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2-11-26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甘肃 >> 白银 会宁县 >> 李金萍(李金瓶,李金平), 女, 43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0-12-30: 会宁县郭城驿镇法轮功学员李金平、赵青泉、邓玉平等,在2020年11月初遭会宁县610、白银市610、甘肃省610及郭城驿镇司法所人员的骚扰。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2/30/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三十日大陆综合消息-417571.html

2020-06-22: 甘肃省白银市会宁县多位大法弟子被骚扰的事实
......
甘肃省白银市会宁县郭城驿镇叶滩村大法弟子李金平,在2020年6月9日遭到骚扰,会宁县610与郭城驿司法所、郭城驿派出所人员开三、两小车,五个警察,村支书带路溜进李金平家,控制住李金平,又来了四个穿便衣的人,强行要李金平写“四书”,进行骚扰。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6/22/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408033.html

2018-08-27: 甘肃省会宁县法轮功学员李金平遭骚扰经过
2018年7月12日中午,甘肃省会宁县法轮功学员李金平正在卖瓜,会宁县郭城驿镇派出所警察三男一女打电话要李金平回家配合他们的工作。李金平说没有啥配合的。警察说一定要见本人,李金平让警察到瓜地。警察说晚上来。晚上8点多警察来了。在李金平的正面放了两个摄像机。李金平给他们讲真相。李金平的儿媳用手机给警察摄像,警察不准照。将李金平的儿媳往外推。李金平 的儿媳大声喊道,这是我家,你们太没有道理了!李金平劝阻了争吵后,用道理跟警察说,我犯了哪条法律?你们进门摄我的像,却不让我儿媳照你们,你们怕啥?我们平静的生活着,你们却经常骚扰。国家好人多了好?还是坏人多了好?按真善忍做没有错。国家的法律也没有迫害法轮功的,都是江泽民干的坏事,跟随江泽民的最坏的东西都被抓了。你们给自己留条后路。停了一会,那个女的拿出手套要给李金平采血,李金平没有配合。警察气愤的走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8/27/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64911.html#18827164-1

2018-08-02: 甘肃省会宁县多个派出所的警察骚扰大法弟子
......
2018年7月下旬,郭城驿镇派出所警察三人骚扰大法弟子李金平,企图采血笔录,均未得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8/2/二零一八年八月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71953.html

2017-05-06: 甘肃会宁县郭城驿镇派出所警察又一次骚扰法轮功学员李金平
2017年4月14日晚上9点多,在村支书杨伟民的带领下,来了两个警察。警察要走了李金平的电话号码,讯问李金平是否上网,会不会开车等事。用记录仪摄像录音,同时又做笔录。他们说是要交差。

李金平从1999年7月20日起,不断受到各种骚扰与迫害,2008年在家中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3年。家里庄稼都荒废了,家人受到各方面的压力。这次又让家人担心受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5/5/二零一七年五月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46680.html#175501538-11

2012-06-14:甘肃省会宁县农妇李金平遭劳教所和监狱迫害
甘肃省会宁县农妇李金平女士因修炼法轮功,道德升华,可是却遭到中共迫害。李金平曾于二零零二年被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在平安台劳教所遭毒打折磨。回家后,又被绑架到白银武川洗脑班迫害。二零零八年四月李金平再次被绑架,二零零九年二月被非法判刑,狱中备受折磨凌虐。以下是她的自述:

法轮功使我成为一个好人

我叫李金平,是甘肃省会宁县郭城驿镇农民。早年,由于家庭不和,加上我身体多病,吃药无效,在灾难连连,无法承受病魔折磨,忍受不了婆媳矛盾的情况下,九六年离家出走。这次走出去,本想不回家。可因祸得福,使我遇到了李洪志师父的高德功法——法轮大法。

听了师父的讲法,我明白了人生的真谛、做人的目的。这样,毅然回到家里,按照师父讲的“真善忍”去要求自己、修心性、做好人。学法后我没有吃一片药,但身体达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思想变了,也知道体谅家人了,家庭和睦了。丈夫感动地说:李洪志大师把你的心换了,让你成了个大好人了。九九年丈夫得了绝症,到二零零一年春天离开了人世,当年我才三十五岁。上有七十多岁的婆婆,下有四个孩子,家庭重担全落在了我肩上。丈夫临终的前几天,六一零的恶人来我家骚扰,被邻居说走。不久,婆婆卧床不起,四个孩子都在上学,虽然我很苦很累,但想起师父教导我们做一个先他后我、无私无我的好人时,我又无怨无悔做着我该做的一切。

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劳教折磨

二零零二年,我为了向世人讲清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在发放真相资料时被靖远县红柳泉恶警绑架,非法关押在靖远县看守所,七天后被非法劳教一年,随后送平安台劳教所七大队一中队遭受迫害。因不配合邪恶,被中队副队长周志忠叫了两个犯人给我上了手铐背悬吊在窗子上。我说:我是大法弟子,没有错,恶警周志忠狠狠的打我的嘴,并说:我让你再说,更邪恶的是让我骂师父。不知吊了多长时间。后来又强迫写所谓的三书,我不配合,恶警又让犯人把我叫到房背后脚踢拳打,她们专打阴部和乳房,晚上罚站不许睡觉,白天比别人多干一倍的活,中午不让休息,太阳多红也得站着,这样就是几天几夜。

一次因六一零的所谓考核我没有达标,被恶人罚站三天三夜,又一次是冬天,六一零又来搞所谓的考核,我还是不配合,又被罚站在院里三天三夜,每次罚站由于时间太长,陪我的互监受不了,对我连打带骂。后来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我的一切师父说了算。我站着不对,就坐在地上,她们不让我坐,我说没有错,我们都是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结果被监督岗听见了,到第四个晚上她们又让我到号室里站。就在当天,劳教所又送来了一个大法弟子,恶警规定,凡进来的大法弟子在三天内都要背会所谓的五化制度,所以她也站着背。我看她穿的很单,我乘互监睡着时给了那位大法弟子衣服,结果被互监发现,指使犯人将那位大法弟子狠狠毒打了一顿,第二天早上,我也被吸毒犯毒打,吸毒犯将我的头和脸用脚狠狠的踢和踩踏,我的脸和头肿得象个黑气球一样圆圆的。可那些邪恶的队长都没有问一句为什么。下午是法轮功学员每月体检的时间,恶警不让我去医院,她们怕曝光。

其实,吸毒犯有的病很重,狱警都舍不得给一粒药。而大法弟子没病却要强迫吃药。当队长不在时,大法弟子将药给了那些犯人吃。从这天开始,她们改变了迫害我的方式,变成每天用布擦院里的水,持续了一个星期。

到了冬天,我弟弟带着我十四岁的儿子来这里看我,我家离这里很远,由于家中贫寒,他们的路费还是借的,但警察没有让我和弟弟、儿子见面,他们俩再三的恳求也无济于事,最后弟弟含着泪带着痛哭的儿子回家了。

二零零三年年初我快回家的时候,我把以前写的东西全部烧了。有一天,队长周志忠让我现身说法她们录像,还要将我以前写的所谓思想汇报对着犯人念一遍,我坚决不配合,周志忠说:你不配合我要你蹲大狱,不释放你。我说你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在出狱的那天,会宁六一零没有来人,到了第二天中午,另一个队长问我有什么想法,我说什么想法都没有,当我走出劳教所的大门时,恶警周志忠用非常下流的语言辱骂我。

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

我回到家中一看:地也荒着,粮食也吃完了,孩子老人真是过着饥寒交迫的日子,我心里难受极了,要不是我是个大法弟子,能很坦然的面对,我就无法承受。就是这样,会宁县六一零头目郭伟还是指使郭城镇派出所恶警常巨录等人,经常来我家骚扰我们的正常生活,给老人和孩子施加压力,可怜老人在邪恶的干扰恐吓下,精神负担太重,无法承受不久含泪离开了人世。

那时,我家连吃饭也是上顿接不了下顿。为了拉扯孩子,我没昼夜的干活,因而就放松了学法炼功。孩子渐渐长大了,连住的房子也没有,二零零四年大儿子分家了,我就和二儿子、三儿子、小女儿四人住在五平米大的果园房里,因房子太简陋,连风雨都避不住。孩子上不起学,就一边打工一边种地,想挣点钱盖个大点的房。就在这年农历八月秋收时,县六一零头子郭伟与乡政府人员和派出所的恶警,来了三辆车,共十多人,象土匪一样冲进我的果园房,要强行绑架我,两个儿子着急喊道:你们把我妈抓走谁收拾庄稼,谁给我们做饭,要走把我们俩都带走!一个恶警就抓着小儿子的头往地上撞。我也急了,喊道:你们为何打我儿子!恶警才住了手。野蛮将我绑架到白银武川洗脑班进行迫害。

到了那里,恶人强迫我写所谓的三书,并放诽谤大法和大法师父的录像,进行精神摧残,二十五天后我回到家里。孩子由于吃不好、劳累过度、加上精神负担过重,身体消瘦如柴。以后,县六一零的邪恶和地方恶人不断来我家骚扰,给孩子们不断加压,使他们整天提心吊胆,恐慌不安。

二零零八年再遭绑架折磨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八日晚我给地里浇水,第二天早上回到家中,又饿又累,刚要喝口水,我家一下子冲进来十多个便衣恶警,把我从屋里撵出来,非法搜了我的全身,搜了所有的铺盖,在伙房连锅仓都翻遍了,将袋子中的玉米全泼撒满地,并抢走了我的大法宝书,一个电视锅,一个放像机,一个录音机,一个mp3。白银六一零的一个恶警,叫什么名不知道,听说是会宁关川人,他强迫我签字,我不配合,他恶狠狠的谩骂我。恶徒将我绑架到派出所,这个恶警照我脸上打了一掌,又用脚朝我脸上踢来,我用戴手铐的双手挡住。由于儿子的不正加上我有了怕心,恶警又要我交待电杆喷字的情况,并要找电杆。在车上我清醒过来了。他们问我电杆在哪儿?我不说话。村长告诉了他们。他们拽我下车要在电杆旁照相,我不配合,同时高喊: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那个村子的人都出来了,恶警急了,又将我强行往车上推。拽上车后将我拉到会宁县公安局。晚上恶警们吃饭睡觉,将我铐到暖气片上进行折磨。

第二天送到靖远县看守所进行迫害。在这期间,会宁县六一零的恶徒还经常骚扰,要照相签字等,都被我拒绝。在看守所他们强迫我们干活,我们绝食反迫害。所里的王所长叫来两个犯人和四个管教,将我强行按在老虎凳上八天八夜,管教强行给我戴上大小两个手铐,把我拽上车到医院灌食。

在医院里恶警们将我连踢带打推下了车,在地上拽着手铐又是拳打脚踢,据说是后勤上的一个恶人打的最厉害。灌食时他还坐在我腿上,灌的食物是一瓶水、一袋盐、一袋奶子,把一根很长的塑料管插进胃里面,那些东西灌下去,我只觉得嘴里像冒烟一样难受。他们知道我家没人送钱管我,怕在医院灌食花的钱多,就从医院借了开口器,在号室里灌,第一次就是那个后勤上的恶人,他故意把开口器插进我的咽喉,把器官堵死了,当时我想我不能死,就求师父救我,恶人松开了手,这样把我折磨了十八天,我是一百五十斤重的身体被折磨的瘦如干柴,两腿肿胀,两只脚趾甲缝里流脓血。

二零零九年被非法判刑,狱中备受折磨

二零零九年的二月份,会宁县六一零指示会宁法院非法判我三年刑,随后送到甘肃女子监狱迫害。现在邪党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比以前更凶残,他们把大法弟子与别的犯人分开,把大法弟子住的监区叫反邪科,其实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朱红(科长)、宋丽伟(副科长)、管我的恶警叫丁海燕(队长),强迫我每天早上看诽谤大法的碟片,下午强行写诽谤大法的所谓思想汇报,其余时间还要学习迫害大法的各种书。每个大法弟子身边安排一个犯人监管大法弟子,大法弟子如不按邪恶的要求做,他们就利用犯人给大法弟子施加各种压力,犯人在恶警利用加分、减刑的诱惑下加紧迫害大法弟子。如一个犯人转化一个大法弟子就奖二十元和加二十分。

我刚到监狱,朱红指定一个犯人做我的互监,因我不配合邪恶,朱红罚我站三天三夜,站的姿势要面对着墙,立正姿势,犯人陪我时她躺着嘴里脏话骂个不停,甚至还要打我,晚上陪我,白天睡觉,她睡觉时我又被别的犯人监管。吃饭时她们伪善的手段非常卑鄙,剩的饭菜好吃的她们不给大法弟子加一点,不好吃的她们连她们该吃的都少要,不管大法弟子能不能吃完,都要强行吃,不让剩下,还不让随便上厕所。她们故意找这样的机会,打骂大法弟子。开始迫害我时,她们不知道我的饭量,加多少我吃多少,而且我吃饭很快,如果犯人先吃完,我们又要受苦了。很多大法弟子被她们逼的经常让饭将嘴烫的起泡。后来她们发现我的饭量好就不给我加饭了。

她们为了要我写所谓的思想汇报,还强迫上文化课,因写不上所谓的思想汇报,互监把我的头当练拳的沙袋打。她们每天强迫我们看歪理邪说的一切东西,目的是控制我的思想进行精神摧残,在那种邪恶的精神控制下,我的思想真的一会明白一会糊涂。

二零一零年的农历八月中秋,白银六一零给大法弟子搞了一次摄像回访,甘肃只有白银这样搞,他们用伪善专门迷惑大法弟子的家人,家人不知道我们在监狱里受尽了一切非人性的折磨,还以为邪党对大法弟子好。

二零一零年我被假释四个月回家,因我不在家,两个儿子在外打工也没回过家。院里长满了野草。家里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盖房的木料也被雨下朽了。二零一一年春天下种时我什么也没有,地里的投资也很大,没办法,只有少种了一部份地,因没有钱买化肥,庄稼几乎没有收成。六一零表现出了他们伪善的一面,同时又为了迷惑世人,给我送来了两袋面、一袋米作为交换条件,经常来我家让我放弃修炼,干扰我的正常生活。后来儿子们都找了对象,过年都回到了家中,可家中连住的房子都没有。

我只是把大陆大法弟子在中共邪党统治下是怎样生存的写出来,让世人都知道中共邪党的恶行,并希望世界有良知的人们,都起来声援善良,制止恶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14/甘肃省会宁县农妇李金平遭劳教所和监狱迫害-258908.html

2008-12-20: 现被甘肃各监狱劫持的会宁县大法弟子情况
邵颜波   男  兰州监狱   被非法判刑八年   会宁县四方乡(西北师大体育系学生)
张勇(荣) 男  兰州监狱   被非法判刑三年   会宁县新庄乡中学教师
李(宝胜) 男  兰州监狱   被非法判刑七年   会宁县
常具斌   男  兰州监狱   被非法判刑十一年   白银检察院
李金萍   女  兰州女子监狱 被非法判刑三年   会宁县
王鹏云   男  甘肃天水监狱 被非法判刑二十年  会宁县甘沟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20/191920.html

2008-10-09: 甘肃省白银市看守所转移部份大法学员
甘肃省白银市看守所现正在重修,将部份大法学员转移到白银市靖远县看守所和白银市景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

其中白银市景泰县看守所约非法关押著八名大法学员:
张玉霞,女,48岁,甘肃兰州市人,在白银市被绑架,被白银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
张晓静,女,50岁,甘肃白银市长通电缆厂职工,于08年4月23日被绑架。
贾淑娟,女,39岁,甘肃白银市会宁县农民。于08年4月29日被从家中绑架。
杨建斌,男,36岁,甘肃白银市人,于08年8月18日被绑架。
廖安安,女,74岁,甘肃白银市民革退休职工,于08年8月18日被绑架。
王际都,男,65岁,甘肃白银市邮政局退休职工,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关押在兰州监狱。

白银市靖远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大法学员约7至8人:
崔建平,女,50岁,甘肃白银市针布厂退休职工,08年3月23日被绑架。
徐小英,女,42岁,甘肃白银市平川矿务局医院职工,08年4月26日在家中被绑架。
杨红霞,女,45岁,甘肃白银市平川矿务局退休职工,08年4月26日在家中被绑架。
白某某,男,30岁,甘肃白银市平川矿务局医院职工,08年4月26日在家中被绑架。
陈某某,男,53岁,甘肃白银市平川矿务局退休职工,08年4月26日在家中被绑架。
李金平,女,43岁,甘肃白银市会宁县农民,08年4月29日在家中被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0/9/二零零八年十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187366.html

2008-09-13: 甘肃省白银市三位大法弟子被绑架后下落不明
甘肃省白银市会宁县的李金瓶、刘海莲、贾淑娟三位大法弟子在4月29日被会宁县公安局绑架,到目前还没有任何消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13/185796.html

2008-03-29: 甘肃会宁县大法弟子及家人所遭迫害
一九九九年以来,被非法劳教的大法弟子有:杨立创(乡镇企业干部)、王鹏云(大学生)、陈淑娴、邓玉萍、刘新顺(高中物理老师)、王清芳、段姓大法弟子(姓名不详)、王浩、李金萍,还有几位不知道姓名。(希望知情的同修提供详细情况。)

被非法判刑的大法弟子有:王鹏云(二十年,现被非法关押在天水监狱)、邵颜波(八年,西北师大体育系学生,现被非法关押在兰州监狱)、张勇(高中教师,具体情况不详)、张恒通(三年,高中教师,现被非法关押在兰州监狱)、陈洁(三年,大学生,于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刑满回家)、陈淑娴(三年半,由于不配合恶党,二零零六年刑满后,又被甘肃六一零送到龚家湾洗脑班继续迫害几个月)、李姓大法弟子(情况不详)。

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有:杨立创(二零零六年,由于他坚信大法,不配合恶人,会宁政法委伙同公安恶警刑讯逼供,直接把人打死后,投入水窖制造假相,说他“畏罪自杀”)、张小东(在非法关押其间,在劳改医院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七年,恶人怕更多的人知道真相,把所有在教育系统工作的大法弟子全部调离教育系统,下放到乡镇企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3/29/175395.html

2005-10-02: 曝光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罪恶黑幕
欺骗绑架:兰通厂退休职工薛惠兰、李金萍等六名法轮功学员是被单位和居委会串通一气以开会、谈话为名,骗到居委会后绑架送至龚家湾洗脑班。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0/2/111615.html

2005-09-01: 自1999年7.20以来,甘肃会宁县邪恶之徒一直没有停止过对法轮大法弟子的迫害。先是对法轮功学员進行摸底,搜查、焚烧大法资料,而后“610”和国安大队在会师镇办了劫持所有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在城关派出所办了又一期洗脑班。参与恶警是王世权和手下人员,还有会师镇人武部葛效成等。在这之后,公安局还针对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在不同地点举行了拘捕大会,强行罚款、拘捕。

──2000年2月,大法弟子王肖、陈秀珍、姜振光、张荣、段元祥、王明、杨立创因去北京证实大法被强行拘留30天。

──2000年4月,610、公安局在会宁河畔三中拘捕大会上捆绑了大法弟子张荣、姜振光、刘兴顺老师,学生哭声成片;在甘沟剧院二千多人大会上捆绑了大法弟子陈秀珍、王琴芳,后又在会宁县电影院组织了全县职工大会,捆绑了大法弟子王清芳、姜振光等人,用大卡车将他们遊行示众,同时在拘捕大会上,将所有法轮功学员从城关派出所排队到电影院,面对观众亮相,手段卑鄙、恶劣。

──2001年元月17日,会宁县恶警呈报白银市劳管委员会对大法弟子邓玉萍、张荣、刘兴顺、郭俊斌、张克颖、张亨通非法拘留30天,后又对王灏、邓玉萍、张荣、刘兴顺、姜振光、郭俊斌、张克颖、张亨通非法劳教一年。

──2001年12月29日,对拘留15天、罚款200元的陈秀珍、段元祥非法劳教一年。

──2002年11月26日,大法弟子刘兴顺在武川洗脑班遭非人折磨,被索要无数“学费”,同时被迫害的大法弟子有姜振光、张荣、邓玉萍、段元祥、李金萍、张克颖等。

──2003年,大法弟子陈秀珍、段元祥、王清芳、陈淑娴(被劳教三年半)、杨立创(先后被非法劳教18个月)被非法劳教一年。

──2005年7月,大法弟子杨立创被会宁县政法委、公安局、土门岘乡政府联合残害致死,并为毁灭证据,移尸水窖,造成跳窖自杀的假象,政法委牵头将杨立创尸体草草掩埋。据乡里知情人称:公安“出手过重”,人死后抛尸水窖企图推卸故意伤害、致人死命的刑事责任;且不让亲人为其换装整容送行。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1/109570.html

2003-07-15: 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为了达到所谓“转化”大法弟子的目的,除了让单位派人外,还雇用了大量的陪教人员,对大法弟子实行一对一或二对一,住单间逐个迫害。名单如下,前面为大法弟子,后面括号内为陪教人员:李金萍(李素琴).

白银 会宁县联系资料(区号: 943)

2022-09-04:
警察电话15193093746
2021-02-07: 新庄乡派出所所长陈扬的电话号码:18294927006
2020-11-01: 会宁县河畔镇邮编:730700
河畔镇政府 0943-3282251 3282252 3282223
河畔镇派出所 0943-3282255
宋玉良(会宁县河畔镇副书记,主管综治委),电话:15349083535

2020-12-12: 参与迫害的单位、责任人员:

刘鹏文 18189680068 18919082675 13919766503 0931-8288282 0931-8288285
甘肃省政法委反邪教(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协调处副处长
惠强 白银市政法委书记
白银市政法委办公室电话0943-82218900943-82219400943--8248369
会宁县邮编:730700
会宁县委书记 王科健 0943--3221998
会宁县政法委书记 姜泰来 0943—3221465 0943-3220110
会宁县人大主任 0943--3223223
会宁县县长 秦俊山 0943—3221976
会宁县副县长:0943-3221026 0943-3221972 0943-3221027 0943-3221897 0943-3221996
会宁县政府主任:0943-3221827
会宁县委办公室 0943 3221002
会宁县防范和处理邪教领导小组办公室09433225828
会宁县邪党副书记:0943-3225513 主任:0943-3221839
副主任:0943-3229806 办公室0943-3221994
会宁县公安局长0943—3222988 0943-3221112
会宁县法院院长 0943--3221116
会宁县检察长0943--3221470
陈慈航 188 9900 8132 0943-3221465 会宁县政法委副书记(主管迫害法轮功)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2-02-06, 10:33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