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2-01-26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山东 >> 烟台 招远市 >> 孙艳佩(孙嫣佩), 女, 25

个人情况: 高考完毕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山东省招远市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5-08-15
家庭成员: 儿女/侄儿女/外甥/甥女: 孙艳佩(孙嫣佩)
夫妻/父母: 滕英芬(夫孙国) 孙国(孙果)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1-07-25: 山东招远市滕英芬屡遭迫害含冤离世
在中共对法轮功的持续迫害中,山东省招远市法轮功学员滕英芬,被非法抓捕六次;被非法判刑四年;被非法拘留两次;被非法洗脑三次;被非法抄家七次;被迫流离失所七年,使家庭经济困难,孩子无人照顾。多年的残酷迫害,对滕英芬的身心造成了巨大的伤害。滕英芬于二零二一年四月四日含冤离世,终年六十岁。

滕英芬,女,一九六一年六月十三日出生,原招远康泰集团公司职工。滕英芬从一九九六年八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不到一个月,被多种疾病折磨的生不如死的她红光满面,各种疾病不翼而飞,走路一身轻,人也变得乐观开朗,体重由九十多斤增加到一百二十多斤,红光满面,也能干家务活了。

丈夫孙国看到她的巨大变化,也走入大法的修炼。孙国大学学历,在单位是业务骨干。修大法后很快的改掉了抽烟和喝酒的毛病。当时不到十岁的女儿也开始炼法轮功。一家三口学法炼功,生活的幸福快乐。夫妻俩在各自的工作单位都变成了出了名的好人,女儿在学校也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当班长,这是一个令人羡慕的幸福之家。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流氓集团利用中共残酷迫害法轮功,至今二十多年了,滕英芬和丈夫孙国因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身心都遭受了严重的迫害,被不断的骚扰,被开除公职,被多次非法抓捕,被酷刑折磨,被非法关洗脑班,被逼流离失所,夫妻双双被非法判刑。

法轮大法是教人向善做好人的高德大法。修炼的人数很快超过了一亿人,中共党魁江泽民又恨又妒嫉,于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利用中共邪党发动了对大法的残酷打压。用谎言、污蔑、暴力对法轮功搞群体灭绝,使无数的世人听信了谎言,站到了大法的对立面,仇恨大法。

为澄清事实真相,让世人清醒,滕英芬一家三口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进京上访,向当局反映情况,这也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走到半路被截回,从此家无宁日。

多次非法关押、不断的骚扰

夫妻两人的工作单位、市委组织部、妇联等轮番骚扰,逼迫他们写放弃修大法的保证书,对他们实施监视居住,监控他们的电话,每到所谓的敏感日就来骚扰他们,多年来一直是这样。招远电业局局长姜洪海指示保卫人员甚至拿垫子坐在她家门口二十四小时监控,使一家人无法正常生活。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九日,在上访无门的情况下,滕英芬一家三口只好去天安门广场打横幅表达心愿,被警察拳打脚踢后绑架到了天安门分局,后被招远驻京办戴手铐拉回了招远罗峰派出所。滕英芬被非法关押二十三天后,又被非法拘留十五天。期间被原单位康泰集团总经理康炳元开除了公职。女儿被非法关押一天一夜后,在家人的多方活动下才被释放,后被学校撤了班长的职务。

丈夫孙国被非法关押二十天后,又被连续拘留了两个月。孙国在招远看守所被失去人性的610警察刑讯逼供:扇耳光、脚踢、用自制的手摇电器一电就是两个多小时,他被电的身体缩成一团,痛苦的生不如死。遭电刑后几天不能吃饭喝水,只想呕吐,手指被烧焦,伤口很长时间不能愈合,瘦得皮包骨头。回单位后,在身体很虚弱的情况下,电业局的局长姜洪海又派人伙同610人员又把孙国送到了洗脑班,长时间不让睡觉,强制洗脑,还强迫他当“帮教”,被非法关押长达三个多月。回单位后,被单位撤了副科长的职务,每月只发三百二十元的生活费,后又被从科室下放到车间干重活。期间还被610罚款一万元。

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五日,滕英芬在同修家,被招远610一伙人拿大锤子砸开了门,和几个同修被绑架了到洗脑班,非法关押一个多月。

二零零一年七月十五日,610一伙又闯到滕英芬家,非法抄家后将她绑架到招远罗峰派出所刑讯逼供,拽着头发在地上拖,把她双手在背后铐在连椅上,整夜折磨。全身被蚊子咬的到处是包,后又被拉到梦芝派出所铐在铁椅上,折磨了三天三夜。二零零一年十月中旬,610一伙人又到滕英芬家非法抄家。

被迫流离失所七年,女儿被劫持当人质

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三日,孙国正在单位上班,610一伙和洗脑班头目宋书琴等到单位抓捕他,孙国走脱,从此流离失所,电业局借机开除了他的公职。为抓孙国,610伙同电业局的保卫科十多人包围了滕英芬的家,逼滕英芬交出丈夫孙国,并扬言不交出孙国,就把滕英芬抓走。

滕英芬也被迫离开了家,流离失所达七年之久,家里只剩年幼的女儿独自生活。610及电业局还派人在孩子上学、放学路上跟踪、恐吓、骚扰达四十多天,给孩子的身心造成了极大痛苦。

二零零二年七月末学生放暑假期间,610李建光、宋少昌一伙为抓滕英芬和孙国,逼迫学校必须把滕英芬的女儿送到洗脑班当人质,并交一千八百元钱。还逼迫老师开车到滕英芬的母亲家和婆婆家到处抓孩子,孩子也被逼离家出走,在外躲避了整整一个暑假。

二零零五年八月十一日,招远公安610李建光等一伙人,为了抓到滕英芬,伙同学校把滕英芬的女儿绑架到了洗脑班做人质,有好心人劝610警察说:这孩子太优秀了,你们别把孩子毁了。恶人宋少昌说:招远一中不缺一个好学生,在光天化日之下绑架了上中学的孩子。

在洗脑班,孩子不吃不喝,一直哭着要求回学校上课。孩子被抓后,年迈的爷爷奶奶,姥姥哭成一团,不吃不喝,三个老人都急疯了。孩子被非法关押了十五天后才放回,给孩子身心造成了极大的摧残。

多次绑架折磨、关洗脑班

二零零七年六月十六日晚十点左右,招远610李建光带领六个警察开着两辆警车,闯进滕英芬租的房内,将滕英芬和她女儿绑架到了烟台洗脑班,抢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和大法书籍等物品。滕英芬的母亲得知消息后,叫滕英芬的弟弟和妹夫打车一百多公里跑到烟台去找她们,找遍烟台所有看守所也没找到,痛苦而归。而此时,孙国已被非法判刑八年(二零零二年十二月被冤判),孩子正面临高考报志愿,被非法关押了十五天被放回,滕英芬被非法关押迫害了一个多月,期间被拳打脚踢强迫洗脑,身心遭到摧残。

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二日一大早,滕英芬刚迈出家门,被在门口蹲坑的警察李建光一伙绑架到了洗脑班。李建光逼她出卖他人,滕英芬不配合,李建光破口大骂,用恶毒的语言侮辱她的人格,这次她被非法关押了两个多月才放回家。

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九日上午七点左右,滕英芬和女儿一起去早市买菜。610宋少昌、国保队长王玉成等七、八个人躲在门外,女儿走在前面,刚迈出家门,王玉成等几个人凶狠地扑了上来,滕英芬见状马上退回家并关上了门,女儿在门外。宋少昌在门外又踢又砸,大叫开门,滕英芬不开门。宋少昌叫嚣:再不开门,我就把你女儿抓起来。孩子在外地上大学,第二天就返校。滕英芬仍不开门,宋少昌、王玉成等就真的把她女儿绑架到公安局当人质关了起来。孩子舅舅知道后去公安局要回了孩子,孩子被非法关了两个多小时。

之后,国保队长王玉成等带滕英芬的弟弟和女儿要挟滕英芬开了门。王玉成闯进门就往外拖滕英芬,滕英芬挣扎不配合,王玉成当着她女儿的面,用正烧着的烟头烫滕英芬的脖子,女儿吓得大哭,撕心裂肺的喊着:别烫我妈妈!一伙恶人把滕英芬抬起塞进了警车,绑架到了洗脑班,抢走了一台电脑和大法书籍等物品。

在洗脑班,滕英芬被铐在铁椅子上三天三夜,两腿肿的老粗,恶人逼她出卖其他同修,她不配合。

非法判刑四年

在洗脑班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恶徒又把她拉到看守所。十二月五号在看守所秘密开庭,丈夫孙国接到检察院批捕的通知后,依法聘请了北京律师为滕英芬做无罪辩护。公检法知法犯法,不让律师介入,还因请律师之事把孙国绑架到了洗脑班,非法关押了三个多月才放回家。

滕英芬被非法判刑四年,于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日送到山东省女子监狱关押迫害。在监狱,滕英芬长期遭受高压洗脑,身心承受达到了极限,原本修大法身心健康的她被迫害的出现了高血压、心脏衰竭、颈椎增生、妇科病、头昏脑胀等严重病状,在极度的痛苦中熬过了漫长的冤狱刑期,期间痛苦的生不如死。

三位老人含冤离世

从二零零二年四月,滕英芬和孙国被迫害的流离失所后,招远610和国保人员为了抓捕滕英芬和丈夫,经常到孙国的母亲家、岳母家骚扰三位老人。二零零三年六月二日晚九点半左右,公安一伙人又闯入滕英芬近八十岁的老母亲家里(老人独住)抓人。老人据理力争,恶人们扬言要抓老人。老人又气又吓,精神受到了极大的刺激,从此严重精神失常,又哭又笑,打人骂人,半夜经常往外跑,拿刀砍邻居家的树和菜,家人无奈,两次被送进精神病院强制治疗,经常被捆绑起来打针灌药,老人过着非人的生活,后来在痛苦中含冤离世。

孙国八十多岁的父母亲因牵挂孙国一家三口,两位老人在家常常伤心落泪,在痛苦艰难中度日。风烛残年的老人承受不了这巨大的苦难,孙国的老母亲于二零零五年十月含冤离世。

八十四岁的老父亲孤苦伶仃的一个人整天提心吊胆,思念儿子一家,经常卧床不起,也于二零零七年九月含冤离世。而此时的孙国早已被非法判刑八年,非法关押在山东省监狱,二老离世,孙国都没有见上最后一面。

孙国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监狱,因不转化被严管,受尽了折磨。从早上五点到晚上十二点左右,坐在小凳上一动不让动,天天如此。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入监队监区长张磊光、指导员李伟、警察陈岩指使十多人对孙国拳打脚踢、扇耳光,罚站两天两夜,殴打折磨逼迫他转化。二零零六年六月一日到七月二十五日,孙国被戴手铐脚镣非法关禁闭五十六天。每顿饭只给二两馒头、一块咸菜、一碗凉水,还经常遭到关禁闭室的刑事犯赵洪勇的迫害。这五十六天,正是济南最热的时候,恶人们还经常白天晚上连续七十二小时开射灯折磨他。孙国被折磨的死去活来,原本一百五十多斤的体重,剩下了不到一百斤,瘦的皮包骨头,身心受到了极大的摧残。

滕英芬女儿在一所名校上大学,因德才兼备,毕业前被学校保研。招远610和电业局局长姜洪海联手向学校诬陷,使孩子被取消了保研资格,给孩子造成了极大伤害。

二零一五年,因滕英芬和孙国依法控告迫害大法的元凶江泽民一事,两次被公安骚扰。二零二零年,本市社保局非法停发滕英芬退休金,告知需交上九万多元钱,才能正常的领取养老金,从经济上迫害。

二十多年来的残酷迫害,使滕英芬身心伤害极大,最终被迫害的含冤离世,对这个遭受苦难的家庭造成了永远也无法挽回的损失。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7/25/山东招远市滕英芬屡遭迫害含冤离世-428645.html

2020-01-14: 3、孙艳佩的父母因修炼法轮功被中共逼迫流离失所。二零零二年暑假,宋少昌逼学校把这个独自生活的十三岁的女孩送洗脑班当人质;二零零五年八月,宋少昌为抓到孙艳佩的父母,又把孙艳佩绑架到洗脑班当人质,非法关押了十五天;二零零七年高考结束后,宋少昌又把孙艳佩绑架到了烟台洗脑班关押了十五天;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九日,宋少昌为了绑架孙艳佩的妈妈,把孙艳佩绑架到招远公安局非法关押;孙艳佩大学毕业,学校要保送她读研究生,宋少昌写了诬告材料,致孙艳佩没有保研。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14/山东省招远市610副主任宋少昌被举报-398922.html

2017-07-16: 孙艳佩从小学被迫害到大学
孙艳佩原本有个幸福的家庭,爸妈都是知识阶层的人,工作单位都不错,家庭经济条件比较好,一家三口都修炼法轮功,其乐融融。孙艳佩聪明过人,懂事乖巧,是个人见人爱的小女孩。

九九年江氏开始迫害法轮大法,孙艳佩刚满十岁,爸爸因坚持对大法的信仰被非法抓捕三次,被非法拘留两次,被非法劫持到洗脑班三次,被非法抄家七次,被非法判刑八年,被非法开除公职;妈妈也因坚持对大法的信仰被非法抓捕六次,被非法拘留两次,被劫持到洗脑班三次,被非法抄家七次,被迫流离失所达七年,被开除公职,二零一零年被非法判刑四年。爸爸妈妈一次次当着她的面被绑架、抄家,回来后满身伤痕。给艳佩幼小的心灵造成了极大的创伤,不仅如此,邪党还多次直接迫害这个纯真善良的孩子。

二零零二年四月,孙艳佩的爸爸被逼流离失所,招远市610伙同她爸爸单位的人包围了她的家,逼她妈妈交出她爸爸,妈妈被逼流离失所长达七年。家中只剩了这个十三岁的孩子,孤苦伶仃自己生活。610还不放过他,从家里到学校跟踪,恐吓骚扰她四十天,逼她说出爸爸妈妈的下落。她孤独无助,象一株被蹂躏的小草,自己顽强的生长着。她学习成绩仍然名列前茅。

二零零二年放暑假,招远610为了找到孩子的爸爸妈妈。指使学校放假后,必须把小艳佩送到洗脑班关押,还要勒索孩子一千八百元钱。学校老师与610一起到小艳佩在农村的奶奶和姥姥家找人要人,吓唬三位八十多岁的老人,小艳佩为了躲避迫害,在外面躲了一个暑假。

二零零五年八月十一日,610恶警李建光,为了抓孩子的妈妈,又恶毒的把上高中的艳佩绑架到洗脑班当人质,有好心的人对610的人说:这孩子太优秀了,别毁了孩子。610恶警宋少昌狠狠的说:招远一中不缺一个好学生,还是绑架了她。在洗脑班,她不吃不喝,哭着要求回学校上课,家中奶奶爷爷姥姥得知她被绑架,三个八十岁的老人哭成一团,都急疯急病了,失去人性的恶徒还是非法关押十五天才放了她。

二零零七年六月十六日晚上十点,610恶警李建光率五、六个警察闯进孙艳佩妈妈租的房子里,孙艳佩高考结束来看妈妈,母女俩被绑架到烟台洗脑班迫害。期间孙艳佩面临高考报志愿,家人急疯了,打车找遍烟台所有的看守所也没有找到,她被非法关押了十五天,妈妈被关押一个月。

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九日早饭后,孙艳佩与妈妈一起去早市买菜,她第二天要返回上海上学。刚开门迈出一步,躲在门外的宋少昌,王玉成等七八个恶警猛扑过来,妈妈在后面见状把门关上了,恶人们砸门踢门,宋少昌说:再不开门,把你女儿抓走。他们真把孙艳佩绑架到公安局当人质,因第二天开学,她舅舅去公安局把她要出来,她被绑架了两个多小时。王玉成欺骗她舅舅,叫其带路去她家叫开了门,因妈妈不配合恶人,王玉成当着孙艳佩的面用烧着的烟头烫妈妈的脖子,孙艳佩吓得大哭,撕心裂肺的大喊,你们别烫我妈妈,失去人性的恶人继续烫她,妈妈又被绑架了,恶人临走还抄了她的家。第二天孙艳佩带着对妈妈的牵挂孤单单的返回了学校。妈妈被非法关押六个月后,被诬判四年,二零一一年四月拉入山东女子监狱。

孙艳佩上大学期间,成绩优秀,德才兼备,学校要保送她读研究生,学校把材料寄给了她爸爸的单位电业局,不想电业局落井下石,把材料送给了610,610宋少昌填写了诬蔑材料,学校因此取消了孙艳佩的保送研究生资格。

十八年,孙艳佩大部分时间是自己生活,她的艰辛,她的苦难不是以上几件事能概括的,从十岁开始,饥一顿饱一顿,有时寄人篱下,自己还不想麻烦亲戚。她缺衣少食,在学校天冷了还穿着拖鞋,正在长身体却没有足够的营养,仅仅维持不致太饿,几口冷米饭就是她的一顿饭,致使她的身体瘦小偏弱。她很坚强,从不在外人面前诉苦,年迈的奶奶爷爷在爸爸妈妈流离失所和被判刑中双双含冤离世,姥姥也在女儿女婿被关押判刑中被一次一次抄家恐吓,致使老人精神失常,生活不能自理,在思念亲人中离世。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7/16/山东招远市十八年来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综述-351165.html

2015-11-01: 横遭摧残的花季(2)
被绑架的好学生

孙嫣佩是山东省招远市电业局职工孙国和招远市自动化仪表厂职工滕英芬的女儿。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他们一家三口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被招远警察抓回。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九日,一家三口又去北京上访,被绑架回来后非法拘留,孙嫣佩被非法关押一天一夜,后被学校撤了班长等职务。二零零二年四月三日,父亲在被抓捕时走脱,后被绑架,遭枉判八年。她的母亲也被逼流离失所。父母不在家,警察还要绑架年仅十三岁的孙嫣佩到洗脑班,并向孙嫣佩索要一千八百元钱,孙嫣佩被逼得一个暑假不敢回家。

孙嫣佩修大法后更加恬静聪颖,学习成绩一直在全市名列前茅。二零零五年,高一期末考试,她在父母遭受严重迫害的情况下,仍取得全市第二名的好成绩。然而,二零零五年八月十一日,十六岁的孙嫣佩被招远市610恶警从学校绑架。据悉,当时围观的人替孩子说了几句公道话:“这孩子道德品质一流,很懂事,学习成绩优秀,你们得慎重一点,别毁了这孩子。”谁知,610歹徒说:“招远一中不差一个好学生”。

孙嫣佩被非法关押在招远玲珑镇台上村岭南金矿废弃的一座大楼里(岭南金矿洗脑班)。不法人员恐吓、威逼她说出妈妈的下落,还逼她写所谓的“三书”,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孙嫣佩一直不吃不喝,要求无条件释放,要求回学校上课。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1/横遭摧残的花季(2)-318405.html

2013-07-07:中共对少年儿童的摧残(七)
......
◇苦难中 孙嫣佩闯出自己的路

孙国,原山东招远电业局科长,大学文化,一家三口修炼法轮功,在中共对法轮功十多年来的迫害中,一家人历经风雨魔难。二零零二年初,孙国被迫流离失所,二零零三年三月二十五日被非法判刑八年,被关押在山东省监狱,妻子滕英芬从二零零二年四月开始被迫流离失所。

爸爸被非法关押,妈妈流离失所,少女孙嫣佩从十一、二岁开始,一个人艰难度日将近六年。期间,还不断遭到恶人的骚扰和迫害,幼小的心灵承受着不该承受的巨大痛苦。中共恶人不但迫害她的父母,连孩子也不放过,从小学就开始经常到学校骚扰孙嫣佩,从经济上和心灵上折磨这个未成年的孩子,导致孩子被撤去班长职务,被数次骚扰、绑架、关押等。

二零零二年七月,市委610副头目、玲珑洗脑班头目宋书琴(勤)在把孙嫣佩的妈妈逼得流离失所后,就要绑架当时十三岁的孙嫣佩到洗脑班,并向孙嫣佩索要一千八百元钱,孙嫣佩被逼得一个暑假不敢回家。二零零四年二月六日新年期间,招远610恶人以为孩子可做诱饵,竟丧尽天良,上门骚扰,企图入室搜查未遂。据悉,因610无数次的骚扰、恐吓,孙嫣佩的外婆被吓出精神病,生活不能自理;爷爷奶奶被吓得听见狗叫、汽车声就浑身发抖。

孙嫣佩修大法后道德高尚,学习成绩一直在全市名列前茅,二零零五年,高一期末考试,她在父母遭受严重迫害的情况下,仍取得了全市第二名的好成绩。然而,二零零五年八月十一日,十六岁的孙嫣佩被招远市610恶警从学校绑架。据悉,当时围观的人替孩子说了几句公道话:“这孩子道德品质一流,很懂事,学习成绩优秀,你们得慎重一点,别毁了这孩子。”谁知,610歹徒说:“招远一中不差一个好学生。”

孙嫣佩被绑架之后,山东招远一中装聋作哑,没有告诉其家人。直到八月十四日招远一中大休日,孙嫣佩没回家,她的舅舅打电话问班主任,才知道孩子三天前就被绑架了。在招远岭南金矿洗脑班,恶人天天恐吓孩子,威逼孩子说出她妈妈的下落,还逼迫孩子写“三书”往坏道上“转化”,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面对无理迫害,孩子一直不吃不喝,要求无条件释放,要求到学校上课,孩子的家人非常着急,东奔西跑找610要人,可610就是不放人。

二零零七年六月十六日晚,大约十点左右,警车在楼下,一男一女两个便衣叫门,将滕英芬骗出绑架,其刚刚高考完的女儿孙嫣佩也一同被绑架,并将其住处翻了个底朝天,母女二人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二零一零年八月三十一日早,滕英芬被恶徒宋少昌绑架到岭南洗脑班,后被非法判刑四年,父亲因依法请律师为母亲做无罪辩护而被当局绑架到洗脑班。

十多年来,孙嫣佩就是在这样的重压下、在中共对父母的迫害、对自己的迫害中顽强的生活着,成为上海某大学的学生,德才兼备,学校要保送她读研究生。多好的孩子、原本该多么幸福的一家子,却被中共迫害的家不成家。再好的家庭也会被中共迫害的家不成家!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7/中共对少年儿童的摧残(七)-276349.html

2007-06-20: 山东招远滕英芬母女遭绑架,下落不明
2007年7月16日晚上大约十点左右,警车在楼下,一男一女两个便衣叫门,将滕英芬骗出绑架,其刚刚高考完毕的女儿孙嫣佩也一同被绑架,并将其住处翻了个底朝天,具体情况不详。母女二人被绑架到哪?不知。

滕英芬,女,今年48岁,中专文化,原是招远市自动化仪表厂职工。丈夫,孙国,今年45岁,大学文化,原是招远电业局职工。女儿,孙嫣佩,今年18岁,上学。一家三口从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信仰“真、善、忍”,并按大法“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孙国工作出色,为人善良,在单位任科长,1998年初被招远市组织部选送到天津南开大学青年干部進修班深造。滕英芬以前身患多种严重的疾病,几乎是快要死的人了,修大法后重获新生。孙嫣佩修大法后道德高尚,学习成绩一直在全市名列前茅。全家人幸福和睦,是远近出了名的一家子好人。

可是,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与共产邪党发动了一场对法轮大法和大法弟子的非法疯狂镇压。从此她家的灾难接踵而来,一家三口因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8年来遭受了被非法抓捕、关押、酷刑折磨、开除公职等迫害。孙国于2003年3月被非法劫持到了山东省监狱关押至今。滕英芬被迫流离失所近6年了,有家不能回。女儿孙嫣佩一人在家艰难度日,还要不断的遭到邪恶的迫害和骚扰,幼小的心灵承受着不该承受的巨大痛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20/157249.html

2006-05-13: 希望调查真相委员会及世界正义人士来中国大陆实地调查
尊敬的调查真相委员会:您好!

我叫滕英芬,女,47岁,中专文化,原山东省招远市自动化仪表厂职工,家庭住址招远市电业局家属楼五号楼311室。下面简述一下我全家遭受中共恶党迫害的事实,作为调查证据,协助调查。

1999年7月20日,我和丈夫及女儿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被招远市警察抓回。从此家无宁日,我和丈夫的单位及招远市组织部、妇联等轮番骚扰,被强迫写保证书放弃修炼大法,居住被监视,电话被监控,每到所谓的敏感日就遭到骚扰,几年来一直是这样,招远市电业局的保卫人员甚至拿垫子铺在家门口日夜看守,无法过上一天正常人的生活。

2001年1月19日,我们一家三口又去北京上访,结果被警察拳打脚踢后绑架到了天安门分局,后被招远驻京办戴手铐拉回招远罗峰派出所,我被非法关押23天后,又被非法拘留15天,期间被招远组织部开除党籍,被原单位招远自动化仪表厂开除了工职。丈夫孙国被非法关押20天后,又被连续非法拘留2个月,期间被招远610罚款1万元,被招远组织部开除党籍。女儿被非法关押一天一夜后,在家人的多方活动下才被释放,后被学校撤了班长等职务。丈夫在招远看守所被非法拘留期间,失去人性的610恶警对他刑讯逼供,扇耳光,用脚踢,用电棍电他长达两个多小时,过电时身体被折磨得缩成一团,痛苦无法言表,当时心想活不成了,遭电刑后几天几夜吃不下饭,只想呕吐,从看守所出来后,手指被电烧焦的伤口还没有愈合,瘦的皮包骨。就是这样,他原单位电业局又伙同610将他强制送到了洗脑班,长时间不让睡觉,强迫看污蔑师父和大法的录像,强制洗脑,还强迫他当“帮教”,被非法关押长达3个多月。丈夫从洗脑班回单位后,单位电业局给他撤了科长职务,每月只发320元的生活费,后又下放到热电厂车间干重活。

2001年4月25日,我在功友家,被招远610及轮胎厂一伙人拿大锤子砸开了门,和功友一起被四、五个恶人架着胳膊拖上车绑架到洗脑班,非法关押迫害1个多月。2001年7月、10月间我们家被当地610两次非法抄家,7月那次抄家后我被绑架到招远罗峰派出所,610恶警对我刑讯逼供,拽着我的头发拖,把我双手后背坐在地上铐在连椅上,整夜折磨。我全身被蚊子咬得到处是包,后又被拉到梦芝派出所铐在铁椅上,折磨了三天三夜后,他们甚么也没有得到,最后不得不将我释放。

2002年4月3日,我丈夫正在单位上班,610一伙和洗脑班恶人宋书芹到单位抓捕他。无奈之下,他含泪趁机走脱,从此流离失所。他走脱后,电业局藉机开除了他的工职,610及电业局保卫科一伙10多人包围了我家的住所,到处找我要我交出我的丈夫,并扬言交不出人把我也抓走。无奈我也被迫离开了家,流离失所至今。家里只剩下了一个年幼的女儿,610及电业局就派人跟踪、恐吓、骚扰我的女儿长达40多天,给我女儿的身心造成了极大的痛苦。2002年7月末学生放暑假期间,610又要把我的女儿抓到洗脑班迫害,逼学校必须把她送去洗脑班,并交1800元钱。逼迫学校老师开车到我的母亲及婆婆家到处抓我的女儿,女儿被迫离家出走,在外躲了整整一个暑假。

2002年9月5日,丈夫孙国和2名功友向世人讲真相时被非法抓捕,在光天化日之下,招远恶警们狠狠地毒打他们,拳脚棍棒相加,打倒在公路旁的泥沟里,然后拖上来再打,一直打到3人趴在地上起不来。丈夫被打得当场口吐鲜血,围观的群众都捂着眼睛不敢看。后被拉到毕郭镇派出所又遭恶警毒打后当天送招远看守所非法关押,又是刑讯逼供。丈夫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长达6个月之久,期间一直不让家人探视。2003年2月,丈夫被判重刑8年,因不服提出上诉。但2003年3月25日在没通知家人的情况下,还是被秘密送往山东省监狱关押。

在山东省监狱,丈夫更是受尽了折磨。一个偶然的机会,山东省监狱一知情人透露说:孙国在山东省监狱遭大罪了。因不转化,被严管,从早晨5点一直到晚上12点左右坐在小板凳上一动也不准动,天天如此。山东省监狱的狱警非常伪善,表面上他们不参与迫害,但暗地里唆使刑事犯疯狂的折磨他。知情人还透露,丈夫被关小号、严管是经常的事。知情人最后说山东省监狱是打着文明监狱的幌子,干着不可告人的勾当,最黑、最邪恶了。

2005年8月11日,招远610邪恶之徒,为了抓到流离失所至今的我,不择手段的伙同学校把我的女儿绑架到了洗脑班做人质,我女儿被非法关押了10多天,给我女儿及全家老少造成了非常巨大身心摧残。

这场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已经持续近7年多了,7年来,我的家人遭受的痛苦真的不敢想像,我被迫流离失所4年了,丈夫被非法关押也4年了,家里剩下一个未成年的女儿无依无靠,艰难度日,常常以泪洗面。几年来,招远610邪恶之徒为了抓捕我,经常到我母亲和婆婆家骚扰,2003年6月2日晚9点30分左右,自称是公安局的一伙人又闯入我70多岁的老母亲家(我母亲一个人生活),妄图抓捕我,因我母亲据理力争,恶人扬言要把她抓走,老人又气又吓,因承受已经超过了极限,从此一步步严重精神失常。一会儿大哭,一会儿又大笑,打人骂人,疯疯癫癫,半夜往外跑,拿砍刀给邻居家把树和菜都砍了。搞的家人及左邻右舍不得安宁,无奈被两次共两个多月送進精神病院强制治疗,经常要被捆绑起来打针、灌药,过着非人的生活。几年来我80多岁的老婆婆天天在思念儿子,牵挂孙女及儿媳的痛苦中度日如年,只要一提起我们全家,她就哭个不停,终于承受不住这惨无人道的痛苦折磨,于2005年10月含冤离开了人世,真是死不瞑目啊!84岁的老公公孤苦伶仃的一个人整天提心吊胆,不知伤心的哭过多少次了,经常卧床不起,住院治疗。

我衷心的希望调查真相委员会及全世界的正义人士能来中国大陆实地调查,尽快结束这场民族浩劫。

大法弟子:滕英芬
2006年5月11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13/127571.html

2005-08-31: 招远大法弟子--16岁女孩孙嫣佩已于8月27日释放出来,详情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31/109498.html

2005-08-27: 山东610恐怖份子劫持女中学生孙嫣佩已逾二周
山东省招远市一中高二女学生孙嫣佩,被招远市610恐怖份子从学校劫持已经超过二周,目前被关押在玲珑镇台上村南岭南金矿废弃的一座大楼里。不法人员为了掩盖其犯罪行为称该处为“法制教育培训中心”,实际上是采用流氓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强制洗脑基地。

孙嫣佩,16岁,正在招远一中新校读高二,她在父母遭受严重迫害的情况下,仍在今年高一期末考试中仍取得全市第二名的成绩。其父亲孙国因向世人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实情况,被以莫须有的罪名判刑4年,现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监狱遭受迫害。母亲滕英芬以前身患多种严重的疾病,修法轮功后获新生;因为坚持修炼,已经被迫流离失所近4年了,有家不能回。

孙嫣佩于2005年8月11日被招远市610恶警从学校绑架。据悉,当时围观的人替孩子说了几句公道话:“这孩子道德品质一流,很懂事,学习成绩优秀,你们得慎重一点,别毁了这孩子。”招远610恐怖份子说:“招远一中不差一个好学生。”

孙嫣佩被绑架之后,招远一中装聋作哑,没有告诉其家人情况。直到8月14日招远一中大休日,孙嫣佩没回家,她的舅舅打电话问班主任,才知道孩子三天前就被绑架了。

早在2002年7月,市委610副头目、玲珑洗脑班头目宋书琴(勤)在把孙嫣佩的妈妈逼得流离失所后就要抓当时13岁的她到洗脑班,并向孙嫣佩索要1800钱,孙嫣佩被逼得一个暑假不敢回家。2004年2月6日农历新年期间,招远610邪恶之徒以为孩子可做诱饵,竟丧尽人性,两人上门骚扰,企图入室搜查未遂。据悉,因610 无数次的骚扰、恐吓,孙嫣佩的外婆被吓出精神病,生活不能自理。

孙嫣佩被非法关押在招远岭南金矿洗脑班。不法人员恐吓、威逼她说出妈妈的下落,还逼她写所谓的“三书”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孙嫣佩一直不吃不喝,要求无条件释放,要求回学校上课。她的家人找610要人,不法人员就是不放。希望所有善良的正义人士给予关心帮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27/109269.html

2005-08-19: 孙嫣佩,女,16岁,山东省招远新一中高二特重二班学生。2005年8月11日被招远610歹徒绑架了。8月14日是新一中大休日,孙嫣佩一直没回家,她的舅舅打电话问她班主任,才知道3天前孩子被绑架了。

孙嫣佩一家的情况及被绑架的原因

爸爸,孙果,43岁,大学文化,原是招远电业局职工。妈妈,滕英芬,46岁,中专文化,原是招远市自动化仪表厂职工。一家三口从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信仰“真、善、忍”,并严格按大法“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从此爸爸工作出色,为人善良,在单位任科长,1998年初被招远市组织部选送到天津南开大学青年干部進修班深造。妈妈以前身患多种严重的疾病,几乎是快要死的人了,修大法后重获新生。全家人幸福和睦,是远近出了名的一家子大好人。孙嫣佩修大法后道德高尚,学习成绩一直在全市保持优秀,今年高一期末考试在全市名列第二名。

可是,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与共产邪党发动了一场对法轮大法和大法弟子的非法疯狂镇压。从此她家的灾难接踵而来,爸爸妈妈因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6年来遭受了被非法抓捕、关押、酷刑折磨、开除公职等迫害。爸爸于2003年3月被非法劫持到了山东省监狱关押至今,妈妈被迫流离失所近4年了,有家不能回。家里只剩下孙嫣佩一人艰难度日,还要不断的遭到邪恶的迫害和骚扰,身心遭受了巨大摧残。

2005年8月11日,失去人性的招远610邪恶之徒竟明目张胆的到学校绑架了还未成年的孩子孙嫣佩,。一围观的善良人替孩子说了几句公道话:“这孩子道德品质一流,很懂事,学习成绩优秀,你们得慎重一点,别毁了这孩子。”招远610的邪恶之徒竟丧尽天良地说:“招远一中不差一个好学生。”恶警们哪,难道你们没有子女吗?同样不可思议是:孙嫣佩被绑架之后,招远一中从班主任到校长在压力下装聋作哑,还一直隐瞒。若不是孩子的舅舅打电话问,还不知要隐瞒到何时?招远一中的老师校长们,难道你们不知道孩子在学校时发生意外,你们应负第一法律责任吗?最起码也得通知一下孩子的亲人吧,这是做人的最起码道德。可是你们身为师长,你们在做甚么?孩子在学校的表现难道你们不知道吗?孩子到底犯了甚么法?尽管你们有太多的无奈,通知一下孩子的亲人总不是甚么难事吧?善良的父老乡亲们,当您去学校接孩子时,发现孩子不见了,您是啥心情?为甚么连个孤苦伶仃的孩子都不放过呢?!

父老乡亲们,孙嫣佩遭绑架已好多天了,现被非法关押在招远岭南金矿洗脑班,邪恶之徒们天天恐吓孩子,威逼孩子说出她妈妈的下落,还逼迫孩子写“三书”往坏道上转化,面对这些邪恶之徒的无理迫害,孩子一直不吃不喝,要求无条件释放,要求到学校上课。孩子的身体现已很虚弱,情况危急,她的爷爷、奶奶、姥姥、舅舅、大爷、姑姑们简直都急疯了,几天来东奔西跑找610要人,可他们就是不放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19/108691.html

2005-08-15: 2005年8月12日,山东招远中学生孙嫣佩因修炼法轮功被招远610邪恶之徒从学校绑架到了洗脑班迫害,孙嫣佩一直在绝食抗议,已经几天了,情况紧急。

据悉,山东省招远市大法弟子孙嫣佩,女,16岁,招远一中学生。其父亲孙国现在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监狱;母亲滕英芬被迫流离失所四年了,家里只剩下16岁孙嫣佩一个人,艰难度日。

可招远的邪恶之徒仍不放过这个可怜的孩子孙嫣佩孙嫣佩一家只因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就遭到了共产恶党如此的迫害,真是天理不容啊!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15/108464.html

烟台 招远市联系资料(区号: 535)

2021-12-15:邵周赞,招远市国保大队涉此案人员,电话18660002131
招远公安局部分通讯录(2020年5月16)
地址:山东省招远市府前路2号
邮编:265400

局领导11人
赵旭波,党委书记、局长、督察长(男,1972年出生,山东高密人,1993年7月参加工作,大学学历)18660060631 8093101
zhaoxubo@f-zy.yts.sd李绍君 副书记、政委 18660530006、8093103
Lishaojun@f-zy.yts.sd藤本学 党委委员 13853516606、8093105
王恒利 副局长 18660062606、13371372777、8093106
杨秉松 副局长 13905456091、8093107
蒋善凤 副局长 18660062609、13793550003、8093109
迟国强 副政委、纪委书记 18660062610、13605458668、8093110
迟豪杰 党委委员18660062612、13583535213、8093112
贾英斌 党委委员18660062613、13808918556、8093113
于行政 党委委员、刑侦队长 18660069785、13853508188、8115116
路光磊 党委委员、政工室主任18660069678、13780968000、8093116
陈玉朴、路光磊 公安局副局长,1866006966918660069678

招远市国保大队 (2020年)电话 0535-8093195 0535-8093199
王克宁(原交警大队大队长)国保大队大队长18660069888
王玉成 副队长 0535-8093193 18660069788
邱伟芳 副队长 0535-8093191 18660062646
李乐明 中队长 0535-8093198 18660069790
杨冰 中队长 0535-8093195 18660069801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535)

招远一中新校办公室电话号码:0535─8163628 老校办公室电话号码:0535─8215322(招远一中电话:8214002)
校长 郭美娟:手机:13806458866
孙嫣佩的级主任 李冰海:宅电:0535─8187829 班主任 杨成兴:手机:13954531609
招远市教委电话:0535─8213513

610办公室(改称国保大队) 值班室电话:0535─8242287
头目:厚云贤,办公室:0535─8258610
副头目:蒋卫华 宅电:8221659 手机:13805456026
副头目:冯书贵 宅电:8215200 手机:13853581989
林 涛 专案组长 13953500555

玲珑洗脑班头目:宋书琴,8364552;恶人林淑喜 8322476;刘玉久 8212261

公安局局长:蔡平 办电:0535─8213899 手机:13705358566 政委:傅崇光 8233952 值班室电话:8213885
法院院长:崔积明 办电:0535─8248898 副院长:冯雪梅 办电:8225522
检察院: 王利国 办电:0535─8231100 孙秋 办电:8226266 值班电话:3012509
蒋涛(负责迫害法轮功):宅电:0535─8135628 传呼:8195628 手机:13863800228
招远市委书记:王世亮 办电:0535─8232868
市长:张伟 办电:0535─8211771
政法委书记:徐林宏 办电:0535─8216988 手机:13808910011
政法委副书记:姜忠勤 办电:0535─8210955 宅电:8236878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4, 8:04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