引起了邻居的注意。得知这伙人偷偷开门进屋劫掠的事,邻居气愤地说:这还能行吗?人家干啥了?人不在就把门打开这不是贼吗!

另外获悉,十五日上午,家住金凤区银啤苑的法轮功学员张桂芳家,也被身份不明的人偷偷开锁进屋翻了个乱七八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2/26/宁夏银川市国保人员偷偷入室劫掠-358336.html

2016-09-10: 宁夏银川市王国霞、张桂芳、张芳遭骚扰绑架
八月三十日早上,宁夏银川市七十八岁的法轮功学员王国霞在街上讲真相被跟踪绑架,当天已经回家。张桂芳、张芳姐妹八月三十一日再次被骚扰。

一、王国霞被绑架当天回家

八月三十日早上,王国霞在大街上讲真相、发资料时被跟踪绑架,随后被劫持到解放西街派出所。

随后,派出所警察开着警车伙同国保大队、公安厅的人去她家撬门。这伙人相继找了两个专业撬锁的人撬不开门,窗户有防护栏也打不开。他们又到派出所从王国霞身上抢了钥匙打开门,把她家翻得乱七八糟,劫掠走了大法书籍和师父法像等私人物品。

当日这伙人撬门时,招来不少人围观。围观者看到这些人象土匪一样纷纷质疑、责问,这伙人恼羞成怒将两名围观者也非法绑架到了派出所。

王国霞和现场被绑架的两个围观者当日都回到了家中,王国霞要回了部分物品。第二天,她去派出所要其他物品,警察威胁说:不是看你年龄大了(七十八岁)就送拘留所。

据悉,王国霞家早已经有人盯梢。她被绑架的前三天,公安国保的就派人在她家小区盯着,从她们单元门出来的人都给拍了照。

王国霞,女,系宁夏银川市邮局退休职工。此前因发真相资料曾被绑架过两、三次。二零一五年六月十八日,王国霞到邮局邮寄诉江状时,被邮局的人员诬告,随即国保人员到邮局对她恐吓威胁,并扣了她的诉江状。

二、张桂芳、张芳被骚扰情况

八月三十一日,银川市国保大队队长王世元伙同金凤区黄河东路派出所的戴春华(女)等一伙人到张桂芳家气势汹汹地敲门。

张桂芳拒不开门,隔着门缝对戴春华等人说:你们派出所的万举才(已退休)把我老头子都害死了,儿子也被你们害的精神失常。薄熙来、王立军、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都是迫害法轮功遭报应的,你们这样迫害好人是要遭报应的。

那伙人呆了一阵,见不开门,又直奔张桂芳的妹妹张芳家去了。这伙人在路上碰到张芳,就把她拦住恐吓威胁,还要给张芳强行拍照,张芳不配合。王世元气急败坏地说张芳:“和你说个话你还这么厉害。”又命令手下人把张芳手里的钥匙包抢去搜查,里面什么也没有,他们才不甘心地走了。

张桂芳、张芳系姐妹,俩人都曾多次被绑架抄家、非法关押。张桂芳的丈夫身体健康,因不堪公安、单位的骚扰迫害,五十三岁就去世了;她大儿子王建华本是一名巡警,因不放弃修炼大法,被公安绑架关押、开除公职,迫害致精神失常至今未愈;大儿媳郭文燕、小儿子王建军都曾遭受过迫害。

今年七月中旬,张桂芳家被居委会人员监视多天。居委会人员还躲在张桂芳对门邻居家,时不时偷偷开门窥探一下。有一天,张桂芳直接走过去责问一个女的:你是居委会的?迫害法轮功学员不但自己遭报应,子孙后代都要遭报应的。那个女的一溜烟跑掉了。

有关详情请参阅明慧网文章:《宁夏张桂芳老人遭迫害的部份经历》、《宁夏银川市张芳自述遭迫害的经历》、《宁夏郭文燕和家人的苦难经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9/10/宁夏银川市王国霞、张桂芳、张芳遭骚扰绑架-334257.html

2013-11-27: 宁夏银川张桂芳、张芳目前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
11月22日,宁夏银川张桂芳、张芳被绑架,目前被关押在拘留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27/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83192.html

2012-09-23: 宁夏政法委系统近期绑架多名法轮功学员
从今年八月下旬至今,宁夏省中共政法委、“六一零”指令该省各地警察、办事处、居委会人员,频频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跟踪、蹲坑、监听电话、监控住所、非法抄家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数人被迫流离失所。以下是八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经过。

张桂芳被跟踪绑架

八月二十七日,银川市法轮功学员张桂芳被恶人跟踪并绑架至凤凰北街派出所,当日被转送医院检查出身体不合格,次日回到家中。张桂芳是宁夏糖厂的退休职工,曾多次遭绑架关押抄家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9/23/宁夏政法委系统近期绑架多名法轮功学员-263163.html

2012-09-03: 宁夏法轮功学员张桂芳、郑永新、杨洁被绑架
近日获悉,宁夏银川市法轮功学员张桂芳、郑永新、杨洁夫妇被绑架。

八月二十七日,宁夏银川市金凤区法轮功学员张桂芳被绑架,次日回到家中。
八月二十八日,宁夏银川市法轮功学员郑永新、杨洁夫妇在家中被宁夏银川市西夏区贺兰山派出所的一伙恶警绑架。

郑永新原来是银川供电局职工,大学文化,因坚持信仰被开除工职,分别被宁夏劳教所、宁夏固原监狱非法羁押八年,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一日非法羁押期满,被宁夏“六一零”恶徒强行绑架到洗脑班,二零零八年新年前回到家中。二零零八年六月,恶党的奥运邪火要在宁夏传递,宁夏各地的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骚扰,郑永新也被银川市富宁街派出所恶警非法抓捕劫持到银川市看守所十几天才放人。

杨洁是宁夏中卫市人,今年四十岁,原来在中卫人寿保险公司工作。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从中共九九年七二零迫害法轮功后至二零零九年的十年间,杨洁大部份时间被囚禁在宁夏女子劳教所、宁夏女子监狱等邪恶的黑窝里,遭受酷刑折磨,几次死里逃生,两次丢掉工作。

已知参与迫害的单位:
宁夏银川市西夏区贺兰山派出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9/2/二零一二年九月二日大陆综合消息-262293.html#129201715-2

2010-03-29: 宁夏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事实综述(三)
以下是宁夏地区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以来遭受迫害的事实综述的更多补充部份。因中共邪党的封锁,尚有许多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的事实未被披露。

被非法劳教、拘禁的法轮功学员

张桂芳,银川市法轮功学员,原来是银川啤酒厂的职工,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得法前有美尼尔氏综合症、神经官能症、脊椎骨质增生、支气管扩张、气管炎、萎缩性胃炎、胆囊炎、坐骨神经疼等十几种疾病。脊椎骨质增生压迫神经导致两手麻木,每天晚上都抽筋。是一个病秧子、药罐子,单位的“老病号”,经常为报销药费遭别人的白眼。多种疾病折磨得痛不欲生。加上小时候家中贫寒上不起学,不识字,很自卑,所以四十几岁就未老先衰,感觉人生毫无意义,有时就想活一天是一天算了。

一九九六年十月一个偶然的机缘她走进了法轮功修炼者的行列,一步学会了五套功法,每天早早到炼功点参加集体炼功。第一次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听到第三讲,身体开始难受起来。而且每天上班时间内,没有一点的反应,下班后就咳嗽、发高烧、头疼。开始不明白,后来知道这是师父在给调整身体呢。果然,过段时间就好了。以后又反复了几次就再没犯过。慢慢的身上其它的病也陆续都好了,真正的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

学了《转法轮》,知道了炼功人要做好人,她原来脾气不好,炼功后遇事能忍耐了,做错事能知错就改,家庭和睦了。家里几个炼功人互相比学比修,共同精進,觉得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

得法后身体好了,节省了不少的医药费,就想拿这些钱去帮助别人。一九九七年张桂芳先后两次给宁夏银川市双渠口福利院共捐款三千元,九八年给银川市新市区希望小学捐款三千元,学校收到钱后还登了报表扬。

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法轮功遭诬陷。二零零零年三月,张桂去北京上访,想给有关部门说说自己炼法轮功以后的变化。找不到信访办,就去了天安门,在天安门被一伙警察绑架到了天安门派出所,关了几天后送到宁夏驻京办,在那又被关了几天,和另一同修被勒索了九百元钱后被押回宁夏。

回家后,单位保卫科的曹康楠又勒索了六百元钱。遭新城铁东派出所、居委会、办事处万举才、马丽斌、苏小军等恶警恶人经常到家非法抄家、骚扰。恶警万举才逼迫张桂芳的丈夫配合它们监视,每到年节或所谓的敏感日张桂芳就被丈夫盯着,不能出门。

二零零四年,铁东派出所、新城政保大队、居委会的一伙恶人强行把张桂芳绑架至洗脑班。在洗脑班,每天被“帮教”监视,逼迫听诬蔑大法和大法师父的书,看歌颂邪党的电影。

零七年七月,张桂芳和儿子被恶人诬告绑架,同时被抄家,匪党恶警抢走了一些大法资料、电子书、MP3和一台复印机。张桂芳被非法关押在银川看守所十天,被看守所警察唆使犯人打、骂。

二零零八年七月一日,“奥火”将传至银川。六月三十日下午,派出所、居委会等部门派了好几个人在张桂芳家楼下盯着,无论到哪就跟到哪,出外买菜、接孙子都寸步不离。

零九年三月张桂芳被俩不明真相的学生诬告,银川110的恶警把张桂芳又绑架到了铁东派出所。在派出所,诬告的俩学生去领奖赏,说:“举报一个法轮功奖五千呢。”派出所警察对他们不屑的说:“谁给你们钱!”两个被邪党毒害的学生没领上钱,还造了大恶业。张桂芳家被抄了,又被送到了金凤区公安分局铐在暖气上。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3/29/220628.html

2010-02-03: 宁夏张桂芳老人遭迫害的部份经历
从九九年四二五以后,宁夏大法弟子张桂芳老人四次被中共邪党人员绑架、三番五次被非法抄家;两儿子、一个媳妇、妹妹都遭受过迫害。大媳妇被绑架好几次,怀孕七个月时被恶警万举才带领派出所、居委会、办事处的一伙恶人绑架到东门计划生育医院强行堕胎,把快七个月的胎儿打下来,又活活掐死了;大儿子最早在银川公安局巡警队工作,因修炼法轮功被扣发工资、不让上班,后来找的两份工作也丢了,曾有半年的时间精神失常;小儿子也被绑架过。恶警、居委会、单位保卫科的恶人还不停的骚扰、逼迫,张桂芳的丈夫承受不了这残酷的折磨,二零零六年去世,才五十三岁。

下面是张桂芳诉述其修炼法轮功的经历,以及她本人坚持修炼而遭受中共迫害的部份经历:

修大法身体健康、道德升华

我叫张桂芳,原来是银川啤酒厂的职工,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得法前我有美尼尔氏综合症、神经官能症、脊椎骨质增生、支气管扩张、气管炎、萎缩性胃炎、胆囊炎、坐骨神经疼等十几种疾病。我的脊椎骨质增生压迫神经导致两手麻木,每天晚上都抽筋。我就是一个病秧子、药罐子,是单位的“老病号”,而且经常为报销药费遭别人的白眼。多种疾病把我折磨的痛不欲生,加之,小时候家中贫寒上不起学,不识字,很自卑。所以四十几岁就未老先衰,感觉人生毫无意义。有时就想活一天是一天算了。

九六年十月一个偶然的机缘我走进了法轮功修炼者的行列。我一步学会了五套功法。每天早早到炼功点参加集体炼功。可我是个睁眼瞎,学法就没有办法了,但我不灰心,一开始我每天听师父的讲法磁带,虽然能明白意思,可就是不认识字。常常为不识字学不了法急的哭鼻子。好在我俩儿子得法比我早,我妹妹也是大法弟子,还有其他同修经常一个一个字的教我,几个月后我就会念《转法轮》了,后来还学会写字了。现在捧起《转法轮》,我心中对师父的感激无以言表。

我第一次听师父的讲法磁带,听着听着就哭起来了。自己当时不明白是啥原因。听到第三讲,我的身体开始难受起来。而且我每天上班时间内,没有一点的反应,下班后就咳嗽、发高烧、头疼。开始我还不明白。后来听同修说,知道这是师父在给我调整身体呢,我就没有害怕。果然,过段时间就好了。以后又反复了几次,直到现在再没犯过。慢慢的身上其它的病也陆续都好了。我真正的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我这个在绝望中挣扎的人终于脱离了苦海。

学了《转法轮》,知道了师父对炼功人的要求就是要做好人。我原来身体不好、脾气更不好。修炼后,自己遇事能忍耐了,做错事能知错就改。家庭和睦了。家里几个修炼人互相比学比修,共同精進。每天沐浴着师恩,觉得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

我得法后身体好了,节省了不少的医药费,就想拿这些钱去帮助别人。我在九七年先后两次给宁夏银川市双渠口福利院共捐款三千元,九八年给银川市新市区希望小学捐款三千元,是我大儿子送去的。该学校收到钱后还登报表扬了我。

到北京说真话,遭绑架勒索

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法轮功遭诬陷。二零零零年三月,我去北京,想给有关部门说说我炼法轮功以后的变化。信访办搬了,找不到,我就去了天安门。在天安门我想上城楼,就被一伙警察抓到了天安门派出所,关了我几天后被绑架到宁夏驻京办,在那又被关了几天,恶警勒索了我和另一同修共九百元钱。后来宁夏去京的二十多个大法弟子被押回宁夏银川市新城公安分局。当晚十二点左右我回家了。其他同修有的被劳教,有的送到了看守所,有的被送到了劳教所。

我回家后,单位保卫科的曹康楠又勒索了六百元钱。后来银川市新城铁东派出所的警察万举才、利东国、戴春华、孙来宁和居委会的马丽斌、办事处的苏小军等经常到我家非法抄家、骚扰。恶警万举才还经常到我丈夫单位骚扰,逼迫我丈夫配合他们监督我。每到年节或所谓的敏感日我就被丈夫盯着,不能出门。

恶人到家强行绑架我到洗脑班

二零零四年,银川“六一零”邪恶办了洗脑班。银啤苑居委会主任马丽斌逼我到洗脑班,我不去。恶警万举才到我丈夫单位,逼迫他一起回家开门来抓我。同时来的还有铁东派出所、新城政保大队、居委会的一伙恶人。这伙恶人到我家就胡乱翻,抢走了一本《洪吟二》,还骗我到居委会。下楼我一看他们不是要去居委会,我就坐在地上大喊:“法轮大法好!”他们上来四人把我硬抬到车上,强行把我绑架至洗脑班。

在洗脑班,我们大法弟子每人派一个“帮教”监视,天天读诬蔑师父诬蔑大法的书。每天不停的放歌颂邪党的电影,逼迫大法弟子看。我就不停的给这个“帮教”讲真相,告诉他诬蔑大法和师父、迫害大法弟子不会有好下场。

零七年七月,我和我儿子被恶人诬告,晚上被绑架到新城东街派出所关了一晚上,第二天又被送到了银川市金凤区公安分局,同时被抄家,警察抢走了一些大法资料、电子书、MP3和一台复印机。我家人不停的找相关人员要人,我儿子第二天就回家了,我被非法关押在银川看守所十天。在银川看守所警察唆使犯人打我、骂我。

奥运期间被监视 第四次被绑架

因为二零零八年七月一日,奥运邪火将传至银川。六月三十日下午,派出所、居委会等部门派了好几个人在我家楼下盯着我。无论我走到哪,他们就跟到哪。我出外买菜、接孙子他们寸步不离。

零九年三月我被俩不明真相的学生诬告,银川110的恶警把我又绑架到了铁东派出所。在派出所,诬告我的俩学生去领奖赏,说:“举报一个法轮功奖五千呢。”派出所警察对他们不屑的说:“谁给你们钱!”两个被邪党毒害的学生没领上钱,还造了大恶业。我家被抄了,我又被送到了金凤区公安分局。他们把我一只手铐在暖气上,安排专人看管。我就给他们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后来我就走了。

十年多来,邪恶对我和我家人的迫害让我不堪回首,是邪恶的迫害让我家破人亡。同时我也严正声明:因邪恶迫害,自己或家人所做的,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努力精進,做一个合格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2/3/217496.html

2009-03-27: 宁夏银川市大法弟子张桂芳被绑架
三月二十五日,宁夏银川市金凤区大法弟子张桂芳被金凤区东街派出所恶警绑架。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9/3/27/197843.html

2007-07-14: 宁夏银川市大法弟子张桂芳、王建军母子被迫害
二零零七年七月六日晚银川市金凤区大法弟子张桂芳、王建军母子二人被跟踪的公安和110恶警绑架至金凤区东街派出所,被非法关押一夜。七月七日铁东派出所所长利东国得知此事,到东街派出所欲对王建军進行殴打,并叫嚷着:把他们都劳教了!

母子二人被绑架至金凤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杨志祥等对张桂芳、王建军進行非法审讯,并非法搜查了张桂芳的住宅。

王建军于当日被释放,张桂芳被非法关押于银川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14/158829.html

2007-07-09: 银川市张桂芳、王建军贴真相材料被绑架
2007年7月6日夜十二时,宁夏银川市大法弟子张桂芳、王建军在张贴真相不干胶时,被110绑架至派出所,经家属力争要人,王建军于第二天释放,张桂芳现被关在银川市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9/158547.html

2007-07-08: 宁夏银川大法弟子张桂芳被绑架
银川金凤区大法弟子张桂芳,于七月六日被金凤区铁东派出所绑架,警察非法搜查了张桂芳的住宅。详细情况有待核实。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8/158451.html

银川市(西夏区,金凤区,兴庆区,开发区)联系资料(区号: 951)

2021-05-07:银川市中级法院承办法官是刑二庭的曾琳巧,电话:13995391399

银川市中级法院
承办法官(刑二庭):曾琳巧13995391399

银川市西夏区法院
审判长:王小佳18169093873
审判员:罗娟、陆天龙
法官助理:祁帅
书记员:范佳琦(0951-3011952、0951-3011510)

2021-04-15: 宁夏银川市兴庆区玉皇阁北街派出所及参与骚扰辖区内法轮功学员的人员电话:

办公室电话: 0951---6027822 0951—6722210 手机号:16609599375

2021-03-21:
惠农区园艺派出所姓曹的警察:电话13709526135

2021-02-13: 宁夏银川市西夏区法院
主审法官王小佳:18169093873
书记员:0951-3011952 3011510
宁夏银川市西夏区检察院
副检察长:李某电话0951-5926541
副检察长:张某
二部检察官陈珊珊:电话0951-5926541

宁夏银川市金凤区公安分局北京东路派出所
所长:石瑞 电话16609519786
教导员:徐伟 电话16609519580
副所长:宗延远 电话13639580515
副所长:李会贤 电话18161588282
副所长:贾宁武 电话18695535555
警察: 张少波 电话15109618780
警察:张效华 电话15509510789
银川兴庆区公安分局新华街派出所(中心巷)
所长马建平:电话13519206998
教导员王宁:电话13639573591
副所长闫省会:电话13995281500
兴庆区凤凰北街派出所
马越雷:电话16609599162
赵银椿:电话16609599686
兴庆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
大队长贾某:电话0951-6899172
警察:电话0951-6899175
大队办:电话0951-6899176

2021-01-30: 银川市西夏区西花园街道办事处书记:兰德成 13239586006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4, 8:04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