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06-15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河北 >> 衡水 景县 >> 孙连君(孙连军), 男, 37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河北景县北留智镇辛宅村人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5-10-04
家庭成员: 兄弟姐妹/伯父母: 孙连营 孙连君(孙连军) 孙连才 孙连平(孙连苹,孙连萍)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1-10-04: 河北景县法轮功学员被毒打折磨案例
.......
孙连君遭受的迫害

孙连君,男,今年三十七岁,河北景县北留智镇辛宅村人。九八年修炼法轮功。

九九年十月,孙连君进京上访,遭非法抓捕,被景县公安劫持到景县看守所关押。他在景县看守所关押期间,遭看守所的犯人毒打两个小时,所长给他戴上十几斤重的脚镣四十天,他被‘吊背铐’半天。尽管这样,孙连君依然按“真、善、忍”做好人,给看守所的犯人们和警察讲法轮功真相,并善待每一个人。看守所生活条件极差,吃的、用的都是奇缺的,犯人们都吃不饱。孙连君把自己吃的节省下来分给犯人们。孙连君主动承担监室内每天的卫生清扫,十冬腊月天,室内都上了冻,他双手拿着结了冰碴的抹布,把监室内的地板擦的干干净净。人心都是肉长的,孙连君的善行感动了曾毒打过他的犯人们,犯人们向他道歉说:“法轮功真好,我出去也炼法轮功。”

孙连君在看守所遭非法关押期间,原北留智乡书记周瑞兴、乡长王万红向他七十多岁的父母勒索了三千元。景县原法院院长张海燕威胁孙连君,放弃修炼就可以回家,不然就判刑。孙连君说:“我只是想向政府说一句真心话,我不想欺骗政府,更不想欺骗自己的良心”。景县法院非法将孙连君判刑三年半,他被劫持到唐山丰南监狱继续遭受迫害。

孙连君在唐山丰南监狱四支队期间,遭恶警教唆的四名抢劫犯二十四小时监控,不许和任何人说话,逼迫他看诬蔑法轮功的录像、放弃修炼法轮功。恶警看他仍坚信法轮功,将孙连君转入监狱二支队,下放盐场进行劳役迫害一年。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0/4/河北景县法轮功学员被毒打折磨案例-247483.html

2005-10-04: 河北景县大法弟子孙连营一家遭受的迫害
河北景县孙连营一家人因修炼法轮大法,屡遭邪恶之徒迫害,几年来,被邪恶之徒非法罚款八万余元,孙连营被非法拘留三次,非法劳教三年,他妹妹孙连平被非法劳教二年,二弟连君被非法判刑三年零六个月,他大弟连峰被迫扔下两个十来岁的孩子流离在外。他的父母孙书田、汤书芬被恶人非法抄家、勒索、侮辱、被逼迫说假话。以下是孙连营一家遭受迫害的遭遇。

* 苦难家庭缘结大法 得新生

孙连营,河北景县人,1958年生。父亲孙书田,母亲汤书芬,孙连营是家中长子,下有三个弟弟,依次为:连峰、连君、连才,还有一个妹妹名叫连平。因孙连营母亲身体不好,患有气管炎、肺心病,有病做不了饭,孙连营八岁时,就学会了用铁炉子、拉风箱做饭。而他又在11岁时得了急性肠胃炎,留下了后遗症,天天吃药,苦不堪言。后来他父亲孙书田又因胃穿孔做手术,结果留下了肠粘连的后遗症,每年要犯个十次八次的,犯病时,上下不通,呕吐,肚子涨的象鼓一样。其大弟孙连峰9岁时就患有心脏病、气管炎、鼻炎,又伴有胃痛、风湿、经常感冒,上中学时一病不起,因而退学。孙连营32岁时患高血压,四处求治无效,病情日重,只能靠吃药维持。孙连营的妻子在生孩子时发高烧,通过抢救和用冰块冰,总算活了下来,但从此以后手脚不管冬夏都是凉的。这一家人几乎都生活在病痛当中,苦捱岁月。

1998年,孙连营的妻子下班回家后说心里难受,头晕,到医院一检查说是高血压。这使她本来就不好的身体更是雪上加霜。一家子病人,这可怎么活啊?!就在这时,一个朋友给他妻子送来了一本《转法轮》,告诉他们说:这书挺好的,让他们好好看一看。孙连营的妻子原来练过好几种气功,都没起什么作用,这次是照样不相信。这样,这本书在他们家放了一个月之久。一天,孙连营无意中拿起了这本《转法轮》。孙连营看完后对妻子说,看看吧!这本书讲得真好,和其它气功书不一样。就这样,他们抱着试试看的想法走入了修炼的大门。当他们一走进炼功场就有一种舒服感,炼了几天,他妻子的高血压就一天比一天轻。他们两口子的病很快好了,身体一身轻,从此知道了无病的滋味。

于是他们把这高德大法传给了家里人,一家十几口都走入了修炼中。不久,他母亲的气管炎、肺心病、他父亲的肠粘连、他二弟的高血压都好了。特别是他的一个侄女,先天性心脏病,也慢慢好了,这是他们连做梦都想不到的。从此他们一家沐浴在法光中。

* 大哥孙连营说声“炼” 被非法劳教三年

1999年7.20,江氏邪集团发动了对大法的无理打压,孙连营和功友一起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但信访局戒备森严,进不去。孙连营回家几天后,被景县公安局政保股警察赵明广拘留了7天,罚款1000元,并被逼写了所谓“保证书”。

1999年10月27日,孙连营又赶往北京。这时孙连营的十四岁的儿子给他打电话,说也要去北京证实法,孙连营就回来了。几天后,景县公安局警察赵明广再次拘留他一个月,警察逼孙连营写“保证”,他不写,邪恶就威逼着他的亲家替他写了一个,又罚款5000元。

2000年12月28日,孙连营第三次进京,在离广场很远处就被便衣拦截,让他骂师父、骂大法。他不骂。警察对他连打带推,推上警车拉往车站派出所。后景县驻京办事处的刘学悟把他拉回景县北留智乡政府。

在北留智乡乡党委书记周瑞兴、乡长王万红的指示下,乡派出所所长刘明春带领喝的醉醺醺的十几个打手,在孙连营刚一下车的时候就象疯狗一样朝他扑来,有的用木板、有的用拳头、还有的脱下了皮鞋,朝孙连营劈头盖脸的打下来。孙连营的头被打破了好几处,高一块、低一块,身上青一块、紫一块。恶人用拳头捶他的双眼,当时他的两眼发紫,就象瞎了一样;鼻子被打破,流了好多血;寒冬腊月,恶徒用冻成一个的墩布在他脸上来回拖,拖完后他们就哈哈大笑。恶徒还逼他蹲马步,两腿弯曲,两臂向前伸直,放上三块砖,砖掉了就打。

就这样连续折磨了好几个小时。孙连营眼也看不清东西了,头脑也不清楚了,只有一口气支撑着。天快亮时,他们把孙连营用绳子捆起来,叫他站在暖气管边上,又捆在暖气管上。这时他站不住了,他们就松了松绳子,叫他坐在了床边上。不知什么时候,有人把暖气的排气阀打开了,孙连营的棉裤都湿透了。

第二天下午,乡党委书记周瑞兴问他还炼不炼,孙连营说“炼”,后被非法判三年劳教,在劳教所遭受到残酷折磨。

* 大弟孙连峰被迫流离失所

大弟孙连峰1999年10月去北京为法轮功鸣不平,还没等找到信访局,半夜在旅馆里被警察绑架进北京市郊看守所。当时天气已经很冷,外面下着小雪,里面的刑事犯脱光孙连峰衣服,往他身上浇了半个小时的凉水。几天后,孙连峰被景县警察关入县看守所。

在这期间,县公安局政保股赵明广等人到他家非法抄家,乡里以叶书记为首、包括王永玲、左贵玲、苏凤起、王红亮、段永福等人也经常上门骚扰、恐吓,晚上爬上墙头大喊大叫,把他70多岁的岳父、岳母吓得全身发抖。乡书记周瑞星、乡长王万红还敲诈他家三千元钱,由村支书林芝元经手交给葛志强。连峰的妻子钟进文被叶书记强行要走身份证,并被勒索200元钱。孙连峰被非法拘留一个多月后,公安局政保股通知他的家人带3000元钱现金去公安局领人。家人各处借钱,凑了三千元交给了政保股,由政保股打了一张白条,孙连峰才被放回家。

2000年春,孙连峰写了封信,想交给人大代表,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公安知道了这件事,由村支书林芝元和乡政府人员赵阳明、苏凤起等人,从地里把他绑架到乡政府,被绑在办公室的椅子上。晚八点左右,两个三十多岁的乡政府恶人提着棍子从外面气势汹汹的走进来,进屋就对他拳打脚踢,并且说:是你坏了我们的好事,耽误我们在宾馆泡小姐,今天要好好治治你。9点左右,孙连峰被弄到了另一间屋,屋里有十来个恶狠狠的小伙子,为首的是副乡长赵阳明。刚进屋,有的骂他,有的用拳头打他,后来又把他拉出去,捆在外面一棵大树上。赵阳明对他说:今天非打死你不可。这时进来一位正直的人,质问他们:你们想干什么!那几个恶人一起攻击他,说:你敢为法轮功说话,还想上班吗?一会儿就把他赶走了。第二天,孙连峰被关入看守所,七天后勒索家人要了1000元钱。

后来,公安局、派出所及乡政府的不法人员经常上门骚扰,强迫孙连峰写“保证书”,不写就把人强行带走。2000年11月底的一天,乡政府的苏凤起、冯玉良来到孙连峰家,要他交100元的现金,否则就抓人。他只好借了100元给他们,没有任何收据。当时村长王登海在场。但第二天凌晨四点多,村支书林芝元带领乡派出所的赵振平和乡政府的马乡长、苏凤起等人强行闯入了孙连峰和四弟孙连才的家,二话不说,就把人带走。孙连才因牙齿肿痛已好几天没吃饭了,还在输液治疗。恶人把连才强行关了四天一直没能吃饭,直到他口吐白沫才把人放了。

当地不法人员及恶警察经常突然闯进家门进行骚扰,有时跳墙闯进孙连峰家,一次恶警把正在睡觉的孙连峰的女儿的被子掀起来,把屋里搜了个遍。孙连峰被迫流离失所。

* 二弟孙连君说真话 被判劳教三年半

1999年7月后,二弟孙连君租了一辆车去北京上访,但车被警察劫持,他就步行走小路去了北京。

孙连君在1999年11月进京向领导人反映情况,被非法抓捕后送回当地看守所迫害。遭恶警指使几个犯人对他拳打脚踢。景县看守所所长于学光令给他双脚带上加重脚镣40天左右。与此同时,景县北留智乡书记周瑞兴、乡长王万红又向他70多岁的父母敲诈勒索了3000元人民币。

在看守所,景县法院院长张海燕威胁孙连君,放弃修炼就可以回家,不然就判刑。孙连君说:“我只是想向政府说一句真心话,我不想欺骗政府,更不想欺骗自己的良心。”张海燕非法判孙连君三年零六个月徒刑。孙连君被关到衡水市监狱,一个月后,又转到丰南监狱四支队一中队迫害。遭狱警教唆四名犯人黑白24小时监控,逼写“五书”、干最累的活,并在精神上折磨他,逼迫他看诬蔑法轮功的录像。

* 妹妹孙连平遭酷刑折磨 一度昏死

孙连平于2000年12月进京上访,被非法抓捕,挨了一顿打,被关到北京朝阳区梨园派出所,由恶警赵振江非法审讯一晚上,后被拉回景县北留智乡政府。乡书记周瑞兴问她还炼不炼,她说“炼,这么好的功法怎能不炼,这是我的信仰自由,在不公正的对待下得允许我说句公道话,这是我的权利。你们执法犯法,打人就是犯法的。”


于是孙连平被弄到景县公安局610,给她扣了一个所谓“扰乱社会秩序罪”,非法拘留45天。这次迫害的参与者有县公安局局长杨文桩,还有恶警张华胜、李贵生、房春生、赵明广、刘志军等。40 多天后,孙连平在没有劳教决定书、没有签字的情况下,被非法劳教送往石家庄劳教所第五大队。此次迫害的参与者有杨文桩与公安局政保股股长赵明广。

在石家庄劳教所第五大队,孙连平因拒写“保证书”受到非人的迫害。一次孙连平遭恶警拳打脚踢,胶皮棍打,孙连平的头部被打了一个包,手肿的和馒头一样,肉和衣服都粘在了一起,晕死过去两次,之后孙连平心动过速,不能行走。这时恶警李平逼孙连平自己从三楼到一楼,不让别人搀扶。当时一个劳教犯心痛的说:李队长,她不能走,我把她送下去吧”。李坚决不同意。普通犯人见此都流了泪。此次打得孙连平半个多月生活不能自理。

2001年4月24日,孙连平被送到一大队进行洗脑“转化”,每天早训练,练体操,走正步,看诬蔑大法的录像,不去军训就吊铐。6月份又送五大队洗脑“转化”,恶警不让孙连平睡觉达十多天之久,熬得她心率过快,恶警强行给她灌药,十多个人把孙连平捆在椅子上,恶警李彬用吃饭勺子撬牙齿,把牙都撬松散,口腔出血,卢红国用力拧她的大腿根,拧得都是紫的,并让劳教犯捏鼻子。灌完后又把孙连平十字吊铐在两张床铺上。黑白不让睡觉,强逼她写保证书。打瞌睡就用水浇、用棍子打,黑白有人看着。恶警李彬说:不写就电你。同时,恶警马××、李彬、齐红红、卢红国与犯人一起上,按着她的手让她写,她都拒绝了。因多日的酷刑折磨,她晕死过去,恶警们就强行灌药。恶警卢红国还把孙连平家里邮去的东西给扣下(价值300多元)。

2001年12月25日,恶警把孙连平关到三大队,不让睡觉达5天多,因孙连平心率不齐,呼吸困难,才不得不停止。迫害者是高清文、王彦、刘志芬、王玉亮、杨××等。2002年又调往五大队,由卢红国、高清文等恶警指使犹大迫害了她十多天。

* 三弟孙连才遭毒打致昏 老人汤书芬被迫说假话

1999年10月,孙连营的母亲汤书芬、三弟孙连才、妹妹孙连平被村中不法人员劫持到乡政府,戴上手铐,不给饭吃,老人汤书芬身体支撑不住了,倒在了地上,浑身发冷,牙齿紧闭,身体蜷缩成了一个团。不法人员怕承担责任,才把她送回家。

孙连才、孙连平在那里每天都受尽煎熬,吊铐、罚站、蹲马步、坐飞机、跪立砖、不让睡觉、不让吃饱。晚上,乡长王万红让恶人高朋、冯永胜、赵云海等人打孙连才,王万红在自己的宿舍门口看着。高朋用口杯扎孙连才脚脖子上的大动脉,把口杯都扎碎了,疼得孙连才几乎晕过去。这时他们问孙连才还炼不炼,孙连才说 “炼”,他们气急败坏的打个不停,让他蹲马步、下跪。冯永胜穿着大皮鞋踢孙连才的下嘴巴,全身部位打了一个遍,把他妹妹孙连平吊铐着看哥哥挨打,同时他们也打孙连平。他们看孙连才不屈服,又把他弄到大院子里去打,三个人最后把孙连才打得晕死过去,直到天亮才缓了过来。

晚上,书记周瑞兴又叫了苏凤起、王勇等十多个打手,围成一圈,对孙连才拳打脚踢,用拳头打破孙连才的鼻子,流了半碗血。到了第二天,又把孙连才吊到集贸市场的电线杆上呆了一天。晚上,由十几个打手打了不知多少次。恶人苏凤起让孙连平给周瑞兴下跪。孙连平义正词严的说:“我没违法,我在做好人。做一个以真、善、忍为标准的人有什么错吗?”恶人接着打,打了好几个小时。

时隔几日,周瑞兴给景县广播电视局打电话,来两名记者给孙家录像,逼迫汤书芬说诬蔑大法的话。恶人们在没有搜查证的情况下,在孙家搜走了一些大法书籍和一套师父的讲法录音。其后,北留智乡的四、五个恶人在左贵玲的带领下,在一天夜里非法闯入孙家,敲诈现金500元,由左贵玲签字打了一个白条。

此次迫害的参与者有乡书记周瑞兴(现已调到河北故城县宣传部)、乡长王万红(现已调到景县审计局)、叶书记、张书记、苏凤起、副乡长王勇、冯永胜(景县庙镇四里屯人)、王荣玲(女)、派出所所长刘明春(现已调到庙镇南汽车收费站)、指导员赵振平(现已调到景县安陵乡派出所当所长)、刘明、高朋(20多岁,现在北留智乡上班)、徐占玲等。

在邪恶非法迫害的几年中,孙连营一家被非法罚款八万余元,孙连营被非法拘留三次,非法劳教三年,他妹妹孙连平被非法劳教二年,三弟连君被非法判刑三年零六个月,他二弟连峰被迫扔下两个十来岁的孩子流离在外。父母孙书田、汤书芬被恶人非法抄家、勒索、侮辱、被逼迫说假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0/4/111761.html

2000-12-28: 河北省景县看守所的罪恶
1、将大法弟子柳连义毒打致死;2、虐待大法弟子孙连军,详情如下:

99年10月31日,孙连军从北京被带回景县看守所。当夜,管教人员指使多名犯人(有蒋卫洲、朱永山、吴海静)毒打虐待孙连军

当时天气很冷,三名犯人以搜身为名,在毒打了孙连军一阵后,强迫其将衣服全部脱光,连内裤都不允许穿。它们搜到了“法轮常转,佛法无边”的红布条幅,又是惨不忍睹的一阵拳打脚踢,直到它们自己累得不行了才停下来。另有一犯人蔡长路,也脱下皮鞋,用鞋跟向孙连军身上、头上猛击,借此讨好它们。随后它们又强迫孙连军蹲马步,这样不行、那样也不行,并借故动不动就是一顿拳脚。没一会儿孙连军就累得不行了,姿势哪还标准得了?身体一晃,就被犯人穿着大皮鞋的脚狠狠的踹在后心上,一口气喘不上来,瘫倒在地上。犯人们一拥而上,口里喊着骂着,脚上使劲地连踢带踹。过了好一阵,犯人吴某阴森森地说到:“哎,给他换一个吧,换个轻省点儿的。”这个所谓轻省点儿的其实更折磨人,它们叫做“贴墙飞燕”。就是让人面对墙向下弯身,两腿绷直而头却要几乎触地,整个后背贴在墙上,两条胳臂向后绕行上举,直到两手心贴到墙上为止,动一下就是一顿拳脚。很快孙连军就坚持不住倒在地上,跟着又是一阵疯狂的毒打,它们站在孙的脚上、手上使劲的碾转……。孙连军最后说道:“各位,你们打我我不怕,我们在公安局已经说过了,大法永远在我们心中,我们照样炼!”几句话震撼了那几个犯人的魂魄,它们软了下来,说道:“好,明天见所长,你也要这样说。”孙连军道:“好,我也这样说。”

第二天,犯人朱某拿着搜出来的大红条幅去报功,管教又随后派人拿来脚镣子,把孙连军铐了起来。后来得知,孙连军被判劳教三年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2/28/6096.html

衡水 景县联系资料(区号: 318)

2021-03-10:河北省衡水市景县法院
庭长:刘宁手机号:19831861989办公室:0318-4228953
行政庭:陈琳琳(庭长)手机号:19831861898办公室:0318-4317125
王丽妍(副庭长)手机号:19831861107
马秀芬(职员)手机号:19831861039
赵越手机号:19831861109
马颖旭手机号:19831861065

保险事业管理局局长常风建手机号:13231866608

2020-09-18: 衡水市景县国保大队部份人员信息
李贵生, 57岁,景县国保大队大队长:办公室电话 0318686889,手机 18531805685
李贵生的妻子王焕茶, 55岁,单位,景县疾控中心,15130898118,住址:景县景安大街公安局家属楼。
李贵生的儿子李沅泽,30岁,住址,衡水市桃城区宝云大街539号,手机 18531807617

曹广,39岁,景县国保大队大副队长,办公室固话 0318 686886,手机 18531805693
妻子,于丽丽,39岁,单位景县卫健委 手机 13503188190
长女,曹秋雨,16岁,住址:景县景新大街计生局家属楼

范祥,34岁,景县国保大队科员,办公室固话 0318 686882,手机 18531805876
妻子,高乙平,33岁,单位:景县宣传部 电话 13785882363
父亲,范志刚,56岁,单位,景县人民医院 手机13833882999
母亲,金丽,单位,景县药材公司 手机 13091178568,住址:景县景州镇292号。

景县公安局国保警察:王丽,1981年3月14日生;
(公安局)丈夫李红生,1978年6月12日生;
女儿:李骄阳:2002年11月25日生;

2020-09-05: 衡水市景县国保大队部份人员和家人信息
李桂生, 57岁,景县国保大队大队长:办公室电话 0318686889,手机 18531805685。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6-05-31: 景县恶党官员罪行累累 原县委书记赵明磊遭恶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31/129268.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4, 8:04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