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09-23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北京 >> 延庆区(延庆县) >> 姜海(江海), 男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北京延庆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3-06-13
案例分类: 监狱  毒打/体罚  受迫害程度:酷刑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姜海(江海)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1-06-02:北京市延庆县姜海遭迫害 一月内三亲人离世
姜海居住在北京市延庆县,妻子于慧琴身患严重肾疾,被医生判为绝症。修炼法轮大法后,于慧琴的身体恢复健康。然而,姜海和于慧琴因为坚持信仰法轮大法,屡遭迫害,姜海被非法判刑九年,于慧琴被非法劳教两年,遭注射毁坏神经药物,含冤离世,在一月内,她的母亲和婆婆不堪迫害的打击,相继离世。

法轮大法救了妻子的命

北京市延庆县康庄镇法轮功学员姜海,从小体弱多病。患有癫痫病,经常发作,有时三、五天犯病一次。姜海长大后经常头痛,到处求医,也没有好效果,只能用药来维持。成年后,父母为姜海娶妻成家,姜海有了儿子、女儿。看着一双可爱的儿女一天天长大,姜海和妻子于慧琴很高兴和满足。

可有一天,姜海发现妻子于慧琴的脸和腿都有些浮肿,就去县医院检查,检查结果医生说是肾炎,快到尿毒症了,已经五个“+”号了。姜海不相信这是真的,就带着于慧琴去北京人民医院,找了专家会诊,得到的是相同的结果。当时就办了住院手续,要交十万元人民币。家里没有这么多钱。专家说,那就每个星期拿一次药。姜海就每个星期去取一次药,每次药费就要一千多元钱。

为了给妻子于慧琴治病,姜海开始向亲朋好友借钱。借了两年半的钱,也没能治好妻子的病。后来于慧琴说:“别给我治了,借了那么多钱,怎么还啊?”姜海背地里哭,对妻子说:“不是还有房子吗?把它卖了也给你治病。如果再不行,那我就和你一起死。”

一九九八年七月的一天,于慧琴去康庄大街上,看见有很多人在学功,就问:“这是什么功?”有人说:“是法轮功。”于慧琴在那里看了一会儿,觉得身体很舒服。她回到家后,就和姜海说:“我听完了法轮功音乐后,很轻松,我要去学。”

学了三个月后,于慧琴的身体有了很大的改变,脸和腿的浮肿明显地消了。就这样,于慧琴走上了修炼法轮大法的路。一年后,于慧琴的身体浮肿全部消失了。又过了一年多,到北京人民医院去找那个专家复查,发现肾炎和那五个加号也不见了。

姜海想:“这个功法太神奇了,这个功法太好了!可惜我认的字太少了,怕是炼不了。”于慧琴对他说:“你也可以听师父的讲法录音。法轮功师父说的是教人做好人,都为别人好。”姜海觉的自己跟法轮功要求的真、善、忍差距太大了,以后再学吧,就没学。虽然姜海没炼法轮功,但他想做个好人,在各个方面少做些不好的事。

坚持信仰 夫妻俩遭迫害

但是没过多久,中共和江泽民邪恶集团就发动了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姜海所在地派出所的片警白金龙,带领一帮警察,就开始到姜海家进行骚扰,翻箱倒柜抄东西,只要是法轮功的东西就抢走。他们想来就来,不出示任何证件。

在这期间,姜海的妻子于慧琴要到北京去上访,姜海很害怕,就不让她去,并把大舅哥和三舅哥找来相助。于慧琴哭了,问姜海:“我的病是怎么好的?在大法师父遭受不白之冤时,为大法师父说一句公道话,有什么不对的?”姜海一听,也在理。法轮功这么神奇、这么好,作为国家领导人应该支持才对,为什么要打压?姜海说:“你就去吧,我明天也炼法轮功。”

从那以后,姜海也走上了修炼法轮功的路。他白天干农活,晚上学法、炼功。就这样,姜海的身体也逐渐的变好了。

1. 在县看守所遭迫害

二零零二年一月的一天晚上,警察和便衣闯入姜海家,任何证件也没出示,绑架了姜海和他妻子,并抢走了复印机。把他们夫妻二人绑架到了县看守所,警察指使刑事犯人对姜海进行暴力殴打,浇凉水、开飞机、坐蹲起,手段极其残忍。

姜海在延庆县看守所里遭受了非人的折磨。高姓和王姓警察指使犯人把姜海强行绑在床上、凳子上,揪着姜海的头插胃管,把姜海的胃插出了血了。用电棍电,强行灌食。一个月后,才把姜海放出来。

姜海回家没几天,就被延庆县康庄乡“六一零”邪恶机构的赵冬冬、派出所的人串通村大队干部王胜利合谋迫害,又被绑架到“转化”班(即洗脑班)。在“转化”班,叫“转化”姜海的人殴打他,往姜海头上泼热水,让姜海顶热茶水。在“转化”班里,姜海坚持信仰,坚信炼法轮功没有错。第六天,姜海被他们迫害得身体支持不住,昏倒在地,被送进县医院,这才把他放回家。

2. 被非法判刑九年

二零零二年四月,姜海在家时,忽然来了一辆黑色小车,两个穿黑衣服的人没出示任何证件,把姜海强行按在车里,绑架到了丰台看守所。姜海被非法关押了三个多月后,又被劫持小唐山监狱,在这里又被非法关押了七天,又被绑架回延庆县看守所。十天后,姜海被非法判刑九年。开庭时,没通知姜海的家人。

非法判姜海的法官是个女的,姓李,她身边还有一个姓左的人。在法庭上,姜海对法官说:“请你转告江泽民,镇压法轮功是错误的。”身边的法警还要打姜海。之后,又把姜海拉回到看守所。几天后,将姜海劫持到天津茶淀前进监狱。

3.在天津茶淀前进监狱遭迫害

姜海在监狱的第一个晚上,警察就指使那些犯人对他人身攻击,体罚、罚站、罚蹲、不让上厕所、剥夺睡眠。多个警察和一帮一帮的犯人对姜海用暴力残害,姜海在天津茶淀前进监狱受尽了非人的折磨。

二零一零年,姜海一度被监狱迫害的生命垂危。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七日,姜海才被释放回家。

4.妻子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二年一月,姜海的妻子于慧琴也被绑架,被非法判两年劳教,在北京大兴新安劳教所也遭受了非人的折磨。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四日,被迫害了一年零三个月的于慧琴被释放回家。可是,她已经被迫害得一度神志不清,身体极度虚弱,全身浮肿,常常呕吐,状况极差。据于慧琴讲,自己曾经被注射过不明药物。

5.妻子含冤离世

二零零五年四月十六日,于慧琴因遭迫害离世,年仅四十四岁。

姜海的儿子找到政府,要求让仍遭非法关押的父亲姜海见母亲的遗体一面。二零零五年四月二十二日,姜海在两个狱警的非法押送下,在县医院只待了五分钟,匆匆看了一眼妻子的遗体。

6. 儿女遭骚扰 孤苦无依

姜海夫妻被抓的那年,儿子还不到十八岁,女儿不到十四岁。哥哥为照顾妹妹,万不得已辍了学。孩子变卖家产,能卖的都卖了,而且警察还经常到家里骚扰和恐吓孩子,不让孩子上学。

就在姜海妻子于慧琴离世的十天内,姜海的母亲因为儿子和儿媳都被抓走坐牢,遭到冤屈,老人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离开人世。而姜海的岳母在姜海的母亲离世十天,也离世了。

由于中共及江泽民邪恶集团的残酷迫害,姜海在一个月内就失去了三位最亲的人。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6/2/北京市延庆县姜海遭迫害-一月内三亲人离世-426496.html

2010-10-13: 北京市延庆县法轮功学员姜海被监狱迫害致生命垂危
北京市延庆县康庄镇法轮功学员姜海被监狱迫害的生命垂危,监狱为推卸罪责,想让家人接回。详情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13/230931.html#101012232435-1

2006-11-24: 对《北京前進监狱是怎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的补充
这篇对《北京前進监狱是怎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文的补充,比原文还长,恶党的罪行真是罄竹难书啊!

我所知道的前進监狱十二监区仍被非法关押和曾被非法关押的部份大法学员的名单:张敏涛、王璞、王一鹏、李国章、任晓坤、秦尉、王大平、李锟、李秀山、肖劲松、马红云、卢永生、姜海、唐基长、马晋、陈世华、杨继光、姜连友、王为宇、杨成山、杨晓民、李剑、徐化全、张彦宾、张立军、鲍守智、关智生、王奎、梁明华、庞有、夏靖宇、张健、王益、史庆文、马昂、赵立东、黄剑、武军、常贵友、王宏伟、刁九利、索镇江、韩世民、张则仁。

前進监狱对大法学员的迫害是有一套系统的手段的。大法学员一被押到监狱门口,就有一台摄像机跟随拍摄了,一直拍到监区大厅。几个警察跟着,还有两个“包夹”犯人一起跟着,在外面时还比较随意,可是一進楼道门,气氛马上就变,两个犯人立即上来把大法学员的胳膊架住,把头一按,就像搞批斗一样。押到大厅后,还要对物品進行检查,甚至大法学员的衣服都要全部脱光,一丝不挂的被拍摄。这是对人的尊严和人格的极大侮辱。接着下一步就押到“小屋”去了。还是架着胳膊,按着头,不准左右看。通道里有犯人巡守,里面的人也不准出来。由此就开始“小屋”中的迫害了。

日常的监控也是经过严密布置的。不法人员平时如果发现哪个班的大法学员交流大法内容了,觉得“性质严重”了,就对哪个班進行“严管”。甚至谈论一下善恶有报之类的话题,都会被认为是“敏感”的。有一次,有两位学员下楼时聊了聊“青槐满庭,白杨无芽”,被“包夹”举报,就被叫到“小屋”好一番盘问。

二零零四年八月的时候,六班就被“严管”过一次。当天出工回来,大家都很疲劳,刚一進大厅,就听到一声厉声的呵斥“脱!”,一看是恶警陈红宾。大家都很纳闷,莫名其妙,以为有人夹带了甚么东西了,要脱衣服检查,于是把上衣脱了;结果又是一声“脱!”又把裤子脱掉了;结果还喊“脱!”于是全脱光了。这哪里是检查,分明是在展开攻势,完全是恶党那一套。其实检查是假,他们就是要制造这种恐怖的气氛。

还没坐稳,几个恶警就气势汹汹的進来,厉声喊道“起立!”大家都站了起来。恶警嫌慢,又喊“坐下!” 重新喊“起立!”然后恶警陈红宾宣布对六班進行“严管”。此后天天就是所谓的“讨论”,甚么宪法三百条,甚么这题目那题目的出个没完没了。其实出题目是假,折腾人才是真。还专门从别的班调来一个犯人做班长,非常恶,稍不顺意就咆哮起来了,嚷嚷起来还没完没了。中午也在那里坐着,晚上睡的还晚,还要经常拉出去练队列拔军姿,总之就别想轻松得了了。

还有其他几个班也曾经先后被“严管”过。二零零六年一月,六班再次被“严管”,这次是把其它班里的几位坚信大法的学员集中到了六班進行“严管”的。几位大法学员是:徐化全、张彦宾、鲍守智、李剑、梁明华。其实这次徐化全是因为报纸上的一条关于星空的消息,说了句“科学家说的不对”,被“包夹”举报;张彦宾说了句共产党不好的话,被“包夹”举报;而李剑据说是传经文被发现。恶警要他们所谓的“讨论 ”,几位学员拒不“讨论”,并将恶警驳回。恶警恼怒,把李剑和徐化全关進了“小屋”。几天后,有学员给监狱上级机关写信,递到恶警陈俊那里,迫使其将二位学员放出,随后六班解除了“严管”。恶警们的所作所为连他们自己也不愿让他们的上级知道,见不得人。

但是这次学员们不愿再消极应对了,同时也想纠正自己的不足,于是纷纷站出来说话,恶警陈俊终于恼羞成怒,于是就发生了三月九日那一幕:在监区大厅布置了全副武装的警察,每个监室门口都有警察封锁,大举抓人。

恶警陈俊是二零零四年初由九监区调到十二监区做所谓“指导员”的,新“官”上任,想做出点“成绩”给上级看,为自己的仕途铺路。所以开始时做出一副好人的样子,而实际上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给大法学员“洗脑”,如何迫害大法学员。而且还经常与其他关押大法学员的监区的恶警们互相交流迫害大法学员的所谓“经验 ”,还定期与其他非法关押大法学员的监狱(包括北京女子监狱)交流所谓的“经验”,交流的都是迫害大法学员的邪招。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24/143126.html

2006-11-21: 姜海,北京延庆人,被判刑9年,现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前進监狱。在被拘押刑讯过程中,曾被恶警用电棍电击,据他本人形容,除了两个眼珠子,没有没被捅过的地方了。他的妻子也是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2年,释放后仅仅三个月就离开了人世,时间是2005年4月。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21/142834.html

2005-04-29: 于慧琴,女,44岁,北京市延庆县康庄镇屯军营村人,曾多次被迫害,于2005年4月16日下午6点含冤离世。

99年7.20以来,江××集团开始打压法轮功,也使得这个幸福的家庭从此不得安宁,不断的被骚扰,2002年1月12日晚上,夫妻二人同时被康庄派出所恶警白金龙等人强行绑架并抄家,被非法关押在延庆看守所,于慧琴绝食抗议,三天后被释放。丈夫姜海28天后释放后又遭到两次绑架,被关押在康庄医院迫害,关在洗脑班迫害,最后9月27日非法审判,被判以重刑9年。

2003-08-28: 8月14日早晨6点多钟,北京市延庆县康庄派出所的恶警们在白金龙的带领下,闯入大法弟子于慧琴的家中,强迫让跟它们走,于慧琴以正念正行抵制。过了一会儿,以看守所所长夏永坤为首的七八个恶警,又翻墙進入院子,砸毁玻璃,踹坏屋门,恶狼般闯入屋内,在未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强行将于慧琴绑架走,去向不明。

此前于慧琴的丈夫江海已于去年被北京市穿便衣的恶警闯入家中绑架走,当时江海连双鞋都没穿(明慧网已经登过他的事),现在不知下落。

现在他们家中只剩下他们的七十多岁不能自理的老母亲和两个无依无靠的孩子,无人照顾。

2003-06-13: 大法弟子姜海因向世人讲真像,于2002年1月12日晚9点多钟,被康庄派出所恶警白金龙等人强行带走,并進行非法抄家,被关進了延庆县看守所。因为不配合邪恶,姜海遭到了毒打、洗冷水澡等折磨,姜海以绝食绝水抗议,被强行灌食,绝食28天被从看守所释放。可是康庄镇派出所、610还有村委会却不放人,又把姜海送到康庄医院進行迫害。姜海用正念正行回到家中。恶警白金龙、610恶人赵鼕鼕仍然天天去家里干扰、迫害。

20多天后,恶警李双军和另外两名警察在村委会王胜利和王利石又非法闯入家中,以聊聊为名,将姜海强行带走,关進延庆洗脑班進行残酷迫害。姜海绝食绝水6天后被释放。2002年4月28日上午,610恶人赵鼕鼕、王玉军以看望为名到姜海家里打探,之后,派出所恶警刘宏波带领三个便衣(据刘宏波说是延庆县国保大队刘副队长等人),从墙头跳進,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办理任何手续,强行给姜海戴上手铐,硬是将姜海从炕上带走。姜海连鞋都没有穿,只穿了一件秋衣。姜海的妻子到派出所问了几次也没有问出姜海下落,还被丁光明(康庄派出所所长)动手打后,从派出所强行赶出。一个多月后,其妻才知道姜海被关在北京丰台区看守所。期间姜海又绝食绝水,被610接回。610让他写不炼功的保证,姜海拒绝了,于是又被送到延庆看守所。这次,姜海再次绝食绝水长达5个月之久,期间还被送到北京市看守所等处。2002年9月27日延庆县人民法院在没有通知家属、没有开庭的情况下,進行非法审判,判决姜海9年徒刑。姜海不服,向延庆县人民检察院提出上诉,结果被驳回。2002年12月16日姜海被关進天津市京山线茶淀站清河农场前進监狱。后来得知姜海又一次因绝食抗议被送回延庆县看守所,现在情况不知。

直接参与迫害延庆县大法弟子的部份不法人员名单(请知情者继续提供犯罪者详细名单、犯罪事实以及电话、地址等):

康庄派出所:
所长:丁光明、夏永坤
恶警:白金龙、李双军、刘洪波

康庄镇610恶人:赵鼕鼕、王玉军

姜海所在村委会:王胜利、王利石

延庆看守所:高姓狱医

延庆县国保大队刘副队长等

延庆县法院非法审判姜海的执法人员:
审判长:刘俊燕
审判员:安瑞华
代理审判员:赵建
书记员:杨奔卉

延庆区(延庆县)联系资料(区号: 10)

2021-08-11:北京延庆区永宁派出所所长:刘元宝
警长:张文振(电话1981029271)
办案警察:张宇轩、卫小伟

2021-08-02: 永宁派出所联系家属电话,01060171817
延庆派出所,治安三队,联系电话15652356543

2021-07-01: 北京延庆区康庄乡派出所姓池的警察(手机号:19810295306)

2021-04-25: 千家店派出所 1060188408
地址:延庆县千家店镇东店村158号 邮编:102108
现在所长是张卫国(音),段迎春和赵庆茂已经调走了。
段迎春 男 13501399697 家庭住址:北京市延庆区延庆镇恒安小区28号楼109室
赵庆茂 男 13401003990 家庭住址:北京市延庆区延庆镇颖泽州小区17-110

2020-11-05: 涉案主要责任单位责任人:
1、北京市大兴区检察院
地址:北京市大兴区兴华大街2段5号邮编:102600
责任检察官 李文芳 :010-59556170、010-59556249
电话:010-69232000
检察长 杨永华:010-59556318
检察官 曾娟:010-59556293
2、北京市大兴区法院
地址:北京市大兴去区黄村金星西路8号 邮编:102627
电话号码:010-6023 8719
院长:何马根010-57362626
副院长:曹庆安010-57362980、尹凤云18001262808、闫春生13311501772
王柏东010-57362868
政治部主任:单祖果18001262737
责任人法官:胡学文 010-57362543
刑庭书记员:陈绍禹
3、北京市大兴区公安分局
局长:刘禹锡13901339234
分局办公室:董春雷 13911639823
国保大队队长 杨连江:18811197176
国保大队杨万秋:13501200853
4、北京市大兴区610科长吴传海:13439255202
5、北京市大兴区政法委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10)

北京延庆县公安局总值班:10-6914-2710
北京延庆县公安局局长办公室:10-6914-2837

康庄派出所电话:(010)69131618
延庆看守所电话:(010)81197830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4, 8:04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