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10-21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山东 >> 济南 市中区 >> 苗培华, 女, 50

个人情况: 原省府门诊部推拿针灸师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山东省济南市市中区玉涵路
有关恶人: 警察陈杰、李卫峰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7-02-14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09-13: 济南槐荫区610和警察企图把苗培华关入精神病院

中共江泽民集团为迫害法轮功,把身体健康、精神正常的法轮功学员诬陷为精神病人,关入精神病院进行电击、强迫服药等迫害。

二零一六年四月六日,山东省济南市槐荫区兴福派出所的副所长韩宝岩、王副所长与两名“610”非法组织的人员以及警察魏俊华来到济南市看守所,强制把已经被非法关押近十个月的济南法轮功学员苗培华劫到精神病医院做精神鉴定,企图把苗培华关入精神病院进行药物摧残。

医生拒绝做伪证

苗培华被强制戴着手铐劫持往精神病医院,当时她非常理智,给参与此事的人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讲善恶有报的道理。然而失去理性的王姓副所长叫嚣:“我不怕报应!”车到医院门口后,王姓副所长使足力气拽着苗培华的手铐强硬把她拖下车,苗培华就大声地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大声说自己曾经遭受过的迫害。

苗培华被强行拖进一个科室里,那里有三个医生,苗培华仍然给他们讲真相:她曾经哪年被非法劳教的,因不放弃修炼,这些警察又是怎么样把她劫持到精神病医院来迫害的等等,讲的很激动。医生说“别激动,慢慢讲。”苗培华还当场表态她不会配合做任何什么精神鉴定的,医生听完她的叙述后说:“好了,走吧。”王姓副所长着急的说“还没做鉴定呢。”医生说“不用做了,她思路清晰。”就这样,恶人的计划未能得逞。

痛彻心扉的记忆

苗培华,五十多岁,原是省政府门诊部推拿针灸大夫。二零一五年六月九日在济南西客站附近讲真相时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济南市拘留所十二天,六月二十三日又被转移至济南市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至今。

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济南法轮功学员张兴武教授被非法开庭,“610”绑架了多名法轮功学员,苗培华是其中之一。随后,苗培华被非法劳教一年九个月。到期后,由于不放弃信仰被延期十一天。然而劳教所违反法律提前与“610”勾结,苗培华刚走出劳教所的大门却又被济南市“610”劫持到洗脑班强制洗脑。

大年三十那天,洗脑班又把苗培华强行送进了精神病院。在精神病医院,她遭到更严重的迫害。一天三次被迫服用十多种精神病药物,一天两次用电针电击,致使她口齿不清,每天迷糊不醒,并且全身颤抖,面部变形,大脑一片空白。苗培华被迫害得生不如死。

预谋已久 分步实施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八日,济南市槐荫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的两个人到看守所以检查身体为由进行采血,一个姓石,一个姓米,借口是当时在派出所时忘记采血样了,这引起了苗培华的警觉,但是善良的苗培华怎么也想不出来他们为什么这么做。

过了没多久,听看守所的干事给管理监号的人说:“苗培华因有精神病史,所以她的羁押期直接延长至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底。”这是作案单位给看守所打电话时说的,但不让告诉本人。苗培华知道后,本想给作案单位写真相信,但出于为他人着想,怕连累到看守所的干事,就没写。

二零一六年二月,槐荫区兴福派出所魏俊华来到看守所,找监室里的两个人了解苗培华的精神是否正常,主要问苗培华在监室的一些活动情况,表现是否正常等一些生活细节问题,企图做精神签定进一步迫害。监室里的人反映都说她很好,很正常等。

他们回来后告诉了苗培华,此事已经公开了,苗培华就开始给作案单位写真相信,指出他们想把她当作精神病来迫害是犯罪。

截至目前,苗培华给兴福派出所的副所长韩宝岩、槐荫区公安分局局长、槐荫区检察院田姓检察官写真相信,交给干警真相信共六封。(迫害苗培华的主要责任人是槐荫区兴福派出所所长韩宝岩,恶警魏俊华,槐荫区检察院郭玉庆)

尽管这样,在槐荫区槐荫区公安国保大队的指示下,兴福派出所不顾苗培华一切正常这一事实,于四月六日,这些恶警们公然绑架苗培华到精神病医院非法鉴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9/13/济南槐荫区610和警察企图把苗培华关入精神病院-334509.html

2016-09-01: 山东济南大法弟子赵程耀被非法关押两年 苗培华、于吉玲一年
山东济南大法弟子赵程耀被严重超期非法关押长达两年多的时间,苗培华、于吉玲也被非法关押一年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9/1/二零一六年九月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33826.html

2016-03-30: 山东省济南市市中区苗培华被绑架到仲宫看守所已近一年

济南市中区苗培华2015年4月左右,据说在火车站救人被绑架到仲宫看守所,至今快一年了音信全无。有人见到她状态很不好,她精神状态不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3/30/二零一六年三月三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26015.html

2011-05-30: 原山东省府门诊部针灸师苗培华遭迫害经历

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家住济南市玉涵路的苗培华早上外出买早点,被玉涵路街道办事处的江主任和两个小伙子绑架,强行送到玉涵路派出所。当天中午,办事处,派出所民警及便衣约七、八人踢开苗培华的家门,進行抄家,抄走所有大法书籍及神韵光盘一百张。中共警察非法抄家时并有人掐着苗培华的脖子,对她连踢带打,苗培华大声不停的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一个多小时后,恶警们把苗培华带到派出所,编了一份审理口供材料,在本人拒签的情况下,在与事实完全不相符的材料上代签了她的姓名。当时派出所人员荒谬的说:如果她不出门就不抓她,竟反问她为甚么这一天要出来?在中国,老百姓出家门就被抓?在民主法制的国家,一个执法人员这样的说辞定是违法与侵犯人权的,然而在邪党统治下的中国大陆却并不鲜见,一个信仰“真、善、忍”和平理念的人随时都有被迫害的危险。

随后,苗培华被劫持到劳教所、洗脑班、精神病院,遭受了种种惨无人道的迫害。

苗培华,原来是山东省府门诊部针灸师,二零零零年一月在天安门广场证实法轮大法好,被非法抓捕后被转至保定劳教所关押迫害。被非法关押期间,她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同绝食抗议,原本健康的身体,被折磨的皮包骨,体重减至七十多斤。二零零七年三月,苗培华在过年发真相资料时,被绑架非法关押、非法劳教一年,在济南市浆水泉女子劳教所遭迫害。

再次遭绑架、劳教迫害

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那一天是中共邪党人员对济南法轮功学员张兴武教授非法审判的日子,极端恐慌的“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等中共部门绑架了多名法轮功学员。苗培华与刘丽杰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一个月后,同时被非法劳教一年九个月。

在劳教所的前三个月是被封闭式的迫害。除吃饭睡觉外,全天候的被灌输邪悟的东西。吃喝拉撒全在一个房间里,连洗刷也不允许出来。睡觉的床板放在地上,被褥是潮湿的。每天被迫在小塑料凳子上坐十多个小时,最后坐的臀部出血并形成茧子。

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三日,苗培华在墙上挂上写有“法轮大法好”的自制横幅。被发现后,恶警们冲進来,将坐在床上盘腿打坐的法轮功学员翟金萍一脚踢下床。恶警张太芬用毛巾,胶带封住苗培华的嘴,又踢又打。之后,她们将苗培华的腿搬成双盘,双臂与双腿紧挨一起,用四条大床单将她紧紧捆起来,再用一条床单将她整个包起来,用宽胶带封上嘴里塞着毛巾的嘴,继续殴打。捆绑一天后才松开,致使两腿不能行走,腿上布满瘀血,四天无法進食。恶警张洪芬说:“不吃活该,死一个少一个,我们还省心呢。”对于苗培华出现的休克状态,恶警刘建慧说她是装的,并要给她灌食。苗培华被迫害的吐血,胸部疼痛并伴有咳嗽发高烧症状,吐出的血成块状,有半桶之多,被带到卫生院检查,因苗培华不配合检查,卫生院敷衍了事仅一句“没事”就完了。

九月中旬,恶警耿晓梅强拉苗培华去检查。当时苗培华被迫害的体重已由原来的一百三十的下降到八十多斤,并咳血。她们怕苗培华喊叫,按她躺在地上,封住她的嘴,踢打她,致使苗培华全身痉挛抽搐一个多小时,旁边看守她的犯人吓哭了。等检查回来,她的痉挛抽搐的症状更加严重了,上午回来的,到下午才缓下来。当时劳教所所长牛学莲(外号牛魔王)也来了。

十月九日,恶警杨小林给苗培华戴上手铐,将她带到恶警医院作胸透心电图,检查结果为心脏病。苗培华不停的喊“法轮大法好”,不配合打针做钡透,结果没有做成,还是被劳教所扣了二百多元钱。十月十日晚,所长牛学莲来了,苗培华反映她被非法关進来时体重一百三十多斤,现在却八十多斤,这是被迫害的结果。结果第二天一早,恶警代秀峰带着王芳,刘建慧,李妮三个警察来了。她们把门窗关上,帘子挡上,用胶带封住她的嘴,宽胶带在头上连着缠了五、六圈。把苗培华五马分尸式的架起来。要强制拉苗培华去卫生所检查,并说让你告,我们有时间奉陪。并将缠在她头上的胶带硬撕下来,结果头发被撕下来很多。恶警们完全没有人性的大笑,连讽带刺的说风凉话。

恶警王芳把苗培华账卡偷走,代签她的名字,偷了四百多元钱缴检查费。恶警杨小林故意派患有犹郁症的犯人看着苗培华。犯人发病时经常打她,掐她的脖子,撞她的头。清醒后又道歉说好话。说是恶警让她这样干的。

被六一零劫持到洗脑班、精神病院

被非法关押一年九个月并延期十一天后,苗培华被解教。有驻劳教所的检察官向她了解情况,苗培华如实反映被迫害的事实,结果她们装聋作哑,反说迫害录相已消失,查不到人证物证,旁证已解教,为推卸责任找理由。

到劳教所接人的有苗的兄嫂,六一零的人员和办事处的工作人员。出了劳教所,苗培华看到当初绑架她时的有环保标志的车又来了,坚决不上此车,想要跟兄嫂打出租车回家,可六一零这帮人将苗强拖上了此车,又将她送到洗脑班進行新的迫害。

洗脑班用非常具有欺骗性的手段对长期受尽折磨的苗培华進行另一种方式的迫害。他们用伪善的面孔对待她,照顾她的生活,十多个人围着一个人转,同时找人给她灌输邪悟的理论。在这样的情况下,致使苗培华的意识不清醒,精神达到崩溃的边缘。她糊涂的写了“三书”,另一面仍喊“法轮大法好”“放我出去”,失去控制又哭又笑,把洗脑班宣传栏的玻璃砸烂。

大年三十,洗脑班放假,要苗培华的家人来接她,家人一见到这个情景,吓的不敢接回家,要求关她的人负责任,是抓她的人导致一个原本正常健康的人变成这样的,所以家人不能负责。最后由洗脑班,济南槐荫德兴街办事处的两男两女四个人(女的姓姜和姓刘)及家人一起将苗培华送到精神病院。

在精神病院里,苗培华遭到的迫害更严重。一天三次被迫服用十多种精神病药物,一天两次用电针电击,致使她口齿不清,每天迷糊不醒,并且全身颤抖,面部变形,大脑一片空白。医护人员有的同情也无奈,有的嘲笑讽刺。苗培华被迫害的生不如死。

在精神病院里还关着两个法轮功学员:李文丽和黄敏(济南白马山啤酒厂职工)。李文丽在精神病院被关了五年,每天被迫吃药,面部表情呆滞,嘴流口水。她的家人交了百分之二十医疗费。黄敏也被迫害的神智不清,动不动就躺在地上。她因为公开到处讲真相,到各个派出所讲真相,被送到精神病院迫害。六一零已给李办理了终身国家拨款医疗费進行无休止的迫害。

苗培华被关精神病院两个多月,六一零支付了二万元医疗费,進医院时家人交一千元押金,街道办说没带钱,向家人借了一千元至今也没有还钱。

苗培华曾从事过推拿针灸的医务工作,犹大李振芳想利用苗的技术为自己挣钱伙同王丽萍到六一零要求担保她,同时可协助六一零监控她。她们将苗培华从精神病院接到李振芳处时,六一零头子李梅与苗合影想以此邀功。

据悉,现在苗培华已经逃离了监控。

“善恶有报是天理”。在此奉劝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及帮凶,立即停止迫害。希望你们为自己及家人的未来着想,不要再助纣为虐了,不要让自己成为这个注定要被人类历史淘汰的邪党的陪葬品,找回你们那失去已久的良知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30/原山东省府门诊部针灸师苗培华遭迫害经历-241681.html

2011-04-11: 济南精神病院正在残害三名法轮功学员

目前济南市精神病院秘密关押法轮功学员李文丽、黄敏、苗培华,对她们施以精神和药物残害。

由于济南市精神病院封锁消息,现仅知道精神病院没有良知的医生每天给她们强制灌药、强制打针;如激烈反抗就用电棍长时间电击;这些折磨迫害手段仅仅是冰山一角。其中李文丽已被残害四年之久。

李文丽,女,四十多岁,家住天桥区,自二零零七年就被非法关押在济南市精神病院。天桥区无影山派出所和办事处的邪党人员曾对精神病院医生说:李文丽是骨干,不能放李文丽。

黄敏,女,四十多岁,原济南汽车低温启动厂的职工,二零零七年十月份非法劳教期满后,黄敏直接被当地“六一零”(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劫持到济南腊山精神病院,非法关押一年多,期间遭受非人折磨,被精神病院医生强行扭着打针、吃药。黄敏在被关押期间因为炼功而被多次电击,凄惨的叫喊声,传遍整个病院大楼。二零一一年二月,黄敏又被受中共谎言蒙骗的丈夫和其哥哥送入济南市精神病院至今。

苗培华,又名苗华,女,四十多岁,原省府门诊部推拿针灸师。被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零九个月期满后,又被济南“六一零”直接劫持到济南刘长山洗脑班,然后又被绑架到济南市精神病院至今,苗培华不配合恶人的迫害,曾被精神病院医生连续电击七八天。

以上所了解的情况还很不详细,尤其李文丽已被精神病院非法关押多年,遭受的迫害一直没有被曝光,请知情者补充详情。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11/济南精神病院正在残害三名法轮功学员-238882.html

2011-03-20: 两次遭非法劳教 济南针灸师又被劫入洗脑班

山东济南法轮功学员苗培华(又名苗华),女,四十多岁,原省府门诊部推拿针灸师。二零零九年三月,苗培华被警察绑架,在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即位于济南市的浆水泉女子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一年零九个月。非法劳教期满后,又被济南 “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直接关到济南刘长山洗脑班至今。
刘长山洗脑班,又名“济南市法制培训中心”是中共“六一零”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私设监狱

此前,苗培华曾于二零零七年被非法劳教,被浆水泉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很多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入劳教所、监狱后一直坚持信仰,在他们被非法强加的刑期期满后,又被“六一零”劫入洗脑班迫害,这已经是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个模式。

所谓的“六一零办公室”是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在各地非法私设监狱,劫持无辜的法轮功学员進行洗脑,强迫他们放弃信仰。这些洗脑班打着所谓的“法制教育中心”的幌子,干着违法犯罪的勾当。

以下是苗培华历年被迫害的经历:

二零零零年一月,苗培华在天安门广场证实法轮大法好,被非法抓捕后被转至保定劳教所关押迫害。被非法关押期间,她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同绝食抗议,原本健康的身体,被折磨的皮包骨,体重减至七十多斤。

二零零七年三月,苗培华在过年发真相资料时,被恶人诬告,被非法关押在济南市浆水泉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济南法轮功学员张兴武被公开非法庭审之日,苗培华当天刚走出家门,在家附近的马路上行走还没有到法院时,即被当地的街道主任(济南市玉函路办事处的一个姓沈的,大家都叫他沈书记)跟踪并绑架至玉函路派出所,后被抄家。被恶警非法劫持关押于张庄拘留所。

二零零九年四月六日,济南市市中区公安局玉函路派出所恶警刘东尧、严勇及一个姓王的警察对法轮功学员苗培华和刘丽杰(张兴武的亲属)進行了提审,手中拿着劳教二人一年零九个月的劳教决定书。二位法轮功学员表示坚决不承认非法劳教决定,并没有在劳教书上签字。

四月十日,两个警察陈杰、李卫峰到张庄拘留所提审了苗培华,审问关于劝善信的事情。两个警察警号分别是015055和013244,在拘留所里,刘丽杰和苗培华决拒绝穿号服,不配合警察的任何询问,也不在劳教书上签字。

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五日,苗培华和刘丽杰被济南市玉函路派出所恶警绑架至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浆水泉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九个月,苗培华被非法关押在一大队遭受迫害,这是苗培华第二次被非法劳教。苗培华在非法关押期间一直很坚定,据说,苗培华受到不为人知的非人折磨,遭到很大的精神伤害,曾被恶人送到精神病院進行所谓的“治疗”。遭非法劳教期满后,又被中共直接关到济南刘长山洗脑班至今。

希望看到消息的同修多发正念,解体邪恶洗脑班黑窝,加持法轮功学员苗培华解体邪恶的迫害,早日回家。

我们也在此希望济南市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为你们及你们的家人着想一下,善恶必报是天理,不要为自己在麻木中的所为找藉口推托,要知道你只要参与迫害,这本身就会给自己带来无尽的灾难并累及家人,早些清醒吧,时间不等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20/两次遭非法劳教-济南针灸师又被劫入洗脑班-237854.html

2011-02-26: 济南法轮功学员苗培华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

山东济南法轮功学员苗培华被非法劳教期满(一年九个月)后,被中共直接关到洗脑班至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2/26/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236747.html

2009-05-16: 两妇女被劫持在山东劳教所 家人不得见

2009年4月15日济南大法弟子刘丽杰及苗培华被非法拘留期满时,她们的家属去接人,拘留所的人一会儿说10点,一会儿说下午,一会儿又说让等信儿,最后说必须要等“办案单位”(济南市玉函路派出所,实为“作案单位”)来才能放人。结果,家属在门口等了一整天,下午3时左右,玉函路派出所来了四个恶警,两男两女,将二位妇女刘丽杰及苗培华绑架至山东(浆水泉)第一女子劳教所迫害。
之前,刘丽杰及苗培华的家属询问张庄拘留所关押时间,拘留所人员说是15天。

大法弟子刘丽杰、苗培华于2009年3月31日被恶警非法劫持,当天是济南67岁的大法弟子张兴武教授公开开庭审理之日。前一天(3月30日)济南市市中区610就指使街道委员会在张兴武妻子所居住的楼下把守,在31日清晨,张兴武的妻子要去参加庭审之时,被非法剥夺人身自由,不许下楼,只能呆在家中。张兴武妻子的妹妹和妹夫也在去法院的途中被拦截回去,受到人身自由的限制。作为张兴武的亲属,刘丽杰在法院门口等待旁听,但法院拒绝家属旁听,而且拒绝家属为张兴武教授所请的律师進入法院,刘丽杰和法院的工作人员讲道理,不料,法院的工作人员不但不听,反而指使玉函路派出所的恶警在法院门口绑架了刘丽杰、朱月珍和朱晓东。大法弟子苗培华是在31日在家附近的马路上行走时被绑架的。

刘丽杰和苗培华被玉函路派出所绑架后,被劫持至济南市张庄拘留所迫害,在拘留通知书上恶警没有写明拘留的日期。4月6日,玉函路派出所恶警刘东尧、严勇及一个姓王的民警对刘丽杰和苗培华進行了提审,手中拿着劳教二人一年零九个月的劳教决定书。二位大法弟子表示坚决不承认非法劳教决定,并没有在劳教书上签字。

二位妇女被中共警察绑架至劳教所迫害之后,家属按照规定(取劳教决定书时,玉函路派出所民警告知,只要持劳教通知书,即可会见被关押人员)去浆水泉女子劳教所要求会见时,因担心恶警找理由不允许接见,所以家属与律师共同前往,却遭到恶警无理非难。恶警先是做了详细的登记,之后将刘丽杰所在二大队大队长电话拨通,二大队队长一开始以证件不全为由不允许接见,后见律师证件齐全,所有她能想到的证件全部可以提供,就只好说请示一下领导,進去后不久又出来盘问律师,例如对大法的态度,是否修炼法轮功等等。盘问后再次進去,大约半小时后出来,说虽然证件齐全,但是上面有新精神,被关押人员没有“转化”(放弃修炼),一律不允许接见。家属和律师只能无功而返。

整个过程中,恶警一副伪善的面孔,一再强调人在里面不会受到虐待,“不少人不仅不会变瘦,还会长胖呢”,诸如此类的谎话,全然忘记了就在不久前的4月22日,山东省茌平县法轮功学员王美英在浆水泉女子劳教所的“人性化管理”中被迫害的含冤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16/201004.htm

2009-04-17: 济南市玉函路派出所将刘丽杰、苗培华送至浆水泉女子劳教所

4 月15日,刘丽杰、苗培华已被济南市玉函路派出所送至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浆水泉劳教所)。刘丽杰系张兴武教授亲属,3月31日,因张教授一案开庭,在法院门口等待旁听,被玉函路派出所绑架。当天在法院门口被绑架的还有同修朱晓东,现已被送至王村劳教所迫害。苗培华也于当天被跟踪并绑架至玉函路派出所,后被抄家。二人均于3月31日被送至济南市拘留所关押15天。期间,玉函路派出所曾两次到拘留所提审,并出示已准备好的劳教通知书让二人签字,二人均未承认邪恶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4/17/199146.html

2009-04-12: 山东济南大法弟子苗培华被警察陈杰、李卫峰到张庄拘留所提审

4月10日,两个警察陈杰、李卫峰到张庄拘留所提审了苗培华,审问关于劝善信的事情。两个警察警号分别是015055和013244,请有条件的同修补充進一步的详细信息,曝光邪恶,坚决否定邪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4/12/198779.html

2009-04-06: 失踪的苗培华、赵云龙二位大法弟子均在济南市张庄拘留所

失踪的苗培华、赵云龙二位大法弟子均在张庄拘留所。跟踪苗培华的恶警是山东济南市玉函路办事处的一个姓沈的,大家都叫他沈书记。

今天,玉函路派出所恶警刘东尧、严勇及一个姓王的民警对刘丽杰和另一男同修進行了提审,妄图劳教二人一年零九个月,狱中同修表示坚决不承认邪恶的非法判决,并没有在判决书上签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4/6/198433.html

2007-03-31: 济南大法弟子苗培华被非法劳教迫害

据确凿消息,济南大法弟子苗培华(也叫苗华)在2007年过年被邪恶非法劳教一年。目前被非法关押在济南市浆水泉女子劳教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1/151898.html

2007-02-13: 济南市大法弟子苗培华失踪多日,请同修提供情况

济南市大法弟子苗培华,女,四十岁左右,于2007年2月2日(星期五)失踪。当时她正在上班,对同事说“出去一下”之后没再返回,至今没有音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2/13/148833.html

济南 市中区联系资料(区号: 531)

2021-03-20:七贤庄派出所
片警胡宾:姓名全拼@sz.jns.sd;0531-871909961357377677718553186412
所长单金文:姓名全拼@sz.jns.sd 0531-8272997615505310666
教导员张骥:姓名全拼@sz.jns.sd 0531-8272997615505319522
副所长林肯:姓名全拼@sz.jns.sd;15505319575
副所长戴兵:姓名全拼@sz.jns.sd;0531-8719099615505319091
副所长刘晓义:姓名全拼@sz.jns.sd;0531-8719099613402203001
副调研员房良汉:姓名全拼@sz.jns.sd;0531-8719099613361086239
警察冯志勇:姓名全拼@sz.jns.sd;0531-8719099613361089831
警察季绍富:姓名全拼@sz.jns.sd;0531-8719099613864067657
警察苏本喜:姓名全拼@sz.jns.sd;0531-8795257515253156718
警察贾振华:姓名全拼@sz.jns.sd;0531-8795257513396402115
警察顾一品:姓名全拼@sz.jns.sd;0531-8795257515865310521
警察杨建民:姓名全拼@sz.jns.sd;0531-8719099615505310911
警察韩 伟:姓名全拼@sz.jns.sd;0531-8719289515505312331
警察吴宝霞:姓名全拼@sz.jns.sd;0531-8719289513256683858
警察张 威:姓名全拼@sz.jns.sd;15550066003
警察杨 斌:姓名全拼@sz.jns.sd;15505310118
警察赵 杰:姓名全拼@sz.jns.sd;15505310908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4, 8:04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