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10-20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辽宁 >> 丹东市 >> 王春香, 女, 55

王春香
王春香
个人情况: 丹东公路工程处的退休工人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辽宁省丹东市振兴区
拘留时间: 2006年10月31日
有关恶人: 丹东市振安区法院
迫害情况: 被非法判刑八年
个人近况: 2011年9月25日 迫害致死 (2006-12-09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6-12-09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3452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8-03-28: 6、王春香在酷刑折磨下含冤离世
王春香,女,时年55岁,原丹东公路工程处的退休职工,家住丹东振兴区。

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二零零六年十月三十一日,被丹东公安一处绑架,丹东振兴区法院非法判刑八年,二零零七年被送进沈阳的辽宁省女子监狱,在监狱受尽酷刑折磨,于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五日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六年十月三十一日王春香被非法抓捕后关押在丹东看守所,看守所警察配合办案单位——丹东公安一处对她强制洗脑转化,实施各种迫害手段,强迫她干苦劳役,王春香绝食反迫害后身体极度虚弱。 二零零七年四月初看守所把王春香密送到沈阳女子监狱,因王春香身体状态处在高危状态下,体检不合格监狱拒收被退回,当时本该将其释放回家治疗,国家监狱法规定,同时患有三种病的病人不准关押,必须放人,但是丹东公安一处与看守所这些恶警恶徒串通一气草菅人命就是不放人,当天又将她关进丹东看守所。在看守所关押期间,王春香血压一直很高,曾经去过丹东公安医院和丹东第一医院检查,她的血压都是200以上(超过二百毫米汞柱),同时查出心脏病、脑血管硬化等。此时按照国家法律规定,必须释放王春香回家治疗。但是丹东看守所恶警王晶与丹东公安一处恶警合谋继续草菅人命就是不放人。二零零七年九月八日,第二次送王春香去沈阳女子监狱。丹东看守所恶警王晶欺骗王春香。骗说带她去检查身体,不让带任何东西,也不通知家属,强行将她押送沈阳女子监狱,到了沈阳女子监狱,恶警有撒谎说王春香的体检资料在家属手里。就这样强行将身患三种疾病的王春香送进了沈阳女子监狱。王春香被关押在沈阳女子监狱第一监区三小队,监狱恶警强迫王春香放弃修炼,为达到迫害目的,恶警采取买凶和教唆的手段,利用两个犯人当包夹,二十四小时监控她,包括上厕所、睡觉,都不许她与别人说话,目光与别人相遇都不行煽动该小队所有犯人孤立她、仇视她,不让给家人打电话、不让花钱,天天罚站、不让睡觉,用各种手段折磨王春香,让其放弃信仰。王春香绝食反迫害,又被监狱恶警野蛮灌食迫害。此后恶警加重了对王春香的迫害使其身体遭受极大伤害,王春香病情加重,经常出现昏迷状态就在这种情况下,即二零零七年冬天,恶警指使王秀兰和何义杰两名恶人犯人用板鞋猛打王春香的头部,用脚乱踢乱踹她的下身,同时将她关到仓库里残酷毒打、实施各种酷刑折磨,使她心脏病、高血压病情更加严重,并且又折磨出了肾病。 二零零八年被关进监狱医院迫害八个多月,王春香在随时都有生命危险的情况下被该监区科长恶警王健等人带回一监区,每天强迫她出工干劳役十二小时以上。王春香家属多次要求监狱给王春香保外就医,可是沈阳女子监狱就是不放人。二零一一年一月份,王春香从一监区三小队被转押九监区(迫害法轮功最邪恶的监区。监区长武力同样使用买凶与教唆的邪恶手段。指使心狠手毒的恶人犯人折磨王春香王春香多次被拉到监舍楼的储藏室里残酷毒打强迫她放弃修炼,其中一次恶人犯人强迫王春香光着脚站入冰凉的冷水盆里毒打她。用钢针乱扎她的臀部,臀部都被扎烂了,全身被毒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几乎没有好地方了,有两块儿都是变成黑色的了。 从那以后,每天晚上犯人所谓“学习”的时间,就是犯人恶人摧残折磨王春香的时间,王春香的病情越来越重,身体每况愈下。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五日是一个周日,九监区加班,王春香被留在监舍没让出来,当晚王春香被迫害致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3/28/辽宁丹东法轮功学员遭迫害十八年综述-362559.html

2015-03-22: 辽宁丹东看守所所长王晶的恶行
……
非法办案 草菅人命

法轮功学员王春香,丹东公路工程处的退休工人,家住丹东市振兴区。二零零六年,回家上楼时被跟踪她的警察曹禺家(音)等人绑架,后被非法关押在丹东看守所,又被转至辽宁省女子监狱,二零一一年九月被迫害致死,终年五十五岁。

二零零七年四月初,王晶要把身体极度虚弱的法轮功学员王春香送到沈阳大北监狱,结果体检血压很高被拒收。

在看守所期间,王晶就因为王春香不屈服,打了她两个嘴巴,并用手铐铐了一宿。王春香被迫害的血压一直很高,第一次送去辽宁省监狱时,因检查出来有心脏病,高血压,脑动脉硬化、肾功能衰竭等病症,被监狱拒收。监狱法规定有三种病就应该放人,但恶警王晶等人草菅人命拒不放人,并再一次将王春香送往沈阳女子监狱,没让带任何东西,也不通知家属。当天下午,王春香的家人就接到沈阳监狱打来的电话,叫把王春香的病志给送去。家属几次去丹东看守所找警察王晶要王春香的病志,都是你推我,我推你,推来推去,这样家属去看守所三、四次也没拿到,就这么不了了之了。到今天王春香的病志也没有送到监狱去。后来王春香见家人时说:“我是被丹东看守所的王晶以检查身体为由骗来的,我的体检病历被恶警王晶扣押了”。

看守所恶警王晶不仅骗了王春香也骗了监狱。看守所迫害是王春香致死的一个重要环节。恶警王晶是主要责任人之一。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3/22/辽宁丹东看守所所长王晶的恶行-306547.html

2015-03-12:  47位被沈阳监狱城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3)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3/12/47位被沈阳监狱城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3)-306086.html

2012-11-15:王春香被辽宁省女子监狱迫害致死经过
辽宁省丹东市的法轮功学员王春香,女,生于一九五八年,二零零六年被中共非法判刑八年,后被关押在辽宁省女子监狱,于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五日在狱中被迫害致死。

王春香是个很温和的人,皮肤白皙,慢性子,说话轻声慢语,看见谁都笑,乐于助人,看见有谁需要帮忙的时候,都会主动的帮上一把。

二零零六年十月三十一日,丹东公安局一处警察绑架了王春香。在看守所期间,王春香被迫害的血压一直很高,曾被拉到丹东市公安医院、丹东市第一医院检查过,血压都是超过200毫米汞柱,并检查出心脏病、脑血管硬化。

看守所在大北监狱拒收王春香后,故意弄丢了王春香的病例,二零零七年九月八日,第二次将王春香劫持到大北监狱。当时王春香是被恶警王晶以检查身体为由骗到沈阳的辽宁省女子监狱的。

王春香被关到辽宁女子监狱的一监区,在那里她被整宿的罚站,被犯人殴打。二零零九年末,一监区小队长换成了尹娜,其年纪虽轻,却心狠手辣。王春香绝食抗议劳动迫害,被罚站四天,后被送去医院住院,过完年才回来。由于王春香不干活,尹娜就叫犯人将她拖进餐厅打耳光。王春香当时血压很高,过了不久,王春香就住院了,刚从医院回来,尹娜马上又找茬骂王春香,导致王春香血压再次升高,又被犯人背回了医院。当时的教育科长叫郑秋菊,监区长是王键。

王春香再次从医院回来后,就被郑秋菊罚站,凳子全部撤走。有一天去饭厅吃饭时,就听见外边“咕咚”一声,原来是王春香手里拿着饭盆摔倒了,她本来血压就200多,又加上连日来的体罚,终于支持不住,在去饭厅的路上晕倒,然后又被送去医院。

二零一一年一月份,王春香从一监区三小队被转到九监区关押,八个月后,王春香就被迫害致死。

九监区监区长武力,此人非常伪善,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王春香刚到了九监区没几天,一执行员就说:“从今天开始,就要让王春香开始‘学习’了,武科长说过了,该打打,该骂骂。”到了晚上,王春香就被叫到储藏室罚站,只要王春香到储藏室去“学习”, 在储藏室里面住的人就都被赶出来,到别的屋子去看电视。

三月九日晚七点到八点之间,王春香拒绝去储藏室“学习”,当时的执行员高怀颖唆使犯人孙宁(二十多岁,新民的)和包夹杨洋(凌源人,二十多岁)、张莹(开原人,二十多岁)等,强制王春香去“学习”, 孙宁将王春香抡倒在地又拽起来,给拖到斜对面的储藏室内,王春香大喊:“你们干什么?”随后就遭了包夹杨洋和张莹的毒打,事后王春香把此事反映给科长武力,可是没有任何结果,因为就是武力指使的。

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五日晚上七、八点钟的时候,再次被拖到监室斜对面的储藏室毒打。之后,执行员高怀颖对储藏室住的人说:你们谁都没看见(指打人的事),是不?谁都没看见!

二零一一年四月五日清明节那天,狱长杨丽到车间巡视,王春香走到狱长面前,想向狱长反映自己被打的情况,可是刚开始说,狱长杨丽就说:“你有什么事就找你们家队长去解决。”

之后王春香就被包夹给拽了回来。到了晚上七、八点钟,王春香又被打手杨洋和张莹拽到储藏室毒打,当晚值班的队长是苏影和干事王某,此二人和执行员高怀颖站在门外看王春香被打,王春香夺门而出,对警察说:“她俩打我。”那俩警察说:“谁打你了,谁看见了?”其中的王某还说:“谁让你在车间不干活。”高怀颖也在一旁附和。此时恶人气焰更加嚣张,她们又把王春香拽回屋内,把门玻璃用报纸糊上,留了一个小缝。两警察和高怀颖在门外看着王春香被打的情景。过了一会,看的警察走了,犯人们继续殴打王春香,又过了很久,两个打王春香的恶人通知包夹把王春香弄回监舍。 包夹人员到那一看,王春香满头是水,倒在地上。原来两个恶人把王春香的鞋子扒掉,逼王春香站在凉水盆里。当时王春香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没有好地方了,臀部被针给扎烂了,有两块是黑色的。所谓包夹人员因为没有看住她去找了狱长,被罚了二分。

从那以后,王春香的肾被折磨的更不好了,在车间需要经常去厕所,但是每次去厕所,所谓包夹人员必须跟从,小队长苏影怕影响产值,就授意勤杂不给王春香打每天一杯热水,凉水也只给半杯。王春香血压高,经常口渴,有犯人看她太可怜了,就去找勤杂,要求多打一些水给王春香,可是勤杂说:“我们也不敢多给打水,队长不让。”

有的犯人在执行员高怀颖的怂恿下,把王春香的坐垫或者是凳子经常偷走。还往王春香身边的空机台上放猫粪。除此之外,每天晚上的所谓“学习”的时间,王春香都会被犯人殴打。

有一回,恶人张莹在犯人中间兴奋的描述了晚上殴打王春香的经过,她比划着说:“我用拳打她的胸……”接着做出快拳的动作。

一天,一位法轮功学员对小队长苏影说:“王春香的身体不好,血压又那么高,一旦她出现什么严重的后果,我将以故意杀人罪起诉她们。”苏影说:“谁让她不干活了,那狱里要收她的人头费,她不干活就得别人给她背产值,那别人往她身上撒点气还不行吗?”

王春香因拒绝戴牌(代表犯人身份的名牌),被恶警吴虹叫到办公室大骂一顿。从办公室出来之后,执行员就拿来一个牌给她戴上,王春香扯下来了。接着犯人赵敏又强行给她戴上,就这样扯来扯去,最后王春香一把将牌扯掉摔到地上。从此后,就没人再让她戴牌了。

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五日是一个周日,九监区加班,王春香被留在监舍没让出来,不知道恶徒们对王春香做了什么,等晚上收工的时候,就听说王春香在被送往医院的路上身亡了。

更多王春香被迫害情况请见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十日文章《王春香在辽宁女子监狱被迫害致死》、二零一一年十月十六日文章《就王春香被迫害致死经过追查责任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1/15/王春香被辽宁省女子监狱迫害致死经过-265496.html

2011-10-16:王春香被迫害致死经过追查责任人
(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省丹东市五十五岁的法轮功学员王春香女士,于二零零六年被中共非法判刑八年,关押在辽宁省监狱九监区一分队,于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五日在狱中被迫害致死。下面就王春香被迫害致死经过,追查中共邪党各级相关责任人。

一、非法抓捕

王春香,丹东公路工程处的退休工人,家住丹东市振兴区。王春香是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的,修炼后她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大伙也都公认王春香是个好人。

中国宪法规定:“我国公民有宗教信仰的自由”。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开始全面迫害法轮功,很多无辜的法轮功学员被抓捕。王春香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样,运用和平理性的方式,让人们摆脱中共谎言的欺骗,明白法轮功真相,让人们知道法轮功是好的,这些炼功人是无辜的,这本身也是符合宪法“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和示威的权利”,并不为过,更不违反法律。

但丹东公安局一处在二零零六年十月三十一日,以曹玉家(音)为首一伙人绑架了王春香。而且以曹玉家为首的一伙进行非法抄家强抢了电脑、打印机、纸张、书籍等个人物品和现金。并抢走王春香家门钥匙,警察又拿钥匙打开王春香的家门,在无见证人的情况下第二次非法抄家,家里的现金被偷走,家人后来与王春香核实大约两千多元。一处,以曹玉家为首的一伙是第一个责任人。

二、看守所的迫害

王春香被非法抓捕后关押在丹东看守所。在看守所她不放弃信仰,坚持炼功,恶警王晶打了她好几个嘴巴子,并将其铐在窗栏杆上二十四个小时。家人去看守所看望王春香,她对家人说,她的腰被警察穿皮鞋给踢伤了,到现在还疼。并逼迫其干苦工。为了摧毁修炼人的意志放弃自己的信仰,警察配合办案单位进行强制洗脑转化,目的是为了立功,对大法弟子进行了各种迫害,王春香以绝食反迫害,致使身体极度虚弱。

恶警王晶于二零零七年四月初要把身体极度虚弱的王春香送到沈阳大北监狱,结果体检血压很高被拒收,当天就返回当地看守所。在看守所期间,王春香被迫害的血压一直很高,曾经去过丹东市公安医院检查,也去过丹东市第一医院检查过,血压都是超过二百毫米汞柱,并检查出心脏病、脑血管硬化。家属共花掉一千三百多元钱的检查费。监狱法规定有三种病就应该放人,但丹东看守所恶警王晶等人草菅人命不放人,把王春香几次要送沈阳大北监狱。

在二零零七年九月八日,看守所决定第二次送王春香去大北监狱。是被恶警王晶以检查身体为由骗王春香到沈阳大北监狱。看守所的警察没让她带任何东西,也没有通知家属,送去大北监狱的当天下午,王春香的家人就接到大北监狱打来的电话,叫把王春香的病历给送去。家属几次去丹东看守所找警察王晶索要王春香的病历,都是你推他,他推你,这个领导说可能那个领导知道,而那个领导又叫找别人,这样家属去看守所三、四次也没找到王春香的病历,就这么不了了之了。到今天王春香的病历也不知道在哪里。

几天后王的母亲和姐姐两人去沈阳大北监狱接见时,王春香告诉家人说:“我是被丹东看守所的王晶以检查身体为由骗来的,我的体检病历被恶警王晶扣押了”。可见看守所恶警王晶不仅骗了王春香也骗了监狱。不然监狱为什么和家属要病历呢?

看守所迫害,是王春香致死的一个重要环节。恶警王晶是第二个责任人。

三、法院的非法判决

王春香被一处绑架后,经振兴区法院审理。开庭时律师对证据的合法性提出过质疑,但是,振兴区法院随后将其秘密判刑八年。家属上诉于中级法院,中级法院维持了振兴法院的非法判决。中国宪法中规定“我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和示威的自由。”信仰自由是中国宪法保障的公民基本权利。信仰自由是全世界公认的普世权利,任何打击信仰的做法都是违背国际法的,也是违宪的。

法院和法官是执法犯法是第三个责任人。

四、监狱的迫害

大北监狱在没有任何病情依据的情况下,就将一个随时有生命危险的王春香非法关押、迫害五年之多,直至最后死亡。当时被迫害的王春香经医院检查出四种病:心脏病、高血压(高压超过二百四十毫米汞柱)、脑动脉硬化、肾功能衰竭等。但监狱警察说,王春香很犟就是不认罪,(不说大法不好,或说不炼了)。就因为王春香不“认罪”,警察就草菅人命不放人,直至最后王春香被迫害死在监狱里。

有一次王春香的丈夫去监狱看她,王春香就告诉家属说:在工地王春香要喝水,她们连水都不给。原因是她喝了水就得去厕所,还得两个人陪她去(包夹),这样两个人就耽误了干活的时间,就完不成任务,警察要惩罚她们。在王春香对家人诉说此事时,警察就训斥她不让说,当时家属质问警察为什么不让说,警察无奈只好让王春香说完。有一次王春香的姐姐去见她,看到她的眼眶是青紫色的,就问警察王春香怎么了,警察说是碰的。

王春香在二零零六年被绑架后,非法判刑八年,关押在沈阳大北监狱一监区三分队(一监区在二零一一年改为九监区),当时监区长叫王健,女,四十多岁曾经迫害过很多大法弟子,和一监区的科长吴红配合运用各种残忍的手段强迫法轮功学员“转化”;三分队队长尹娜,女,二十多岁,为了获取政绩,往上爬,明知道它们的行为是违法的,为了掩盖他们的罪行采取买凶和教唆的手段,利用普犯来迫害大法弟子,这是现在监狱和教养院普遍的手法。和大连的油嘴滑舌的诈骗犯孙茹兰狼狈为奸,不遗余力地迫害法轮功学员。王健、吴红开始把王春香关在一个小屋里,名义上是学习、思想改造,实质上是强制洗脑,逼她看那些诽谤大法的书刊、光碟,强迫转化。每天有两个犯人包夹她,二十四小时监控,包括上厕所、睡觉。不许与别人说话,甚至对视,煽动所有的犯人孤立她,仇视她,不让给家人打电话、不让花钱、罚站、不让睡觉,用尽一切卑鄙的手段折磨王春香,让其放弃信仰。王春香承受不住这样的摧残,迫于无奈就违心写了转化或悔过书,但吴红等人看她并没有真正的从心里转化或悔过,就变本加厉地迫害她。王春香绝食反迫害,并声明所谓的一切悔过或转化全部作废,影响了他们的成绩,王健、吴红更是恼羞成怒,使出了看家的本事,用尽了所有的手段加重了迫害,并给王春香野蛮灌食。导致王春香的身体遭受极大伤害,身体更加消瘦,经常昏倒。

在二零零七年冬天,辽宁省女子监狱的恶警因王春香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指使恶犯王秀兰、何义杰用板鞋猛打她的头部,用脚乱踢她的下身,并将她关入冰冷无人的仓库毒打、酷刑折磨,致使她心脏病、高血压加重。

二零零八年到二零零九年期间被送进监狱医院住院八个多月,(家属交医疗费用一千八百元钱)。在监狱医院里医生、护士、陪护的人都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帮凶。每天有两个包夹的人监视她,当时的包夹犯人是肖生,每天的打骂是家常便饭。医院医生说王春香不能进行体力劳动,且不适合到劳动现场,怕随时有生命危险。但恶警仍不放过,每天王春香都被科长王健等人逼着出工八小时到十二小时以上。王春香因不能进行体力劳动,又因无罪也拒绝干活,恶警还是不放过,即使不干活也得坐在那儿陪着。王春香的家属曾经向监狱提出要求保外就医,警察却借口说:因为王春香不认罪,不签字,就不给办理。

二零一一年,王春香所在的监区改为九监区,科长是吴红,队长是苏影,包夹王春香的杀人犯叫李树钦(沈阳铁西区人)每天打骂王春香,并扬言要折磨死她,因为科长、队长安排她,指使她迫害法轮功学员,并承诺给她减刑。恶警就是用收买、雇佣、教唆的手段利用凶狠的杀人犯、极端自私的经济犯、和丧失人性的贩毒、吸毒人员,来迫害大法弟子。他们也都明白,法轮功学员是好人,是最善良的人,但迫于恶警的淫威和可以减刑、加分或恶警的一点恩惠出卖了良心,那些人中的败类,社会的渣子又有几多良心呢。买凶者行凶者对王春香就这样迫害着,其实它们都是凶手。

监狱的警察们和被利用的那些犯人是第四个责任人。

可以看得出来从一开始的抓捕,羁押、判刑、和劳改的整个过程都是在迫害。经手的人都是凶手。对王春香的死都负有责任。王春香只是千万个被迫害死的其中之一,它们对大法的犯罪,对大法弟子犯罪“罄南山之竹,书罪无穷;决东海之波,流恶难尽。”

这些凶手只是直接害死大法弟子的直接责任人,而中共各级610、政法委、各级邪党委,才是真正的罪魁,罪责难逃,一定会受到法律的制裁,历史的审判,上天的报应。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0/16/就王春香被迫害致死经过追查责任人-247934.html

2011-10-10: 王春香在辽宁女子监狱被迫害致死(图)
(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省丹东市五十五岁的法轮功学员王春香女士于二零零六年被中共非法判刑八年,关押在辽宁省监狱九监区一分队,于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五日在狱中被迫害致死。

王春香,丹东公路工程处的退休工人,家住丹东市振兴区。王春香是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的,修炼后她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在单位里她是一个好职工,在家里她是一个好妻子、好母亲、好儿媳,得到单位同事和家里亲戚的好评,大伙都公认王春香是一个好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开始全面迫害法轮功,很多法轮功学员被警察非法抓捕。王春香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样,运用和平理性的方式,让人们摆脱中共谎言的欺骗,明白法轮功真相。二零零六年十月三十一日,被丹东公安局一处绑架,非法关押在丹东看守所,后被丹东振兴区法院非法判刑八年,二零零七年被关进沈阳辽宁省女子监狱九监区一分队,遭受迫害。

狱方不告诉家人死因

王春香的家人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五日中午十二点多接到监狱警察姓吴科长打来的电话:“王春香心脏病犯了,现在正在医院抢救。”半个小时后姓吴的警察再次打来电话说:“王春香没有抢救过来,现在已经死了。”并告诉家人,监狱出车到车站接站。

二十六日上午,王春香的丈夫等人乘车到达沈阳车站时,姓吴的警察又来电话叫他们到沈阳市骨科医院等他(吴姓警察的家住在此地)。后来来了一辆车牌是AB398(七)的车把王春香丈夫等人接到沈阳“适家宾馆”,开了两个房间。

姓吴的监区长告诉亲属说:“昨天是星期天,监狱里的人员休息,我们是两顿饭,开饭时,王春香说她有点不对劲,其他的人说,你不舒服,就去躺一会儿吧,王春香躺下之后不久,嘴就开始抽搐,不会说话了,后来我们就把她送去监狱里的医院抢救(是指在监区里的医院)。一看不行我们就把她从监区转到监狱的分局总医院……”亲属问:“你从监里移到监区医院,又从监区医院转到监狱的分局总院,整个过程需要很多时间,可你给我打的两次电话的时间总共才半个小时时间,这么短的时间你能办完各种手续吗?”警察吴科长说:“特事特办”。

亲属又问:“有没有医院的检查单据?”警察说:“有。”于是亲属向警察索要医院的检查和化验单据等,但警察却拿不出来。亲属又和警察要王春香的衣物和信件,警察说没有。最后在亲属的再三要求下,只给了一张死亡证明。

王春香的亲属在殡仪馆看到了王春香消瘦的遗体,遗体上没有外伤的迹象。从上午王春香亲属到达沈阳和警察见面不久,警察就要求亲属签字,亲属没有签,但王春香的姐姐哭的死去活来,家里八十多岁的父母也没有人照看,在晚上八点多后才无奈的签字同意火化,第二天亲属把王春香的骨灰盒拿了回来。

在监狱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七年冬天,因王春香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辽宁省女子监狱恶警指使恶犯王秀兰、何义杰用板鞋猛打她的头部,用脚乱踢她的下身,并将她关入冰冷无人的仓库毒打、酷刑折磨,致使她糖尿病、高血压复发,一直未能恢复。

有一次王春香的家人去监狱看她,王春香告诉家人说:在工地王春香要喝水,她们连水都不给她喝,原因是她喝了水就得去厕所,王春香去厕所,还得两个人陪她去(包夹),这样这两个人耽误了干活的时间,就完不成任务。在王春香对家人诉说此事时,警察就训斥她不让她说,家人质问警察为什么不让说,警察无奈只好让王春香说完。有一次王春香的姐姐去见她,看到王春香的眼眶是青紫色的,就问警察王春香怎么了,警察谎说是碰的。

王春香没有干活,但每天都要被逼到工地。双休日和上面来检查时每天八小时的工作日外,其余的都是每天干十二小时的活,这样王春香每天都要陪着犯人干活八小时以上。

非法抓捕、非法判刑

二零零六年十月三十一日,王春香上楼时被跟踪她的丹东市公安局一处的警察曹禺家(音)等人绑架、非法抄家,抢走私人的电脑、打印机、纸张、大法书籍和各种真相资料等。据目击者说:一三零型号的车装了半车。在王春香被绑架下楼时,王春香把自己家的钥匙给了楼下的邻居家,可后来据邻居说,警察又拿钥匙打开王春香的家门,进行第二次抄家,抢劫了家里的现金,家人后来与王春香核实大约有两千元钱。

王春香被非法抓捕后关押在丹东看守所,家人去看守所看望王春香,她对家人说,她的腰被警察穿皮鞋给踢的到现在还疼。看守所的警察王晶,就因为她犟,打了她两个嘴巴,并用手铐铐了一宿。第一次送去监狱时,因检查出来有心脏病,高血压,脑动脉硬化等病症,被监狱拒收。

中共不法警察第二次送王春香去沈阳辽宁省女子监狱时,看守所的警察没让她带任何东西,也没有通知家属。当天下午,王春香的家人就接到监狱打来的电话,叫把王春香的病志给送去。家属几次去丹东看守所找警察王晶要王春香的病志,都是你推我,我推你,推来推去,这样家属去看守所三、四次也没拿到王春香的病志,就这么不了了之了。到今天王春香的病志也没有送到监狱去。

后来王春香见到家人,告诉家人她是被看守所的警察王晶骗到沈阳监狱的。家属在二零一零年已经给王春香办好了保外就医的手续,当时王春香经医院检查出四种病:心脏病、高血压(高压超过二百四十毫米汞柱)、脑动脉硬化、肾功衰竭等,常规是只要医院诊断有三种病,监狱就可以放人。就因为王春香不认罪,也不说大法不好,监狱就草菅人命不放,直至迫害致死。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0/10/王春香在辽宁女子监狱被迫害致死(图)-247691.html

2011-04-07: 被非法关押在辽宁省沈阳女子监狱的法轮功学员情况补充
......
王春香:丹东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现在高压260,被非法关押在七监区。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7/二零一一年四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38700.html

2008-05-24: 法轮功学员在辽宁省女子监狱遭迫害情况
丹东市法轮功学员王春香,女,五十多岁,二零零七年被丹东市邪党法院非法判刑八年,被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迫害至今。二零零七年冬天,辽宁省女子监狱的恶警因王春香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指使恶犯王秀兰、何义杰用板鞋猛打她的头部,用脚乱踢她的下身,并将她关入冰冷无人的仓库毒打、酷刑折磨,致使她糖尿病、高血压复发,一直未能恢复。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5/24/179049.html

2007-11-30: 辽宁省丹东大法弟子王春香被非法判刑八年
王春香,女,50岁左右,辽宁省丹东市人,2005年因向世人讲清真相,被当地派出所恶警发现,强行非法抄家,被重判八年徒刑,现关押在沈阳大北女子监狱两年啦,确切地址不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30/167440.html

2007-09-21:丹东市大法弟子王春香被非法关押在沈阳大北监狱
丹东市大法弟子王春香于八月八日被丹东白芳子看守所恶警转去沈阳大北监狱。

看守所管教以检查身体为由将王春香骗进沈阳市大北监狱,走时啥也没带。几天后王春香七十多岁母亲和姐姐去沈阳大北监狱接见时,王春香对母亲说:我是被他们(丹东看守所恶警王静)骗来的。王静将王春香体检病历扣押。王母及家人很愤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9/21/163103.html

2007-07-14: 辽宁省丹东市大法弟子王春香受迫害情况的补充
王春香的母亲七十多岁,曾得过脑血栓,腿很不方便,上下车很费力,到政法委讲真相,上白房看守所去了六次才让接见,老人很不容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14/158829.html

2007-07-10: 丹东大法弟子王春香被关在白房看守所遭受迫害
辽宁省丹东市大法弟子王春香,于2006年11月末被丹东公安局绑架并抄家,非法判刑八年,2007年4月王春香被送到沈阳大北监狱,被拒收,现在关在丹东白房看守所遭受迫害,她坚持信仰,身体虚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10/158592.html

2007-06-02: 丹东大法弟子王春香绝食反迫害
辽宁省丹东市大法弟子王春香于2006年11月末被丹东公安局绑架并抄家,资料点被破坏,王春香被非法判刑八年,关押在丹东白房看守所。王春香正念正行,照常炼功。恶警将其铐在床架上24小时,并逼迫其干苦工,王春香绝食反迫害,恶警于4月初把身体极度虚弱的王春香送到沈阳大北监狱,结果被拒收,当天就返回当地看守所。据悉王春香现在仍在绝食抵制迫害,血压很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2/156120.html

2007-04-09: 辽宁省丹东大法弟子王春香在看守所抵制迫害
辽宁省丹东市振兴区大法弟子王春香,现年五十左右,于二零零六年十月三十一日下午在家中被丹东市公安局恶警绑架。开庭时律师对证据的合法性提出质疑,但是,振兴区法院随后将其秘密判刑八年。家属上诉于中级法院,中级法院维持了振兴区的邪恶判决,王春香现仍押于丹东市看守所。王春香一直抵制迫害,在看守所坚持修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9/152428.html

2007-01-25: 辽宁省丹东市两名大法弟子遭邪恶绑架
王春香,女,四十九岁,丹东市公路工程处退休工人,于二零零六年十月三十一日被丹东市振安区法院绑架。王春香在二零零六年十月三十一日出门回家时被便衣跟踪,在回家开门时被便衣非法抓捕、抄家,并于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四日被非法判刑八年。

宋桂香,女,四十九岁,家住丹东市元宝区水源路鸭纸青年楼三楼。在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六日被丹东市公安局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5/147545.html

2006-12-09: 辽宁丹东大法弟子王春香、孙立豪被迫害
丹东恶警于10月末非法抓捕大法弟子多人,知悉振兴区王春香也被非法抓捕,王春香的老母亲天天去要人,丹东市公安局主谋迫害法轮功的曹姓警察躲着不见。

另外,大法弟子孙立豪已被丹东邪恶法院非法判了四年,现被非法关押在丹东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9/144293.html

丹东市联系资料(区号: 415)

2021-09-29:丹东振兴分局国保队长王海斌电话:13841591159
丹东站前派出所地址:丹东市振兴区四纬路133号 邮编:118000
值班电话:0415--2128855
所长 高山 2146110 全面工作
教导员 白夜 2146110 政工兼案件侦办工作
副所长 惠云龙 2146110 社区工作
副所长 石涵文 2146110 刑侦治安工作
副所长 王建渊 2146110 社区工作
副所长 孙晓丹 2146110 政工工
警察张勇18342537998
警察王忠 13190201586
警察吴振铎18840558839
警察卢义13942501775
头道派出所 地址:丹东市振兴区五经街75-4号 邮编:118000
头道派出所所长 甄宝祥13470085544
王永峰副所长 15942545281
姚鑫政副所长 13654152088
警察张书文13942520957
警察吕妍(女)13941569831
警察曲德春13694158649
警察王永峰15942545281
警察宋岩 13841562117
警察谷天阳13194155979
警察徐福来 电话:13841518505
警察马群
警察梁辰18641500887 0415-2823479
警察曲家仁 电话13942504066 0415-2823556
警察邵国臣
警察俞冬婷
警察戴高乐
丹东振安区检察院地址:丹东振安区九连城镇九连城村 邮编118001
区号:0415
振安区检察长:于彦琳 6276666 13841557107
副检察长:郭连河 办公电话:6276187
副检察长:陈丽
检察官:王宇
检察官助理:王聪
检察官助理:马铭、姚程上、陈健
代理检察员:丛书、庄严
检察官:朱晓波、张嫣婷
公诉科 孙科长 办公电话:6276618
公诉科 朱科长 办公电话:6276658
公诉科 陶霞 办公电话:6276681 6276658
公诉科 徐晓明 办公电话:6276697
公诉科 邹红霞 办公电话 6276626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15)

丹东白房看守所、所长徐某、办0415-6163043
丹东白房看守所、戴所长:宅0415-6169447
丹东白房看守所王春香监室管教:王晶:13050397788
丹东市政法委书记:办0415-2123536
丹东市公安局:0415-2103329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4, 8:04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