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07-30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河北 >> 沧州 泊头市 >> 王水永(王水勇), 男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河北省泊头市西辛店乡南鲁屯村
有关恶人: 泊头市国安大队队长赵东升
个人近况: 2020年10月2日 迫害致死 (2006-05-13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6-05-13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王存霞
祖辈亲人: 王水永(王水勇)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1-04-09: 王水永的女儿被报复 清明节无法回家乡祭祀父母
据了解,2020年9月10日,河北省泊头市西辛店乡鲁屯法轮功学员王水永被乡政府人员骚扰迫害,10月2日,含冤去世。

她的女儿由于找乡政府陈立强为父亲的惨死讨公道,遭到陈立强的打击报复,被陈立强滥用职权上报,设为重点监视拦截人员,以法轮功学员家属闹访、缠访为由,致电给王水永女儿在京住所公安部门骚扰,调监视。

正月十五前,王水永女婿打电话要求陈立强立即对违法逼死岳父、打击报复妻子造成的后果给一个说法,陈立强说,立即尽量去申请弥补对王水永的死亡的过失,说过了正月十五就给回复,说他会马上申请解除对王水永女儿的非法监视。可是至今没回复,打电话不接。

清明节,王水永女儿因为被限制人身自由,无法进、出北京,所以没法回家乡祭祀父母。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4/9/二零二一年四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1)-423160.html

2021-01-23: 河北泊头市法轮功学员王水永含冤离世 他女儿遭到政法委、乡政府威胁骚扰
由于王水永被当地政府以对法轮功的“清零”迫害为由,骚扰恐吓后,2020年10月2日,含冤离世,女儿王存霞找参与者讨说法,并打算起诉残害死父亲王水永的参与者,遭到泊头市公安局、政法委打击报复,以法轮功数据库有王水永女儿信息为由,下令调查核实王水永女儿是否参与法轮功活动,是否信仰法轮功。

在2020年12月22日和2021年1月18日先后接到逼死王水永的乡政府书记陈立强以政法委领导下令要求处理王存霞的在泊头公安局的法轮功信息问题为由,骚扰、恐吓,让控告人王水永女儿配合承认炼过法轮功,现在不练了,或是写一份材料说明自己从来没炼过,他好赶紧去申请取消对控告人的监控,否则他们会启动对王水永女在京所管辖公安部门,和户口所在地公安部门,联合非法调查骚扰控告人。王水永女儿要求陈立强提供下令部门、及负责人和电话,并要出示法律依据,却遭威胁。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1/23/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418971.html

2020-10-12: 河北省泊头市西辛店乡鲁屯法轮功学员王水永在被迫害中离世
2020年9月10日,法轮功学员王水永被河北省泊头市西辛店乡政府陈副书记、吕副乡长、姓武的工作人员、及鲁屯村书记吴警民骚扰恐吓后,身心受到巨大伤害,每天寝食难安,突发心脏病于2020年10月2日夜间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0/12/二零二零年十月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413710.html

2020-10-02:河北泊头西辛店乡政府人员骚扰王水永
河北省泊头市西新店新乡政府陈副书记和吕洪亮等人,2020年09月10日到鲁官屯村,骚扰威胁65岁的王水永,造成他心脏病、心衰又犯了。

王水永老人因为修炼法轮功,多次被泊头市公安局、防范办、西辛店乡政府、派出所迫害、骚扰恐吓、监控,妻子于桂满于2018年5月13日含冤离世,终年58岁。王水永的身份证被泊头市非法扣押了18年。王水永2016年被非法关押迫害期间,他的女儿为他到处申冤,呼吁百姓为王水永说句公道话,多次遭到泊头市公安局、防范办、西辛店乡政府和派出所的打击报复骚扰、恐吓、非法监视居住。2018年正月初七,她的身份证被上了法轮功数据库,坐车进出站、进北京安检自动报警,不能正常工作出行!

以下是王水永女儿发给亲朋、及西辛店乡政府工作人员打算举报西辛店乡政府对王水永违法犯罪的事实内容。

2020年09月10日西辛店乡政府陈副书记(13832730386)和吕洪亮(手机号:18131707720)片区包管人员、和姓武(手机号:15630716871)的无工作职务、自己都不确定工作权限的人员再次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和文件依据的情况下,以执行任务的名义,胁迫西辛店乡鲁屯村村书记吴警民(手机13785765419)、王忠印(13716223069)、王水永的堂哥王宝印,将王水永叫到鲁屯村大队,逼问王水永:“各村的法轮功资料是不是你贴的?你最近都干什么去了?”逼迫王水永说放弃信仰,并威胁:如果不配合他们提供上级想要的口供说“不炼”绝不解除对王水永的身份证监控及人身自由的限制。并说这是上级的命令,但没告知是上级什么命令,哪个部门、哪个负责人的命令?并拒绝在《公职人员登门执行公务确认书》上签字。

王水永在泊头市医院出院结果上明确写着肺部纤维化,患有严重心衰、心脏病、冠心病,绝不能受任何惊吓与刺激,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西辛店乡政府、派出所的再次违法骚扰恐吓行为,给王水永身心造成严重伤害。王水永由于受到西辛店乡政府工作人员的非法恐吓逼迫后9月11日打电话告知女儿感觉浑身无力,心脏病、心衰感觉又犯了,告诉女儿想办法回家带他回家去医院检查一下身体。

王水永的女儿打电话向西辛店乡政府书李秋水书记反应陈、吕、武骚扰王水永的实际情况,李秋水明显的包庇、掩盖他们犯罪的事实。

王水永及女儿要求追究调查西辛店派出所、西辛店乡政府及上级部门对王水永迫害的事实,追究相关参与实施迫害人员的法律责任。并赔偿导致王水永家破人亡、身心受到巨大伤害的相应损失!

2017年西辛月店月派出所户籍警王广成(18931718767)副所长徐海滨(13333170336),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和文件依据的情况下以执行任务的名义非法侵入王水永的住宅,对王水永进行威胁恐吓,逼迫诱导王水永回答他们想要的非法录像内容,对王水永进行蓄意陷害,暴力取证目的用于非法监控限制王水永人身自由,怕他进京上访告状。由于被骚扰恐吓,王水永日夜寝食难安突发心脏病,心衰后身体衰弱,感冒感染严重“大白肺”,医生说生还的希望极小,住进泊头市医院重症监护室住院两个月才恢复出院,损失20来万元。

王水永住院期间需要用身份证办理医保报销,其身份证在1999年法轮功遭迫害时就被西辛店派出所、乡政府,非法扣押18年未归还,多次找西辛店派出所要也不给。由于家人向河北泊头市防范办举报西辛店派出所非法扣押王水永身份证18年的犯罪事实,西辛店乡政府才让当左乡长出面协调,给王水永补办了新身份证。

2018年2月王水永住院期间王水永女儿找到西辛店户籍警王广成要求重新办理身份证,或是帮忙开具一份身份证明。王广成说不给出示任何身份证明,如果王水永不配合他们录像说放弃信仰也不给从新办理身份证,并威胁恐王水永的女儿如果再来要身份证就抓捕王水永

2018年2月12日年底腊月二十七,王水永的女儿到西辛店派出所户籍科要求开户籍证明,户籍科负责人王广成非常凶恶的说:“不给开!”也不告知为什么不给开。2018年2月23日王水永的女儿再次来到西辛店派出所请求给开户籍证明,户籍警王广成借王水永女儿更换旧的坏户口簿时偷偷利用2017年到王水永家骚扰时非法拍的诱导录像作为依据对王水永及女儿王存霞上报了身份证,实施非法监控措施,使得王水永的女儿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非法监视工作居住、进京遭刷身份证遭拦截。

2018年3月4日12点半,王水永的女儿王存霞在泊头市医院乘坐滴滴顺风车回京上班时,在南皮京台进京口核查身份证时被拦截,拦截人员立即上报河北省防范办,当天下午五点王存霞找到河北省泊头市西辛店派出所,找到派出所所长徐海宾和相关负责人,要求立即取消对王存霞的非法强制监控措施,徐海滨却逼迫王存霞按照上级下达的指示做才能放她回北京上班,如果要想取消非法强制措施就得按照泊头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和防范办的指示,必须要配合他们不合法的胁迫要求写一份他们想要协议。王存霞意识到这样做是蓄意陷害,捏造事实,暴力取证,不是真实情况,夺过徐海宾手中那份笔录要求作废。徐海宾不给还威胁王存霞。王存霞把那份虚假笔录抢夺过来给撕了,徐海宾便命令在场的四个执法人员将王存霞抱住恐吓,暴力抢夺她手中撕碎的那份虚假笔录。后来王存霞往石家庄防范办打了举报投诉电话,乡政府怕把事情闹大只好派鲁屯村书记和西辛店派出所杨忠明协同一名司机连夜把王存霞送回北京住处。并承诺两会结束立即给解除对王存霞的非法监控措施!2018年3月6日泊头公安局国保大队王文生、防范办谢志刚、西辛店乡政府指使特派人员乐金生、鲁屯村书记吴警民到北京王存霞的住所、单位附近非法监视居住、工作。

王存霞一次又一次电话联系泊头公安局国保大队王文生,防范办公室主任,谢志刚,问他们:凭什么对王存霞的身份证进行监视?依据是什么?王文生、谢志刚说以前数据库里有王存霞的信息。王存霞反问他们:为什么18年了没人敢违法限制他们的人身自由,但从2017年西辛店乡政府对王水永进行非法敲门行动录像后,王水永和王存霞的身份证就被采取监控措施了呢!?王文生、谢志刚以各种借口推脱逃避,相互推脱责任,要么挂断电话或故意逃避不接王存霞电话。王存霞多次给西辛店派出所、乡政府、泊头市公安局、国保安大队、防范办各部门负责人和参与者打电话,问他们打算怎么解决对王水永家破人亡的这件事造成的损失,问他们什么时候,怎么给解除对王水永的身份证监控措施,乡政府说已经上报了,防范办公室谢志刚说经交代乡里给办了,来回推脱。(有通话录音)

自从2005年王水永被西辛店派出所绑架期间,女儿王存霞到处为王水永伸冤遭到西辛店派出所打击报复,多次被骚扰、非法监视居住,至今由于身份证被上了非法监控措施出行受限,乘车乘飞机身份证自动报警遭拦截无法回家看望父亲。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0/2/河北泊头西辛店乡政府人员骚扰王水永-413230.html

2020-01-08: 河北泊头市王水永被迫害的家破人亡
河北省泊头市西新店新乡鲁官屯村65岁的王水永因为修炼法轮功,多次被泊头市公安局、防范办、西辛店乡政府、派出所迫害、骚扰恐吓、监控,妻子于桂满于2018年5月13日含冤离世,终年58岁;女儿申冤被打击报复。
王水永从1997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他的身份证被河北省泊头市非法扣押了18年!王水永2016年被非法关押迫害期间,他的女儿为他到处申冤,呼吁百姓为王水永说句公道话,多次遭到泊头市公安局、防范办、西辛店乡政府和派出所的打击报复骚扰、恐吓、非法监视居住。2018年正月初七,她的身份证被上了法轮功数据库,坐车进出站、进北京安检自动报警不能正常工作出行!

详情如下:

2017年西辛店派出所接到泊头市公安局、防范办公室没有文件、没有批示的口头违法命令“对法轮功学员的敲门行动”后,所长徐海宾,户籍科王广成几个警察未穿警服、未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胁迫鲁屯村书记吴警民非法侵入王水永住宅,并恐吓误导王水永、于桂满对着录像机说还炼不炼法轮功,王水永非常恐慌!徐海宾当时很嚣张,在王水永家非法搜查、非法审讯逼问完后,把王水永吓得寝食难安,突发了心脏病、心衰和多种并发症。

西辛店派出所警察执法犯法行为使王水永、于桂满身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王水永因此心衰、心脏病加重先后住进泊头市二院,和泊头市医院重症监护室,当时医生说心脏病严重!随时可能猝死只剩万分之一的希望了,治疗需要大笔医疗费用,因为身份证被西辛店派出所扣押了十八年未归还,无法办理医保报销。

由于没身份证明无法办理医保报销。2018年2月12日年底腊月二十七王水永住院期间,他女儿到西辛店派出所户籍科要求开户籍证明,户籍科负责人王广成非常凶恶地告诉不给开!也不告知为什么不给开。2018年2月23日王水永女儿再次来到西辛店派出所请求给开户籍证明,王广成不但不给开,还把在敲门行动时的王水永女儿的录像作为证据上报泊头公安局,对王水永和女儿身份证采取了非法监控措施!

2018年3月4日12点半,王水永女儿在泊头市医院程滴滴顺风车回京上班时,路过南皮京台进京口核查身份证时被拦截,拦截人员立即上报河北省防范办。

当天下午5点,王水永女儿找到泊头市西辛店派出所找到派出所所长徐海宾和相关负责人,要求立即取消对王水永女儿的非法强制监控措施,徐海滨却逼迫王水永女儿按照上级下达的指示做才能放她回北京上班,如果要想取消非法强制措施就得按照泊头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和防范办的指示必须要配合他们不合法的胁迫要求写一份他们想要协议。王水永女儿意识到这样做是蓄意陷害,捏造事实,暴力取证,不是真实情况,夺过徐海宾手中那份笔录要求作废。徐海宾不给还威胁王水永女儿。王水永女儿把那份虚假笔录抢夺过来给撕了。徐海宾便命令在场的四个(男)执法人员将王水永的女儿抱住恐吓,暴力抢夺她手中撕碎的那份虚假笔录。

后来王水永女儿往石家庄防范办打了举报投诉电话,乡政府怕把事情闹大,只好派鲁屯村书记吴警民和西辛店派出所杨忠明协同一名司机连夜把王水永女儿送回北京住处,并承诺两会结束立即给解除对王水永女儿的非法监控措施。第二天3月5日泊头公安局国保大队王文生、防范办谢志刚、西辛店乡政府乡长刘书记,指使特派人员乐 金生、鲁屯村书记吴警民到北京王水永女儿的住所、单位附近非法监 视居住、工作。

由于泊头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防范办、西辛店乡政府对于桂满丈夫和女儿的刁难迫害,给于桂满造成身心巨大压力,一着急,脑疝大出血去世了。

王水永被迫害的住进重症监护室后及其女儿身份证遭非法监视居住后,王水永女儿往派出所、乡政府、市公安局、国保安大队、防范办各部门负责人和参与者打电话问他们打算怎么解决对王水永家破人亡的这件事造成的损失,问他们什么时候,怎么给解除对王水永的身份证监控措施,乡政府说已经上报、现在不是他们能左右的了。

王水永女儿质问泊头公安局国保大队王文生,防范办公室主任,谢志刚凭什么对他们的身份证进行监视?依据是什么?王文生、谢志刚说以前数据库里有王水永女儿信息,反复问你到底炼不炼法轮功,王水永女儿反问他们为什么王水永1997年炼法轮功直至2018年前没人敢违法限制他们的自由?从2018年前西辛店乡政府对王水永进行非法敲门行动录像后,王水永和女儿的身份证就受限了呢?!他们以各种借口推脱逃避,相互推脱责任。

在这近两年的时间里,为了反映和解除遭受的不公对待,正告这些执法者所触犯的法律条款,给他们打过无数次电话,部份通话做了通话录音,打算通过法律控告所有参与迫害者,把和这些执法人员的通话录音短信、制作成光盘,文字等形式呈现给当地相亲,表明要通过各种形式曝光这些执法人员违法犯罪事实,这些参与者们都非常紧张。

从2018年正月至十六至今,这些参与迫害的各个部门负责人都怕把王水永女儿事闹大,都伪善地对王水永女儿说你安心的在北京工作生活,我们一定会好好保护你的安全,什么时候回老家只要你需要立马派车去接你,如果进不了北京立马开车去送你,你看行吗?乡政府书记谎说你的冤屈我们一直跟上级部门反映沟通,但需要一个过程,主要是需要你的配合(指泊头公安部不合法的胁迫条款:让王水永女儿录制视频,或写一份书面材料签字画押,承认自己修炼法轮功,并保证放弃修炼)。西辛店书记跟王水永女儿说:我知道你的冤屈,但你想想“狗咬你一口,你还咬狗一口吗?!为了咱们相互的利益希望咱们相互理解,你别把我饭碗弄丢了,我也保证你在京不被骚扰,安心生活、工作”。

2019年10月1日放假前,王水永女儿给谢志刚,和乡政府书记打电话问他们什么时候还她们身份证自由,不再对身份证进行监视?都支支吾吾各种理由搪塞。回京的路上,村书记发微信告诉王水永女儿进京不查你身份证了,上边说没事了,可在北京赵公口下车出站时身份证报警响了,执法人员看了一下说是法轮功,示意王水永女儿没事你走吧。随后王水永女儿给乡长打电话为什么身份证还是报警,乡长还是说耐心等待吧,他不敢给承诺那天能解决,但会努力去跟上级反映这件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8/河北泊头市王水永被迫害的家破人亡-398705.html

2017-06-16: 河北省沧州市泊头市西辛店乡副所长骚扰鲁官屯大法弟子王水永、于桂满夫妇

2017年6月9日,河北省泊头市西辛店乡派出所副所长和一个警察,未传穿警服,未出示任何证件,非法闯入西辛乡鲁官屯大法弟子王水永的家中,审问王水永、于桂满夫妇是否参与联名举报、起诉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并对王水永夫妇进行录像、恐吓。据了解还骚扰了其他两位邻村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16/二零一七年六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49706.html

2008-07-28: 泊头市西辛店派出所绑架老人要求在京打工子女回家
2008 年7月19日中午12点,泊头市西辛店派出所所长李国栋带领5、6个恶警,唆使鲁屯村支书带路,闯入王水勇、王振春两家,未出示任何证件,强行绑架两对夫妇四人到西辛店派出所非法拘押。恶警李国栋称非法拘押的原因是他们两家的女儿都炼过法轮功,且都在北京打工。为了奥运,为了让他们的女儿回家,所以就绑架他们。两对夫妇说:我们修炼真善忍,何罪之有?女儿们工作好好的,又没有违反任何国家法律,凭什么让他们回来?恶警不作任何解释,只是凶神恶煞般的威胁,最后在恶警的恫吓下,两家人无奈,只好让他们的女儿全部回家,恶警才把他们放回。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28/182953.html#08727232520-1

2007-04-05: 泊头市西辛店南鲁屯村大法弟子王水勇已经回家
泊头市西辛店南鲁屯村大法弟子王水勇已经于4月3日被无罪释放,安全返回家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5/152056.html

2007-02-26: 泊头市看守所副所长仝宪龙不思悔过,仍阴谋迫害大法弟子王水勇
年前,大法弟子王水勇家人去看守所看望王水勇,泊头市看守所百般阻挠,不让王水家人在年前看望王水勇。原定年 前释放王水勇也没有放。

据知情人无意中透露,王水勇的事件被明慧网披露后,王水勇的姑舅表哥、泊头市看守所副所长仝宪龙不思悔过,却恼羞成怒,他一方面觉得无法向他的亲戚们交待,在亲戚、乡亲和同事朋友间颜面尽失,另一方面他又怕步自己老朋友孟庆中的后尘,而被免官,于是他一方面用勒索的王水勇家人的五千元钱挥霍掉,骗了个他对王水勇不错的一纸证明,拿回家中。另一方面他在泊头市某宾馆宴请泊头市的公安局、检察院、法院、司法局的领导,一定要给王水勇判刑。据说他在法院某院长身上下了很大功夫。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2/26/149681.html

2006-12-26: 河北泊头法院非法审判王水勇 法庭人员不敢透露姓名
河北省沧州地区泊头市法院于2006年12月11日对大法弟子王水勇進行非法审判,法庭人员全都不敢透露姓名,伪检察院指定的所谓辩护律师强行做有罪辩护,王水勇大声抗议,被恶警强摁着按手印。

检察院的所谓公诉人是杨海滨、苏广营,国安大队警察赵东升和西辛店派出所警察赵有力、李国栋捏造证据。

在此次非法审判过程中,伪法庭从审判长到书记员都不敢透露姓名。审判长(可能是林建华)把起诉书飞快的朗读一遍,读的速度快到旁听的人根本听不清他读的甚么。当王水勇家属提出异议时,伪法庭不让王水勇的家属说话、辩护,不让他们出示揭露泊头市国安大队赵东升造假的证据,他们说有说话的机会,可是从始至终就不让家属说话,还把其家属赶出法庭。

所谓辩护律师是伪检察院指定的,進行的是有罪辩护,只是开始说王水勇是农民,是无知的人,不懂法律,当伪审判长当读完后就问所谓的律师有无异议时,所谓辩护律师很干脆的说“没有”,完全不理会王水勇否认非法指控,恶警强行摁着王水勇在非法审判笔录上签名按手印,王水勇大声抗议、不按,两个恶警强行拽着胳膊,拿着王水勇的手指强制按上。

据悉伪法院要对王水勇非法判刑5-7年。现已报沧州中院审批。另据内部人士说,现在紧盯着王水勇案子的恶人是西辛店派出所的李国栋、赵有立和王水勇的表哥、泊头市看守所副所长仝宪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26/145511.html

2006-12-14: 河北泊头市伪法院对王水勇非法审判
2006年12月11日,河北省沧州地区泊头市伪法院对王水勇進行非法审判。在非法审判过程中,所谓辩护律师是伪检察院指定的,進行的是有罪辩护。伪法院不让王水勇的家属说话、辩护,不让他们出示揭露泊头市国安大队赵东升造假的证据,还把其家属赶出伪法庭。伪法院就根据泊头国安大队捏造的构陷之词進行非法审判,并传出消息要非法判刑5-7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14/144693.html

2006-12-11: 河北泊头市伪法院企图第二次非法审判王水勇
泊头市伪法院图谋于2006年12月11日第二次非法审判王水勇,伪检察院的公诉人是杨海滨、苏广营,伪法院审判长可能是贾军。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11/144468.html

2006-12-02: 河北泊头市公安局构陷迫害大法弟子王水勇
河北省泊头市西辛店乡南鲁屯大法弟子王水勇被绑架非法关押已经六个多月了,在泊头市检察院两次把案子退回泊头市公安局后,泊头市公安局国安大队第三次构陷,凭空捏造“补充材料”,欲图对王水勇、崔占祥非法审判,最后阴谋破产了。

王水勇二零零六年五月九日被西辛店乡派出所所长李国栋、恶警赵勇利等五人绑架,非法关押于泊头市看守所,遭受日夜奴役劳动,不让睡觉,整天殴打。正值壮年的王水勇现被打的说话不清晰,听力严重下降,黑头发也变花白了,走路向前挪,人像个老头,还长了一身疥。恶警勒索王水勇家人五千元现金,三、四百元礼品。由于分赃不均,国安大队队长赵东升图谋非法判刑。

王水勇的家属针对为非法起诉对提供构陷的补充材料的泊头市国安大队队长赵东升提出质询,下面是电话中质询的全过程:

王(王水勇的家属):赵队长呀?
赵(赵东升):啊,谁呀?

王:我是水勇家!
赵:啊,甚么事?

王:水勇那事怎么着呀?
赵:我哪里知道,他那证据没在我们这里!

王:他(指王水勇)那条件给补充到那么多,你知道这事不?
赵:我不知道。

王:你不是说补充条件打回来叫你们补充补充,你说你们看着补充补充吗?
赵:不是不是!!

王:那是哪里整的?
赵:我不知道这事!

王:嗯?
赵:我不知道这事… …我不知道这事。

王:给他弄了那么多份,一个900多分,一个70多份,一个40多份,一个200多份,(泊头市伪检察院的起诉书是“‘法轮功’书刊681本;传单959张;条幅48个;光盘70张;护身符268个”)哪里有这个?给造这个假,我说……
赵:不知道,我不知道。

王:你不知道?
赵: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这事!

王:你不知道,不是说打回来让公安局来调查、整理这个(补充材料)吗?
赵:不是,不知道,不是我们整的。我不知道这事。

王:那你给问问,他们给造这么大假,这么栽赃陷害,这对吗?
赵:我给问问,我不知道这事。

王:(关于)水勇这个事,我是为了让他出来,我不是闹事,如果要是判了,泊头市的各个单位我走到哪里就讲到哪里,谁造的假我早晚得找出来!
赵:行。

王:我是让水勇出来,给造这么大的假,可水勇本身就没罪,又超期关押,早就应该放出来了。
赵:嗯嗯,行,我给问问。

王:咱不要等到他被判了!
赵:行,我给问问。

从录音中我们可以看出的问题太多了:一,所谓负责侦查案件的国安大队竟然不知道应该自己补充的材料是谁代替给补充了材料,还送到检察院,并依此進行非法起诉、还要非法审判,如果这不是荒唐,不是笑话,这说明甚么呢?至少说明公安局、检察院的失职。更说明有人在陷害,有人做贼心虚!那么这个犯罪的恶人是谁呢?是检察院吗?检察院两次把案件退回公安局了,所以只能是公安局负责此案的国安大队。

国安大队队长赵东升只说“不是、不知道”,为甚么赵东升不敢承认,这一次这么紧紧缩头呢?当王的家属揭穿赵东升伪善、假面具,直言就是他在阴谋构陷后,赵东升连打两次电话,除了破口大骂外,不会说别的。王的家属给赵东升的家属打电话,让他妻子劝他不要作恶时,赵东升的妻子是这样说的:你们愿怎么骂他(赵东升)就怎么骂他,别牵扯我和我们孩子,骂多难听也行。你们愿意用甚么方法把他整下去都行,别让我们跟他挨骂……

王的家属对赵东升表示都是他干的,若不把王水勇放出来,就告他去,一直告到联合国去。赵东升竟哑口无言。

赵东升为甚么要这样迫害王水勇呢?有仇吗?没有!那为甚么?因为王水勇家属的钱没及时送到他手上,被仝宪龙给贪污了。多少善良的炼功人就是这样糊里糊涂被迫害的。远的不说,泊头市的方圆就是这么在街上走着被绑架,因为没请他吃饭,非法异地关押了几个月,(当时赵东升曾无耻的说请他们吃顿饭就放了她)。又因为没给他送礼、送钱而被劳教的。赵东升就是这么迫害大法弟子的,就是这么“发家致富”的。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2/143699.html

2006-10-25: 河北泊头市邪恶欲非法审判大法弟子王水勇
大约在8月10日前后,河北省泊头市检察院以证据不足为由,第二次把王水勇、崔占祥的案子退回泊头公安局。

以西辛店派出所恶警所长李国栋、泊头市国安大队恶警队长赵东升等又凭空捏造出在王水勇家搜出护身符、条幅等补充材料,泊头市伪法院欲以此妄图在11月2日对王水勇、崔占祥非法开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0/25/140985.html

2006-10-11: 河北泊头市仝宪龙阻止法轮功学员家属探视
此前,由于国内大法弟子的讲真相揭露迫害,和国外同修的真相电话,仝宪龙自觉没脸见人,也不经常上班,原以为他良心未泯,似有悔改之意。可是,9月29日当王水勇的妻子给赵东升打电话,说天凉了,要求给王水勇送衣服。赵东升同意后,又给仝宪龙打电话,要求给王水勇送衣服,仝宪龙不同意。王妻问公安局已经同意了,为甚么还不让见?仝宪龙说看守所不同意,就是不让见。

现在仝宪龙正忙着办退休,因为他的老上司原看守所所长孟庆忠就是因为想依靠迫害大法弟子往上爬,被大法弟子在网上广泛揭露后,省里注意到这个人后,也觉得干的太过份,经调查属实后予以开除,现在连养老金都没有。他怕重蹈覆辙。

希望仝宪龙能够真正的反省自己,人世间的利益是短暂的,人的真正的未来是自己决定的。给自己留条后路,善待大法弟子,弥补自己所作的罪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0/11/139856.html

2006-09-10:河北泊头大法弟子王水勇遭迫害情况追踪
河北省泊头市大法弟子王水勇二零零六年五月九日被西辛店乡派出所所长李国栋、恶警赵勇利等五人绑架,非法关押于泊头市看守所,日夜劳动,不让睡觉,整天殴打。正值壮年的王水勇现被打的说话不清晰,听力严重下降,黑头发也变花白了,走路向前挪,人像个老头,还长了一身疥。恶警勒索王水勇家人五千元现金,三、四百元礼品,但恶人不但不放人,还扬言要批捕他。

泊头市公安局副局长王海涛、国安大队队长赵东升等恶警欺骗王水勇的家属说案子已到检察院,并且已上报到省里,其实还在公安局。

当其家属向看守所副所长仝宪龙追要被诈骗钱款时,仝宪龙谎称说给王水勇看病了、给王水勇作饭费了,就是不还钱。

王水勇的一位老乡看到王水勇被折磨的这么惨,就劝仝宪龙:“爷们,就是咱老乡落到这样,咱也回去没法交待呀,何况你们这么近的关系(表亲)!”仝宪龙说他无能为力,这位老乡当即反驳他:“你有这个能力。”并当即拿出两千元给仝宪龙,让他给王水勇作饭费,结果也被仝宪龙贪污了。

当地大法弟子为营救王水勇张贴、散发揭露仝宪龙的真相后,仝宪龙的父亲挨家收真相资料,并把不干胶上他儿子仝宪龙的名字全刮下来。随后仝宪龙的父亲、叔叔和他弟弟到王水勇家兴师问罪。在受到王水勇家属正念反驳后,他们又妄图探听揭露仝宪龙的文章是不是王水勇的女儿写的,想進一步迫害王水勇家属。

在此我们正告仝宪龙及其家属:大法弟子写文章揭露迫害是为了迫害不再发生,为了营救我们的同修,他们是好人,也没犯罪!绝不是想把谁搞臭,也是让你或你的亲人别在那条害人害己的不归路上跑到底,也是在救你们,否则等到遭了恶报后悔也晚了。尽管你或你的亲人还在迫害我们的同修。既然知道干的是见不得人的事那为甚么还要干呢?

王水勇一起被绑架的大法弟子崔占祥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恶警勒索家属三千馀元后放其回家。九月四日邪恶又诱骗崔占祥到公安局、检察院去说几句话,并让捎2万元钱去,其实是想勒索更多钱。

正告作恶者不要再自欺欺人了,难道钱真比命还重要吗,你们真要拿你们和你们亲人的命和别人的痛苦来换取那暂短对金钱的拥有吗?看看你们的同事在全国各地遭恶报的还少吗?为甚么非得等到灾难降临到头上才知道后悔,但为时已晚!希望我市同修高密度发正念,解体邪恶,让恶人遭报!持续不退的揭露邪恶,同时呼吁国际社会继续关注对王水勇和崔占祥的迫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10/137525.html

2006-08-13: 好人为何无罪被抓,被折磨的生不如死?
—— 大法学员王水勇的女儿为父亲的申诉
2006年5月9日,河北沧州地区泊头市大法学员王水勇和崔占祥骑摩托车走在路上,偶遇西辛店派出所所长李国栋、警长赵勇利、恶警杨竹萍等5人,这些恶警将王水勇、崔占祥绑架到泊头市看守所。王水勇在恶警副所长仝宪龙的直接迫害下,现已被折磨的身患重症,生命危急。可泊头公安局和看守所不但不放人就医,还企图罗织罪名,对王水勇非法判刑。下面是王水勇的女儿揭露她父亲受迫害的详情。

我的养父王水勇,是河北省泊头市西辛店乡南鲁屯一位善良、忠厚老实的村民,于2006年5月9日被西辛店派出所恶警绑架并抄家,并被非法关押于泊头看守所,目前已被迫害的极其严重,而主要指使迫害的直接责任人,却是他的姑舅表哥、泊头市看守所副所长仝宪龙。仝宪龙是西辛店乡两合铺村人。

当我爸爸刚被关到看守所时,我和妈妈就找到仝宪龙,托他帮忙办理此事,他却出口便说:“我不能轻易放了他(指王水勇)。”“(我)得好好治治他”。我一直和善的对他讲我爸爸并没有犯罪的实情,他非但不答理我,还训斥我,不让我参与此事。

仝宪龙知道我妈妈没文化,好欺骗,表面答应以亲戚关系给帮忙,并以此为由开始向我家勒索钱财。背地里他却指使五个壮汉(犯人)毒打了我爸爸整整两宿,把我爸爸与死刑犯关在一起,用各种方法刁难,迫害折磨我爸爸。他们不让我爸爸睡觉,每天只给不到一两重的小馒头两个,凉水也不让喝,还让我爸爸从早到晚的干活,工作量是装8000-10000个火柴盒,干不完活一口也不让吃,还得接着受折磨。

我爸爸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我到看守所找仝宪龙,要求见我爸爸,他不同意,拒绝接见。当时听到和我爸爸关在一个监室的犯人说:“王水勇可被他们折腾惨了,人根本看不得了!”仝宪龙不但不帮忙,还到我们各个亲戚家造谣污蔑我爸爸如何不好,为自己的罪恶开脱。

前几年,我爸爸也曾被绑架到看守所一次,被仝宪龙勒索了六千块钱。这次我妹妹打电话给仝宪龙,求他这个表大爷给帮忙,仝宪龙便在电话里伪善的说:“闺女,你爸爸上次是咋出去的?(得拿钱哪!)你们回家开个大会(商量拿多少钱)。”

第二天一大早仝宪龙便给我妈妈打电话,让准备六千块钱,说给办理放人。可他拿到钱后却对我妈妈说,跟任何人都别说他收了钱的事,然后让我妈妈回家等着去。这期间我为了让他快些帮我爸爸洗清冤屈,被他勒索了将近一千元的礼品,可甚么也没办。

事后,仝宪龙以检察院批捕了为由为自己开脱。我和妈妈托人到检察院去核实,发现检察院始终没接到案子。可仝宪龙就一直对我们说案子送到检察院了,此时他正伙同泊头市公安局的几个恶警私下里给我爸爸编织罪名,以达到长期迫害的阴谋。

我和妈妈为见我爸爸再三哀求仝宪龙,他推委不过让我们见。当我们见到我爸爸时他已经骨瘦如柴,精神恍惚,十分憔悴,肚子上长满了脓包。我见此景,非常着急的问仝宪龙甚么时候能帮我们办下来呀?他说,他正在办,让我们回家等着。听他的话,我们等了80多天也没音讯。其实案子根本没到检察院,因为检察院一直没收到。

当我对仝宪龙提到假如我爸爸的案子真到检察院批了捕,我们早在一周前就应该接到检察院的通知了。此问话将近一周后,我妈妈收到由公安局7月12日发出的两个通知:一个是拘留通知,一个是逮捕通知,从信封上看都是7月 12日下发的。说我爸爸6月5日由检察院批捕,批准他们执行,可上面只有公安局的章,办理人签字也没有人名。还有注明“未在24小时内及时通知被逮捕人家属请注明原因”他们也没填写。我问仝宪龙这些原因,他一直搪塞我。

我们接到这两个通知后强烈要求见我爸爸,仝宪龙死活不肯。后来我又托人去求他,他实在无法推诿才让我们见了我爸爸。此时,我爸爸只剩下皮包着骨头(一点也不夸张),奄奄一息,都快饿死了,弯着腰强撑着走出来,我爸爸哭着对我们讲他在里面受到的迫害,现在他已浑身是病(原先王水勇没有任何病症),我妈妈给我爸爸在看守所存的六百块钱,我爸爸一口东西也没吃到,我们给我爸爸带的好吃的都被他们没收了,我爸爸流着泪说让我们快点救他出来。

我情急之下问仝宪龙:“大爷,你为啥把我爸爸饿成这样,人心都是肉长的,这么近的关系,难道你就一点也不心疼吗?”他吼着对我说:“甭跟我说这个,干不完活想吃饭呀?这是制度!我又没请他来。”(这是哪家的制度?中国法律明确规定,拘留所、看守所让在押人员在自愿的情况下劳动,并相应给予一定的劳动报酬。谁家的法律规定的干不完活不让吃饭?假如真触犯法律,自有法律制裁,可是泊头看守所直接就剥夺了人的生存权)他口气十分凶恶。

刚见过我爸爸第二天,就有好心人告诉我妈妈,我爸爸被迫害的非常严重,患有坏死性骨膜炎和高血糖等多种病症,有生命危险。当我们问仝宪龙时,他仍然欺骗说,给我爸爸开刀切了个小疖子,没事!并说也让吃饭来,也不让干活了。可手术前后他没通知我们任何人,直到我们托人调出病例单,他还在否认,经多次质问他才承认我爸爸患重病。

我和妈妈确定我爸爸的病情后,到公安局找相关人员去反映情况,要求无罪释放我爸爸。公安局一直派人监视、跟踪我们,而相关人员却避而不见。等到 12点,他们实在躲不开才露面,我们找到主管的副局长王海涛,他却以接电话为由把我们赶出来。我们再次找他反映我爸爸病重的实情和我爸爸在父老乡亲心中的为人和他无罪的事实,老百姓可以作证,请他听听民声。南鲁屯村委会曾开具证明信,大意是:王水勇是一个忠厚老实的村民,多少年来没干过任何坏事,尤其修炼法轮功以后。希望上级政府无条件放人!

王海涛拍着桌子大叫,让我滚出去,破口大骂我和妈妈,问我们知不知道自己在哪儿,懂不懂法律?我回答:“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他却指着我的鼻子说:“公安局说的就是法律。”在王海涛那里,公安局把人大、检察院、司法局、法院、公安局的职责全兼而执行了。他还说人死在里面也不许家人见。还要追究我们怎么知道我爸爸的病情,追究我们见亲人的责任,大骂着叫丁秀玲、宗宏峰等人威胁我和我妈妈,把我们赶出来。

我爸爸根本无罪已是事实,病危需住院就医也是事实,可泊头公安局和看守所不但不放人,也不让我爸爸去医院了,更不让家人接见,怕再次被曝光。

我爸爸的情况非常危急!

参与此次迫害的主要人员有看守所副所长仝宪龙,公安局副局长王海涛,国安大队队长赵东升,恶警宗宏峰,请善良的人们谴责这些恶人的罪行!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13/135432.html

2006-08-02: 请泊头市大法弟子继续正念营救王水勇同修
紧急通知:河北省泊头市全体同修请注意,由于王水勇的家属到公安局要人,邪恶慌作一团,害怕自己丢官罢职,答应请法医监定,如果病情属实,无条件放人,可随后公安局王海涛等叫嚣一定要追查是谁走漏风声,让王水勇家属知道了消息。

西辛店派出所恶警长赵有利忙三火四的找人,并扬言,他不怕,他有人。现在王水勇所在村的村委会和广大乡亲纷纷为王家属出谋划策,并踊跃要求捐款。王在市里的一位有正义的老乡也在帮助要人。这是我们整体配合的结果。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2/134630.html

2006-06-10: 在对王水勇、崔占祥非法关押一个月后,以泊头公安局、国安特务为首的邪恶疯狂勒索王水勇、崔占祥家属各6千元后,近日释放了崔占祥,却要非法判王水勇劳教。面对着国外同修的真相电话,邪恶叫嚣越打电话,越要判刑!目前,王水勇的家属见过王水勇王水勇被以国安大队长赵东升为首的恶人打的不能说话。情况非常危急!据说还有两名同修近日被绑架到看守所,姓名地址不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10/130104.html

2006-05-13: 5月8日左右,河北泊头市大法弟子王水勇(男)、崔占祥(男)二人在亭子河村讲真相,上午10点左右被人举报,被绑架到西辛店乡派出所,恶警还到王水勇家抄家,(抄的甚么具体不详,待查)。后二人被转移到泊头市看守所。家人去了,恶警不让接见。崔占祥是一位接近七旬的老人,现在二人的情况一无所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13/127591.html

2006-05-13: 请泊头、献县同修注意,泊头市西辛店乡南鲁屯村大法学员王水永和梁屯的老王5月9日在衡水市武邑县讲真相时被便衣绑架,并转交西辛店乡派出所。随后,西辛店乡派出所非法抄了二人和老王妹妹的家。现二人被非法关押于泊头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13/127591.html

沧州 泊头市联系资料(区号: 317)

2021-07-06: 河北省泊头市河东派出所
电话:0317-8283217
河南省内黄县公安局
邮编:456300
电话区号:0372
局长王日升:0372-7726601办0372-2929505宅13503726238
政保科长申继英:0372-7726603办0372-7726969宅13903725209
内黄县国保大队队长谢贵恩:0372-5118041
副队长耒利敏:0372-5118041
刘姓警察:15737215751
请下载更多电话号码
安阳市文峰公安分局
姓名 职务 办公室电话 手机 警务电话
张国庆 局 长 0372-5129768 13700729607 18637286117
李成宇 副局长 0372-5129400 13603729246 18637286120
张建伟 副局长 0372-5118640 13949530816 18637286160
吴言庆 副局长 0372-5118641 13903722456 18637286191
常俊海 副局长 0372-5129402 13703721895 18637286269
安阳市文峰公安分局案件侦查大队
地址:安阳市文峰区西营街西营坑南
办案警察:戚江飞0372-5157150 18203728361 18637286205
杨永明 大队长 0372-5118290 13569016665 18637286206



2021-06-30:河北省泊头市河东派出所
电话:0317-8283217
河南安阳国安人员:15737215751
河南安阳内黄县国保大队警车车牌号码:豫E2086

河南省内黄县公安局
邮编:456300
电话区号:0372
局长王日升:0372-7726601办0372-2929505宅13503726238
政保科长申继英:0372-7726603办0372-7726969宅13903725209
内黄县国保大队队长谢贵恩:0372-5118041办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17-06-16: 这是几年前记录的西辛店乡电话:
乡政府 办公室 0317-8342046
书记室 0317-8342188
乡长室0317-8342168
副书记室0317-8342176 8342865
副乡长 0317-8342862 8342868
西辛店乡派出所 0317-8342158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4, 8:04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