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10-23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吉林 >> 四平 伊通县 >> 周玉珠, 女, 80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吉林省伊通县伊通镇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5-11-11
家庭成员: 儿媳: 周玉珠
其它亲戚: 周玉凤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1-09-26: 中共各类人员来骚扰 吉林八旬周玉珠和家人同抵制
吉林省四平市伊通满族自治县老太太周玉珠,以前身体患有多种疾病,需要常年吃药;修炼法轮大法二十多年来,身体健康,没吃过一片药,近八十岁的人了,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年轻很多。最近几年,周玉珠没在伊通县居住,但也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受到了伊通县中共各类人员的多次骚扰。

二零二一年六月末,周玉珠接到伊通县派出所警察的电话。因为她知道中共邪党在搞所谓的“清零”行动,她没说几句,就挂断电话,再来电话,她也没接。

二零二一年七月初,周玉珠的儿子到伊通县办事,晚上回到他家在伊通的房子过夜。回到家中,没超过一个小时,大概是晚上十点多钟,就来一帮人急促的敲门。敲门的人开始说是社区查核酸检测的,后来又说是派出所的。因为天太晚了,家里又只有周玉珠的儿子一个人,而外面一帮人的身份不明,所以她儿子就没开门。

那帮人在外时断时续的折腾到半夜十二点左右,严重影响了楼上楼下邻居的休息。周玉珠的儿子在屋里也担惊受怕的过了一宿,而外面有两个人在门口守了一夜。

第二天早晨八点,外面人又开始敲门,她儿子一开门,看到外面有一帮人,就想回身把门关上,但他被人给拽住了。有两个小警察强行冲进了屋内,这群人都打开手机拍照。有几个人到其它房间乱走乱看。因为家里只有她儿子一个人,想拦也拦不住。

接下来沟通,才知道,这些人有社区的、有街道的、有派出所的、有国保的。周玉珠的儿子发现年轻的办事人员都戴着口罩,有点职务的,都没戴口罩。他们是针对周玉珠来的,想逼迫周玉珠签污蔑法轮功的所谓“三书”。他们也曾到周玉珠居住的城市来过几次,想通过户籍信息、住房信息、手机定位等方式找到周玉珠,但都没成功。

周玉珠的儿子知道她母亲修炼法轮大法受益了,并且母亲年龄也大了,不想让母亲受到骚扰,就与这些人争吵了一个多小时。因为他还有事情要办,但被这些人缠着无法脱身。为了急于脱身,他提出要替母亲签字,但被来人拒绝了,他又提出要把户口迁出伊通县,也被拒绝了。

来的人当时想让周玉珠的儿子带他们找周玉珠签字,并且要到四平,接上邪恶的“帮教”人员一起去,被周玉珠的儿子拒绝了。

在不断的争吵与向领导请示后,达成协议,他们就让周玉珠的儿子回家先与母亲沟通,然后再与他们电话联系。

实际上,他们也知道自己的行为是见不得光的。因为周玉珠的儿子吸烟,裤兜里有一盒烟,从外面看,方方正正的,那些人怀疑是不是手机,怕被录音。在谈话中,有人借机就摸一下他的裤兜,后来给他们看过后才放心。

这次骚扰的主要责任人是西街孙姓的政法委书记、王姓的国保人员、西街派出所副所长。

周玉珠的儿子回来后,告诉了母亲在伊通所发生的事。周玉珠告诉他:“那个字我不能签,并且谁也不能代我签。”

周玉珠讲,因为修炼法轮大法前,身体特别不好,如果不修炼法轮大法,她能不能活到今天,都难说。所以如果签了那个字,在人中,属于忘恩负义,更严重的是法轮大法是佛法修炼,污蔑大法,是要遭恶报的。从文化大革命过来的人都知道,很多参与扒庙和砸佛像的,不但自己遭恶报了,子孙后代也会跟着遭恶报。

周玉珠的儿子咨询了一些懂法律的人,了解了中国的现行法律,明确了法轮功在中国根本就是合法的。在迫害法轮功刚开始的二零零零年,中国公安部认定了七种邪教(注: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国务院认定了七种邪教,也就是中国明确认定的邪教有14种,里面都没有法轮功。二零一一年中国新闻出版总署50号令,废止了1999年禁止法轮功出版物的文件,也就是说现在印刷法轮功的出版物也是合法的。

那天,那伙人非法侵入民宅,及一些行动,违反很多法律,如《宪法》第三十九条规定:公民的住宅不受侵犯。《民法通则》第一百条规定:公民享有肖像权。未经本人同意,任何人不能随意给他人拍照、录像和录音。《刑法》第二百四十五条“非法搜查罪”、“非法侵入住宅罪”等等,

有人建议,应该告他们,周玉珠的儿子就想打公安警察违法违纪举报电话12389、政法警察举报电话12337,举报那天闯入他家的那些人,如果抓住他们违法违纪的事举报不放,肯定就会有人被处理。

第二天,周玉珠的儿子与街道政法委孙姓书记电话沟通,明确了他母亲不能签字的态度,并指出了他们那天违法违纪的事实,也告诉了他们法轮功在中国是合法的。

沟通中发现,这些具体办事的人员也是被逼无奈。中共邪党用公职、升迁等要挟他们,如果没有中共邪党的逼迫,很多人都不会主动做这种坏事。周玉珠的儿子考虑到主要责任不在他们,大家的生活都不容易,就搁置了举报他们那天违法违纪的想法。

后来一段时间,这些政法委人员等都是电话沟通,周玉珠这边一直态度坚决,对方态度逐渐变软,先说不用签字了,只要躺在床上,让录像就行(录像经处理后,就能被用来污蔑法轮功);被周玉珠拒绝后,又提出只要偷着给拍张照片就行;被周玉珠拒绝后,又提出周玉珠的儿子替签字也行,也被周玉珠拒绝了。

期间,周玉珠也被威胁停发社保金。周玉珠的儿子当时就明确说:“如果停发,就告你们。”在周玉珠态度坚决与家人的正义抵制下,政法委等人员邪恶的阴谋没有得逞。

另外,伊通县在这次邪恶的“清零”骚扰中,办了两次洗脑班。在洗脑班上,为了欺骗那些坚定不签字的法轮功学员,造成一种大家都签字了、就你没签字的假相,有恶人造谣说:周玉珠早就签字了。其实,还有一些伊通县的法轮功学员没配合他们签邪恶的“三书”,但也被造谣说“已经签字了”。

中共不法人员就是用这种谎言欺骗民众,迫害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但是,谎言一揭就穿,越来越多的民众,包括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各类人员,看清了中共的真面目,开始认同法轮大法好。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9/26/中共各类人员来骚扰-吉林八旬周玉珠和家人同抵制-431890.html

2005-11-10: 伊通大法弟子周玉珠遭劫持迫害的经历
2000年11月8日,吉林省伊通县伊通镇大法弟子周玉珠姐妹四人去新兴乡亲属家串门,途中被恶人举报,向阳村上的治保主任一边向乡里派出所汇报,一边在后面追赶,乡里的派出所在前面堵截,就这样两面夹攻把她们绑架到派出所。

到派出所后,恶警马上向县公安局汇报,不多时公安局副局长宗国,政保科科长黄乃权,恶警刘影就来到了新兴乡派出所。恶警马上对她们進行搜身和审问。当天下午4点左右把她们送到了县拘留所,这时恶警边录像边安排人员進行抄家,去了两辆车,车里7、8个人。到她们家门口时,分管派出所的3、4个恶警早就在她们家楼下等着呢。当她打开门这十几个人一拥而進,有翻箱翻柜的,有翻桌子的,有翻壁橱、厨房的,阳台都翻个遍,连卫生间都是几進几出的,可是一无所得,把整个房间的东西翻的乱七八糟,七零八落。抄完家后十点左右把她们送往看守所刑拘,送监号里恶警特意让周玉珠挨着姓李的一个杀人犯睡。

11月8日晚周玉珠的家人也不知道她被劫持,也没有被褥,就在监号的铁板炕上又冷又饿的坐到天亮。11月9日晚6点左右,刚要睡觉,恶警就提审周玉霞、周玉凤、徐彩霞。监号的犯人也说:就怕夜审,要动刑、打人的,最可怕的是夜审、外审。听到她们这么说,周玉珠就更担心,一夜几乎未阖眼。

11月10日晚上临到她的头上了,从11月10日开始到13日止,三天三夜罚站、不让睡觉(地点看守所食堂),恶警三班倒,两个一班,是110派来的恶警,都很年轻,周玉珠也不认识,事后她也不知道姓名。警察们气势汹汹的威胁、恐吓,高声喊让她交代,她当时很平静,也不承认,她也没犯法。她们四人被绑架时,正是伊通县大法弟子走出来讲真象的很多,大街小巷贴法轮大法好、挂“法轮大法好”条幅的也很多,向居民区发资料的随处可见。公安局正发愁找不到发资料的人,就在这当口上,她们被绑架是首例,全县成了第一条新闻。因此不断的上报纸、电视,轰动全县。当时警察们认为找到突破口了,抱着很大的希望,大会、小会没少开。

在看守所罚站的第二天,公安局的领导班子和当班的恶警十几人,用了几个小时的功夫审问,最后枉费心机,一无所得。第三天分管迫害法轮功的县委副书记席学成,公安局长陈建民,政保科长黄乃权,再次审问她们资料是从哪里来的,谁下载的,与谁来往过,审问几个小时她们还是那句话,不知道。在这期间县里开会总是提起此事,特别是一次县委书记程长柱在全县局级以上开会大发雷霆,恶狠狠地说:“这几个老娘们都整不了”。最后不管恶人们采取甚么办法都枉费心机。

在罚站过程中,周玉珠有时背《论语》、《洪吟》,所以尽管遭受三天三夜体罚,周玉珠一个字也没留下。警察们一无所得。第二天开始这六个恶警都程度不同的出现了身体不舒服,对她恐吓、威胁的恶警还说一些对师父不敬的话,该恶警就嗓子痛。有的恶警感冒了,有的胃疼。警察们还让她交代,还问她炼不炼了。她说:“我原先一身病,特别是心脏病,你们年纪轻轻的这几天都受不了了。我这六十来岁的老年妇女,现在身体都非常好,我真的受益了,你们也看到了。”那几个警察也点点头,笑呵呵的承认了,以后再罚站也不审问她了。

三天后周玉珠全身发痒,像得了疥疮一样,一身红疙瘩,奇痒无比,夜间无法入睡。这次拘留52天站了三天三夜,進去那天晚上坐了一宿。长疥46天无法入睡,手不停的挠,指甲挠的都发软,发累,胳膊都不愿意抬起来,手也肿大,裂口子,流血水等,有时身上像针刺的痛,有时感到全身发冷,像四周進凉风一样难受,真是苦不堪言。由于长疥留下了后遗症,左大拇指裂,前额右侧出个大脓包,留下一个疤痕。从看守所回家后,疥疮继续加重,有一段时间生活不能自理,不能洗衣服,一些家务活不能干。这样的身体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还报批了劳教三年。由于家人的关心及营救心切,同意罚款6000元所外执行,警察才放了人。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10/114232.html

四平 伊通县联系资料(区号: 434)

2021-06-08: 伊通县政法系统相关信息
邮编:130700
电话区号:0434
伊通县政法委
电话:0434-4222437、0434-4222493
伊通县国保大队:0434-4228071
伊通县看守所:0434-4228600

县委书记张恒:2018年6月到任,曾任吉林省梅河口市委副书记
县长:叶永兴
副县长:王浩、李瑞兴、孙大太、王建新、艾四化、张轶群
政法委书记:杨文胜
政法委副书记:王世清
政法委副书记兼公安局局长:王建新
副局长崔振林:185434190050434-4378000
副局长韩劲松:18543419007、139444808880434-4230033
副局长周明:18543419003、158444773730434-4267177
副局长孙盟:18543419666、13844499658
副局长王伟:18543419006、13321439999
纪检书记郭威:185434190100434-4226231
刑警队长隋义:185434190110434-4263363
法制科长李晓东:185434190120434-4240111
办公室主任史洪亮:18543419088、0434-4209333
刘波(负责董维兴案件):18543411710、185434210370434-4228576
赵远:136944000000434-4269099
张庆堂:18543419116
国保大队队长王久清:18543419600、13630959600
国保大队铁自仁:15886061111
国保大队副队长:胡宝明18543419095、13843481651
国保警察李凤东:15844460828
永宁街派出所所长张东宇:18744454447、18543411307
永盛街派出所所长马鑫:15004431111
韩杰:136307497200434-4237708
付立军:138444989770434-4268565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4, 8:04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