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10-16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山东 >> 德州市 >> 李秀娥, 女, 56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山东德州市德城区盐店口办事处陈庄
拘留时间: 2006年5月17日
有关恶人: 盐店口派出所恶警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6-05-18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3-01-01: 山东德州运河经济开发区恶警季佳军的恶行
......对大法学员李秀娥的迫害

二零零六年五月十五日,李秀娥给民众发有关法轮功被迫害的资料,被俩个恶警绑架到德城区铁西派出所。恶人们把她铐在暖气上一宿。第二天,被北运河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季佳军和王姓指导员及办事处的人绑架到运河公安分局。天黑后又把她非法关进了看守所关押一个月,其间向李秀娥的家人勒索了二万元钱。恶警李景增(现运河经济开发区公安分局局长)说,一年以内不出事,二万元再退给李秀娥。结果至今一分钱也没退。

五个月后的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五日上午,季佳军等三恶警又来,先把她骗到运河经济开发区公安分局盐店口派出所,随即就把她关进了济南女子劳教所一所,非法劳教一年半。

在劳教所里,恶警黑天白天不让李秀娥睡觉,时间长达两个多月。她被犹大看着,罚她整天坐小板凳,不许动,坐的臀部都烂了。他们还逼着她写不修炼的所谓“保证书”、骂大法师父、写月小结等。李秀娥拒绝非法要求,被恶人们罚连蹲四天四夜,不许站起来。恶警队长孙娟、副队长孙陪丽、还有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张洪芬、耿笑梅等,指使犹大们每月逼李秀娥写所谓月小结。李秀娥不写,耿笑梅叫犹大拽着她的手写。十一月二十八日到十二月五日,她被逼整整连着蹲了九天,不许站起来,两天两宿不让上厕所。她憋的难受,蹲的实在蹲不了了,就在原地活动活动,恶徒们就拽着她的头发打她,踢她。为了减少上厕所,李秀娥只好饿着尽量不吃饭。遭受中共不法人员的残酷折磨,李秀娥的身心遭受到巨大伤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山东德州运河经济开发区恶警季佳军的恶行-267268.html

2012-10-15: 李秀娥,女,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李秀娥进京证实大法,被北京便衣警察绑架到丰台体育馆,在太阳下暴晒。第二天早拉到滨州公安局,(这里关押了很多学员)给她们录像。后由德州公安拉回到南陈庄大队关押三天,又绑架到邪党党校洗脑一天,逼迫写保证书,二十三日当地警察抄了家,抢走大法书籍等。大约十一月份,被绑架到德州于官屯派出所洗脑班,关押三天,逼迫写保证书,放弃信仰,勒索二百元钱放回。

二零零零年正月初六,李秀娥再次上天安门为大法鸣冤,被便衣抓到德州驻京办押回,关进德州看守所,二十九天后,勒索家人五千元放回。正月初八,德城区公安分局恶警张宗明、刘大伟和于官屯派出所警长抄了家,抢走大法书、录像带等。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再次上天安门为大法鸣冤,被四、五个劫持在天门附近临时搭建专门关押学员的活动房里。特训武警脚穿大皮鞋连踢三脚,踢在头部、脸上,火辣辣的。后被绑架到北京郊区八角派出所,一恶警问是炼法轮功的吗?她不配合,被特警连踢六七脚,被折腾了一宿,天亮时,被恶警脱下棉袄冻着,一恶警一脚把她踢跪下,倒在地上。下午又被关押在驻京办。

二零零一年一月一日,李秀娥又被德州陈庄乡恶警王泽强,陈公堤口书记等人绑架到于官屯派出所,和法轮功学员林平背靠背,一只手伸在铁笼子的外边铐在一起,不能动。在铁笼子里导致休克,三个警察把她拖到床上,叫来了车拉到德州市立医院,到了下午趁恶警们吃饭的功夫,她正念走脱。当天半夜,于官屯派出所和公安分局二十来人把她家包围了(李秀娥不在家)。从此被逼无奈,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从北京回来,恶警王泽强勒索家人一千五百元钱。

二零零六年五月十五日,散发资料时,被俩个恶警绑架到德城区铁西派出所,恶人们把她铐在暖气上一宿。第二天,德城区运河派出所恶警季建军和王指导员和办事处的人绑架到运河公安分局,黑天送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勒索家人二万元钱。当时,恶警李景增说,一年以内不出事,2万元再退给李秀娥。结果一分钱也没退。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五日上午,运河公安分局季建军等三个恶警开车从大队回来,把她骗到德城区盐店口派出所后,直接把李秀娥送到济南女子第一所,非法劳教一年半。在劳教所里,黑天白天不让睡觉两个多月,由犹大看着,整天坐小板凳,不许动,坐的屁股都烂了,还逼着叫写不修炼的保证书,骂大法师父,写月小结等。李不配合,被恶人们逼着连蹲四天四夜,不许站起来。恶警队长孙娟、副队长孙陪丽、还有恶警张洪芬、耿笑梅等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指使犹大们每月逼写月小结。李秀娥不写,耿笑梅叫犹大拽着她的手写:不练邪教。十一月二十八日到十二月五日,逼迫整整连着蹲了九天,不许站起来,两天两宿不让上厕所。解手憋的难受,蹲的累了,在原地活动活动,恶人们拽着头发打,用脚踢、踏。为了减少解手上厕所,李秀娥只好饿着不吃饭,实在憋的不行了,上厕所必须打报告。济南第一女子劳教所最邪恶的是:一大队正队长孙娟,副队长孙陪丽、张洪芬。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0/15/山东德州法轮功学员遭迫害部份案例-264064.html

2008-10-30: 济南第一女子劳教所孙娟等恶警的恶行
山东省济南第一女子劳教所一大队,是迫害法轮大法弟子的黑窝,大队长孙娟、副大队长孙维丽(音)、耿小梅,以及恶警张洪芬 、杨小林等都积极参与迫害,用各种残酷的手段折磨大法弟子。

临沂大法弟子何冒芬,六十三岁,零六年四月被非法转入劳教所,因一直不“转化”,两年多来一直承受恶警的非人迫害。恶警强迫让她打棉子(一种晴纶棉),在被迫害的第三次晕倒时,把脚脖子摔断了,骨头支出脚面,肿的很粗,又青又黑,被拉到武警医院去看,大夫说得卧床一百天,不能动。

回来后,恶警张洪芬(三十多岁)指使章丘的邪悟者潘爱华不让她坐在床上,一直让她下地走、活动,不让休息,折磨她。由于她拒不“转化”,潘把她按倒,用毛巾捂她的嘴,她喊叫。恶警张洪芬进去后说:“看我的。” 张洪芬拿起毛巾更用力的捂何冒芬的嘴。何冒芬更用力的挣扎、蹬腿。恶大队长孙娟也跟了进去。后来,恶人看何冒芬真的不行了,才松开手。在师父的保护下,何冒芬吐了几口血,慢慢的苏醒过来,一年多不能下床。今年三月,恶警又强迫她上车间劳动,她的腿不能正常走,上楼梯时,两个手拉住楼梯上的栏杆,一瘸一瘸的往上挪。恶人对外说是上厕所摔的。

还有一个姓李的大法弟子,不知哪里人,三十多岁,个不高,八十多斤,经常遭恶警毒打,关小号。零七年十月,在车间劳动时,恶警张洪芬把她拽到车间后面的仓库,进行毒打,恶大队长孙娟也去当帮凶。两个多小时后,李大法弟子被拖出来,躺在那很长时间不会动,后来被关在小屋里,一直关小号。今年三月被迫害死。

大法弟子李秀娥,恶人为了让她“转化”,经常几天几夜不让她睡觉,让她蹲着。恶警张洪芬、耿小梅(三十多岁,老家德州)、杨小林指使邪悟的杨金凤(济南)、王海芝(临沂)、潘爱华(章丘)白天、晚上的看着她,不让睡觉。尤其在每个月写月小节时,都是遭受迫害严重之时。但迫害者表面很邪恶,实质很心虚,都是不敢见人的。晚上在晾衣房迫害,早晨起床时,把她转到队长的厕所里,白天在队长的值班休息室,不让睡觉,轮番来熬她,不让上厕所,不能上厕所,也无法吃饭、喝水,一直让蹲着,蹲的腿、脚都肿了。零七年六月底,蹲了四天四夜,后又蹲了五天五夜。她坚定说把恶警恶行曝光,恶大队长孙娟拽她头发,让她蹲着,让邪悟者打她,一直折磨了八、九天。

济南的胡春梅,迫于压力,写了“转化书”,心里很后悔,后来在墙上写了血书,表明不愿放弃修炼,恶大队长孙娟领着一大帮恶警,把她拉出去毒打,直打的她不说了。但胡春梅心里仍放不下大法,老是反反复复,精神压力很大,后被送进精神病院。零七年十月以后,被送走,恶人说是送回家,不知确切消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0/30/188857.html

2008-03-24: 揭露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幕
在中共司法部编写的《入所教育》中,堂而皇之的说劳教人员有义务也有权利:其中之一就是警察不许打骂,不准体罚,她们不受人格的侮辱,强制劳动也应有足够的睡眠与健身娱乐活动等等。然而中共的恶警全都知道,那不过是用来骗外人的花招。

我们的亲身经历是:走進劳教所就感觉被绑票了一样,除了横行无理的警察之外还有一两个包夹打手,像掉進了魔窟一般,其中一个包夹与警察配合遇洗脑,灌输歪理邪说,逼迫转化,如达不到预期目地,警察会亲自动手打人。例如:孙娟大队长穿皮鞋踢老年大法学员裸露的小腿,当质问其:“不是不打人吗?”她的回答很无赖:“这是打你吗?这是教育你!”她经常恬不知耻的在广廷大众面前说:“我们经常熊你、骂你甚至打你,为甚么我们在大街上或遇到其它大队的人不这样对待呢?因为我们是爱你的。”这种歪理邪说真是禽兽不如。炼法轮功的大部份是抱着祛病健身修身养性的中老年人,警察面对这些长她们父母十几岁的体弱多病的老太太,张口就骂、抬手就打、污辱人格,这就是“春风化雨,教育感化”吗?副大队长孙群丽专管教育转化,那种横行霸道、蛮不讲理,那种气急败坏、气焰嚣张,以前闻所未闻。仅举一例说明:一位年过六旬的法轮功学员,因没有达到她预期的“转化”,孙火冒三丈,用脚踢起凳子,砸在对方腿上,用手指用力戳老年人的前胸,直到她自己打累了为止。打的这位年老体弱的老太太左肩、前胸青紫一片,腿部受伤。

如果预期不转化,从一个包夹增加到两个,一般都是身强力壮、心狠手毒,能打会骂的泼妇、社会渣滓。这些打手包夹具体负责执行迫害任务,如晚上不许睡觉、不准大小便等等的体罚。有位年近六旬的文盲学员李秀娥,因为她的月小结写的不符合队长的要求,班长把她交给队长,有时关禁闭一个星期、两个星期、一个月不等,关在阴凉潮湿的晾衣房、洗澡间、队长的厕所里,晚上有值夜班的打手折腾折磨她,踩头发罚跪在潮湿的水泥地上拳打脚踢,不准大小便。还有是在警察值班室,由队长亲自折腾,其中又一次连续四天四夜蹲在地上不许大小便,当然也不能吃喝了。

各种体罚、打人的事屡见不鲜:有一次星期天,突然从办公室方向传出“打人啦!”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接着传来“咣当”的闭门声。再接着传来恶警李玉队长在铁门处学的猫叫声想掩盖罪恶。再有时,我们年老的人心事重重,夜不能寐时,从另外房间或楼下传来惨痛的喊冤声,一声声刺人心肺……这些纍纍罪行都是我们亲眼所见,亲耳所闻,掩盖不住,欺瞒不了。这就是劳教所的教育感化挽救吗?在这里我们反覆学习了邪教的六大特徵,邪教的邪恶本质,邪教搞精神桎梏,邪教搞精神封锁,到底是谁在搞邪教那一套?事实胜于雄辩,中共是地地道道的邪教。

再看看劳教所的劳动改造跟监狱有甚么两样:作息时间:早5:30起床,5:30~7:30洗刷(5分钟),整理内务,打扫卫生(为了各队岔开吃饭时间,每月轮换一次6:00~8:00)但一队孙娟、耿筱梅改为5:30到7: 00打扫卫生,7:00~8:00提前一小时出工,7:30~8:00(早饭),8:00~11:30(车间劳动),11:30~12:00(午饭), 12:00~5:30(车间劳动),5:30~6:00(晚饭),6:00~9:30(车间劳动),9:30~11:00~12:30甚至凌晨1: 00~3:00(有时加班,但较少)。劳教人员一天劳动睡眠多少时间,你们自己算的很清楚,用孙娟、耿筱梅的话说:“我们都是大学本科生,不傻很聪明。” 警察三班倒,煎熬老年人“歇马不歇人”敲骨吸髓式的奴役劳动,九栋高档宿舍楼同时拔地而起。孙娟口口声声地说:“我们不在乎挣的钱多,我就喜欢这份工作” 奴役、体罚、辱骂、殴打……“与人斗其乐无穷”这本是中共邪党的本性,不奇怪的。

一天15~16个小时的强体力劳动,睡眠严重不足,稍有不谨,就招来孙娟、耿筱梅、杨晓琳、李玉、梁巧玲等恶警,泼妇骂大街式的辱骂、呵斥、推推搡搡。同时还培养了两个当打手的“狱霸”张亚芹(邪悟者)、金玉花(普教人员),每天给下达的功效,简直令人窒息。大部份人完不成,有时全员完不成,一是罚分(5~20分不等)接着是劈头盖脸的辱骂:“下贱、下三滥、可耻、完不成功效就是品质恶劣、人过留名雁过留声、不要脸了你还是人吗?……”这是孙耿骂人的常用语。一面是喘不过气来的高强度奴役劳动,另一面是不绝于耳的训斥辱骂声,天天如此,度日如年。孙、耿亲手培养的“狱霸”张亚芹也毫不示弱,霸道横行不可一世,谁要是斗胆跟她顶一句嘴,那就跟队长顶嘴一样,孙、耿立即扑过来,轻则训斥,大会小会的批。

有时警察忙,顾不得吵、骂,整个车间充斥着质检员张亚芹、金玉花的吵骂、训斥声,乌烟瘴气,干活都没有情绪。车间管生产的队长耿筱梅、孙娟、李玉、杨晓琳、梁巧玲等在她们身上,我们深深体验到“毒狠”这两字的含义。

“出的是牛马力,吃的是猪狗食”,这是劳教人员在背地里常说的一句话(其实现在的猪狗也不吃劳教所、看守所做的饭)。一年四季大部份时间是水煮白菜、萝卜,每天睡5个小时左右的觉,这样的劳动强度吃这种饭食,对一些年老体弱的中老年来说那就是过鬼门关:腿脚浮肿,手关节发炎增生,老年人一天戴十几个小时的老花镜,两眼视物不佳,睁不开,晚上抽筋、麻木,疲惫的挺不住,撑不了。而且恶警充份利用社会渣滓如:诈骗、贼偷、卖淫女、容留、贩黄、造假证、传销、打架斗殴等等社会流氓,当包夹、打手折磨中老年法轮功学员,它们黑白颠倒、造谣中伤、强奸民意、打罚辱骂,无所不用其极,集古今中外邪恶狠毒之大全,疯狂迫害修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

下面再看一看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是怎么造假的,虽然只是点点滴滴也能折射出假丑的真面目:为了争创“全国现代化文明劳教所”,干警们真的是费尽心思的造假材料。那段时间忙的是昏头转脑,老是逼迫劳教人员签字画押造的劳保用品发放册,图书借阅手册子就有好多本,先是夜班江桂莲(邪悟者)造假,江解教后潘爱华(邪悟者)又接着造。当有人提出我们每天劳动改造十几个小时,哪有时间看书,我们也没书看那,潘爱华嚣张地说:“你签也得签,不签也得签。”

所谓发放劳保用品,从2007年4月才每人发一包卫生纸和半条肥皂(或一袋洗衣粉)发一个口罩,戴三年两年一年,但假造的劳保用品发放册子却有无数本,让我们签字画押,好像有凭有据,真的一样。这种靠造假材料创出来的“现代化文明”,使够现代的,可文明吗?为了掩人耳目,还搞了甚么发泄室、娱乐室、阅览室、工艺美术室、心理谘询室等等,供外来检查参观者遊览,让外人感到省女一所简直就是“人间天堂”,劳教人员过的很充实,很舒适。你们谁敢说句实话,这些摆设是让劳教人员享用的吗?掩耳盗铃的做秀勾当令人作呕!有一个歌中唱道“金盃银盃不如老百姓的口碑,金奖银奖不如老百姓的夸奖”。女一所为争创“全国现代化文明”把我们却折腾的够呛:今天造假册,明天搞卫生,爬上爬下,边干边挨骂。劳教所被关押被绑架的大部份是中老年法轮功修炼者,特别是一二大队占70%~80%。长者年近7旬,不乏体弱多病者,这些都是恶警重点迫害对像。

劳教所与中国的盖世太保非法组织“六一零”狼狈为奸,互相勾结,迫害奴役法轮功人员,在劳教所里法轮功学员判的教期最长:三年,二年半,一年九个月,一年半不等,而那些普教人员(卖淫、容留、诈骗、造假证、偷盗、贩黄等)却判得很轻,一年,一年三个月,一年半,很大一部份充当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包夹、打手,不下到车间劳动。劳教所为了创造更多的劳动效益,与“六一零”、公安互相勾结,源源不断往劳教所输送奴役劳动力。据说地方“六一零”每输送一个法轮功劳动力,劳教所就给予地方“六一零”三千元人民币报酬,其险恶用心可见一斑。

心狠手辣的社会渣滓是恶警手中的大手,让这些坏人明盯或暗盯,一人盯一个或几人盯一个法轮功学员,不让说,不让看,只许玩命干活,一位年逾六旬的老太太在厕所因地面滑脚腕部摔成骨折,养伤期间被夜班潘爱华打骂,捂住老人的口鼻窒息。腿脚不好、一瘸一拐的逼其干车间劳动,上下楼很困难,心毒手辣人性丧尽。值夜班就是“职业打手”,罚谁它们就打谁。江桂莲曾逼老年法轮功学员李秀娥在潮湿的晾衣房趴跪在地上,抓其头发,让其脱掉鞋,说“把你师父的名字写在你脚底下”,邪恶至极。杨荆凤(济南人)为了讨好队长,多减教期,达到“转化”人的邪恶目的,对恶警感恩戴德大唱赞歌,却对法轮功学员恨之入骨,动手打人是常事,迫害法轮功既狠又毒,得到恶警的“重用”提前半年解教,等等都是恶警一手培养利用的得力助手、包夹。

对法轮功坚定者,常关小屋、禁闭、封锁、与外界隔绝,大小便等一切活动受限,晾衣房、洗澡间、队长厕所都是关押的场所,不许睡觉,不许大小便,罚站罚蹲等等体罚,甚至殴打,都是为了“转化”洗脑,脑袋里只能装它一党的东西,思想行动上一切盲从。这不都是邪教的特徵吗?在这里我们亲眼目睹,不容置疑。

恶警执法犯法,横行霸道,欺上瞒下,疯狂至极,这不是道听途说,使我们亲身感受,亲眼所见,我们要把这种假恶丑的肮脏行为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让世人明真相。

奉劝行恶者,善恶总有报,坏事做绝,不要不给自己留条后路,报应就在眼前,洪水雪灾、地震。天怒人怨,生死自己选择!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3/24/174931.html

2008-01-02: 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迫害案例
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俗称济南浆水泉劳教所)关押许多法轮功学员,她们都在那里遭受残酷迫害。现在就我所知,揭露如下:

1、德州的李秀娥在二零零七年三月、五月、六月各关一次禁闭室,六月份在禁闭室被非法关押十多天,洗刷、吃喝、大小便受到严格限制。

2、临沂地区沂南县蒲汪镇刘彦梅,四十多岁,再次被非法劳教三年。她抵制劳动,被负责产品质检的莒南县十字路镇的犹大张彦芹说她干的活还不够自己的饭钱。不法之徒向她施压,不干活不让吃饭,给她加任务。

3、临沂地区沂水县何茂芬,六十岁,被非法劳教三年,腿被迫害致伤。

4、韩艾美,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遭恶警指使的社会渣子的迫害。

5、零七年七月九号晚九点左右,从一大队恶警办公室传出声声惨叫,恶警耿筱梅、李玉从值班室走進办公室,惨叫声消失。

6、临沂地区蒙阴县垛庄镇西长明村张纪梅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一直遭严重的迫害,遭到关禁闭、不让家属接见等迫害。

7、蒙阴县蒙阴镇曹庄村王红精神不正常仍被非法劳教一年。

8、东营的卢丽华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遭恶警指使的社会渣子的毒打。恶人赵海霞、宋兆丽遭恶报,肚子痛了两三天,打针后才好。

9、泰安的张春香、苗丕华因喊“法轮大法好”被关禁闭两次,迫害了很长时间。

10、聊城地区冠县犹大王海芝经常举报法轮功学员,辱骂韩艾美:“你是卖淫的吗?”

11、曹县法轮功学员午继玲被迫害的精神不正常,经常打自己。

劳教所弄虚作假,逼迫法轮功学员定期写“借书和学习材料”的假借条,已表示学习和学习效果好,欺骗他们的上级主管部门;劳保用品不发也说发了;逼迫法轮功学员撒谎说吃肉、吃烧鸡,实际上整天吃没油水的冬瓜。

第一女子劳教所劳动强度大,逼迫法轮功学员每人每天做二十五-──二十六只玩具,小玩具做三十只以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169466.html

2006-11-21: 山东德州大法弟子李秀娥被非法送劳教迫害
11月16日,德州市德城区陈庄居民李秀娥(女,50多岁,大法弟子)在家被邪恶绑架后直接送劳教進行迫害。详情有待進一步查清。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21/142899.html

2006-05-19: 山东德州德城区大法弟子李秀娥被绑架
山东德州德城区大法弟子李秀娥,女,50多岁,德城区新华办事处陈庄人,5月16日凌晨发放真相材料时被恶警绑架,随即遭非法搜家。现被关押在德城区看守所,恶警不让家属探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19/128259.html

2006-05-18: 德州市陈庄大法弟子李秀娥被恶警绑架
山东德城区盐店口办事处陈庄居民李秀娥,56岁,于5月17日凌晨发真相资料时被盐店口派出所恶警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18/128148.html

德州市联系资料(区号: 534)

2021-10-10: 参与迫害山东省德州市法轮功学员徐世英的相关单位与责任人
1、公安局
德州市德城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队长张希坤(610成员:大队长)手机13853498626
张希坤的妻子叫叶会明,在山东德州市粮食局供销科或财务科工作,电话13583417620;其儿子叫张一飞,
家庭住址:德州市公安局德城区公安分局南宿舍文明小区 8号楼中单元五楼东户501室
刘大伟:德州市公安局德城区公安分局南宿舍文明小区8号楼西单元一楼西户102室 手机:13853495328(注:张希坤、刘大伟、段慧娟(女,原610成员:指导员,现已退休。)三人,死心塌地的跟随邪恶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已经二十多年了,现在仍在作恶。)
德州市德城区法院法官刘印江15253406366 05342311917
德城区法院法官白雪电话(05342311918),陪审员乔桂芹,书记员宋娜。
德州市德城区公安分局局长田正勇13053418855
2、检察院
德城区检察院检察院党组书记、院长戴志军18553445101
德城区检察院副检察长夏冰(2021年6月任)
3、法院
德城区法院党组书记、院长韩秀海(2016年12月任)
德城区法院党组副书记、副院长柴卫正13336261001
4、德城区司法局局长郭立海13969235375
5、政法委
德城区政法委书记李国星18905346088
副书记封晓丽13573465360

2021-09-13: (一)、山东省德州市齐河县

1、齐河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县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刘立文:手机;1760534579613805347796,办公室0534-5661669。 (男,汉族,1968年1月出生,山东宁津人)

2、齐河县检察院党委书记、检察长范树林:手机18553405888,办公室 0534-3012501

3、齐河县法院电话-05345321373,齐河县法院党委书记、院长张磊(1972年生,河南驻马店,2021年3月25日任)张军不再担任)。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4, 8:04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