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2-06-26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云南 >> 昆明 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坤宇服装总厂) >> 刘燕(刘艳)(红河州水利局职工), 女, 56

个人情况: 红河州水利局公务员,原红河州辅导站站长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云南省红河州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6-09-18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刘燕(刘艳)(红河州水利局职工) 黎明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2-03-04: 云南红河州刘燕:修炼法轮功无罪
云南省红河州法轮功学员刘燕,于二零一零年七月被当地警察绑架,并被非法判刑十年。在狱中,刘燕拒绝放弃法轮大法的信仰,遭各种酷刑迫害,但她用绝食、用拒穿囚服、拒绝奴工劳役等行为,不屈地向周围人宣示:修炼法轮功无罪!
修大法充满喜悦、幸福

刘燕,女,一九六五年七月十五日生,汉族,大学文化,红河州水利局职工,公务员。根据刘燕自述,她于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发生巨变,过去因查出乙肝,每个月都要吃上千元的药,给家庭造成了很大的负担。修炼后,她浑身轻松,精力充沛,二十多年再没吃过一粒药(包括陷冤狱迫害的十年)。她修炼后,由于总是想着与人为善,做事先考虑别人,放淡了对利益争夺之心,不但家庭和睦了,与同事也更和谐相处,工作也更认真负责了,几乎每年她都受到省厅的表扬。

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的,整个人生观都发生了巨变,她说自己内心充满了喜悦,幸福。

遭绑架,被判十年冤刑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团伙发动了对“真善忍”的迫害。刘燕不畏暴政,坚持向民众讲法轮功真相。二零一零年七月三日,刘燕夫妇和五、六位法轮功学员在公园被警察绑架。警察非法抄家,将她家三、四部手提电脑及台式电脑、几台打印机、刻录机、十几部手机、大法书籍资料等等各种私人合法财产全部抢走。

当时的红河州“610”主任田金堂、副主任陈锦荣勾结国保、当地公、检、法等部门,以莫须有罪名,非法判刘燕十年徒刑。

陷牢狱,坚决不放弃信仰

在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狱方用尽各种酷刑逼迫刘燕放弃信仰法轮功,都达不到目的。

刘燕在监狱所受到极其残酷的折磨,包括:被强制每天坐在一个有72颗凸起的小钉钉的小塑料凳子上十五个小时左右,从早上七点一直坐到晚上十点十五分,才可站起来铺床睡觉。最后屁股坐烂,心脏狂跳到超高值,狱医只让刘燕躺一下,就又要逼迫继续坐。晚上包夹犯人不让刘燕起夜,白天限制上厕所次数,刘燕憋尿憋出高尿酸血症。狱医让刘燕吃药。刘燕不吃。刘燕说这不是病,只要不强制坐小凳,限制上厕所就好了。可因为刘燕不认罪,狱医和警察仍要强制刘燕继续坐,只要不写“三书”、不放弃信仰法轮功就不让站起来,甚至连吃饭也不准刘燕站起来吃。

一个星期天的早上,刘燕不顾包夹犯人制止,自己就从小凳子上站了起来。谁按刘燕也不坐。当包夹喊来值班狱警时,刘燕迎上去大声宣告:从今往后,我有权不坐这小凳。这是我的基本人权。狱警看到刘燕坚定决不后退,对包夹犯人说:不要管她了,她想站就站。

“我无罪”

刘燕认为自己修炼法轮功、坚持“真善忍”无罪,所以每当狱警点名点到刘燕时,她绝不蹲下,并就直视警察大声回答:“无罪释放!”或者“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后来狱警可能觉得太影响别人,基本就都不点刘燕的名了。

既然无罪,刘燕就抵制奴工劳动。狱警叫五、六个身强力壮的服刑人员抬、拖刘燕去车间,刘燕大声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绝食反迫害。几天后,刘燕遭到酷刑“束身衣”的迫害,她全身被捆得紧紧的动不了,被从鼻子插管灌食很多次,非常痛苦。刘燕还曾被多人在地上拖,鞋子袜子拖掉了,裤子拖烂,屁股、腿、脚后跟被拖出了血,浑身泥和灰,还不给洗漱,非常残忍。

刘燕写申诉要求无罪释放,并拒绝穿着囚服。从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七日到二零一六年二月十四日,刘燕拒穿囚服三年。期间,狱警想了各种手段逼迫刘燕穿囚服,让多人按着她穿囚服,冬天不给她棉衣穿,专人打开窗户让寒风吹她,不给她水喝……刘燕始终不穿囚服。

一天,狱警串通犯人,在刘燕洗漱时偷走她所有的便服,只放囚服在那里,结果刘燕从容拿起囚衣翻过来穿,没了监狱标记的囚服就成了新的便服。最后所有狱警都无可奈何。刘燕反穿囚服就是表明自己无罪。

三十九封申诉书

在十年冤狱中,刘燕一直想办法用行动表明自己修炼法轮大法无罪。她在狱中就开始向云南省高院申诉自己修炼法轮功无罪。看不到云南省高院的回复,她就不断地写,写到第七、八份时,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九日,责任警叫刘燕签收省高院对刘燕申诉的回复:(2016)云刑申127号《驳回申诉通知书》。刘燕对狱警说:“不服。我是明知法轮功是正法正道,才走出家门讲真相的。绝不承认强加给我的罪名。我要继续向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写申诉。 ”

刘燕从二零一七年开始向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写申诉,一直到二零二零年七月三日冤狱结束,她几乎平均每月写一份,一共写了三十九份。刘燕说,自己就是要一遍一遍告诉法官: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提高道德,身体健康,与人为善,对自己对社会对国家都好。做好人无罪。

狱警心声

十年的冤狱,刘燕谨记自己是个法轮功学员。环境再残酷也不能改变她以真、善、忍要求自己重道德的信念。结束冤狱前,狱警队长找刘燕谈话说:你别以为我们一直不跟你讲话,不点你的名,就没管你。我们时时刻刻都在观察着你(几点几分炼的功,讲了哪句话都叫专人记录)。可是你又不骂人不吵架,不跟别人争吃打闹,也不违反监规,甚至偷偷多用点水什么的都不会做,还帮助别人(暗中调查),叫我们怎么管?

是的。是法轮功教刘燕用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你看不看得见刘燕,她都不会干坏事。这就是正信信仰。

家人遭难

在十年冤狱中,监狱剥夺了刘燕的探视权。因为刘燕不穿囚服,就不让到监狱探视的亲人接见刘燕,不给刘燕每月打一次电话的权利。刘燕的丈夫到监狱要探视刘燕,却被监狱以没有当地“610”同意接见书为由拒绝给接见。而当地“610”却要刘燕的丈夫先写“三书”后才给开证明为由,拒给证明。致使刘燕的丈夫一直不能探视刘燕

十年的冤狱,刘燕的父母承受不住,当面看着善良的女儿无辜的被绑架,被抄家,抢走合法物品的邪恶迫害,相继去世,使刘燕未能见最后一面,终生遗憾。

丈夫被冤判三年缓五;女儿因没钱上大学,只能是东拼西借,买最低价站票坐几天火车去学校。亲人都受牵连,被骚扰。女儿毕业了因为母亲被冤判坐牢,所以被剥夺了考公务员、考事业单位的资格,只好背井离乡到远方打工。

经济迫害

十年冤狱,刘燕从四十五岁满头黑发,到五十五岁走出黑牢,已是满头白发,是退休的年龄。又得知,单位将她非法开除了,并将她二十多年的工龄清零,非法剥夺刘燕工作多年应得的养老金。这种对刘燕的绑架,强加罪名,冤枉判刑,给刘燕刘燕的家人造成了巨大的痛苦和损失。相信这不是一个有良知的法官、司法人员真正愿看到的现实。

走出冤狱,继续向两级司法部门申诉

二零二一年十二月十五日,刘燕带着写好的申诉状,到云南省红河州中级法院,找到立案庭的法官何某芬(电话:0873--3053657)。递交要求撤销云南省红河州中级法院(2011)红中刑初字第3号刑事判决、省高院(2011)云高刑终字第622号刑事裁定以及(2016)云刑申127号“驳回申诉通知书”等判决的申诉状材料,要求重审并改判无罪。

法官何某芬在一楼信访接待区接待了刘燕,却拒收她的申诉状,并说从刘燕在二零一一年向省高院写了上诉状时起,州中院的判决就已经作废,就已经是一张废纸了。还说中院没有复查权、复审权,省高院不下给通知,中院没权重审改判。申诉状只能投向省高院和最高法院,他们改不了。

刘燕反复追问:“那你们中院做错了、判错了人,你们就不管、不改正错误了吗?”何法官不正面回答,只是不停重复说中院没有复查权,有错也要等省高院通知才能改。刘燕一再不懈地追问:“那为什么自己做错了事却不能自己改呢?你们明明冤判了人,为什么知错就不能改呢?把改错的机会都推给“上面”,那自己做的错事的罪业堆得越来越多,报应灾难来时怎么解脱?善恶报应可是分毫不差的。法官也是人,我们法轮功学员希望在宇宙大审判前、能抓住机会改错,不再参与迫害法轮功佛法正道的法官都能得救!“

何法官被问急了就说:除非法院院长通知叫改。最后在刘燕坚持要中院收下申诉状材料情况下,何法官才收了一份申诉状,说:可以收下一份放入案件卷宗,仅仅做备查用。

刘燕又到红河州检察院递交申诉状,检察院人员也只收了一份,也说作备案用。也是相似说法:州检察院也没有做错了事自己改错的权力。自己做了错事,知错要改也要等上级通知才能改?难道中院法官就不能据实向上级禀报法轮功学员按真、善、忍修心性,做好人提高道德,对社会有利无害,确实被冤判了的事实吗?

刘燕又向云南省高级法院、检察院和最高法院和检察院分别寄了申诉状。根据外埠特快(EMS)物流显示,在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二十日省高院和最高法院等都已签收了申诉状。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2/3/4/云南红河州刘燕-修炼法轮功无罪-439654.html

2021-02-27:公务员遭十年冤狱 22年工龄被清零
云南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蒙自市法轮功学员刘燕女士,遭受十年冤狱迫害,二零二零年七月三日冤狱期满出狱后,得知被单位开除,二十二年工龄被清零,截断了养老金、医保、社保等等本因多年工作后应得的养老来源。

刘燕女士,一九六五年七月十五日出生,一九八四年考取云南工学院(现昆明理工大学)电气工程系,一九八八年毕业,获学士学位,同年八月分配到红河州水利局工作并取得电气工程师资格,后又考上公务员在州水利局电力科工作,不久评为副主任科员。从事电力年报统计工作,工作认真负责,年年的年报统计报表都获得省级肯定、表扬。

在一九九六年,丈夫单位的同事把一本《转法轮》书送到他们家里。刘燕第一次看到《转法轮》后,心情非常激动!得知人是可以按宇宙特性真善忍修心性提高道德及生命层次修成佛道神的,决心要修炼法轮功。到宝华公园就找到了炼功点。从此走上了大法修炼的路。修炼法轮功后,刘燕处处以真善忍要求自己的言行,不做违背真善忍的事,家庭和睦,与同事融洽相处,工作认真,通过修心炼功身体健康,身心受益,曾三次遇到生命危险都在大法师父保护下化险为夷!刘燕知道自己受大法的益处太大了!她看到还有这么多人没听到法轮大法、没能受益,就真切的想把这么好的大法告诉更多世人,使人能遵从真善忍法理从而提高道德品行,远离灾难病痛,让更多人受益。

一九九九七月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后,刘燕女士先后遭绑架三次。被非法劳教两年;在二零一零年七月三日在与同修交换真相资料时被蒙自市610与国保大队人员及红河州610与国保大队人员绑架,被非法判十年冤狱,直到二零二零年七月三日出狱。

二零一零年七月三日,个旧市、开远市、蒙自市三市的610和国保人员同时还绑架了刘燕的丈夫和与刘燕有来往的五、六名法轮功学员。当时州610主任是田金堂(男)及谭锦荣(女),国保大队队长叫刘强,带人非法抄刘燕家,抄走了几车私人物品!抄走贵重物品师父法像及大法书籍和各种真相资料、数千张光碟;刻录机两台,打印机三、四台,手机七、八部,多张手机卡、台式电脑两台、高档手提电脑三、四部、电动车一部、一元真相币共两千元左右及大量信封邮票纸张耗材等等私人合法物品被抢走。

更令善良的人想不到的是,这些中共政府人员在抄家时还抄走她女儿上大学的一万多元学费现金,甚至连她女儿的攒钱灌都砸烂把硬币拿走。刘燕的母亲(也是修炼人)当时指责他们是强盗,他们仍不停止抢劫。连一个看时间的马蹄钟也拿走。一个月后刘燕丈夫从看守所回来要回了那一万多元钱才使得女儿能继续上大学。

刘燕遭十年冤狱折磨情况

刘燕被绑架到监狱的头两年,被迫害得非常严重,每天被强制从早上七点到晚上十点十五分要保持一种姿势坐在一颗有七十二颗凸起的小钉钉的塑料小凳上!被两个包夹监视着。限制上厕所、限制购物、限制洗漱、不准打电话和接见。这样坐了一年多,臀部坐烂了,心脏狂跳不止,狱医叫吃药,可刘燕知道只要不被迫长期坐小凳就会好,不用吃药。可监狱为逼法轮功学员放弃正信,转化成不学真善忍的败坏之人,非要逼法轮功学员坐到伤残都不停。

刘燕于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四日又被转关到六监区,因为不转化,遭到了更加残酷迫害,连星期天也不准休息地被强制坐小板凳!甚至连吃饭都不准站起来,由包夹打饭来给。有时近三个月不准洗头洗澡洗衣服。头发像毡子一样粘到一起,住同监房的人都嫌臭捂着鼻子。一天只给上三次厕所,还要在吃饭后洗碗时,可是尿急、内急怎吃的下饭?刘燕不承认自己是服刑人员、上厕所不报告,憋尿憋出了高尿酸血症。狱医叫吃药,刘燕认为只要不限制上厕所就好了,不是吃药的问题、不吃。不给接见不给打电话,却在二零一三年三月七日叫刘燕打电话,原来她母亲(同修)那天去世。见刘燕不为所动,坚信法轮功,就不让她回家奔丧。父母相续去世是因为承受不住610、国保人员当面绑架善良听话的女儿,受惊吓被迫害致死的。

每个月只给买五十元生活用品,不准买吃的。那时监狱星期天休息天就不供应早点馒头,监狱下午吃饭又早,四点三十左右就吃饭,第二天星期天早上要饿到十一点才能吃午饭,饿得站都站不起来了……

残酷的迫害使刘燕看到一味承受迫害,结果可能就是要被迫害致残、致死了!在一个星期天的早上,刘燕不顾包夹人员的制止自己从小凳子上站了起来,谁按也不坐。当包夹叫来值班警察时,刘燕上前一步义正词严大声的宣告:从今往后我有权不在星期天还坐在这个小凳子上!这是我的基本人权!上帝造人时第七天都要休息一下,何况我还只是个修炼中的人!我还不是神呢。警察看着刘燕坚定决不后退的样子,对包夹人员说:不要管她了,她想站就站。

刘燕曾前后三次绝食,反对迫害。被穿上长长袖子的束身衣捆得动不了,被从鼻子灌食。

因拒绝出监劳动、不出监,刘燕被警察叫很多人在地上拖。衣裤拖烂,屁股、脚、腿被拖出血。

刘燕被关在三百多人绣花的车间旁的玻璃小电话室,她就在这个小电话室里,喊大法好、讲真相和唱大法弟子创作的歌曲,最后监区就惩罚她所在组的服刑人员。刘燕又改成在出监和收监路上(有时几个监区相遇有上千人)喊大法好!每次喊之前都想一下师父的一句讲法:“那个声音不软不硬,正合适”“我觉得平和这个词很好,平和中也有高潮起伏”。因为声音稳,没有使别人、包夹产生要捂口的行为。最后刘燕争取到:不出监劳动、在监房背法学法、写申诉讲真相要求无罪释放的环境。上厕所不报告、时间自己定,全盘否定了要严管自己、坐小凳子的迫害,想站就站想坐就坐。

通过学法写申诉后,刘燕一天突然悟到:自己在要求无罪释放却还穿着囚服,自己都承认有罪了,叫法官怎么无罪释放自己?在 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七日那天早上开始她就不穿囚服。被所在组二十多人把刘燕按住穿,刘燕大声宣告:除非你们不劳动、不睡觉、不吃饭的按着,否则一有空我就绝不穿!按了一个多小时后她们出监劳动,刘燕就不穿了。然后包夹又被命令来按住穿,无论她们怎么穿都只能穿进一只裤腿和一只手袖,又按了一个多小时,大家都累了起来上厕所,刘燕就不穿了。

第二天一个组的人又不出监劳动了,站在监房门口对着刘燕骂脏话,刘燕听了一会走到门口一字一句对她们说:你们骂脏话完全违背真善忍,我更不害怕了。刘燕往门口迈一步想再多讲,她们就都尖叫着后退跑到楼梯下没影了。第三天她们又不出监了,又站在监房门口每个人都笑嘻嘻地叫姐姐叫娘娘的,求刘燕自己穿囚服。刘燕对她们说,自己正在写申诉要求无罪释放,不能穿!她们又走了。然后是监区警察和监狱办公室警察不停找刘燕谈话各种威胁,刘燕都坚持不穿。她们就叫监督岗每天到关刘燕的监房把门窗开到最大,让冬天的寒风吹刘燕。因为穿便服不穿囚服就没有棉衣穿了,可再冷刘燕也觉得幸福。结果反而是穿着棉衣的两个包夹冷得感冒了才把窗子关上。

刘燕穿便服直到二零一六年二月十四日。那天,监狱竟趁刘燕洗漱时将她的衣服便服都偷偷抱走,悄悄把囚服扔到刘燕床上,刘燕就把囚保暖衣翻过来穿就没有了监狱标记,就成了新的便服,一直反穿衣服到释放。

在不穿囚服后,二零一五年起刘燕开始炼功。一开始因到处都是监控器,一悄悄炼功腿就不由自主的发抖,根本炼不了功。刘燕就干脆等警察来时就迎面对着警察上前一步大声说:炼法轮功了!开始比动作。警察就叫包夹拉手、晚上叫人守夜。从此开始了每天炼功。虽然只能比出一个动作,一拉手刘燕就喊“炼法轮功好、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表明炼功决心后就停下炼功,开始背法学法。每天早上喊一次、下午喊一次,一直坚持着……直到二零一七年十二月,逐渐争取到了炼功几乎不被打扰,每天学法背法炼功发正念写申诉讲真相的环境,直到二零二零年七月回家。

监狱每天要多次点名,只要一点刘燕刘燕就大声回答:无罪释放!站着不动!宁愿站着死,绝不蹲下生! 三百多号人一片全蹲下,只有刘燕站着,影响太大的,结果警察从队长到小兵基本都不点刘燕的名了。

二零一五年起,监狱要在每间监房门边的墙上挂上一个用透明有机玻璃做的牌子,每个小格子里要插进每个人的名字、案由等。刘燕看到把自己名字和某教强加一起挂在门边,在晚上起夜时,虽然有包夹紧跟着,但还是顺利抽出来撕碎扔厕所里去了。一直到二十多天后她们才发觉。警察找刘燕谈话,刘燕说:我修大法二十年了,体悟到了大法无比的神圣,我对大法无比的虔诚,你们不能挂这样的牌子来侮辱我的信仰。她们就没挂了。

写申诉向法官、检察官讲真相起到了极大的抑制迫害的作用。在被关监狱期间,刘燕共向云南省高级法院写了七份申诉,在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收到省高院(2016)云刑申127号“驳回申诉通知书”后,她就开始向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写申诉,严正指出:驳回书写“刘燕在明知法轮功系某教组织了还大量制作、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在社会上宣传法轮功……情节特别严重,系主犯……”等等是在强奸民意、冤枉修炼人。我修炼法轮功这么多年,真切的体悟见证了大法无比的庄严伟大。是在明知法轮功是最伟大的正法正道,是中共邪党在造谣诬蔑真善忍法轮功大法,蒙骗民众、败坏人道德拖下去给邪党陪葬的危难时刻,才勇于担当的制作散发法轮功资料救人的。你们不能这样指鹿为马、颠倒黑白的强加罪名。并写出:那么我用你们两高对邪教组织的司法解释来衡量一下中国共产党看看:中国共产党没有冒用宗教、气功的名义,但它冒用了其它名义:要消灭剥削、消灭阶级按需所取想要什么取什么的无限放大人贪欲的永不实现的共产主义邪说的名义建立,神化、鼓吹首要分子毛泽东,愚弄全中国人早请示、晚汇报、跳忠字舞、高呼万岁,利用制造、散布永不实现的共产主义迷信邪说等手段蛊惑、蒙骗他人,发展、控制党员团员少先队员等成员,发动“三反、五反、反右、大跃进、文化大革命”等逆天叛道运动,胡说“人定胜天、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亩产多少万斤” “砸小锅吃大锅饭,割资本主义的尾巴”等、人为制造三年自然灾害,饿死成千上万中国人,等等。

刘燕几乎每个月写一份,共向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写了39份申诉,至刑满释放一共写了近50份申诉。监狱的人看了申诉后,立刻不准警察(除个别主管警察外)跟刘燕讲话了,怕被影响。

迫害正信永远都不会成功!希望政法委、国保等机构内良知尚存的人赶快警醒,分清善恶,脱离邪党,不再继续跟着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不要堵死自己生的希望。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2/27/公务员遭十年冤狱-22年工龄被清零-421399.html

2020-07-13: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回家的消息
云南蒙自法轮功学员刘燕于2020年7月3日正念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7/13/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408955.html

2011-07-09: 云南省红河州法轮功学员刘艳、黎明、马钟国被非法判刑
二零一一年七月四日,云南省红河州法轮功学员刘艳、黎明、马钟国分别被中共法院非法判刑十年、三年及四年。

刘艳,女,四十六岁,黎明(刘艳之夫,男,四十八岁)云南省红河州水利局干部。二零一零年七月四日,刘艳在发放真相资料时被中共警察绑架。黎明因同情法轮功,帮助刻录神韵光盘,被非法判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8/二零一一年七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43619.html

2011-07-07: 云南省红河州法轮功学员刘燕、马国忠被非法判刑
云南省红河州法轮功学员刘燕、马国忠近日分别被中共法院非法判刑十年及四年。

刘燕,女,四十六岁,云南省红河州水利局干部,副主任科员。二零一零年七月四日,刘燕在发放真相资料时被中共警察绑架。二零一一年三月,被云南省红河州中级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刘燕认为信仰无罪,提起上诉。六月,云南省高等法院在不开庭审理的情况下,维持原邪恶判决。

马国忠,男,三十八岁,云南省蒙自市高家寨人,因散发真相资料被非法判刑四年。

另外,刘燕的丈夫黎明,四十八岁,系云南省红河州教育局教科所教师,因同情法轮功,帮助刻录神韵光盘,被非法判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7/二零一一年七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43541.html

2011-01-28: 云南法轮功学员刘燕等面临被非法判刑
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六日下午,云南省红河州法院开庭审理法轮功学员刘燕等的案子,企图冤判她们,请知道此情况的云南法轮功学员发正念清除邪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8/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35290.html

2010-08-21: 红河州七月份有九名法轮功学员先后被绑架迫害
红河州七月份有九名法轮功学员先后被610、公安局所绑架,法轮功学员刘燕长期被监视,去找刘燕的法轮功学员都被跟踪监视,现九名法轮功学员被关在看守所迫害。

遭迫害人的名字:崔玲、刘燕、黎明、李夕珠、陈相珍、王兰芬、将玉花、万琼、常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21/228597.html

2010-08-03: 云南省红河州刘燕、黎明夫妇被绑架情况的补充
刘燕,女,四十六岁,红河州水利局职工,原红河州辅导站站长,二零一零年七月三日被蒙自县及开远市恶警绑架,这已经是刘燕第四次被绑架。其中,二零零六年至二零零八年刘燕被非法劳教两年,现刘燕家中仅剩七十多岁的瘫痪父亲与老母孤苦度日。

黎明,男,约四十七岁,红河州教育局教研室职工,北方人,二零一零年七月三日被蒙自县恶警绑架,现家中仅剩七十岁老母。

七二零恶党迫害法轮功以来,刘燕一家多次被绑架抄家,亲人担惊受怕,受尽恶党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3/227890.html

2010-07-17: 云南省个旧市法轮功学员刘燕、崔艳、常平、万琼等人被绑架迫害
7月3日个旧市法轮功学员刘燕、崔艳被恶警绑架后,刘燕的丈夫黎明又被恶警绑架,并抄了他的家。

7月10日早上6点个旧市法轮功学员常平失踪,目前无人知道常平的下落,请帮助查找常平的下落。

7月11日上午10点个旧市法轮功学员万琼被恶警绑架、抄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7/17/227107.html

2010-07-15: 7月3日云南省刘燕等被绑架的补充
首先更正,被绑架的开远市解化厂技校法轮功学员崔艳实名叫崔琳;云南省红河州州水利局职工刘燕及丈夫黎明也在同一天被非法绑架。同时,刘燕在蒙自的家和婆婆在个旧的家均被非法查抄,家里的私人财物电脑设备和所有大法书籍、资料都被洗劫一空。

据可靠消息刘燕和崔琳的行踪早已被长期电话窃听、跟踪、摄像,就是在这种不知道被长期暗地跟踪并摄像的情况下,刘燕从蒙自到开远与崔琳在外约见时,在开远市被非法绑架,现与丈夫均被非法关押在蒙自县看守所。崔琳现被非法关押在开远市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7/15/227011.html

2010-07-06: 红河州个旧市州水利局职工刘燕被邪恶之徒绑架
据悉,2010年7月3日红河州个旧市州水利局职工刘燕和开远市解化厂技校老师崔艳两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下午被非法抄家,具体情况现不清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7/6/226582.html

2007-12-29: 云南个旧市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事实
刘燕:女,四十四岁,红河州水利局公务员。因不放弃真善忍信仰,坚持修炼法轮功,二零零零年四月遭个旧市“六一零”及市国安非法抓捕、抄家,送至个旧市看守所关押迫害一个月后放回。二零零六年九月十四日在建水县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遭红河州公安局钟崇富带七、八个恶警到家中非法抄家后,并非法劳教二年,现关押在昆明大板桥女子劳教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29/169232.html

2007-12-02: 云南红河法轮功学员刘燕被非法劳教两年
二零零六年九月十四日,云南红河法轮功学员刘燕在建水县讲真相,被当地不明真相的出租车司机举报,建水县的邪恶绑架并拘留了刘燕,并非法抄家,现刘燕已被非法劳教两年。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2/167584.html

2006-10-26: 2006年9月14日绑架刘燕
刘燕,女,40馀岁,红河州水利局职工,原红河州大法辅导站站长。2006年9月14日早在回蒙自县(红河州府所在地)上班途中,在建水讲真相被绑架,当天即到她在蒙自县的家中抄家,当日押回建水看守所关押、迫害,刘燕一直绝食讲真相,十多天后被送回蒙自,判劳教2年,送云南昆明大板桥农场迫害。

此案恶人:舒云超、郭跃、兰礼福、刘琼芝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0/26/141057.html

2006-10-02: 云南红河州大法弟子刘燕被秘密非法劳教
云南红河州大法弟子刘燕于9月28日被秘密押送昆明大板桥劳教所劳教二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0/2/139185.html

2006-09-25: 云南建水县大法弟子刘燕绝食抗议生命垂危
2006年9月14日上午,云南省红河州大法弟子刘燕在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在建水县被邪党人员抓捕。红河州610和以钟崇富为首的国保大队闯入刘燕家抄家将部份大法书籍和电脑抄走。

刘燕从9月14日被建水县恶警非法抓捕至今,在该县看守所绝食6天,生命垂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25/138606.html

2006-09-25: 关于云南省红河州大法弟子刘燕的最新情况补充
据悉,云南省红河州大法弟子刘燕夫妇已于9月23日被劫持到红河州府所在地蒙自县洗脑班(详细地址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138651.html

2006-09-22: 云南省红河州大法弟子刘燕绝食抗议,现生命垂危
云南省红河州大法弟子刘燕9月14日被建水县恶警非法抓捕,至今在该县看守所绝食6天,生命垂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22/138443.html

2006-09-19: 云南红河州大法弟子刘燕被绑架
云南省红河州大法弟子刘燕,9月14日早上从建水回家的时候,因给面包车司机讲真相,被司机告发,故被建水恶警抓捕。下午4时被州国安钟丛富带着7-8人到家非法抢劫电脑,大法书,法像等,连小孩学习用具都不放过,刘燕至今下落不明。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19/138163.html

2006-09-18: 云南红河州大法弟子刘燕在建水县被非法抓捕
2006年9月14日上午,云南省红河州大法弟子刘燕在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在建水县被抓捕。红河州610和以钟崇富为首的国保大队闯入刘燕家抄家将部份大法书籍和电脑抄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18/138091.html

昆明 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坤宇服装总厂)联系资料(区号: 871)

2022-05-28: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
地址:昆明市五华区教场北路447号
邮政编码:650102
工作电话:0871-65137285
监督电话:0871-65126144
会见咨询电话:0871-651261346513708665139723

女二监人事领导机构成员信息
赵桂芬(ZHAO,GuiFen),邪党党委副书记,监狱长,警号:5355001,手机号码:15969411646
杨星(YANG,Xing),邪党党委委员,副监狱长,手机号码:13888416169
雷雅梅(LEI,YaMei),邪党党委委员,副监狱长,手机号码:13888288899
李冬冬(Li,DongDong),邪党党委委员,副监狱长,警号:5355009,手机号码:13888590909
赵峰(ZHAO,Feng),副监狱长,手机号码:13888992513
施万华(SHI,WanHua),监狱邪党副书记,政委,警号:5355002,手机号码:13769430009
张瑛(ZHANG,Ying),邪党党委委员,纪委书记,手机号码:13608711428
杨明山(YANG,MingShan),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邪党党委书记、政委,云南坤宇服装总厂厂长兼中国服装协会理事,云南省服装行业协会副会长,云南省监狱系统服装生产协作会会长,手机号码:13888589739
孙晓红(SUN,XiaoHong),监狱邪党党委委员,政治处主任
孟昆(Meng,Kun)邪党党委委员,政治处主任,警号:5355011
胡惠珍(HU,HuiZhen),邪党党委委员,副监狱长兼公司总经理
李红钢(LI,HongGang),邪党党委委员,副政委
付志琼(FU,ZhiQiong),邪党党委委员,督察专员兼公司总经理
陈光达(Chen Guangda)邪党党委委员,纪委书记,警号:5355010
雷煜(LEI,Yu),狱政管理科科长,2018年调到办公室做办公室主任。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871)

2010-08-03: 刘燕工作所在地:蒙自县红河州州政府机关大楼,下面是红河州州委、州政府及蒙自县县委、县政府县、处、厅级官员及公务员手机号码:

区号:0873 邮编:661100

13769301666  13987301136 13908730886 13608739462 13312665512 13508831396 13508736166 13808777226 13769310866 13887308296 13887300657  13987301846

2007-12-02: 参与绑架刘燕的相关恶人:

一、 舒云超:13887353395 建水县公安局
二、 兰礼福:0873-7668610、0873-7662168,建水县610头目,二零零六年八月上任
三、 刘琼芝:0873-7653166、0873-6727280,建水县610头目,二零零一年三月上任
四、 田金堂:0873-3733616、0873-3733617,红河州610头目
五、 刘燕所在单位办公室电话:0873-3732315、0873-3732324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6-11-02: 红河州大法弟子刘燕绝被劳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2/141534.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2-02-06, 10:33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