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2-07-06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山东 >> 烟台 招远市 >> 王风强(王凤强), 男, 48

王风强(王凤强)
济南监狱警察王风强坚持修炼法轮功被迫害离世

出生时间: 1973-10-08
个人情况: 山东省第一监狱科级干部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山东省济南
个人近况: 2020年10月31日 迫害致死 (2020-12-29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6-08-27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4603
家庭成员: 儿女/侄儿女/外甥/甥女: 贾鋆(贾军)
夫妻/父母: 贾秀芳(贾秀英)
女婿: 王风强(王凤强)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0-12-29: 济南监狱警察王风强坚持修炼法轮功被迫害离世
山东省第一监狱科级干部、工程技术人员王风强,坚持修炼法轮功,被迫害失去公职,遭到绑架、劳教、关洗脑班,期间染上严重的肺结核,长期被迫流离失所、隐居,于2020年10月31日因严重的肺结核症状,含冤离世,年仅48岁。

一位品学兼优的学生,一位有口皆碑的好职工,一个懂得感恩的孝子,只因坚持真善忍信仰做个有良知的人,在人生中最美好、最有价值的年华——26岁开始,被剥夺了所有的权利,甚至养家糊口的权利,二十二年来伴随他的是无休止的绑架抄家、酷刑折磨和强制转化。

王风强王凤强,其老家的发音是凤强),男,1973年10月8日出生于山东省烟台地区招远市金岭镇官庄村,上面还有个两个哥哥两个姐姐,他是家里的老幺。王风强一九九七年毕业于山东工业大学(现山东大学南校区),电机电器专业本科学历,以全专业第四名的好成绩毕业。

王风强是一九九六年三月在山东工业大学读书期间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学炼法轮功后一个星期左右,困扰他多年的偏头痛、神经衰弱、肝区阵痛、心脏阵痛、腿疼等疾病就不翼而飞了!王风强按照法轮功“真善忍”的教导做人做事,在校期间年年被评为校三好学生,因其人品德高尚、认真诚恳、成绩优异,毕业后荣获专业学士学位。大三期间通过了大学英语六级考试,后辅修了第二专业——科级英文,顺利拿到第二专业毕业证书。

在山东工业大学毕业后,王风强又以笔试和面试都第一的好成绩考上了公务员,之后供职于山东第一监狱,科级干部,职务是负责行政工作的副大队长,同时任隶属于山东监狱的济南发电设备厂的工程技术人员,负责发电设备的设计等(职称不详)。工作期间参与设计多种国产发电机,如QFW-15-2、QFW-12-2、QFN-4-2、QFW-12-2、QF-7.5-2等型号的发电机,后来负责引进瑞士、法国等地的进口技术的WX系列发电机的设计工作,一并负责为公司翻译国际上先进技术的发电机组的外文资料、整理编排图纸和文字数据。

王风强可谓多才多能,工作之余还兼任其他公司的进口技术资料翻译和国产机电产品的构造图纸编制。据其朋友介绍,王风强为人忠厚老实,工作勤勤恳恳,技术技能在其专业领域更是颇受赞誉。原单位同事这样评价他:“谦虚、随和、工作兢兢业业,在个人利益上不计得失,是单位公认的好人”。

然而,从一九九九年四二五开始,王风强的工作单位——山东省第一监狱,便开始了对他的迫害:找谈话作所谓的“思想工作”,非法的长期禁闭,强行送到洗脑班迫害,巨额罚款,期间曾解除了他的所有职务。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底,王风强从洗脑班出来后,因没地方住,到功友租住的房子,被蹲坑在那里、执行江泽民镇压命令的济南市六里山派出所的恶警们非法抓捕。抓捕过程中,恶警拿手里的包疯狂的搧王风强,在他倒在地下不能动的情况下,还冲他的腰眼狠狠地踹了一脚,导致他好长时间腰痛、尿不出尿来。

恶警绑架王风强之后,没有通知他家人,非法关押了几天后,就以“非法聚集”的罪名将王风强关押在济南市看守所三十七天,同样没有告知他的家人。王风强年迈的母亲和二姐夫大老远的从招远老家来到济南,心急火燎的满济南城打车打听他的下落。

王风强被关在看守所时正值年关,天气很冷,看守所里的环境很恶劣,牢里的犯人动辄拳脚相加,王风强身体上、心理上都承受了很大的痛苦。

二零零二年二月五日,王风强被非法劳教三年,关押在济南市刘长山劳教所,在那里被强制奴役劳动(包筷子、做插树(工艺品)、叠印刷品)、强制洗脑,身心备受摧残。

据悉,由于同事的强烈要求,山东省监狱后来招聘王凤强为电机制造和销售的合同制员工。

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二日,王风强的妻子贾鋆与岳母贾秀芳被济南市历城区公安分局“610”警察绑架,绑架到历城区北全福派出所,正处于哺乳期的女儿吓得哇哇大哭。王风强妻子因有哺乳期的婴儿被释放,而岳母却被强行送进位于济南市刘长山的济南市洗脑班迫害。王风强的岳父(未修炼法轮功)二零零五年三月四日到洗脑班要求看望妻子,遭无理拒绝。年逾七旬的老人遭此打击,神情忧郁,很少讲话,只身回到曲阜老家,在身边没人的情况下突然含冤去世。

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三日中午,王风强在济南东环国际广场D座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该广场的保安发现绑架,当天晚上被非法关押于济南市槐荫区刘长山臭名昭著的所谓“法制培训中心”强制洗脑迫害,在洗脑班染上了严重的肺结核,出现严重的胸痛等症状。在济南市胸科医院,被确诊为肺结核,需在那里“医治” ,期间被二十四小时监控。当时历城“610”头目张文远为泄私愤,在病房朝王风强的嘴巴狠狠打了三拳,把他的嘴巴打破出血,眼镜也摔碎了,后来又还拿起凳子想打,迫于当时病房里的众多病人和家属,没敢下手。王风强绝食绝水反对这种无理迫害。张文远还嚣张的说:“别看你现在绝食,等你绝食至全身无力时,看怎么收拾你!”

二零零六年八月三十日,在被送到医院进行所谓检查治疗时,王风强机警的摆脱了恶人的监控走脱,从此流离失所。当时王风强的女儿才两岁。

由于没有身份证,加上身体的肺结核症状——胸痛、长时间的基本是不间断的咳嗽、咳痰甚至是咯血等等,身体极度虚弱,王风强一直不能找到养家的工作。王风强是全家的顶梁柱,此时的身体状况无力继续养家,其妻子和岳母因此出现怨恨,最后发展到离婚。因这场迫害拆散了一个家。

一无所有的王风强顶着压力回到招远父母家中,与父母相依为命,由于是被非法关押期间逃出来的,所以一直是在离家不远的地方隐居。当初在济南洗脑班染上的肺结核变得日渐加重,开始吐脓血、胸痛加剧、咳嗽也越来越剧烈,伴着严重的胸闷,瘦得皮包骨头了,每日在生死线上挣扎。在家人的督促下,王风强选择了就医治疗,可是收效不大。

二零一二年十月八日上午十点左右,招远“610”恶警宋少昌、李建光与金岭镇政府、派出所警察,闯入招远市金岭镇官庄村王风强父母的家欺骗王风强单纯朴实的老父亲,从其父亲嘴里骗出了王风强的住处,即刻将王风强绑架,一并将王的住处洗劫一空,抢劫走了电脑和打印机等私人物品。其母当场冠心病复发,脸顺时变得紫红,吃了一瓶速效救心丸才逐渐缓过来。

中共恶人们将王风强押至在招远市金岭镇派出所,当天中午,王风强从派出所机智走脱,被迫远离家乡、长期流离失所在外。

二零一五年春天,金岭派出所的警察又大举出动,闯到其老家村南头新房子试图抓人,见王风强不在那里,就连同邻居家都翻了个遍……

二零一九年冬季和二零二零年春季,王风强年迈的父母相继带着不解和疑虑含冤离世。王风强母亲在最后的几年患上了老年痴呆,其父则中风在床。

长期颠沛流离、居无定所的生活,给王凤强的身体造成巨大伤害。二零二零年十月底,王风强亦撒手人寰。

王风强生前谈到他的身体状况时说,如果不是修炼,他可能早已不在人世,因为与他同时感染的几位病友,均在感染不久后离世,而他是活得最久的,每次病情加重,只要静心学法多多炼功便能在短时间内恢复到可以维持正常生活的状态。

十多年的流离失所,王风强的身心都经受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苦难。因其人性格刚强,谦和有礼,面对同修的资助,他总是强力拒绝,别人给的钱,他总也不舍得花,除非是为了讲真相的事情,他个人总是把生活标准降到最低。有时居然几天不吃饭,或者没日没夜的做真相资料救人。

王风强隐居期间,没有人知道他到底吃些什么,冬天会不会受冻。后来辗转得知,多年中的冬天里他几乎没有取暖的条件,更不舍得用电热毯,甚至食物上也是非常的将就,甚至把别人偶尔送去的食物带回家给父母吃,而自己就是长期的营养不良,骨瘦如柴,靠毅力活着,靠正信支撑,挨过一个个炎夏寒冬。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2/29/济南监狱警察王风强坚持修炼法轮功被迫害离世-417448.html

2020-12-23: 山东法轮功学员王凤强在迫害中离世
二零二零年十月三十一日下午一点半左右,山东济南法轮功学员王凤强于流离失所中被迫害离世,年仅四十八岁。
王凤强,男,一九七三年生于山东招远,一九九七毕业于山东工业大学(现山东大学)电机专业本科。毕业后顺利考取国家公务员,曾就职于山东省监狱济南发电设备厂。

一九九六年,王凤强偶然听闻法轮大法,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让他有种醍醐灌顶的醒悟以及对人生的重新思考。自修炼法轮功以来,王凤强用“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原单位同事这样评价他:“谦虚,随和,工作兢兢业业,在个人利益上不计得失,是单位公认的好人”。

然而自一九九九年四·二五开始,江泽民对法轮功学员实行“经济上截断,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王凤强就职的单位也开始了这种颠倒黑白的迫害运动,单位找他谈话作所谓的思想工作,没达到目的,他们将王凤强长期非法关禁闭、强行送洗脑班、巨额罚款,见他还不屈服,原单位解除了王凤强所有的职务,这些,对于一个刚刚从农村考学出来的大学生来说,无疑是一场艰难的人生考验。在正邪面前,王凤强没有放弃自己对真理的信念。

因坚持信仰,王凤强还长期遭到济南、招远“六一零”人员的迫害。

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二年,王凤强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劳教三年。二零零三年,在同事的强烈要求下,山东省监狱招聘王凤强为管电机制造和销售的合同制员工。

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二日,王凤强的妻子贾鋆与母亲贾秀芳被历城区公安分局“六一零”歹徒劫持,因贾鋆有哺乳期的婴儿才被释放。

二零零二年十月,王凤强的岳母贾秀芳被历城区“六一零”在夜间秘密带走,关在东风派出所的铁笼里。后顺利走脱,被迫流离失所,遭济南市公安局非法通缉。贾秀芳于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二日被恶警劫持到臭名昭著的“济南市法制培训中心”强制洗脑,绝食至身体虚弱。贾秀芳的丈夫到洗脑班要求与妻子见面,遭到恶警无理拒绝后,神情忧郁,在绝望打击下突然去世。

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三日中午,王凤强在济南东环国际广场D座发真相光盘时,被该广场的保安发现将他绑架到济南市历城区东风派出所,当晚九点左右,王凤强被其单位和历城区“六一零”送到了济南市刘长山臭名昭著的“法制培训中心”迫害。

王凤强被绑架后一直不配合邪恶的洗脑,使恶人恼羞成怒,曾遭历城区“六一零”头目张文远疯狂毒打,变本加厉的迫害使王凤强患上了严重的肺结核。二零零六年八月三十日,王凤强在济南胸科医院查体期间正念走脱,开始了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归的生活。

当时王凤强的幼女只有两岁,他是家中唯一的经济来源。他的被迫害,使得原本就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

二零一二年十月八日上午,招远“六一零”恶警宋少昌、李建光等七人与金岭镇政府“六一零”两人,开两辆轿车(一黑一白)到招远市金岭镇官庄村王凤强父母家,当时只有王凤强的父亲在家扒苞米,宋少昌等假借关心之名,从王凤强父亲那里套取了王凤强的住处及其它一些信息,等王凤强和母亲赶集回来后将他当场绑架,恶警没有出示搜查证开始非法抄家,大量私人物品被抄走,没给家属查抄物品清单。被抄走的私人财物包括:两台笔记本、两台A4打印机、两台A3打印机、一个刻录塔、一个塑封机、一个切卡机、一个大切刀、一箱铁圈、几百张VCD、几百张DVD光盘、一个照相机、一个扫描仪、一台MP5等,还有王凤强母亲家里的私人物品、一万多元现金和一套日常用工具。恶人的土匪行径使王凤强的母亲心脏病复发,吃了一瓶速效救心丸才缓过来。宋少昌、李建光等人对此不管不顾,只管将王凤强强行带走。

在去派出所的路上,王凤强询问与其同坐的警察宋少昌姓甚名谁,宋少昌自知迫害心虚、见不得阳光、怕曝光,没敢告诉。后来王凤强正念走脱,为了防止再次被非法抓捕,他不敢回家,开始了又一次流离失所的生活。

一位品学兼优的学生干部,一位有口皆碑的好职工,一个懂得感恩的孝子,只因坚持真善忍信仰做个有良知的人,在人生中最美好、最有价值的年华——二十六岁开始,被剥夺了所有的权利,甚至养家糊口的权利,二十二年来伴随他的是无休止的绑架抄家、酷刑折磨和强制转化。

长期颠沛流离、居无定所的生活,给王凤强的身体造成巨大伤害。恶人的盯梢、伺机绑架,使王凤强想照顾一下年迈多病的父母终成一个遗憾。

在此正告那些执迷不悟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各级公职人员:不要再参与迫害好人了!法轮大法是伟大的佛法,迫害修道人的恶业人永世都无法偿还!不要为了眼前的小利而毁了自己及子孙后代的永远!目前流行全球的大瘟疫,预示着人类正面临历史的巨变,法轮功学员真心希望每个人都能弃恶扬善,灾难中方能转危为安!

忆同修王凤强

接过你用过的法器,
泪水瞬间模糊了双眼,
你走了,
带着一丝遗憾,
这里的一点一滴记载着你撼不动的誓言,
流离失所的日子无论多么苦,
你都坚守信念,
行色匆匆的人群中你风雨无阻,
盐水泡馒头——你把自己生活降至最低,
却为众生舍尽万千。

你走了,
带着些许遗憾,
西屋的每一件法器都默默无言,
没来得及维修的盒子上隽永的记录,
饱含着多少你对未来的设想与期盼?
如今寰宇更新、正邪大战,
你却不能与我们肩并肩,
虽然我们肉眼不能相见,
但你的精神将鞭策我们义无反顾
除邪灭恶 助师法正人间!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2/23/山东法轮功学员王凤强在迫害中离世-416912.html

2015-06-24:原山东监狱警察王风强控告首恶江泽
原山东省监狱警察王风强,于二零一五年六月十八日将控告首恶江泽民的控告状寄往最高检察院及最高法院,并均已被检察院、法院签收。
王风强于一九九六年三月在山东工业大学求学期间开始修炼法轮功,学炼法轮功后一个星期左右,困扰他多年的偏头痛、神经衰弱、肝区阵痛、心脏阵痛、腿疼等疾病就不翼而飞了!王风强按照法轮功“真善忍”的教导做人做事,年年被评为校三好学生,并以全专业第四名的好成绩毕业。一九九七年毕业那年又以笔试和面试都第一的好成绩考上了公务员,成了山东省监狱的一名警察。在单位里,王风强工作兢兢业业,领导分派什么工作从来不挑不拣,尽心尽力的完成好,领导和同事们有目共睹。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出于个人极端的自私和妒嫉、不顾一切地发动对法轮功的灭绝性迫害。王风强遭到绑架、劳教、关洗脑班、被迫长期流离失所,十六年来一直生活在恐惧中。

以下是王风强自述他和亲属遭迫害部分事实:

洗脑、劳教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底,我从洗脑班出来后,因没地方住,到功友租住的房子,被蹲坑在那里、执行江泽民镇压命令的济南市六里山派出所的恶警们非法抓捕。抓捕过程中,恶警拿手里的包疯狂的搧我,在我倒在地下不能动的情况下,还冲我的腰眼狠狠地踹了一脚,导致我好长时间腰痛、尿不出尿来。我被关在看守所时正值年关,天气很冷,看守所里的环境很恶劣,牢里的犯人动辄拳脚相加,我身体上、心理上都承受了很大的痛苦。恶警绑架我之后,并没有通知我家人。非法关押了几天后,就以“非法聚集”的罪名将我关押在济南市看守所三十七天,同样没有告知我的家人。我年迈的母亲和我二姐夫大老远的从招远老家来到济南,心急火燎的满济南城打车打听我的下落。

二零零二年二月五日,我被非法劳教三年,关押在济南市刘长山劳教所。在那里被强制奴役劳动(包筷子、做插树(工艺品)、叠印刷品)、强制洗脑,身心备受摧残。

岳父含冤去世

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二日,我妻子贾鋆与岳母贾秀芳被济南市历城区公安分局“610”警察绑架,绑架到历城区北全福派出所,正处于哺乳期的女儿吓得哇哇大哭。后我妻子因有哺乳期的婴儿被释放,而我岳母却被强行送进位于济南市刘长山的济南市洗脑班迫害。我岳父王延武(未修炼法轮功)二零零五年三月四日到洗脑班要求看望我岳母,遭无理拒绝。年逾七旬的岳父遭此打击,神情忧郁,很少讲话,只身回到曲阜老家,在身边没人的情况下突然含冤去世。几天后才被发现死在卧室床上。而我岳父在我妻子和岳母被绑架前身体健康,精神正常。

“610”头目恼羞成怒大打出手

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三日中午,我在济南东环国际广场D座发讲述法轮功真相的资料时,被该广场的保安发现绑架。当天晚上被非法关押在济南市刘长山洗脑班迫害,由于洗脑班卫生条件不好,我在那染上了严重的肺结核,胸很痛。最后在我的强烈要求下,洗脑班人员才带我去济南市传染病医院、济南市武警医院、济南市胸科医院检查。在济南市胸科医院,被确诊为肺结核,需在那里医治。

历城“610”头目张文远疯狂毒打法轮功学员的恶行被曝光上了联合国追查国际的恶人榜,结果其女儿出国办手续时办理签证被拒。张文远气急败坏,在病房冲我嘴巴狠狠的三拳,把我嘴巴打破了,把我眼镜摔碎了,他还拿起凳子想打我时,迫于当时病房里的众多病人和家属,没敢再打。我绝食绝水反对这种无理迫害。张文远还嚣张的说:“别看你现在绝食,等你绝食至全身无力时,看怎么收拾你!”说完,恨恨地走了。结果第二天他就被查出肺结核,也住院了。

被迫流离失所

后来我从他们的监控下走脱,从此流离失所。由于没有身份证,加上身体的肺结核长久没有恢复(胸痛、咳血)、身体极度虚弱,一直没能找到养家的工作。我妻子和我岳母开始因此怨恨我,最后发展到离婚。

一无所有的我顶着压力回到父母家中,与父母相依为命。我当初在洗脑班染上的肺结核变得日渐加重,开始吐脓血、胸痛、剧烈的咳嗽、憋气,花了大笔的治疗费用,瘦得皮包骨头了,在生死线上挣扎。

我回老家的消息被招远“610”知道了。二零一二年十月八日上午十点左右,招远“610”恶警宋少昌、李建光与金岭镇政府、派出所的人,闯入我父母的家,将我绑架。我母亲当场冠心病复发,脸都紫了,吃了一瓶速效救心丸才逐渐缓了过来。恶人们将我强行带走,非法关押在招远市金岭镇派出所,却不告诉我家人。我母亲思子心切,整天不吃不喝,以泪洗面。

当天中午,我有幸从派出所走脱,被迫长期流离失所。听我父母说,二零一五年春天,金岭派出所的恶警们还大举出动,闯到我父母村南头新房去抓我,见我不在那,就把邻居家和他家的猪圈都翻了个遍……这种土匪般的行径遭到村民们的谴责。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6/25/原山东监狱警察王风强控告首恶江泽民-311384.html

烟台 招远市联系资料(区号: 535)

2022-05-24: 国保大队(2020年)
王克宁(原交警大队大队长)国保大队大队长18660069888
王玉成 副队长 0535-8093193 18660069788
邱伟芳 副队长 0535-8093191 18660062646
李乐明 中队长 0535-8093198 18660069790
杨冰 中队长 0535-8093195 18660069801
杨建起 副中队长 0535-8093195 18660069802
邵周赞 指导员 0535-8093196 18660069791
王海波 警察 0535-8093196 18660069795
迟守乐 警察 0535-8093197 18660069800
张海 警察 0535-8093197 18660069798

2022-03-26:检察院:刘艳霞手机号码:18353502615 155053
泉山派出所20人(2020年)
徐承国 (原拘留所所长)所长 18660069682、13953562635
邢世和 副所长 18660062800、0535-8112259
王书龙 副所长 18660062801、8112257
郭绍峰 科长 18660069562 8112259
刘汶 警长 18660062803、13863880599、8112259
刘少华 警长 18660062798、13361388818、8112259

2021-12-15:邵周赞,招远市国保大队涉此案人员,电话18660002131
招远公安局部分通讯录(2020年5月16)
地址:山东省招远市府前路2号
邮编:265400

局领导11人
赵旭波,党委书记、局长、督察长(男,1972年出生,山东高密人,1993年7月参加工作,大学学历)18660060631 8093101
zhaoxubo@f-zy.yts.sd李绍君 副书记、政委 18660530006、8093103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535)

2012-10-16: 招远市610(区号:0535):
王树魁 主任 电话8159038(办) 15505359002 13954520166
杜伟先 副主任 8930338,13863808618
宋少昌 副主任 8230523,13954531323
公安: 孙宝东 局长 13906389386
迟国强 副政委、纪委书记 18605352906
蒋善凤 副局长、副政委(主管迫害法轮功)8118566 13793550003

岭南金矿洗脑班:电话8393630
主任: 高苏合
副主任:徐建政 科长:赵秀江
犹大帮教:刘玉久、(宅电 8212261)、曲振凤 、孙艳芹
高学东、刘学东

市委政法委 电话8213509 地址:府前路2号 邮编:265400
蒋金亮 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 8071388(办) 8212760(宅) 13562599838
周天军 常务副书记8080006 13864500001
刘勤武 维稳办主任8132828 13863808598
张维纯 维稳办副主任 13793582008
邓英玉 维稳办副主任8168566 13964531615

2006-08-29: 东环国际广场物业电话:0531-83531000

2006-08-27: 以下是王凤强单位、同事、和相关人员、单位的电话:

李芳:  宅电0531-87075726 手机13075393873
于代军:     -87075916   13969036981
马素超:     -87072521   13854187204
肖智毓:     -87072550   13176449415
刘淑军              13064001941
王国栋              13864040934
周平       -88846599   13864024381
周慧       -86336988   13695317656
税航伟              13075345103
龙国强              13176448764
徐杰               13210560658
万金平              13153163626

济南发电设备厂 http://www.ql.com.cn/defaultc.asp
济南发电设备厂地址:山东省济南市华信路18号。 邮编:250100。
电子邮件:mupeng-99@beelink.com
销售、售后服务部:
电话:0531-87075443、 87075662
传真: 0531-88010684
e-mail:gsales-ql@beelink.com
技术部: 电话:0531-87075435 e-mail: design-ql@beelink.com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12-10-16: 山东招远610绑架抢劫 王凤强再次有家难回
2012年10月8日上午10点左右,招远610恶警宋少昌、李建光等七人与金岭镇政府610两人,开两辆轿车(一黑一白)流窜到招远市金岭镇官庄村,绑架了正在家里照顾年迈多病父母的法轮功学员王凤强,并非法抄家、抢劫。王凤强正念走脱后,再次有家难回,不能照顾父母。

所谓的“610办公室”是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类似纳粹盖世太保。

恶警们非法闯入王凤强家时,只有王凤强的父亲在家扒苞米,恶人宋少昌等假借关心之名,从王凤强父亲那里套取了王凤强的住处及在家里的时间等情况。等到王凤强带着其母亲赶集回来时,非法将其绑架,并在没有出示搜查证的情况下非法抄家,也没有给出所抄物品的清单。非法抄走的东西有:两台笔记本、两台A4打印机、两台A3打印机、一个刻录塔、一个塑封机、一个切卡机、一个大切刀、一箱铁圈、几百张VCD、几百张DVD光盘、一个照相机、一个扫描仪、一台MP5等,还有王凤强母亲家里的私人物品,一万多元现金及一套日常常用工具也被非法抄走。恶人们还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不告诉他们是哪里人的情况下非法闯入王凤强父母住的房间,四处张望,行径与土匪无异。

王凤强母亲看到中共恶人们要将悉心照顾自己的儿子绑架,心脏病复发,吃了一瓶速效救心丸才逐渐缓了过来。恶人们对此不管不顾,只管将王凤强强行带走,非法关押在金岭镇派出所,并不告诉王凤强的家人王凤强被非法关押在何处。

去派出所的路上,王凤强询问与其同坐的恶警宋少昌姓甚名谁,恶警宋少昌自知迫害心虚、见不得阳光、怕曝光,没敢告诉。王凤强正念走脱,为了防止再次被非法抓捕,他不敢回家。

下午1点钟左右,恶警李建光和宋少昌再次开轿车非法闯到王凤强家,看王凤强是不是回家了。面对王凤强母亲的问责,他们谎称:“有点东西上午忘了拿,回来拿。”这种非法私闯民宅、视民宅为自己家说进就进说拿就拿的无耻罪恶行径被王凤强母亲严词拒绝。王凤强母亲哭喊着要他们还回自己的儿子:“你们不声不响的就把我儿子绑架走了,我儿子犯什么法了?你们把他关哪去了?我这个老婆子还指望着他给我养老送终呢,你们把他给抓走了,你们来照顾我的饮食起居、给我打点三餐药、带我去治病啊?!你们还我儿子!”面对她的这一质问,恶警李建光和宋少昌无言以对。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2-02-06, 10:33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