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2-11-30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北京 >> 延庆区(延庆县) >> 韩世民(韩仕民), 男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北京市延庆区永宁镇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6-12-03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韩世民(韩仕民) 杨进霞(杨进香,杨金霞,杨敬霞)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2-08-13:北京延庆吴方玲、杨进香、韩仕民、郭金山被非法判刑
二零二二年八月九日家人得知,北京延庆区吴方玲、杨进香、韩仕民、郭金山被非法判刑——吴方玲两年八个月,杨进香两年四个月,韩仕民一年十个月,郭金山一年四个月。四位法轮功学员当时都表示不服,不能接受,马上上诉。
四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认为他们无罪,修炼法轮功在中国一直是合法的,中共迫害法轮功没有任何法律依据。迫害完全是用见不得人的内部文件、通知,用胁迫、高压和利益收买等手段,驱使警察、检察院、法院参与迫害法轮功。

坚持真善忍 获身心健康

杨进香,女,一九六四年三月四日生,今年五十八岁,家住北京市延庆区永宁镇。她曾患腹膜结核、鼻窦炎、肾病、皮肤病、痛经、神经衰弱等疾病,是一个摔倒就扶不起来的“病秧子”;腹膜结核出现腹水,肚子胀得像六、七个月孕妇;鼻窦炎严重到从眼眶往出流脓。

一九九六年十一月,杨进香走入法轮大法修炼,短短一周,多种顽疾几乎全都消失,脸上白里透红,人轻松精神。她的父亲看在眼里,高兴地对她母亲说:这丫头简直换了个人儿。杨进香感恩大法师父救了她的命。

韩仕民,杨进香的丈夫,一九六五年十二月十六日生,今年五十七岁。一九九六年十二月十六日,韩仕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后,以前的病(男科病)全好了,挽救了他将要破裂的家庭。

郭金山,男,一九六一年十二月二十日出生,今年六十一岁,家住北京市延庆区井庄镇。一九九八年,他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之前,他患有多种疾病,药不离口。自从修炼法轮大法以后,郭金山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人,为他人着想,遇到矛盾找自己的不足,人变得宽厚了,在不知不觉中,各种疾病都不翼而飞了。他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妙,全家人都生活在无比的幸福之中。

绑架和构陷

二零二一年六月二十七日晚,杨进香和丈夫韩仕民,以及郭金山、刘俊、宋密枝、吴方玲等被绑架。郭金山和韩仕民被非法关押在延庆看守所,杨进香和吴方玲被非法关押在昌平看守所。刘俊因身体情况,当天回到家中,宋密枝于二零二一年七月九日回到家中。

韩仕民由于身体很不好,尿血严重,多次危及生命,被“取保候审”。因为他没有子女,村委会也不愿管,说是找个人照顾他,也没找,后他一直一人在家。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份,来了一个北京的某领导,领着“专家”来看望他,韩仕民要求把妻子杨进香放回来,照顾自己。他们说会往上汇报。

韩仕民和杨进香夫妇都是朴实善良的好人。杨进香被非法关押在昌平区看守所后,于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份,开始绝食抵制迫害,看守所人员对她灌食,直到二零二二年二月十一日开始,通过输液维持她生命,二月十五日开始至今,又通过鼻饲对她灌食。

吴方玲,二零二一年六月二十七日,被延庆永宁派出所绑架后,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市昌平区看守所,也在抵制非法关押迫害。

二零二一年八月,吴方玲、郭金山、杨进香和韩仕民被北京市公安局延庆区分局永宁派出所警察构陷到检察院,被非法批捕,二零二一年十一月,被延庆区检察院构陷到延庆区法院。

非法庭审 律师做无罪辩护

二零二二年四月八日上午九点三十分,吴方玲、杨进香、韩仕民、郭金山原定被非法开庭。由于一位律师没有接到通知做核酸,协商后,改为下午两点开庭。黎雄兵律师获得许可单独在宾馆用手机视频开庭。韩志广律师参与了庭上辩护。几位律师不约而同地说:“审判人员通情达理!”

当庭,吴方玲、杨进香、韩仕民、郭金山都不承认法院对他们的指控的罪名,他们都说修炼法轮功是合法的。

在法庭上,韩志广律师响亮地说:“真、善、忍三个字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三个字,为什么真善美可以提倡,而不能提倡真、善、忍呢?”

律师表示,代理这类案子,虽然收入很少,但是法轮功学员和家属每个环节、每个细节那么用心,处处为别人着想,总是考虑别人,言而有信,有诚信的品行,使他们还是愿意接,愿意去辩护,一个电话过来,无论几千里路,就敢答应过去。韩志广律师几次称赞:“法轮功学员是最善良的人,能忍受委屈,宽容待人。”

法院为法轮功学员韩仕民指派了法律援助律师,本来该律师说好,尊重韩仕民本人意愿,做无罪辩护,但是开庭时,不知怎么法律援助律师变了,但他非常认可韩仕民是个大好人。

法轮功也叫法轮大法,是上乘的佛家修炼大法,可以使修炼人在极短的时间内达到身心净化,道德回升。修炼法轮大法福益家庭、社会,不仅是合法的,而且应该受到表彰。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颠倒了是非善恶,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审判,伤害了所有善良人的心。

二零二二年八月九日得知,四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吴方玲两年八个月,杨进香两年四个月,郭金山一年四个月。二零二二年八月十日, 延庆区法院人员到韩仕民家搞了一次“宣读”,韩仕民被非法判刑一年十个月。四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不接受,决定上诉。

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二十三年中,法轮功学员吴方玲、杨进香、韩仕民、郭金山因坚持信仰,都遭到中共残酷迫害。

郭金山被团河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十七日,郭金山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延庆派出所的警察诱骗绑架,非法关押到看守所,警察还抄了郭金山的家。后来,郭金山被劫持到北京团河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

在北京团河劳教所三大队,在大队长赵江的指使下,每天让郭金山十二点以后睡觉,四点起床,其它时间就是罚站、罚坐、不停地看侮辱大法或是侮辱大法创始人的邪说。

赵江指使看管迫害大法弟子的人必须是受过三次劳教的犯人,是人中真正的人渣,其他人不配他用。罚坐时,让郭金山坐的是塑料小凳子,姿势必须是上身和腿是九十度的直角,坐不直,就被看管他的两个犯人拳脚相加,并且谩骂。打完,再让郭金山站军姿,站不直,就又是一顿毒打、谩骂。

看管着郭金山的一个犯人跟郭金山说:“你算什么!你看我,在这进出自由,跟队长一样,我就是那个坏人。你是好人我承认,你再好有什么用?你得在这受罪,我看到老太太借的住院的钱,我都偷,看到老太太急得嚎啕大哭的时候,我也没有把钱还给她。”

另一个接着说:“你不知道吧,我在火车站偷,我们三到十人,每天每人必交给那儿的警察两千元,余下的是我们自己的,我进来没关系,警察拿钱往出保我。我在这管你,还多挣分,早出去,你算什么?见钱,你都不知道捡。”

还有一次,因干活时间太长,郭金山身体非常劳累,晚上看电视时,实在坚持不住,就打了个盹,被一个姓王的小队长发现后,他立刻让郭金山所在班里的人全都回班,不让看电视了,让全班人都骂郭金山。

还有一次,干活中途,排队上厕所,郭金山看到他后边的两位老人憋得难受的样子,就让他们先上,又被那个王队长看到,他厉声大喊阻止郭金山。两年的非法劳教给郭金山造成精神上和身体上的伤害。

韩仕民曾被非法判刑七年迫害

在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十七日至二零零一年期间。韩仕民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去北京上访。每一次上访,他都被天安门警察劫持,被延庆警察非法押回当地。延庆警察对他刑讯逼供,威逼他,不让他炼功,还野蛮殴打他,拳打脚踢、电棍电击、打耳光、皮带抽打。

在二零零一年七月,韩仕民因再被绑架,被北京岳各庄派出所警察电击、上背铐后,按在地下,然后把凳子放在他身上,几个男警察再上到凳子上压。此时,韩仕民的内脏疼痛难忍,呼吸困难,造成腰部内伤,手铐勒入肉里,手腕严重受伤。警察用鞋底抽打他全身,他的牙被打掉了,耳朵被打聋了,全身到处是伤。

后,韩仕民被从岳各庄派出所转到廊坊市文安县看守所非法关押。韩仕民被非法判刑七年(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六日—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五日),转押到前进监狱。

在前进监狱,警察为了逼迫韩仕民放弃修炼法轮功,对他罚站,不让睡觉(从早晨站到后半夜一、二点钟),每天只让睡觉三、四小时,还强制干奴工,不许家属接见,不让买生活必需品等。韩仕民被前进监狱迫害的便血,致奄奄一息,才被送入医院,医生下了四次病危通知。二零零八年,韩仕民回家。

更多迫害事实,请见《北京韩仕民被绑架 妻子要人 现已回家》。另外

吴方玲被迫害事实,请详见《北京延庆吴方玲十四年所遭受的迫害》;

杨进香被迫害事实,请详见《曾遭九年冤狱摧残 北京杨进香又被构陷到法院》;

如今屡遭残酷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吴方玲、杨进香、韩仕民、郭金山因坚持信仰,再遭非法判刑,依次为两年八个月、两年四个月、一年十个月(已在家)、郭金山一年四个月。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2/8/13/北京延庆吴方玲、杨进香、韩仕民、郭金山被非法判刑-447593.html

2022-04-23:律师:“法轮功学员是最善良的人”
——北京延庆四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开庭
二零二二年四月八日,北京市延庆区法轮功学员吴方玲、杨进香、韩仕民、郭金山,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被延庆区法院非法庭审。黎雄兵律师、韩志广律师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律师表示:“真、善、忍三个字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三个字”,“法轮功学员是最善良的人”。
绑架和非法关押

二零二一年六月二十七日晚,杨进香和丈夫韩仕民,以及郭金山、刘俊、宋密枝等被绑架。郭金山和韩仕民被非法关押在延庆看守所,杨进香和吴方玲被非法关押在昌平看守所。刘俊因身体情况,当天回到家中,宋密枝于二零二一年七月九日回到家中。

由于韩仕民的身体很不好,尿血严重,多次危及生命,后被“取保候审”。因为他没有子女,村委会也不愿管,说是找个人照顾他,也没找,后他一直一人在家。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份,来了一个北京的某领导,领着“专家”来看望他,韩仕民要求把妻子杨进香放回来,照顾自己。他们说会往上汇报。


杨进香
韩仕民和杨进香夫妻都是朴实善良的好人,家住北京市延庆区永宁镇,杨进香今年五十八岁,曾患腹膜结核、鼻窦炎、肾病、皮肤病、痛经、神经衰弱等疾病,是一个摔倒就扶不起来的“病秧子”,还有腹膜结核,出现腹水,肚子胀得像六、七个月孕妇,她的鼻窦炎严重到从眼眶往出流脓。

一九九六年,杨进香走入法轮大法修炼,短短一周,多种顽疾几乎全都消失,脸上白里透红,人轻松精神。她的父亲看在眼里,高兴地对她母亲说:这丫头简直换了个人儿。

杨进香被非法关押在昌平区看守所后,于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份,开始绝食抵制迫害,看守所人员对她灌食,直到二零二二年二月十一日开始,通过输液维持她生命,二月十五日开始至今,又通过鼻饲对她灌食。

吴芳玲,二零二一年六月二十七日,被延庆永宁派出所绑架后,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市昌平区看守所,也在抵制非法关押迫害。

非法批捕和构陷

二零二一年八月,吴方伶、郭金山、杨进香和韩仕民被北京市公安局延庆区分局永宁派出所警察构陷到检察院,被非法批捕,二零二一年十一月,被延庆区检察院构陷到延庆区法院。

非法庭审

二零二二年四月八日上午九点三十分,吴方玲、杨进香、韩仕民、郭金山原定被非法开庭。由于一位律师没有接到通知做核酸,协商后,改为下午两点开庭。黎雄兵律师获得许可单独在宾馆用手机视频开庭。韩志广律师参与了庭上辩护。几位律师不约而同地说:“审判人员通情达理!”

当庭,吴方玲、杨进香、韩仕民、郭金山,都不承认法院对自己罪名的指控,他们都说修炼法轮功是合法的。

韩志广律师在法庭上响亮地说:“真、善、忍三个字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三个字,为什么真善美可以提倡而不能提倡真、善、忍呢?”

几位法轮功学员多次真挚地对在场几位律师表示谢意,感谢这些年在压力、刁难的对待下,仍能站出来为我们辩护,几次提到非常怀念那些被吊证、被关押、难得再见到一面的律师们,关心他们的境遇和生活情况。几位法轮功学员表示,每个站出来坚持正义、为法轮功学员说公道话的名字在法轮功学员心里都是发光的。

律师表示,代理这类案子,虽然收入很少,但是法轮功学员和家属每个环节、每个细节那么用心,处处为别人着想,总是考虑别人,言而有信,有诚信的品行,使他们还是愿意接,愿意去辩护,一个电话过来,无论几千里路,就敢答应过去;要是普通的案子,就考虑很多,扯皮的现象很麻烦。韩志广律师几次称赞:“法轮功学员是最善良的人,能忍受委屈,宽容待人。”

法院为法轮功学员韩仕民指派了法律援助律师,本来该律师说好,尊重韩仕民本人意愿,做无罪辩护,但是开庭时,不知怎么法律援助律师变了,但他非常认可韩仕民是个大好人。

法庭上,法官宣读了非法量刑:韩仕民被非法量刑八个月至九个月;郭金山十个月至一年十个月;杨进香一年四个月至两年四个月;吴方玲一年八个月至两年八个月。

法轮功也叫法轮大法,是上乘的佛家修炼大法,可以使修炼人在极短的时间内达到身心净化,道德回升。修炼法轮大法福益家庭、社会,不仅是合法的,而且应该受到表彰。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颠倒了是非善恶,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审判,伤害了所有善良人的心。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2/4/23/律师-“法轮功学员是最善良的人”-441604.html

2022-04-07: 北京延庆法院将对四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
北京延庆法院将于四月八日9点半对法轮功学员吴方伶、郭金山、杨进香和韩仕民非法视频开庭,家属要求现场开庭没有获得允许,要求推迟开庭也没有同意,说拖的时间太长了。

韩仕民的身体很不好,尿血严重多次危及生命,去年十一月份来了一个什么北京的领导领着“专家”来看望,韩仕民要求把妻子杨進香放回来照顾自己,他们说会往上汇报。他们夫妻都是朴实善良的好人,一看面相就很好,可是在中共的社会里竟被迫害的如此悲惨!希望能得到善良人士的帮助!

法官姓吕 01061115416、01061115404、01061115402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2/4/7/二零二二年四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440437.html#2246225954-1

2021-08-11:北京延庆区几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的补充情况
6月28日,在永宁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杨敬霞、吴方玲、郭金山、韩士民等已被批捕。家属正在积极的营救。具体办案的人员还是永宁派出所的,他们说也是上面压下来的。

永宁派出所所长:刘元宝
警长:张文振(电话1981029271)
办案警察:张宇轩、卫小伟、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8/11/二零二一年八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429426.html

2021-07-14:北京延庆区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补充
2021年6月27日晚,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郭金山、韩士民被非法关押在延庆看守所。杨进霞也叫(杨进香)和吴方玲被非法关押在昌平看守所。刘俊因身体情况当天就回到家中。宋密枝于7月9日回到家中。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7/14/二零二一年七月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428155.html

2021-07-13: 北京市延庆区吴芳玲等六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 下落不明
中共邪党为了所谓的“百年庆典”,在各地非法抓捕,抄家、骚扰大法弟子,北京市延庆区大法弟子吴芳玲、杨进霞、韩世民、刘俊、宋密枝、郭金山等六名大法弟子,六月二十七日,被延庆区恶警绑架。目前被非法关押的具体地址不详。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7/13/二零二一年七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428122.html

2021-06-30:北京延庆大法弟子被绑架的情况
延庆从24日就开始绑架大法弟子杨玉兰25日已回家,26日又绑架大法弟子杨敬霞、韩世民夫妻、吴芳龄、郭金山。范纪荣27日已回家。韩世民、郭金山在延庆拘留所。

27日,宋密之,刘俊(不准远处没看清)、孙志刚。请知情人补充。

警察穿便装,不回答任何信息,说分局让抓的,要告就告分局。

永宁派出所电话010 60171217 经办人电话15652356543。
延庆派出所电话01069103448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6/30/二零二一年六月三十日大陆综合消息-427601.html

2019-01-24: 北京百余夫妻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2)
……
47、杨进香、韩士民,夫妻双方被非法判重刑

杨进香,女,延庆区法轮功学员。因信仰坚定遭酷刑折磨始终不动摇,几次进京证实大法,曾关押在延庆、朝阳、丰台、通州等看守所,遭受酷刑折磨危及生命;二零零二年九月,杨进香向出租车司机讲真相,遭其举报被绑架,后被重判九年徒刑,关进北京女子监狱。在监狱杨进香始终不转化,被长期严密看管迫害,戴手铐趟脚镣、长期不让睡觉洗漱、不让上厕所、用鞋底子抽脸、冬天往身上浇冷水、长时间“大”字形铐在床上、用木头梳子撬掉好几颗牙野蛮灌食、打毒针……狱警不让她打电话,不让接见家人,八十岁的母亲在忧思与惊吓中离开人世。

二零一六年五月三十日,杨进香外出又被警察戴上背铐绑架到永宁派出所,警察用浇上化学药水的帽子强制捂在她头上,致眼睛鼻子受伤几乎失明窒息,同时遭踢打,又送看守所、医院,她始终高喊“法轮大法好”。杨进香回家时看到身上穿的白衣服被化学药水烧成黑的,整个脸被烧成了“黑包公”,身上青一块紫一块。

杨进香丈夫韩士民坚持讲真相、证实法、做资料,被警方抓捕,二零零二年六月被非法判刑六年,关在前进监狱迫害。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24/北京百余夫妻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2--380720.html

2017-10-19: 北京市延庆区永宁镇610主任高铁牛骚扰法轮功学员
10月11日,永宁镇610主任高铁牛一伙人骚扰法轮功学员闫成旺、程锦秀。这伙人進家便翻箱倒柜,在程锦秀家搜到几本大法书,程锦秀对他们说:“这些书是我的命”,这些书才没被这些人抢走。在闫成旺家什么也没搜到。

10月16日,高铁牛酒后伙同两人闯入法轮功学员韩仕民、杨進香夫妇家到处翻查,杨進香(女)制止无效后,就到院内高喊:父老乡亲,高铁牛私闯民宅、非法搜查。跟随高铁牛的人怕事情闹大,就叫高铁牛走,高铁牛仗着酒劲,打电话喊来片警韩东,韩东来后,翻出几张年历和一张师父法像,韩仕民抱着师父法像说:“师父救了我的命。”不让他们抢走。最后这伙人抢了一张年历,才气急败坏的离开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0/19/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55657.html

2017-06-15: 北京韩仕民被绑架 妻子要人 现已回家
法轮功学员韩仕民,家住北京延庆区永宁镇左所屯村,五月八日,韩仕民在家中被绑架,六月六日,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迫害,妻子去讲理,六月十二日,韩仕民回到家中。

五月八日,延庆区国保郭震朋、永宁镇派出所管片民警韩东、永宁镇综治办高铁牛等七八个警察到韩仕民家非法抄家,抢走大量物品,韩仕民被绑架到延庆看守所。

二十多天后,六月六日,永宁派出所二个警察和大庄科镇六一零的一个人,把韩仕民从看守所送到延庆区康庄镇马房洗脑班。

六月十二日,韩仕民的妻子、法轮功学员杨进香,到马房洗脑班要人,杨进香走到洗脑班门口,看不见有人,就大声喊:“韩仕民韩仕民!”里边出来人,开了门,问:“你找谁?”杨进香说:“找韩仕民。”

那人迟疑了一会儿问:“是不是新来的法轮功啊?”杨进香回答:“是。”一边回答一边往里走,迎面走过来王来全(以前修炼法轮功,现在做“帮教”)问:“你找谁?”“找韩仕民。”

杨进香和王来全走进屋里,有人给杨进香录相,杨进香对王来全讲真相:“韩仕民他爹八十多岁了,还等着韩仕民养活。韩仕民上一次出事,他娘一急之下,一病不起,人就走了。这一次韩仕民出事,他爹急的路都走不了了。”

杨进香对王来全说:“咱们都有过相同的经历,他爹要再有个三长两短,你忍心吗?修大法的都是好人,你说真、善、忍有什么不好?”

王来全说:“ 真、善、忍没错,你们违反国家法律了。”

杨进香说:“没有,二零零五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和公安部联合发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通知)》)39号文件中指出:到目前为止,共认定和明确的邪教组织有十四种,其中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文件明确的有七种,公安部认定和明确的有七种,这十四种‘邪教’名单中没有法轮功,相反,法轮功教人向上、善良、宽仁,是高德大法。”

王来全说:“法律都是涵盖的。”

杨进香说:“对呀,但是法律规定:没有明文规定不违法。咱们老百姓,哪有权利使哪条法律实施不了,没有这个能力。现在多少大法弟子都无罪释放了。”

王来全不再说什么,就说:“你走吧,我们没有权力放人,得上边说了算。”杨进香说:“这样,你们是非法拘禁,我要告你们。”王来全说:“爱上哪告,告吧!”杨进香说:“这是你们主任说的?”王来全一声没吭。

六月十二日下午,韩仕民已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15/北京韩仕民被绑架-妻子要人-现已回家-349671.html

2017-05-14: 北京市延庆区永宁镇法轮功学员韩仕民被绑架
5月8日下午,北京市延庆区永宁镇法轮功学员韩仕民家被抄,有村人看到抄走两车东西,法轮功学员韩仕民被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延庆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5/14/二零一七年五月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48007.html

2006-11-24: 对《北京前进监狱是怎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的补充
这篇对《北京前进监狱是怎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文的补充,比原文还长,恶党的罪行真是罄竹难书啊!

我所知道的前进监狱十二监区仍被非法关押和曾被非法关押的部份大法学员的名单:张敏涛、王璞、王一鹏、李国章、任晓坤、秦尉、王大平、李锟、李秀山、肖劲松、马红云、卢永生、姜海、唐基长、马晋、陈世华、杨继光、姜连友、王为宇、杨成山、杨晓民、李剑、徐化全、张彦宾、张立军、鲍守智、关智生、王奎、梁明华、庞有、夏靖宇、张健、王益、史庆文、马昂、赵立东、黄剑、武军、常贵友、王宏伟、刁九利、索镇江、韩世民、张则仁。

前进监狱对大法学员的迫害是有一套系统的手段的。大法学员一被押到监狱门口,就有一台摄象机跟随拍摄了,一直拍到监区大厅。几个警察跟着,还有两个“包夹” 犯人一起跟着,在外面时还比较随意,可是一进楼道门,气氛马上就变,两个犯人立即上来把大法学员的胳膊架住,把头一按,就象搞批斗一样。押到大厅后,还要对物品进行检查,甚至大法学员的衣服都要全部脱光,一丝不挂的被拍摄。这是对人的尊严和人格的极大侮辱。接着下一步就押到“小屋”去了。还是架着胳膊,按着头,不准左右看。通道里有犯人巡守,里面的人也不准出来。由此就开始“小屋”中的迫害了。

日常的监控也是经过严密布置的。不法人员平时如果发现哪个班的大法学员交流大法内容了,觉得“性质严重”了,就对哪个班进行“严管”。甚至谈论一下善恶有报之类的话题,都会被认为是“敏感”的。有一次,有两位学员下楼时聊了聊“青槐满庭,白杨无芽”,被“包夹”举报,就被叫到“小屋”好一番盘问。

二零零四年八月的时候,六班就被“严管”过一次。当天出工回来,大家都很疲劳,刚一进大厅,就听到一声厉声的呵斥“脱!”,一看是恶警陈红宾。大家都很纳闷,莫名其妙,以为有人夹带了什么东西了,要脱衣服检查,于是把上衣脱了;结果又是一声“脱!”又把裤子脱掉了;结果还喊“脱!”于是全脱光了。这哪里是检查,分明是在展开攻势,完全是恶党那一套。其实检查是假,他们就是要制造这种恐怖的气氛。

还没坐稳,几个恶警就气势汹汹的进来,厉声喊道“起立!”大家都站了起来。恶警嫌慢,又喊“坐下!” 重新喊“起立!”然后恶警陈红宾宣布对六班进行“严管”。此后天天就是所谓的“讨论”,什么宪法三百条,什么这题目那题目的出个没完没了。其实出题目是假,折腾人才是真。还专门从别的班调来一个犯人做班长,非常恶,稍不顺意就咆哮起来了,嚷嚷起来还没完没了。中午也在那里坐着,晚上睡的还晚,还要经常拉出去练队列拔军姿,总之就别想轻松得了了。

还有其他几个班也曾经先后被“严管”过。二零零六年一月,六班再次被“严管”,这次是把其它班里的几位坚信大法的学员集中到了六班进行“严管”的。几位大法学员是:徐化全、张彦宾、鲍守智、李剑、梁明华。其实这次徐化全是因为报纸上的一条关于星空的消息,说了句“科学家说的不对”,被“包夹”举报;张彦宾说了句共产党不好的话,被“包夹”举报;而李剑据说是传经文被发现。恶警要他们所谓的“讨论”,几位学员拒不“讨论”,并将恶警驳回。恶警恼怒,把李剑和徐化全关进了“小屋”。几天后,有学员给监狱上级机关写信,递到恶警陈俊那里,迫使其将二位学员放出,随后六班解除了“严管”。恶警们的所作所为连他们自己也不愿让他们的上级知道,见不得人。

但是这次学员们不愿再消极应对了,同时也想纠正自己的不足,于是纷纷站出来说话,恶警陈俊终于恼羞成怒,于是就发生了三月九日那一幕:在监区大厅布置了全副武装的警察,每个监室门口都有警察封锁,大举抓人。

恶警陈俊是二零零四年初由九监区调到十二监区做所谓“指导员”的,新“官”上任,想做出点“成绩”给上级看,为自己的仕途铺路。所以开始时做出一副好人的样子,而实际上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给大法学员“洗脑”,如何迫害大法学员。而且还经常与其他关押大法学员的监区的恶警们互相交流迫害大法学员的所谓“经验”,还定期与其他非法关押大法学员的监狱(包括北京女子监狱)交流所谓的“经验”,交流的都是迫害大法学员的邪招。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24/143126.html

延庆区(延庆县)联系资料(区号: 10)

2022-11-09:北京市延庆区政法委
地址:北京市延庆区新城街2号政法委员会
邮编102100
政法委书记、区委办公室主任刘瑞成、
政法委副书记 霍长青 赵玉龙
延庆区“610办公室”主任路俊海
政法委执法监督科科长程荣荣

北京市延庆检察院:
地址:北京市延庆区庆隆街99号
邮编102100
检察长张军(段福华原)
公诉人刘雪妍
检察官:马文源18210878593
助理检察官:王群

北京市延庆公安分局:
地址:北京市延庆区湖南西路18号
邮编102100
公安党委书记、局长:许杰010-01081198001(副区长)
副局长李明义(主管迫害):010-81198007、010-69102803、13501208533
延庆国保大队:
副局长、国保大队长于申秀:13701089671、010-81191252、宅010-69101626
大队长白计雪 15910496098 程志
黄立中 13910637808
李石英 15901131915
薛燕 13716733126
薛燕 13716733126
于申秀 13701089671
闫成德 13701065083
刘金锁 13241518314
谷世亮 13501231618
郭振勇 13911931289
雷京生 13901173598
任志勤 13911609805
程瑞清 13701299478
延庆区公安局办公室电话:010-81198020
延庆区公安局法制科电话:010-81197780
延庆区旧县派出所电话010-61151974
警察薛海风

2022-11-09:曝光山东聊城蒋官屯派出所所长 于泽宝 警号 148146
教导员 陈喆 警号 086716
副所长 付震 警号 170376
警察 李华洋
辅警 邓长义 电话 18953903661


2022-04-23:一、参与此次办案的延庆法官:章志详、黄金良、吕行菲
电话:010-61115416 010-61115404 010-61115402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2-02-06, 10:33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