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09-18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重庆 >> 永川区(永川市) >> 许克琴(许克勤), 女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重庆永川区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06-08-14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许克琴(许克勤) 代先明(戴先明)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1-08-11: 重庆永川区许克勤、代先明夫妇多年来被迫害
重庆市永川区法轮功学员许克勤、代先明夫妇修炼法轮大法后,二人不仅身体健康了,他们的家庭也变得非常和睦。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轮功,夫妇二人因坚持自己的信仰,二十年多来遭受中共的迫害。
一、修大法 夫妻双双身体健康,家庭和睦

妻子许克勤,一九五二年七月生。修炼前,她患有多种疾病,子宫肌瘤、疝气,动过手术,花了不少钱,却常发病,不能参加劳动,是远近闻名的老病号。她心里非常明白:钱再多也带不走,官再大也就几十年,身体健康才是最大的财富。于是,想尽办法,八方告急,没有效果,无奈之余。

一天路过体育馆,许克勤看见好多人在那炼功,就靠近咨询,也跟着学炼,不久,她的病痛全消失了,全家以及亲戚朋友,左邻右舍都为她高兴,赞叹:“法轮功,好功法 ……”

丈夫代先明,生于一九五二年三月七日。修炼大法前,也是疾病缠身,气管炎、风湿痛、痛得抽筋,一个月发几次,生不如死。修炼后不到一个月,感觉全身轻松,抽筋一次都没发过,风湿不痛了,气管炎没了,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这样更增加了修炼的信心,言谈举止,对人做事都按真、善、忍的标准衡量自己,做一个好人、做一个更好的人。

而且,以前的代先明,烂烟、烂酒,长期赌博,脾气古怪,长期打闹,搞得家庭即将破裂。修大法后,他变了,变成了一个温馨和善、厚道,遇事能理解人。家庭和睦了,亲友、邻居、朋友街坊都赞誉:法轮功太神奇了,法轮大法好!

二、许克勤遭迫害、毒打,亲人受牵连

二零零零年,王泽志(大队书记兼本生产队长)带办事处董庆连、公安局六一零头目邓光其、西大街派出所刘胜均、江登府、唐光荣到许克勤家,叫她不要到处跑。长期监视,隔三差五抄她的家,连90多岁老人卧室也不放过。

二零零一年,许克勤被抓进西大街派出所两次。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四日晚上8点多钟,许克勤正在洗衣服,西大街派出所张翼骗她去问点事,说所长要见她,十分钟送回来。哪知去就叫签字盖手印,许克勤拒绝了。就被送去戒毒所关了一天一夜。

二零零三年四月十六日上午10点半左右,许克勤买菜回家正在煮饭,就有人敲门说是物管看下水道管子,门一开扑进来几个西大街派出所的人,其中一个是刘胜均(西大街派出所指导员)强行把她抓走,锅里蒸的肉刚上气,许克勤忙去关天然气,他们都不准,不由分说把人拖下楼,拉到派出所。

二零零六年七月六日下午,许克勤从地里劳动回来,公安局六一零头目邓光其、刘胜均带着几个西大街派出所的人闯进她家,叫她去公安局。许克勤说:凭什么去?其中一人喊了一声:动手!四个人就向她扑来,把她按倒在地,抓手、拎脚,鞋子弄丢了,光着脚把她人连拉带拽抬下楼,塞进车内,拉到公安局。罗竟就对许克勤施暴,打的她遍体鳞伤满身是血(有血衣为证),许克勤昏倒在地。罗竟就用穿的皮鞋脚尖踩着她的脚趾,另一只脚提起转圈,一个脚趾一个脚趾的转,许克勤就又醒了过来。罗竟就拉着她的脚从二楼倒拖到底楼,她的头、背就在梯子上一梯一梯的到底层,人就又不知事向了。醒来后,被铐上手铐在车里说是去戒毒所,把她关在铁笼子里。然后,抱着材料叫许克勤签字,被拒绝。他们就拿一把钳子威胁说:“不签字就拿刑来给你受,看你能过多少关”。不多一会,又把许克勤送去看守所。在看守所同监的问:你是杀鸭子吗?满身是血。有的说:看样子是被警察打的。

晚12点左右,又拉许克勤回公安局受刑,将她双手铐在铁椅子上,坐在很潮湿的水泥地上一整夜,第二天又将许克勤单手铐在铁窗子上,吊起来仅脚尖可沾地。第三天,刘胜均、罗竟对她又是拳打脚踢,许克勤大声喊:打好人啦!他们就用垃圾袋塞住她的嘴,一看还不行,打起也有响声,就把她弄到六楼吊起来再施暴,罗竟说:这今天打你,就没人听的到了。六一零头目邓光其站在一旁指使说:法轮功打死白打死!歹徒罗竟就更疯狂的使劲打,马上许克勤的牙齿就掉落5颗,他还边打边威胁说:要你全家过不清净、要你儿子过不清净、要你牢底坐穿、我们想抓就抓,想打你就打你……你能把我们怎么样?

他们4个警察每天24小时整天轮番看守迫害许克勤,不给饭吃,要她签字,要她说出资料来源,要她承认复印了100多份资料。许克勤说:这是诬陷。他们就说少点,接近100份。许克勤拒绝承认,他们就轮番的反复迫害,吊铐了她八天八夜,打的她遍体鳞伤,昏死几次。全身变形,手脚肿的像象腿大,不能行走。

七月十四日,许克勤被送回看守所。八月十日被放回家,但人行走还不便,家人就给许克勤身体的全身变形青一块、紫一块、死血胞等拍了照作证,打掉的5颗牙齿作证,还有血衣等。那35天是要命的35天。许克勤被迫害详细内容,请见明慧网《重庆许克勤女士遭“六一零”歹徒罗竞毒打》一文。

许克勤的亲戚未修炼法轮功也被警察抓捕。她的姨侄女婿雷跃刚被抓到中山路派出所非法关押。姨侄女姚容被抓进看守所关押20多天,六一零头目邓光其对她严刑拷打,铐她“苏琴背剑”(一种酷刑),不许她和许克勤家来往,威胁说:要定她窝藏罪(没抓到许克勤丈夫),判她几年。家里人被吓倒了(那时姚容女儿才两岁),就花了一万多元的小费,结果还是被栽赃判了一年的监外执行。邓光其还经常威胁她:不准乱说,不准和许克勤家来往(怕把钱的事说出来),否则收监。

侄儿媳妇张国容也被六一零头目邓光其一伙抓到西大街派出所关押。侄女代龙会,在商场上班也被抓到公安局关押审讯到晚上凌晨3点多钟。

警察穿着便衣偷偷到许克勤姐姐家,说是安天然气的,到屋就东张西望,哪个角落都看遍。又一天装着是医院的医生到乡下许克勤的妹妹家,说是扯草药,把她妹妹从劳动的地里喊回来,进屋就到处看了个遍,然后,就问这问那的,还问跟哪个姐姐好点。她妹这才知道是便衣找人(因许克勤的丈夫代先明流离失所几年)。

六一零头目邓光其伙同西大街派出所长期每逢节假日抄许克勤的家,二零零六年在家抄到了法轮功资料,就判许克勤一年劳教。

劳教所那黑窝,每天4个包夹整天整夜看守、不准睡觉、上厕所,否则毒打,白天还要每天劳动17、8个小时,如没完成任务,责骂或者毒打,再加时直至完成。

二零一零年六月十六日,许克勤又被强行绑架到永川桃花源洗脑班,两包夹每时每刻看守,强制管她的每一个行为动作,以邓光奇(洗脑班校长)为首的警察教唆指使下,连个本队的包夹李文英都对许克勤大打出手,不许睡觉、走动、强制固定姿势,还破口大骂,满口脏话不堪入耳,更为恶劣的是还骂大法师父。

二零一一年四月份,许克勤又被无理强行绑架到洗脑班迫害。

这么多年来,每逢节假日他们都要上门绑架或者骚扰,干扰许克勤家的正常生活,搞得四邻都不安。

三、丈夫代先明屡屡被抓、非法劳教、判刑

迫害之初,是村干部找代先明谈话,要他写: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代先明不写。村支书和西大街派出所就用欺骗的手段把他弄进戒毒所关押,迫害一个多月,并勒索300多元现金放人。

第二次说派出所问点事,把代先明弄进永红厂关押,迫害一个月,说要600元生活费另加300元保证金,才放人。

第三次,西大街派出所黄远邦,由村支书王泽志带路到亲戚家找到代先明说有点事,把他又弄永红厂关押,迫害10天,交200元放人。

就这样屡屡抓捕,抄家无数次,无法正常生活,家庭经济也承受不起,世人邻居都不得安宁的情况下,六一零还发出通缉令到处捉代先明。在邻居的帮助劝说下,代先明不得不离家出走,过着3年流离失所的生活。

二零零五年三月十三日在荣昌租房住处,代先明被荣昌“六一零”警察绑架到荣昌看守所,遭各种名目的酷刑迫害,被诬判四年半,在永川监狱继续遭受非法的折磨。

在监狱里,代先明几次被迫害得入医院,好不容易熬到刑满回家看90多岁病重的老父,可就在二零一一年四月代先明给老父送葬的那一刻,六一零头目邓光其一伙又在殡仪馆将他抓捕,判一年劳教,送到臭名昭著的西山坪劳教所迫害。

那真是人间地狱,几天就把代先明打得面目皆非,成了生活都不能自理的长期病号,还不给医治,折磨得你生不如死,对外说你很好,百般封锁消息,他们(西山坪的警察)根本不把法轮功学员当人看……

一次,代先明在动物园送了张光盘给世人,就被双竹派出所抓捕,迫害了15天。

二零一二年十月份,胜利路办事处、村委会书记薛强一同四人到家把代先明弄到桃花源洗脑班迫害。代先明被迫害的内容,请见明慧网《浪子回头 却遭中共十年迫害》一文。

四、许克勤、代先明夫妇再遭迫害、屡次骚扰

二零一六年七月二日中午1点30分左右,代先明在永川区兴隆湖十字路口贴“法轮大法好”、“公审江泽民”,被兴隆湖巡逻的保安跟踪,又到荷塘月色,被保安构陷后绑架、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十月十一日下午,代先明被非法开庭,被冤判1年2个月。

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三日上午9时,重庆永川村社胜利路办事处中治办的罗民全、永川政法委张姓书记(自称办案的)等3男3女,打着看望的幌子到许克勤家骚扰、照像。许克勤告诉他们自己修炼后带来的身体健康与家庭和睦。

二零一九年一月九日,永川宣花派出所副所长宋世斌、姓陈警察到代先明家骚扰,宋世斌说代先明是重点人物,三个月来一次。

二零二零年八月六日,永川区胜利路司法所肖必春等两人,骚扰徐克勤、代先明,他们说来看看。不一会儿就走了,手上拿了录音器,录了音。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8/11/重庆永川区许克勤、代先明夫妇多年来被迫害-429430.html

2021-07-04: 重庆市永川区大法弟子戴先明、许克琴被骚扰的情况
4月25日,永川区萱花派出所陈警察、另2人是永青村干部,他们自己介绍到他们家来查看。

5月份,永青村干部共3人(社长李文容、王泽兵是保管、会计黄红秀),在他们小区和家门守候他们半个月。

6月4号,永川萱花派出所陈警察又带来村干部2人姓王,一个是村书记社长李文容共4人到他们家骚扰。

7月1号,他们的外侄孙结婚请宴,包了两辆大客车,载亲戚去重庆参加婚礼。6月30日晚上8点钟,永川区萱花派出所陈警察和村书记,在水晶城大门口打电话,问戴先明在家没有?叫他出去。

陈姓警察对戴先明说:“刘元学明天要去重庆,你知道吗?”戴先明说:“不知道,明天我要去重庆喝喜酒。”他们一听,就不准他们坐大客车,要坐他们的小车,载他们去回。

第二天早上6点多钟,他们就在戴先明家附近守着大客车,没见到他们,又到家来敲门,电话打的不停,有人拿着戴先明和许克琴的像片上大客车,问司机,指着照片上的人上车没有。他们没有看见。

车开了,他们一直在后边跟着,到重庆渝北区来云公园亚南酒店。守了一整天,直到戴先明和许克琴吃了晚饭,回到永川为止。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7/4/二零二一年七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427726.html

2021-05-08:重庆市永川区沈光秀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骚扰
2021年4月24号前后,重庆市永川区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骚扰。被骚扰的学员有:沈光秀、戴大奎、戴先明、许克琴、邓华成和董国会。到学员家去骚扰都是片区警察和居委会的人。

警察和居委会的人在董国会家录了像,看见师父的法像企图取走,被董国会严厉制止。董国会去办房产证居委会的两个人(一个姓杨,另一个姓刘)跟踪她,董国会给她们讲真相,她们不听,他们说:“我们就信共产党。”

另外,十几天了,至今唐丰华下落不明。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5/8/二零二一年五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424371.html

2020-08-08: 2020年8月6日,重庆永川区胜利路司法所肖必春等两人,骚扰大法弟子徐克琴、代先明,他们说,我们来看看你。不一会儿就走了,手上拿了录音器,录了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8/8/二零二零年八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410186.html

2012-07-01:◇重庆永川区法轮功学员许克琴,2012年4月16日,被当地610绑架到桃花园洗脑班迫害。已于2012年6月22日回到家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7/1/二零一二年七月一大陆各地简讯与交流-259551.html

2012-04-22: 重庆永川区十多名永川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二零一二年4月16日,重庆永川区六一零和片区管理人员绑架了十多名永川法轮功学员到黄瓜山桃花园洗脑班,其中有:许克勤、唐世孝、龙婆婆、戴大奎夫妇二人、姚轩夫妇、邓华成、何广闰、程质娥等等。具体情况请永川同修查清补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4/22/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256060.html

2011-08-03: 重庆永川区610绑架法轮功学员到洗脑班迫害
经证实,永川区610于六月十五日绑架十二名法轮功学员,其中林宗梅已回家;七月二十七日下午,胡玉珍,罗明友,戴大奎和吴姐,李朝贵和万亨梅已回家(匡民华,唐世孝,许克勤,李二妹,陈道英仍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

据悉,同日下午又绑架邓华诚、苏祥福等六名法轮功学员到洗脑班迫害,详情待查。参与迫害的人员有:区政法委书记:梅永康
政法委常务副书记(610头目):  高良先  
统战部局长:  钟义兰
公安局一科科长:  邓光其 
胜利路办事处综治办主任:  罗民全 
唐自强(唐传明)
重庆女子劳教所恶警 : 胡晓燕  陈艳艳 ,以及重庆来的张治彬和付××等
邮编:402160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3/二零一一年八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44883.html#1182234256-1

2011-06-18: 重庆永川区法轮功学员戴大奎等三人被绑架
六月十五日13:30分左右,戴大奎在家被其单位相关人员绑架(疑被劫持到洗脑班);同时被绑架的还有唐世孝(她在四月被非法拘留,被公安一科邓光其及黄辉树等人多次非法抄家和骚扰)和许克勤(她是代先明的妻子,代先明在今年四月父亲去世时,在殡仪馆用真相币被人构陷遭绑架,被秘密非法劳教二年,许克勤多次向派出所及公安局要人,令其恼恨)。

另外,法轮功学员李朝贵在外出时被其单位的罗经理和一个妇女欲将其绑架上摩托车,李遂从围墙一洞进入菜地,后面妇女在追嚷,罗在骑车找,现李朝贵下落不明。

2011-06-18: 重庆永川区多个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劫持
重庆永川区邪恶610(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在2011年6月15日下午大批抓捕法轮功学员,现传出的有:许克勤、李二妹、唐世孝、李朝贵、戴大奎。洗脑班在桃花山村(俗称黄瓜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6/17/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42579.html

2011-06-16: 重庆法轮功学员许克勤被野蛮劫持
2011年6月15日中午2点多,重庆永川区“610”(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国保大队伙同胜利路政府综治办邪党人员10余人将法轮功学员许克勤房屋围住,强行进屋绑架,拖下2楼塞进警车,围观民众讲理拦车未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6/16/二零一一年六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242549.html

2009-10-07: 重庆徐克勤女士遭“六一零”歹徒罗竞毒打
重庆大法弟子徐克勤,多次被永川“六一零”、西大街派出所、看守所、劳教所恶警迫害。

2006年8月11日,徐克勤正在吃晚饭,永川“六一零”头目邓光其、罗竞带着西大街派出所的几个恶警闯进她家,非法搜家,把家里翻得一片狼藉,他们抄走了大法书,真相资料,以及她儿媳用的一台电脑。

他们强行把徐克勤光着脚抬上车,弄到西大街派出所,罗竞穿着皮鞋围着她团团转,踩她的脚,她一双脚被踩得鲜血直流,又打了几十下耳光,鼻血把全身染得鲜红。

当时徐克勤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办公室的人怕外面人听到叫声,就把电视音开得最大,徐克勤还是继续喊。一会儿罗竞把一个装垃圾的脏塑料袋子塞到徐克勤的嘴里,一会儿又把她双手铐在铁床上。

第二天上班之前,罗竞又开始打徐克勤耳光,9点钟左右,罗竞再把她拽到二搂,又继续打耳光,边打边说:我叫罗竞,打你了;我有权,我把你儿子抓起来,把他工作下了,你儿子厂里的老板跟我是弟兄伙,把你全家杀了,把你房子烧了。他还说:你以前还告过刘胜军(“六一零” 头目),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执法人员你都敢告,那你今天就告我吧。邓光其在旁边说:江××说的,法轮功的人打死了白死。

之后,徐克勤昏迷过去了,醒来后,罗竞说:你从窗子跳下去,死了算了,我看着你跳。罗竞拖着徐克勤一只手,飞快地从二楼拖到底楼,她的身子、头都在地上擦着走。就这样折磨到中午下班,之后,又双手将徐克勤铐在铁床上。到下午五点多钟的时候,徐克勤听到外面亲人的声音要求见她,派出所的人说:快下班了,明天来。徐克勤就在里面就喊她的家人,恶警们还是不准亲人见,他们怕家人见到徐克勤全身是血。第三天就把徐克勤送到看守所。

在这几天里不准吃饭喝水,8月13日由“六一零”头目邓光其带几人把徐克勤送到看守所,后来又把她从看守所领出来送到新公安局。罗竞又开始打徐克勤耳光,还说:今天你喊就没有人听得见了。

另外一年轻小伙子把材料写好了,看着罗竞,罗竞说“你把字签了就行了”,意思就是不需要徐克勤签字,那个小伙子签字就行了。到5点钟又把徐克勤送回看守所,收人的问她有伤痕没有?她说全身都是伤痕,都是青的,她的左耳听不见,她的牙被打松五颗快要掉了,收人的当面问是哪个打的,送她那两人你看我,我看你,就走了。

2006年9月13日,徐克勤被送到重庆劳教所关进一米多宽的隔离室,三个包夹吸毒犯24小时轮流守着,吃住、大小便都在里面;不准睡觉,不准洗澡、换衣服,也不准洗头。有一次徐克勤要洗内衣,包夹恶狠狠地说:要经过队长批准。那时气温接近40度,徐克勤在里面呆了两个月,只洗了两次澡,又热又臭,她的视力也差了、脚肿得鞋都穿不进,肿得破裂出血。包夹有时还用拳头打徐克勤,逼她放弃信仰。徐克勤心里明白,恶警表面装伪善,暗地给包夹加压力,叫包夹来迫害法轮功学员。

有一次上面要来人到劳教所来检查,恶警提前在队上说:如果有人问你们一天干多少时间,你们说一天干8小时。实际每天干十六、七个小时,最多20个小时。后来,徐克勤又被分到电流器车间车铊,因用力大时间长,她的大拇指都变形了。直到出所前20多天,恶警才给她换了工种,她的脚一直肿到出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0/7/209786.html

2006-08-14: 重庆永川大法弟子许克琴被恶警绑架
重庆永川大法弟子许克琴,2006年8月12日晚9时左右被恶警绑架,原因是上午有一姓王的外地同修发真相资料被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14/135490.html

永川区(永川市)联系资料(区号: 23)

2021-07-15: 补充骚扰重庆市永川区戴先明、许克琴的村社长的电话
村社长李文容:电话:13883499765
胜利路社区:蒋友成:电话:18716670054
刘晓霞。


2021-07-04:
陈姓警察的电话:13609424315.
另一人电话:13640524646.
2021-04-17:重庆市永川区公安局电话:办公电话:023-49577060 023-49581913
永川政法委张道国电话:13908382463
永川区政法委高良先(区委政法委常务副书记、区综治办主任):13657608001
永川公安局:  办公电话:023-49577060 023-49581913
局长公开电话:023-49581916
公安局一科:023-49577143(办) 023-49577140(办)
国保涉案警察:何成钧13996285373


2020-10-18:
社保局段科长办公室电话:023-49573496
2020-08-08: 重庆永川区胜利路司法所肖必春等两人
他们的电话号码是:
18602397872
02349863211

2019-02-02: 请给这些手机号码打电话
18502846454、18613280540
18581842457、18502841854
18613280575、18502846485
13996271932、13629018321
18613280593、18502846485
18508227465、18581841240
18783240290、18613280651

2016-12-22: 永川区委政法委 邮编:402160
办公地点:重庆市永川区人民大道191号
联系电话:49807872
刘义全(区委常委、区委政法委书记)
高良先(区委政法委常务副书记、区综治办主任):13657608001
张道国(区委政法委副书记、610办主任)
张 鹏(区综治办副主任)
国家安全工作科:副科长:李化龙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11-06-18: 永川区
区委书记: 胡际全
区长:   蒋又一
人大主任: 陈友鹏
政协主席: 肖坤华
政法委书记: 梅永康
政法委副书记(“610”头目):高良先 13657608001
政法委副书记(综治办主任): 蔡勇
公安局一科:邓光其(科长),13996005251 周树军,黄辉树
胜利路办事处
主任: 王寒峰
书记: 张应全
其他主要领导:张前体,陈康贤,谷扎兰,李远春,梁泽华,张洪财,周强,钟林,吴至雍
综治办主任: 罗明全13883780718 49866434(办)
萱花派出所所长: 郭辉
邮编: 402160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4, 8:04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