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10-16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上海 >> 松江区女子监狱(上海女子监狱) >> 尤秀云(遊秀云,游秀云), 女, 58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上海市徐汇区龙水南路三村89号104室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06-06-12
家庭成员: 兄弟姐妹/伯父母: 尤秀英 尤秀云(遊秀云,游秀云)
交叉列在: 上海 > 徐汇区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1-06-21: 上海徐汇区法轮功学员尤秀云受到电话骚扰
上海徐汇区法轮功学员尤秀云,接到居委会有关人员的电话,尤秀云劝说不要再打电话过来,打电话的人说:没办法,是上面的指令,而且要求每天必须打电话。事后尤秀云碰到居委主任反映情况,主任也说没办法,上面的要求。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6/21/二零二一年六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427235.html

2010-11-04: 上海世博会半年 中共加剧迫害法轮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4/231928.html

2009-09-26: 上海徐汇区公安局欲非法起诉李耀华、张轶博等
2009年6月4日,上海市徐汇区大法弟子张勤、李耀华、张轶博、卢玉芝、叶颖,被绑架关押,至今已三个多月,目前仍被非法关在徐汇区看守所,参与绑架的人员有徐汇分局“六一零”及国保、徐汇区田林新村派出所、卢湾区瑞金二路派出所。
2008年10月21日,对于刘鹏、郑燕、张许枚等人为自己的辩护,公诉人徐震辉竟然威胁说,态度不好,加重处罚。 刘鹏已被非法判刑五年,现被劫持在上海市提篮桥监狱迫害。
2007年3月 对六名大法弟子非法集体宣判:非法判柏根娣四年半、周立成六年、尤秀云六年半、王桂芳三年半、周琴和袁秀芳两年缓刑两年。
2005年6月王屹仡被非法判刑三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9/26/209023.html

2007-04-19: 上海大法弟子柏根娣、周立成、尤秀云等六人被非法判重刑
2007年3月底,上海市徐汇区伪法院对六名大法弟子非法集体宣判:非法判柏根娣四年半、周立成六年、尤秀云六年半、王桂芳三年半、周琴和袁秀芳两年缓刑两年。

这6名大法弟子是在2006年5月底上海六国峰会期间被绑架的。之前已经遭到长期跟踪、监视和电话监听。徐汇区公、检、法和上海市610和国保为了搜罗所谓证据、编造证词,把开庭日期一拖再拖。到3月24日第一次开庭为止,这6名大法弟子已被非法关押在徐汇区看守所10个多月。上海610对外界严密封锁他们关押期间的情况。

据知情人士说,柏根娣在徐汇区看守所被严重迫害。不让家属在开庭时发现大法弟子受迫害的情况,是上海610拖延开庭日期的另一重要原因。而与此同时,从2007年1月起,当局就多次释放出某月某日将非法开庭审判柏根娣的假消息,妄图分散上海大法弟子的注意力,忽视真正开庭的时间。

3月23开庭时,对这6名大法弟子非法指控的主要证据是在尤秀云住所抄到的还未发出的写给上海市政府部门工作人员劝其不要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劝善信近500封,以及在周立成家中抄到的《九评共产党》书籍等。检察官宣读的证人证词中,充斥着6个人中某人说另一人做了某事之类的话,但6名大法弟子在当庭一致否认自己曾说过这样的证词。这表明当局为了实施迫害伪造了证词。

大法弟子周立成、柏根娣、尤秀云等4人在出庭时没有穿看守所的囚衣,被戴着手铐。他们虽然形容消瘦,义正词严地为自己做了无罪辩护,表示大法弟子讲真相的行为是救度世人的大善之举,对大法弟子的指控完全是非法的。他们还正告在场的公检法、610、国保国安人员:为自己生命的未来着想,停止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周立成在大声说“法轮大法好”时被强制拉出法庭。

上海市610和国安对此次开庭极为心虚,法庭内除了少数家属外,全是公安局、国安、国保的人。法院外面的街道上也遍布便衣警察。同一天上海全市的大法弟子都不同程度地受到了监视居住或跟踪。

大法弟子的正义之言使法官心虚不敢当庭宣判,草草休庭。在几天后再次开庭,没有通知任何家属,也不让律师通知家属出庭。在开庭后10天,这6名大法弟子陆续收到了法院的判决书。但许多家属都没有收到判决书。柏根娣在收到判决后要求见自己的辩护律师温海波,但在北京的温律师因为几次为大法弟子作无罪辩护而受到当局严密监控,无法到上海见柏根娣。目前已知柏根娣已提出上诉。

这6名大法弟子中有多人曾多次遭到上海610的迫害。柏根娣,女,52岁,原在石油系统工作,家住徐汇区上海交通大学附近的虹桥街道乐山新村。她是上海市第一个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1999年10月上海610非法劳教柏根娣2年,藉口是因为她在镇压后曾到上海市体育馆外炼功,实际上是因为她的正念正行对当时交通大学炼功点上的弟子影响很大。

柏根娣在上海市女子劳教所受到了上背铐、强制超额劳动、吃“囚菜”、不许和家人会见、通信等等迫害,但她一直坚持修炼,并在一切场合抵制迫害。这让那里的人员从她身上见到了大法的庄严,很多认识她的人包括管教都很佩服。2002年2月,在堂堂正正闯出劳教所后才3个月的柏根娣再次被绑架抄家,又一次被非法劳教3年。原因是上海610不肯放过她,要迫害她树典型。

2005年2月,柏根娣再一次堂堂正正地闯出劳教所。4个月后的6月份,她再次被绑架抄家,关押在徐汇区看守所。恶警举着在她家搜到的《九评》光盘威胁她说:“一张《九评》就可以判4年,你家里抄到这么多,我可以让你一辈子呆在牢里不出来。”柏根娣抵制迫害绝水绝食10天,期间一度生命垂危。一个月后,她再次闯出看守所。

此后,当地派出所持续派人在她住所附近监视她和拜访她的人,当她外出时就一直跟踪她。电话监听更是没有停过。上海610以此卑鄙手段来掌握上海地区大法弟子的情况。柏根娣一直本着善念对这些盯梢的人和上门来谈话的警察、居委会人员讲真相。2006年初,柏根娣为了摆脱骚扰,流离失所。但是上海市610还是没有放过她,5月份把她绑架后,妄图以在尤秀云家抄到的500封信为证据,以“胁迫”他人写劝善信的名义非法审判她。

尤秀云,女58岁,家住龙水南路三村89号104室。尤秀云修炼前曾患肠癌,修炼后身体很快恢复健康。亲朋好友都因此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与美好。在1999年迫害开始以后,尤秀云十分坚定。2002年被非法劳教前,上海市610找她谈话说,因为她的癌症病史,她只要答应写一份不再炼功的保证就可以立即回家。尤秀云坚决不配合。在她被劳教期间,她的丈夫因为受不了打击患脑溢血去世。劳教所人员还企图让她女儿写信说,如果她不放弃修炼,女儿就与她断绝母女关系。实际上,劳教所确实采用这种方法摧毁了一些弟子的意志:当他们骗到这样亲属写去的信件时,就当众反复读信,让这些弟子觉的家里人都已经不管他们了。但尤秀云的女儿拒绝了这种无理要求,此后劳教所就不再接听她打去的询问母亲情况的电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19/153056.html

2007-03-27: 上海徐汇区非法开庭审判大法弟子暂无结果,请紧急营救同修
2007年3月23日,邪恶在上海徐汇区法庭非法秘密审判上海大法弟子柏根娣。开庭当日,邪恶因害怕大法弟子发正念,安排了大量的政法部门人员,公安,610办公室,街道居委会人员等出庭,只有少量家属被允许出席审判。

上海大法弟子柏根娣及尤秀云,王桂芳,老年男大法弟子周某某和他的女儿周琴同时出庭被非法审判,男大法弟子周某某一出庭就大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邪恶当庭读非法的起诉书时,念到“利用×教组织”时,大法弟子周某某当即否定邪恶的诽谤。

同时大法弟子柏根娣当庭一一驳斥邪恶的所谓起诉,否定非法的迫害。中共恶徒因害怕大法弟子的正义之声,草草结束了非法的审判,并未当庭宣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27/151665.html

2007-01-30: 上海大法弟子尤秀云的姐姐被非法拘禁
上海大法弟子尤秀云被非法迫害后,具体情况曾在网上曝光,后其姐姐尤秀英(也是大法弟子)到拘留所去,要求释放妹妹,邪恶不但不放人还非法拘禁她,最近被非法判刑一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30/147934.html

2006-10-12: 被上海伪法院非法判刑迫害的大法弟子
上海伪法院从二零零零年开始对法轮功学员進行非法判刑,据不完全统计,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判刑入狱的女学员就有一百多人,她们很多人因身体不好走入法轮功的,通过修炼她们身心健康,糖尿病、高血压、心脏病不翼而飞,政府非法取缔法轮功大家本着善意向政府、向市民讲真相、救众生是对社会负责的表现,上海虽然是国际大都市,有的七、八十岁在松江女子监狱被非法关押。

据不完全统计:她们是王烨、沈志芳、刘成英、刘文英、邓爱云、蒋岷、李洪珍、李锋、蔺莹、张福妹、郭廉亲、项健、石义玲、吴小锋、宋翠娥、陈惠群、熊玲、宋金花、林宝珍、顾丰英、郭颂红、顾宝群、戴志颖、鲍学珍、鲍文珍、廖丹凤、黄英、邵美仙、蒋丽英、奚蛟、顾继红、黄志萍、张秀英、李慧玲、瞿玲娟、袁肖兰、王雪飞、汪菊芳、陈月秀、张毅、董健、陈慧晶、吴顺芳、邓嵘、傅美云、高琴妹、高林娣、杨曼玉、刘静、尤秀云、曹倍琴、韩春燕、张彩萍、吴福英、李玲琳、钱倍珍、李丹、陆晶、张元幸、须莉敏、胡钟天、刘贵珍、李丽茅、李上芬、黄品芳、孙竹英、秦凤仙、黄洁、杨洁、金闻鸣、袁毓敏、戴珍雪、张秋莎、殷桂花、王亿屹、张迎春、苏玲芝、陈洪珍、葛文新、张燕、刘雪英、姚五妹、沈溢之、汪霖、潘德庆、王银玲、贺美云、戴子珍、胡富珍、章迎枝、张迎春、夏海珍、张筱英、王宝坤、余佩英、许凤宝、许美晋、张春燕、樊咏、陈毓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0/12/139959.html

2006-07-15: 上海浦东大法弟子季金花又被绑架到洗脑班受迫害
上海浦东大法弟子季金花于2006年5月22日做大法资料时被她的丈夫举报后遭恶警抓走,关押在浦东看守所。放出后又被丈夫送入洗脑班。同时被抓的有游秀云,曾阿姨,柏根娣,杨洁等十几位大法弟子。除杨洁已正念闯出外,其馀学员下落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15/133046.html

2006-07-06: 上海浦东的大法弟子纪金花、遊秀云被迫害
浦东的大法弟子纪金花,在做大法资料时,被她的丈夫看见,她的丈夫报警叫恶警上门来将她抓走。恶人又通过其手机中的通讯录,牵连大法弟子遊秀云,目前,她们二人可能被非法关押在浦东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6/132313.html

2006-06-13: 2006年5月24日下午4时,徐汇区大法弟子尤秀云在龙水南路的家中被绑架,家被抄。实施绑架的恶警为徐汇区公安分局的王卫星及龙华派出所的徐志华,龙华派出所所长俞伟国也参与了迫害。

5月23日,一不明身份男子敲开了尤秀云的家门,声称是看房子,其实是便衣来打探情况。据悉,他们注意尤秀云家好几天了,但未引起尤秀云的重视,现在造成惨重损失,具体被绑架几人尚无准确消息。但上海大法弟子柏根娣在此前失踪,据说因她乘坐的小卧车车号被跟踪盯梢所致。

尤秀云得法之前患肠癌已被医院判了死刑,幸得大法救度,所有疾病一扫而光,换了一个人。自此尤秀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坚持讲真相。2002年,在女儿准备婚事之际,被邪恶迫害判刑三年,致使女儿的婚事被耽搁。在狱中,由于尤秀云坚持大法修炼,遭到残酷迫害,致使旧病复发,身心受到严重伤害。恶警还多次到尤秀云家中抄家,恐吓她不修炼的丈夫。在邪恶的刁难恐吓下,尤秀云的丈夫长期处于担惊受怕和严重的焦虑情绪之中,就在为尤秀云办理保外就医手续的路上,从自行车上跌倒,脑溢血死亡,整个家庭笼罩着愁云惨雾。2005年尤秀云回到家中。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13/130331.html

2006-06-12: 上海大法弟子尤秀云遭迫害的经历
上海大法弟子尤秀云因修炼大法而疾病痊愈。99年迫害开始后,尤秀云因坚持信仰几次被非法关押,于2003年被非法劳教三年,其间丈夫因不堪精神压力而去世。尤秀云2005年5月6日出狱后,5月24日下午4点再次被恶警绑架。

尤秀云,家住龙水南路三村89号104室。今年58岁,曾身患多种疾病,长期医治不愈。97年底不幸又患上癌症。虽经名医手术治疗、化疗,服西药治疗、中药调理,加之各种有关保健药保养,均无效果。在无法治愈的情况下,病情趋重,病痛折磨得人整日吃不下饭、睡不好觉,精神几乎崩溃。

1999年 4月下旬,尤秀云有幸走進法轮功炼功场,炼功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身上所有的病痛都消失了,多年的疾病和绝症不治而愈。从此吃得下,睡得香,面色红润,步履轻松,身体康健,身心愉快,就像换了个人一样。患病的丈夫也从内心感到神奇。同事、邻居也惊叹法轮功的功效。从此一个绝望的家庭有了新生。丈夫受益不浅,病情得以稳定,也增加了治病的信心。

可是好景不长,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开始疯狂镇压法轮功,不许人们修心向善,使许多炼功人不能理解,尤秀云以自己的亲身体会,本着善念進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却被上海市龙华地区有关公安人员押回上海,拘留30天。从此本地龙华派出所、街道、里弄就不断有人上门,阻止她炼功,强制她放弃信仰。因尤秀云不愿放弃真善忍的信仰和炼功,曾遭到几次非法抄家和拘留,被非法关進所谓的“法制学习班”洗脑。平时电话骚扰,派人在家门口监视,上街购物也跟踪,甚至走亲访友也同去同来等等等等,完全失去了一个中国公民应有的人身自由,严重的破坏了一个正常家庭的安宁和日常生活。

2003年5月7日,恶警上门抄家、抓人,尤秀云在徐汇看守所被关押的九个月里,人被折磨到体重70斤左右,骨瘦如柴。在秘密开庭时,女儿大哭一场,丈夫见后病情急剧加重,后尤秀云被非法判了三年。在松江泗泾女子劳教所里,她被长期单独严管,连大小便都没有自由。恶警以洗脑对她精神上進行打击,以非法超强劳动伤害她的身体,以吸毒犯包夹,進行人身侵犯,使得尤秀云身心受到残酷迫害。

更可恶的是,2004年3月泗泾女子劳教所发信给尤秀云的丈夫,信中谎称尤秀云乳房有肿块,以此威胁家属,让他们做尤秀云的洗脑工作,放弃炼功,就可以保释。丈夫不知其中有诈,信以为真,心急如焚,拖着有病的身体,到原来做手术的肿瘤医院找医生要病史,找派出所、街道等有关部门联系,又急又累,四处奔走。终于在4月2日晚突发脑溢血,送往瑞金医院抢救,昏迷不醒,于4月4日午后去世,终年 54岁。这起谎言欺诈事件,直接害死了尤秀云的丈夫,搞的她家破人亡,给女儿心灵留下了严重的创伤。恶人企图利用此事给尤秀云制造心理压力,却使她更坚定真善忍的信仰。这种邪恶的迫害正暴露了以谎言欺骗起家的中共邪党的丑陋心理,和其危害社会和家庭的真正邪恶本质。

尤秀云2005年5月6日出狱后,仍受到本地区公安、街道、里委的监视,甚至派人在门口看守,根本失去一个正常公民应有的人身权利,这种行为是严重违法中国法律的。2006年5月 24日下午4点,以龙华派出所民警徐志华,徐汇分局恶警王卫星为首的数人又一次闯入尤秀云家中,非法抄家、抓人,现尤秀云被非法拘留在龙吴路389弄15 号的徐汇看守所。

在营救同修的过程中,我们发现虽然上海地区迫害的大法弟子具体案例有许多被曝光了,但还有许多没能及时揭露出来,这也是造成邪恶得以继续反覆迫害大法弟子的一个主要原因。所以,提醒和建议上海地区的同修及时向明慧投稿,揭露邪恶对自己和周围同修的迫害事实,这是制止迫害清除邪恶的一个有效方法。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12/130244.html

松江区女子监狱(上海女子监狱)联系资料(区号: 21)

2020-10-15: 迫害单位信息:
顾路派出所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曹路镇金钻路855号
电话:02150614567*70753
电话:02158631132 02122044785
邮编:201209
参与迫害警察:倪庆军
所长:方仁华(警号010878)13386288171
教导员:秦连福(警号057702)
副所长:张宏德(警号012758)
副所长:尹春浩(警号011963)
治安窗口警察:杨春建(警号:014380)
监督电话:58631076
其他警察:周道和 顾海峰 张庆华 王荣 唐英杰 金超 顾伟 刘钧 钱杰 阎菲 蔡鸿 曹志斌 钱建军
郑伟光 顾祥龙 黄长江 马智杰 武登舰 高新绪 黄德明 沈俊强 刘建春 徐磊 杜嘉宾 尹俊煜 茅双华 程玮 陆孝贤 刘建春 余雪 张吉 陈明 虞斌 季达维 刘景元 曾铮 孙宇 王志华 詹郑莹 杨海英 葛晓红

2020-08-23:
上海市嘉定区安亭镇派出所 地址:上海市嘉定区安亭镇墨玉北路211号 邮编:201805
安亭派出所联系电话:021-39502110 021-39503839
王警察:17821090971 仇警察:17821891637
郭警察:17821098056 王警察:17821098037
吴主任:13764413338 张职员:13816227244
2020-02-16: 上海市女子监狱
地址:上海市松江区泗泾镇张泾路1601号 或者 上海市601-410信箱
邮编:201601
电话:02157615998
传真:02157616779
监狱长(兼邪党党委书记):陈建华
副监狱长:李永芳(原提篮桥教育科科长) 李翠萍 邵菊敏

教育科:曹春花 乔科长 黄艳裔 史蕾(监狱退休返聘,专职回访)

三监区大队长:朱佳
三监区中队长:刘碧云
三监区部份负责法轮功工作的警察:茅颖 朱世慧 蔡梦娜 邱琳 吴凤珍 周雅 等

2018-11-04: 上海市女子监狱
地址:上海市松江区泗泾镇张泾路1601号 或者 上海市601-410信箱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21)

2007-04-19: 相关单位人员电话 :(上海区号021)
检察官 徐震辉 上海市徐汇区检察院公诉科 电话:64872222转2409分机
法官 陆文嘉 上海市徐汇区法院刑庭 64680966转2426分机
审判长彭涛 代理审判员 左静鸣 书记员 陈洁
以上几人曾多次非法起诉、审判徐汇大法弟子,包括王屹仡等,郭锦富等,尤秀云2002年被判劳教也是这些人起诉审判的。 其中陆文嘉可能已因为镇压法轮功卖力被提拔到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国保警察:王卫星,严志麟 徐汇公安分局 天钥桥路901号 64868911-37219、37214;此二人也因镇压法轮功卖力得到提拔。

上海市徐汇区看守所 地址:上海市徐汇区龙吴路398弄15号  邮编:200232  
电话号码:64868911所长俞伟国,警察徐志华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4, 8:04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