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05-08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山东 >> 烟台 栖霞市 >> 王志生, 男, 71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山东省栖霞市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6-02-16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0-05-30: 山东省栖霞警察反复骚扰 王志生夫妇有家不能回
自二零二零年四月三十日,山东省栖霞市国保大队、翠屏区派出所、翠屏区政府人员反复骚扰七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王志生家,他的妻子被带到派出所问话,后又多次被骚扰,王志生一直没有回家,他的妻子躲避警察骚扰,也被迫离家。家中果树无人照顾。

四月三十日,山东省栖霞市国保大队、翠屏区派出所、翠屏区政府人员闯进法轮功学员王志生家,抢走很多私人物品,包括大法书、电脑、打印机等。当时王志生不在家,警察就把他的妻子非法带到翠屏派出所,进行所谓的笔录。

王志生妻子告诉警察:法轮功是教人做好人的,一点坏事也不做,真善忍没有错。每年冬天下大雪,周围道路上的积雪,没有人管,都是法轮功学员清扫。你们谁家没有七大姑八大姨的?说不定也有人学法轮功的,问问他们:谁不知道法轮功好?!

警察告诉王志生的妻子:王志生回来后,叫他来派出所做一下笔录。王志生一直没回家,更没去派出所。后来警察就多次到王志生家去骚扰,王志生妻子经受不住警察的骚扰和惊吓,也离家出走了。

王志生家里还有几亩苹果园,眼看要套苹果袋了,老百姓一年的收入就在这几天。警察把这一对七十多岁的善良夫妻骚扰的有家不能回。王志生夫妻无非就是希望老百姓保平安,无非就是用自己省吃俭用的钱做成资料,告诉老百姓在大瘟疫到来之前要如何保住性命,就象有人立在危墙之下,好心人告诉你离开危墙,离开就平安,不离开就有生命危险。警察、政府人员为什么还要反复骚扰、迫害好心人呢?

村子里的人都知道,王志生自从修炼了法轮功以后,一改过去的陋习,严格按“真善忍”做好人,家庭也和睦了,乡邻也友好了,还经常义务帮人做好事,不求回报,无怨无悔,这是村民有目共睹的。

有一次,一位叫林宣的司机开车与骑摩托车的王志生相撞,王志生的脚脖子被撞断。司机林宣说:“我把王志生拉到医院,在配合我办理完保险公司给我车子理赔事项后,他就请求回家了。不要我一分钱,没埋怨我一声,我送箱牛奶人家都不收。王志生回家后,经过学法炼功,很快就能双盘打坐,也能上山干活了。我把王志生这神奇事说给医院骨科主任听,骨科主任说:‘我不信,你把他的电话给我,我亲自打电话问问。’结果是真的。骨科主任也感到不可思议。”

林宣发自内心的说:“王志生俩口子都是好人,要不是亲眼见证,我真不知道法轮功这么好。以前,我对法轮功不说好,也不说坏,因为我不了解。现在不管在那里,只要提起法轮功,我就会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原叶家埠村书记王恩志遭恶报

之前原叶家埠村书记王恩志不相信善恶有报,更不相信法轮功是救人的高德大法,曾积极配合警察迫害法轮功学员,他经常亲自撕毁法轮功学员贴的“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粘贴。几年前,上边派人到各个村喷写诬蔑法轮功的邪恶标语,其它村被涂掉了,没人再管。可是喷在叶家埠村的标语,被人涂掉了三、四次,王恩志还会不厌其烦的再喷上三、四次,他说:上边下来检查,他没法交代。而且只要法轮功学员在他面前一提“三退保平安”,他就不愿听,甚至恶语相加,见王恩志无可救要,法轮功学员很失望,也很遗憾。

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四日下午,叶家埠村书记王恩志拉着一个村民从市里回家,半路上突然车不听使唤,鬼使神差似的接连撞坏十五个桥墩,最后连人带车摔到桥下,死相凄惨。

善劝栖霞市公安警察:中共迫害法轮功二十一年来,大法弟子对你们一直都是无怨无恨,因为你们都是被胁迫或被谎言蒙蔽的众生。法轮功是高德大法,法轮功学员都是修真、善、忍,道德高尚的好人。你们接触到的法轮功学员很多,是善良的好人,却被中共的“假恶暴”迫害了二十一年,当上天要惩罚这个恶党的时候,当瘟疫要淘汰跟随恶党行恶的党团队成员的时候,法轮功学员冒着生命危险用各种方式救度那些被谎言蒙蔽的众生以免于淘汰,也包括公检法司人员,不希望你们象王恩志那样不听劝告,最终毁掉自己。

其实,从天意上看,二零零二年六月,科学家在贵州平塘县鉴定的一分为二的“藏字石”的横断面上天然形成的六个大字“中国共产党亡”,已经警示世人十八年了,这个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法轮功学员劝三退保平安也十五年了,三退人数也接近三亿六千万了。

再次提醒栖霞警察和政府人员:迫害善良是害人害己的事,千万别做!把枪口抬高一厘米吧!因为良知是最高准则。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5/30/山东省栖霞警察反复骚扰-王志生夫妇有家不能回-407035.html

2020-05-06: 山东省栖霞市王志生在刘家河讲大法真相被迫害补充
2020年4月30号上午,山东省栖霞市王志生在刘家河(乡)给熟悉人讲大法真相,被其构陷,中午,城南派出所与国保大队六、七人去非法抄家,将私人物品:两台电脑、两台打印机、五箱纸、两盒墨、全部大法书籍非法抄走,将王志生之妻带到城南派出所做了笔录,下午其女将其妻接回。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5/6/二零二零年五月六日大陆综合消息-404843.html#2055231137-1

2020-05-04: 山东省栖霞市王志生在刘家河讲大法真相被迫害
2020年4月30号上午,山东省栖霞市王志生在刘家河(乡)给熟悉人讲大法真相,被其构陷,中午,城南派出所与国保大队六七人去非法抄家,将私人物品:两台电脑、两台打印机、五箱纸、两盒墨、全部大法书籍非法抄走,将王志生之妻带到城南派出所做了笔录,下午其女将其妻接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5/4/二零二零年五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404754.html#2053223340-22

2011-08-24: 山东栖霞市王志生曾经遭受的毒打折磨
文/山东法轮功学员王志生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四日】王志生,六十二岁,山东省栖霞市翠屏区叶家埠村农民。十多年中,坚持修炼“真、善、忍”法轮大法,遭受当地中共人员一次又一次的凶残迫害。下面是他对自己受到的迫害的控诉。

学法轮大法以前,我是远近有名的尖滑人,把身体搞得不象样,胃病、肠炎、骨质增生、神经性皮炎、耳鸣、腰腿痛等各种疾病都找上我,我被折腾的体重只有一百零四斤,满脸皱纹,象七十岁的老人。当时觉得人活着没啥意思,也就随着社会潮流滑下去。

可喜的是,我在一九九八年七月幸遇法轮大法。读大法书,按照李老师讲的“真、善、忍”去做人,坚持天天炼功,做好事,彻底改变了自己以前的行为,不知不觉各种病都没有了,思想境界有了很大提高。我把自己炼功受益的情况介绍给别人,让人们都知道法轮大法好。

可是,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迫害发生以来,为了讲清真相,证实大法,我先后数次被非法抄家,二次被非法劳教(共五年)、五次被拘留,二次被强迫进洗脑班。在劳教所、拘留所、洗脑班这些邪恶的黑窝里,我的身心遭受无尽的痛苦与折磨。好在历经血腥风雨,我走过来了。在这个过程中,我时时都能感受到师父点悟和呵护,这也是我虽经历了这么多的魔难,还能坚定的在大法中修炼的力量源泉。下边把我在黑窝里遭受的迫害公布于世,让所有世人都了解共产邪党的邪恶暴行。

二零零零年四月,在栖霞市公安局“六一零”(江泽民指使成立的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凌驾于法律之上的非法机构)头目唐功铭的指使下,栖霞市公安局和城南派出所一帮人直接到我家非法抄家。把师父的法像、大法书、资料、炼功带、录音机一并抢走,把我绑架关进了看守所折磨了一个月。六月初,恶徒怕我到北京讲真相,在唐功铭的命令下,城南派出所恶警郝建军及翠屏区恶人林应许等几个恶人到我家再次将我绑架,关进看守所折磨一个月。

每次一进看守所,狱霸就带领几个恶犯人把我围起来或按倒在地暴打一顿,接着拉出号,搜身、剃光头、照相、按手印。恶警强逼我背监规,像奴隶一样每天干14-15个小时的活,还逼我每天晚上值班,不让睡觉、不准炼功,由二名犯人监控着我。非法提审时,叫我蹲着不准动。每天只给我吃一顿窝窝头,里面尽是沙子,都不敢用牙齿对着嚼。每顿饭只给一块咸菜或一勺菜汤,菜里面什么虫子都有,都是市场里没有人要的垃圾菜,咬都咬不烂,犯人都说看守所吃的是猪狗食,还吃不饱,在看守所迫害下,身体受到极大的伤害。

因为我坚持对法轮大法“真善忍”的信仰,同年九月初的一天晚上,恶警唐功铭指挥城南派出所郝建军、刘尧飞、徐某及翠屏区副书记李志勇、张香兰等恶人,又将我绑架了,并抢走了大法书、《论语》挂图,还有大法资料,把我送到派出所,双手铐在铁窗上。我身上戴着法轮章,恶警想抢,我不给,恶警对我拳打脚踢,把我按倒在地。他们将抢去的法轮章放在地上用脚踩。铐了我一天一宿连饭都不给吃。第二天晚上又把我关进看守所折磨一个月。出来后,直接把我送养老院封闭“转化”,不让家人知道。半个月左右,在家人和我本人的抗议下才放我回家。这一年,因为我多次被关押,造成我家的粮食和果园都减产,经济受到严重损失。

在邪恶的高压迫害下,我们广大大法学员没有放下修炼,仍然时时按师父的“真、善、忍”要求去做好人,有时间就学法炼功。这触怒了恶党徒。在二零零一年五月初,栖霞“六一零”办洗脑班,强行“转化”大法学员。

在政法委王玉生的指挥下,大面积抓捕法轮功学员。当时我正在果园给苹果授粉,三辆警车开到地边,七、八恶警上来抓我。我想不能这样受邪恶的迫害,我就从树底下往山上跑去了,从此我就被迫过上了流浪生活,家不能归,亲人不能见,那真是度日如年!白天还好说,一到晚上就不知道这一夜怎么过,同修家不能去,亲朋好友家也不能去(听说几天前恶警开车到栖霞镇前阳窝村我的姑舅姨妹家找我),人们都怕共产恶党的株连政策。我经常在大山上转来转去,想着今晚在何处度过?后来听说,我出走后,恶警几乎天天到我家骚扰,有时三更半夜敲门进家,我家人常常连觉都不敢睡。我们家,他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成了他们随意践踏的地方。邪恶抓不到我,就把我妻子抓到小庄洗脑班进行迫害,二十二天后才放回家。

七月一日晚上我悄悄回家(连家人都不知道我回来了),被村里的恶人发现,早晨几辆警车,十几个恶人翻墙进了我家。我正在炼功,两个恶人按着我的头,另一人扭住我的胳膊推上警车。当时我全身只穿一条短裤。就这样被关进了小庄洗脑班。因为我不听他们的,拒绝洗脑,更不“转化”,还给他们讲真相,他们把我关进单间,不让和外人接触。二十五天后,他们又把我第四次绑架到看守所。八月一日,天不亮,下着倾盆大雨,我被强制非法劳教二年。

栖霞市“六一零”紧跟江泽民迫害法轮功,逆天理而行,已经停办了二年的洗脑班,在二零零四年八月中旬又死灰复燃。他们肆无忌惮的疯狂绑架法轮功学员到洗脑班强行洗脑。二零零五年一月十一日(即中国大年前),牟忠华、唐功铭指挥城南派出所恶警闯入我家,把我绑架到小庄洗脑班。他们直接把我推进两间空房中,几个恶人一下把我围起来,有的甚至跳上床摩拳擦掌、恐吓威逼、扬言要把我 “当靶子练拳”,前顶后推,让人感到一下进入地狱,没有生存的希望了似的。接着把我双手倒背吊铐在自来水管上,只有两脚沾地。为了逼我“转化”,利用熬鹰手段,将我双手倒背吊铐了七天七夜,恶人每天三班倒,不让睡觉。一顿只给一个二两大的小馒头,如果是面条,每顿一小碗(二、三口就吃光了,其它都是水)。长时间不准去厕所,有时憋不住尿裤子里了,裤子湿了也不准换,一直穿尿湿的裤子,二月连过大年都不准换衣服,每天闻着尿臊味。家里送来了衣服,就是不准换(家人当时拿去的衣服至今狱警也没还给我)。

酷刑演示:背吊铐
酷刑演示:背吊铐

经常不给水喝,有时几天都不给喝一口水。

他们对我拳打脚踢,使用各种刑法,在七天七夜里用尽了招数。期间,牟因容、常因魁、聂××当班时,我一闭眼他们就用手掌来抽我的眼,手打痛了,就用厚厚的书来回抽打,最后书都打烂了,又换上带刺的暖水袋抽我的脸。

在十五日夜间,夜深人静,常因魁把我的右眼打瞎了,他竟然高兴的用手机给我照了一张像,说把这张“独眼龙”照片给他的朋友看一看。后来他的两手打累了,就用穿着皮鞋的脚去踢我两条小腿的前面,象踢足球一样,有时用皮鞋后跟踩住我的脚趾头在地上使劲的捻,想把我的脚趾一个一个都捻下来。他们踢我没有什么时间限制,想踢就踢,饭前饭后,过来过去(每天不少于二、三百下)有一次牟因魁把我嘴撬开,用钢筋做成的象小锤子一样的东西,插进我嘴里来回敲我的牙,一个不落的敲,我的满口牙都被他敲打的来回晃动。

在七天七夜里,我被邪恶打的昏死过两次,每次被折磨昏死,他们就往我身上泼凉水。天很冷,下着大雪,我穿的衣服又少,在凉水的刺激下,过一段时间我就苏醒过来,就又被吊铐在铁管子上。有时吊在小屋内火炉边,烧大火烤我,关上门,他们都热的跑到外面。

由于长时间吊铐,两手腕被勒进去两条大血口子,右手腕的口子都可以看到骨头,两只手背肿的象大馒头,两条腿肿的裤子都脱不下来。第八天大便,上厕所有人扶着我我都蹲不下去了。二十多天不让我们洗脸刷牙,强制我们看“转化”的邪恶录像,写所谓“体会”,不准炼功、背经文。在身体被迫害的那么严重的情况下,他们逼我天天出操跑步、扫雪、擦车、打水、卸煤,这些活儿,超出了我当时的体能。我的身心受到极其严重的伤害与侮辱。

恶人为了达到他们的目地,完成他们的所谓“转化”名额,春节后,第五次把我从小庄洗脑班送进看守所。在看守所折磨二十多天后,二零零五年四月十二日再一次被非法送进王村劳教所遭受三年残酷迫害。

在王村这个邪恶的黑窝里,天天做奴工,干活搞定额,完不成任务中午加班,晚上加班,一个月只有二天休息,还安排其它劳动,打扫卫生、装车、卸车(整包的水泥)和其它杂活,白天干活,晚上集体逼看录像或电视,进行邪恶的洗脑,强迫写所谓的月小结,开点名会。恶警经常清监、搜身,搜到谁身上带经文,马上戴上手铐,推进厕所,打开门窗,夏天让蚊虫咬你,冬天往身上泼凉水,让你穿着冻得邦邦硬的棉衣、棉裤,就这么冻你。还用电棍电,逼你“转化”。每顿饭就是萝卜汤,吃了几个月、一直吃到五月份。谁不按劳教所的所谓规定做,就给谁加期。由于我在控告劳教所违法的信上签名,被关押洗脑,加期,三次加期一个多月。谁喊一声“法轮大法好”就隔离、吊铐、电棍电。

以江泽民为首的邪恶政治流氓集团,为了个人私愤,残酷迫害善良无辜的炼功人,根本上违反《宪法》,侵犯人权,天怒人怨,必将受到历史的审判和上天的惩罚。人啊,快清醒吧!不要跟随恶党葬送自己的生命,不要再让自己的良心沉默,一起来反对这场邪恶的迫害,让正义和善良重返人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24/山东栖霞市王志生曾经遭受的毒打折磨-245818.html

2006-02-16: 山东省栖霞市610、公检法不法人员再度行恶
农历新年前夕,山东省栖霞市和公检法不法人员突然将已被非法劳教一年多的法轮功学员李从林、林建萍从山东王村劳教所拉回栖霞,关押在拘留所里,并绑架了法轮功学员马少杰,企图对他们進行非法重判。

从2004年下半年到2005年上半年,山东省栖霞市610的几个邪恶坏人将50多名法轮功学员绑架到小庄职业中专洗脑班强行迫害,恶徒残忍的殴打法轮功学员,强行灌食,连续几昼夜不让睡觉,逼迫写“三书”。

法轮功学员李从林、林建萍、王志生、乔瑞荣等10多人被非法劳教。当地公检法不法人员并以法轮功学员邴伟丽发了几张讲真相的传单、写了几条标语口号为由,非法判处她10年徒刑。消息经栖霞、烟台电视台反复播出,在社会上引起极大的民愤,很多世人为邴伟丽被不公正判刑鸣不平,纷纷谴责栖霞610和公检法不干正事专门打压法轮功的罪恶行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2/16/120894.html

烟台 栖霞市联系资料(区号: 535)

2021-04-25:
唐家泊镇派出所
邮编:265315
电话:0535-5361110
所长周昕:18660075321
副教导员刘树金:18660075312、13964559755
警察郝建成:18660075315
警察王玉爱:18660063726、13589893302
警察王雪海:18660050726、13964563798
警察孙召东:18660077485、15165720888
警察刘宝刚:18615031563、15106573777

2021-04-25:
桃村镇派出所
邮编:265301
电话:0535-5484110
所长栾华:18660075135、13954593700
副所长李振:18660075151、13905459769
副所长程千亮:18660075125、13688686018
警察孙曙斌:18660075235、13583574186
警察林寿光:18660075236、13153531172
警察迟京波:18660075237、13562505991
警察刘振强:18660075252
警察喻祥波:18660075253、15253571660
警察连日辉:18660077455、15166383356
警察王朝春:18660077457、13515453508
警察陈建利:18653607009
警察林 枫:18753158683

2021-02-07:
盛家沟村书记:盛利平 电话:13792584333 其父亲:盛天舵(音)
苏家店镇派出所 电话5451110(邮编265311)2019年
李国洁 所长 18660075218 13562593386
朱承强 副所长 18660075133 13791216666
马春刚 科员 18660075255 13697898366
陈飞 科员 18660075292
李晓东 13854120921
刘晓辉 工人 18660077473
2021-01-27: 西城镇派出所(2020年) 电话5411110(邮编265309)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4, 8:04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