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11-27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北京 >> 昌平区(朝凤庵;南口) >> 王一鹏, 男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北京市昌平区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3-06-24
案例分类: 洗脑班  非法拘留/绑架  监狱  多次迫害  受迫害程度:酷刑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冯雪 王一鹏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4-08-31: 遭洗脑班迫害三次以上:至少5人
王一鹏,男,住昌平西环里小区。
绑架洗脑:3次,2003年北京法制培训中心大兴与昌平朝凤庵。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8/31/北京昌平洗脑班历年迫害法轮功学员情况-296708.html

2011-03-21: 北京前进监狱劫持六十余名法轮功学员
前段时间,北京市前进监狱把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三个队都集中到一个楼,定名为九队、十队、十一队,说是“便于管理”。

现在九队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有:庞友,黄健,李昌,纪烈武,王志文等二十至三十多名左右法轮功学员。

十队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有张振忠,李保凤, 郭殿芳,左长喜,梁大彪,李财华赵建东,高重九,张立君, 王泽臣,晋源涛,王友,葛培君,等十四名法轮功学员。

十一队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有:王一鹏,王益,马晋等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

共计有六、七十名法轮功学员目前被关押在北京市前进监狱。

现在监狱的邪恶劲头已不象以前那样猖獗,里面的狱警有个别态度有所转变,但仍然监控的很严密。特别是九队,法轮功学员平时几乎不能出屋,每屋十多名刑事犯包夹着二至三名法轮功学员,晚上逼迫法轮功学员洗脑“学习”,对不服迫害、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随时关进小屋进行流氓式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21/北京前进监狱劫持六十余名法轮功学员-237878.html

2006-11-24: 对《北京前进监狱是怎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的补充
这篇对《北京前进监狱是怎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文的补充,比原文还长,恶党的罪行真是罄竹难书啊!

我所知道的前进监狱十二监区仍被非法关押和曾被非法关押的部份大法学员的名单:张敏涛、王璞、王一鹏、李国章、任晓坤、秦尉、王大平、李锟、李秀山、肖劲松、马红云、卢永生、姜海、唐基长、马晋、陈世华、杨继光、姜连友、王为宇、杨成山、杨晓民、李剑、徐化全、张彦宾、张立军、鲍守智、关智生、王奎、梁明华、庞有、夏靖宇、张健、王益、史庆文、马昂、赵立东、黄剑、武军、常贵友、王宏伟、刁九利、索镇江、韩世民、张则仁。

前进监狱对大法学员的迫害是有一套系统的手段的。大法学员一被押到监狱门口,就有一台摄象机跟随拍摄了,一直拍到监区大厅。几个警察跟着,还有两个“包夹”犯人一起跟着,在外面时还比较随意,可是一进楼道门,气氛马上就变,两个犯人立即上来把大法学员的胳膊架住,把头一按,就象搞批斗一样。押到大厅后,还要对物品进行检查,甚至大法学员的衣服都要全部脱光,一丝不挂的被拍摄。这是对人的尊严和人格的极大侮辱。接着下一步就押到“小屋”去了。还是架着胳膊,按着头,不准左右看。通道里有犯人巡守,里面的人也不准出来。由此就开始“小屋”中的迫害了。

日常的监控也是经过严密布置的。不法人员平时如果发现哪个班的大法学员交流大法内容了,觉得“性质严重”了,就对哪个班进行“严管”。甚至谈论一下善恶有报之类的话题,都会被认为是“敏感”的。有一次,有两位学员下楼时聊了聊“青槐满庭,白杨无芽”,被“包夹”举报,就被叫到“小屋”好一番盘问。

二零零四年八月的时候,六班就被“严管”过一次。当天出工回来,大家都很疲劳,刚一进大厅,就听到一声厉声的呵斥“脱!”,一看是恶警陈红宾。大家都很纳闷,莫名其妙,以为有人夹带了什么东西了,要脱衣服检查,于是把上衣脱了;结果又是一声“脱!”又把裤子脱掉了;结果还喊“脱!”于是全脱光了。这哪里是检查,分明是在展开攻势,完全是恶党那一套。其实检查是假,他们就是要制造这种恐怖的气氛。

还没坐稳,几个恶警就气势汹汹的进来,厉声喊道“起立!”大家都站了起来。恶警嫌慢,又喊“坐下!” 重新喊“起立!”然后恶警陈红宾宣布对六班进行“严管”。此后天天就是所谓的“讨论”,什么宪法三百条,什么这题目那题目的出个没完没了。其实出题目是假,折腾人才是真。还专门从别的班调来一个犯人做班长,非常恶,稍不顺意就咆哮起来了,嚷嚷起来还没完没了。中午也在那里坐着,晚上睡的还晚,还要经常拉出去练队列拔军姿,总之就别想轻松得了了。

还有其他几个班也曾经先后被“严管”过。二零零六年一月,六班再次被“严管”,这次是把其它班里的几位坚信大法的学员集中到了六班进行“严管”的。几位大法学员是:徐化全、张彦宾、鲍守智、李剑、梁明华。其实这次徐化全是因为报纸上的一条关于星空的消息,说了句“科学家说的不对”,被“包夹”举报;张彦宾说了句共产党不好的话,被“包夹”举报;而李剑据说是传经文被发现。恶警要他们所谓的“讨论”,几位学员拒不“讨论”,并将恶警驳回。恶警恼怒,把李剑和徐化全关进了“小屋”。几天后,有学员给监狱上级机关写信,递到恶警陈俊那里,迫使其将二位学员放出,随后六班解除了“严管”。恶警们的所作所为连他们自己也不愿让他们的上级知道,见不得人。

但是这次学员们不愿再消极应对了,同时也想纠正自己的不足,于是纷纷站出来说话,恶警陈俊终于恼羞成怒,于是就发生了三月九日那一幕:在监区大厅布置了全副武装的警察,每个监室门口都有警察封锁,大举抓人。

恶警陈俊是二零零四年初由九监区调到十二监区做所谓“指导员”的,新“官”上任,想做出点“成绩”给上级看,为自己的仕途铺路。所以开始时做出一副好人的样子,而实际上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给大法学员“洗脑”,如何迫害大法学员。而且还经常与其他关押大法学员的监区的恶警们互相交流迫害大法学员的所谓“经验”,还定期与其他非法关押大法学员的监狱(包括北京女子监狱)交流所谓的“经验”,交流的都是迫害大法学员的邪招。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24/143126.html

2006-11-24: 对《北京前进监狱是怎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的补充
这篇对《北京前进监狱是怎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文的补充,比原文还长,恶党的罪行真是罄竹难书啊!

我所知道的前进监狱十二监区仍被非法关押和曾被非法关押的部份大法学员的名单:张敏涛、王璞、王一鹏、李国章、任晓坤、秦尉、王大平、李锟、李秀山、肖劲松、马红云、卢永生、姜海、唐基长、马晋、陈世华、杨继光、姜连友、王为宇、杨成山、杨晓民、李剑、徐化全、张彦宾、张立军、鲍守智、关智生、王奎、梁明华、庞有、夏靖宇、张健、王益、史庆文、马昂、赵立东、黄剑、武军、常贵友、王宏伟、刁九利、索镇江、韩世民、张则仁。

前进监狱对大法学员的迫害是有一套系统的手段的。大法学员一被押到监狱门口,就有一台摄象机跟随拍摄了,一直拍到监区大厅。几个警察跟着,还有两个“包夹”犯人一起跟着,在外面时还比较随意,可是一进楼道门,气氛马上就变,两个犯人立即上来把大法学员的胳膊架住,把头一按,就象搞批斗一样。押到大厅后,还要对物品进行检查,甚至大法学员的衣服都要全部脱光,一丝不挂的被拍摄。这是对人的尊严和人格的极大侮辱。接着下一步就押到“小屋”去了。还是架着胳膊,按着头,不准左右看。通道里有犯人巡守,里面的人也不准出来。由此就开始“小屋”中的迫害了。

日常的监控也是经过严密布置的。不法人员平时如果发现哪个班的大法学员交流大法内容了,觉得“性质严重”了,就对哪个班进行“严管”。甚至谈论一下善恶有报之类的话题,都会被认为是“敏感”的。有一次,有两位学员下楼时聊了聊“青槐满庭,白杨无芽”,被“包夹”举报,就被叫到“小屋”好一番盘问。

二零零四年八月的时候,六班就被“严管”过一次。当天出工回来,大家都很疲劳,刚一进大厅,就听到一声厉声的呵斥“脱!”,一看是恶警陈红宾。大家都很纳闷,莫名其妙,以为有人夹带了什么东西了,要脱衣服检查,于是把上衣脱了;结果又是一声“脱!”又把裤子脱掉了;结果还喊“脱!”于是全脱光了。这哪里是检查,分明是在展开攻势,完全是恶党那一套。其实检查是假,他们就是要制造这种恐怖的气氛。

还没坐稳,几个恶警就气势汹汹的进来,厉声喊道“起立!”大家都站了起来。恶警嫌慢,又喊“坐下!” 重新喊“起立!”然后恶警陈红宾宣布对六班进行“严管”。此后天天就是所谓的“讨论”,什么宪法三百条,什么这题目那题目的出个没完没了。其实出题目是假,折腾人才是真。还专门从别的班调来一个犯人做班长,非常恶,稍不顺意就咆哮起来了,嚷嚷起来还没完没了。中午也在那里坐着,晚上睡的还晚,还要经常拉出去练队列拔军姿,总之就别想轻松得了了。

还有其他几个班也曾经先后被“严管”过。二零零六年一月,六班再次被“严管”,这次是把其它班里的几位坚信大法的学员集中到了六班进行“严管”的。几位大法学员是:徐化全、张彦宾、鲍守智、李剑、梁明华。其实这次徐化全是因为报纸上的一条关于星空的消息,说了句“科学家说的不对”,被“包夹”举报;张彦宾说了句共产党不好的话,被“包夹”举报;而李剑据说是传经文被发现。恶警要他们所谓的“讨论”,几位学员拒不“讨论”,并将恶警驳回。恶警恼怒,把李剑和徐化全关进了“小屋”。几天后,有学员给监狱上级机关写信,递到恶警陈俊那里,迫使其将二位学员放出,随后六班解除了“严管”。恶警们的所作所为连他们自己也不愿让他们的上级知道,见不得人。

但是这次学员们不愿再消极应对了,同时也想纠正自己的不足,于是纷纷站出来说话,恶警陈俊终于恼羞成怒,于是就发生了三月九日那一幕:在监区大厅布置了全副武装的警察,每个监室门口都有警察封锁,大举抓人。

恶警陈俊是二零零四年初由九监区调到十二监区做所谓“指导员”的,新“官”上任,想做出点“成绩”给上级看,为自己的仕途铺路。所以开始时做出一副好人的样子,而实际上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给大法学员“洗脑”,如何迫害大法学员。而且还经常与其他关押大法学员的监区的恶警们互相交流迫害大法学员的所谓“经验”,还定期与其他非法关押大法学员的监狱(包括北京女子监狱)交流所谓的“经验”,交流的都是迫害大法学员的邪招。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24/143126.html

2003-07-11: 2003年5月底北京昌平一资料点被恶警破坏,大法弟子王一鹏被绑架。

2003-06-24: 2003年5月25日,北京市昌平区大法弟子王一鹏和他的妹妹在住所被恶警绑架,至今下落不明。

2003-06-24: 2003年5月25日,北京市昌平区大法弟子王一鹏和他的妹妹在住所被恶警绑架,至今下落不明。

昌平区(朝凤庵;南口)联系资料(区号: 10)

2021-10-04: 610樊建中办公室的电话是:01069771897

11条社区主任办公室的电话是01080198262,这个电话可能是串机。11条社区主任叫徐锐锋、女50岁。现在南口镇政府也参与迫害法轮功(清零)说是政治任务。

南口大街的宣传牌上写着反邪教24小时开通的举报电话是:01069771004这个电话是镇政府的。 ( 十一长假都有领导在岗)

2021-07-29: 昌平区法院主审法官:欧春光 电话 80122303

2021-06-14: 十三陵派出所地址:北京市昌平区十三陵镇泰胡路26号 电话:010-89761611
张海阳:18518861332、19810286791
警务室电话:69720641

2021-05-30: 相关信息如下:
1、北京市昌平法院
地址:北京市昌平区昌平镇西环路62号 邮编:102200
电话:010-80122022
责任法官 王莹:18501113080、010-80122253
刑事审判庭负责人: 欧春光18501113076
法院院长:薛春江010-84190096
副院长: 张宝武13311501093、卢尔平010-80122007、邢颖13311287030
政治部主任 王之学18501113310
审判委员会委员 强锡萍18501908008、李秀端13701287679、郑维岩13910311570
2、北京市昌平区检察院
地址:北京市昌平区政府街9号 昌平区检察院 邮编:102200
电话:010-60718222、010-60718214
检察长马天博:13311392120、010-60718201
公诉处副处长王雪鹏:18001227851、010-60718328、010-60718231
3、政法委副书记、“610办公室”主任齐炳瑞:手机 13701083776、010-89741657

2021-05-13: 海淀铁路公安、朱辛庄派出所宋愽、康元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4, 8:04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