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2-05-23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黑龙江 >> 哈尔滨 呼兰区(呼兰县) >> 杜秀英(于怀才妻), 女, 54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哈尔滨呼兰区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07-02-28
家庭成员: 儿女/侄儿女/外甥/甥女: 于XX(于怀才、杜秀英的女儿)
夫妻/父母: 杜秀英(于怀才妻) 于怀才(妻子杜秀英)
兄弟姐妹/伯父母: 李敏(妻杜秀珍) 杜秀珍(夫李敏)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0-11-25: 哈尔滨呼兰区多名法轮功学员近期被骚扰
近来,黑龙江哈尔滨市呼兰区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邪党不法人员上门骚扰,家人也遭威胁。
一、法轮功学员李润华已处于昏迷状态

法轮功学员李润华由于坚持按真、善、忍做好人,被中共恶党迫害,曾被非法关押到呼兰监狱三年。原本身体健康的他,在呼兰监狱被迫害致高血压。有一段时间,眼睛接近失明,走路得让犯人领着。一次狱警要求他和全监室犯人洗澡,由于李润华当时身体不适,头晕,他说他不能洗。狱警不准,必须得去。结果他刚进去,脑袋一迷糊,脚一滑,就实实的摔在地上,昏死过去了。李润华不知在地上躺了多长时间,等他醒来时,屋里只有他一人。李润华妻子去监狱看望他时,发现他目光有些呆滞、动作迟缓、沉默少语,和他通话时,都是陪他去的犯人听完后,帮他表达意思。

李润华从监狱回家后,还不断的受到邪党不法人员的上门骚扰。再加上在监狱遭受的迫害,使他大脑的反应非常迟钝。

二零二零年中国年后,社区不法人员又不断的到他家骚扰。每次都猛劲地敲门,在门外指着李润华名字大喊大叫,制造恐怖气氛,恐吓他。李润华还接到警察打来的电话骚扰。

一次社区人员的恐吓,对李润华心理造成的摧残,使他第二天摔了个跟头。后来李润华瘫痪在床,不能说话了。现在李润华已处于昏迷状态。

二、更多法轮功学员被骚扰

最近,在呼兰地区对法轮功学员的骚扰迫害中,警察去了法轮功学员郭亚琴家,让她写所谓的“三书”,她不写,警察让她儿媳妇替她写。

光明派出所包片警察宋海鹏去法轮功学员杜秀英家,让杜秀英签字,杜秀英不签,给他讲法轮功是教人做好人的。后来警察让杜秀英的女儿上派出所签字。

法轮功学员李彩霞的哥哥及外甥女等,经常接到警察的骚扰电话,寻找李彩霞。

社区人员到法轮功学员魏玉芝家中骚扰。魏玉芝告诉社区人员:“法轮功我学定了。”社区人员说会影响她女儿和外孙女。魏玉芝的女儿告诉他们:“我妈影响不着我们,我们也不怕影响。”

法轮功学员张秀荣接到不明身份的电话,问她:“炼不炼法轮功了?”张秀荣回答说:“我自己心里想的是什么,还要告诉你吗?”

近期,法轮功学员文杰两次受到新民派出所警察的上门骚扰,警察并给家属打电话骚扰。

法轮功学员王艳芳的丈夫(未修炼法轮功)也接到派出所警察打来的骚扰电话。

法轮功学员于小梅的女儿,在工作单位多次接到警察的骚扰电话,让于小梅到派出所去一趟。于小梅去了派出所,警察逼迫她签字。

法轮功学员刘桂兰两次接到社区打来的骚扰电话。

法轮功学员陆艳华也受到派出所警察的上门骚扰。

法轮功学员徐桂清去北京去看女儿,在机场被警察非法搜查。回来后,当地派出所警察又上门骚扰。

法轮功学员刘冬玲也接到社区骚扰电话,问:“炼不炼了?” 刘冬玲回答:“炼。”

法轮功学员鞠文艳的妯娌也受到警察的骚扰,问鞠文艳的住址。

法轮功学员王小军也接到警察的骚扰电话。

法轮功学员许滨宇接到警察的骚扰电话,逼问他炼不炼了。

法轮功学员张庆久被警察逼迫,张庆久的母亲也受到威胁。

法轮功学员阿彩霞、沙晓燕也遭到警察和社区人员的电话或上门骚扰。

法轮功学员李冬雪的儿子也接到社区人员和新民派出所警察的骚扰电话。

法轮功学员郭玉华本人及家属也多次接到新民派出所警察的骚扰电话,给家属造成很大的压力。

法轮功学员何亚华被警察电话骚扰。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1/25/哈尔滨呼兰区多名法轮功学员近期被骚扰-415572.html

2016-12-13: 丈夫被害死 哈尔滨市杜秀英控告江泽民
哈尔滨市呼兰区五十四岁的法轮功学员杜秀英女士,多次被绑架,在劳教所遭受了惨无人道的折磨;丈夫于怀才二零零七年被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迫害致死。中国最高法院二零一五年五月宣布“有案必立,有诉必理”后,杜秀英女士控告元凶江泽民。

在被控告人江泽民当任时,亲自发起、计划实施了对法轮功“文革式的镇压”,并以国家领导人的身份在全世界公开宣扬制造对法轮功的仇恨;同时在国内非法设立“610”办公室法西斯组织,实施被控告人江泽民 “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截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的指令,自1999年7月20日对法轮功发起了疯狂的迫害,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了一场惨无人道的血腥迫害,严重败坏了国家声誉和社会道德,破坏了国家的体制。

二零一五年五月至今,二十多万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将迫害元凶江泽民告到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法轮功学员控告江泽民,不仅是作为受害者讨还公道,也是在匡扶社会正义,维护所有中国人的做好人的权利。

杜秀英女士控告说:“对法轮大法修炼者的残酷迫害,害死了我丈夫,不仅给我造成了极大的身心伤害,使本来就失业、艰难的我生活上更是雪上加霜。尤其在十多年的迫害中,由于多次被非法关押、劳教和长期的流离失所,我女儿于梦洋一个人在家,靠娘家人照看生活,孩子幼小的心灵遭到了无情的打击与摧残,不得不过早辍学流入社会,染上了很多恶习,让我痛心疾首。”

“我二姐杜秀珍一家,也遭到了邪恶的迫害。二姐和二姐夫都被非法判刑八年。二姐夫也被迫害死于大庆监狱。我们姐妹二人的丈夫都被江泽民迫害死了。这给我父母的打击太大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楚是难以用语言形容的。”

下面是杜秀英女士在控告状中陈述的部份事实:

我叫杜秀英,一九九八年下半年经人介绍修炼法轮功。以前由于身体不好,先后做过三次手术,经常和丈夫打架,张嘴就骂人,家务活也不能干,活得很苦、很累。神奇的是,我看了法轮大法师父李洪志的讲法录像后,三天就不再骂人了,身体也一点点的好了。我真切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妙,骑自行车好像有人推一样的感觉。家务活也能干了,性格也好了,笑容也常挂在脸上了,知道关心别人了,不再和丈夫打架了,婆媳之间妯娌之间也和睦了。丈夫看到了我的可喜变化,年底他也走入了大法修炼,同时引导我的女儿一同学法修炼,我们一家三口沐浴在佛光普照的幸福祥和之中。

可是江泽民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号对法轮功发动了灭绝人性的迫害,法轮功修炼者及家属深受其害。

多次被绑架

二零零零年四月,我们一家三口进京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在天安门广场被抓,被呼兰区新华派出所警察和呼兰区粮食局干部王华把我们接回,他们把我们亲属找来强行叫亲属把我女儿领走,我和丈夫直接被关进呼兰区第二看守所。第一次被非法关押单位扣了我三千元钱,至今没还。

第二次被绑架是,一韩姓片警经常上我家骚扰,有一次看见我家有本《转法轮》,欲强抢没得逞,打电话找来新华派出所所长王忠森及几名警察,把我们夫妇二人绑架关押半个月。

第三次被非法关押是因为我第二次进京为大法鸣冤。

第四次开始他们采用欺骗的手段说找我问点事,一会就回来被我拒绝,后来他们找来防暴警察将我强行抬上车,关进看守所。

在万家劳教所遭折磨

二零零零年年底被送到万家劳教所,一周就被关进小号迫害,直到腊月二十三日才放出,大年三十逼迫我们看邪党电视宣传。法轮功学员要求无罪释放,惨遭酷刑迫害。二零零一年端午节前,万家劳教所按照上边的指令,强行转化法轮功学员,并要达到“转化率”。首先一楼的法轮功学员遭受了残酷迫害,并发生了震惊中外的法轮功学员多人被迫害致死、多人住院的“万家惨案”。从劳教所回家时,我全身长满了疥疮。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份,呼兰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把我视为重点跟踪对象,一直企图绑架我,因我走脱,绑架未遂。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日,哈尔滨市呼兰分局公安分局副局长姜继民、国保大队长陈兆林,指使国保大队警察颜庭辉、许兴武等人,将正在往食杂店推销面包的丈夫于怀才绑架并非法拘留七天,并跟我婆家人讲:“根本没想抓你儿子,目的是让你儿媳妇回来换他。”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七日,丈夫于怀才被放出(拘留期满)。由于绑架当天我丈夫于怀才的钥匙和送面包的一千多元货款被呼兰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陈兆林扣押。所以,放出后的第二天,于怀才到呼兰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去要被扣押的钥匙和钱。呼兰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陈兆林和教导员陆文学说:你还敢上这来要钱?!你别回去了。就又把于怀才关押到呼兰区看守所,并非法劳教一年。于怀才在看守所绝食抗议,呼兰区看守所把于怀才关押到哈尔滨市公安医院。

丈夫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九日,警察将于怀才送到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因身体检查不合格,劳教所拒收。这样,又把于怀才拉回到呼兰区看守所关押。呼兰区看守所所长等人欺骗于怀才说放他回家,让他吃饭。结果,第二天再次被送劳教所。二零零七年二月初,家属去劳教所看望。据于怀才讲,被强迫做奴工,挑牙签。过年期间,长林子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高压迫害,于怀才绝食抗议,抵制迫害,身体受到很大损伤。

二零零七年三月末,家属到医院看望,只见一米八的个头,原体重二百多斤的于怀才被迫害的骨瘦如柴,体重已不到一百斤,大小便失禁,生活不能自理,嗓子嘶哑,发不出声来。原本方型的脸已变形,又瘦又长,不堪入目。我女儿看到眼前的爸爸,惊吓的大哭着跑出来说:“这不是我爸爸,他的脑袋怎么那么长?”

不知道什么原因造成的,于怀才的手当时不停的往墙上摔打,手背被摔打的血肉模糊。此时,于怀才已生命垂危,可还戴着手铐和脚镣。后经家属强烈抗议,才将手铐脚镣解下。于怀才的家属见他总是往墙上摔打,手已经摔坏,就给他戴上手套,不一会就黏在了一起。于怀才已经没有能力表达自己的想法了,劳教所仍拒不放人,几天后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三岁。

于怀才被迫害致死后,劳教所在死亡证明上公然伪造了几种病名,让于怀才的家属签字。家属不签,官方威胁、恐吓家属:“签也得签,不签也得签,不签照样火化”。这样,于怀才的尸体被草草的强行火化,在610的参与下注销了户口。凡是参加葬礼的人不许带手机,不许照相。死亡证明被劳教所拿走。

再次被劳教迫害

丈夫于怀才被迫害致死后,我四处躲避,在呼兰区许卜乡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再一次遭到绑架,被呼兰区公安分局非法劳教一年半。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我被送往哈尔滨市戒毒所,由于身体原因拒收,把我拉回呼兰区看守所,第二天呼兰区看守所的所长宋长河给万家医院院长送礼,不让医院说我有病。就这样,我又被送进前进劳教所。

入前进劳教所后,王敏队长和刘畅拳打脚踢,把我的胳膊像拧麻花一样背到后面,按着我的手指往一张白纸上按手印。我不配合,王敏接连打了我几个嘴巴子,把脸都打坏了,刘畅还侮辱我。劳教所的吃住条件极差,每天强迫做奴工,薅草、喂猪、喂鸡喂鸭、撮猪屎等,所有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迫害。

二零一一年五月,劳教所搞“攻坚战”,所长、队长签字,保证达到百分之百的“转化率”,并与奖金挂钩。三个警察包一名法轮功学员,“转化”不了扣工资。一时间,整个劳教所在恐怖之中。先是劝说“转化”,不成接下来是威胁、羞辱、罚蹲、不准洗漱、不许上厕所。一姚姓同修,一再要求上厕所不让去,结果大便拉在裤子里。我被罚蹲了四、五天,晚上有一宿蹲通宵,其余的都是蹲半宿。

强迫做奴工,有一天在喂养厂干活时,天下雨了,我们三个人在一起躲雨时,说几句话,被大队长王敏听见,王暴跳如雷的责骂我们,并授意下班张艾辉队长及班长惩罚我。我被责令撮猪屎。由于我身体被迫害的严重,站着有时都站不稳。撮猪屎,和猪在一起,很容易被猪撞倒。我就说:我不能干,干不了。张艾辉指使恶班长王芳将我推倒到猪圈里,不让我出来,几天后,逼迫我扫猪尿,才把我放出来。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又一轮残酷的迫害开始了。因为610每年要到劳教所检查工作。劳教所层层下令逼迫法轮功学员污蔑大法,用以证实劳教所“转化”成功。上午九点多队长王小伟把我找到二楼,让我按他们说的话去说。我回答不能说,王晓伟用各种方式哄骗我、威胁我,他看我不从,拽起我的脖领子,把我薅到三楼,给我戴上手铐挂在床上,让我蹲着,由警察王美英看着。过了一会,王晓伟拿着一根电棍进来,薅着我的头发把我拽起来,气急败坏的用电棍电我。我躲开了电棍,她又让我蹲。此时,我听见了隔壁同修的惨叫声。

不知几点了,蹲的我已经站不起来了。王晓伟不让我说话,打开手铐的一只,另一只铐着我,扶着我往外走,没到门口,我便重重的摔倒在地起不来了。此时,已是下午三点多钟,我被罚蹲了六个多小时,全身抽搐、颤抖、麻木,不能动弹。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朦胧中有人说话,说心脏正常。原来说话的是医生汪美琪。此时,我全身瘫痪,手脚冰凉。直到晚上九点多钟,才由两名警察把我扶回监室。

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遭受的迫害不胜枚举,而且迫害还在持续。

我因学大法做好人,无辜遭受两次劳教,丈夫被迫害致死,致使我身心遭受极大的痛苦,因此我要求对发起这场迫害的元凶江泽民起诉,并追究其法律责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2/13/丈夫被害死-哈尔滨市杜秀英控告江泽民-338875.html

2013-02-01: 丈夫被迫害致死 哈尔滨杜秀英再遭非法劳教
我是哈尔滨市法轮功学员杜秀英,我是一九九八年下半年经人介绍幸运得法的。得法前由于身体不好,先后做过三次手术,脾气也不好,经常和丈夫打架,张嘴就骂人。由于身体有病不能生育,被别人瞧不起,家务活也不能干,活的很苦、很累,觉的没意思。

一、修炼法轮大法我全家身心受益

神奇的是,我看了法轮大法师父李洪志的讲法录像后,三天就不再骂人了,一点点的身体也好了。我真切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妙。骑自行车象有人推一样的感觉。家务活也能干了,性格也好了,笑容也常挂在脸上了,知道关心别人,不再和丈夫打架了,婆媳之间、妯娌之间也和睦了。丈夫看到了我的可喜变化,年底他也走入了大法修炼,同时,引导我抱养的女儿一同学法修炼。我们一家三口沐浴在佛光普照的幸福祥和之中。

得法前,由于身体不好,为免去后顾之忧,我把省吃俭用攒下的钱,都用来给抱养的女儿买人身保险。我活着就交钱,我若死了就不用交钱了,十几年后,她们就可以领取很多的钱。事实上,我是觉的自己没几天活头了,骗保险。得法后我悟到:常人谁也保不了谁,只有真修大法,师父才会保护你。认识到这一点后,我毅然决定退保,结果损失了两千多元钱。这个数字对于我真是太大了,但我不后悔,因为我们一家再也不会承受病痛的折磨了,一心修炼,返本归真。

二、坚持信仰“真善忍”做好人,被非法劳教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和中共相互利用发动了对法轮大法修炼者的残酷迫害。我因不放弃修炼,两次进京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结果几次被非法关押后又被劫持到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零年年底被送到万家劳教所,入所一周就被关进小号,直到腊月二十三日才放出,大年三十逼迫我们看邪党电视宣传。法轮功学员们要求无罪释放并齐声背诵《论语》,惨遭酷刑迫害。

二零零一年端午节前,万家劳教所按照上边的指令,强行“转化”法轮功学员,并要达到“转化率”。首先,一楼的法轮功学员遭受了残酷迫害,并发生了震惊中外的法轮功学员多人被迫害致死、多人住院的“万家惨案”。数天后,我们全体法轮功学员为被迫害死的同修开了追悼会。我提前半个月到期闯出了劳教所,回家时全身长了疥。

三、丈夫于怀才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份,呼兰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一直把我视为重点跟踪对像,企图绑架迫害我。因我走脱绑架未成。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日,哈尔滨市呼兰区公安分局副局长姜继民、国保大队长陈兆林,指使国保大队警察颜庭辉、许兴武等人,将正在往食杂店推销面包的丈夫于怀才无辜绑架并非法拘留十天,并跟我婆家人讲:“根本没想抓你儿子,目的是让你儿媳妇回来换他。”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七日,丈夫于怀才被放出(拘留期满)。由于绑架的当天我丈夫于怀才的钥匙和送面包的一千多元货款被呼兰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陈兆林他们扣压。所以,放出后的第二天,于怀才到呼兰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去要被扣押的钱和钥匙。呼兰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陈兆林和教导员陆文学说:“你还敢上这来要钱?!你别回去了。”就又把于怀才关押到呼兰区看守所,并无故劳教一年。于怀才在看守所绝食抗议,呼兰区看守所将于怀才关押到哈尔滨市公安医院。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九日,警察将于怀才送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因身体检查不合格,劳教所拒收。这样,又把于怀才拉回到呼兰区看守所关押。呼兰区看守所长王才等人欺骗于怀才说放他回家,让他吃饭。结果,第二天再次被送劳教所。二零零七年二月初,家属去劳教所看望。据于怀才讲在强迫做奴工,挑牙签。过年期间,长林子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高压迫害,于怀才绝食抗议,抵制迫害,身体受到了很大的损伤。

二零零七年三月末,家属到医院去看望,只见一米八六的个头,原体重二百多斤的于怀才被迫害的骨瘦如柴,体重已不到一百斤,大小便失禁,生活不能自理,嗓子嘶哑,发不出声来。原本方形的脸已变形,又大又长,不堪入目。我女儿看到眼前的爸爸,惊吓的大哭着跑了出来说:“这不是我爸爸,他的脑袋那么长?”不知什么原因造成的,于怀才的手不停的往墙上摔打,手背被摔打的血肉模糊。此时,于怀才已生命垂危,可还戴着刑具手铐和脚镣。后经家属强烈抗议,才将手铐、脚镣解下。于怀才的哥哥见他总是往墙上摔打,手已经摔坏,就给他戴上手套,不一会就粘在了一起。于怀才已没有能力表达自己的想法了,劳教所仍拒不放人,几天后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三岁。

于怀才被迫害致死后,劳教所在死亡证明上公然伪造了几种病名,让于怀才的哥哥于怀富签字。于怀富不签:“我弟弟于怀才根本就没有病,是你们给害死的!”官方威胁、恐吓家属:“签也得签,不签也得签,不签照样火化。”这样,于怀才的尸体被草草的火化,在“六一零”的参与下注销了户口。凡是参加葬礼的人不许带手机,不准照相。
四、再一次遭劳教迫害

丈夫于怀才被迫害致死后,我四处躲避。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份,我和同修在呼兰区许卜乡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再一次遭绑架。被呼兰区公安分局送劳教一年半。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我被送往哈尔滨市戒毒所,由于身体原因拒收。把我拉回呼兰区看守所,第二天,呼兰区看守所的所长宋长河给万家医院院长送礼,不让医院说我有病。就这样,我又被送进前进劳教所。

入所后,劳教所王敏(队长)和刘畅(副队长)拳打脚踢,把我的胳膊象拧麻花一样背到后边,按着我的手指往一张白纸上按手印。我不配合,王敏接连打了我几个嘴巴子,把脸都打坏了,刘畅还侮辱我。

劳教所的吃住条件极差,每天强迫做奴工,薅草、喂猪、喂鸡鸭鹅、撮猪屎等,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迫害。二零一一年五月,劳教所搞“攻坚战”,所长、队长签字,保证达到百分之百的“转化率”,并与奖金挂钩。三个警察包一名法轮功学员,“转化”不了扣工资。一时间,整个劳教所在恐怖之中。先是劝说“转化”,不成接下来是威胁、羞辱、罚蹲、不准洗漱、不许上厕所。一姚姓同修,一再要求上厕所不让去,结果大便拉在裤子里。我被罚蹲了四、五天,晚上有一宿蹲通宵,其余的都是蹲半宿。有两位同修遭电棍电击,其中一位姓郑的同修上大挂,电棍电、坐铁椅子。
强迫做奴工,有一天在喂养厂干活时,天下雨了,我们三个人在一起躲雨时,说几句话,被大队长王敏听见,王暴跳如雷的责骂我们,并授意下班张艾辉队长及班长惩罚我。我被责令撮猪屎。由于我身体被迫害的严重,站着有时都站不稳。撮猪屎,和猪在一起,很容易被猪撞倒。我就说,我不能干,干不了。张艾辉指使恶班长王芳将我推倒到猪圈里,不让我出来,几天后,逼迫我扫猪尿,才把我放出来。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又一轮残酷迫害开始了。因为“六一零”每年要到劳教所检查工作。劳教所层层下令逼迫法轮功学员诬蔑大法,用以证实劳教所“转化”成功。上午九点多,队长王晓伟把我找到二楼,让我按她们说的话去说。我回答不能说,因为我师父从没骗过我,他教我按“真善忍”做好人,所以,我不能说假话。王晓伟用各种方式哄骗、威胁我,她看我不从,拽起我的脖领子,把我薅到三楼,给我戴上手铐挂在床上,让我蹲着,由警察王美英看着。过了一会,王晓伟拿着一根电棍进来,薅着我的头发把我拽起来,气急败坏的用电棍电我。我躲开了电棍,她又让我蹲。此时,我听见了隔壁房间同修的惨叫声。不知几点了,蹲得我已经站不起来了。王晓伟不让我说话,打开手铐的一只,另一只铐着我,扶着我往外走,没到门口,我便重重的摔倒在地起不来了。此时,已是下午三点多钟,我被罚蹲了六个多小时。全身抽搐、颤抖、麻木,不能动弹。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朦胧中有人说话,说心脏正常。原来说话的是医生汪美琪。

此时,我全身瘫软,手脚冰凉。直到晚九点多钟,才由两名警察把我扶回监室。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遭受的迫害不胜枚举,而且迫害还在持续。
五、结语

对法轮大法修炼者的残酷迫害,害死了我的丈夫,不仅给我造成了极大的身心伤害,使本来就失业、艰难的我,生活上更是雪上加霜。尤其在十多年的迫害中,由于被多次关押、劳教和长期流离失所,丈夫于怀才又离开了,只扔下我女儿一个人在家,靠娘家人照看生活,使孩子幼小的心灵遭到了无情的打击与摧残。不得不过早辍学流入社会,染上了很多恶习,使孩子不好教育,让我痛心疾首。我二姐杜秀珍一家,也遭到了邪恶的迫害。二姐和二姐夫都被非法判刑八年。二姐夫也被迫害死了,死于大庆监狱。我们姐妹俩的丈夫都被中共邪党迫害死了。这给我的父母打击太大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楚是难以用语言形容的。生活的巨大压力让我的父母对我姐妹俩时刻在挂念之中。

尽管如此,我无悔于修炼大法。我知道了怎么做人。迫害使我更加珍惜得法的不易。如今的中国,已被中共邪党欺骗和奴役到了完全没有道德底线、即将崩溃的边缘,谎言欺骗了众多的中国民众,谎言把众多的中国民众带入了毁灭的边缘。诚望所有的人都能了解大法真相,了解这场惨无人道的对人类道德信仰的残酷迫害,认清中共邪党害人的本质,只有按照“真善忍”回归人类的道德,人类才会有希望。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2/1/丈夫被迫害致死-哈尔滨杜秀英再遭非法劳教-268474.html

2012-04-15: 哈尔滨前进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黑幕
......(三)法轮功学员杜秀英、女、五十岁,呼兰县人。二零一零年九月被非法劫持到前进劳教所。二零一一年五月前进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所谓“攻坚战”,杜秀英患有帕金森病,浑身哆嗦、无力,不能够自己盛汤、倒水。一队大队长王敏、副队长刘畅用手铐把她铐上,强迫她蹲着,用电棍电她,她被折魔地更加哆嗦。队长不允许别人给她盛汤,她吃饭很费力,只能将就着吃几口。(只要有吃完的人队长就喊起立,剩饭不许带回去,现在劳教所不让家属送吃的,在所里定东西很贵。)杜秀英总是吃不饱,很瘦。八月份她被调到二队,十一月二十八日二队队长王晓伟把她叫到三楼铐到床上用电棍电她,警察王美英协助王晓伟进行迫害。从上午十点左右铐到下午两点左右,中午没让她吃饭。杜秀英被折魔得突发心脏病,王晓伟赶紧找大夫给她服了救心丸。杜秀英经过这番折魔现在吃饭更费劲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4/15/哈尔滨前进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黑幕-255706.html

2011-03-01: 中学教师在前进劳教所遭电击、殴打、虐待
1.韩滨英, 四十三岁, 哈尔滨市。

二零一零年三月份,韩滨英被绑架到前进劳教所,王敏用电棍电她的腿,腿上留有一块紫黑。因为韩滨英不配合恶警迫害,又被恶警罚站了几次,十一月初,恶警又电她一次。在操场上,韩滨英不配合恶警王敏的要求,王敏把她拖出二米多远,这时王敏害怕别人看见,把韩滨英拽回屋里。有一次,韩滨英抄写法轮大法经文,被恶人王芳举报,王敏当着很多法轮功学员的面打韩滨英的耳光。

2.姚锦贤,三十八岁。

二零一零年八月份,姚锦贤被绑架到前进劳教所,因不配合恶警,姚锦贤遭刘畅电击,张艳丽打她耳光,把她打得眼前发黑,恶人陈义华也参与迫害。十一月初,恶警让姚锦贤做操,她不配合,恶警就让她站着。十一月七日,姚锦贤被迫害的心脏病突发,惊叫一声晕倒在地,恶人逼着她吃救心丸。第二天,张艳丽问她什么原因犯的心脏病,她就把被迫害的经过说了,这时张艳丽知道她不配合迫害,把姚锦贤骂了一顿。

3.吕树珍,六十二岁,哈尔滨市。

二零一零年七月,吕树珍被绑架到前进劳教所,医生给她检查说是肺病,送哪哪不收。吕树珍不配合恶警,站累了,就坐地上。

4.史树芝,六十五岁。

二零一零年八月,史树芝被绑架到前进劳教所,与姚锦贤同时被抓,到了那里,老人受到惊吓。有一次,恶警副队长刘畅让她搬很重的花盆(一百斤左右),老人不配合,说腰疼,刘畅逼着她抬。第二天,又让她把更重的桌子抬楼上。这时老人把腿扭了,腿很痛。恶警又让做操,老人腿疼做不了,恶警张爱辉恐吓她延期。

接二连三的迫害,导致有一次史树芝去食堂吃饭时,说头晕,用人扶着下楼。走到一楼时,老人已走不了了,躺在地上,喘着粗气。队长刘畅让扶着她的人到大排,找人拿担架。班长王芳有意让两只手直颤的人去抬,有一个善良的小管教说,她的手抬不了,之后,才另找别人去抬。抬担架时,刘畅又喊:快点跑,人快不行了。吓得她脸色苍白,把史树芝抬到卫生所抢救。没过二天扫雪,史树芝被恶警强迫到外面去,即使不能扫雪,也要站到外面。史树芝被冻得浑身发抖。

5.姜树元,六十岁,通河。

二零一零年五月,姜树元被绑架到前进劳教所。姜树元不配合迫害,恶警王敏拽着她就上楼,连踢带打,姜树元长的瘦小,王敏把她拎起来就往地上摔,当时王敏就起不来了,一连几天,姜树元没能起来。

6.杜秀英,四十八岁。

二零一零年十月一日,杜秀英被绑架到前进劳教所。杜秀英的丈夫于怀才也是修炼人,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二日,于怀才被万家劳教所迫害致死。自从她的丈夫被迫害致死后,她的精神受到很大的刺激,导致双手发颤。这样她不能干活,恶警张艳丽逼着她干活。

丈夫被万家劳教所迫害致死后,杜秀英和父母还有十多岁的女儿相依为命。她父母已经八十多岁了,俩人拄着拐杖去劳教所看她,对她说“闺女,你得回来,我等着你。”女儿也告诉她,妈妈你得回来。因为杜秀英的身体不好,恶人送哪,哪都不收她,恶警用钱收买了前进劳教所负责人,才把她收下。她也受到严重迫害,恶警用电棍电击她。

7.郑艳芳,五十三岁。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郑艳芳被绑架到前进劳教所,因她不配合恶警,恶警强迫她蹲,她蹲不住了,恶警就用电棍电她。

现在,劳教所已改成戒毒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1/中学教师在前进劳教所遭电击、殴打、虐待-237000.html

2010-10-05: 包淑芬、杜秀英被迫害的情况
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八日包淑芬被送进哈尔滨前进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杜秀英因身体情况被前进劳教所拒收。九月二十九日杜秀英被再次被送哈尔滨前进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半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5/230592.html

2010-09-30: 丈夫、姐夫被迫害致死 杜秀英遭非法劳教
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二日下午,黑龙江哈尔滨市呼兰区的四名法轮功学员杜秀英、吴丽艳、温艳秋、包淑芬,在呼兰区许卜乡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遭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呼兰区看守所。九月二十七日,杜秀英、包淑芬被非法劳教,九月二十八日,吴丽艳、温艳秋被放回。

在这四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期间,国保大队上报的劳教未被批准,在吴丽艳、温艳秋被放回的前一天,杜秀英、包淑芬才被呼兰区国保大队重新上报批准劳教的。杜秀英因身体原因现还在看守所非法关押。尚未送到劳教所。

在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疯狂迫害中,杜秀英的丈夫于怀才和姐夫李敏相继被中共当局迫害致死。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五日,杜秀英的丈夫、法轮功学员于怀才被中共恶警绑架,二零零七年元旦以后于怀才就被送到长林子劳教所,在劳教所,于怀才绝食抗议迫害,遭灌食,父母去看望他时,身体虚弱的他被铐着手铐,说不出话来,不知他到底经受了怎样的折磨,也不知劳教所是不是给他用了什么药物,他张着嘴却发不出声音,终于在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二日被迫害致死。

杜秀英是家中的三女儿,她的父母已年近八旬,她的二姐杜秀珍和姐夫李敏都是哈尔滨市的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五年三月十日,二姐杜秀珍和姐夫李敏被中共人员连夜劫走,夫妇二人被吊铐毒打,遭受五个多月的酷刑折磨后均被中共当局非法判刑八年。李敏被投进在大庆监狱七监区,在那里长期遭受折磨,在李敏已被迫害得奄奄一息时,恶警仍然给李敏戴着脚镣,狱中的迫害使得李敏身体十分虚弱,出现脑血栓的症状。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三日,李敏在大庆监狱被迫害致死。

杜秀英的二姐杜秀珍目前仍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女子监狱。失去两个女婿的杜家父母又有两个女儿身陷囹圄,年事已高的他们饱尝失去亲人的痛苦,现在中共当局又将三女儿杜秀英非法劳教。

在这期间陈兆林一直任哈尔滨市呼兰区国保大队队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30/230332.html

2010-09-16: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呼兰区杜秀英等被绑架
2010年9月12日下午,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呼兰区杜秀英、吴丽艳、包玉芬、温艳秋四名呼兰区法轮功学员,在呼兰区许卜乡讲真相时被非法抓捕,现被非法关押在呼兰区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16/229693.html#1091605533-63

2010-09-14: 哈尔滨市呼兰区杜秀英、吴丽艳等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
黑龙江哈尔滨市呼兰区杜秀英、吴丽艳等四名法轮功学员,于2010年9月12日下午在呼兰区许卜乡讲真相时被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呼兰区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14/229632.html

2007-04-28: 大法弟子于怀才被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迫害致死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大法弟子于怀才,在长林子劳教所被迫害的不能说话,于2007年4月22日被迫害致死。家属中有人怀疑,于怀才一直说不出话,是不是他们给用了什么药?

就在于怀才去世4、5天之前,家属去看他时,于怀才用眼睛看着家人,张着嘴,舌头在嘴里动,但发不出声音,两只手被扣在一起。家属说人都这样了还扣着他干啥?劳教所方面说“这是规矩”,在家属的要求下手铐才打开。于怀才瞪着眼睛用手抓着前胸的衣服、拍打着墙,面目表情非常痛苦。

于怀才,男,45岁左右,哈尔滨市呼兰区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多次,被呼兰公安不法人员勒索。他的妻子杜秀英也被迫流离失所,正在上小学的女儿寄居在亲属家里(现在已被迫停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28/153700.html

2007-03-01: 于怀才被迫害有生命危险,长林子劳教所勒索家人,拒放人
哈尔滨呼兰区大法弟子于怀才被劫持到长林子劳教所后,在一月十六日身体不适被送到长林子卫生所迫害,后大约在二月二十五日被转到哈医大二院查出胰腺炎、胃炎等病。之后长林子劳教所通知并向家属要钱。家属赶到哈医大二院为见到于怀才,不得不填写污衊大法的话。于怀才的母亲自从见到儿子后整天以泪洗面,担心儿子的生命安全。长林子劳教所还恐吓家属说如果不拿钱只能给于怀才灌食,之后家属拿出一千元钱。而于怀才的妻子被迫流离失所,孩子由亲属帮着照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1/149975.html

2006-11-19: 黑龙江哈尔滨市两大法弟子家被恶警、特务监控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呼兰区大法弟子杜秀英,在2006年11月15日上午九点左右到同修李文杰家串门,进屋不到半小时,两个恶警闯入家中,声称来认认门,说到屋登记,这时两个同修一看此情景,找机会正念走脱。

李文杰的丈夫现被特务监控在家,不让上班,在十六号早上有一大法弟子孙洪伟到李文杰家被恶警当时绑架,现在下落不明。在十五号的晚上,有一个人给大法弟子李德打电话,骗他说李文杰家有危险,叫他马上去,李德接到电话就去了李文杰家 当时被恶警绑架,现下落不明。

在同一天,大法弟子崔新家去了好几个恶警,崔新正念走脱,崔新的丈夫现被监控。现在李文杰和崔新两家都有恶警蹲坑,现在两家电话都被恶警把持。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19/142744.html

2000-12-31: 黑龙江省呼兰县部分劳教人员名单
杜秀英 女 35岁 家庭妇女
97年开始修炼法轮功。2000年3月第一次进京上访,2000年11月第二次进京上访。被抓后判劳教一年。目前,在万家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2/31/6289.html

哈尔滨 呼兰区(呼兰县)联系资料(区号: 451)

2022-04-20:呼兰区政法委:
书记:57355398
执法科长:57339962
政治处:57355264
综治办:56886688
副主任:57351586
呼兰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庄文军 电话:13804541011
呼兰区康金镇党委书记 耿 强:18045646555
呼兰区康金镇综治办: 连会军:18903666855
党树枫:15561871555


2022-03-23:呼兰区原野派出所:
座机 手机
所 长: 沈玉林 57337797 13244560777
指导员:刘淑英 57337796 15104600157

2022-03-16:黑龙江省呼兰区国保副队长 张雪英:18686802666

2022-03-08: 呼兰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庄文军 电话:13804541011
办案人手机:13091885118

呼兰区政法委电话:0531-83210008
孟祥海电话:13504811157
防邪教办:57356905
王宏电话:13766900330
举报中心:57318107

2022-01-10: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呼兰区防邪教办(原“610”办公室)
科长:王宏 电话:13766900330
办公室电话:0451—57356905
呼兰区政法委书记:
孟祥海 电话:13504811157 办:0451—83210008

2021-11-20:呼兰区公安局电话:序号 姓名 移动电话
1 常铁森 13936677699
2 林雪楠 13503650100
3 曾凡辉 13030073158
4 蔡平 13904666388
5 焦再仁 13604519009
6 马凯 13904631001
7 于忱 13796160696
8 郭彩杰 13936107009
9 李宏轩 13100856677
10 付国 15546055556
11 由显泷 13503631732
12 沈玉林 13244560777
13 杨春翔 13654608200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2-02-06, 10:33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