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05-06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山东 >> 烟台 栖霞市 >> 牟祖广, 男

个人情况: 栖霞市唐家泊丝绸厂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山东省栖霞市唐家泊镇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5-08-22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07-18: 山东栖霞牟祖广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
山东栖霞法轮功学员牟祖广近日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
牟祖广,男,一九六五年出生,原在山东栖霞丝绸厂工作。他曾被非法劳教,多次被绑架迫害。以下是牟祖广在诉状中陈述的事实与理由

一、上访遭迫害

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为了让政府了解真相,于二十二日早上,坐公共车和许多大法学员到栖霞市上访,想告诉政府“法轮大法是正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教人向善,按‘真、善、忍’标准做道德高尚的人”。在市政府门口,许多大法学员被警察押送在黄金公司大院,晒太阳,警察登记问学员名、住址、单位。下午警察野蛮的把学员推进大客车,各自回家。

上访回家后,单位(已停产倒闭)领导,找我交出大法书,放弃信仰,我不受他们谎言欺骗,坚定信仰,只讲大法真相。当时我工作的唐家泊绸厂厂长于忠会和市政府人员把我拉到市政府,又拉到悦心亭宾馆,在一房间,两恶人用电棍电,当时厂长于忠会就在眼前。下午约五、六点钟,于忠会送回家我。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我用白纸写“法轮大法好”到天安门证实大法好,被几个恶警送天安门广场公安分局审问。恶警把我和许多学员关进大铁笼,又把我和几个同修押到天坛派出所。恶警问不出姓名,就给学员身上编数字牌,照像。

当时全国各地公安人员都在北京租房,叫所谓“驻京办”,专门抓捕大法学员。栖霞姓于的警察把我领到他们的租房。那几天有近十人被抓,晚上学员被强制戴手铐直接坐地下睡。十二月二十五日,单位领导给我戴手铐押回家。

二零零零年腊月,在牟平观水镇井之洼村,我告诉人法轮功真相,被坏人诬告,上午观水派出所恶警把我绑架到派出所,恶警说蹲下,我不顺从,几个恶警把我踢倒狠打,当时被打得腿粗肿,嘴出血。上厕所时,因走得慢,恶警从身后猛踢一脚。给我胸前举个编号牌、照相,到第二天傍晚没吃一口饭,被送到唐家泊派出所后回家。

二、遭非法劳教

二零零一年春,中共邪党开所谓两会,我与三名大法学员被唐家泊派出所非法关押在唐家泊计生办。饭由家人送,自带铺盖。几天后,恶党开完会,才放法轮功学员回家。

二零零一年九月,我准备到北京证实“法轮大法好”,桃村火车站售票员不卖票,我在候车室讲真相,被坏人诬告,警察抓我到桃村派出所。第二天是八月十五又是十月一日。他们送我到栖霞公安局,又关押在看守所。警察定下奴工任务,完不成就熬夜,有时干到十二点,还完不成就打脚。

恶党非法劳教我二年,我不签字。十月二十五日,栖霞公安人员把男、女几个学员分送山东第二男、女劳教所。(在王村)。

恶警暴力强制洗脑转化,每天灌歪理邪说,批判会恶警恶人发言全是诽谤、谎言、欺骗。他们强迫我戴耳机,不看录像拉出去打。一次姓京(音或是郑)队长,把我拉办公室,用单位用的报纸夹、木板和苍蝇拍柄打我手指尖,边打,犹大一边揉,怕留伤痕与罪证。他们先从精神上摧毁人的意志,再折磨肉体,打人,每个法轮功学员少说有两个包夹严管,坏人每天三班制,每天只许法轮功学员睡一个多小时,不知有多少天不说话,有几次不许上厕所,他们眼看拉、尿裤里,犹大叫我举左右手,反复多次,举手报告才能上厕所。尿裤后犹大脱下我的西服上衣,擦净地板后给我穿身上。我不听包夹邪说,他俩气的故意整我,一天晚上下半夜,我困了,刚一合眼,犹大马上用手弹我眼球,再合眼就用湿肥皂、蒜辣眼。

一次恶警抓我手,把上衣前后、鞋内、床单写些不敬师父、大法的话,恶警和几个犹大抓胳膊,来回进好几个房间,叫人看,嘲笑,妄想从精神上摧毁。

对待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恶警就单独关小号整。一次开大会,一个法轮功学员站出喊“法轮大法好”,恶警发疯般冲上去猛打。二零零二年八月底,劳教所警察把和法轮功学员(寺口人)送栖霞拘留所关押。拘留所警察要一百元钱,无单据。不到十天,六一零人又把他们俩送精神病院,天天逼吃药,张口检查是否吞下去。迫害近一个月。俩人以前无精神病,恶人自知理亏,把人整成精神病,或故意说是精神病,用药物害人。

六一零人员又把我和另一个法轮功学员抓小庄洗脑班。墙画、录像、写、说都是歪理邪说。同劳教所一样,暴力“转化”,一个恶警叫我和另一个法轮功学员在小庄学校操场面对面抓对方耳朵,站很长时间,叫人嘲笑。许多学生也看到了。唐家泊政府一个头目,强迫我蹲马步,头顶一床被,身下放一碎酒瓶,看我蹲不住一腚坐下,他把酒瓶踢出去。

牟祖广和另一个法轮功学员自始至终坚定信仰,也不讲话,大约一个月时间回家了。

三、多次遭绑架迫害

二零零三年正月去烟台,在大街上写“法轮功好”,坏人告密,就在派出所门口恶警绑架我,抢我的钱包(大约七十元钱)和手表。问我名、住址,我不配合,只讲大法美好,恶警叫我脱鞋,不听,他们用三副手铐,铐在楼梯扶手上,脚尖半落地,不让上厕所,尿裤不管,不给饭吃。

六一零人问不出名,押我到烟台幸福十六村洗脑班。姓齐的女犹大负责帮邪恶迫害大法弟子,叫我脸离墙二、三公分站立,很难受,不让头靠墙站,能睡觉,劳教所也用此方法站,一天一宿脚肿了,没有床休息,派人二十四小时看着我。齐找几人按我跪地下,两手戴手铐别身后,再用绳绑床头,非法关押至少三、四天。单位于忠会厂长还有俩人把我领回栖霞,关押在看守所,大约一个月。

一次,我准备到俞山后亲戚家,骑自行车到牛蹄夼,被小庄洗脑班姓尹的头目绑架,送唐家泊政府,又找单位于忠会、柳忠吉厂长到政府。关押进小庄洗脑班约一个月。

二零零五年夏天,坐车去烟台,在公交车上讲真相,坏人告密,桃村派出所警察开车在路上拦下大客车,绑架我和另一同修。送栖霞公安局,在看守所关押约一个月。

回家没几天,我在俞林(以前有收费站)和一便衣恶警讲真相,他把我自行车摔路沟,撕袄、裤大口子,我没还手打,只劝善,不顺从。我叔、妹夫四人从铁口方向到这边卖苹果,看他抓我手,又推又拉,停下三轮车,问怎么回事,他忙从身上掏出证件说是警察,抓小偷,没人相信谎言,知我不偷。叔走后,他问我要五十元钱就不抓了,牟祖广不给,在隧道口拦下桃村警车,他抓我手在路边,说送钥匙,我受骗上当,他们送我上以前收费站,抢劫我一本大法书,还有不足十元钱。送我去栖霞公安局,又关押在看守所约一个月。

二零零六年春,我在栖霞私人家,伺候重病人,天天躺炕上。六一零头目唐功铭找上门说有事叫我出去,我没想什么,走出门口,几个警察抓我推上警车,送小庄洗脑班,只有我一个学大法的,其余是警察及其他近十人。我不配合邪恶,坚持信仰。讲真相,三天后,把我送回去。

二零零七年腊月二十九,我走过派出所不远,姓阎的所长,找几个警察绑架我到派出所,送栖霞公安局,又关押进看守所,约一个月。回家时邪恶叫我签字我不签,每次不签,他们有时叫家人及其他人代签。

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九日,唐家泊赶集,我告诉有约二十岁的小伙法轮功好,他拿出手机诬告,唐家泊警察绑架我到派出所,又开车去我家抢劫,押我问,家在哪,不告诉,徐喜顺打听到,从后窗爬进去开门,王玉爱还有俩警察满家翻的乱七八糟,抢去电脑、打印机、大切纸刀、VCD、MP3、一大书包书,还有真相资料、书、身上约一百元钱、油笔、字典、白纸、本、剪、小刀、耳挖、镊、两个小手电、手表、录音机、钢笔水、胶水、香、法像、两插座、一个超过十米线、新塑料袋、五元钱刚买不锈夹、十元钱松紧带、充电器、订书机、好几盒扎钉。抢完,家多少天没锁门。

王玉爱打,还有一恶警坐沙发上,把我踢坐地下,穿皮鞋左右踢我的脸,嘴出血,往嘴灌水,不张口,拿一小茶杯水,灌鼻孔。

中共邪党人员每次绑架我,都先翻身、书包,钱他们留下,纸或手绢扔掉。这些年,唐家泊派出所到我家抢劫五次,有些当时不知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7/18/山东栖霞牟祖广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312603.html

2011-08-21: 山东栖霞市牟祖广遭受的绑架、劳教等迫害
(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省栖霞市唐家泊镇法轮功学员牟祖广,在过去十二年来,多次遭中共人员绑架、劳教等迫害,二零一一年七月六日又被唐家泊派出所王玉爱等恶警非法抄家。当天晚上七点多,唐家泊派出所王玉爱同一警察闯进牟祖广家抢劫、乱翻,抢走大法书、 MP5、真相资料等。

一、上访遭迫害

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牟祖广为了让政府了解真相,于二十二日早上,坐公共车和许多大法学员到栖霞市上访,想告诉政府“法轮大法是正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教人向善,按‘真、善、忍’标准做道德高尚的人”。在市政府门口,许多大法学员被警察押送在黄金公司大院,晒太阳,警察登记问学员名、住址、单位。下午警察野蛮的把学员推进大客车,各自回家。

上访回家后,单位(已停产倒闭)领导,找牟祖广交出大法书,放弃信仰,牟祖广不受他们谎言欺骗,坚定信仰,只讲大法真相。当时牟祖广工作的唐家泊绸厂厂长于忠会和市政府人员把牟祖广拉到市政府,又拉到悦心亭宾馆,在一房间,两恶人用电棍电牟祖广,当时厂长于忠会就在眼前。下午约五、六点钟,于忠会送牟祖广回家。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牟祖广用白纸写“法轮大法好”到天安门证实大法好,被几个恶警送天安门广场公安分局审问。恶警把牟祖广和许多学员关进大铁笼,又把牟祖广和几个同修押到天坛派出所。恶警问不出姓名,就给学员身上编数字牌,照像。

当时全国各地公安人员都在北京租房,叫所谓 “驻京办”,专门抓捕大法学员。栖霞姓于的警察把牟祖广领到他们的租房。那几天有近十人被抓,晚上学员被强制戴手铐直接坐地下睡。十二月二十五日,单位领导给牟祖广戴手铐押回家。

二零零零年腊月,在牟平观水镇井之洼村,牟祖广告诉人法轮功真相,被坏人诬告,上午观水派出所恶警把牟祖广绑架。到派出所,恶警说蹲下,牟祖广不顺从,几个恶警把牟祖广踢倒狠打,当时被打得腿粗肿,嘴出血。上厕所时,因走得慢,恶警从身后猛踢一脚。给牟祖广胸前举个编号牌、照相,到第二天傍晚牟祖广没吃一口饭,被送到唐家泊派出所,后回家。

二、遭非法劳教

二零零一年春,中共邪党开所谓两会,牟祖广与三名大法学员,被唐家泊派出所非法关押在唐家泊计生办。饭由家人送,自带铺盖。几天后,恶党开完会,才放法轮功学员回家。

二零零一年九月,牟祖广准备到北京证实“法轮大法好”,桃村火车站售票员不卖票,牟祖广在候车室讲真相,被坏人诬告,警察抓牟祖广到桃村派出所。第二天是八月十五又是十月一日。他们送牟祖广到栖霞公安局,又关押在看守所。警察定下奴工任务,完不成就熬夜,有时干到十二点,还完不成就打脚。

恶党非法劳教牟祖广二年,牟祖广不签字。十月二十五日,栖霞公安人员把男、女几个学员分送山东第二男、女劳教所(在王村)。

恶警暴力强制洗脑转化,每天灌歪理邪说,批判会恶警恶人发言全是诽谤、谎言、欺骗。他们强迫牟祖广戴耳机,不看录像拉出去打。一次姓京(音或是郑)队长,把牟祖广拉办公室,用单位用的报纸夹、木板和苍蝇拍柄打牟祖广手指尖,边打,犹大一边揉,怕留伤痕与罪证。他们先从精神上摧毁人的意志,再折磨肉体,打人,每个法轮功学员少说有两个包夹严管,坏人每天三班制,每天只许法轮功学员睡一个多小时,不知有多少天不说话,有几次不许上厕所,他们眼看拉、尿裤里,犹大叫牟祖广举左右手,反复多次,举手报告才能上厕所。尿裤后犹大脱下牟祖广上衣西服,擦净地板后给牟祖广穿身上。牟祖广不听包夹邪说,他俩气的故意整牟祖广,一天晚上下半夜,牟祖广困了,刚一合眼,犹大马上用手弹牟祖广眼球,再合眼就用湿肥皂、蒜辣眼。

一次恶警抓牟祖广手,把上衣前后、鞋内、床单写些不敬师父、大法的话,恶警和几个犹大抓牟祖广胳膊,来回进好几个房间,叫人看,嘲笑牟祖广,妄想从精神上摧毁牟祖广

对待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恶警就单独关小号整。一次开邪大会,一个法轮功学员站出喊“法轮大法好”,恶警发疯般冲上去猛打。二零零二年八月底,劳教所警察把牟祖广和法轮功学员(寺口人)送栖霞拘留所关押。拘留所警察要牟祖广一百元钱,无单据。不到十天,六一零人又把他们俩送精神病院,天天逼吃药,张口检查是否吞下去。迫害近一个月。俩人以前无精神病,恶人自知理亏,把人整成精神病,或故意说是精神病,用药物害人。

六一零人员又把牟祖广和另一个法轮功学员抓小庄洗脑班。墙画、录像、写、说都是歪理邪说。同劳教所一样,暴力“转化”,一个恶警叫牟祖广和另一个法轮功学员在小庄学校操场面对面抓对方耳朵,站很长时间,叫人嘲笑。许多学生也看到了。唐家泊政府一个头目,强迫牟祖广蹲马步,头顶一床被,身下放一碎酒瓶,看牟祖广蹲不住一腚坐下,他把酒瓶踢出去。

牟祖广和另一个法轮功学员自始至终坚定信仰,也不讲话,大约一个月时间回家了。

三、多次遭绑架迫害

二零零三年正月去烟台,在大街上写“法轮功好”,坏人告密,就在派出所门口恶警绑架牟祖广,抢牟祖广的钱包(大约七十元钱)和手表。问牟祖广名、住址,牟祖广不配合,只讲大法美好,恶警叫牟祖广脱鞋,不听,他们用三副手铐,铐在楼梯扶手上,脚尖半落地,不让上厕所,尿裤不管,不给饭吃。

六一零人问不出名,押牟祖广到烟台幸福十六村洗脑班。姓齐的女犹大负责帮邪恶迫害大法弟子,叫牟祖广脸离墙二、三公分站立,很难受,不让头靠墙站,能睡觉,劳教所也用此方法站,一天一宿脚肿了,没有床休息,派人二十四小时看牟祖广。齐找几人按牟祖广跪地下,两手戴手铐别身后,再用绳绑床头,非法关押至少三、四天。单位于忠会厂长还有俩人把牟祖广领回栖霞,关押在看守所,大约一个月。

一次,牟祖广准备到俞山后亲戚家,骑自行车到牛蹄夼,被小庄洗脑班姓尹的头目绑架,送唐家泊政府,又找单位于忠会、柳忠吉厂长到政府。关押进小庄洗脑班约一个月。

二零零五年夏天,牟祖广坐车去烟台,在公交车上讲真相,坏人告密,桃村派出所警察开车在路上拦下大客车,绑架牟祖广和另一同修。送栖霞公安局,在看守所关押约一个月。

回家没几天,牟祖广在俞林(以前有收费站)和一便衣恶警讲真相,他把牟祖广自行车摔路沟,撕袄、裤大口子,牟祖广没还手打,只劝善,不顺从。牟祖广叔、妹夫四人从铁口方向到这边卖苹果,看他抓牟祖广手,又推又拉,停下三轮车,问怎么回事,他忙从身上掏出证件说是警察,抓小偷,没人相信谎言,知牟祖广不偷。叔走后,他问牟祖广要五十元钱就不抓了,牟祖广不给,在隧道口拦下桃村警车,他抓牟祖广手在路边,说送钥匙,牟祖广受骗上当,他们送牟祖广上以前收费站,抢劫牟祖广一本大法书,还有不足十元钱。送牟祖广去栖霞公安局,又关押在看守所约一个月。

二零零六年春,牟祖广在栖霞私人家,伺候重病人,天天躺炕上。六一零头目唐功铭找上门说有事叫牟祖广出去,牟祖广没想什么,走出门口,几个警察抓牟祖广推上警车,送小庄洗脑班,只有牟祖广学大法,还有警察及其他近十人。牟祖广不配合邪恶,坚持信仰。讲真相,三天后,把牟祖广送回去。

二零零七年腊月二十九,牟祖广走过派出所不远,姓阎的所长,找几个警察绑架牟祖广到派出所,送栖霞公安局,又关押进看守所,约一个月。回家时邪恶叫牟祖广签字牟祖广不签,每次不签,他们有时叫家人及其他人代签。

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九日,唐家泊赶集,牟祖广告诉有约二十岁的小伙法轮功好,他拿出手机诬告,唐家泊警察绑架牟祖广到派出所,又开车去牟祖广家抢劫,押牟祖广问,家在哪,牟祖广不告诉,徐喜顺打听到,从后窗爬进去开门,王玉爱还有俩警察满家翻的乱七八糟,抢去电脑、打印机、大切纸刀、VCD、MP3、一大书包书,还有真相资料、书、身上约一百元钱、油笔、字典、白纸、本、剪、小刀、耳挖、镊、两个小手电、手表、录音机、钢笔水、胶水、香、法像、两插座、一个超过十米线、新塑料袋、五元钱刚买不锈夹、十元钱松紧带、充电器、订书机、好几盒扎钉。抢完,牟祖广家多少天没锁门。

王玉爱打牟祖广,还有一恶警坐沙发上,把牟祖广踢坐地下,穿皮鞋左右踢牟祖广脸,嘴出血,往牟祖广嘴灌水,牟祖广不张口,拿一小茶杯水,灌牟祖广鼻孔。

中共邪党人员每次绑架牟祖广,都先翻身、书包,钱他们留下,纸或手绢扔掉。这些年,唐家泊派出所到牟祖广家抢劫五次,有些牟祖广当时不知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21/山东栖霞市牟祖广遭受的绑架、劳教等迫害-245675.html

2010-07-22: 山东省栖霞市唐家泊镇派出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牟祖广

栖霞唐家泊镇法轮功学员牟祖广于七月十九日在集市发放真相资料救人时,被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小伙子(人称王峰,社会混混儿)恶意构陷,被镇派出所所长谭成论、徐喜顺等绑架。

所长谭成论等恶警对牟祖广进行粗暴殴打,谭成论首先动手,甩起胳膊疯狂打嘴巴,并一脚把牟祖广踹倒,用脚左右狠踹脸。后谭成论、徐喜顺等至少三人,象鬼子进村一样闯进牟祖广家洗劫一翻,掠走私人合法财物,包括现金(至少百余元)、大法书籍、电脑、影碟机等家用电器,连字典、手表、胶水、打火机、剪刀、笔等等生活用品一并掠走。牟祖广趁机走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7/22/227324.html

2007-03-10: 山东省栖霞市大法弟子牟祖广遭恶警绑架
山东省栖霞市唐家泊绸厂下岗职工大法弟子牟祖广2月10日(或11日)在唐家泊讲真相时被该镇派出所恶警非法绑架,目前被关押在栖霞市拘留所進行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10/150491.html

2005-08-22: 曝光山东省第二教养院的罪恶
牟祖广,山东省栖霞市唐家泊丝绸厂
王桂伟,山东省栖霞市

为坚持信仰法轮大法,受到干警的迫害。在九个多月的时间里,白天黑夜不让睡觉。轮流看守,不让大小便。恶警们用手铐将他挂到窗子上,全身离地,长时间折磨,用电棍电、拳脚打,直到折磨得精神失常才被送回,走时已不会说话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22/108914.html

2002-10-19: 已有1000余位大法学员在山东王村劳教所遭受身心摧残
王村劳教所(山东省第二劳教所)于1999年11月开始劫持、迫害大法学员。2000年9月17日全省各地劳教所劫持的男性大法学员被统一绑架往王村劳教所集中,初期有70余人,到2002年9月,已有1000余人在此遭到身心摧残。王村劳教所因此而臭名昭著。

...② 不让睡觉:这是恶警对大法学员最常见的一种迫害方式。恶警对长期坚强不屈的大法学员无休止的熬夜,困了就用凉水泼脸、用器物搔痒、罚站、两人架着在走廊里走。学员初立文、于宗平、陈学凯、姜明斋、牟祖广等很多人被一熬就是2-3个月,恶警的目的就是把学员熬得神智不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0/19/38283.html

烟台 栖霞市联系资料(区号: 535)

2021-04-25:
唐家泊镇派出所
邮编:265315
电话:0535-5361110
所长周昕:18660075321
副教导员刘树金:18660075312、13964559755
警察郝建成:18660075315
警察王玉爱:18660063726、13589893302
警察王雪海:18660050726、13964563798
警察孙召东:18660077485、15165720888
警察刘宝刚:18615031563、15106573777

2021-04-25:
桃村镇派出所
邮编:265301
电话:0535-5484110
所长栾华:18660075135、13954593700
副所长李振:18660075151、13905459769
副所长程千亮:18660075125、13688686018
警察孙曙斌:18660075235、13583574186
警察林寿光:18660075236、13153531172
警察迟京波:18660075237、13562505991
警察刘振强:18660075252
警察喻祥波:18660075253、15253571660
警察连日辉:18660077455、15166383356
警察王朝春:18660077457、13515453508
警察陈建利:18653607009
警察林 枫:18753158683

2021-02-07:
盛家沟村书记:盛利平 电话:13792584333 其父亲:盛天舵(音)
苏家店镇派出所 电话5451110(邮编265311)2019年
李国洁 所长 18660075218 13562593386
朱承强 副所长 18660075133 13791216666
马春刚 科员 18660075255 13697898366
陈飞 科员 18660075292
李晓东 13854120921
刘晓辉 工人 18660077473
2021-01-27: 西城镇派出所(2020年) 电话5411110(邮编265309)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4, 8:04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