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2-01-25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山东 >> 潍坊市 >> 魏德惠(魏德慧,魏得会), 女, 71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山东潍坊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5-07-06
家庭成员: 兄弟姐妹/伯父母: 魏德惠的姐姐 魏德惠(魏德慧,魏得会)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1-07-29:两年前被绑架过 71岁魏德惠被构陷至检察院
魏德惠,今年七十一岁,残疾妇人(一只手残疾),是山东潍坊市潍城区一位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法轮大法给她带来了生命的希望。在大法中受益良多的老人总希望更多的同胞也象她一样,过得幸福快乐,因此向世人讲大法的真相,是很自然的事,这原本就是受中国宪法保护的言论自由。但这却成了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理由。

野蛮绑架

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二日早上,潍城南关派出所八、九个警察到魏德惠家把两层门锁都砸了,两男警闯入后,把魏德惠摁在地上,其余警察就翻箱倒柜,把师父的法像、大法的书籍、《明慧周刊》等全抄走,并把魏有残疾的手铐起来,塞进警车,劫持到南关派出所。

在南关派出所,魏德惠被照相,摁手印、脚印。晚上约七点多钟,魏德惠回家。魏德惠回家才知道,儿子被警察叫去,要了三百元钱,说是体检费。

暗箱操作 非法起诉到检察院

最近才得知,当时潍城公安在魏德惠不知情时,给其办理的是所谓的“取保候审”,一年后,又转为“监视居住”,今年五月底,又被非法起诉到检察院。这些都是暗箱操作,作为当事人的魏德惠却一点也不知情。

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八日下午两点左右,魏德惠接到潍城检察院的一个电话,告诉她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二日那个“案子”已到了检察院,并说这几天不要关机,南关派出所随时联系她。魏德惠当时拒绝了对方的要求。

二零二一年五月三十一日下午,潍城区南关派出所来电话,说要到魏家看看,魏德惠再次拒绝,下午六点左右,南关派出所两个警察到了魏家,说上次的办案是“监视居住”,魏德惠说:“不知道。”

二零二一年六月一日早上八点左右,南关派出所三个警察又到了魏家,要魏德惠到潍城区检察院一趟,说马上回来。魏德惠在换鞋的时候,发现一个警察在偷着拍照(他们在搜集所谓的证据)。

到检察院后,工作人员告诉魏说要落实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二日那个所谓的案子,可以请律师。魏才知道自己被构陷了。潍城区检察院的人还说,这法轮功的案子都交到奎文检察院处理。

二零二一年七月五日,奎文检察院人员来电话,要求魏德惠七月七日到奎文检察院去。魏德惠由儿子陪着,七月七日上午到奎文检察院,才知道是潍城区公安和南关派出所暗箱操作,恶人先告状,构陷迫害好人。

魏德惠的姐姐也是法轮功学员,在邪党制造的恐怖压力下,二零一五年含冤离世,其家人将她所有的大法书、法像和大法资料如光盘等都送到魏德惠的家中保存。这些教人做好人的宝贝却成了迫害魏德惠的所谓证据,奎文检察院让魏德惠签字确认,被魏德惠拒绝。

善良之心 历尽艰辛说公道话

一九九九年七月,魏德惠那时五十岁,她冲破了二十多人的围截,在火车站等交通要道全部封锁的情况下,只身一人单手(另一只手残废)骑车八天,沿铁路线走小路,近两千里路,进京上访。

当时正值酷暑,魏德惠日夜兼程赶了两日后,后背、手臂上的皮便已脱落,露出鲜红的肉。但她只有一个信念,就是赶快进京,向中央领导人倾吐一个残疾人修炼法轮大法后重获生命的心声。魏德惠很单纯地相信父母官们听了她的亲身修炼体验,会为之动容的。

魏德惠到了济南黄河大桥,站在堤坝上,远远地望着桥口站了不少警察。她询问在附近乘凉的几位老人,是否还有别的路通过大桥。几位老人没有回答她,盯着她裸露着的鲜红的皮肉,渗着鲜红的血珠,问:“你告诉我们你要去哪里?”她的泪涌了出来,哽咽着说:“大叔,实话告诉你们,我是修炼法轮功的,我要进京上访。”

其中一位老人拉住了她:“看那一群人,都是抓炼法轮功的,你跟我来。”他把魏德惠带到附近的一个小饭店里,点了许多饭菜,“强迫”她吃下去。他说:“多多地吃,路还长着呢。”魏德惠在老人的督促下,直吃得弯不下腰。

老人帮她渡过了黄河。离别老人,魏德惠上了路,这才明白,这一顿吃下了两天的饭。在接下来两天的路途中,颠簸坎坷,人烟皆无。这时,她的两个车胎爆了,她对师父说:师父,我就是骑着两个铁轱辘也得进京。她骑着爆了车胎的铁轱辘,颠颠簸簸行了八十里路。这时,近四十度的气温使她皮肉象烧焦一样疼痛。她扑倒在路边一小片低矮的枣木丛中睡去。

等醒来时,凉风习习,薄雾萦绕,她奇怪于酷暑之日,何来之雾?她爬出枣木丛,大地炎热依旧,只是她睡过的一小块地方薄雾笼罩。她的泪流了下来。

第六天的傍晚,魏德惠推车进了一家旅店。守门的人看着已认不太清模样的她,半天说不出话来。他把她单独领进一间房屋。半夜醒来,魏德惠发现窗外有动静,便知不宜久住。

这时大门上了锁,守门人对魏德惠说:“你走不了,早就发现你不对劲,领导叫看住你。”她对他说:“我不是坏人,我是个炼法轮大法的。”他说:“法轮大法?就是电视上天天喊的那个?”她告诉他们:“电视上那都是骗人的,你想,我一个残疾人,一只手骑车近两千里路进京,没有别的目的,就是替大法、替师父说句公道话,为什么?大法救了我的命,我能昧着良心不吱声,让大法和师父的名声遭践踏吗?”

她向守门人讲了她修大法的事和进京的经过,守门人一边擦着流下的泪水,一边打开了大门说:“你走吧,其它的事我来照应。”

就这样,魏德惠艰难地日夜兼程八天,行经两千里路,到达北京,开始了在京两个月的证实法的历程。两个月后,魏德惠被绑架回潍坊。

二零零零年元旦,魏德惠参加了潍坊市潍城区的集体炼功,被抓后关入城关撞钟园一号,魏德惠遭受了非人的毒打。

法轮功又称法轮大法,是一九九二年五月,由李洪志先生从中国长春弘传于世的佛家上乘修炼大法。大法叫人以真善忍的原则做好人,现已弘传全球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上亿人修炼此大法,心身健康,道德升华,各国政府对法轮大法和大法师父的褒奖、支持决议和信函超过五千多项,法轮大法的主要著作《转法轮》一书,已经被翻译成四十多种语言,在世界各地发行。

在如今的中国大陆,法轮功是完全合法的好功法。法轮功学员根本就不应被抓、被起诉、被庭审。法轮功学员坚持正信、讲清真相,不仅是作为受害者讨还公道,也是在匡扶社会正义,维护社会良知,也是应当受到宪法与法律保护的。在未来法制昌明之时,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都面临未来正义法庭审判和终身追责。

在此奉劝奎文检察院、潍城区南关派出所、潍城检察院的所有工作人员,要明辨是非,选择良善,不要参与迫害法轮功,为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1/7/29/两年前被绑架过-71岁魏德惠被构陷至检察院-428855.html

2016-02-24: 陈子秀之死见证人魏得会控告江泽民
山东省潍坊市潍城区农妇魏得会,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开除工作,多次被绑架、关押,遭非法劳教,她曾被恶徒们残忍殴打、电击、雪地罚站……她是法轮功学员陈子秀被迫害致死的见证人。

现年五十五岁的魏得会于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九日向最高检察院控告元凶江泽民,要求追究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迫害的刑事罪责。以下是魏得会在《刑事控告书》中叙述遭迫害事实:

我是个右手残疾的残疾人,还曾患有心脏病、慢性肠炎、头晕恶心、呕吐、失眠、血压低等疾病。一九九六年五月,我有幸修炼法轮大法后不长时间,我过去所有的顽疾都痊愈了,我不但得到了一个健康的身体,还找到了生命的真正意义,按真、善、忍做一个好人,使自己道德回升,我感受到法轮大法的无比美好。

为大法讨公道 多次遭绑架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公开迫害法轮功。当天凌晨三点半,我像往常一样出去炼功,小区的大院铁门被锁,而且还有居委会人员看守,目的是不让我们出去炼功。我去单位上班,又看到单位大门口停著警车,从我家到单位处处都在他们的监控下。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晚,我骑自行车独自去北京上访,因为我右手残疾没出过门,不知道往北京的路怎么走,转到济南、过来黄河,经过千辛万苦风雨酷暑,于七月二十八日终于到了北京。当我被警察绑架时,我对他说,我是一个残疾人,从潍坊骑自行车来的,为了就说句公道话,法轮大法是正法,他听到后感动地说:你快走吧,别让我们再看到你。

我没有回潍坊。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九日又去信访办上访,被警察绑架到潍坊驻京办,后由潍城区公安局“六一零”和街边居委会的把我押送到南关派出所,于一九九九年十月一日被非法关押在潍城区行政拘留所十五天。一九九九年十月十六日,我又被潍城区“六一零”和街办非法拘禁在城区一家新世纪旅馆内,大约两个半月,直到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日才回家。

殴打、电击、光脚单衣雪地罚站

二零零零年一月一日,为给法轮大法讨回公道,我在潍坊中百大厦西侧广场炼功、打横幅,被潍城区“六一零”和城关派出所人员绑架、非法拘留,十五天后,又被南关街办和西市场居委会非法拘禁在一间小屋内,冷冻了三天三夜,没吃没喝。

一月二十日,我又被关押在一座旧楼楼底,被打手们摁在地上,用高压电棍没头没尾的电,那个难受的滋味无法形容,非常痛苦。电完后问我还炼不炼,我坚定的回答“炼”。他们把我的鞋扒下来电我的脚心,又把我摁在地上趴著用警棍打臀部,整个臀部被打成紫黑色,他们还不罢休,强行扒下我的棉衣,把我拖到院子里,当时院子里的雪很厚,他们又往院子里倒脏水,那冰结的很厚,让我光著脚站在冰地上,还要来回打耳光,因冰地太滑站不住,我摔倒他们就打,再倒再打,我被冻得没知觉了,晕倒在地。这样他们才把我拖進屋里,直到腊月二十九才放我回家过年。

被开除、劳教 见证陈子秀被迫害致死

大年初六,我又被潍城区“六一零”南关街办和西市场居委会弄回去,继续对我迫害,初八那天,他们又绑架大法弟子陈子秀大姐。陈子秀大姐被迫害致死后,他们害怕我说出去,就又把我换了个地方关押,我抗议他们的暴行,進行绝食,他们仍不放我。

一天,居委会书记恶狠狠地说:有市委决定,你被开除了,以后不用上班了。就这样,我干了那么多年,只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他们一句话开除了。我于二零零零年四月三十日才回到家中,但仍被监控。

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我设法避开了监控我的人,步行到寿光,从寿光坐汽车再次上北京上访,在天安门打横幅,被广场警察抓去,又被潍城区“六一零”、南关街办人员押回,劫持到济南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二零一二年二月十七日,我在街上发神韵光盘,被南关派出所便衣非法抓捕,他们强行搜身,从中搜去钥匙和手机,在我家中无人的情况下,闯入我家非法查抄,抄走了所有的大法书、交流资料、DVD、MP3,家中仅有的两千八百元左右也被抢走,强行对我照相、印手印、逼口供,我被他们非法关押了三十二天,在看守所强迫劳动,每天十几个小时,完不成不让睡觉、罚站。

三月二十一日由国保大队警察吴雪峰领著四个人又强行要把我送到济南劳教所,因查体出现心脏不好,劳教所拒绝,这样被放回家由居委会监控我,回家后发现家里被非法抄家了。

我父母已九十高龄,经常遭到公安局、国保、“六一零”及街道人员上门骚扰、威胁、勒索;与我相依为命的儿子结婚时,我被迫害关押,儿媳生孩子时,我被非法劳教;十六年来,我的亲人和家属都遭受了极大的伤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2/24/陈子秀之死见证人魏得会控告江泽民-324542.html

2012-05-07: 山东潍坊魏德惠、于丽丽被绑架迫害的经历
二零一二年二月十七日上午八点左右,山东潍坊市潍城区法轮功学员魏德惠和于丽丽在和平路发神韵光盘时被南关派出所便衣非法强行绑架到南关派出所。魏德惠的包当时就被抢去,恶警从包中拿走钥匙,在家中无人的情况下,竟私自打开门进去非法抄家,家中所有的大法书及其资料、DVD一台、mp5一个、手机,还有家中盛钱的包(其中有现金近三千元),被恶警非法劫走。

直到晚上,由潍城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的恶警吴学峰(音),带领其他约八名恶警强行把她俩拉到潍坊市第二人民医院,由吴学峰和姓史(音)的恶警硬摁着胳膊抽血查体,后非法关到潍坊市看守所。

在看守所期间,四名恶警到魏德惠的儿子家威胁她的儿子要一万元钱,被她儿子拒绝。据知情警察透露,于丽丽的儿子借了伍万元钱贿赂恶警,想以此赎回自己的母亲。

可是,魏德惠和于丽丽在看守所非法关押三十二天后,于三月二十一日早上八点。恶警吴学峰带领其他四名恶警,到看守所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强行把她俩拖到车上,直接拉到济南企图将她俩非法关入济南劳教所进一步迫害。经查体,她俩身体出现病态,劳教所拒收。恶警还是想方设法留下她们,劳教所怕承担责任依然拒收。

恶警们气急败坏地将她俩拉回南关派出所后,恶警们做贼心虚一溜烟儿不见了踪影。后由街办人员把她俩送回家。

回家后,魏德惠(因一个人生活)发现家中被翻的乱七八糟。十几年的迫害中,魏德惠被迫失去工作,到退休年龄后也没给办退休,只是给三百元钱的生活费,就连这三百元钱也因单位领导贪污被抓而停发。儿子也因两次失业靠吃失业金生活,无能力赡养母亲。魏德惠平日照顾自己的老人,她的生活就靠快九十岁的老爹老娘省吃俭用省下的钱维持,她本人也非常节俭,就是这样省下的钱也被恶警抢去。她和家人找到潍城公安分局想要回被抢去的钱财,连去四次恶警都互相推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6/山东潍坊魏德惠、于丽丽被绑架迫害的经历-256771.html

2012-03-25: 山东潍坊法轮功学员魏德慧、于丽丽被绑架、抄家
山东潍坊法轮功学员魏德慧、于丽丽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七日在外发真相时,被恶警绑架,现一直被非法关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3/25/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254703.html

2000-12-27: 魏德惠,女,一位50岁的残疾人,1999年7月冲破了20多人的围截,在火车站等交通要道全部封锁的情况下,只身一人单手(另一只手残废)骑车8天沿铁路线走小路近两千里路进京上访。当时正值酷暑,她日夜兼程赶了两日后,后背、手臂上的皮便已脱落,露出鲜红的肉。但她只有一个信念,就是赶快进京向中央领导人倾吐一个精神、肉体都曾濒临崩溃的残疾人修炼法轮大法后重获生命的心声。她很单纯、天真地相信父母官们听了她的亲身体验会为之动容的。到了济南黄河大桥,站在堤坝远远地望着桥口站了不少警察。她询问在附近乘凉的几位老人是否还有别的路通过大桥,几位老人没有回答她,盯着她裸露着的鲜红的皮肉中渗出的鲜红的血珠,问:“你告诉我们你要去哪里?”她的泪涌了出来,哽咽着说:“大叔,实话告诉你们,我是修炼法轮功的,我要进京上访。”其中一位老人拉住了她:“看那一群人,都是抓炼法轮功的,你跟我来。”他把她带到附近的一个小饭店里,点了许多饭菜,“强迫”她吃下去,他说:“多多地吃,路还长着呢。”她在老人的督促下直吃得弯不下腰,老人帮她渡过了黄河。离别老人上了路,这才明白这一顿吃下了两天的饭,在接下来两天的路途中,颠簸坎坷,人烟皆无。这时她的两个车胎爆了,她对师父说:师父,我就是骑着两个铁钴轮也得进京。她骑着爆了车胎的铁钴轮颠颠簸簸行了80里路,这时近40度的气温使她皮肉像烧焦一样疼痛,她扑倒在路边一小片低矮的枣木丛中睡去,等醒来时,凉风习习,薄雾萦绕,她奇怪于酷暑之日何来之雾。她爬出枣木丛,大地炎热依旧,只是她睡过的一小块地方薄雾笼罩。她的泪流了下来。第六天的傍晚她推车进了一家旅店,守门的人看着已认不太清模样的她半天说不出话来,他把她单独领进一间房屋,半夜醒来,发现窗外有动静,便知不宜久住,这时大门上了锁,守门人对她说:“你走不了,早就发现你不对劲,领导叫看住你。”她对他说:“我不是坏人,我是个炼法轮大法的。”他说:“法轮大法?就是电视上天天喊的那个?”她告诉他们:“电视上那都是骗人的,你想,我一个残疾人,一只手骑车近两千里路进京没有别的目的,就是替大法、替师父说句公道话,为什么?大法救了我的命,我能昧着良心不吱声让大法和师父的名声遭践踏吗?”

她向守门人讲了她修大法的事和进京的经过,守门人一边擦着流下的泪水一边打开了大门说:“你走吧,其它的事我来照应。”就这样,她艰难地日夜兼程8天,行经两千里路到达北京,开始了在京两个月的证法历程---两个月后被抓回潍坊。

2000年元旦,她参加了潍坊市潍城区的集体炼功,被抓后关入城关撞钟园1号,遭受了非人的毒打,也是大法弟子陈子秀被活活打死的见证人。

之后又几次进京证实大法,2000年11月被潍城公安局送往济南劳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2/27/6033.html

潍坊市联系资料(区号: 536)

2021-08-03: 潍坊护理职业学院 ,校长隋旭波,正校长崔照忠,辅导员季冬梅
潍坊青州城里派出所
潍坊青州市国保大队,卢志康
李慧辅导员:15963455186国保大队:18678070352
潍坊青州市法院
潍坊青州市检察院

2021-07-29: 山东省潍坊市公安局峡山公安分局:0536-7730036、0536-7730217
国保大队长刘传军:18663663566
国保大队曲乐众:18663663772

山东省潍坊市公安局峡山公安分局太保庄派出所:0536-7732017

山东省潍坊市坊子区检察院
检察官蒋玉美:0536—3011958

2021-07-11: 青州法院刑庭电话05363271156

2021-07-08: 山东潍坊市公安局峡山区分局原局长窦金光 窦金光手机:家电(安丘)0536-4262658,手机13706461968

2021-06-24: 潍坊市奎文区检察院唐姓检察官电话:0536-3011860
潍坊市广文派出所警察刘宝军电话:18663660305

2021-05-23: 负责的韩姓检察官电话:0534-3012510

2021-05-20: 潍坊青州国保大队卢志康18678070352
村书记 朱镇亮13869939679

2021-04-29:: 青州市城里公安局电话:05363853835
青州市城里公安局警察电话:13455621688
青州市城里公安局所长:齐所长

2021-04-13: 诸城市检察院:
地址:诸城市密州东路77号,邮编262200
电话:0536——3012350
院长王彦青0536-6213581
诸城市政法委书记:王志强0536-6113225
诸城市公安局610主任兼任市委610主任:岳言玺 13793640566宅0536-6328118办0536-6113220
诸城市公安局:
总机0536-6062202、6063135
电话0536-6328051 0536-6328052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4, 8:04 下午 (AST) 关于我们 留言?